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女僕與英雄與深海物語(下)

作者:C.R.Y.S│2019-08-15 00:25:19│贊助:6│人氣:15
上集 <<< 請按此連結
中集 <<< 請按此連結


  身處在無盡黑暗的空間裡,前方頓時開闊明亮,少年跨出一步便回到最初的地方,小山丘豎立的墓碑似乎沒最初看到時的多,山頂也不見顯眼的英雄石碑,反而變成一座搖搖欲墜的木造鐘塔。

  女僕跪在小公主的墓前哭泣懺悔,她的樣貌憔悴了許多。

  少年身體自發性衝到持刀的魔女面前阻擋她。

  「她認識我叔叔,在事情明朗之前,我不會隨便讓妳殺掉她。」

  「只是讓她說出實話,不會弄死她,閃開!」

  冰雪魔女渾身散發寒氣,銳利刀刃抵住胸前,少年依然堅持不肯讓步。

  「您想殺死我嗎?」女僕神色平靜向魔女提出請求。「我在這不躲也不逃,您要就盡管來吧。」

  「為什麼要自己找死啊?」少年生氣的頭頂冒出白煙。

  見到對方自尋死路,冰雪魔女反而感興趣的笑了。「我一定會殺妳,在這之前我反倒要問問,妳究竟殺掉多少角色?以及殺掉他們的理由?」

  女僕視線掃過整座山丘的墓碑,少年不由得倒抽一口氣,因為她的眼神已經講明一切。

  「這個世界會因為一條金魚迎來毀滅。」女僕撫摸著小公主的墓碑,陷入回憶之中。「世界毀滅的那一天,我突然回到前三天的王宮走廊,那時的我因為弄丟小公主誕辰宴會禮服的鈕扣而在花園尋找,碰巧聽見宰相與料理長的對話,打算將金魚作為宴會主菜。」

  「然後妳殺死了宰相和料理長?」少年搜尋到這兩個倒楣鬼的墓碑。

  「是的,但金魚還是出現在宴會,世界依然迎來毀滅,然後我回到十天前殺死進貢金魚的海港城主,接下來是三十天前那個多嘴的吟遊詩人。即便是毒殺漁夫,宴會上還是有金魚。」女僕垂下眼眸,看著自己的雙手。「周而復始,我一直拯救世界,即使雙手沾滿血腥,送葬深愛的人,以少數人的犧牲換取世界存續一定是正確的事。」

  國王身邊的僕役一路跑上山丘,當他跑到女僕身邊時累得氣喘吁吁。

  「呼呼,海港城市進貢了兩百條金魚,國王宣布作為死去小公主的祭祀品,讓全國人民食用金魚肉,緬懷小公主阻止火山爆發的英勇犧牲。」僕役的態度是真心為女僕恭賀。「恭喜妳被選中巡迴大使,宣揚小公主的事蹟和分發金魚肉,畢竟妳和小公主曾經那麼親密。」

  「能夠被國王選上,是我的榮幸。」女僕故作高興地說。

  「國王讓我來傳喚妳,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回王宮。」

  國王僕役回頭走下山,至半山腰時發現女僕沒跟著,便停在原地等她。

  少年注視著女僕,她神情平靜的似乎早已下好決心。

  「不斷殺戮毀滅世界的人後,終究輪到我了。為了維持世界存續,我必須得去死。」

  冰雪魔女手握的刀突然粉碎。「我才不讓妳得償所願。」

  女僕見對方失去殺意,露出失望表情轉身離去。

  「慢著,我叔叔呢?妳也殺了他嗎?」少年趁女僕還在趕緊詢問。

  「叔叔?」女僕觀察少年的容貌,瞬間恍然大悟。「英雄大人不過是個局外人,他因為工作受傷正住在山腳下的醫院療養。」

  聽到自家叔叔沒死的消息,少年像火箭般的速度直奔醫院。

  透過工作人員指引,少年在庭院的休憩區找到與自己容貌相似的青年,他吊起的右手打著石膏,用著完好的左手艱難的握筆寫信。

  「叔叔,你真的沒死耶!」

  少年欣喜若狂朝著英俊青年跑過去,他的樣貌就如旅行前拍的全家福照無變化。

  一個拳頭往少年頭上狠狠敲下。

  「很痛欸,叔叔!」

  「抱歉呀,我的拳頭總是喜歡脫離我的掌握,說什麼死不死的,都多大了個性還這麼莽撞。」男人挑起眉毛怒視不應該出現的少年,本想用拳頭再教訓他幾下,但是當他注意到少年掛著的羅盤,表情從驚愕轉變成憤怒。「你又亂翻我書房裡的東西,對不對?怎麼不見另一個孩子,別告訴我你們兩個絕交了!」

