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第六章.校慶園遊 (8/8)

作者:莎堇│2019-08-12 18:10:03│贊助:8│人氣:105


  校慶活動正式開始了。

  在學長姐出席漫長演講的開幕典禮之際,球場空地上的各系攤位也紛紛忙碌起來,往年總是被分到角落、被忽略的通學系,今年卻是準備期間,就已經開始吸引周遭人群圍觀。

  只是很普通的章魚燒攤,但不論顧攤還是宣傳,竟是全員性別倒錯似地,負責料理的辣人眼睛、收錢出貨的紳士女性,站在前方招攬客人的則是還能看的女裝貓男。

  其中,有兩名偽娘甚至在不說話的情況下被誤認為是貨真價實的正妹,一個是倚著看板的高挑冷豔大小姐,另一個則是抱著看板長柄、嬌羞得惹人憐愛的洋娃娃。

  而這兩位看板貓「娘」在五名較為壯碩的女裝漢子護衛下,於校內慢步環繞一圈。

  「哇靠,那是哪個系的?恥力全開耶。」

  「⋯⋯」

  聽到前來參觀的校外人士在人群之中如此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實夏樹恨不得立刻找個地洞鑽進去,尤其在經過圖書館所在的山坡下方時,更是好幾次湧現奔逃過去尋求庇護的念頭。

  ——但是最後都忍住了,因為說什麼也不願讓「他」看到自己這身打扮。

  「小樹樹真的快哭了⋯⋯」

  石千樂在忍住不崩壞形象的同時,注意到友人異狀,趁隙湊到對方耳邊氣語低喃:「還可以嗎?不行的話,你先回去休息,剩下我來就好。」

  「沒事,你倒是繃緊神經,已經一堆校外的在參觀了。」

  實夏樹每走五步就瑪納凝眼戒備周遭一次——在換上令人羞恥的女裝時,他已收好眼鏡,任由莉茲替他上妝,直到現在都沒戴著。

  而在同學的認知中,他沒戴眼鏡的情況下,光子過敏症的老毛病最久可以暫緩半個時辰才發作,恰好跟宣傳出巡一圈的時間差不多。

  「小樹樹,我好感動!竟然不惜穿上女裝也要保護我,嗚嗚。」

  黑長直貓「娘」忽然抱上一旁的嬌弱同伴,兩臂抱得死緊蹭呀蹭,放開的看板向前傾斜就要砸到路人,尾端勉強被緊抱的友人穩住,附近的五名護衛趕緊接過看板,阻擋想趁機上前揩油的行人。

  「噢!很危險耶!」

  「抱歉抱歉。」

  五名護衛之一的領頭趙豪傑,趕緊對差點被砸到的金髮少女賠不是,對上那雙注視而來的目光時愣了一下。

  是灰瞳。

  和實夏樹一模一樣的灰瞳!

  高高束著蓬鬆麻花辮子的少女挑了挑眉,雙手抱胸地瞅著眼前這名擋住她大半視野的女裝漢子,別別嘴。

  「我都差點被砸到了!我要精神賠償!我想跟那兩個看板娘拍照!」

  「這⋯⋯」趙豪傑遲疑了下,趕緊瞥向被抱住的實夏樹,投以暗示。

  「阿傑,人家女孩子只是想拍個照,不過分吧?」

  一名護衛對這名穿著短衣熱褲的少女看得呆了,殊不知身後的二名看板「娘」已經僵硬得恍若雕像。

  石千樂強壓驚恐地湊在實夏樹耳邊氣語:「怎麼辦?現在跑肯定更不妙吧?」

  「只好陪她拍照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實夏樹吞了吞口水,小聲指示:「你盡量別對上她的視線,我擋在前頭。別恐慌,這麼多人她應該不會發難。」

  趙豪傑瞧他們俯首後,按捺不安地回看那名金髮灰眼的少女、向她點頭同意,對方隨即笑得一臉燦爛,趕緊掏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攝相軟體,將它遞到他手上。

