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Future

作者:白石│2019-08-10 12:04:20│贊助:2│人氣:25
  所有混過夜店的人一定都聽過有關Marty響亮的名聲。他是個幾乎混過所有夜店的人,在夜店裡他總是最耀眼的。不只是因為他的外表,還有他個人獨特的魅力。在舞池中跳著他獨有的舞蹈能吸引群眾跟著他一起起舞,在他跟所有人敬酒時沒有人不會不舉起酒杯,在他舉著麥克風大聲歌唱時每個人都會歡呼著和他合唱,所以有人戲稱他是夜店王子。

  而名叫Future的夜店是Marty最常來的地方,每個年輕氣盛的少男少女都會為了見他而來到這裡。只要有他在,永遠不會有冷場的時候,還能給夜店帶來蓬勃的經濟發展。

  這天,Marty一如往常的在夜店裡開心的跳舞,周圍都是跟隨他起舞的人群,每個人或開心或陶醉。等他終於跳累了,他就擠過人群,和酒保要了一杯酒,自然的和所有端著酒杯的人敬酒,然後他在人群當中,看到了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人。

  那是個不顯眼,但是在這間所有人都穿著性感火辣的服裝的夜店裡,她算是當中鶴立雞群的一位女人。因為她的穿著非常普通,是個隨處可見的休閒服裝,一點也沒有要在這裡顯露身材的意思。

  這樣普通的女人只是安安靜靜的坐在角落的沙發裡,手裡端著一杯酒,看著周圍各色的人群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裡瘋狂跳舞。她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平淡的啜飲著手中的調酒,就好像她和這個世界完全隔絕了一樣。

  不,應該說,她不適合待在這裡。

  閱女無數的Marty對這樣平淡,沒有特別吸引力的女人感到一絲好奇。他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理由會讓她選擇來到這裡虛度時光,不跳舞,不唱歌,也不搭訕任何人,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喝酒,默默的觀察每個人。

  於是Marty帶著好奇心端著酒杯,擠過跟他打招呼的人們,直直地朝她走過去。

  他在跟她搭話前設想過一些女人可能會給他的理由,比如從別人口中聽到關於他的傳聞,為了一探究竟而前來,或者她是某個在臥底的女人,因為這裡正在進行什麼秘密的犯罪而前來觀察。當然這個理由只是他荒唐的設想,女人就算真的是臥底也不可能誠實回答他。因此他還是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妳好。」終於來到女人身邊後,Marty一屁股坐在她旁邊的空位上,距離不遠也不近。

  女人看向他,她的表現沒有Marty想像中像見到偶像一樣興奮的情緒,她只是平淡的跟他點頭,禮貌回覆:「你好。」

  Marty為她的冷靜而感到些微訝異,然後很快便意識到對方肯定沒有聽說過他的傳聞,心中對她的好奇心又添加了一分。他見對方沒有反感的樣子,便朝她坐近了一些,揚起他一直以來成功迷倒無數女人的迷人微笑。

  「我叫Marty Leslie,妳叫什麼?」

  「Lisa Griffin。」

  Marty仔細觀察著Lisa的反應,令他挫敗的是,她一點反應也沒有,沒有臉紅,也沒有對他露出一絲感興趣的樣子。她一直是平淡的樣子,就連喝酒也是一樣,似乎沒有什麼能夠激起她一點情緒反應。

  「妳看起來好像不適應這裡,為什麼妳會想來?」Marty終於忍不住問道。

  Lisa微微側頭看他。夜店裡很暗,只有五顏六色的霓虹燈照射在各處,無法看清所有人的長相。但在這樣的近距離觀察下,Marty在微弱燈光下看清了她那雙特別的眼睛。那是一雙金色的眼睛,非常特別的顏色,在黑暗裡顯得很亮。

  只見她輕輕的放下酒杯,淡粉色的雙唇緩緩吐出字句。

  「因為夜店的名字。」

  Marty愣愣的看著Lisa認真的神情,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他從沒聽過有人是因為夜店的名字才來,來這裡的人大多都是為了尋歡作樂、搭訕和找人打一炮,而她僅僅是因為名字就進來這裡?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原因,總不會是因為她以為夜店真的一副未來的樣子吧?

  「妳的理由真是令我感到意外。」Marty笑著喝了一口酒,跟著把酒杯放在她的酒杯旁邊,「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Lisa抬手將頭髮撥到耳後,這樣無意間的動作同時也莫名的撥動了Marty的心弦,一時之間他也看得恍了神,「因為它的名字跟我也有關係,我能看到每個人的未來。」

  「……什麼?」Marty眨了兩下眼睛,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並且哈哈大笑起來,「妳在說笑話嗎?那我可得說這笑話還挺有意思的。」

  「你看那個金髮女人。」Lisa並沒有因為Marty的反應而感到不悅,反而伸手指向人群當中還算顯眼的金髮性感美女,「她現在手上拿著酒杯對嗎?等一下她會離開,走到吧台和獨自坐在吧台邊喝酒的男人接吻,之後會有人不小心撞到她,她的酒杯會掉下去,接著他們會開始爭吵。」

