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恐怖之月》02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08-15 04:07:11│贊助:0│人氣:142
第2日 命運

明月當空,如水一般灑落的月光,讓眼前這片竹林充滿著柔和的銀色光輝。

有紀現在正處身於FARGO設施中,一處下層人員禁止進入的場所。

表面上看起來,這只是一片小小的竹林。可是往裡面走上一段距離後,一股沉重的壓迫感,油然從有紀的心裡冒了出來。

不知何時,空氣中出現了濃濃的霧氣,像漂浮在空中的棉絮一般,充斥在前進的路線上。

總之,現在這片竹林給她的感覺,已經跟一開始完全不一樣了。

……整個竹林像變成另外一個地方似地。

……這是……結界?

有紀一動也不動地盯著面前的黑暗,緩緩伸出手掌,用繼承自血脈的法術力量,分析這個結界。

……類似鬼打牆的迷障,還有……對心靈施加壓力,讓人不想繼續深入的生人驅散……可能具備一定程度的攻擊和預警效果……

……佈置這結界的人,搞不好已經知道我在這裡了。

就在這時,眼前的黑暗突然像塊黑玻璃被打破般,突然碎裂開來,一股猶如空間碎裂般的強烈迥異感撲面而來。

可是……黑暗中的竹林卻一點事也沒有。

……照理說,結界崩潰造成的空間混亂,應該連普通鋼鐵都會被瞬間扯碎的。難道是幻術?

這時,有紀看到了人影。

……巡邏員?

……這些傢伙有配槍,先下手為強!

有紀眼眸中的瞳孔變得無比深邃,瞬間使出了一記無影無蹤,防不勝防的念力衝擊!

可是,原本百試百靈的技巧,這回卻失去了作用!明明鎖定了對方,卻好像打在空氣上一樣,彷彿對方只是毫無實體存在的幻象。

黑色的身影搖搖頭,從身上抽出一支微彎的棒狀物體,將它往身側一叢竹子上的陰影一插。

一股危機直衝而來的直覺,讓有紀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同時,一截刀刃突然殺氣騰騰的從腳邊的陰影刺了出來。接著在她的目光中,反射著月光的銀白色刀刃,又縮回了影子裡頭。

……這、這是……要是剛剛沒退那麼一步的話……

一擊不中後,黑色身影一下又一下地將手上的刀往旁邊的影子刺去!不但如此,四周的影子還像擁有生命一般,開始瘋狂地抖動。有紀連忙將自己的感知能力發揮到極限,配合念動力對運動軌跡的修正,險而又險地閃避著從四面八方舞動的陰影中,不斷竄出來的刀刃。

……能夠操縱影子,還能用影子當作空間門,進行全方位攻擊?

……不行,再這樣下去,在被那傢伙戳死之前,我就先累死了。

……要抹掉記憶已經不可能了,只好殺人滅口了。

有紀趁著一個出劍收劍的空檔,從腰間解下一枚閃光彈往地上一扔!刺眼的閃光,立刻驅散了方圓數米的所有影子!

在閃光中,她用念動感知鎖定位置,抓起別在腰際的長形匣子一抖,一把把狹長的利刃在空氣中劃出優美的弧度,在念動力的推動下,高速飛行的利刃,猶如仙俠小說中的飛劍一般,轉眼間在把黑色身影刺得如同刺蝟一般!

然後她伸手一招,片片劍刃隨即飛回手上的劍匣裡。這是有紀進入部門後,系統地鍛鍊過念動力之後,所得到的技巧。跟槍械等熱兵器比起來,刀具一類的冷兵器,反而更有利於搭配念動力控制物質和影響運動軌跡的效果。

這招以『御劍術』為藍本開發的殺招,每一把念動力飛劍的殺傷力,都已經遠遠超過了普通中小型槍枝發射的子彈!

……解決了……啊?

那道黑色身影,居然一滴血也沒流?對方像剛才根本沒受過傷似地,將手上的刀子插入鞘內,接著雙手按在柄上重重的往地上一插。

隨著這一下,夜晚的黑暗變得更加漆黑,整個竹林居然都失去了顏色,變得一片慘白,猶如照相機底片的反相影像,整個空間一下子成了只有黑白兩色的單調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唯一還擁有正常色彩的,只剩下有紀。

接著黑白開始扭曲,原本屬於竹林的白色往四周擴散,黑色則往黑色身影的方向匯聚,形成蒼白的背景,以及一隻漆黑扭曲、莫可名狀,猶如平面的影子忽然變成了立體一般地怪物。

……這種感覺……這才是這個結界真正的模樣嗎?

