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第七章.來自血緣的夢魘 (2/8)

作者:莎堇│2019-08-15 12:36:18│贊助:10│人氣:108


  聯合公曆三四七六年,五月十六日,星期五。

  實夏樹在糾結好幾天後,總算於系上出遊的前一晚,在閉館之前來到四樓一處視聽包廂,鼓起勇氣向虛梓白提出邀約。

  「白哥哥,明天系上要去白青山健行,你想一起來嗎?」

  他吞了吞口水,只見倚著牆壁雙手抱腰的銀髮男子聽了他的話語後,莫名掩嘴輕笑而起。

  實夏樹兩頰泛紅怔了一下,不禁懷疑剛才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對方怎麼會是這種反應?

  「白哥哥?」

  『不笑了。』

  虛梓白放下手,眼角隱約可見笑淚光澤,淡然反問一句。

  『你是真的想讓我陪你去,還是想實驗讓我出去的方法呢?』

  實夏樹心臟漏了一拍,果然瞞不過對方。

  「⋯⋯都有。」

  『那麼,你打算怎麼讓我出去呢?』

  銀髮男子似笑非笑地捲起垂掛胸前的髮尾,一手抱腰地注視對方。

  實夏樹深呼吸一口氣,強壓臊怯地向對方遞出一隻手。

  「拉你出去?」

  『好吧,你猜對了。』

  虛梓白鬆開纏繞髮絲的手指,略帶笑意地追問一句。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還是,純屬猜測?』

  「哈啊?」

  實夏樹再三思量對方所想表達的意思,會意過來時伸出的手也僵住了。

  「等等,白哥哥,該不會打從一開始⋯⋯你就知道脫困的方法了?」

  『答對一半。』

  虛梓白苦澀一笑,坦白道。

  『淨化安娜後我就想起來了,只是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出去。』

  實夏樹呆了數秒,是因為這分猶豫,所以當時自己詢問時,才會故意搖頭嗎?

  胸口有些鬱悶,但比起被隱瞞的失落感,自己比較好奇為何對方被困了八百多年,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能夠脫困卻如此糾結。

  見狀,虛梓白嘆了口氣,上前一步,一手撫上伊人的臉頰,半垂銀睫、娓娓道來。

  『我是被時空遺忘的魅影,亦是已然脫序的人類,更是生死範疇之外的異數。』

  『雖然目前的記憶不完整,但我很清楚,如果我離開這處禁錮,世界各地的卡厄斯將會指數倍增,暫止的末世又會降臨。』

  『屆時,在這魔導術失落的現世,衰亡的速度會比過去還要絕望,現今的人類國度連幼體都難以抗衡的話,單靠凋零腐敗的黎明已無勝算。』

  『至於箇中原由,或許繼續消滅卡厄斯就能找回相關記憶,但倘若演變成要我出手才能制止的狀況,那麼終焉勢必來臨。』

  虛梓白說著說著,將對方擁進懷裡。

  『所以,只要你無性命之憂,我會盡可能地將自己"封印"在此。』

  實夏樹聽得瞳孔急縮,在似懂非懂的狀態下,至少聽出關鍵的含意——虛梓白似乎是以禁錮自己的方式遏止混沌的生成速度,而代價是散去他被禁錮之前的記憶。

  總覺得⋯⋯好沉重,而且令人哀傷。

  『夏樹,謝謝你的邀約,但現在還不是放棄這層"封印"的時候。』

  虛梓白緩緩鬆開雙臂退後一步,輕撫對方的頭頂毛髮,溫柔淡笑。

  實夏樹低著頭,被拒絕得五味雜陳。

  他鼓起雙頰,抓下對方寵溺的手,忍不住抬頭抱怨一句:「白哥哥,你別總是這樣敷衍我!雖然我好像提過喜歡被這樣摸頭⋯⋯但我又不是小孩子!」

  隨之而來的是一聲銀鈴輕笑。

  「白哥哥!」

  『好好,我的青兒長大了,這次想表達什麼呢?』

  「你明明就知道,幹嘛明知故問?」

  虛梓白又笑了兩聲,瞧對方已經臉頰紅似番茄,就連耳根子都火辣辣的,隨時都會掩面奔逃的模樣,也就不再被動觀察了。

  『是是,我曾經提過的感知範圍,就是你在校慶忽然體會到的那樣。』

  他一手抱腰,一手食指彎曲抵著下顎,嘴角微揚。

  『當時瑪納共鳴了一瞬間,所以我知曉你進入過那種狀態。』

  聽到對方毫不否認地回應了這段期間的猜想,實夏樹倏地雙手掩面背向對方、對著牆角蹲了下來,在心中哀號。

  ——啊啊啊啊!

  ——看到了看到了看到了,白哥哥果然看到了啊!

  ——而且會不會連在宿舍洗澡時,都被偷看了啊?

  他趕緊甩頭,告訴自己對方應該不是那樣的人,校慶當天會那般感知是因為擔心他們,平常是不會做出那種侵犯他人隱私的行為⋯⋯吧?

