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殺手之路

作者:白石│2019-08-13 22:42:04│贊助:0│人氣:20
  Kenny步履蹣跚地走進一條小巷,他疲憊的倚靠在牆上,鼻尖充斥著潮濕、食物腐爛還有各種奇怪的惡臭。他按著左肩上的槍傷,在原地稍作休息,不時回頭看看還有沒有人追來。確認目前暫時安全之後,他緩了口氣,抬頭便和一個在垃圾桶邊翻垃圾的流浪漢對上眼。

  那流浪漢在看到Kenny之後,便慢慢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他沒有被對方身上血跡斑斑的模樣嚇到,反而表現出一種奇怪的專注。他緩緩放下手,看似很小心的往他的懷裡去探。

  Kenny看著對方的眼睛,殺手的直覺和一路上碰到的敵人令他一秒就認出了他的眼神。

  「Shit!」他低聲咒罵一聲,在流浪漢拿出槍的同時,迅速舉起旁邊裝了少許鋁罐和玻璃瓶的箱子,狠狠的將整個箱子甩到他臉上。

  迎面而來的瓶罐打的流浪漢措手不及,他下意識抬臂抵擋。瓶瓶罐罐打中他後,紛紛落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響,他再次抬起頭,想要將槍口瞄準Kenny,卻被已經接近他的Kenny狠狠揍了一拳。

  拿著槍的右手被對方死死抓住,左手手腕瞬間被掰斷。流浪漢痛得喊出聲,右手奮力的抵抗著他的力量,一點一點的想將槍口對到他頭上。但Kenny即使受了傷,力氣依然大的出奇,流浪漢不禁喊出聲來,似乎想用聲音來加強他的力量。可惜最後依然敵不過經歷豐沛,殺過無數人的資深殺手。

  流浪漢開了兩槍,都打到了Kenny身後。Kenny毫不留情的朝他膝蓋踢了一腳,在對方痛呼的同時,手上一用力,也掰斷了他的右手。

  流浪漢再次大叫,槍應聲落地,Kenny喘息著撿起地上的槍,很快就注意到似乎有人要過來了。他看著跌在地上滿臉痛苦的男人,他從來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更不會給敵人活著來找他復仇的機會,於是他抬起手,毫不猶豫的朝他腦袋扣下扳機。

  Kenny在其他人找到他之前,帶著手槍迅速的離開了這條陰暗的小巷。

  是的,Kenny Robertson是個資歷最深,也是鼎鼎大名的殺手。他曾血洗過一棟戒備森嚴的豪宅,也曾將一個大型的黑幫組織殺的片甲不留。他的傳聞在同行人中是個傳奇,也是個讓人畏懼崇敬的存在。

  只是現在,在這個與所有人為敵的世界裡,他不再是傳奇了,他只是個通緝犯,所有殺手的目標,只要有人成功取走他的性命,那麼那個人就永遠不愁吃穿了。

  在這個漫漫長夜裡,Kenny行走在無人的街道上,街燈在黑夜裡發出微弱的燈光,就像他心裡的那塊黑暗深處仍燃著那微小的希望,渴望有人能接納他,幫助他,給他一個安身之所。但Kenny並不是總愛幻想的人,他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

  這一次,沒有人站在他這裡,沒有人會再像以前一樣幫助他了。

  細小的雨水打濕他的頭髮,沖散了他臉上的血跡。他拖著沉重的步伐,發現這裡沒什麼人住,大多房子都荒廢了。他回過頭看了眼漆黑如墨的空曠街道,伸手就推開沒關緊的房門,走進其中一間空屋。

  他將門關好,站在門口就能聞到屋裡有股濃重的味道,除了潮濕的霉味之外,還有血腥味和屍臭味。

  Kenny沒有興趣知道這間屋子之前發生過什麼,也懶得再換一間房子,他完全不介意跟屍體處在同一個屋簷下,只要味道還能夠讓他忍受。

  他在屋裡晃了一下,在冰箱裡找到一瓶沒開過瓶的啤酒。他灌下一大口,又在一樓的所有櫃子裡翻找一番,找到一個佈滿灰塵的急救箱,開始替自己處裡身上的傷。

  Kenny咬著牙,熟練的把肉裡的子彈取出,然後將傷口處理好,隨便貼了一塊紗布。他忍著疼痛,緩慢的將襯衫和西裝外套重新套上,他再次灌了一大口酒,邁著疲憊的步伐走上樓梯。

  在他踏上二樓之後,他敏銳的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有其他人在這裡。

  他手握著酒瓶,右手伸到背後緩緩拔出插在後腰上的槍。他看著眼前的四扇門,打算一間間察看房間的時候,左手邊的第一扇門突然開了一條縫。Kenny舉著槍,戒備的慢慢朝那間房靠近,伸手貼在門板上,下一秒他迅速推開門,手槍精準的瞄在房裡的人身上。在看清對方之時,他差點就要扣下扳機。

  那是個大約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黑褐色的頭髮披散在小小的肩膀上,黑色的帽衫外套和有星星圖案的白色T恤上都是髒污,尤其是T恤上的血跡特別明顯。

  那女孩在Kenny進門時就被嚇到跌坐在浴室的白色磁磚上,她既沒有哭也沒有大聲叫喊,只用充滿敵意的藍色眼睛瞪視著眼前的不速之客,右手似乎緊緊抓著什麼東西。

  Kenny看了一眼,那是一把菜刀,上面還沾有不知道什麼人的血液。他微微露出驚詫,審視著面前如同刺蝟般警戒的女孩,即使對方的身版小,他也不敢輕易的小瞧她。

  他首先放低了姿態,緩緩舉起雙手,表明自己沒有敵意,「嘿,冷靜一點,我不是妳的敵人。我需要在這裡待幾天,妳不會介意吧?」

  女孩看著Kenny,藍色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猶疑。她歪歪頭,沒有開口說話,但老殺手注意到她的右手稍微放鬆了一些。為了讓她相信他,Kenny扣上保險,再慢慢將手槍收好,「我不會動妳一根汗毛,只要妳不要來煩我,也不嘗試殺我的話。」