整體呈純黑色,邊緣像暈開的水墨一般的影子怪物,從一片漆黑中睜開各種形狀的眼睛、釋放出一根根荊棘狀的尖刺觸手、無數奇形怪狀又長滿尖牙的漆黑獸嘴!

……FARGO裡面居然有觸手怪這種魔法少女天敵!?

有紀往腰上一抓,抽出一柄塗成消光黑的腰帶劍。之所以用腰帶劍作為隨身武器,除了隱密性外,更是因為念動力不光讓質軟不適合砍刺的短板變得不再短,還更令攻速極快等長處變得更長!

雖然這柄腰帶劍不是什麼神兵利器,但念動力卻能讓揮斬時,在劍身形成震盪,模擬類似高震盪粒子刀的效果,足以斬鋼鐵如切豆腐,猶如英倫騎士傳說中,那柄湖中精靈所贈,其名稱含意為『斬斷鋼鐵』的聖劍一般,因此協助有紀開發出這招的人,將之命名為念動斷鋼劍!

即使是四面八方的影子攻擊,在層層劍影配合飛劍與念動感知的防護面前,也難越雷池一步!有紀抓準機會,一劍刺入影子怪物中心,用念動力提高劍身的震盪,模擬次聲波共振效應,一口氣將影子怪物震成碎片!

念動斷鋼劍進階技,念動爆碎劍!

……剩下那個了!

消滅影子怪物後,有紀軟劍一指,衝向不遠處的黑色身影,打算再來一記念動爆碎劍解決掉對方!

……啊!?

拉近了距離後,有紀愕然發現,那黑色身影居然是……一片人立而起,沒有依附任何實體的影子?

這時,腰帶劍也刺了進去!

猶如按下了炸彈開關一般,隨著這一劍,影子立刻炸了開來!

不是破碎爆裂,而是如山洪海嘯般的爆發!

在那炸開的黑色海嘯中,沒有海浪。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向外拚命抓撈著的無數漆黑手臂。一股絕望到極點的氣息,頓時佔據了整個空間。

就像有成千上萬墮入黑影之海的人,將要溺死之前那絕望又徒勞的掙扎,又像是漆黑的陰影地獄中,無數痛苦的死者,意圖將自己所能抓到的每個活人都拖入其中,一同沉淪苦海、萬劫不復!

同時,在有紀面前,突然睜開了一隻巨大的金色眼眸。同時黑影像沸騰一般,不停冒出一個個小泡泡。然而仔細一看,這哪裡是什麼泡泡?分明是一隻又一隻的眼睛!

這些眼睛的眼神中,或悲痛、或不甘、或絕望……有紀一見到便覺得胸口像是被鐵槌重重地砸了一下,她連忙用念動力抵禦,才將這股異狀平復下來。

她只覺得,剛才那令人心怯的視線,絕不是活人的眼神,而是人在瀕死之際的眼神!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深深烙印在那些目光中的,正是那大恐怖!

有紀急忙後退。面對如此的景象,她不能不退。她扔出閃光彈暫時驅散一些影子,邊退邊將腰帶劍舞得密不透風,這才避免一下子被無數黑手拖入黑影中。

舉目所見,到處都在蠕動著伸出一隻隻扭曲細長,好若蛇蟲的漆黑手臂,蒼白異樣的空間,一下子變成了陰影黑手的草原!

幾隻從有紀腳邊冒出的細小黑手,像咬住她似地纏住了她的腳,令正在急速後退的她驟然仰面倒下!

下一個瞬間,無孔不入的陰影黑手就淹沒了有紀!在徹底失去意識前,她所看到的最後畫面,是伴隨著陰影而來的,那無數充斥著痛苦與絕望的金色瞳孔,猶如排山倒海一般朝自己直撲而來!

※      ※      ※      ※

漆黑的房間。

喀噠喀噠喀噠……

某種機械運作的細微聲音,充斥在房間裡。

地板上有個由黯淡的白光所構成,乍看之下宛如魔法陣一般的幾何圖樣。

喀叩……喀叩……喀叩……

育未就站在那神秘圖案的正中央。

……

……門。

……上端微微呈拱形的木製門扉,散發著懷念的氣息。

……我存在於這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打開這扇門。

……最想要回去的門。

……只要打開它就好了。

……用意志的力量。

……雪白的光芒,從打開的門裡溢了出來。

……一切的陰影、所有白色以外的色彩,就像遭到淨化般被徹底洗去。

……整個世界都化作一片純白。

……育未。

……媽媽……是媽媽!

