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極短篇_少女前線】次章添加的是一點無奈,一點煩躁,還有笑不出的莞爾

作者:熾冰│2019-08-13 22:18:50│贊助:22│人氣:686
         明天要出國,總之趕在今天放第二章
         雖然上一章才說7天10天一篇,但第三章確定富奸了,真心抱歉喔喔喔喔... ...
         縮圖是夜ノみつき老師的索米~ 喜歡的人也請支持老師的作品喔ˊwˋ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在夜色壟罩下,突出山壁的巨大結構物宛如奇幻世界的巨龍,低垂龍首,就像為了看清畏懼牠而逃離的弱小生物,好似下一刻就要吐出毀滅的吐息──

         【那是這裡唯一的對外聯絡橋。】

         ──蹲伏在能清楚眺望「巨龍」的林木陰影之間,索米透過齊納協議說道:

         【在第三次大戰爆發期間,這裡雖然躲過粒子的影響,卻被恐怖份子佔領,聯合國委託民間安全公司處理,橋就在當時被炸斷。】

         【看到橋就炸該不會是那些自稱專業人士的通病吧?】

         RFB刻意在說到「自稱」二字時加重語氣,身旁的傀儡人形則掩嘴發出無聲的竊笑。

         【這可不適合拿來當笑話玩,RFB。】

         灰熊MKV的聲音嚴肅,可以輕易想像出她板起臉的模樣。

         【不過索米怎麼突然給我們上歷史課?難道那邊有什麼神祕道具嗎!】

         【……我要說的是因為當時的戰鬥和長年放置,導致建築結構鬆散的問題。】

         索米有點惱怒。竟然把任務和電玩混為一談,也太缺乏身為戰術人形的自覺了吧?但也不好在任務中針對義務和責任長篇大論,簡短說道:

         【從南方繞過去。】

         從資料來看,南方的建築物較少,不過屬於構造簡單但結構穩固的類型。

         【等等,索米,『稻草人』應該已經猜到我們會從那進去了吧?】

         【所以才要走那裡。】

         對於灰熊MKV的疑慮,索米的回答充滿自信:

         【因為『劊子手』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一刻,另外四名人形彷彿看到吶喊著「堂堂正正打一場吧!」的「劊子手」守在那明顯到可笑的地點,傻傻等著被她們包圍、擊敗。

         不,再怎麼蠢也不至於蠢到這種程度。沒錯,再怎麼笨也是被賦予名號的戰術人形,是必須戒慎的對象。她們如是說服著自己。

         然而下一刻,就像是為了證明索米的說詞,突兀的槍響打破夜晚的靜謐,熟悉的吶喊隨之而至:

         「格里芬的!我就在這裡等妳們,堂堂正正打一場吧!」

         豪邁的宣言震盪空氣,宛如打進山間的無形鐵鎚,不只沉睡的鳥獸被驚醒,彷彿連夜風也陷入慌亂,持續許久才歸於寧靜。

         一陣奇妙的沉默在戰術人形之間擴散,然後──

         【笨蛋。】

         【是打電動時絕不想組隊的笨蛋。】

         【是連前輩也不想理的笨蛋呢。】

         【感覺是沒有時間觀念的笨蛋。】

         【還真的……是個笨蛋啊。】

         ──她們在今天晚上,頭一次心靈相通。

         ※※※

         「劊子手」的吶喊,也同樣傳進遺址深處的臨時指揮所。

         「……那個笨蛋!」

         之所以遲了半秒才罵出聲,是因為模擬出的憤怒情感影響語言中樞的關係。據說是因為人類在盛怒下會忘記怎麼說話,同樣的特性也因為科學家的堅持,而複製進了自律人形體內。

         這種破事怎樣都無所謂。收緊雙手十根指頭,「稻草人」惡狠狠地瞪著其中一枚監視螢幕上的同僚。

         幹了曝露位置的蠢事還一臉「嗯,我做得真好」的滿意表情,難道迄今為止的戰敗都沒成為經驗?還是上傳主機的資料有所破損才導致進入新素體時還是一樣白癡?該不會真的是笨蛋吧?不管了就是笨蛋。要是能透過螢幕實現遠距離移動,「稻草人」現在就想賞「劊子手」一套無死角攻擊全餐。

         然而下一秒她就恢復冷靜:

         「但是,也不全是壞的。」

         因為「她」不見蹤影。

         說到底,她和「劊子手」會來到這座城市遺址,就是為了「她」。

         才剛載入資料,連習慣的時間都沒有,在前一副身軀時挨子彈的位置似乎都還隱隱作痛,就被「代理人」命令,像是趕鴨子般搶進這座遺址,還不惜接連打下格里芬的無人偵查機,曝露她們佔領這的事實。

         因為「她」在這裡,而「她」的存在不能被格里芬察覺。

         雖然不想承認,但格里芬的戰術人形的確有兩把刷子。「稻草人」推估她們已經猜出佔據這座遺址的就是自己和「劊子手」,也會為了避免被夾擊,而選擇正面迎戰「劊子手」,再打進自己待著的這處臨時指揮所吧?根據過往的資料,這是能以最少損傷換得最大戰果的方案。