  「他是我認識最久最好的朋友欸。」少年對沒來由的質疑感到生氣。「他回家吃晚餐,沒跟我一起。」

  突然數道冰柱從天空落下,察覺異狀的男人拉住少年手臂趕在最後一刻躲避,右手的石膏不幸被打成粉碎。

  男人面對來者不善的魔女,反倒一副遇見熟人熱絡打起招呼。「優秀的冰雪妹妹出落成大美人啦。既然派妳來,看來我低估光之花對妳們一族的重要性。」

  「竟然還有臉活著,悽慘悲涼地死去才符合你這種人。光之花是重要的研究課題,那時我天真的盼望你帶回來,結果你不僅失約,還將深海物語偷走。」冰雪魔女瞪著男人的眼神裡參雜無法釋懷的被背叛及被欺騙。「為什麼!」

  「為了我深愛的人。」

  魔女冷若冰霜的臉孔瞬間露出錯愕,少年看看她再轉頭看向自家叔叔,他居然露出小女生戀愛腦的表情,頭上碰出許多粉紅色小花,懷疑是自己眼花了。

  「現在沒時間長話短說,你們空有嚮導卻不懂使用,卻仍然帶著嚮導找到了我,代表故事劇情依然有修正的轉機。」

  男人取下少年脖子掛的羅盤,那專注喃喃自語的模樣,讓少年產生他正在與羅盤對話的想法,也想起自己曾經看過好友捧著羅盤如此認真地端看。不一會時間,男人似乎從轉動的四根指針看出端倪。

  「你們滯留書中多久時間了?」男人略過少年轉頭詢問冰雪魔女。

  「大約四個半小時。」冰雪魔女看了一眼戴在手腕的手鍊表,然後雙手抱胸一臉嫌惡撇頭不語。

  「運氣好來的及。」

  男人手持羅盤,快步朝山丘方向行走,另兩人則緊跟在他身旁。

  「雖然深海物語的故事角色被殺掉,導致故事情節被破壞的零碎,但是產生變異前的劇情必定是正常的。」

  羅盤的兩根指針,一根靜止不動,另一根游移不定。

  「依照嚮導的指引,你們會前往被隔離出的唯一正常故事片段。」

  他們又回到遍布滿山墓碑的墳場。

  「我要修復這本書原本的劇情,因此你們必須按照我的指示,阻止我心愛的她產生變異的時機,也就是破壞我的告白時刻。」

  「…………我有聽錯什麼嗎?」少年感覺思想頻率與叔叔產生代溝。

  「恢復劇情本來是你該做的事,你自己捅出來的麻煩憑什麼要我幫你。」魔女擋住男人的去路,高傲的揚起下巴直視他。「別以為仗著自己是唯一判讀羅盤使用者,我就對你言聽計從。」

  「對了,叔叔,該不會你告白的對象是公主的女僕吧。如果你知道她是破壞故事的元兇,為什麼不去阻止?」少年也對男人知情不理產生質疑。

  「原來你們遇上她啦我何嘗沒試著阻止過。」男人露出一絲苦笑。「總有股無形的強制力,讓我無法輕易接近她,現在有了嚮導局面就不同了。」

  男人帶領著他們跑向山頂上一棟年久破敗的鐘塔。

  高達十公尺的鐘樓,女僕獨自坐於樓頂,她兩手緊握著一把手槍,緊張的身體顫抖,兩腳騰空晃啊晃的,建築也搖啊搖的,彷彿稍加強勁的風一吹,就能連樓帶人吹散吹垮。

  「英雄大人,許久不見,請原諒我無法行禮的無禮舉動。」女僕蒼白的臉孔勉強維持優雅微笑向男人道好。  

  「太危險了,把槍先放下,然後慢慢走下樓,好不好?」男人看到女僕的危險舉動簡直快被嚇昏,巴不得爬上鐘塔將她抱下來。

  「如果我放縱自己,那麼先前的犧牲又算什麼?」女僕的眼眶猶如潰堤,淚水氾濫落下。「英雄大人,為您……只能做這麼多了,至少世界的人們還有您能多存在一段時間,您一定有辦法自行逃脫。」