……真是的,總算找到妳了。

……找我?

……妳總是喜歡逞強,明明還有幾個地方不清楚,就說:放心,沒問題啦!

……結果迷路了,甚至還哭了出來,不是嗎?

……別逞強了,有什麼事就跟媽媽說吧。

……媽媽看育未總是很寂寞的樣子,今天就買個妳中意的東西給妳吧。

……妳想要什麼呢?

……聽我說,媽媽……

……育未……育未想要那隻樹懶的布娃娃!

……

「呼……!」

隨著重重地呼出這口氣,育未失去焦點的眼神又恢復了光彩。

……剛才我看到了什麼?

……心裡迴盪著一種非常懷念的感覺,是什麼呢?

……不行,想不起來。

……只記得,那是一種異常親切的存在。

……我剛剛睡著了嗎?可是我現在明明還站著……

「妳正在混亂嗎?」

從揚聲器傳來的聲音,把育未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剛剛究竟是……」

話還沒說完,對方就打斷了她的問題:「我不知道,因為那是精神層面的事情。」

……精神層面?

聲音停頓了一下之後,繼續說道:「妳就早點習慣吧。接下來告訴妳今後的日程,早上接受這MINMES的訓練,下午進行ELPOD的訓練,中午和傍晚到餐廳吃飯,而晚上……A級的話是就寢。」

育未在腦袋裡默默重複著對方的言語。

「對了,今天下午沒有ELPOD的訓練,妳吃完午飯就直接回房裡。」又補充了這麼一句之後,就毫無聲息了。

……去吃午飯吧。

育未離開MINMES後,直接前往餐廳。

「這裡是……餐廳?」她自言自語了一聲。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毫無裝飾的灰色牆壁,整齊的桌椅,空無一人的大房間。

……空間還不小。

……稍微聞得到食物的香味。

……剛才那傢伙說,在這裡吃飯,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啊……

……該怎麼辦?



這時,一名女性走進了餐廳,朝著育未瞥了一眼後,就像什麼都沒看到似的,移開了視線。

女性的金色秀髮很直很長,是直接垂到接近膝彎處的那種長。頭上戴著一枚銀白色髮箍,身穿著樸素的純白連衣長裙,搭配紫色披肩。

披肩在胸口正中央的固定位置上,是一個銀灰色的十字架。十字架兩旁,還有兩個弧狀的金屬裝飾,好似十字架長了一雙翅膀似地,整體呈現出『(+)』的形狀。

「啊,請等一下!」育未連忙叫住對方:「請問,這裡是餐廳嗎?」

「是。」

「別人告訴我,要在這裡吃飯……」

「是。」

「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

「是。」

……這傢伙是怎麼搞的?感覺我好像在跟她雞同鴨講……

「……妳是信徒嗎?」育未決定換個話題:「在這A棟裡,我遇到妳之前,都還沒見過其他信徒……」

「我當然是信徒。」女性看了一眼育未左手背上『A』開頭的烙印:「妳見不到我以外的其他信徒,也是當然的,因為其他信徒都在別棟。」

說完後,她走到牆壁的一個角落,打開裝在那兒的小門,接著熟練地從裡面拿出放著飯菜食物的托盤來。

同時,育未也看到了,對方左手背上同樣有個『A』開頭的烙印。

「也有妳的。」女性轉頭向育未說道。

「喔……好。」育未連忙去拿了托盤後,坐到那名女性對面的位子上:「妳剛剛的意思是……A級只有我們兩人嗎?」

「是。」

「也就是說,我進來以前,這裡只有妳一個人?」

「是。」

育未愣了一下:「……想不到A級居然這麼稀罕。」

「當然,A級和只是區區凡人的B或C是截然不同的。」

女性的聲線,不帶絲毫抑揚頓挫,就像是在陳述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實。

「這是只有被神選中,具備足夠『資質』的人,才能被賦予這榮耀。並且,妳有接受這項榮耀的資格。」

……聽起來好像某些可疑的黑心奸商在推銷東西一樣。

育未在暗暗腹誹著。直覺告訴她,這話要是講出來,對方肯定會不高興。

這是育未從小到大經歷過幾次的,一股隱約能夠預知接下來會如何的感覺。

當然,這也僅止於隱約而已,一切都是在事情已經發生,什麼也改變不了之後,自己才恍然大悟。

比方說……

……媽媽丟下自己,前往FARGO的時候……

……眼睜睜的看著媽媽悽慘地死去,卻什麼也不能做的時候……

……以前只是偶爾幾次,但自從自己進入FARGO之後,這種莫名的感覺就越來越頻繁了……

……設施內的許多地方,都讓自己有既陌生又熟悉的既視感……

這時,媽媽的身影突然浮現在她腦海中。

……在我之前應該還有媽媽啊,為什麼她不知道?

