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三十五回

作者:Lubit│2019-08-10 23:30:55│贊助:8│人氣:161
  「太悲傷了,公子。太悲傷了。」

  那嗓音宛如飛矢,他記憶場面裡最無情又猛烈的飛矢,貫穿他父親的肉體,也筆直攻入他的內心。

  「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兒子竟然如此懦弱,是個除了質疑自己外一無是處的庸才,他該多麼悲傷——」

  「住口、住口!」

  當冼元的怒吼撕裂空氣傳進他耳裡時,槐彎了唇,那角度讓人不寒而慄。

  現在的他只有全盛時期五分之一的力量,要操縱人類已非易事,因此他絕對不能讓冼元親手毀了他的春秋大夢,要讓這男人內心的仇恨與不甘繼續滋長,他才有本事跟那群該死的山海師一搏,找回他被當年那個道士撕成五半的力量,然後,那千年的宿願才能算是有了雛形。

  「我不是、不是!我才不是!我恨他!恨那個奪走父親的混帳!是他讓父親倒下、讓水族的尊嚴被御廷踐踏!是我……我才有能力拯救水族!是我啊!」

  「您能明白就好,凊元是背叛水族的懦夫,您必須繼續憎恨他,憎恨那個殺了冬將軍的殺人兇手。」

  槐移開手,冼元的雙眼布滿了血絲,除了因為方才的情緒激動外,也因為他已經好幾天沒能好好睡上一覺。不只忙著和牢帝國那兒談條件,還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在操練士兵、捉出他領土裡那些不愛水族的傢伙。

  「為了父親、為了水族、為了……」

  若論打從心底喜愛這片土地,以及生活在這兒的人民,或許無人能出其右吧。凊元對他的認知並沒有錯,穩重、內斂、深思熟慮,如果沒有被那份仇恨吃掉理智,他或許會是一個不錯的部族長、不錯的將軍。

  槐很清楚,若是這樣一個人類內心沒有足夠強大的惡念,他根本不可能趁虛而入。

  「您累了,公子。請讓小的送您回房吧。」

  他的話語像把剪刀,彷彿剪斷了冼元身上吊掛著、操弄他的魁儡線。冼元闔上眼皮,失去意識地倒在了槐的身上。

  「失禮了。」

  順著那敲在厚重木門的聲響看過去,那個滿臉髭鬚、披著獸皮的粗獷男人隨意地倚著門框,眼中有著非凡的傲氣,大概已足以被稱為驕矜。

  「我聽見了不小的怒吼聲,擔心出了什麼事情所以過來看看。」

  「哎呀,那可真是非常抱歉。」

  槐換上他那假意的微笑,這男人確實野蠻,就像依照著動物的本能行動,自然不可能懂什麼禮節。

  「正如您所見,公子已經累壞了。近來連日親自執導軍事操演,加上代理部族長的政務,或許是有些渙散,讓您見笑了。請容我方將會議推遲一個時辰。」

  「喔呀?精神渙散啊,我真的能把我國四萬士兵的性命交到他手裡嗎?他先前曾許下要讓我南牢帝國享有貴金屬獨斷轉口貿易權,該不會也是說笑的吧?」

  「您真見外,司徒爵爺。公子乃守信之人,亦絕非忘恩負義的不肖者。對於您出兵協助我水族推翻御廷的不當政權一事,必定湧泉以報。」

  「是嗎?最好真的是如此。讓我的城成為唯一能夠合法與水族直接進行貴金屬買賣的轉口處,其中牽涉的利益之大,希望公子不會食言。」

  他唇邊的鬍鬚揚了下,那笑容看上去頗為不屑。

  距離北方水族與南牢帝國的司徒爵爺聯手攻入中原土族,御廷國都城安土,還剩下七天。



  今早的任鈴睜開眼睛,爐裡燒著炭火的房間相當溫暖,喚醒她的並非北方水族的無情雪風。

  經過兩週的嚴密訓練,她已經相當習慣在卯時便準時起床,也習慣了冰冷的井水潑上臉蛋時帶來的劇烈刺激。結束簡單梳洗,她從井邊回到房間,拿出了侍女們給她送來、方便活動的訓練服,是相當保暖的褲裝。