  見女孩緩慢的點了一下頭後,Kenny鬆了一口氣,不管她曾經在這裡做過什麼,那都不關他的事,他現在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於是他轉過身走出浴室,不再理會女孩,徑直推開在浴室對面的房間,卻看到裡面躺了兩具男性屍體。

  一個頭顱被完全割斷,一個脖子幾乎快被割斷,骨肉還黏連在一起。可能是被放置幾天了,屍體上方有無數的蒼蠅在飛,切口處長滿了正在蠕動的白蛆,屍臭味甚至比剛剛還要濃烈。饒是見過無數屍體的老殺手,在見到這個場面後,一樣會噁心到讓他快要吐出來。

  Kenny迅速把門關上,在門口努力咽下涌上喉頭的噁心感。他認為這一定是其他人幹的,不可能是小女孩,因為她是那麼的矮小瘦弱,女孩是幹不來這種事的。看來他剛剛對於她的警惕是多餘的。

  他深深吸了口氣,果斷轉身走向浴室隔壁的房間。確認裡面沒有噁心的屍體後,他反手關上門,仰頭灌下最後一口啤酒,隨意地將酒瓶扔在地上,他疲累的躺倒在還算整潔的床上,不到十秒便睡著了。

  *

  在這個時不時就下雨的城市裡,陽光難得的露出臉來。刺眼的亮光照在Kenny臉上,他不禁皺起眉,緩緩張開眼睛,一眼就看到白光從落了灰,有著髒污的玻璃窗透進來。Kenny抓了抓下巴上雜亂無章的大鬍子下床,他蹣跚著走出房間,走到浴室前看著半掩的門板,伸手輕輕推開,發現浴室空無一人,刀子也不見。也許她帶著刀子離開了這裡,他想。

  Kenny對此並沒有太多感想,那女孩要去哪,是不是碰上不好的遭遇,都不關他的事,他個人的事情就夠煩了,他可沒空管他人的事。他走到洗手台前,擰開水龍頭,小小的水柱流瀉出來。他洗掉手上的污垢,捧著水洗了把臉,抬頭看著骯髒的鏡子,用手抹了幾下,就能從鏡子裡看到自己。

  他大概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照過鏡子了,鏡子上的人看起來非常狼狽,全身上下都亂糟糟的。Kenny看著襯衫上的血跡,開始考慮如何安全的搞到一件黑色的衣服。他甩掉手上的水,走到樓下想找點酒喝,卻看到那個他以為已經離開的小女孩。

  她正在餐桌上吃一塊乾麵包,手邊有一包白色的袋子,看起來很大一包,可能裝的都是乾麵包。Kenny朝她走過去,那雙純粹的藍眼睛望向他,眼裡沒有像昨天那樣的警惕,而是帶著一種好奇。他看著她把手上的麵包吃的到處都是碎屑,不禁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生孩子。Kenny繞過她走到冰箱前,想起被他喝掉的啤酒是最後一瓶,於是他開始翻找其他的櫃子。

  「妳從哪裡搞來的食物?」Kenny幸運地在一個櫃子裡找到了三瓶啤酒,他把啤酒拿出來,拉開椅子坐在女孩對面,看著一言不發只顧著吃的女孩,無奈地開瓶灌了一大口,「妳沒辦法說話?」

  女孩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是看著他一口一口咬下麵包,咀嚼聲在寧靜的空間裡顯得有些大聲。

  「Never mind。」女孩的反應雖然沒有讓Kenny特別生氣,卻還是讓他無語的嘀咕了一句。

  他就著瓶口沉默的灌酒,看著窗戶外面空蕩的街道,有些奇怪這個區域是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都沒有人住。不過這同樣與他無關,因為大概再待一兩天他就必須要走了,他不能在這裡久留,也許很快就有人找過來了。Kenny放下空瓶,準備打開第二瓶的時候,看到女孩從袋子裡拿出兩塊乾麵包,她把其中一塊遞到他面前,藍眼睛正無聲地凝望著他。

  Kenny挑起眉,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會兒,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給我的?」

  女孩點點頭,咬下給她自己的那一塊麵包。Kenny遲疑著接過麵包,心裡奇怪為什麼他問問題的時候她沒有反應,這個時候卻有反應。

  「謝了。」她可真是個怪小孩,Kenny咬下麵包想道。

  一塊麵包他很快就吃完了,女孩很貼心的再給了他第二塊。他們在廚房沉默著進食,沒有多久,那女孩居然開口說話了:「你睡了一天。」

  稚嫩的聲音響起時Kenny還愣了一下,他看向睜著無辜藍眼的女孩,露出震驚的表情,一種像是被欺騙的怒火在心中燃起。

  「YOU CAN TALK?!」

  女孩很認真的點頭,看著那雙純粹的藍眼,有著無名火的Kenny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何表現。他有些頭痛的扶著額頭,晃了下腦袋後,他抬頭看向她,無奈開口:「妳剛剛為什麼都不說話?」

  「我……很少說話,他們也不讓我說。」

  「他們?」

  女孩點頭,「壞人。我殺了他們。」

  「妳?」Kenny看著她那張小小的臉,忍不住笑了出來,女孩看到他笑也跟著笑起來。倆人一起暢快的笑了沒多久,Kenny漸漸收斂笑容,他皺著眉看著這個看起來天真無邪的孩子,不禁開始懷疑她會不會是說真的。