  「別做傻事,少了妳,世界不過再換個方式毀滅。」

  少年也替鐘樓上女僕的行為感到擔憂。「難不成來真的?她說這次輪到她犧牲,換世界存續什麼的!」

  「別傻愣在這裝作難分難捨的樣子,你應該可以判斷情勢吧!」魔女一席冷酷的警告就像一桶冰水潑在男人身上。

  羅盤盤面上猶豫不決的指針停止轉動,男人頓時清楚透徹內心真正想法。

  「叔叔,她做的一切是不是為了你?」少年揣測女僕的真心話。

  男人將羅盤塞還給少年,他嚴厲看著少年,眼神彷彿傳達不容許出錯。

  「看準了,一旦劇情出現裂縫,你就按照指針的指引鑽進縫隙,務必到達正常的劇情片段。」

  「要看哪一個啊?」

  講解太過迅速,少年反應不及錯過學習的機會。男人已經快步走到鐘塔,仰頭看向正上方的女僕,天上掉下幾滴水珠落在他的臉上。

  「您為什麼總是死皮賴臉的纏著我……這是最後一次的機會請您逃吧

  「為了妳,我甘願留下來,要逃,只能逃到妳身邊。」

  「冥頑不靈的笨蛋最討厭了……

  早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的女僕,發抖的手好不容易才把手槍上膛,鼓起勇氣將槍口抵住下顎。

  突然一陣狂風颳來,彷彿聽見男人的訴求,脆弱的鐘塔木頭支柱被吹斷,他深情望著女僕,自信滿滿展開雙臂,厚實的胸膛能承受一切。

  「喂叔叔……叔叔!」

  冰雪魔女拉住少年肩膀防止有任何魯莽舉動,她語帶脅迫的提醒他該專注在嚮導上。

  「他創造機會也給了你引導,要是因為你的不專注造成失敗,我們永遠都會被困在這裡!」

  一聲槍響,隨即鐘樓坍塌。

  少年斜眼瞪了魔女一眼,心知現實不容反駁。他急忙朝羅盤指針的四個方向看去,觀察有沒有叔叔所講的裂縫還是縫隙什麼的,可是周圍除了墳墓還是墳墓,情急之下只好冒險依靠直覺朝某個方向奔跑,想不到真的有裂縫可以穿越。 

  眼角餘光似乎瞄見斷柱殘壁之下,毫髮無傷的女僕抱著渾身是血的叔叔。


  眼前一暗,腳底失去踩踏地面的實感,當耳朵聽到人聲鼎沸的吵雜聲,眼睛逐漸恢復視力,才發現自己身在人來車往的市集街道的正中央。

  明明天空陰霾密布,市集卻熱鬧非凡人們充滿朝氣。

  「麻煩麻煩,金魚要通過,讓個道。」

  少年還不及反應立刻被路人推擠至路旁。

  被清空的道路由警衛開車前後左右護送中央的貨車,貨車上特製的玻璃水箱內,一條被綑綁的金魚正奮力地拍打水箱壁。金魚的鱗片金光閃動,在這終年陰冷的天氣裡,無疑就猶如太陽般耀眼。

