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艾莉絲 代號─井 0

作者:西河│2019-08-11 09:58:02│贊助:8│人氣:196
  昏暗的夜晚,一條狗對著輛剛出現在它眼前灰色的金龜車吠叫。車子像嚇到般,猛發幾下喇叭,最終靜了下來。艾莉絲在車上不斷翻轉地圖,沒注意到一隻好奇的手電筒向她靠近,直到持手電筒的人敲敲車窗。艾莉絲見著他那身警察制服,無奈地把車窗搖下。
 
  「妳來這個村子有什麼事嗎?」
 
  「我來這裡辦點事,有人雇用我。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喔,因為我聽到喇叭聲,還有帕弟慌張的朝我過來,我才來看看。」
 
  「帕弟?」
 
  「一條老狗。」
 
  「喔。」
 
  「啊,妳在這裡啊。」一個握著雨傘的人小跑步過來,年紀沒多大,頭頂卻幾乎全禿。「我才在想妳什麼時候才會到。」
 
  「這又是什麼把戲?兩位。」
 
  「我和你一樣只是替人謀事。警察先生。」說完,這人便和艾莉絲換個位子,坐進車裡。
 
  門關上後,警察在他們車後喊。「好好玩,記得,別做太超過的事,這個村子很自由的。」
 
  禿子留著一隻手傳簡訊。「我們遲到了。」
 
  「他很嚴格吧?」
 
  「做大事的人就是這樣。我這個秘書就是把事情做好而已。」
 
  艾莉絲點點頭。開向坡上的房子逐漸堂皇。
 
  就在那。她想。因為車慢慢停了。這爬的真高,也許是因為她的委託人是古老的望族。只不過,這棟房子與其它相比似乎半死不活的。
 
  這也難怪。和她接手的大多數案子一樣,這家人也籠罩在愁雲慘霧之中。
 
  車停後,秘書來著她的行李,替她打開大門,門一關上後就指示她該往哪去。
 
  她原以為溫暖的書房會感受到入髓寒冽,卻有盞光亮將之驅散。
 
  是她的委託人在書燈下,他翻著書邊靜候著。
 
  「人死了。」他嘆口氣,表現無可奈何。
 
  「我在訊息上已經讀過。」
 
  「但我們仍能做點什麼去挽救。」
 
  「希望來得及。」
 
  「這棟大宅已經失去了生氣。」他說。
 
  「身為家族中的老大也不容易啊。」艾莉絲說。「你親戚同意這件事嗎?」
 
  「我來不及過問他。經歷了這些事後,他只剩下殼子,靈魂早已被他那孩子和妻子刨乾。但我必須為他做決定。妳吃過了嗎?」
 
  「在休息站吃了。」
 
  「路上沒遇到什麼吧?」
 
  「沒什麼。就進村時遇到個警察還有他的老狗,那狗把我的地圖給嚇掉了。」

  「我看到妳的車了。」他往窗外一望。「很不錯。」
 
  他看了看時間,地闔上書。「很晚了,妳就先在這裡住下。這裡環境優美,妳會很喜歡。妳喜歡吃什麼就跟格林說;我那秘書,他好準備。明天我們再從長計議。」
 
  格林已候在外頭,便要帶艾莉絲去今晚下榻處。她還沒見著這棟房子的主人,總覺得就這樣直接打擾有些不好意思。但格林說。「不用想太多,這部分老闆會知會他。他現在心情不好,恐怕早早睡下了。」
 
  「那夫人怎麼辦?她會不會說閒話?」
 
  「她走了。」
 
  「走?走去哪?」
 
  格林看著西邊。淡淡的道。「去見上帝了。」
 
  「啊!很抱歉。」
 
  「這是他的畫像。」格林指著掛在往二樓樓梯中間的畫。和她的雇主神似,只是更瘦、眼睛更亮。
 
  「沒有他妻子或孩子的照片嗎?」
 
  「他太傷心了,老闆不想再打擊他,就把它們撤下來。」
 
  「喔。」
 
  房間門一打開,冷清的像臨時搭建的。只有一張床,很新,像沒人睡過似的。她的行李也在。格林關起門後,艾莉絲躺下不動。抬頭只覺得屋外的夜空有種說不出的荒涼、蕭瑟。




  這家的主人我們姑且叫他無名氏。為何叫他無名氏?有人說他配不起原本的姓氏;自從他敗光了家產,只剩這棟房子後。也許他曾有想過振作,或許他還真試圖做過,把輸光的贏回來。但那都已成過去。磕磕絆絆也還是這麼一棟房子。
 