  Marty愣愣的聽完Lisa詳細的描述,似乎很有一回事的樣子。他半信半疑的跟Lisa一起觀望那個金髮美女。沒一會兒,金髮美女真的離開了,她踩著紅色的高跟鞋走到吧台,和坐在吧台前的男人接吻。Marty幾乎驚呆了,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Lisa,她只是微笑著讓他繼續看下去。很快有個人在他們接吻的時候,不小心撞到女人,她手裡的酒杯掉下去,玻璃碎屑和酒液潑散在地上,他們開始爭吵。

  一切就跟Lisa描述的一模一樣,完全沒有不同的地方。換作是別人,說不定就已經相信了,但Marty死都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擁有特殊能力,即使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我不信,這一切肯定是妳觀察出來的,這只是巧合。」

  Lisa輕輕微笑,舉起酒杯將杯中剩餘的液體一飲而盡,說出一句讓Marty感到莫名奇妙的話,「Marty,原來你在這裡,快來和我們一起狂歡跳舞,你不會想錯過這瘋狂的夜晚的。」

  Marty皺起眉,一頭霧水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不用了,你們去吧。」不等Marty開口,她頓了一會兒後又道:「這會是你的損失。」

  「妳到底在──」

  「Marty!原來你在這裡。」這時有個端著酒杯的男人湊過來了,他看了一眼Lisa,接著把目光聚集在一臉錯愕的Marty身上,語氣十分愉悅的大聲邀請他:「快來和我們一起狂歡跳舞,你不會想錯過這瘋狂的夜晚的!」

  這一段話……Lisa剛剛一字不差的說了一遍,完全一模一樣,只差口氣不同。Marty目瞪口呆的看向掛著淡笑的Lisa,轉過頭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不用了,你們去──」

  說到一半,Marty愣住了。

  這句話Lisa剛剛也說了一遍。

  「這會是你的損失!」男人被拒絕之後顯然有些失落,卻還是高興的拋下這一句就離開了。

  從頭到尾,他和男人的對話,每一字每一句都被Lisa說中了,一點誤差也沒有,一般人肯定辦不到這種事。即使Marty再怎麼不相信超能力或超自然一類的事,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卻也讓他不得不相信,Lisa真的能夠預見未來,她並沒有在開玩笑。

  碰到了這麼一個特別的人,讓Marty覺得自己一定要和她成為朋友這種機會可是不可多得的。他興致勃勃地轉頭想和她深入了解有關她的能力,可等他定睛一看時,才發現她已經不見了。

  Marty慌張的站起身,在茫茫人海裡巡視一番,很快就找到了那一頭烏黑的長髮背影,她就站在門口,手放在手把上準備開門出去。Marty趕忙推開一個又一個陶醉於音樂和舞蹈的人們,但是人群因為他的到來反而興奮起來,空間就變得更加擁擠。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寸步難行,只能一邊大喊Lisa,一邊在內心祈禱她會為了他多停留哪怕一秒。

  Lisa可能聽到了他的聲音,Marty隔著這片人海看到她在門邊回過頭,那雙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進他的眼睛裡。頭頂上五彩斑斕的燈光映照在她那張淡淡的表情上。她什麼也沒說,只是遠遠地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戀的轉身離去。

  看到她開門離開之後,Marty覺得自己快被急瘋了,生平第一次覺得太有人氣不是一件好事。他卯足了勁推開每個擋在他前方的人,也不管他們是不是為此感到不滿,他滿心滿眼的只想著要追到她,深怕過了今夜之後,他就徹底錯過她了。

  最後他擠出人群,徑直衝出夜店,左右張望了一會兒後,失落的發現她已經走了,他並沒有在街上找到那道背影。

  Marty只好心情沮喪的重新走進夜店,完全無視周圍的歡聲笑語,毫不費力的從人群中走到吧台邊坐下,開始獨自一人喝起悶酒。

  他不懂他的情緒為什麼這麼低落,之前和他好幾任女友分手的時候,他都沒有像現在這樣難受過。或許是因為Lisa是他見過最特別的人,而令他不高興的是他錯過了她,他甚至不能肯定她隔天,或者是之後的每一天,是否還會再來這間夜店。

  他一口悶了一杯又一杯的酒,不禁開始細細回想起Lisa的模樣。可他想了很久,很努力的回想,卻氣憤的發現,因為夜店過於昏暗,他幾乎想不起她的輪廓,只記得她那烏黑的長髮、白皙的皮膚以及那雙彷彿會發光的金色眼睛。

  他趴在吧台上醉醺醺的想著,下次一定要讓Peter把夜店裡所有的燈都調到最亮,搞得這麼暗要怎麼看清每個人的樣貌。還有,夜店應該要控制人數,這麼小一間擠滿人潮的時候,連一個人行走的空間都不夠,至少得把人數控制在二十人才行。

  濃烈的酒意讓Marty昏昏沉沉的胡思亂想了很多,最後他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以及人們狂歡的吶喊聲中逐漸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Marty覺得頭痛欲裂,全身也非常僵硬。他抹了把臉,抬頭就看到正在擦拭酒杯的Peter。

  「早安,Marty。」看到人醒來之後,Peter挑起一邊眉毛道。

  Marty左右張望了下,發現他還在夜店裡,不同的是人群已經散盡,夜晚的狂歡早已結束,現在店裡只剩下他和店長Peter。Marty因為頭痛皺起英俊的面容,他扶著額頭,昨晚的記憶開始一點一滴的流入他的腦海。