  海港的城主夫婦以及獵捕到金魚的漁夫,他們皆搭乘同輛貨車向兩側的民眾揮手。

  「……漁夫還活著?」

  「不光是她,墓碑有名字的人,目前看到好幾個還健在的。」冰雪魔女身上的寒氣嚇退周圍群眾,使她毫無滯礙的接近少年。

  「照妳這麼說,我們應該來到了沒有一堆人死掉的正常劇情。」少年沒料到情況如此幸運。「現在就是得想辦法找到叔叔了。」

  「嗯,然後如他所願的冰凍他,破壞計畫。」

  「妳敢把我叔叔凍成冰塊試試!」

  少年想起自己無緣無故被一個擅闖家門的魔女偷襲,被冰凍的屈辱感讓他氣憤的七竅生煙,拉高嗓音警告,引起眾多旁觀群眾的注意。

  這時淹沒在人群裡的女孩們突然興奮尖叫,妳一言她一語的重複講著「長得有點像英雄」「英雄大人偶像」「模仿最可恥了」諸如此類的話。言語的淺移默化之下,現場關注少年的人逐漸增加,這讓他有機會打聽叔叔的下落,只可惜在場的人幾乎都有見過英雄大人,甚至參加過英雄握手簽名會,對於行蹤則都表示居無定所、愛好遊歷冒險的人。

  有叔叔的消息跟沒有是一樣的。一無所獲的少年低頭看著手掌心的羅盤,兩道指針總是胡亂轉動,絲毫沒有提示去哪裡找叔叔的意思。

  「對了,女僕!女僕的工作是伺候小公主,小公主住在王宮裡,只要潛入王宮全天候監視女僕,絕對可以逮到來告白的叔叔。」

  找個女僕比起行蹤不定的叔叔要簡單的多。

  少年一有想法便付諸實行,他和冰雪魔女前往門禁森嚴的王宮,靠著一路將礙事的士兵凍成冰塊,不費吹灰之力來到王宮深處。

  「喂,妳把好不容易找來可以親切對話的執事變成人形冰柱,我要怎麼打聽小公主的房間在哪裡?」少年對著冰雪魔女發怒。

  「哼,再找個人拷問,多簡單。」冰雪魔女絕不承認凍人凍上癮。

  「因為妳的行為,現在沒有人可以問路了!」少年氣的手指掐成拳,只差沒把對方掐死。

  王宮面積比預期來的廣大,打從一闖入宮門口冰雪魔女便逢人就冰凍,已經看不見有人走動,少年只能闖進建築物裡碰碰運氣。他隨意在走廊和房間內繞來繞去,突然轉到一個像生物教室的地方,牆角放了一副人類骨架,玻璃櫃裡擺滿生物各種部位的標本,以及一些瓶瓶罐罐的化學藥劑。

  繼續往深處走,聽見了說話的聲音,透過未緊密拉上的窗簾縫隙窺視房間,狹窄的視線所及之處,床上躺著一個生病虛弱的孩子,正在接受藥物治療,少年記得那是科學家夫婦的小孩!

  小孩的媽媽,同時身為科學家,一手拿著裝有綠色藥劑的針,另一手調整輸液的管線。這時小孩的爸爸跑進視線內,他阻止妻子的行動,少年側耳聽著他們斷斷續續的爭吵,似乎談到樹精靈,還有受試者條件什麼的,緊接他們壓低聲音竊竊私語,再也聽不清楚談話內容。

  「慶典要開始了。」冰雪魔女靠近少年的耳邊小聲提醒。

  「什麼慶典?」少年皺起眉頭思索,回想書中的內容。「小公主的誕辰慶典嗎?這麼說重頭戲的金魚快出現了,劇情進展的真快。」

  「已經沒有時間磨蹭,我可不想犯了件蠢事,永遠跟你困在書裡。」冰雪魔女的手指敲了羅盤一下。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妳。」少年在極近的距離瞪視對方。

  於是少年放棄在王宮找女僕,直接來到慶典現場,混入工作人員之中。

  國王、王后和小公主坐於高臺之上接受人民祝福,而少年在最隱密的角落發現待命的女僕,站在陰暗處的她安靜沉默地站立著,一雙眼睛望向小公主。

  監視著女僕的少年覺得她的工作十分呆板無趣時,就在這時,女僕的背後冒出一個黑色人影,那個黑影伸出手環抱住她的肩膀,她不但表現的波瀾不驚反而用肘關節朝後擊打。當少年認清楚黑影長得像自家叔叔時,像是沒發生過任何事,依舊是堅守工作崗位的女僕。

  「………………叔叔!」少年越來越搞不懂離家多年不見的叔叔究竟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還是心態有變的是自己。