  「等等,所以妳是說,樓上那兩個人,是妳殺的?」

  女孩再次點頭,臉上的表情十分認真,「還有其他人。」

  長期當職業殺手,對什麼都不再害怕的Kenny,在這時竟不禁微微冒出了冷汗。因為他意識到,她說的其他人,很有可能是這塊區域的所有人,所以這裡才會顯得寂靜無人。

  一個小女孩要對付兩個高大的男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何況是其他人。Kenny想要試圖從她臉上看出一絲說謊的表現,但她的眼神表情都太過於認真,很難說她是在說謊。

  Kenny深吸了口氣,在決定該相信她或不相信之前,他想先教訓她一下。

  「Kid,妳知道說謊是不好的行為嗎?」

  女孩拍掉手上和衣服上的麵包屑,咽下嘴裡的麵包後一副乖巧地模樣點頭,「你懷疑我說謊,但我沒有。」

  「我確實懷疑妳說謊,因為妳只是個孩子,不可能辦到這種事。」Kenny嘆氣解釋。

  「我跟其他女孩不一樣,我力氣很大。」女孩舉起她那雙細小的手臂展示給他看,看起來一點也不強壯,「他們都說,我是怪物。」

  Kenny看著女孩稚嫩的小臉和睜著一雙天真的藍眼睛,他搖搖頭,始終不相信女孩說的話。他心裡雖然沒有相信,但還是順著女孩的話問:「為什麼妳要殺他們?」

  「他們是壞人。」女孩把麵包袋口折起來,壓放在一旁,「他們傷害我,逼我做壞事,但我不願意。」

  「他們怎麼傷害妳?又要妳做什麼壞事?」

  「他們要我殺人。無辜的人。」女孩不知道為什麼避開了第一個問題,Kenny第一時間認為是因為那段回憶對她來說太痛苦,所以她刻意迴避了。

  Kenny喝著啤酒沉默下來。他不想再問任何問題了,因為他突然醒悟,這女孩的事情以及這些問題對他來說沒有意義,不管她說的是真的或假的,那對於需要一直逃亡的他根本不是至關重要的事。雖然這樣想會顯得他很冷酷無情,但他是不可能帶著一個孩子一起走的,即使她現在孤苦伶仃。

  他放下第二瓶空酒瓶,看了一眼女孩,站起身打算到外面看看。他拿著最後一瓶啤酒,拖著步伐走出房子,看著死氣沉沉的街道,有幾輛車就停在街邊。

  在離開之前,他得先搞到一輛車才行。

  Kenny看了前面幾輛車子,有些懊悔自己沒有學偷車的技巧。很快他就看到前面有一輛黑色的老式凱迪拉克,它的車門竟然沒有關上。他快步走上前,意外的發現鑰匙還插在上面。他坐上駕駛座,試著啟動了下引擎,確認沒問題後,他拔起鑰匙下車,決定到其他房子裡看看有什麼能帶走的。

  他走進離他最近的房子,大門沒有鎖,屋裡同樣有股霉味和濃烈的屍臭味。Kenny先做了會看到噁心屍體的準備後,邁步走進客廳,立即就看到地上躺著一具同樣死的很慘的男性屍體。他捂住口鼻,假裝沒看見似的,徑直走向廚房,幸運的在櫃子和冰箱裡找到一些吃的和喝的。

  他把東西放在桌上,找了一個袋子隨便裝好,隨後他走上樓,二樓沒有人,更沒有屍體。他在一間房間的衣櫃裡找到幾件還算乾淨的衣服,當場就把他身上髒兮兮的衣服全都換成黑色的,他拿起桌子上擺放的一副墨鏡戴上。把這間房子都搜刮完之後,他提上袋子離開,將物品放在後座上。

  Kenny覺得自己果然是老了,才活動這麼幾下他就累的靠在車上不想動。他抬頭看著晴朗的天空喝著啤酒,想到這一趟旅途可能會很長久。他還得再看看其他房子。

  他嘆息著丟掉酒瓶,抬頭就看到站在街燈旁邊的女孩,她站在那裡,眨著好奇的眼睛遙望著他。

  Kenny沒有心思理會她,繼續搜刮其他房子。他在一些房子裡找到槍和彈藥,食物和水也都充足了,就連錢也被他全部拿走。他把東西都扔在後坐上,甩手將車門關好,夕陽將天空染成了橙黃色,在天空徹底黑下來之前,他走回原本休息的房子,刻意忽略一直跟在他身後偷看的女孩。

  忙活了一整天,讓他這把老骨頭無心再做其他的事。Kenny步伐緩慢地走上樓,重新躺回那張還算舒適的床上,看著從窗戶透進來的金黃色餘暉漸漸消失,沉重的眼皮也跟著慢慢闔上。

  在他還很年輕的時候,要是發生什麼突發狀況,他總能做出最快的反應,給對方出奇不意的一擊,但也許是因為他現在老了,他在床上迷糊著轉醒時依然搞不清楚狀況,只聽到外頭淅淅瀝瀝的雨聲以及小孩的大叫。

  他瞬間驚醒過來,想到那奇怪的女孩,又想到外面那些正在尋找他取他人頭的殺手,第一時間認為他們尋著蹤跡找到了他,誤以為女孩和他有關,正逼她提供他的下落。

  就算他冷酷無情,他也依然不希望自己的私事禍害到其他無辜的人。

  他立即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間,拔出後腰上的槍,在走下樓梯時聽到女孩的喊叫還有別人的哀號聲。Kenny愣了一下,迅速來到一樓,剛好看到女孩手持著刀狠狠刺穿男人的小腿,她怒喊一聲,鮮血隨著她拔刀的動作噴濺出來。在男人矮下身,哀號著想要開槍的時候,她直直往上捅進他的胸口,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一點遲疑都沒有。