  「真意外會看到你醉倒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Peter給他倒了一杯水。

  Marty感激的拿過水杯一飲而盡,很快緩解了他的乾渴狀態。

  「昨晚……」Marty想把遇到Lisa的事告訴對方,但他想了想,覺得還是把這件事當做是秘密,畢竟Peter肯定也不會相信如此荒唐的事。「沒事,只是心情不好,多喝了幾杯。」

  「多喝幾杯?」Peter露出譏諷的微笑,「我的員工和我說,你整整喝掉了三瓶店裡最烈的酒,你卻和我說你只多喝幾杯?」

  「抱歉……我不知道我喝了那麼多。」Marty不好意思的撓頭,想著該找什麼理由趕緊離開這裡,卻忽然感到喉頭一陣噁心。他捂住嘴,不再理會Peter,直奔廁所大吐特吐。

  Peter搖了搖頭,對這種情況也是見怪不怪了,轉頭繼續整理他的夜店。

  *

  宿醉情況已經好很多的Marty拖著步伐走進屋裡,第一時間沒有想到去好好洗個澡,此刻他只想舒服的躺在床上,再次回憶有關Lisa的事。

  其實他很好奇,像她這樣能夠看見未來的人會不會覺得生活很無趣?畢竟她看到了每一件未來會發生的事,驚喜的事不再感到驚喜,未來會遇到的人也沒了第一次見面時會有的尷尬和新奇感,所有事情都會在她的預料之內。

  不過最讓他想知道的是她有沒有可能是個有錢人。既然她能預見每個人的未來,那麼也一定能看到未來的每一場比賽會是哪個隊伍獲勝,靠著這點她就能在每場賭注贏得一大筆錢。這麼好的一個能力,Marty自己都覺得很好用。

  他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有關預見未來的好事,沒一會兒又繞回到她的外表上。不出意外的,在他記憶中的那張臉依然不清晰,只有那雙特別的眼睛,不管怎樣都忘不掉。

  最後他爬起身,走進浴室將身上的酒味和各種各樣的香水味洗掉,決定要好好打扮自己。雖然他不確定Lisa今晚是不是會去夜店,但以防萬一,他還是想把自己打扮的足夠吸引人──即使他每次去夜店都會將自己打扮的非常帥氣──最好是能吸引到Lisa。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先強調一點,他接近她僅僅是為了和她成為朋友──當然他並不在意和她有近一步的關係──所以別說他動機不良什麼的。他在浴室的鏡子前對自己點點頭,內心的一片誠心一點也不假。

  晚上。

  Marty在出發去未來夜店之前,他在衣櫃前像個第一次出門約會的小女孩一樣,不斷的挑選一套又一套的衣服,思考著能讓自己看起來足夠吸引人的同時也能吸引Lisa的目光的會是哪一套衣服。在他挑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Marty還是選了他很常在穿的黑色西裝,因為他認為像Lisa那樣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打扮,應該不會特別在意外表,像他這樣能彰顯自己帥氣的同時也不會過於招搖,或許她會喜歡這樣的。

  給自己打扮好之後,Marty滿心期待卻也充滿擔憂地開著車。他期待會在夜店裡遇到Lisa,並成功約上她一起到外面吃飯,也擔憂他從今以後將永遠錯失她。

  於是他抱著滿腔複雜的情緒,很快抵達夜店。夜店才剛開沒多久,裡面的人潮就已經多得不像樣。他走進店裡,敷衍的回應每一個來搭訕他的美女,視線不斷在湧動的人群裡掃視,很快就失望的發現Lisa沒有在裡頭。但他沒有放棄,他拒絕每一個邀他一起去跳舞的邀請,獨自坐在離門口最近同時也是視線最佳的座位上,一邊喝酒一邊緊盯著門口的動向。

  每一個在夜店熟識Marty的人都覺得他和平常不太一樣。平時他總會高興的隨著音樂起舞,和每個人一起大笑喝酒,有時興致來了還會高歌幾曲。可他今天卻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整晚一個人坐在那張黑色的半圓形沙發上,視線似乎一直膠著在門口,除了喝酒,他幾乎動都沒動過。有人過去想和他喝酒聊天時,也都被他禮貌的拒絕了。

  默默關注到這一切的Peter把調好的酒推到客人面前,對旁邊正在倒酒的員工Mike說道:「你有注意到Marty今天不對勁嗎?」

  Mike看了自己的老闆一眼,「當然。」

  「他看起來像是在等什麼人。」Peter瞇起眼想了一會兒,興致盎然地湊到Mike耳邊,「我們來打個賭吧,Mike。」

  「老闆,你知道我和你打賭我永遠是輸的那一個。」Mike無奈道。

  「我們來賭Marty等的會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如何?」Peter絲毫沒有理會Mike的意見,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如果你贏了,我就幫你調漲兩倍的薪水,要是你輸了──好吧,別用那種眼神看我。這次沒有懲罰,你輸了不賺也不虧,這樣行了吧?」

