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三十七回

作者:Lubit│2019-08-14 09:30:14│贊助:6│人氣:198



  姚流的身影逐漸離去,任鈴還在目送他時,眼角餘光看見姚汛似乎遞了個東西給她,轉頭一看,是塊看上去質料非常細緻柔軟的白絲綢。

  「請、請問?」

  「先湊合著用吧。妳不是需要?」

  姚汛只看了疑惑地望著他的任鈴一眼,待她接過後便隨即轉過身去背對著她。任鈴思考了三秒才弄懂姚汛的意思,她很意外。

  看姚流那個樣子,她本以為身為他哥哥的姚汛應該也差不多,但若姚汛剛才沒有走過來的話,她恐怕現在還得跟姚流繼續在這兒受凍。

  「啊,謝、謝謝您……」

  姚汛怎麼會有這東西呢?有就算了,或許只是他碰巧帶在身上的一塊乾淨的布,,而且和任鈴平時使用的是非常接近的材質,但是該如何解釋他知道任鈴恰逢月事?這怎麼想都太奇怪了……

  奇怪歸奇怪,任鈴現在也沒有選擇。趕緊用姚汛給她的絲綢暫時擋住流個不停的紅稠液體,恰好身上披著這麼大件的斗篷能作遮掩。她想著之後一定得好好把絲綢清洗乾淨,或者直接用她從家裡帶出來的一些貴重物賠償他。

  「站得起來嗎?」

  他問道,仍然沒有看向任鈴。她只簡短地應了一聲,姚汛便轉過身蹲了下來。

  「我送妳回房間,起來。」

  不等任鈴回應,姚汛直接伸手扶出了她的側臂,溫柔卻有一定力道地將她扶起。

  「啊!」

  任鈴在原地坐得腳麻,雙腿也被凍得有點失去知覺,突然被扶了起來而有些失穩,但姚汛好好地用左手摟著她,右手讓任鈴抓著做扶,便帶著她離開大院。



  姚汛將任鈴扶進她的房間時,裡頭已經因姚流添上的炭火而溫暖不少。他方才慌慌張張趕過來時遇上了同樣慌張的舟兒,便讓她把乾淨的換洗衣物和細布交給自己一併帶來,並要她去請膳房準備一些有利女性婦科的食補。

  他站在一旁端著個托盤,上頭放了一壺融了黑糖的熱水和一只精緻的小瓷杯,看著姚汛細心又緩慢地將任鈴扶到床鋪上,等她躺好時再為她蓋上被襖。

  「對不起,姚汛先生。讓您這麼麻煩……」

  她看著姚汛面無表情、不發一語,只對她投以那彷彿不含任何情緒、透明又純粹的眼神。

  姚汛回過身,走到姚流面前接過他手裡的木製托盤,以平淡的語調向姚流說:

  「我書房裡的桌上有一捲卷軸,是這兩週在洌水調查的紀錄,凊元公子已經有一份了。你先看過之後拿去給父親吧,讓玄武拿去也行。」

  任鈴看著這兩兄弟站在一起,原來姚流還比姚汛略高一些。原先在那間會客室裡時,姚汛的威嚴和氣質讓她以為他比姚流還要高的。

  「我知道了。」

  把他拿來的黑糖水接過、讓他去書房裡拿卷軸來看……看來姚汛很明顯要繼續留在這房裡,而且希望姚流能先離開。他不明白兄長要做什麼,但他知道兄長一向有自己的考量,而且是適宜得不需要他人過度擔憂的考量,便不疑有他地離開房間。

  這下又留姚汛和任鈴獨處了。

  不過,姚汛倒也不像姚流想的,真的有什麼意圖,他只是將托盤置在任鈴床邊的紅木櫃上,開口說道:

