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六十八章 訂下時間之約 定要讓此約定成真

作者:冰雪 霜華│2019-08-15 11:08:56│贊助:21│人氣:159


        戰場的初盤逐漸過去,左翼已經逐漸擴大戰場,發展成兩邊合計二三十艘艦艇的中規模作戰,中間戰場上,二航戰與隼鷹、龍驤、五水戰構成十二位艦娘的聯合艦隊,正趕往桑格群島西側,準備將該域設定成主戰場。

        然而戰局即將開始進入中盤,比起另外兩個戰場,位在南邊的右翼就顯得和平,相比於左翼的僵持戰,同為側翼的這個戰場顯得普通。

        想當然,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雖然大家都有這個認知,但是在寧靜的時刻,這種感覺依然會讓人焦躁不安。

        「你說什麼!」

        那智驚愕的對著對講機大叫,當她們前往右翼時,因為所在區域和入侵的棲艦艦隊剛好在南北兩邊,所以原以為她們的戰場是最普通的。

        然而她卻接到消息,有三支棲艦的艦隊朝她們攻了過來。

        『沒搞錯,妳們是這個戰場上唯一有部屬重巡洋艦的,而且有兩支驅逐隊輔助,加上隼鷹她們的支援和卡位,放心。』

        川語帶安慰的對那智說道,只可惜她明顯不領情。

        「放心咧……川,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存心想要賴掉酒帳,故意把我丟到最難搞的戰場。」

        『說什麼鬼話,我是這種人嗎,而且我也不會預知好嗎。』

        結束通訊後,右翼旗艦的那智也將消息傳達給其他艦娘。

        右翼的構成其實很簡單,由第五戰隊的那智做為總旗艦,羽黑、妙高為僚艦,同時有兩支驅逐隊,分別是17驅和15驅,17驅為磯風、谷風、浦風和濱風※,15驅是黑潮和親潮,並將23驅的菊月併入。
※同浜風,浜是日文,中文為濱,因為小說設定上是中文所以用濱風,但因為遊戲是浜,怕有人看不懂所以特此註明。

        但認真來說,這個規模怎麼看都不像是要以三支棲艦艦隊作為對手,不同於左翼都是小船,怎麼想對面都會有大船,只要來兩支棲姬右翼就危險了。

        「看左翼的戰況,我們可能會面對大船吧。」

        羽黑怯生生地說道,一般來說大船是多少會遇到,但遇到什麼樣的大船,有時會從驅逐艦方來判斷。

        驅逐艦都派出中上位的棲艦了,就算有戰艦棲姬做為旗艦也不用太過意外。

        「不管如何,我們要做的事只有一個,就是護住南邊的戰場,不然就算北邊贏了,兩翼夾攻,中間戰場就危險了。」

        「而且……」

        看那智一臉嚴肅的表情,眾人都很認真的想聽那智會說出什麼鼓舞人心的話。

        「那個人還沒還我酒錢啊!他把我的Chateau Angelus喝掉了啊!」

        因為棲艦的關係,物資運送不易,就算是靠空運也有可能遇到棲艦的艦載機,所以進口物的價格飛漲。

        而法國一級A等酒莊的紅酒價格自然不會低,也難怪酒豪那智會那麼激動了,顯然其他人不買帳,現場所有艦娘直接傻眼,戰場上肅殺的氣氛頓時覺得有些輕鬆。

        另一頭,正在趕路的隼鷹等人因為那智誤碰到通訊器,所以這段都被聽到了。

        「我懂,我都懂,要是是我連喝都捨不得喝了,川果然是混蛋。」

        隼鷹一邊流淚一邊加速,其餘人都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也挺好奇想當然也聽到這段對話的川會怎麼想。

        『妳們應該沒忘記自己在戰場吧,兩個酒鬼,我就說我錯了而且會吐錢了,大敵當前還在吵,隼鷹,妳的偵查機到底偵查的如何了。』

        「不是嘛,要知道先不管一瓶貴貴的,現在要喝到法國的紅酒都不容易了,何況還是特級的招牌紅酒。」

        『大不了結束開慶功宴,Angelus沒有,大吟釀我會準備,還準備比利時啤酒,滿意了吧妳們這兩個酒鬼!還有快回報!』

        卯月在一旁看著這場鬧劇,旁邊的計算機按啊按的,挑了挑眉毛,然後再把計算機收起來嘆了口氣。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趕路與等待,川也撇開不管接下來怎麼算都會大失血的荷包,專心的盯著螢幕。