  Mike略微無奈的嘆氣,「老闆你先吧。」

  Peter摸了摸他下巴上的青色鬍渣,仔細回想Marty喜歡過的女人類型後,一口氣斷定道:「肯定是那種打扮不艷麗,平淡無奇,卻有個人獨特魅力的女人。」

  「你確定嗎?這樣的女人Marty可從沒交往過,更別說多看一眼了。」Mike狐疑道。

  「誰知道,說不定他想換口味。」Peter聳肩。

  「好吧,那我就猜是個性感美女。」

  恰巧,在他們打完賭之後,門口處又進來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Marty心心念念的Lisa。逐漸心灰意冷的Marty在看到Lisa的時候,眼睛整個亮了起來,連精神都比剛剛好很多。他迅速站起身,稍微整理了下袖扣,端著酒杯和周圍的人打招呼,狀似不經意間緩緩朝她走近,最後表現出恰好看見她的樣子。

  「Lisa!沒想到妳今天也來了,昨天走得那麼匆忙,今晚不多留一陣子嗎?」Marty哈哈笑著,手心不禁微微冒出一點緊張的冷汗。

  該死的,以前泡妞的時候他都沒像現在這麼緊張過。他小心翼翼地觀察著Lisa的反應,可能是因為他們現在貼的很近的關係,他終於能夠看清楚Lisa的臉。不得不說,昨天他真的是眼瞎了──當然還是得怪夜店的燈不夠亮──他竟然沒發現,她是個漂亮的女人。

  不是說她長得很精緻,而是十分耐看,不會令人覺得膩。她臉上的妝容並不濃厚,Marty甚至懷疑,Lisa可能只在嘴唇上塗抹淡淡的粉色口紅,讓她的嘴唇看起來很滋潤。而她今天的穿著是一套休閒服,一件黑色外套加白色襯衫,褲子是黑色的緊身長褲,配上一雙不高也不低的黑色高跟鞋。

  這樣從頭看下來,意外的和他還挺配的,就像是情侶裝一樣。

  「我知道你整晚都在等我。」Lisa開門見山道。

  Marty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那妳願意坐下來,和我喝幾杯嗎?」

  Lisa沒有回應他,只是朝電梯的方向往前走了幾步,拿著一張銀色的卡回頭對他揮手,「來吧,我們到別的地方,這裡人太多了。」

  Marty愣了一會兒,看著Lisa穿過人群逐漸走遠,他才後知後覺的趕緊跟上,內心的愉悅和狂喜毫不掩藏的完全表露在他表情上。他並肩和Lisa站在電梯裡,感覺心裡有些緊張,因為目前的發展比他想像中還要快。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淡漠的女人會出人意料的開放大膽,他們才認識沒多久,她就帶著他到樓上開房,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想不到妳對這間店還挺熟的,我還以為妳是第一次來呢。妳是什麼時候拿的房卡?」在等電梯上升的時候,Marty好奇問道。

  「一直都有。」Lisa看著Marty震驚的模樣,好笑的眨眨眼,「Peter是我朋友,給朋友一點福利特權沒什麼不好的吧?」

  Marty笑笑的摸摸鼻子沒說話,原來他們很早就認識了,之前Peter怎麼也不把她介紹給他,回頭他可得好好的審問那狡猾的傢伙。

  很快電梯門開了,他們走過長長的走廊,Lisa熟練的拿卡刷開房門,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走廊最底的房間。

  雖然格局和其他房間都一模一樣,但不難看出有人在這裡長期生活的痕跡。眼前的方桌放著開過瓶的紅酒,還有一杯還沒喝完的酒,化妝品和一些香水瓶凌亂的擺放在化妝台前,床上和地板散亂著各種各樣的衣服,Marty甚至有點尷尬的發現,他的腳邊有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衣。

  眼前的景象再次刷新Marty對於Lisa的第一印象。

  房間主人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是特別在意,絲毫沒有要整理房間的意思,她神色自若地往兩杯酒杯裡倒酒,將其中一杯遞給愣在原地的Marty,這時她才注意到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她笑了笑,彎腰撿起他腳邊的內衣和一些散亂的衣服,隨手仍在床上,出聲調侃他,「什麼時候夜店王子也會對這些感到害羞了?來吧,別傻站著了,坐下吧。」

  「我只是沒想到像妳這樣的人,私底下的生活會這麼的……隨性。」Marty拿著酒杯在她對面坐下,毫無說服力的辯解道。

  「像我這樣的人?」Lisa哼笑一聲,「你又多了解我?你只是依照外表來判斷一個人而已。」

  「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

  Lisa搖頭,「我告訴你吧,你可能會以為我能看見所有人的未來,也包括我自己的,但是事實上,我看不到,我看到的只有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

  Marty很訝異,這麼厲害的一個能力也會有漏洞,也更訝異Lisa對於他的信任。他們認識才不到幾個小時,她就願意把自己的事告訴他。不過他猜想,或許是因為Lisa看到他的未來,確定他是個好人才願意說的吧,畢竟沒有什麼事情是可以瞞過她的,她知道未來的所有事。

  「雖然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但我能透過和我有所接觸的人,猜測我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只要有人的未來有一部分是模糊的,我就知道以後我會和對方有很多的接觸。」

