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七章 舊日不堪夢回

作者:牧葵│2019-08-15 08:32:32│贊助:6│人氣:257
第七章 舊日不堪夢回
  
  1.
  等到李景熙回去,彭澤理拿著被小心包起的刀回到二樓,包紮好傷口。他站在擺放著斷刀的茶几前,幾次拿起電話、又放了下來。
 
  黃穆奇的話、和門口的恐嚇信,很難讓人不聯想在一起。他不知道這種事可以去哪裡查,就算知道,相關的費用恐怕也不是自己能負擔的。斟酌半天,他找了張紙,抄下黃穆奇近兩年的客人。
 
  可光是最近出現過的就有四個,彼此之間毫無交集。彭澤理很快發現,嘗試自行調查未免太異想天開。既然寄信的人還沒有更明確的動作,他似乎只能暫時擱置。
 
  彭澤理好好收起了刀,抱著醫療箱、出去敲了胡捻的房門。
 
  「澤理?」
 
  胡捻自認是個好睡的人,不論在哪裡,只要躺下了通常不用幾秒便不省人事。可是今天總有些異常,聽著窗外永無休止的雨聲,他瞪著天花板,許久都沒有睡意。
 
  一聽見敲門他便從床上彈了起來,見是老同學,他側身方便對方進入房間。
 
  「我來看看你的傷口。」
 
  「哦,那小子走啦?」
 
  沒有回答。彭澤理讓他坐到房內的梳妝台前,由於缺少護理、加上在外這幾天一直任它濕了又乾,解開繃帶,胡捻的傷處都化膿了。
 
  彭澤理見到傷口的模樣,頓住了好半晌,可最終仍未說什麼。叮嚀胡捻等著,他回房拿了小刀,用打火機烤過,替那人擠出膿水重新包紮。
 
  「你還會護理?」
 
  「之前去學了一點,為了防止紅街發生什麼狀況。」
 
  他停住了下,略嫌突兀地回應對方剛剛的話。
 
  「……沒有必要那樣說景熙。」
 
  胡捻饒富趣味地挑了挑眉,彭澤理跪在他膝蓋前,因此看不見他的表情。膿水混著血弄溼了一大塊紗布,他得換塊新的,把刀咬在嘴裡、按著胡捻的傷口先替他止血。
 
  一隻手把刀拿去了,有意無意地碰到了他的嘴唇。頭頂上落下的聲音忽然低了下來,胡捻用認真的語調說話時,嗓音自然帶著一絲沙啞:
 
  「如果你喜歡他,我覺得其實也挺好。你都三十了,要待在紅街,總不能一直睡在這兒唯一的單人床上吧?澤理,我知道你是個怕寂寞的人,你可以給他調個崗位,讓他繼續在這裡工作。」
 
  「……不是那樣。」
 
  彭澤理稍微鬆開手上的力道,血立刻從紗布下流出來。胡捻接過手,他在血滴到地上以前將其擦去。他們的話題讓彭澤理有一瞬恍惚,以為他們在說的不是李景熙,而是那年的江楚霽。
 
  「我不確定。」
 
  「不確定?你說自己的心意嗎?我告訴你,無論你怎麼想──」
 
  胡捻猛然捉住了他下巴,血水立刻流了滿地。彭澤理被迫抬起的臉充滿驚愕,他張大眼睛,胡捻便伸出手去。
 
  他反射地閉眼,但那人數指並用、撥開了他的眼瞼。彭澤理有種不自然的僵硬,使他只能緊繃著身體頓在那裡。胡捻把他的隱形眼鏡摘了下來,終於拿開手,讓他能閉上眼睛。
 
  「不要再受人擺佈了。」
 
  他聽見這句話,慢慢地張開眼,微微震顫的瞳孔,在脫去偽裝之後呈現透藍的灰色。
 
  「那小子看過你的眼睛嗎?更重要的是,他有接受真正的你嗎?」
 
  胡捻自顧自地把摘下來的變色片丟到垃圾桶裡,一轉頭,才發現彭澤理被他嚇著,瞠大的淺色眼眸滿是驚恐。可即便驚恐他也沒有做出相應的反應,他不逃、不反擊,就是用那樣的眼神看著。
 
  強烈的懊惱頓時湧上心頭,胡捻用力地抓了抓腦袋,臉部肌肉抽搐著、半天才擠出全不相干的話:
 
  「哎,我要借你的電腦。」
 
  彭澤理沒說話,緩緩地站起身,東西全部胡亂地塞回急救箱裡。他快步走出房間,胡捻沒有馬上追上去。他想著什麼,神色越發陰沉,當他轉頭看見自己在鏡子裡的模樣──
 
  砰!他忽然重重地朝牆壁踹了一腳。
 
  
 
