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的克里斯》-〈29〉暗劍傷人

作者:黑心米│2019-08-13 16:56:14│贊助:8│人氣:71
      按照慣例,各分組第一會在首輪對上他組第二。對上我的是小組循環賽有一名選手喪失資格的第八組第一名:無所屬勢力的萊斯利.尤克里。
      雖說第八組只需要三搶二,但其他二位都是佩德洛赫的選手。根據分組排名規則,假如萊斯利輸了任何一場,就很可能形成三位選手都是一勝,必須以勝場所耗時間來判定排名的情況。在佩德洛赫可以讓賽的前提之下,這對他極為不利。最終,萊斯利取得二戰全勝,以分組第一晉級。

      『曼徹斯特音樂世家出身,曲風狂放不羈。』-這是選手名冊上的簡介。我親眼觀戰的心得,是『擅長遠距離攻擊』。現在台上近距離對峙的萊斯利本人,則是身材精實、輕甲上陣;一手持葵扇、一手握金輪-冒著烈火的金輪。

      金輪肯定是他的幻獸,但和觀戰時看到的模樣截然不同,應是束縛體。我的好奇心開始發作:「請教一下,你手上的金輪是幻獸吧?」

      「是,您說的沒錯。」他把葵扇平貼於胸前輕搧,欠身點頭。

      「請問貴幻獸的名字是?」

      「有,特-」對戰鐘大響了一聲。「-吒。」

      我沒聽清楚,也沒辦法聽清楚,因為鐘聲才落,夾帶震耳欲聾曲調的衝擊波就將我震退十數步。

      「失禮了,但在下不敢小覷您。」萊斯利橫扇於面,原握金輪的左手五指從扇面拉出多條粗細不一的細線,繃緊如琴線。「請接招!」

      應著他一聲大喝,其身後閃出五面紅底鑲金巨旗,旗面有類似莎娜娃畫過的黑字符文,並見他的左右兩側轉動著二只火花四濺的偌大金輪,緊接著一頂巨型粉色大頭憑空落下罩住他的頭。

      大頭微微轉動直面向我,其原本逗趣的笑臉也在此刻爆出瘋狂尖銳的面容並狂笑不止,與我之前觀戰時如出一轍。他左手握線輕振,數道衝擊波與震撼胸口的樂曲立即再次襲來。而這一來,就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重音鳴耳的當下必有衝擊波;飛指彈奏的旋律必伴隨五道巨旗切斬而至;二者間的短暫停頓則有一對金輪瘋狂鑽打空隙。只要有任何一次的防禦失手,必被巨旗和金輪切成人體拼盤!

      嘛、想得太誇張了,不過一個閃神就會落敗是必然的。我原本就沒有絕對贏他的把握,現在更處於無法扭轉局勢的下風。

      唉、他實在太看得起我了。

      我的魔力比二天前要多恢復了些許,但也僅是能在持劍手與雙眼維持強化效果的程度,並且估計只能撐個十來分鐘。而他開始奏響戰曲之後,就沒有再與我對話的打算。雖說即使有機會冷嘲熱諷,我認為也只會讓自己更加處於下風罷了。

      我唯一的勝算,就是在撐不住之前找機會貼近他狂打。他的身材雖然精實,但我推測不擅長近身戰,因為無論是觀戰的第二場還是現在,他的攻擊全是從遠處發動的,而且本人絲毫沒有想縮短距離的意思。

      那就—由我主動縮短吧!然而眼下我的魔力是異常地珍貴,只能犧牲身體換取機會!

      『在狂風雷雨之中前進』很能貼切形容在萊斯利的攻擊壟罩之下,由臂帶腕、以腕舞劍,硬是撥出一條路前進的感覺。只不過擦打在身上的非風非雨,而是能切肉削骨的凌厲攻擊。雖然憑藉強化的視力與手勁避開了各種致命傷,全身各處不斷累加的傷口愈發隱隱作痛,有如誤食毒草的全身奇癢般,激烈考驗我的忍耐極限和集中力。

      他顯然受過相當的戰鬥訓練,才會發展出這套取長補短的攻擊方式。我現在的意圖自是被他知悉,所以他持續移動維持與我之間的距離。不過大頭與演奏動作限制了他的機動性,使我雖然步步艱辛仍能逐漸拉近距離。然而愈是靠近,他的攻擊也愈發猛烈,並開始頻繁出現難以預判、由後而來的攻擊,逼得我在背上也得施展強化魔法承受打擊。原以為打黛安娜時已經賭很大了,現在的情形卻更是過之而無不及!真的一步錯,步步艱啊!

      現在的魔耗對我而言太過劇烈,不大可能撐到足以出招的距離。這最後的三公尺,比登天還難!