  「像我嗎?」Marty彎起眉眼笑道:「妳看到我的未來是不是有很多的模糊?」

  Lisa金色的眼睛直直的望著那雙湛藍的瞳孔,看了一會兒後她默默垂下眼眸,看著酒杯裡深紅色的酒液,淡然回答:「挺多的。」

  「那我能知道我自己未來會怎麼樣嗎?」Marty連珠砲似的一下問了幾個正常人都會問的問題,「我未來的生活會怎麼樣?我會過得很好嗎?我未來的妻子是誰?會有幾個小孩?我能活到幾歲?我死的時候是怎麼死的?對了,還有世界末日是什麼時候?」


  Lisa平淡的看著他,一點也不意外Marty會一次問她好幾個問題。放在別人身上的話,她連回答都不屑回答,壞心點的話,她會向對方索要一大筆錢,比如一個問題五十萬美金,心情不好的時候直接改成天價,讓別人付不起。但是Marty不一樣,對她來說,他算是特別一點的人,所以她一一的把他想知道的內容都告訴他。

  「你未來會很幸福,會有一個漂亮、顧家且忠心的妻子。你們會生下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會很孝順,而你能夠和妻子白頭到老,最後將會平靜的離開人間。至於世界末日,那還要好幾百年的時間呢。」

  Marty聽著Lisa口中的描述,怎麼聽都覺得像是童話中會有的美滿故事,「妳不會騙我吧?」

  「我為什麼要騙你?」Lisa抿了一口酒,臉上依然沒什麼表情。

  Marty看著Lisa那張白皙細嫩的臉,還有那雙吸引人的金色眼眸,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我能知道,我未來的妻子是誰嗎?」

  「我只能告訴你,她有一頭漂亮的金色長髮,和一雙很好看的藍色眼睛。」Lisa說,「她是個非常漂亮,很有女人味的人。她會很愛你。」

  「所以……不是妳?」Marty失落的說出心裡話。

  Lisa略微訝異的望向Marty,「你希望我嫁給你?」

  「好吧,老實說,一開始我想像中的妻子就是妳。雖然我們認識才沒多久,但妳是我認識的所有女性當中最特別最有吸引力的,當然我不是指預知能力這方面。」Marty有點不好意思的抓了幾下頭髮,「妳長得不至於驚豔,但仍然是好看的那種。最重要的是妳的那雙眼睛。妳的眼睛很特別,也很好看,像是溫暖的太陽,有著金色的光輝,在黑暗中彷彿能自己發光,很吸引人。」

  Lisa聽著Marty認真且柔情的敘述,心裡難得感到久違的一絲悸動,但也只有那一瞬間而已。她那淡漠的表情稍微鬆動了一些,垂眸看著對方放在桌上的大手。她幾不可聞的發出一聲輕嘆,將手輕輕的附在他的手背上,抬眼看進那雙湛藍的眼睛,語氣淡然地開口:

  「很高興聽到你說這些話,但是我不能。」

  無奈的拒絕傳到Marty耳裡時,他的身子都僵住了。就算已經知道他未來的妻子不是她,他的心裡還是會有一種隱隱的期待。所以在聽到這聲拒絕後,他的內心感到無比的寒冷,連握住那隻柔軟的手的勇氣也在瞬間一消而散。

  「……為什麼?」Marty乾巴巴地問。

  Lisa深吸一口氣,木然的收回手,「你誇讚我的眼睛的時候,和我的丈夫一樣。他是第一個讚美我的,而你是第二個。他說我的眼睛就像暖陽一樣,非常好看。」

  「那麼他對妳好嗎?」Marty不死心般繼續問道:「既然妳都有了丈夫,為什麼還要來夜店?」

  Lisa似乎回憶起什麼美好的回憶,臉上不禁露出Marty都沒看過的柔和微笑。「他對我很好,當我想要吃一塊甜膩的小糕點時,他會買一整塊蛋糕給我;當我想要去某個地點旅遊的時候,他會抽出他所有的時間,買上兩張機票,帶我一起去旅行;當我難過悲傷的時候,他會丟下一切,陪伴在我身邊,溫柔的安慰我。」

  Marty默默的聽著Lisa的描述,不甘心的承認他確實是個好男人,甚至覺得自己恐怕也比不上他。

  「他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就算他有缺點,就算我們也常常吵架,但他仍然是我最愛的人。」Lisa說到這裡,臉上的神色逐漸染上一絲痛苦,眼眶更是聚積起眼淚,使她的金色眼睛看上去更加透徹晶瑩。

  「發生什麼事了嗎?」Marty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謹慎小心的詢問。

  Lisa抬手抹掉從眼眶掉落的眼淚,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鼓足勇氣要將接下來的話說出口。Marty看著她張開嘴,最後又默然地閉上,她似乎在那一瞬間喪失了所有的勇氣,眼淚無聲的爬滿她的臉頰,喉嚨哽咽著說不出半句話。