  「別喊了,你親愛的叔叔不就在那裡。」冰雪魔女雙手抱胸靠牆,望向走上階梯晉見國王的年輕英雄。

  作為英雄的男人意氣風發踏上最後一階階梯,來到國王與王后面前恭敬行禮。

  「你打敗了惡龍拯救公主,理應獲得英雄該有的獎賞,本王在此允許賞賜你所求之事物。」

  「啊啊,慷慨偉大的國王,在下的心願是以現場眾人作為見證,向心愛的女人傳遞愛意,證明自己至死不渝永恆相守的心。」

  少年忍不住看向女僕,見她臉色微微泛青,巴不得轉身逃跑的趨勢。

  「這是對女僕的公開處刑play吧!」

  如果女僕真的當著全國人民的面前被英雄告白,會羞恥的想要時光倒退吧。

  「本王允許。」國王想都沒想直接應許。

  男人頓時心花怒放,他深情款款注視著小公主的身後,開口指名

  「你想告白誰?」司儀突然被結凍,魔女站上講台奪走連接全場喇叭的麥克風。「你忘記對我說過的承諾嗎?」

  突如其來出現的高傲大美女坦蕩蕩、肆無忌憚的指責英雄,這樣額外的八卦新聞令全國人民陷入興奮中,全部的焦點放在這兩人的過往上。

  男人瞇起眼睛困惑地看著魔女,隨後摸著下巴,兩隻眼珠上上下下打量她。「難道妳是冰雪妹妹,不久前還是眼鏡書呆的可愛妹妹?……這年頭的女孩發育得真快。」

  「不是不久前,是許多年前。」

  「………………

  男人困惑了,不論高臺下的群眾如何鼓譟,他保持沉默並思索魔女話中訊息的含義。

  「讓我知道哪個傢伙打開了深海物語的禁錮,絕對揍他」男人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

  「你從嚮導候選者中脫穎而出,接手任務。可是呢你幹了些什麼,你騙了年紀小的我得到庫房鑰匙,盜走深海物語,自甘墮落受困書中,就為了廉價的愛情。」魔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與她高冷氣質意外的契合。「你就是這麼一個背信棄義狼心狗肺的男人。」

  年輕氣盛的男人對魔女毫無愧疚感,朝她回報一笑。「正因為他們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所以我不再協助妳們魔女做出如此殘忍的事。」

  「這麼說你果然找到光之花了!」

  會場的騷動瞬間鴉雀無聲,彷彿被誤按了靜音鍵。

  國王疼愛的摸摸小公主的金髮,笑容滿面對著全國人民宣布。「今天是王國最美麗的小公主的生辰,將進貢的禮物獻上。」 

  在全國的歡呼中,由四名最勇猛的勇士們扛著盛裝金魚的盤子一步一步登上王宮階梯。

  猶如劇情跳針快轉,魔女看著上至國王下至民眾的不協調,男人反而展現無所謂的態度。

  「比照我們的話語,光之花印刻所有金魚的基因裡,誰都無法阻止,深海物語的結局快來了。」

  「你究竟知道些什麼?」

  進入書內後一連串偏離劇情的事件、火山口的龍沉睡前語焉不詳的話語,以及男人掌握的光之花秘密,讓冰雪魔女累積的焦慮爆發。

  「叔叔!」躲在工作人員堆裡的少年突然著急地跑到他面前。

  「你是已經長這麼大了?另一個孩子呢?」

  「只有我而已。沒絕交。他回家吃晚飯。」

  男人挑起一側眉毛,一副想問的話被提前回答的錯愕表情,隨後他有些惱怒的取回少年保管的羅盤。

  「喔喔,保養的不錯嘛。」

  「你怎麼不誇讚你姪子冒著生命危險尋找你的下落。」

  一個拳頭往少年頭上狠狠敲下。

  「很痛欸,叔叔!」

  「別再動我書房裡的任何物品。」男人一字一句堅決不容違抗的說。

  此時,王族吃下金魚肉後對其滋味讚不絕口,國王甚至宣布將此美味分享給全國國民,科學家夫婦趁著這時機提供建議。

  「這個之後再討論啦。叔叔,女僕不見了,我只是挪開視線一下下,人就失蹤了!」

  「因為料到我行為,引發故事的強制力嗎?」

  男人看著再次到手的羅盤,決定仰賴指引找出女僕。

  突然一道冰牆將兩叔姪團團圍住,故事裡的寒冷天候給了冰雪魔女絕佳能力施展,為了怕他們躲避逃脫,寒冰由外向內迅速結凍。面臨危機和被偷襲的憤怒,少年滿心的怒火爆發,融化掉周圍的冰。