  『青兒?』

  「白哥哥,你先別跟我說話⋯⋯」

  『如果是那身打扮的話,很可愛哦。』

  「啊啊啊啊——」他忽然有了讓自己撞牆撞昏過去的衝動。

  虛梓白強忍笑意,彎下身子,從背後輕擁對方,安撫細語。

  『沒事的,無論是什麼樣的青兒,都是我的青兒。』

  「唔⋯⋯白哥哥,你應該沒有⋯⋯偷窺的喜好吧?」

  『嗯?你希望我一直看著你嗎?』

  「⋯⋯」

  實夏樹在一陣心慌意亂中,倉促表明了自己的訴求,也總算弄清楚對方在無眠無趣的漫漫長夜中,究竟做了些什麼。

  原來虛梓白在無聊的時候,除了就近觀察圖書館的人們,或是在閉館期間翻翻架上新書之外,更常自己一個人待在古書區裡鑽研魔導術的編程。

  至於為什麼後來能掌握他和某隻夜貓的行蹤,則是透過那條墜鍊的術式,經由特定頻率共振的關係。

  因此,時時刻刻被偷窺之類的猜想,只是自己的被害妄想罷了。

  ——不然白哥哥怎麼會反問自己什麼時候發現的啊!

  他鬆了一口氣,胸口卻有股莫名的失落感。


  翌日,上午十點半。

  通學系的辦公樓層正準備著慶功饗宴,下訂的飲食陸續到貨。

  一名素色正裝的中年婦女走出電梯,與穿著店家制服的外送小弟擦身而過。

  她深鎖眉心,抿著嘴,深鑿的法令紋讓她看上去比同年齡的長者更加難以親近。

  「這什麼情形?一點節制都沒有。」

  「嗯?請問要找誰嗎?」

  剛搬完飲料的趙豪傑探頭出來,發現有個看上去相當高傲的陌生女強人正站在系上大門邊觀察樓層動向,嘴裡細碎唸了些什麼。

  「我要找這裡的主管,負責更改學生學籍的。」

  「呃⋯⋯不好意思,今天是休息日,行政祕書沒有上班,如果要找其他老師的話,今天可能也不方便。」他頓了頓,上前追問:「請問妳是誰的家屬嗎?」

  「你是這裡的學生嗎?叫什麼名字?」

  「我叫趙豪傑,是一年級的班長。」

  「正好,班上有個叫實夏樹的學生吧?」

  一來就問變更學籍,接著又從對方口中聽到友人的名字,趙豪傑心中一凜。

  「妳是他的母親嗎?」

  「是,我就是來辦理那個不孝子的退學事宜。」

  趙豪傑震愕了下,冷靜兩秒後趕緊追問:「他同意退學了?」

  「哼,我要他退學,他敢說不?」

  「等等,為什麼要讓他退學?他課業成績都好好的,也沒被記過處分啊!」

  「大哥,怎麼了?」

  聽到系辦大門鬧哄哄的,吳德從大辦公室的轉角走廊探出頭來。

  強勢婦女瞥見來人,看上去獐頭鼠目的,眼神毫不避諱地閃過嫌惡。

  「這位大嬸是誰啊?」

  「阿樹的媽媽。」

  「嘖,沒教養。」她咕噥一聲,額角爆出青筋,拋下一句:「這裡大人不在的話,我改天再來。」

  趙豪傑瞧她頭也不回地進了電梯,一轉頭就看到某人湊到他旁邊,一臉茫然地等候說明。

  他嘆了口氣,搔搔臉頰低喃:「難怪阿樹幾乎閉口不提家人的事,聽沒幾句就讓人不爽⋯⋯」

  「阿樹的媽媽來學校幹嘛?」

  「單方面要他退學的樣子。」

  吳德目瞪口呆半晌,驚呼:「啥鬼?真的假的?幹嘛要他退學啊?」

  趙豪傑聳聳肩,朝對方擺擺手,走向對方剛才出來的那間處室。

  「總之,先去併桌擺盤吧!還要清點數量對不對⋯⋯至於剛才的事,等阿樹出現再跟他說一聲。」

  「吶,阿樹會不會真的被退學啊?」

  「應該不會吧?除非他自己同意。」

  趙豪傑別別嘴,暗自祈禱自己的友人不要遇到什麼麻煩才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6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彼岸之楔|時空魅影

留言共 1 篇留言

一瓶樹
白青山哈哈哈hhhh(不要笑
白哥哥和小樹樹好可愛喔////(要講幾次

小樹樹的馬麻感覺是個麻煩ㄉ人=((

08-16 20:22

莎堇
謝謝一瓶樹回饋!
看來白哥哥的閱讀興趣十分廣泛呢wwww
對呀,小樹樹的夢魘 Q-Q08-18 15: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ageLur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 後一篇:[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gypt0616給我發霉的小屋
OMG離開台灣七年了囧~~剛登入不給我登一度以為被刪掉哩~~~喔~~我回來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