  Marty伸出手,似試探般輕柔地握住她的手,感受到對方用力回握後,他更緊的抓住她的手,希望自己溫暖的手掌可以安撫她幾近崩潰的情緒。

  他靜靜的等對方逐漸冷靜後,便聽她啞著嗓子說出她一直無法說出口,也無法接受的事實。

  「他死了。」她哽咽道:「因為他想要買一條項鍊送我,所以他在下班後到珠寶店打算取訂製好的項鍊,卻不巧碰到歹徒搶劫,結果在過程中,歹徒不小心擦槍走火,誤殺了他。」

  Marty默默地看著悲痛欲絕的Lisa,「妳沒有試著改變他的命運嗎?」

  「不……我不能!」她痛哭起來,激動的語氣裡滿是痛苦和絕望,「我曾試圖改變一個人死亡的命運,但是……但是對方卻因為我死得更慘!」

  生離死別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而Lisa和其他人相比,她最大的痛苦恐怕不是丈夫意外的死亡,而是在知道最愛的人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樣的方式死亡,自己卻無法阻止時,只能在命運面前低頭,眼睜睜的看著對方走向絕路。

  Marty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Lisa總是一副淡漠的樣子。因為她看到了很多人的死亡,可自己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看著一個又一個朋友或陌生人走向既定的命運。一路下來,她早已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而這樣的痛苦,不是任何一個外人能夠理解的。

  他看著傷心欲絕的Lisa,默默的站起身,在她身前蹲下,牽起她那雙沾滿淚水的手,溫柔地開口:

  「辛苦妳了。」

  Lisa累積已久情緒最終還是潰堤了,她大哭著撲到Marty懷裡,他反手緊緊抱著她,任她將眼淚沾濕他的衣服。

  *

  「你知道這間店其實是Harrison創的嗎?」

  等Lisa終於哭完,情緒穩定下來之後,他們雙雙坐在床邊上。Lisa狼狽的將臉上的淚痕抹乾淨,突然對Marty說出這一句。

  Marty伸手輕輕幫她撥開落在頰邊的頭髮。「誰是Harrison?」

  「……我丈夫。在他去世之後,他就將這間店傳給他的朋友Peter。以前店裡的生意沒有像現在這麼好,Peter跟我說,這一切的功勞都要歸功於你,是你把人都帶進來的。」Lisa抬頭靜靜地望向Marty。

  「為什麼他不把店交給妳?」

  「因為我不喜歡。我不喜歡他開夜店,也不喜歡來這裡。為了這件事我跟他吵過好幾次,但是最後我還是妥協了,我不希望他在死之前沒有做到他喜歡的事。」她說:「現在會來這裡,是因為這裡是他的寶藏,我再怎麼不喜歡,也得來看看他的寶藏是不是還好好的。」

  Marty看著Lisa沉靜的臉龐,想伸手輕輕撫過她微微泛紅的臉頰。可他沒敢這麼做,只用手指輕輕捻起那烏黑而細軟的頭髮,「為什麼妳願意和我說這些?我的意思是,我們才認識沒多久而已。妳就這麼信任我?」

  那雙金色的眼睛在燈光下似乎在微微發著光。Lisa伸出手,柔軟的手掌貼在他的臉頰上,拇指輕輕摩挲著他的眼尾,「因為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Marty有些失笑,「僅僅是因為如此?」

  Lisa看著那雙湛藍的眼眸沉默了一會兒,「不。對我來說,你也是個特別的人。」

  「怎樣特別?」

  「傳說,預言者在遇到真愛之後,就能夠看到自己未來會怎麼死。而在真正愛上真愛之後,就能知道自己會在哪個時間點死亡。」

  Marty的心跳驀地加快起來,心裡竟隱隱期待著Lisa接下來說的話,也期待著她的反應。

  「在我遇見你的第一天,也就是昨晚,我就看到了,我看到我的死亡。」

  Marty看著近在咫尺的雙唇,悄悄的咽了口唾沫,「那妳……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時候死了嗎?」

  Lisa和那雙透著些微期待的藍眼睛對視一會兒,手指輕輕摸過他的耳朵,最後收回手,和他拉開了些微的距離。

  「No。」

  在聽到否定的回答後,Marty是真的覺得難過又遺憾。即使知道不可能,他卻仍然不死心的拉住她的手臂,「妳就不試試看嗎?」

  「不,不可能。」Lisa反抗著扯回自己的手臂,但對方抓得太牢了,一時之間掙脫不了。

  「妳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不可能?」

  「因為你的未來已經讓我知道了!」Lisa大喊,用力一掙便成功掙開了。她站起身,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不可能再愛上其他人了,我這輩子只愛Harrison,我只愛他一人。」

  Marty收回自己被掙開的手,看著難過的Lisa沉默了下來。

  Lisa緩了口氣,很快恢復她一貫的冷靜,「我喜歡你,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現在是,以後也是。」

  聽著Lisa斬釘截鐵的回答,Marty就知道他不能再抱任何無望的期待了,即使說再多也沒有什麼意義,也許就這麼到此為止才是最好的。

  在Marty的堅持下,他們還是互相交換了電話號碼,就算不能相愛,但他們依然可以做朋友,如果Lisa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他一定會赴湯蹈火。Marty讓Lisa在房間裡好好休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後,便離開了房間。

  室內重新恢復寧靜。Lisa輕嘆口氣,打開化妝台的抽屜,裡面什麼都沒有放,只放了一張照片和一枚銀色戒指。她將照片和戒指取出,疲憊又憂傷的坐回椅子上,看著自己丈夫在照片上笑得那麼開心的樣子,Lisa心中就有更多的苦澀。