然後育未又想起房間裡那名偽娘。

……對了,她也沒算進去。

……如果不是信徒,又怎麼能住在這裡?

……可是,FARGO明明只收女性信徒……

……難道她是女生,硬說自己是男的?

……真是疑點重重啊,回去找機會確認吧。

……等一下!她說有人會偷窺她,難道這就是原因!?

「……妳怎麼了?」那名女性疑惑道,因為育未吃東西的動作停了下來。

「沒事沒事……啊……」育未這才回過神來,這時她才發現,自己還沒問對方的名字:「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名字……嗎?」女性遲疑了一下:「我的名字是鹿沼蓉子,但妳並不需要用這名字稱呼我。」

蓉子現出自己的烙印全貌……『A-9』。

「我有為了區別而存在的編號……因此世俗世界的名字,對我沒有意義。」

……奇怪,要是像她說的這樣,名字又是為什麼而存在的呢?

……難道信了FARGO以後,連那個都要捨棄嗎?

「……妳呢?」蓉子反問道。

「我是天澤育未,請多指教了。」

「……」蓉子點點頭後,就不再言語了。

……再怎麼說,我也沒辦法用編號來區分他人。

育未一邊默默思索著剛才的對話,一邊食不知味的吃著午餐。

※      ※      ※      ※

當有紀醒來的時候,時間已不是明月當空的凌晨,而是陽光普照的下午。而自己正躺在一張靠窗的單人床上,夏日的刺眼陽光,正從窗口灑了進來。

陌生的房間內,陳設是帶有古典氣息的和洋折衷風格。

……嗚……

有紀一動身體,只覺得全身上下都像要散架般地劇痛。

……我居然還活著。

這時,一道腳步聲在門外的走廊上響起。

「啊,妳醒了。」

沒多久,房間的門便被打開後,首先傳進耳朵的,是一個輕柔的聲音。

走進來的,是一名大約十多歲,身材嬌小的女孩。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無袖短衫,露出白嫩的雙臂,下身則穿著黑色的膝上短裙,長長的黑色直髮在秀麗的臉蛋兩旁,紮了兩個金色的鈴鐺形髮飾,看上去十分可愛。

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有紀能看到小女孩那雙金色的眼瞳,深邃得彷彿要將靈魂給吸進去似的。

心裡的詫異,讓有紀下意識地勉強動用精神感知,感受對方的氣息。好在女孩身上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氣息,而是一種貼近自然的感覺。

……也許不是普通人,不過應該也不是什麼邪惡的傢伙……

「午安。」女孩微笑著打了聲招呼:「妳餓了吧?我去弄點東西一起吃吧。」

說完後,對方就又噠噠噠地跑掉了。

……奇怪的傢伙,我有這麼平易近人嗎?

有紀看了看自己身上,烏鴉一般全黑的FARGO工作人員制服,看起來跟『平易近人』四個字一點也扯不上關係。

……還是她對我有什麼企圖?

一堆疑問與猜測,不停從有紀心裡冒出來。她搖搖頭,甩開這些想法。

……就算她的態度很友善,我也不該掉以輕心。

「來了~」

這時,剛才的女孩端了個托盤走過來。托盤內放著兩大碗滿滿的素麵,一大盤涼拌竹筍沙拉,以及一個蓋子還蓋著的小鍋。

鍋子一打開,一股濃郁的鮮香頓時散發了出來。

「不用客氣,盡量吃吧。」女孩拿起大湯匙,舀了些湯和一些料澆在素麵上。只見那鍋湯裡面的料是山菇、筍片、小粒的帆立貝和切塊的帶骨雞肉。

有紀接過女孩遞給她的大湯匙,依樣畫葫蘆地把湯和料舀進自己的麵碗裡,邊舀邊問了一句:「好香啊,妳煮的嗎?」

「素麵是我下的,竹筍沙拉是用冰箱裡已經煮好的筍子擺盤擠上沙拉,雞肉山菇是姊姊煮的。」

女孩邊吃邊回答有紀的問題。

不一會兒,香濃鮮美的雞肉山菇,甜脆清爽的竹筍沙拉,以及兩大碗素麵都被兩人吃個精光。

有紀只覺這雞肉山菇真是美味,雞肉軟嫩,一咬下去芳香四溢,湯汁鮮甜,拌麵美味,直接喝也很棒。湯裡明明沒看到薑片,也喝不出薑特有的辛味,可是肉還是一點腥味也沒有,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手法。