  「妳要是覺得好點了,就趁熱水涼了以前喝掉,妳會好些。舟兒晚點會過來,若是還需要什麼就喊她吧。」

  他似乎不打算等任鈴回應就離去。任鈴見他這就轉身邁步,趕緊出聲叫住了他。

  「等等,姚汛先生!」

  姚汛駐足,緩緩地轉過頭來。任鈴看見他臉上的表情,還是冷得像冰塊,但是她記得剛才他扶著自己回房間裡時,表情不是這樣的。

  「真的很謝謝您,幫我這麼多。」

  「……只是小事。」

  他說完又彷彿正急著離開似的想起步,但後頭任鈴的聲音又響起。

  「我知道我一個外人不該問這麼多,不過請問……您和姚流先生——是不是有姐妹呢?」

  任鈴問了,換來一段相當長的沉默。她明白自己不該過度刺探姚家,她也只是需要借助姚流身為復祖的力量而來。但過了這兩週,姚家詭異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他們所在的這宅邸裡,長達兩週的時間都沒出現過這對兄弟以外的姚家人。從房屋的規模,以及姚家的名聲看來,這家裡不可能只有他們,還有那些看上去買了一段時間,卻仍是全新的女性衣物。

  她其實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敢問出口來,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問他?

  「曾經有過,不再有了。」

  姚汛並沒有對任鈴生氣,簡直像是連生氣都不願意,完全不想提起這件事情,匆匆地離去。但又不像是因為對任鈴感到惱怒,反而更像是逃避——

  於是房間裡只剩下任鈴一個人。她並不因為終於挖掘到了真相而開心,只感到疑惑,還有些哀傷。

  曾經有過的姐妹……為什麼不再有了呢?嫁出去並且跟姚家斷絕關係了?或是出了什麼意外而失蹤了?過世了?從姚汛的態度看來,這個推論似乎比較合理。但如果他們曾共同有過姐妹,為什麼姚流面對她的月事那麼慌張,而姚汛卻能應對得這麼完美?是因為年齡的差距嗎?

  奇怪的地方實在太多,她一時半刻完全理不清頭緒,腹部又不斷傳來像是被揍了好幾拳一樣的疼痛,思考現在是一種要命的行為。

  「任鈴小姐!」

  她將手臂遮掩在雙目前,就連從窗戶透進來的微弱晨光都被擋住。正打算閉上眼睛歇一會兒,好彌補這兩週來的勞累時,門口又傳來了腳步聲,接著木門被推開,然後傳來了舟兒的聲音。

  「舟兒?」

  「啊!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休息了……我立刻出去!」

  「沒、沒關係啦!妳進來吧。」

  睡意又都被趕走了,任鈴在心裡苦笑了下,可她倒也不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

  「謝謝您……您的身體還好嗎?在這種天氣裡受凍,想必很難受吧……」

  她看得出來舟兒是個善良的女孩,就算只是被主人吩咐照顧她,這時大可將她一個放在房裡休息,舟兒還特地來關心自己。

  「沒事的,多虧了妳,還有姚汛先生跟姚流先生。被窩非常溫暖,我想我應該正午過後就能起來走動了,謝謝妳。」

  「哈啊……那太好了。」

  舟兒摀著心窩的雙手也放鬆了些,從她垮下的肩膀看來,剛才大概非常緊繃吧。

  「那麼,還請您好好休息,我就先告辭……」

  「等等!」

  看著舟兒回首的模樣,任鈴不禁思考,自己為什麼老是在別人要走時攔住他們。

  「我有件事情想問妳。」

  「您請說,我會盡量回答。」

  「這座宅邸裡的姚家人,為什麼只有姚汛先生和姚流先生呢?」

  一個外人不該過度刺探他人私事,這點禮儀她當然不可能不明白。就拿姚流口中的當家來說,她打從一來到這裡就沒見過這號人物,先前懇求姚流讓她和當家見上一面也被一口回絕,堂堂姚家的當家主有什麼理由不能見她?她不敢說自己有多偉大,但好歹也是代表任家來到這裡,五神獸之一的白虎甚至也來了,當家卻拒絕露臉。

----------

於是我昨天又被拖出去請吃飯,結果又沒更新了……

應該是因為我要出國了,最近說要吃飯的人很多,結果飯局就一個接一個地來

目前努力積稿中!希望開學後還能維持一週三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48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er227942914貓貓
【貓咪學園】遊戲製作團隊,製作徵才!徵繪師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246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