      就算百般顧忌並充滿不祥的預感,我唯一的選擇依然只有孤注一擲!

      「喝啊!」我大吼一聲以凝聚所剩無幾的魔力,蹬腳飛身挺劍的同時創造一條防禦結界捲成的筒狀通道,全身竄於其中朝他橫躍,劍尖直取大頭底緣的萊斯利頸根!

      「——糟!」

      劍尖離他脖子只剩一毫米的當下,我被擊破結界的大旗轟上了天,暫喪聽覺的同時只感到全身劇痛、眼前全黑!

      我忘、忘了幻獸是能獨立行動的!這份大、意、是否也、在他算計之、中……

      ……………………

      ……………震耳欲聾的觀眾喧嘩喚回我的神志。我睜眼側頭,停止和染血的地板繼續貼吻-映入眼簾的左臂還真是歪得亂七八糟。難以想像我現在整個人看起來像什麼樣。

      輸了。

      計劃得更動了……但文賽的部分還有機會,不至於馬上被佩德洛赫掃地出門。大會的走向也仍照著計劃演變。雖然這下邁加支線要斷,但主線仍在。儘管敗成這樣很不是滋味,但還不到喪志的時候。

      不知怎麼的,想起了莎娜娃和……諾莉亞?

      -是說、怎麼搞的?勝負已定,不知昏厥多久也就算了,都醒轉好一陣子了,醫護班怎麼還不來扛我下場?是要我自己走下去嗎?難道連大會的醫護班也被葛雷茲庫或佩德洛赫所掌控?

      ……混帳!走就走!

      我把頭轉向另一側查看右手-很走運地雖然滿目瘡痍但沒斷,就嘗試動了動,霎時整隻手傳來陣陣絞痛但活動無礙……痛死我了!嘗試用右手撐地,右胸下側的肋骨與左鎖骨就傳來劇痛,頓時滿嘴鐵腥味……可惡!只好兩害取其輕,壓著右臂忍痛滾動身體朝上,刺眼的陽光霎時迫使我閉緊雙眼……喘了幾口大氣,繼續咬牙,接連用右肘、右臂、右掌斜撐著上半身坐起,大嘆了口氣,輪流嘗試用兩腳施力……靠!右腳踝八成斷了!……呼、左腳血痕滿佈但筋骨都還接著。好吧……我忍住痛並縮起右腳,用還能活動的右膝頂住地、面──痛啊!再並用左腳與右手,以很彆扭吃力的姿勢撐住身體站起。閉眼吞血忍住一大波疼痛的侵襲之後,我睜眼透過滲血的汗珠尋找醫護班。

      突然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又給了我一記耳鳴-這是在幹什麼!莫名其妙!

      模糊的視野還未找到醫護班的駐點,就見多位醫護員奔上了台,其中的兩個並抬著擔架跑向了我。我目光追著其他幾位,發現萊斯利倒在比我這邊還大灘的血泊中。

      ………哈?

      「還好你及時站起,不然得以和局收場,都無法晉級。」第一位到我面前的男醫護員說,與另外一位一齊將擔架擺在地上。「躺下吧,場地需要馬上整頓給下一場的人使用,到旁邊再幫你治療。」

      渾蛋!我才費盡千辛萬苦地站起來!

      「我幫你。」另一位男醫護可能是注意到我的尷尬處境,主動上前協助我躺至擔架上。

      「謝謝。」

      「應該的。」

      「躺好了?來走。」第一位說。

      ……這倆真是絕配-但我也只有氣力想了這一句就昏厥過去。

     
      待再睜眼,已在黛安娜曾經躺過的隔壁床上。身上的傷已經癒合的差不多,僅殘留不起眼的傷疤-雖然數量很多。

      「您醒了?真是甘拜下風。」

      我位置另一側的床位上是萊斯利,已換穿和我同款的病袍。

      「哪裡。」我現在腦中滿是問號但沒表現出來。這也是我頭一遭能看清楚他的淡金色短髮和淺藍色眼睛。「我得說聲抱歉,因為情況險峻,出手重了些。」

      他斯文地輕聲一笑:「請別在意,認真的戰鬥總是如此,是一場好比賽。」接著他挺直上半身,側身向我伸手。「感謝您的指教,戴恩先生。」

      「請叫我克里斯就好。」我與他握手。嗯、手力不賴。

      「好的,克里斯,也請稱我萊斯利。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我鬆開手,瞟見他正要抽回的右手前臂有一道雖已癒合但仍非常明顯的利刃穿刺傷痕,寬幅很符合我的長劍劍寬。