本來她猜想,會不會煮好之後再把薑片撈起來?但女孩告訴她,這是把薑磨成泥再加水蒸煮,然後濾掉薑渣做成薑汁湯底後,再用這個湯底燉的。

這樣一來雖然聞起來還留有一點點薑的氣味,但湯底的辛味會被肉吸走,變成這種不辛不腥又很香很鮮的湯汁。

女孩還說,薑汁湯底除了燉雞鴨魚肉很美味之外,還能拿來泡薑母茶。姊姊三不五時會煮一鍋薑汁湯底放涼後冰在冰箱,方便隨時可以用。

「我去洗碗,洗完我們一起來玩吧。」女孩把空碗盤和小鍋堆在托盤上,端著又走出了房間。

……玩?我們今天才認識耶。

……而且我連她的名字都還不知道,普通人會輕易地把底細不明的人帶回家,供吃供住還一起玩嗎?

這時,有紀無意間望向窗外,見到了一片翠綠的竹林……等等,竹林!?

她連忙探頭出去,發現這房間是在一樓後,忍痛穿起鞋子從窗戶爬出去,發現自己目前的位置,是在一座竹林正中央,一棟雅致的小洋房旁邊。

繞著洋房轉了一圈,見到竹林十分淡雅幽靜,但整體感覺卻異常冷清。除了偶爾的風聲,整片竹林靜悄悄的,彷彿這裡除了竹子,就沒有其他任何生物的樣子。

雖然白天與夜晚的感覺有所差距,但她幾乎可以確定,這裡應該就是今天凌晨遇上影子怪物的那片竹林深處!

「妳要做什麼?」女孩從屋內走了出來,大概洗碗洗到一半的關係,從手上還滴了不少水在地上:「姊姊說過,妳現在不能亂跑,要多休息才行,快進來啦。」

有紀緊張地說道:「可、可是,妳不知道竹林裡面有……」

「放心,裡面很安全的。」女孩打斷了有紀的話,把她帶回剛才醒來的房間後,又回廚房繼續剛剛的工作。

……這女孩想對我不利的話,根本不需要這樣。

……會出現在這裡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還有一個『姊姊』,把我弄來這裡的……是她嗎?

左右思索了一番,確認自己暫時很安全之後,有紀盤腿坐在床上,專心運轉起家傳法術的治療手段,治療自己的身體。在這種一切不明的場合,多恢復一分實力,就多一分生存的保障。

※      ※      ※      ※

隔了很遠才有一盞小燈的地下通道,感覺十分陰暗。

……糟糕,雖然從房裡的那傢伙嘴裡打聽到通往其他棟的地下通道,可是卻忘了問該怎麼走。

育未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分成三個方向的岔路。連同自己走過來的這條通道算進去,這裡是個十字路口,四周都找不到任何標示。

背後的道路通往出發的A棟,而面前的左、中、右三條通道中,到底哪一條才是正確的通道呢?

……悠衣的編號是『B-73』,代表她住B棟。

……往B棟的是哪一條呢?

想了想之後,育未決定繼續前進。又走過一段跟剛才一模一樣的通道後,一座鐵梯出現在面前。樣式和她剛才從A棟爬下來的那座完全相同,看來梯子上方應該也是某個房間的床底下吧。

她攀上鐵梯,抬起出口處的圓鐵蓋。跟她想的一樣,這裡的出口也是在床的正下方。從狹窄的縫隙爬了出來後,她打開燈,觀察了一下這房間。

……床、盥洗室、沒有窗戶、充滿壓抑感的房間……

……沒什麼灰塵,看來這裡有人在打掃。

……格局和A棟的房間差不多,這裡是哪一棟?