  「按這個圈圈就可以了,要幫我們拍得美美的哦!」

  少女指著螢幕甜甜一笑,粉紅兔耳外殼的手機就直放在這名女裝漢子的掌中央。

  她輕快地跳到兩名看板「娘」的面前,對上那雙玻璃珠般的灰瞳時怔了一下,驚呼一聲,一副很想跟對方多聊些什麼,餘光又顧忌自身斜後方的人群視線。

  實夏樹強壓不安,勉強保持職業微笑。

  ——幸好這名少女身材嬌小,目測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左右,由於和自己差了快二顆頭,只好微微半蹲、雙手按膝地正視她,恰好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對方的視野,連帶屏蔽更高的某人。

  「我叫愛麗絲.馬格諾,叫我愛麗絲就好,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實夏樹僵硬點頭,對方恐怕和自己一樣都能看到雙方的瑪納氣場,既然對方的瑪納波動只是有些亢奮,整體還算平靜的話,那麼自己表現得越自然,某人的處境就越安全。

  「你叫什麼名字呢?」

  「實夏樹,妳幾年級了呢?」

  「嘿嘿,我沒上過學校。」

  愛麗絲神祕一笑,轉身站在他們的前面,對著手機的攝像鏡頭擺姿勢。

  見狀,她身後的兩隻看板「娘」也微彎身軀,與她同拍。

  一陣閃光之後,趙豪傑把手機翻轉,將拍好的畫面亮給對方看。

  少女接過手機看了一下,抬頭向他道謝後,轉頭朝他們揮揮手,果斷離開。

  見她走遠後,石千樂整個人軟了下來,雙手掛在某人肩上,一手垂到對方的胸前,而這個舉動莫名引起路人一陣尖叫,隱約聽到百合、薔薇、真香之類的謎之發言。

  實夏樹微微蹙眉,在莉茲賦予的妝容下,從旁人眼裡來看,多了分哀憐。

  「她剛剛說了馬格諾。」

  「啊?」

  「馬格諾.達塔利亞。」

  石千樂怔了一下,瞧對方一臉憂鬱,總算想起這個詞的意義。

  ——那正是黎明會位於世界海孤島的首都名稱,馬格諾.達塔利亞;而那個女孩,也說過她沒上過學校。

  他望向少女背影消失之處——剛才沒看錯的話,她露出來的小蠻腰好像還有腹肌。

  「愛麗絲算是善意的交流,我比較在意她剛剛瞄去的方位,她好像在顧忌什麼。」實夏樹氣語呢喃,補上一句:「我下午不在,你小心點,恐怕還有別的黎明探子,可能不是同個派系的。」