  「Holy fuck!」Kenny低聲表達了自己的震驚。

  隨著男人的倒下,女孩站直身子,轉過身看向已經傻在原地的Kenny。她眨了眨眼睛,將手上沾滿鮮血的刀輕放在椅子上,像是怕他生氣一樣,表情無辜地向他解釋,「他們要殺你。」

  所以就替他解決了?Kenny無語的看了眼那雙無辜藍眼,看向地上的三具屍體,他們身上的衣服都很破舊,看起來和之前在小巷遇到的一樣,是裝成流浪漢的殺手。他們的死狀悽慘的讓他不禁想到樓上的兩個人,在親眼看到之前,他都不相信女孩說的話,如今殘酷的現實擺在他眼前,讓他不得不去相信。

  Kenny震驚的看著女孩沉默了很久,半晌才憋出一句,「Who the hell are you?」

  女孩歪著頭,認真地開口,「Sophie,我的名字。」

  Kenny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好跟著自我介紹,「Kenny Robertson。」

  Sophie小聲咀嚼著Kenny的名字,一直平淡的小臉露出了一絲微笑──如果不看她臉上那些血污的話,那確實是個可愛的笑容。她拿起刀改放到桌上,小心的坐到椅子上,打開一旁完好無損的袋子打算吃乾麵包,Kenny見狀急忙叫住她,女孩困惑地轉頭看向他。

  「妳……妳先把臉和手洗乾淨了再吃。」

  Sophie不太高興的撇撇嘴,卻還是聽話的跳下椅子,蹦蹦跳跳的跑上樓去了。

  Kenny疲憊的坐上椅子,拿起啤酒往喉嚨灌。意外的,他很快就接受了今晚發生的一切,就好像設定上本來就應該是這樣。他心裡也有一點對Sophie的來歷感到好奇,她殺人的那幅樣子,完全不是小孩子應該有的,天曉得她到底經歷了什麼。不過好奇從來就不是他的特色,所以在過了今晚後,他會悄悄的離開,反正女孩有能力保護自己,不需要他擔心。

  Sophie很快就回來了,臉和手上都是沒被擦乾的水珠。她跳上椅子,打開袋子拿出兩塊麵包,照例遞給他一塊。Kenny看著她手上那塊麵包,想起自己搜刮了這附近的所有食物,這袋麵包可能會是她唯一的糧食,於是他有些愧疚地拒絕了她的好意。

  女孩被拒絕後皺起眉,不死心的將麵包硬塞給他,她那副架勢就像是在說「你要是再拒絕我就硬塞到你嘴巴裡」。Kenny被她強硬的態度微微一驚,最後迫於無奈地收下麵包。

  空氣逐漸寧靜下來,只剩下外面的雨聲和進食的咀嚼聲,氣氛陷入一種祥和的平靜,他們似是心有靈犀一般,默契的都沒有去問對方的來歷。Kenny很快就把麵包吃完了,他堅定的拒絕了第二塊的乾麵包,握著酒瓶一邊喝一邊走上樓,打算好好躺上床睡一覺,畢竟明天之後,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反正能肯定的是,一定不會再有像現在一樣能給他好好睡覺的時間。

  他走回房間,將酒瓶和其他瓶子丟在一個角落,聽著外面的雨聲逐漸失去意識。

  *

  第二天一早,Kenny醒來時天還濛濛亮著,他扶著額頭起身,赫然發現Sophie竟然躺在他旁邊,嚇的他差點拔出槍。冷靜下來之後,他低頭看著那張天使般的睡臉,不禁又回想起她殺人的模樣,難免替她感到有些心疼。

  要是她生在美好的家庭的話,過的日子肯定要比現在幸福很多──至少可以不必在這麼小的時候被逼著去殺人。

  他悄無聲息地下床,打算趁她醒來之前趕緊離開。可上帝顯然不希望他就這樣拋棄Sophie,在他走到一樓,把那三個流浪漢身上的武器都搜刮到他身上的時候,他聽到外面有動靜。

  在他轉過身的時候,窗戶瞬間被人砸破,玻璃碎片立時四散各處。Kenny一手掩護頭部,抬起手槍朝躲在牆邊嘗試朝他射擊的人開槍。一槍沒有打中,他壓低身子躲藏在沙發背後,屏住氣息想著該怎麼打破這尷尬的局面,卻看到Sophie正巧在這時候跑下樓,可能是被玻璃砸碎的聲音給吵醒了。

  她皺著眉一臉困惑地站在樓梯口,Kenny急切地朝她擺手,示意她回到樓上不要下來。Sophie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看了一眼拿著槍躲在沙發後的Kenny,再看向已經只剩下框架的窗戶,這時對方又朝Kenny的方向開了一槍。

  Sophie沒有聽Kenny的話,她毫不猶豫的直接衝出門。

  「FUCK!」見她衝出去,Kenny忍不住咒罵一聲,跟著起身想要追出去,卻很快就聽到槍響、男人的罵聲還有女孩的喊叫。

  Kenny舉著槍走出門,發現外面來的人不少,有三個人倒在地上,而Sophie竟掛在一個人的脖子上,抓著那個人的手,強硬的把槍口對在他下巴上,然後扣下扳機。其餘的人看到她就像見鬼了一樣──包括Kenny也是──他們朝她開了好幾槍,Sophie中彈後只發出幾聲痛呼,下一秒像個沒事人一樣抽出她的刀,撲向另外一個人,直接把菜刀捅進那人的肚子,殘忍的將他的腹部切開,內臟隨著鮮血噴涌而出。