  「啊燙燙燙,你這孩子的脾氣比起小時候更暴躁。」

  「每個角色都有應盡的職責,你打算放任那個人再次破壞劇情,然後我們永遠受困在這本書裡嗎?」冰牆外的冰雪魔女嚴厲的詢問。

  少年無法辯駁冰雪魔女訴說的事實,他面帶愧疚看向自家叔叔。「叔叔我跟她進入這本書時,那個女僕為了不讓結局發生,殺死了許多人,後來是你吩咐我們必須阻止你的告白,才能阻止女僕的變異還有那些悲劇發生。」

  「真的發生過那樣的狀況嗎?」男人緊握手掌的羅盤,胡亂旋轉的指針彷彿反映了雜亂無章的心緒。

  「嗯。」少年對此毫無隱瞞,堅定的點頭。「如果讓現在的故事繼續發展下去,會變成什麼樣的結局?」

  男人一語不發,只是沉默看著莽撞誤入書中的姪子。「看見天上背後雲層遮蓋的太陽了嗎,那就是出入口,讓天上射下的光束照射就能離開。」

  「這麼簡單?」少年轉而又想到天空一直都是灰濛濛的陰霾天,鮮少有太陽探出頭的機會。

  「替我擋一會冰雪妹妹的攻擊,然後你盡快回家,記住時間不多了。」

  他拍拍少年的肩膀,那屬於成年人的厚實手掌帶給少年一點安心感。

  接著男人踹破半融化的冰牆,攜帶羅盤逃跑,冰雪魔女的目標正是他怎麼可能放過,半空灑落冰針卻被少年的炙熱溶解。

  「放任那男人一意孤行,他會做出相同的蠢事。」

  「我叔叔是成年人,是帥氣的男子漢,敢做敢當,反倒是叔叔不想讓妳得到光之花的樣子,所以有問題的應該是妳。」

  「沒教養的臭小子」冰雪魔女臉冒青筋,難以忍受他的挑釁。

  周遭的寒氣全朝她聚攏,形成以她為中心的旋風,夾雜的冰雪如滾雪球般迅速壯大,魔女的白皙肌膚和飄散銀髮更接近雪白,更加讓少年聯想到邪惡的雪怪,正要硬著頭皮對戰時,魔女卻乘著寒風消失無蹤。

  不按預期的行動讓少年傻愣在原地,隨即回過神猜想她去追逐叔叔。


  男人靠著嚮導指引找到女僕。

  分到金魚肉的女僕正要吃下,看見男人匆促地跑來並且表情慌張,便停下手邊動作。他搶下女僕手中的筷子,將盤子上的金魚肉分作兩份,女僕試圖拉開他的手指取回筷子。

  「英雄大人,您究竟在做什麼?」

  「我承諾過,無論生老病死還是變了個樣子,我永遠陪在妳身邊。」

  「是的,您總是在我執勤的時間說這些話。」  

  「因為妳沒有不值勤的時候啊。」

  「您是英雄,我是個伺候小公主的女僕。」

  「聽我說。」男人非常不冷靜地抓住女僕肩膀。「我當上英雄後愛上了妳,之後再當英雄全是為了接近妳。」

  「叔叔!」

  魔女乘著寒風降臨,少年則趕在後方大聲喊叫提醒。

  男人轉過頭,表情惡狠狠的怒視魔女和少年。

  「通通給我安靜!」

  他轉回頭,充滿愛戀的凝視女僕,瞳孔倒映著女僕迷惘的臉。

  「總之很不可思議我對妳一見鍾情,我從來沒有像妳這麼漂亮的女孩,我不曉得如何正確追求妳,每次待在妳身旁我就腦袋發熱心跳加速手足無措,只會一個勁的講出真心話,這個那個我真正想說請立刻與我結婚!」