  2.
  當天胡捻便離開了紅街,這次連行李袋一起帶走了。彭澤理發現時房間已經全空,留下一個裝錢的信封在梳妝台上,充當住宿的費用。
 
  他們的對話被彭澤理放在心裡,不影響他在旅店裡的日常工作,可總會時不時從腦海裡浮現。像沉積在水底的淤沙,當思緒流動,就要掀起一些使他茫然無措的念頭。
 
  胡捻離開,李景熙再高興不過。恐嚇信暫時沒了下文,生活看似也回歸平靜。
 
  於是,不知不覺便來到變裝舞會的日子。
 
  亭亭把二樓一半的房間佈置成舞會會場。房裡原本的東西移到了角落、擺上借來的摺疊桌椅。她買了會不停變幻顏色的燈串掛滿走廊,而到舞會開始之前,協助彭澤理把他做的點心分配到每個房間。
 
  時間來到六點,再十五分鐘輪到客人進場,一切準備皆已就緒,只剩下部分糕點還在廚房的烤箱中。
 
  「老闆!你就要穿這樣嗎?」
 
  「嗯。」
 
  「不是,這未免也太──無聊了吧?這是變裝舞會哎!」
 
  亭亭打扮成了一顆南瓜,臃腫的服裝使她走路時搖搖擺擺。而不少提早來吃點心的男妓也身著平日絕不會穿的服飾。彭澤理在走廊上和亭亭說話時,至少看見了一個電影中的殺人魔、搭著夏威夷女郎的肩膀,嘴裡罵著道地的粗話,從他們身旁走過。
 
  相比之下,彭澤理的西裝還是上次參加同學會的那一套。亭亭嘟著嘴上下打量他,簡直想要嘆氣。
 
  「好吧,也來不及準備了。嗯,至少你的隱形眼鏡顏色蠻好看的。」
 
  「什麼顏色?我也要看。」
 
  一道聲音插了進來,是隻赤裸著上身、身材勻襯的孫悟空。臉上化了很濃的妝,類似於京劇中的扮相,讓他們好一陣子才認出來,這是李景熙呢。
 
  「哇哦。」
 
  孫悟空湊到彭澤理眼前,剛好有人在不遠處的房間叫亭亭的名字,她應了聲、大南瓜迅速地飛了過去。留下笑容靦腆的孫悟空,手拿著掃把柄做成的金箍棒,似乎對於自己這副打扮、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本來挺期待老闆的裝扮的……不過不管老闆穿什麼,都很好看。」
 
  「這是我眼睛本來的顏色。」
 
  「咦?」
 
  彭澤理忽然拋出的話使李景熙愣了許久,那雙灰藍色的眸子注視著他,眼神彷彿都別有深意。老闆該不會在開玩笑吧?他本來這麼想,可彭澤理的態度讓他又不敢肯定。
 
  「那怎麼之前看到的一直是黑色……」
 
  「我母親是義大利人,但我長得並不像她。」
 
  彭澤理閉上眼、再度睜開,淺色的眼在昏暗的燈光下,如同蒙了層霧而顯得朦朧。
 
  「明明是東方人的輪廓,卻有這種顏色的眼睛,看起來很奇怪──曾經的伴侶這麼說過,所以就一直帶著變色片。」
 
  「明明就很好看!」
 
  李景熙激動的話讓彭澤理不禁露出微笑,輕輕說了句「謝謝」。這時亭亭回來了,她催著他們到樓下迎接客人。
 
  一樓的大門前站了兩列扮成衛兵的男妓,亭亭跑到門口,大喊著:
 
  「立正!全部立正!」
 
  打開紅街大門,第一個客人踏進來,即便大雨也阻止不了貴婦在身上穿戴光彩奪目的珠寶與禮服,跑到門口的孫悟空以滑稽的姿勢向她們行禮,立刻引來了笑聲。
 
  「彭老闆,辛苦你了。」
 
  有人直接塞了紅包給彭澤理,客人們魚貫地走入旅店。或許是第一次,她們不必躲躲藏藏,盛裝打扮的婦人每個都帶著少女一般的笑容,像是奔赴夢幻的舞會。
 
  彭澤理和她們寒暄了幾句,留了亭亭接到來的客人,自己回廚房端了剛出爐的點心上樓。
 
  「老闆,別這樣嘛!」
 
  「結束後再來和我拿吧。」
 
  他從其中一個男妓手上沒收了對方正要加進飲料的粉末。稍微巡視過其它房間,他給自己拿了杯酒,回到走廊上。
 
  有些人已經在簡陋的舞廳裡找到了伴、開始隨著播放的音樂起舞。與外頭強烈的風雨形成對比,這將是個狂歡之夜。房間裡不時傳出客人的笑聲,想必男妓們也使出了渾身解數,要趁今晚好好地撈上一筆。
 