  現在Kenny也沒時間擔心Sophie的傷勢,其他人在看見他之後馬上將槍口轉向他,Kenny完全不給他們開槍的時間,一槍放倒一個。打著紅色領帶的男人找準機會朝他開了一槍,卻沒有子彈飛出來,Kenny立即對忙著換彈匣的男人開槍,沒有想到他自己也沒了子彈。

  紅領帶男見狀勾起嘴角,很快就換好了彈匣。Kenny丟掉手槍,拔出另外一把槍,兩人剛要正面對決,紅領帶男持槍的那隻手突然就被插了一刀,手槍脫手而出。Kenny驚詫的瞪大眼,下一瞬間,Sophie朝那男人快跑了幾步,她一躍而起,用膝蓋將他頂翻在地,拔出刀後將刀刃狠狠的插進他的腦袋。

  Sophie站起身,轉身面向他,身上除了敵人的血,還有她自己的血。Kenny可沒忘記她中了好幾槍,連忙上前蹲下確認她的傷勢,卻看到有好幾顆子彈從她身上掉落出來,傷口不到幾秒的時間就恢復成原來細嫩的皮膚。Kenny徹底愣住了,看著Sophie捲起右手的袖管,左手在傷口周邊捏了一下,隨著子彈掉出,原本清晰可見的傷口立即復原。

  「Holy shit。」Kenny震驚的罵了一聲,女孩依然跟個沒事人一樣眨著眼睛。

  他想問點什麼,卻聽到背後有引擎聲,回過頭看,剛好看到一個人從車窗探出上半身,那人端著一支衝鋒槍對著他們連開好幾槍。Kenny下意識護住Sophie,帶她躲到車後面,拔出手槍的同時讓她不要輕舉妄動,探頭點射在前輪胎上。輪胎爆了之後車子開始左右飄逸,車子不受控制地直直往前衝,一頭撞在牆上。

  Kenny在他們下車前,拉著Sophie來到他準備好的車子,他插上鑰匙啟動引擎,打著方向盤快速的離開現場。

  Kenny開的速度很快,沒有多久就甩掉了他們。他看著後照鏡,確認沒人跟著他們之後,他從口袋裡拿出墨鏡戴上。車子漸漸開到了市區,Kenny抽空瞥了Sophie一眼,「嘿,等一下載妳到警局,妳自己去找父母行嗎?」

  Sophie搖頭,「我不走。」

  「小鬼,我不是妳的保姆,可沒時間照顧妳。」Kenny一打方向盤,轉了個彎,眼前不遠處就能看到警察局,「妳也知道有很多人要殺我──好吧,就算妳是無敵的,妳也得好好照顧自己,而不是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女孩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對Kenny的勸慰充耳不聞,「他們都死了。」

  Kenny愣了愣,慢慢的停在警察局前,詫異的扭過頭看她,「妳父母?」

  她點頭。

  不是很清楚這孩子的家庭到底發生什麼事,她身上又發生了什麼,Kenny依然不太樂意帶著她走,因為那對他來說是件麻煩事,「那就讓他們找個父母領養妳,去過正常的生活。」

  「不行。」她拉了下沾了血跡的衣服,藍色眼睛一副楚楚可憐的望著他,「他們會來抓我,我不想被他們抓住。」

  那雙眼睛彷彿有魔力一樣,Kenny看著都狠不下心。他發出一聲長嘆,心想這孩子就是個麻煩。他不願意在這裡久留,也勸不住這固執的女孩,又氣又無奈的一腳踩下油門,雙手打著方向盤朝公路上開。

  「聽著,小鬼,妳要是想跟著我,就必須自己照顧自己,也不要給我添任何麻煩,明白了嗎?」他看了一眼Sophie,她一副乖巧的模樣點頭,他皺起眉,用像是父親教育小孩一樣的口氣說:「孩子,把安全帶繫上。」

  Kenny計劃這趟旅程的目標是到達懷俄明州,他很早就為了發生這種事而做好了預防準備,在那裡他有一棟房子,武器和一些重要物品都放在那棟房子裡,那裡人也比較少,會比現在這裡安全一些。

  從這裡開到懷俄明州需要花十五個小時的時間,Kenny從白天開到天黑,他已經累的幾乎要睡過去,全程靠著意志強撐。中途他注意到汽車快要沒油了,便在一處加油站加油。Sophie想要到旁邊的商店買糖果,Kenny無可奈何的給她塞了一些錢,他站在外面百無聊賴的等著車子加滿油。

  沒一會兒,有一輛車也來加油,那輛車就停在他後面,車上下來一個把頭髮剪得很短的女人,那女人在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Kenny心裡感到不妙,抬手把油槍放回去,這時女人已經踩著高跟鞋朝他走近。

  女人拔出腿上的匕首,迅速將刀尖直抵他的喉嚨,但Kenny很快的擋住,左手抓住她的手,右手握拳毫不留情的揍偏她的臉。他們扭打在一起,Kenny並沒有因為對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每次攻擊都拳拳到肉。但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很厲害,她每一次出擊都直指向他的要害,速度也非常快,有幾次他差點躲不過。最後女人一個側踢將他踢翻在地,在Kenny爬起身之前,她將他壓制在地,一手緊緊壓著他的脖子,另一手握匕首,刀尖朝下,幾乎快要刺進他的胸口。

  Kenny抓住她的手腕,奮力抵抗她的力量防止自己被捅穿。就在這時,他聽到女孩的喊聲,女人稍微偏頭去看,卻正好被女孩撲飛出去。能夠呼吸的Kenny捂著脖子翻過身咳嗽,抬眼就看到Sophie壓制在女人身上,而女人的匕首早被甩飛到另一邊,女人抓著她要把Sophie從她身上趕下去。