  準備得差不多後,她拉開木門,一聲朝氣蓬勃的招呼便入了耳。

  「早上好,任鈴小姐!」

  「早安,舟兒。」

  舟兒在她讀完那一堆舊書、開始實際操演前便被姚流安排親自照顧她的生活起居,還兼任起保護人身安全的工作。

  「妳起得好早喔,我都被昨天的操練累得不成人形了,妳還這麼有精神。」

  「哪裡,畢竟這也是我唯一的本領了。」

  舟兒傻笑了下,後來連體術指導的擔子也落到她身上來。山海術考驗的不只有施術者的精神,甚至還有體力。以及若考慮到未來的旅途,非戰鬥不可的情境肯定不少,至少讓任鈴本人擁有一定程度上能保護自己的能力,這點也在姚流的考慮內。綜述以上幾點,他便把格鬥能力不在話下的舟兒找來了。

  「今天也要麻煩妳了。」

  「千萬別這麼說,能幫上小姐的忙,我很高興!流少爺已經吩咐人準備好早膳了,這邊請。」



  姚家廚師的手藝和任家的差不多好,普通的料理自然不必說,甚至有些使用水族道地食材的特別菜色,和以前小時水族出身的母親做過的非常像,那味道不消說,徹底溫暖了任鈴的心。

  雖然腹部稍微有些悶痛感,不過任鈴並沒有太放在心上。早餐過後就是練習,現在得把握時間多吃點才有力氣,她可不想浪費姚流的時間,哪怕只有一秒。

  她說得上是個認真學習的好學生,本來擔心她太操勞的姚流並沒有安排太多練習給她,若真多了起來,反倒大多是她自己要求的。今天也是,任鈴相當認真地問了姚流平常訓練的時間,壯起膽問能不能跟來的。

  「任鈴小姐,到目前為止都還行嗎?」

  「是……雖然符還沒辦法像完全施展術時那樣化成灰,但似乎已經有一點成果了。」

  考慮到山海術其實是相當進階的召喚術,姚流讓她先從一些基本的爆破符、封符這類的開始。山海師畢竟也算是術士的一種,這些簡單的小把戲只要稍加練習,有山海師底子的話都能做到。反過來說,應該也挺適合拿來啟發任鈴。

  冬天的天空還沒完全亮起,撫過雪地的風相當凍人,寒氣也不斷從他們踩著的積雪中散出。兩個人的臉頰和鼻尖都凍得紅通通的。

  「啊,我想問的是您的身體。北方的冬天還是很嚴酷的,每天讓您一個女孩子跟著我這樣操勞,我有點……」

  姚流自己在北方長大,更從小就幾乎每天都被嚴厲的父親這般操勞,有這樣的實力和體力是理所當然,冬季一大早便出來訓練是他的家常便飯,但任鈴的狀況如何他就不清楚了。雖然不知道她是如何成長的,光看她比自己削瘦不少的肩膀與體格,多少會擔心她吃不消。

  「不、不勞煩您擔心!我身體很好的,多虧您和姚家的照顧。最近就是腹部有些悶痛而已。」

  「悶痛?」

  「沒事的啦,您別擔心、別擔心……」

  還在伸展著手部肌肉,怎麼就感覺兩腿之間滑過了什麼溫熱又有點黏稠的液體……

  「要是身體不舒服的話,請一定告訴我。我會——任鈴小姐?」

----------

我錯了,結果禮拜五放了颱風假,我原本的時間都拿去跟我媽多相處了

下個禮拜就要出國去上大學了,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啊

或許以後寫小說會是我最療癒的時間了(淚)

以上,我明天會再更一回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09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老農
大大要出國深造了,太強了,祝一切順利

08-11 07:50

Lubit
謝謝老農大大!其實我當初只是不想考學測而已(小聲)08-11 1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ep14電子書
這漫畫好看 https://www.bookwalker.com.tw/product/6577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