        左翼,在曉響合力的砲擊之下,其中一艘ハ級flagship發出沉重的呻吟聲,幽暗的聲音讓曉打了個寒顫。

        「曉,害怕了嗎?」

        「說……說什麼話,我可是淑女喔,淑女是不會害怕的,像熊野就沒有打顫過。」

        「我沒說打顫啊。」

        響玩著自己的姐姐,雖說曉是六驅的大姐,但在四位姐妹中也是最容易被玩的,如現在眼眶噙淚,但因為自己的淑女宣言,努力的不讓眼淚流下來。

        「好啦不玩了,雷和電如何了?」

        看向旁邊,雷和電已經到終盤了,兩人以一挑一的方式對上兩艘ハ級flagship,只見電掏出一發魚雷便朝棲艦身上的裂口轟過去。

        另一邊,雷連續閃躲著棲艦的攻擊,身上的砲塔也沒閒著,機械音並沒有因為要忙於閃避而停止,聲音結束的瞬間一發砲擊往棲艦身上招呼,金屬破裂聲宣達著此發攻擊的成功。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況逐漸明朗,然而並沒有發生什麼突發戰況。


        「是川想太多了嗎?」

        「嘛,這樣不是很好嗎,沒事就好。」

        她們說到一半,響的表情忽然生變,平常淡然的她眼神一凜,砲塔往其中一個方向瞄準。

        響突然的動作也讓曉有點嚇到,她看向響瞄準的方向,因為戰場上還留有砲擊戰的餘煙,沉沒的棲艦也尚未瓦解化灰,所以視線有些模糊。

        但細看後可以看見,前方還是有些影子在的。

        響朝著陰影開砲,隨著砲擊捲起硝煙,可以看清前方棲艦的樣子,棲姬的身體有幽蘭色的光影,臉上罩著鐵灰色且長著一對角的面罩,飄逸的黑色長髮隨著海風揚起。

        雖然眼前的棲姬是笑著的,但是比起笑意,更多的是深可見骨的寒意。

        「曉,快通知川,輕巡棲姬出現,單憑現在的六驅和八驅很難擊敗,也請確認理論上應該支援我們的驅逐隊是否能馬上趕過來,最好五個小時內一定要到。」

        因為目前在左翼的艦隊基本上都是驅逐隊,雖說驅逐隊很難成為攻擊主體,但是前方只是輕巡洋艦級別的棲姬,硬抗還是能取得一點戰果的。

        原本預計是要在六、八驅發生異變的時候前往救援的十六驅和三十一驅並不是不幫忙,而是因為她們此時也很難趕過來。

        而響的支援請求自然也讓她們接收到了,只是此時的她們就算甩開潛水棲艦群往她們趕來,有很大的可能是把這些棲艦也拉過去,就結而論是把左翼的戰場再次擴大了。

        這些自然也在川的預想之中。

        「以為我猜不到這樣能擴大戰場嗎,把負責防禦塔威塔威港近海的兩支驅逐隊派去,二驅和十九驅在五個小時內趕往左翼主戰場。聯絡十六驅,讓她們將潛水艦誘導至三十一驅的位置。」

        卯月連忙將這一長串的指示依序發出,三支驅逐隊也很快的接收到指示。

        這些自然也同步的發給了尼米多娜姐妹,川的這一步棋雖然看起來平凡,但也算是比棲艦多預測好幾步了。

        「不過就是很簡單的一步,為什麼這麼驚訝?」

        妮潘不解的看著激動的姐姐,將自己的後備艦隊派往需要支援的前線,這個很簡單的動作誰都想的到才對。

        瑪夏爾輕咳了幾聲,將幾個數據調了出來。

        「川將十六和三十一驅逐隊拉出來,雖然也有戒備的作用,但為了這個目的,需要把這兩支艦隊拉往有些顯眼的地方,棲艦有可能注意到,所以也有誘敵的可能。」

        將兩支驅逐艦的點拉往左翼主戰場北方海域後,同時又點出兩個點。

        「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偵察是需要時間的,所以川有足夠的時間從基地再派出兩支驅逐隊,驅逐隊雖說戰力較弱,但速度不慢,能以較快的速度趕往前線。」