  只見Sophie兩手抓著女人的頭,兩手一轉,輕而易舉的就將女人纖細的脖子扭斷。Kenny見到這一幕沒有多說什麼,看了看周圍發現店員在門口嚇呆了,他趕忙起身,拉上Sophie上車,踩下油門快速的離開加油站。

  大約又開了幾個小時,他們總算抵達懷俄明州,但是開到目的地還得再花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此刻他已經累得不行,昏昏沉沉的開了幾里路,在差點撞上對向的大卡車之後,他終於受不了了。打著方向盤,將車開到路旁熄火,轉頭疲累地趕Sophie下車,「去後面坐,先讓我在這裡睡一會兒。」

  Sophie沒有說話,乖乖跑到後座去,Kenny閉著眼側躺下去,不到一秒就睡著了。

  太陽升起又落下,Kenny恍惚著醒來,覺得自己似乎睡了很長的時間。他坐起身,抹了把臉強迫自己清醒過來,他朝後座看了一眼,Sophie躺在座椅上睡得十分安寧。

  Kenny沒有叫醒她,啟動車子,車燈打在地上,轉著方向盤將車子開回路面。在一片黑暗裡,他們身處的這輛車猶如一粒微小的星塵,緩慢的在暗夜中前行。

  *

  他們在一棟獨立的房子裡住了下來,這裡較偏僻,因此沒有其他人當他們的鄰居。Kenny把一間房收拾出來給Sophie,她像個成熟的小大人一樣,乖巧的留在Kenny身邊,大多時候都很聽話,這讓Kenny還算滿意。

  定居下來以後,他們安逸的過上一段沒有殺手追殺的日子。這樣平淡的日子久了,Sophie便開始感到無聊。她想要到外面交朋友,想要去看看其他的地方長什麼樣,但是她沒有向Kenny提這件事,她知道如果她要出去,Kenny就必須要帶著她一起出去──而他從來不在必要的時候出門。

  Kenny雖然已經老了,對很多事並不是那麼上心,可這不代表他沒有注意到Sophie的心情。這幾日他都能看到她鬱鬱寡歡的趴在沙發上,翻著那本快被她翻爛的書。Kenny想了想,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整天都跑到外面玩,再不出去的話,她也許會被悶出病來。

  於是他決定要帶她出去晃一晃,順便採買一些生活用品。Kenny套上外套和墨鏡,拿著車鑰匙,朝帶著期待和好奇目光看著他的女孩說:「今天要到市區買點東西。」

  他走到門口,發現女孩沒動,用略微不耐的口吻委婉開口:「我可不想在我出門的時候,讓一個小鬼把我家拆了。」

  Sophie笑了起來,立即從沙發上跳下來,跟Kenny一起上車。

  他們開到市區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Sophie一路上睜著好奇的藍眼睛看著車窗外的景象,一旁的Kenny不知為何冒出了要不要送她去上學的可怕想法。他將車子停在一個商場外面的停車格裡,帶Sophie走進沒什麼人的商場,叮囑她不要在這裡瞎鬧,也不能在沒付錢的情況下拆任何東西。確認Sophie都聽進去後,Kenny放她在商場四處逛逛,而他徑直拿了一打啤酒,還有一些給小孩喝的可樂,隨便拿了些吃的後走到收銀前結帳。

  付完錢後他喊了一聲Sophie,看到她手上拿著幾包糖果走過來,無可奈何的再次付錢給店員。他們回到車旁,Kenny把東西都放在後座上,剛要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時,突然看到前方走來一個人。

  「Kenny?」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Kenny不禁臉色一變,右手立即往後腰摸,正要拔出槍,他的殺手朋友Glenn舉著雙手連忙喊住他:「嘿!嘿!冷靜點我的朋友,我不是你的敵人。」

  見對方還是不信的樣子,Glenn掀了下外套,給他看自己沒有帶任何的武器,就連他平時會藏著武器的地方也是空的。Kenny皺起眉,半信半疑的鬆下手,任對方走近他。

  「好久不見了。」Glenn高興的一把抱住他,拍了幾下他的後背,「你現在住在這裡嗎?」

  「……差不多吧。」

  「說真的,你到底做了什麼?那可是我見過史上最高額的懸賞,我猜那些殺手都爭先恐後的想殺了你吧?」

  「說來話長。」Kenny皺著眉緊盯笑得開朗的朋友,依舊無法完全相信他,「Glenn,我不相信你不會想要那筆錢。」

  Glenn愣了下,笑了幾聲後抬起手臂攬住他,「我明白你的心情,不過我不是那種人,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還記得有一次你救了我一命嗎?就算你忘了,我也會記一輩子,更何況,我像是缺錢的人嗎?」

  「那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來執行任務,可能要待幾天才能走。」

  看Glenn說得這麼誠懇,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Kenny勉強相信了他,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會為了錢殺他。

  「你有孩子了?」這時Glenn注意到一直坐在副駕看著他們聊天的Sophie,詫異地看向Kenny。

  「呃,這是別人家的,他們托我照顧一段時間。」Kenny撓著頭髮撒謊,Glenn沒有懷疑,高興的和Sophie打招呼,女孩平淡地和他揮手。

  在Glenn和Sophie簡單交流的時候──基本上Sophie沒怎麼說話──Kenny瞇起眼睛,看到街對面停著一輛黑色轎車,他心中覺得不對,手掌不輕不重的拍在Glenn肩上,「我得走了。」