  女僕面無表情、冷靜的注視他,一句話都講不出。

  「對喔,叔叔說破壞告白,沒說不行求婚。」少年驚訝地下巴都垮下來了。

  「我想通了,愛情能夠從任何生物上體現。與妳一同前行,我將無所畏懼。」

  男人用筷子夾起金魚肉送至嘴邊。

  女僕用力揮手拍掉男人手拿的筷子,金魚肉掉進一灘爛泥裡。

  「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女僕眼神透露出困惑,下意識伸出手想觸碰他心臟部位的胸膛。

  突然大地天搖地動,火山再度爆發,這次的災害更加猛烈,噴出的火山灰籠罩住小島天空,雪與灰滿天飛揚。

  吃下金魚肉的人們一個接一個倒地。

  「一定是作夢,我好像見過這些景象似的。」

  女僕雙手抱著頭,彷彿想甩掉不存在的記憶。這時地面裂開,在女僕失足掉落裂縫前,男人抱起了她。
  「這本書的劇情快結束了吧,光之花呢?」已被冰雪染白的魔女擋在前方攔住男人,手心上劈啪作響的尖銳冰晶已無聲要求給合理答覆。

  「當氣候土壤養分齊全就是開花的時機,連我也沒看過呢。」

  男人從容不迫的看向抱在懷裡的女僕和少年,笑著安慰他們。

  「用常理心看待這個現象吧,想成自己是讀者或觀察者,後面發生的事再離奇都能坦然接受了。」

  少年冷眼旁觀這時候還想跟女僕糾纏不清的叔叔才厲害。

  厚重的火山灰逐漸沉積地表,少年仰頭看向天空,遙遠的地平線上掀起巨大的海浪,海面被陽光照射的金光璀璨。

  「海嘯來了,別害怕,當作超逼真全息投影。」

  整座小島被海嘯吞沒,四人皆被海浪捲入海裡。

  少年大口呼吸,確定自己能正常呼吸後,目光被海深處的金色物吸引,仔細觀察,小島的底部爬滿有如植物的金色細根,盤根錯節層層堆疊。

  此時,小島從中間四分五裂,一根金色細長的植物幼苗冒出頭,向下生長的主根貫穿島底。失去土地遮掩的數千萬條植物支根纏繞著人,貪婪的作為養分吸收。金色植物迅速成長,轉眼間突破海面,開出兩面嫩葉,頂部形成的花苞沐浴在陽光下,散發健康的金色光澤。

  養分被吸收竭盡的人類殘渣從支根脫落,緩慢沉入深海,僥倖保存的細胞自我修復,開始行倍數複製,構成似人似魚的金色肉塊。

  幾塊破裂的小島碎塊漂浮著。他們游回海面爬上小島碎塊,燦爛的陽光光束照耀在他們身上,照耀在廣闊無垠的藍色大海上,花苞歡愉的顫抖著,逐漸綻放花瓣。

  「這就是光之花的形成。」看著奇異景色驚訝無比的冰雪魔女喃喃自語。「這就是前人們經年累月消耗靈魂寫出的深海物語奶奶她騙了我……

  「叔叔,你早就猜到,為了你女朋友著想,才一直避免這種結局吧。」看完花開後,毫無任何美學感受的少年將目光掃向叔叔,順帶看著他背後未來應該要喊嬸嬸的人。

  「嗯,這座島的裡裡外外我幾乎都探勘過,大致預測的到光之花的生長方式,但親眼看見確實很驚人。」

  女僕趴在岸邊探頭觀察海面下的情景,新誕生的金色生物在海裡悠閒游蕩,其中一隻幼體脫離同伴游到海面玩樂,那雙好奇的大眼睛與女僕對視,然後潛入海裡。女僕默默擦拭掉眼眶泛出的淚水。