        「但是有些巡洋艦的速度也不慢啊,為什麼重火力都丟往南方的右翼,哪怕只有兩三位也好不是嗎,而且完全沒派戰艦。」

        「聽說川是蘿莉控,戰力前三十幾四十位驅逐艦直接屠榜,此次派出的妙高級已經是中大型船中戰力比較靠前的了。」

        妮潘傻眼,突然有種想要以外國海軍的身分,申請看看日本海軍紀律委員會和憲兵隊的衝動。

        「嘛,單以戰力來說,之前在塔威塔威港時就注意到了,只要結果還過得去,那這也未嘗不可。」



        在二、十九驅往主戰場趕過去時,並不是全然的沒有阻礙。

        但是因為川後面的這個調動,讓原本有意往這兩支艦隊殺過去的潛水隊被十六驅波及,且因為沒有棲姬的指揮,智商較弱的牠們就這樣被牽著走,往十六驅的戰場打過去。

        這些川千言萬語化做一句話告訴響:「全神貫注,擊沉眼前的敵人,五小時候援軍會趕到的。」

        收到消息的響微微一笑。

        「那麼,要上了喔。」

        兩支驅逐棲艦往響的方向衝了過去,曉還在準備砲塔,響的砲塔瞄準了右邊的棲艦。

        電光石火之間,左邊的棲艦卻被兩發砲擊擊中,一發疊著一發,且剛好砸在動力和砲塔的位置,剎那間發生的誘爆,讓該艘棲艦受到和擊沉無異的損傷。

        下一瞬間,響的砲塔也發動攻擊,往該艘棲艦的砲塔轟過去,同一時間棲艦本來也打算發動砲擊,也因此發生膛炸,雖然沒有擊沉,但也瀕臨大破。

        本來還想要有什麼作為,見攻擊手段沒了的棲艦直接朝響衝了過去,以驅逐棲艦的身形往響衝過去至少會造成一點傷害。

        這時零星的砲擊再次轟了過來,因為膛炸使裝甲也受到損傷的艦體就這樣再次爆炸,這次沒有意外,直接被轟到沉沒。

        「響,抱歉來晚了,來幫妳了喔。」

        「讓你見識電的真本事的說。」

        前兩發砲擊是雷和電的攻擊,同為姐妹的她們毫不遲疑,同為特三型驅逐艦的響也順利預判了攻擊,讓這波攻擊的效益最大化。

        另外兩發的攻擊是八驅的攻擊,朝潮和荒潮手中的砲塔還在冒著煙,朝潮英氣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更遠方的輕巡棲姬。

        「響,川的指示是五個小時嗎?」

        響點了點頭,朝潮將手中的砲塔再次瞄向了前方伴隨輕巡棲姬前來的棲艦艦隊。

        「那要好好的守住這個約定,五個小時,要讓前來救援的夥伴們有個能專心擊沉眼前敵人的戰場呢。」

        聽到朝潮的「清場宣言」,八驅的其餘艦娘們也開始準備起來。

        朝潮是第八驅逐隊的旗艦,不同於六驅的曉,身為旗艦的她有著只要立下宣言就不會被打破的可怕傳說。

        雖說過程中可能有誇大的成分在,但身為朝潮型大姐的她也有著讓大家相信傳說可能性的硬實力。

        「來吧,砲擊!」

        「左翼戰場的旗艦是我啊!響,連動攻擊,不能讓朝潮把所有功勞都搶走了。」

        慌忙中打理好砲塔的曉也開始發動攻勢,第一波攻擊失敗還折損兩艘驅逐的棲艦們也整理好陣型,準備開始第二波攻擊。

        左翼戰場的中盤正式開始。



        隨著時間的變化,太陽逐漸西沉,夜幕也逐漸低沉了下來。

        雖說有準備探照燈,但是探照燈的壽命不長,所以無法做長時間的使用,大多還是全神貫注的注意海面是否有動向。

        『好冷……夕月……卯月……妳們在哪裡……我的身體好痛啊……』

        菊月的表情並不好看,對她而言,濃厚的黑暗讓她有種窒息的感覺,不同於萩風對夜晚的討厭,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排斥感。

        她搖了搖頭,試著無視腦海中的聲音,忽然看見前方的海面上,似乎有什麼動靜。



        「注意!十一點鐘方向的海面有艦影!」

        中間戰場,皐月的一吼讓所有人提起精神,蒼龍與飛龍立刻動作,張弓射出第一波的飛機以備萬一,名取也朝該處丟了一發照明彈。

        隨著照明彈的燃燒與掉落,一張死灰色的慘白臉孔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名取!通知川,確認左邊戰場的狀況,龍驤!放飛機,爭取制空權,蒼龍和飛龍,不用放第二波,先維持一波就好。5驅掩護空母,22驅和名取一同行動。」