  「這麼快?」Glenn驚詫,「我還想說找你一起去酒吧喝一杯。」

  「下次再說吧。」Kenny盡量表現的很自然,簡單的和他道別後他開門上車,踩下油門,緩慢的在市區裡開一段路,果然從後視鏡看到那輛黑色轎車跟了上來。

  他在市區繞了幾圈,見把對方甩掉之後,他才開上回家的路。

  他們很快就到家了,Sophie跳下車子,抱著糖果跑進房子。Kenny拖著疲憊的步伐下車,將後車座上的東西抱出來,看到有一輛銀色廂型車開過來,停在他的前方。Kenny第一時間認為是殺手,一隻手迅速去摸槍。車上下來了好幾個人,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走在前頭,抬起手就讓他身後的人放下槍。

  Kenny站在原地沒有動作,手依然放在手槍上。他看著斯文男朝他走近,一副彬彬有禮的對他微笑,「抱歉,請相信我們對你沒有惡意,只要你把女孩交出來的話,你一點事也不會發生。」

  Kenny看了看眼前這群人,發現他們不是殺手,是為了Sophie而來的。他皺起眉,對上斯文男的視線,「什麼女孩?」

  斯文男伸手指了指他後面,Kenny慢騰騰地側過身,看到Sophie就站在門邊看著他們時差點沒被氣死。他扭頭看向斯文男,對方依然笑得得體的樣子。

  他們互相對視了幾秒,Kenny迅速拔槍,對著斯文男的臉扣下扳機。隨著槍響,其餘人也跟著朝他開槍,Kenny右肩中彈後依然好好的端著槍,一槍射倒一個。

  Sophie也跟著加入戰鬥,她速度極快的衝到一個敵人面前,那人慌張的朝她開槍。她以為只是子彈而已,卻沒想到那是電力很強的電擊槍,Sophie發出一聲喊叫,一下就被電暈了。在女孩被抓之前,Kenny快速的把所有人都射死。

  Kenny丟下槍,捂著還在流血的肩膀扶起Sophie,他咬牙忍下疼痛,把她抱進她的房間,將她輕放在床上蓋好棉被。他回到樓下,脫下衣服快速簡單的把槍傷處理好。他緩慢的把衣服穿好,拖著步伐走到外面,將一地的屍體一個個拖到廂型車上,做好這一切後,他已經累得坐倒在地,一點也不想再動一根手指。

  頭後靠在車門上,他在原地閉上眼睛決定休息幾分鐘。

  等他再次睜眼時,太陽已經西斜,天空被染得異常血紅。Sophie蹲在他面前,小小的眉毛皺在一起,一副擔心他的樣子。

  沒想到自己休息了這麼久,Kenny撐著手慢慢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看了一眼身高只到他腰部上一點的女孩,問她:「妳要學開車嗎?」

  Sophie眨著眼,「我已經學會了。」

  Kenny頓了一下,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把鑰匙扔給她,「等一下跟在我後面。」

  帶上汽油和打火機,Kenny開著廂型車往他家的反方向開,將車開到很遠,且荒無人煙的地方。他下車讓Sophie把車開遠一點,然後在車內潑灑汽油,打火機丟下去,整台車便燃燒起來,將屍體還有一切都燒毀乾淨。

  Kenny走向Sophie,趕她去坐副駕。他驅車離開,沒一會兒背後傳來爆炸聲響,Sophie好奇的往後面看,黑暗中的火光隨著車子前行逐漸變小,最後消失在眼前。

  「Sophie,坐好。」

  這是Kenny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女孩立即坐正,偷偷地看了眼臉色不太好的男人,好奇開口:「為什麼不把我交給他們?」

  Kenny朝她瞥了一眼,「不為什麼。」

  這個問題他事後也有想過,如果把她交出去,也不會有這麼多事,甚至不必承擔照顧她教育她的責任。他想,這或許是因為女孩救過他幾次,又或者是因為在跟她相處的這些日子裡,他已經習慣了她,產生了一些之前沒有體會過的感情。

  那種父親與女兒之間的親情。

  Kenny當然不會坦然跟她承認這些,他一直都是吝嗇表達自己情感的人。

  *

  日子又過了幾天,那些要抓Sophie的人沒有再來,也沒有殺手來煩他。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更為融洽,Kenny心情還不錯的時候會給Sophie說些以前的事情,這個時候女孩總是安靜的聆聽,偶爾會提出自己的疑惑,可以說是還不錯的聽眾。

  這天,Kenny精神還不錯,便帶上Sophie前往市區。他帶她四處看看,問她有沒有什麼想要買的,女孩的要求沒有很多,就是特別愛吃,看到冰淇淋就要買一個,有甜甜圈就要一整盒。Kenny看她那麼瘦的樣子也沒有拒絕,幾乎是她想吃什麼他都會買給她。

  Kenny剛買好Sophie想要的杯子蛋糕,就看到Glenn正好下車,在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一下,接著開心的朝他走過來,「這麼巧?你也來買蛋糕?」

  「是啊,孩子要吃。」Kenny說,「看來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吃甜食。」

  Glenn不好意思的撓頭,「現在吃比較少了,以前吃太多,發胖之後就被女友甩,執行任務的時候也變不方便,所以現在偶爾才會來買點甜食。」

  Kenny感到有些好笑,不輕不重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看來你知道現在要保持好身材了。」

  「我們難得相見,一起去酒吧喝幾杯吧。」Glenn勾住他的脖子,「就當是給我送行吧,再一兩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說不定以後再也沒有相見的機會了。」