      我仍然有刺中他?但僅刺中手臂,不可能擊得倒他吧?……好、來套話看看。我說:「抱歉,輕重沒有拿捏準。」

      他瞄了下我的視線:「喔、不要緊,沒幾天就能完全癒合。我才應該道歉,因為自知實力不如你,出招都用上十分力。」

      「你過譽了。」我說-這可不是在客套。「況且你還刻意避開要害。」

      他楞了一下,說道:「不,在下實沒有避開,完全是你的防禦技術高超。真要說避開,你的馭劍術才真正是手下留情-插入我身體中的十幾把劍,全部避開即死的部位。」

      ……哈?哪來十幾把劍?我完全沒看到?難不成有人從觀眾席出手?上次餵自己人吃土的幾個人,可是立馬就被逮捕。要能擊倒選手還不被監察員發現,這技巧太過高超了。

      「十幾把劍太多了-你脾氣很好。」

      「彼此彼此,要說到出手次數,在下才是過分。」

      「哈哈!接下來,你會回曼徹斯特嗎?」

      「我已經沒有比賽,過個二三天就打道回府。」

      「正好,有沒有興趣給小孩授課?音樂課。」

      「這個嗎?嗯……」

      見他低頭不語,我說:「不方便擔任孩童之家的老師?」

      他很快地看了我一眼,微笑說:「誤會了。我的創作風格,不適合兒童吧?」

      「難說,人各有喜好。」我笑笑,拍了拍額頭。「不過想請你教授的是基礎入門的程度,曲風可能得再等等。」

      「這樣?那麼沒問題。有聯絡資訊嗎?」

      「今晚方便的話我請你吃飯,順道談論細節,意下如何?」

      「好的,讓你破費了。」

      「不會。」我揀起床頭櫃上的手錶看了眼時間-還未五點,就朝門外喊:「西爾娜!在吧!」

      果然門應聲而開,嘈雜人聲也洶湧竄入。她邊踏進來邊擋住門口,朝後方大聲說:「要問什麼先去佩德洛赫的櫃台登記!明、天、再、說!」就大力關門、鎖上,又頂著門朝地面嘆了口長氣,看向我說:「什麼事!我可是很努力盡到幫你擋人的承諾喔!」

      我笑了一聲:「非常感謝-這位是萊斯利.尤克里先生;她是西爾娜.艾爾哈勒。」

      「妳好,艾爾哈勒小姐。」

      「你好啊。」

      我說:「我們打算一起去吃晚餐,妳想來嗎?我出錢。」

      「去哪裡吃呢?」

      「交給妳選-但要我能負擔的起。」

      「嘖、小氣鬼。」她雙眼滴溜溜地轉了一圈-大概是在搜索腦內的廉價美食地圖。「好吧,我先去趕人。你們準備好就快點出來。」說完她就使勁開門、大步踏出、再猛力關上。
     
      之後我度過了一小段不錯的夜晚-雖然仍不知是誰出的劍?但怕漏餡,我不敢探個究竟。無論如何,既然助我度過難關,至少暫時不會是敵人。抱歉了,萊斯利。

     
      三十二強賽的最終結果,葛雷茲庫九位晉級、佩德洛赫三位、他四位,是首度二研所中有一方在十六強佔據超過一半以上的名額。根據接下來的對戰組合,這壓倒性的優勢極可能持續到比賽結束。與卡琳對上的那位佩德洛赫選手實力差太多了,現在就可以為她哀悼;而我的下一輪對手雖然比不上萊斯利,卻也足以贏過現在的我-下一輪需要哀悼的人說不準得再加我一個。換言之待到八強,佩德洛赫極可能只剩下一名,甚至掛零。但無論是一還是零,這在往年大會從未發生過。

      嘛、雖然二研所的成績,最後很可能都將遭到作廢。

      個人對戰最終會取七名,代表出席柯薩亞總決賽。因此十六強賽已經有三組內戰的葛雷茲庫,再加上至少卡琳、維利爾這兩位近乎不可能落在七名之外的選手,葛雷茲庫已篤定是對戰比賽的最大贏家。表面上,對戰代表的人數不過是總名額 249 名的雷帝亞代表團的一小部分,然而多數競試項目是沒在開放給民眾參觀的。作為提升大賽人氣而開放觀賽的武技計分賽和個人對戰,又以選手直接單挑打鬥的對戰人氣特別高-爆棚到在柯薩亞大會取得最終優勝的選手,是唯一可以向國家提出一項請願的勝利者。因此個人對戰的成敗,遠比其他項目更關乎面子問題。
     
      總而言之,又闖過了一道難關,今晚睡得很沉。


=====黑心米=====
致敬台灣民俗˙文化的一段  Ow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39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緣分|異世界|冒險|魔法|幻獸|親情|詼諧|戰鬥|刀劍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esenK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後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