  她放下照片,再次端詳起她一直不敢重新戴上去的戒指。內側刻著他丈夫的名字,拇指細細摩挲著上面的刻痕,那些美好的回憶一一閃過,她輕輕笑起來,緩緩將戒指套進無名指。她端著盛滿酒液的酒杯走到陽台,雙手放在欄杆上,看著今晚的夜色獨自喝著悶酒。

  其實她是知道的,如果自己不要這麼固執,她或許真的會愛上Marty,畢竟像他這樣不會為了個人利益而利用她能力的人已經不多了,他確實是個好人。不過她就是這麼固執的人,只要認定了一個人,這輩子就都不會再改了。

  反正她是知道的,在看到她的死亡的時候,她知道,她等待已久的盡頭終於要到了。

  她很快就可以去找他了。

  *

  這幾個禮拜,Marty的工作量突然增加,基本上連去夜店的時間都沒有,他還想著要找個時間去找Lisa聊聊的。他前幾天還試圖聯繫Lisa,但對方都沒有回應,不知道是在忙,還是故意不接他的電話。

  Marty覺得心裡有些不安,有些擔心Lisa是不是出事了,但他又不知道她住在哪裡,只知道她在夜店有個住處。想到夜店Marty就想到和Lisa是朋友的Peter,也許他會知道Lisa的近況。於是Marty在終於得到空閒的時候,第一次在白天到夜店找Peter。

  「Marty?」Peter正在店裡處理酒櫃,看到Marty急匆匆的朝他走來感到有些意外,「好幾天都沒看到你了,你有什麼事嗎?」

  「你和Lisa很熟對吧,別跟我裝,她都把事情告訴我了。」Marty忽略Peter略微訝異的神色,著急地問道:「你知道Lisa住在哪裡嗎?你們這幾天有沒有聯繫?」

  「哦,這個……」

  Marty此刻正著急,想要馬上知道答案,但Peter神色一下就變了。看到對方的表情,Marty就知道Lisa肯定是出事了,不耐煩的抓住對方的肩膀,讓他不要再吞吞吐吐的。

  「那時候你在忙,可能沒有注意到新聞。五天前,有人在一棟老舊住宅發現一具屍體,被發現的時候胸口插著一把刀,已經死亡一個星期了。」

  聽到這裡,Marty就有些不願再聽下去了,他大概已經能猜到事情的結尾,而那絕對是他不肯接受的。

  「屍體是男性屋主,本身就有前科,警方目前還在調查凶手。」

  Marty愣了一下,這跟他想的完全是不一樣的,看到Peter的表情他還以為屍體是Lisa,沒有想到是別人。他為自己沒有猜中感到慶幸,同時也有些惱怒,「這跟Lisa有什麼關係?我來是問你有關她的事,而不是來聽你說新聞!」

  「嘿!冷靜點好嗎?我就要說到重點了。」見Marty暴躁的像是要揮拳揍他的樣子,Peter緊張的舉起雙手示意他不要激動,「警方在現場找到一根女性的頭髮,帶回去調查一番後發現是Lisa,他們自然要請她到警局一趟,但是他們聯繫不到她──當然我也聯繫不到──到她家也找不到人。所以他們懷疑Lisa有問題,正在搜索她的行蹤。」

  「不可能!Lisa絕對不可能會幹這種事!」

  Marty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雖然他們僅僅認識不到幾天,但他始終認為Lisa是個善良的人,她絕對不可能是殺人凶手。

  「我也一樣不相信,Lisa不是這種人。只是奇怪的是為什麼她會不見?她又去了哪裡?」

  「她該不會……已經出境了吧?」

  Peter搖頭,「不可能,警察搜索過Lisa的房子,她的個人物品和護照都還在,表示她可能還在這座城市裡。」

  究竟凶手是不是Lisa,而她又去了哪裡,他們沒有一個人有答案。她簡直就像是憑空消失一樣。

  Marty緊皺著眉頭,看著同樣苦惱的Peter,不甘心他們只能乾坐著等待警察的消息,於是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我們去找她吧。」

  Peter愣住了,他看向一臉認真的Marty,心想他肯定是瘋了,「警察不是已經在找她了嗎?何況我們要找的話,要怎麼找?我們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有個計劃。」Marty對於自己的計劃似乎非常有自信,「你加入嗎?」

  Peter猶豫的看著Marty,心裡確實一點也不想乾坐著等待。他一樣也很想找到Lisa,讓她解答他的問題,更希望她能夠證明她和這次的謀殺案無關。Harrison是他最好的朋友,即使他沒有特別鄭重交代他要照顧好Lisa,但他覺得這是他一項很重大的責任,Peter不希望她出事,更不希望她坐牢。