  「但她還在車上等我,我也不能把她帶到酒吧去。」

  Glenn回過頭,正好看到女孩坐在車上,正望向他們。他皺起眉苦惱的想了一會兒,「也許你們可以來我租的旅館?或者我去你家。」

  Kenny很仔細的看著Glenn的表情,像是想要從他臉上找到什麼。他很認真的想了一下,權衡再三後說:「我們去你那吧。」

  「那麼等我買完甜點,你就在後面跟我車。」Glenn笑著拍拍他的肩膀,徑直走進店裡。

  Kenny回到車上,把杯子蛋糕拿給她,「我們等一下去我朋友住的地方,大概待一下就會走了。」

  Sophie點點頭,打開紙袋咬了一口綿軟的蛋糕,看著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他們跟著Glenn來到了旅館,Kenny看到他帶來了平時裝武器的黑色手提箱,它就放在很顯眼的地方。他習慣性地觀察四周,想要堤防任何可能會有武器的地方。說老實話,Kenny心裡就是有那麼一點不相信這個好朋友,才會選擇不讓他到他家。不過看著他一副坦然的模樣,反而覺得他可能是多疑了。

  「來吧,我敬你。」Glenn倒了兩杯酒,率先乾了一杯,Kenny笑了笑,跟著他乾杯。

  Sophie在進門後就坐在一邊看著電視,她瞄了一眼那兩個把酒言歡的男人,視線轉回電視上,偷偷的觀察著周遭環境。

  「你最近過的還好嗎?」Glenn往杯中倒下第三杯酒,關切地問自己的老朋友,「有其他殺手找到你嗎?需不需要我幫你?剛好我知道有個地方能夠讓你藏身,你也知道,我以前也有一段日子總是躲躲藏藏。」

  Kenny笑了一聲,「不,現在沒有了。你呢?你過得還好嗎?看你現在這樣,應該是還不錯吧。」

  「當然,要不是那一次有你幫忙,我怎麼會還活到現在,過著舒坦的生活呢?」

  Glenn笑著,見Kenny杯中酒已經喝完了,想要替他倒酒,卻被他擋了一下,「我等一下還要開車回去,就不多喝了。」

  「好吧。」Glenn聳肩,改倒進自己的酒杯裡。他端著酒杯,看著自己的朋友,有些煩心的嘆了口氣,「有一件事我必須跟你說。在來這裡之前,我去找了Chet,你知道的吧,Chet是個很會製毒的天才,我跟他要了一瓶無色無味的毒液,打算用在我這次的目標上。」

  Kenny皺起眉,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他的身體開始感到不舒服,好像胃裡正在被人用手指惡意翻攪。

  Glenn無視了他顯露出來的異狀,緊盯著對方的雙眼,眼裡不禁流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愧疚。他吸了一口氣,用只有他們能聽見的聲音說:

  「而這個目標,是你。」

  Kenny倏然站起身,卻一個趔趄差點跌倒,他一手扶在桌面上,不敢置信的瞪著他的朋友。一股腥甜涌上喉頭,他抑制不住地低頭吐出一大口血。

  「Kenny!」Sophie立即發現不對,大叫一聲後朝Kenny撲過去,焦急的抓住他的手。

  Kenny騰出一點力氣伸手按在女孩頭上,看向依舊神色如常的Glenn,雙唇顫抖著問:「……為什麼?」

  「我很抱歉,我的朋友,我也是逼不得已,你不會知道我碰上了什麼,我真的非常需要那筆錢。」Glenn放下酒杯,從下方取出砍刀,「Kenny,我真的很抱歉,我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來的。」

  Kenny再也支撐不住了,他渾身無力地倒了下去,嘴裡再次吐出好幾口血。視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眼淚給糊住,眼前一片模糊,只聽到女孩的怒吼,還有物品被弄翻的聲響。

  Kenny曾經想像過很多次,他在最後會是什麼結局,像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殺、因為酒駕結果出車禍撞死、在被懸賞後死在隨便一個人的槍口下,或者幸運的逃掉追殺,直到他在家裡老死。

  可他唯獨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他曾幫助這個朋友許多次,甚至救過他一命,但對方卻還是為了錢,選擇下手殺他。

  或許他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任何人,更不該相信這個虛偽的朋友。

  他苦笑起來,側頭吐掉嘴裡的鮮血,仰面躺倒在地,低低的發出嘶啞的笑聲,不禁為自己的人生感到可笑。

  他活了大半輩子,一大半的時間都在殺人。

  曾經交過幾個女人,卻沒能和任何一個人結婚生孩子,組成一個幸福溫暖的家庭。

  對他來說,Sophie是個意外之喜,在他人生的最後一段時間裡,碰上一個奇怪,卻也可愛乖巧的孩子,算是他人生當中,最值得高興的事。

  在Kenny瀕死的時候,Sophie大喊一聲,拔出她懷裡的刀狠狠刺穿Glenn的小腿,接著向上狠揍了一拳他的肚子,她的力氣非常大,身為成年男子的Glenn竟被她揍飛出去。

  他撞在牆上,砍刀從他手中脫出,Glenn吐出一口血。Sophie撿起砍刀,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果斷的砍斷了他的頭。

  Glenn的頭應聲掉落在一旁,Sophie喘了幾口氣,丟下刀轉身跑到Kenny身旁,用力地握住那隻逐漸冰涼的大手。

  「No……Kenny……」她掉下眼淚,聲音顫抖著央求他不要死。

  但Kenny已經撐不下去了,他微微張嘴,似是要說些什麼,可到最後他還是什麼也沒說出口,睜著一雙不再能夠聚焦在她臉上的藍眼睛,離開了Sophie身邊。

  Sophie低下頭,她崩潰地哭了起來,小手依然緊緊抓著他的手。

  外面的夕陽映紅了天邊的晚霞,落日的餘暉穿透窗戶溫暖著她,卻再無法溫暖死去的人。

  夕陽在天邊緩慢地下沉、再下沉。

  金色的光輝消失,黑夜抓住了夕陽,一把拽入谷底。

  一切陷入冰冷的黑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4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親情|殺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lackdo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uture... 後一篇:Hop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1022浦公英
尋找旅遊的理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