育未關了燈,推開房門往走廊去,想辦法確認目前位置。這棟建築物的走廊看上去還是很樸素,但卻沒有A棟那種不近人情的冰冷感。

沙沙沙……

輕輕地風聲,伴隨著枝葉互相摩擦的聲音,從走廊的窗戶傳進來。往外頭一望,見到外頭是一片綠意盎然的竹林……

……進入FARGO之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綠色植物。

……A棟的房間和走廊都沒有窗戶,雖然有燈光,但裡頭的氣氛還是陰冷封閉得像個巨大的墳墓。

一股受困在暗無天日的地底下好幾天後,終於又能重見天日一般的欣悅感,油然從育未的內心深處湧現。

「咦,妳怎麼會在這裡?」一個印象中有聽過的嗓音,冷不防出現在身側。

育未一轉頭,看到了FARGO工作人員那一身黑的制服!

「妳、妳是FARGO工作人員!?」

定睛一看,她才注意到,對方居然是曾在自己面前表演過讀心術,著實讓自己嚇了一大跳的那個人!

「才不是!」

對方大聲反駁後,表示自己是來調查這座隔離設施的潛入人員,並報上自己的名字:

「國崎 有紀。」

雖然有紀曾用讀心術嚇唬過自己,但應該不是壞人。能在設施裡面,遇到認識並且應該可以當作同伴的人,還是很幸運的。

「對了,這裡是哪裡?」育未猛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目前的位置。

「其實我也不清楚啊……先進房間再說吧。」

話音一落,有紀帶著育未進去一間樸素的房間。從育未眼中看去,雖然格局和A棟的房間差不多,但牆壁是溫暖的米黃色,而且還多了窗戶和幾樣簡單的家具,整體感覺明顯比自己的房間舒服多了。

各拿了一張椅子坐下後,兩人開始想對方簡述進入FARGO以來,各自經歷的事情……

「所以說,外面那片竹林裡,除了隔絕結界,還有一隻妳也打不過的影子怪物?」

……本以為總算有比較開放的地方了,想不到只是表面而已。

……如果說A棟是有形、可視的牢籠,那麼這裡就是無形、不可視的牢籠了。

……不可視……不可視之力?這也跟那個力量有關嗎?

育未左思右想的時後,有紀接著說了。

「醒來之後,我就在這裡了。經過靈療術自行治療,身體已經沒問題了,不過還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恢復靈力和精神力,並且身上的東西幾乎都被繳了械,我目前的實力大概……只剩下平時的三成左右吧。」

「那妳有關於地下通道的情報嗎?」

「沒有。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有地下通道這種東西。換句話說,這是下層人員接觸不到的情報。雖然不知道告訴妳這條通道的人階級多高,但我想她應該不是普通的監視人員,妳千萬要小心提防。」

「當然,妳自己也要注意啊,這邊住的似乎也不是什麼普通人。」

育未看了一眼左手背上,編號『A-12』的烙印。

「這樣一來,我不就要三條路都走過,並且還要進去裡面找個信徒看看烙印,才能知道哪條路通往哪棟了嗎?」

「太魯莽了。妳和那個叫悠衣的女孩剛見面時也是,如果不是我出手掩護,妳們恐怕已經被重點關注了!要是被巡邏員逮住……」

「被巡邏員發現會怎樣?」育未打岔了一句。

「……」有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妳還是別知道比較好。」

「總之妳今天就先回房間吧,不要讓房間空著太久。順利的話,明天我應該就恢復到可以使用讀心術和偽裝術了……」

「意思是說,妳現在沒辦法使用那些?」

有紀一臉正經地回答道:「對啊,所以我當然不知道,妳心裡正在慶幸:太好了,不用一直擔心自己在想的事情,被這傢伙像讀書一樣讀走了。」

「……啊哇!?」

看到育未的反應,有紀壞笑了一聲:「哈哈~怎麼?被我說中了嗎?」

「嗚嗚……」育未已經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面對眼前這傢伙了。

「放心啦,我剛剛真的只是用猜的而已。」有紀恢復正經的表情:「而且我也不會無時無刻開著讀心術的,因為知道別人的內心,有時也不是什麼好事。總之今天先這樣吧,明天妳吃完晚餐,再到這裡正下方的鐵梯等我,到時再跟妳一起去B棟。」

「真的很不好意思,妳忙著調查FARGO,我還要妳分心幫忙……」

「沒關係,反正這也沒衝突啊,不是嗎?」

「嗯嗯。」育未點點頭,循著原路回A棟去了。

回去的路上,雖然四周環境還是一樣的壓抑,但有了同伴,並且找到了方向後,只覺得心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心情自然也輕鬆了不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58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92305011看到的人
給我點通知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