  彭澤理一個人站在那兒,反倒顯得突兀。李景熙和亭亭大概還在一樓,客人們差不多都到齊了,猜想他們一會兒才要上來。
 
  不知為什麼,一片喧嘩之中,彭澤理想到了胡捻。當時聽說要舉辦變裝舞會時,那人看上去相當錯愕。他總以為他會在旅店待到這一晚,或至少出現在這裡。
 
  變裝舞會。他們大學時曾共同經歷過的記憶。那年為了江楚霽他也悉心裝扮,身著後來再沒穿過的服裝,向那些投來驚異目光的同學們報以有些羞赧的微笑。
 
  「老闆!」
 
  時空恍惚交錯,又回到了紅街。亭亭和李景熙一同上樓,身後跟著幾個有說有笑的貴婦。彭澤理注意到,走到最後方的似乎是個陌生的女人,她的服裝比起他人,相對樸素許多。用羽毛面具遮住了半張臉,始終拘謹地和別人保持幾步遠的距離。
 
  和彭澤理目光偶然交會,那女人似乎呆了一下,鮮紅的嘴唇張大、似乎要說什麼。可在彭澤理出聲詢問以前,她又生硬地頓住,匆匆地轉進最近的房間中。
 
  「你怎麼光是喝酒呀?」
 
  亭亭的聲音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來,彭澤理的酒杯已經半空了,他淡淡地勾起唇角。女工讀生忽然「嘿」一下地搶過酒。
 
  「亭亭,不可以!」
 
  李景熙大叫,但來不及阻止了。亭亭一仰頭便把杯中的飲料喝盡,還壞心地衝他們比了個大拇指。
 
  她的得意沒超過三秒,下一刻,彭澤理接住了酒杯、而李景熙接住了亭亭。
 
  「開個空房間讓她休息吧。」
 
  看著醉倒的大南瓜,李景熙正想開口埋怨,抬頭卻見彭澤理忍俊不已的表情。一時也忘了要說的話,他呆呆地看著自家老闆。許久,才猛地回過神來,把體型巨大的南瓜拖向房間。
 
  「嘿喲,服務生──來幫本將軍拿杯酒呀。」
 
  已經有人玩瘋了,扮成軍人的男妓衝著彭澤理嚷嚷。彭澤理從善如流地拿了酒過去,客人們哄堂大笑,各自舉杯要敬紅街老闆。
 
  「這會是難忘的一晚。」
 
  她們這麼說。彭澤理一杯接一杯地喝,竟然始終沒有醉意。男妓們一看就炸了,紛紛叫囂著:今晚不讓老闆醉倒誰也別想回去──
 
  還是安置好亭亭的李景熙來救場,他拿了一盤點心,把彭澤理從房間裡拉了出來。
 
  「先吃一點吧,免得等會就被大家吃光了。」
 
  「謝謝。」
 
  其實仔細看,還是可以看出彭澤理的臉因酒精而泛出紅暈。只是他不像亭亭,就算喝多了也只是靜靜地笑著。有李景熙守著他,來尋他開心的人就少了,夜越來越深,室內歡快的聲音卻只添不減。
 
  「老闆,要跳舞嗎?」
 
  有幾個老客人來找景熙作舞伴,被他客氣地婉拒。彭澤理知道他的想法,卻仍搖了搖頭。
 
  李景熙也不介意,對他來講,一個晚上都陪老闆站在這裡也不成問題。他時不時偷偷地瞄向彭澤理的眼睛,真是雙美麗的眼眸。想到對方以前那位伴侶的說法便覺得來氣,他很想問問彭澤理那人是誰,總不至於是那邋遢的流浪漢吧?
 
  「我去抽根菸。」
 
  他還在醞釀著話題,彭澤理忽然來了一句。李景熙「哎」了聲,卻見莫曉紀從其中一間房走了出來,看見他,欣喜地揮了揮手,但轉頭見到彭澤理時,又僵住了表情。
 
  「去和她跳舞吧。」
 
  自家老闆丟下一句,李景熙要抗議,莫小姐卻已經來到他身旁。看著彭澤理自顧自地走下來樓梯,他轉向挨到自己身上的女人,笑得有些勉強。
 
  那些吵雜的聲響漸漸遠離,讓暴雨和悶雷蓋過後,遙如雲端。彭澤理來到一樓,看見地板上滿是水漬,他先拖了地,又想到掛在門外的燈籠,若不收起來怕全會被雨淋壞。
 
  於是他走出紅街大門準備將燈籠收到屋內,一開門,卻依稀看見有一人站在馬路對面。隔著雨幕,像凌晨時徘徊於人間的鬼魅,背對著另一家酒店招牌的燈光,身形卻相當熟悉。
 
  那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59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pyzZ閒逛的你
更新一篇關於生命意志的故事《核爆末世:石心堅強》,歡歡迎前來鑑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