        隼鷹連忙做出動作,她們才剛到桑格島西側海域就立刻碰到棲艦,而且從照明彈來看,旗艦是戰艦棲姬無誤,背後的艦影大約有兩支棲艦艦隊的規模。

        龍驤偵測的兩支棲艦艦隊已經就位了,而且自己抽到了「上上籤」。

        「也許我們都想錯了,先對付右翼的應該會是巡洋艦等級的,但是會用數量戰術和右翼硬打,相對的我們要和大船硬撞了。」

        隼鷹怒目瞪視著前來的棲姬,戰艦棲姬露出陰沉的笑容。

        「來啊!大吟釀在等著我!擋酒者死!」

        『『『到底是誰,讓這個酒鬼擔任如此重要的中間戰場的旗艦的!!!』』』



        菊月注意到動靜的同時一個亮光出現,厚重的砲擊聲同時響起,菊月的瞳孔中映照出橘色的火光。

        只來得及在心裡喊一聲糟了,雖然下意識的想要躲開,雙腿卻如被什麼東西牢牢抓住般釘在海面上無法動彈。

        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被艦載機攻擊,雖然還留有意識,但身體卻動彈不得,之後又被粗暴的拉了起來並被丟棄在圖拉吉島,任由海風侵蝕自己的身體直到永眠。

        這是跑馬燈嗎?我要被擊沉了嗎?

        「戰場上發什麼呆!」

        那智的聲音突然插入,將菊月硬生生的拉回現實,眼前發生大爆炸的熱浪讓她的臉上有熱辣的燒灼感。

        她看了看眼前,黑潮與親潮也注意到棲艦開始架起砲管,動作較快的磯風和濱風已經開始第一波砲擊,從火光中可以看到前方的棲艦。

        比起棲艦的陰笑聲,同伴的喊叫聲讓她的心窩裡更加的溫暖與踏實。

        「是呢……」

        黃昏的夕陽中,雪白色的長髮隨著海風飄盪,磯嘎的機械音在耳邊響起,握緊在手中的砲塔已經準備就緒。

        「抱歉了,此地就是你們的葬身之處了,以我菊月之名,要讓你們也嘗嘗被大海包圍的寂寞。」

        簡單的宣示著,雙手仍然顫抖著。

        但是此時此刻,她需要站出來,左翼已經取得戰果了,右翼的她們同樣也要為川帶回捷報。



        塔威塔威港,卯月牢牢的盯著螢幕。

        「擔心菊月嗎?」

        「雖然之後被編到三十驅了,但是同為二十三驅,菊月依然是重要的朋友,而且夕月至今仍然沒有以艦娘的身分登場pion。」

        言下之意,目前原二十三驅只有她們兩位,而身為秘書艦的她要待在通訊指揮室輔助川,菊月只能自己投入戰場。

        「放心啦,那智應該懂的,畢竟這樣的艦娘也不只菊月一人,而且我們都在,這次一定要給棲艦一點顏色看看。」

        川溫柔的撫摸著卯月的頭,卯月也點了點頭,過程中眼睛依然盯著前方的螢幕,連眼睛都沒眨。


========================================================================

我發現我把戰場弄得有點大,畢竟是主要戰場,和其它附隨戰場比起來有差。
沒意外應該還有一篇半到兩章,最慢七十一章應該能收關,這篇算是把整個情勢用的單純些,不過我簡單的算一算,現在整個戰場光是艦娘就已經出現四十五位(含只有出現艦隊名的),而且桑格島的艦隊和目前唯一一支留在塔威塔威港前待命的驅逐隊沒算。

其實艦娘的背後都有很深的故事,奈何因為不是主役,很難好好的把背後的故事發揮完全。

接下來就是左翼對上輕巡棲姬的大戰,而且是夜戰!
這次要挑戰超難寫的夜戰,比起視線透徹的日戰,夜戰的難度更高。

如果寫的好,也比較能給主打天氣戰的雨都和霧野的戰場添加幾分精彩性。
(說是這麼說啦,因為戰場越用越複雜,打一點字就要花很多時間梳理和休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59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5 篇留言

逆襲的皮克西斯
等等,把沒有改二的舊型驅逐艦派去火線...大丈夫?
是說酒黨那段真的笑死 Pola在一定更鬧WWW

08-15 11:15

冰雪 霜華
大丈夫,川的旗下驅逐艦戰力都不錯,而且說到二驅,夜戰狂犬夕立也在二驅中。08-15 11:28
雪芽
咦?劇情重複?

08-15 11:16

冰雪 霜華
其它先不論,劇情重複是Chrome最近一直雷,會把之前貼的莫名幫你複製貼上,說認真的這一個月吃了這個瀏覽器很大的虧,再思考要不要轉回IE。08-15 11:27
雪芽
然後還有錯字一堆?

08-15 11:16

雪芽
我懶得挖了

08-15 11:16

Gcat
有時會從驅逐艦「芳」來判斷
響突然的動作也讓「小」有點嚇到
只有找到兩個錯字~~

看了看大多數的同人文 很少人寫夜戰
期待大大寫出來的文章~~

08-15 23:56

冰雪 霜華
雖然有留意響的,結果反而露了曉的orz(響大多會跳成想)08-16 1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霜談動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所有巴友
我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廢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