  「叔叔,我要回家啦,你能一塊走嗎?」

  「我已經成為書的一份子,原來的世界或許回不去了,不過有嚮導在或許能找到另一條出入。哈哈哈,別擔心,我只是到很遠的地方生活而已。」

  男人笑得開懷,他展開雙臂抱住迎送他的親人。

  悲傷油然而生,少年刻意露出厭惡表情,推開叔叔的懷抱。

  男人絲毫不介意,他拉下圍在脖子的破爛紅色圍巾,並交到少年手上。

  「你小時候賴在地上打滾,吵著想要的英雄圍巾,送你了,希望你保護好所珍視的一切。」

  少年打從心底嫌棄三兩下打發小孩的舉動,但既然是叔叔的東西,沒有不拿白不拿的道理。

  「好啦,趕快回家。」男人連忙催促少年。「順道帶著冰雪妹妹一起走。」

  少年心有不捨的朝著叔叔指引的方向走。踏進光束,眼前的景象消失之前,他看見叔叔和女僕正向著這裡揮手道別。

  「叔叔……再見。」


──────────

  布穀,布穀,布穀。

  少年聽見了布穀鳥報時鐘響聲大作,彷彿時間還停留在落入深海物語這本書的剎那。

  身處的空間漆黑無比,但少年十分確定自己正在叔叔的書房。  

  喀,頭上電燈發出白光,亮的有如白天。

  站在房門口的是回家吃晚飯的好友,只見他臉色慘白似笑非哭的可憐模樣。

  「我差點以為你回不來了。我打電話你沒接,跑回來看到你家被破壞。」

  「哈哈,猜我遇到誰,我遇到我叔叔!」

  少年興奮的想要分享這段奇遇,炫耀叔叔送的紅色英雄圍巾,早把困在書裡的事拋之腦後。

  好友臉色陰沉提不起興趣,走進書房內繞過少年,停在書桌前翻看書。

  「我就直覺這是本會吃人的書,幸好回家前偷偷把羅盤留下……

  「抱歉喔,叔叔把羅盤帶走了。」少年對於擅自帶走對方的東西而愧疚,突然間眼光餘角視線看見冰雪魔女,像是撞見阿飄著實嚇了一大跳。「哇,妳怎麼還待在我家?」

  身處同一空間卻遭到漠視的冰雪魔女忍住不翻白眼,她雙手抱胸撇頭不理會他。

  「喂,我問妳,尋找光之花是妳的目的,為什麼最後不帶走?」少年敵視著冰雪魔女,卻又對她放棄急切追求的光之花感到不解與好奇。

  「如果將深海物語視作異界,那麼將深海物語裡的光之花帶至現世,光之花等同於異界之花。傳說中,經由血與肉培養的異界之花具有召喚魔王降臨的力量,恐怕我家族的老人欲利用結親關係,創造強大的後代。」

  雖然少年聽不太懂魔女的解釋,但未把光之花帶回來的魔女顯然另有苦衷。

  「那個男人直到道別依然還是小時候保護我的英雄………

  「妳講話可以大聲一點嗎?」 

  好友依然專注地翻閱書頁,魔女若有深思的瞧著他。  

  「妳想幹嘛?」注意到魔女視線的少年緊張兮兮的將好友護在身後。

  好友突然闔上書本,善解人意的把書丟給冰雪魔女。

  「喂,你在幹嘛,你怎麼可以把叔叔的書給她!」

  少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連冰雪魔女也一臉困惑。

  「連書名都消失的空白書本,已經不是叔叔的深海物語。大姐姐想要帶走,給就是了。」

  「謝謝。」

  冰雪魔女給了他一抹冬日和煦陽光般的微笑後掉頭離開。

  「呵呵,冰山美女系的姐姐對我笑耶。」臉紅的好友目送倩影離去。

  「不禮貌,破壞我家還明目張膽閃人,最好永遠別再路上碰到。」連大門的修理費都不給,少年氣的頭頂冒煙。  

  「你講話小聲點,現在已經過半夜十二點了。」

  好友走到牆角拿起水桶和髒抹布。

  整間書房360度無死角都是一滴滴乾掉的水漬和血跡。

  「你爸媽打電話來說今天清晨下飛機。」

  「來不及整理乾淨吧,乾脆解釋成我們搶叔叔的英雄圍巾,大打出手。」少年用一副日常生活般淡然口吻說著。

  一塊髒抹布直接扔中少年的臉。



作者:嗯,終於把女僕與英雄與深海物語寫完了 (= ̄ω ̄=) 。謝謝各位點入觀看的朋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56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andy434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女僕與英雄與深海物語(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mmm748748所有創作者們
2020 RPG Maker 遊戲設計大賽,最高獎金Steam 禮品卡 NTD 3000 元喔! https://www.facebook.com/RPGMakerGameDesignContes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