  石千樂僵硬點頭,緩緩離開對方的肩膀,接過不久前放開的看板,和對方繼續走完剩下的路程。

  巡完一圈後,兩個活招牌便回到攤位附近閒晃,享受其他攤位飲食的同時,偶爾被路人拍照搭訕,剛開始很抗拒的實夏樹在連續遇上幾次之後,也漸漸習慣了。

  ——反正某人會崩壞形象替他擋下。

  實夏樹瞅著正叼著烤香腸、站著三七步,單手平舉玩具槍在射氣球的友人,一點兒也不在乎旁人目光的模樣,還槍槍全中、射到攤位人員臉色發青。

  「阿樂,你再玩下去他們都要哭了⋯⋯」

  「哈,誰管它,反正我想要頭獎那隻超大的貓咪抱枕。」

  「⋯⋯」

  校慶過了半天,在不時凝眼掃描旁人下,除了愛麗絲以外,沒再遇到疑似黎明會的成員——能夠確定的是,在他們行經路線的可視範圍內,未曾察覺運行魔導術特有的瑪納波動。

  至於操場那頭的表演競賽,倒是在這吃喝玩樂中錯過了。


  中午時分,卸完妝、換回男裝的實夏樹正待在系上教室休息,等候即將開始的大隊接力。

  他坐在靠窗座位小歇,遙望圖書館方位,猶豫半晌便嘆了口氣,瞥過牆上的掛鐘,餘光滑過消失半天的紅髮男等人。

  ——班上一部分落跑的男生出現了。

  「死甲,看屁看?」

  「⋯⋯」

  眼神一對上就噴來難聽的粗話,實夏樹面無表情地別過視線,完全不想搭理這種無聊的傢伙。

  「幹,無視我?你什麼意思!」

  「阿傑,要去準備了嗎?」

  恰好看到班長開門進來,實夏樹順勢轉移話題,一看到對方點頭便爽快離座,走出門外。

  隨後,龍耀典一臉不爽地跟上,其他成員也陸續抵達本系的預備位置。

  校慶最有看頭的運動項目,就要開始了。

  (砰。)

  主持廣播之後,運動員就定位,一聲空氣槍響,各系的第一棒衝刺出發。

  身為表演者的一員,本該緊張興奮的他,卻像是心不在焉地在跑道之外旁觀著。

  整座操場的時間彷若加速運轉,分秒必爭的競賽讓加油聲不斷吶喊,轉眼間就傳到四棒、又繞了兩圈,各系差距逐漸拉開。

  實夏樹動態暖身著,冷靜瞅著到最後一圈時已經慢了第一名兩棒距離的戰況,眼看就要再輸一人就要墊底。

  ——自己的棒次是倒數第二,最後由吳德全力衝刺,如果沒有交棒失誤的話,或許還能挽回到中間名次吧?

  實夏樹思忖著,調整好呼吸,踩上跑道,輪到自己上場了。

  「小樹樹,別放水噢!」

  「⋯⋯」

  觀眾區的嘈雜聲中,忽然飄來一句格外突兀的吶喊,害他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阿樹,別恍神!」

  實夏樹嘖的一聲,勉強接住棒子,但起步比平常練習時遲了半秒。

  他一咬牙,深呼吸一口氣,壓低身子爆衝爆衝而出。

  一陣強勁的逆風襲面而來。

  「哦哦哦哦!」

  「通學系的第十九棒反超了兩名對手!」

  「目前第七名!要交給下一棒了!」

  世界彷彿靜止般,自己正在高速移動著,一呼一吸間吐納著斷層似的變化。

  呼吸沒有亂掉、軀體有些疲累,但卻多了一分輕快的飄忽感。

  就好像——自己融入了世界,自己的肉身、靈魂,與這些四散於天地間的瑪納生氣合而為一般,在保有自我意識的情況下,觀想的範圍不再只是肉眼可見的範圍。

  腦海忽然閃現了整座操場與周圍的觀眾席,每位選手、每位觀眾的臉孔,猶如上帝之眼俯瞰著眾生。

  灰眸瞳孔急縮。

  手裡的棒子交了出去,奔馳的身軀逐漸靜止。

  腦中的幻象消失了。

  「我剛剛到底看了什麼⋯⋯」

  實夏樹低頭粗喘著氣,然而如此喘息並非因為使力過度,而是來自於剛才一閃而過的恐懼。

  「阿樹,你還好嗎?」

  「練習時都沒看你跑這麼快!」

  「這次喘成這樣,肯定用上全力了吧。」

  耳邊充斥著同學們的關心話語,他抬頭掃過一圈操場外圍,瞳孔再次急縮。

  ——雖然現在看得不是那麼清晰,但是可以肯定,是相同的場景、相同的人們!