         不過,這次這麼作倒順了「稻草人」的意。從螢幕監視格里芬的人形的同時,告知「劊子手」對方逼進到什麼程度,以準備接敵。

         然而唯一的不安,就是「稻草人」直到現在還沒找到「她」在哪裡。

         「很會躲啊。」

         於是「稻草人」回顧記憶檔案,試圖從中找出端倪。

         然後不可避免地,再次看到彼此初次見面時的影像檔案。並不像人類那曖昧不明又能因應喜好及潛意識竄改的記憶,是確實記錄在記憶儲存區塊的真實。

         平靜的視線。就像又回到見到「她」的當下,沐浴在那宛如毫無漣漪的湖面的視線中。

         當時「稻草人」就知道了,「她」不信任自己和「劊子手」,或該說不信任命令她們前來的唯一至高者。

         記憶繼續著。身旁的「劊子手」似乎沒察覺,開口就要「她」一起走,語氣粗暴;「她」表情淡然──就像隨處可見的鐵血工造量產人形──地詢問原因,「劊子手」也毫不隱瞞。

         ──「我知道了。」

         「她」順從地說道。「稻草人」依稀察覺沒這麼簡單,「劊子手」則因為對方這麼好說話而心情大好。

         ──「但先讓我跟這裡道別。」

         安裝在「她」體內的心智雲圖也太多愁善感了吧?之類的蠢想法,是不會出現在「稻草人」的推論之中的。

         然而,「劊子手」卻在自己開口前允諾「她」的要求,又在之後把監視她的工作和看丟她的責任都推給自己。

         檔案回顧結束。「稻草人」盤算著回去一定要給「劊子手」好看,同時道出自己的發現:
         「『她』知道我們會來,但不知道為什麼而來。」

         之所以接觸我方是為了確認目的,那麼知道我方前來的手段是?「稻草人」很快就假定出可能性最高的結論:

         「索敵偵蒐人形。」

         再考慮到能避開「代理人」的耳目潛逃至此,說不定還配備了高性能的匿蹤裝備。

         「……這捉迷藏的條件還真惡劣。」

         嘆息般說著,「稻草人」動作輕盈地抬起右手,尖銳的指揮棒往空氣晃了一晃。

         在牆角點亮的白色方格,映出廢棄民房。

         在後方牆面點亮的白色方格,則是俯瞰「劊子手」開槍的畫面。

         在天花板、斜對角的牆面、伸手可及的虛空,一張又一張的螢幕接連亮起,昏暗的空間幾乎被無機質的光亮填滿,投出的森藍幽光滲透般地染白了「稻草人」半臉面罩的曲折,描繪出某種昆蟲顎部的線條,更增詭譎。

         琥珀色的瞳就好比被群星圍繞的滿月耀眼,半臉面罩下的唇揚起自信的弧度。

         「但『妳』贏不過我。」

         ※※※

         這裡沒有光亮。

         空氣彷彿凝滯了。墓穴般的死寂揉合土壤的濕氣,足以削減任何生命的意志,賦予使之伏首投降的,沉甸甸的倦怠。

         但「她」卻像走在晴朗天空底下的少女般悠哉漫步。毫無遲滯的無聲步伐,證明黑暗不足以阻礙「她」的事實。

         「──?」

         沒來由的,「她」抬起形狀漂亮的下巴,彼端是戰術人形的「她」也看不穿的黑暗。然而如果這時有人能將「她」的視線描繪成往前延伸的直線,將會得出與「劊子手」所在地交錯的答案。

         是聲音。儘管在這不知與地上隔幾層鐵板和土壤的地下坑道,「她」仍覺得自己聽到了聲音。

         不是吼聲或槍聲,更不是超音波,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事物,而「她」是透過收音系統接收並轉換成資訊認知;換作人類或一般戰術人形,甚至連聽都聽不到。

         如果要借用「稻草人」的索敵偵蒐人形假說為「她」起個代號,或許可以稱之為「傾聽者」吧?至少,「她」還知道自己不是人類的事實。

         「傾聽者」知道那裡有誰在戰鬥,也知道有誰正在找她。

         「稻草人」和「劊子手」是夥伴。儘管心智雲圖做出明確的判斷,身體卻擅自執行逃離的結果。

         如果現在回去,很可能會被打到半殘再被扛走吧?「傾聽者」毫無理由地如此確信。

         那就離開這裡吧。做出結論,「傾聽者」再次邁步──

         「啊,不好意思。」

         ──宛如電到般迅速往後彈開七公尺遠,同時切換夜視模式。

         反應之所以這麼激烈,是因為在對方開口前,「傾聽者」完全沒聽──認知──到對方的存在。

         對方愣住似地傻在原地,從身材判定是名男性,而且沒有任何奇特裝備或屬於戰術人形的反應。

         換句話說,他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傾聽者」下意識在腳底蓄積力道。

         然而──

         「方便帶我出去嗎?我真的好擔心好擔心索米,想快點找到她啊。」

         ──佐哈瓦.赫辛絲毫沒有察覺眼前戰術人形的敵意,顧自提出自己的要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42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熾冰|小說|同人|少女前線|索米

留言共 2 篇留言

熾冰
結果還是自己捏個自創鐵血人形出來了,老套啊... ... 唉就這樣吧w"
至於會不會介入佐哈瓦和索米之間,嗯就看後續發展吧!
說來佐哈瓦怎麼會跑來這呢? 這就是下篇的樂趣了!
敬請期待0.<

08-13 22:21

a4906
索米果然還是我婆(×

08-14 16: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ss9505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ammulinaYA
amazarashi 台灣演唱會 2019/11/02 Legacy Taipei、食戟ED由nano.RIPE擔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