  早晨,無名氏的親戚;就稱凱奇吧。凱奇果然沒說錯,鄉村總有城市沒有的精緻。格林告訴艾莉絲凱奇在二樓陽台,她去時已經擺好一桌早餐。
 
  「妳看那片山上的土地,以前都是我們家族的,那裏的檜木能做很棒的家具,我老家的椅子就是用那裡的木頭造的。在來之前我一直想去那看一看,結果一看嚇我一跳,光光禿禿,卡車把泥土刨的亂七八糟,盜木的經常上山偷木頭。所以我不得不留下來好好管管。」
 
  「你對這個地方情有獨鍾嗎?」艾莉絲一邊用餐一邊問。
 
  「我還是比較喜歡我那地方。畢竟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
 
  才吃不到幾口,艾莉絲就聽到樓下佣人去追趕一個在大宅外鬼鬼祟祟的人。
 
  「他追的那個是誰?」
 
  「唉,這裡的記者。小地方沒什麼新聞,就來這裡寫寫。」
 
  「這也怪不得他們,都上法庭了。」
 
  「我覺得無名氏當時聽到消息後是失心瘋了。他竟然當著檢察官的面淡淡道:『這也許是種解脫。』他是個敏感的人,很脆弱。他那時候就站在風口上,換作是檢察官也承受不了的。但村裡的人可不那麼了解他。」
 
  「檢察官認為他把自己的孩子殺死?」
 
  「但不是他!我堅信這一點。幸好陪審團在我的律師說明補充下,跟我有一樣的想法。他們認為紐曼更有可能。」
 
  「這紐曼是誰?」
 
  「他是個……原諒我用詞不當,簡單說,他是鎮上遊手好閒之徒。他老婆還挺標緻的,大家閨秀。他是個沒落貴族的後代,雖然村裡沒多少人相信。大家更願意相信他是個情種……」
 
  「爛人?」
 
  「是。村裡的人見到他都要把姑娘藏好。然後……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我很訝異我那親戚怎麼能隱忍這種事一再發生,這個紐曼跟他太太常常幹些不可描述的事。」
 
  「而他知道?」
 
  「我還聽到更難聽的,這個女人當著全家人的面說她多希望孩子是那流氓的。」
 
  「竟然有這種事!」
 
  凱奇桌上的食物還沒吃完,就拿起衛生紙擦嘴。似乎再也講不下去。「可惜林場不能落下,要不然我就自己親自出馬。希望妳會找出辦法替他脫罪。」
 
 
 
  對著時間,凱奇本來要動身去林場。可他忽然想到無名氏,就跟艾莉絲提議一快去見。
 
  他們和秘書的進入並沒有使無名氏從他的恍惚中爬起。他已醒來,卻死活硬要攤在床上,瘦削灰白的手吊在床緣,屍居餘氣。只聽他似被索命的咳了幾聲,感覺肺連同魂魄要一併咳出來,幸好喉頭不大,才又勉勉強強把兩個吞回去。艾莉絲一進門便被裡頭的藥味薰住鼻子。
 
  他瞥了一眼門口,從瘦削的嘴角拉出一抹上揚,帶著含糊與諷刺。「你有客人。」
 
  「唉,兄弟,你怎麼又沒吃藥呢?」
 
  順著凱奇的嘆息,艾莉絲看見床沿的小茶几放著碗放涼的藥。
 
  「我不想吃!」
 
  「你吃了藥才會好。」
 
  格林端了一碗熱騰騰的藥來,無名氏噘著嘴,執拗的扭頭。一時間,格林拿不定的看過來,凱奇只是搖頭。
 
  「所以,妳也是跟他一夥的?」無名氏瞪幾乎是瞪著艾莉絲。
 
  「無名氏,別這樣,她是來替你洗冤的。」
 
  「根本沒什麼好查的!我把他丟在那裡自生自滅,難道我就不算害死他?」
 
  「你沒有錯……」
 
  「我沒錯?沒人能對這麼小、小小的孩子下手,我也不能。所以我才這樣做。既然我做了,就甘願受罰,所以上帝才一直沒取走我的性命。祂想叫我受苦,讓你叫我屈辱的活著。」
 
  「你神智糊塗了,我只是想讓你好起來。」
 
  「呵呵,你少在旁人面前惺惺作態。」無名氏枯萎的手指指著凱奇,對著艾莉絲說。「妳以為他是好人?」
 
  「無名氏,你不要……」
 
  「格林!」
 
  他如鞭般的一喝,格林就靜聲了。
 
 
 
  待格林重新把房門關上後,凱奇才沉聲道。「我們……還是別打擾他吧。時間會沖淡一切,他會明白過來。」
 
  「那邊放的是中藥?」
 
  「是的,我們遵循傳統。」
 
  「藥……還是得吃啊。」
 
  「沒有人能強迫我們家族的人,相信我,我在這件事上面吃過苦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13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西河|寫寫寫|艾莉絲|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艾莉絲-穿... 後一篇:從聲之形討論何為角色成長...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werx00612
ㄐ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