  「小樹樹?」

  還在看板「娘」狀態的石千樂趕緊跳出觀眾席,湊來攙扶臉色略顯蒼白的友人。

  (嗶嗶。)

  這一輪的接力,第一名誕生了,背景伴隨著一陣歡呼。

  隨後,各系的名次也陸續出爐。

  「第六名!我們這一屆沒有墊底!」

  「如果我們不是跟體育系和混沌科研系那些怪物比,我們的成績應該更好!」

  「想太多了吧?最後的名次是按照全程跑完的時間排的。」

  「真假?那第六名只是拿好看的嗎?」

  「總之,獎盃是無緣了。」

  「⋯⋯」

  周遭人聲議論嘈雜,石千樂告知班長一聲後,扶著還尚未完全冷靜下來的友人離開現場,一路蹙眉瞅著對方,呼吸逐漸平復的同時,人也抵達系上借用的教室。

  「哎?夏樹怎麼了?」

  一聽見開門聲,正在整理道具的莉茲轉過頭來。

  「小樹樹可能是跑太快、累癱了。」

  「那快去旁邊休息一下吧。」

  莉茲半信半疑地多瞥一眼,回過頭繼續手邊的動作。

  狀況穩定下來後,實夏樹低頭扶額,呢喃一句。

  「阿樂,我恐怕知道白哥哥說的感知範圍是怎麼回事了。」

  「嗯?」

  「我看到了,直接浮現在我腦海的畫面,遠比肉眼看到的還要清晰細緻。」他放下手,對上友人幻化中的碧綠瞳孔,正色道:「觀眾席上,有兩個老人的瑪納異於常人,就坐在北側的伊安.克羅諾斯身邊。」

  「是那個自戀狂?」

  面對友人的錯愕,實夏樹點點頭,補上一句。

  「然後我想,白哥哥也知道了。」他雙手掩面,將身子縮成一團。

  倘若感知範圍是這麼一回事的話,那麼就算虛梓白一直待在圖書館裡,以他自身為中心的方圓五公里內,恐怕不只混沌,就連所有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難怪他敢這麼放心讓他們倆在學校內自由行動!

  「啊啊啊啊——」

  「夏樹?」

  莉茲被忽然失控怪叫的某人嚇抽肩膀,再次轉頭。

  「呃,小莉茲,我想⋯⋯小樹樹還在後悔今天穿女裝吧?」

  「有這麼誇張嗎?又不是被自己的戀人看到。」她挑挑眉,對石千樂招招手說:「你過來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幫你卸妝。」

  「噯?我打算這樣去晚上的舞會吃大餐呢。」

  「阿樂,你要去自己去!」

  「小樹樹,陪我去啦——」

  「不要,我不要再做丟臉的事了。」

  「你想去舞會吃東西的話,我跟你去不就好了嗎?」莉茲雙手叉腰,瞅著互動有點微妙的兩人,又道:「要是真的女裝過去,好不容易平息的謠言又要亂傳了吧?」

  「唔,好吧。雖然我無所謂⋯⋯」

  他一臉可惜地望了縮在角落的友人一眼,乖乖坐到莉茲面前,任由對方在自己臉上塗抹洗滌。

  結果這一天,石千樂還是去了舞會,原本以為是一男一女跳社交舞,現場有供應紅酒、烤雞、蛋糕之類的美味料理,沒想到現實卻是只有簡單的茶水、沙拉、餅乾和肉片,然後台上請了位不怎麼出名的藝人和大家唱唱跳跳帶動氣氛。

  他牽了牽嘴角,和想像中的外國貴族舞會完全不一樣,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就連陪他來的莉茲,也一臉嫌棄地冷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28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彼岸之楔|時空魅影

留言共 1 篇留言

一瓶樹
好可愛喔/////
小樹樹好厲害!XDD
好奇之後小樹樹要怎麼面對白哥哥=DDD(壞

08-13 12:55

莎堇
謝謝一瓶樹回饋!
小樹樹算是意外開啟了新世界 XDD
哈哈,總要面對的w08-14 15: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ageLur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 後一篇:[達人專欄] [時空魅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同樣的道路上,一人,亟欲彌補過去;一人,竭力挽救未來--《鷹之道:世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