  他思考了很多,猶豫了幾分鐘,望向還在等待他答案的Marty,最後一咬牙,點頭答應,「好吧,我加入。所以你的計劃是什麼?」

  「在這之前,我們還得再找一個人。」

  「找誰?」Peter看著Marty的表情,很快就明白他指的是誰了。他搖頭,「不行,他只是我的普通員工,把他扯上不太好,何況沒了他我的店還要怎麼經營?」

  「你確定你的員工只有他一個嗎?」Marty似笑非笑的看著立即變了臉色的Peter,「他也不是什麼普通員工,對吧?」

  Peter恨恨的瞪了Marty一眼,最後迫於無奈,只能不情願的妥協。

  *

  一個星期前。

  Lisa歪著頭在椅子上慢慢轉醒,等她的意識回攏之後,發現她的四肢分別被綁在兩邊的扶手以及椅腳上。她動了幾下,無沒有辦法輕易的掙脫。

  她環顧四周,看得出這是棟十分老舊的住宅,牆壁乾裂泛黃,牆邊角落有一些蜘蛛網,屋內的傢俱都特別破舊,上頭落了不少的灰塵,看起來像是很久沒人住了。

  Lisa開始冷靜的回想自己為什麼會被綁到這裡來。她記得她在停車場停車,下車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有人從背後襲擊了她。對方一手用力勒住她的脖子,一手拿手帕捂住她的口鼻。她奮力掙扎,想要大聲叫喊,但她的聲音都被遮掩住,只剩下細小的嗚咽聲,最後她漸漸失去了意識。

  她的記憶只到這裡就沒了,醒來就發現自己在陌生的地方。這種情況,一般女性早就因為恐懼而感到慌張,但Lisa本來就異於常人,目前的狀況還不至於讓她感到恐慌。只是令她不解的是為什麼有人要綁架她,她不是什麼有名的人,也不是富豪,身材也是普普通通,可以說是歹徒要什麼她就沒什麼。

  Lisa突然想到了什麼,除非歹徒從別人身上知道了她的秘密,這個恐怕是最大的可能性。

  在Lisa分析歹徒的犯案動機的時候,她聽到了腳步聲,很快她就看到一個平頭,臉上一道淡淡的疤痕,左手紋滿複雜刺青的男人。Lisa直直的看進他那雙銳利的藍色眼睛,金色眼睛微微閃著光,立即看到了他那短暫的未來。

  男人面無表情的拖了一張椅子,在她面前坐下,翹著腿冷聲說道:「聽說妳有預知的能力?」

  Lisa淡淡的看著他,沒有出聲回答,男人只當她是默認了。

  「我想要妳幫我賺錢,妳知道的,拳擊賭博什麼的。當然,事後錢一定會分妳,絕對不會虧待妳。」男人說。

  「你這是請求別人幫忙的態度?把我綁起來?你認真的?」Lisa出聲冷冷譏諷。

  男人聳聳肩,認為他做這件事是對的,「我只是以防萬一。」

  見男人沒有想要鬆綁她的意願,Lisa冷哼一聲,果斷拒絕了他,「我不幫。」

  幾乎是瞬間,男人在小腿處抽出一把匕首,直直的將刀尖抵在Lisa細嫩白皙的脖頸上。男人幾乎是兇狠的瞪著她,Lisa一點也沒有退縮害怕的樣子,依然淡定的直視那雙藍色眼睛。

  「不要讓我逼妳,我可不希望把場面弄得很難看,我想妳應該也不希望,對吧?」

  Lisa看著男人兇狠的目光,半晌,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的笑聲令男人的怒氣直直往上飆升,他抓住她的頭髮往後扯,迫使她揚起頭看他。

  「妳笑什麼?!」男人怒喝。

  Lisa笑了幾聲,瞬間冷下臉來,「我笑你不知死活,自己都要死了都不知道。」

  男人愣住了,看著Lisa冷若冰霜的表情,心裡的第一反應是她在騙人,但他很快意識到,她可能真的在他身上看到了什麼。他不敢不把她的話當真,馬上惡狠狠的威脅她把詳細經過說出來。

  Lisa並沒有拒絕他的要求,反正已經決定好的命運絕對是逃不過的。

  「有一個人衝進了這棟房子,樓下傳來的門板撞擊的聲音嚇到了你。」Lisa在說這話的時候,事情就已經正在進行了。他們都聽到了樓下的聲響,男人嚇了一跳,握著匕首的手心冒出了冷汗。

  Lisa平淡的看著男人的反應,「腳步聲很快傳來,那個人正在上樓,你轉過身去,想要躲在一個地方偷襲對方。」

  男人確實轉過身,想要找地方躲藏,但是他根本來不及這麼做,因為那個人已經來到他們面前了。

  「我們都看到了那個不速之客,他雙手插兜,金色的頭髮整理得一絲不苟,臉上的笑容帶著一種自信,然後我們都看到他伸出了手。」Lisa說到這裡就停下了,因為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

  金髮男人抬起右手,刺青男手中的匕首竟直接從他手中飛出去,他看著飛在空中的匕首已經將刀尖調轉對準了他。Lisa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感到好奇也感到不可思議,不知道金髮男人是怎麼做到的。

  金髮男人似乎沒有拖延時間的意味,只見他擺擺手,在刺青男反應過來之前,匕首已經直直的刺進他的胸口,鮮血慢慢濡濕了他的衣服。刺青男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略帶嫌棄表情的男人,最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是誰?」在男人倒下去之後,Lisa開口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哦,親愛的,這世上不是只有妳才有特殊能力。」金髮男擺擺手,毫不費力的同時解開了綁住她四肢的繩子。

  Lisa微微皺起眉,依然坐在椅子上沒有動彈,金色眼睛緊緊盯著雙手插兜靠在牆邊的男人。在看到他的未來之後,Lisa再無法保持她一貫的冷靜,心中對眼前的男人感到了一絲恐懼。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的目的又是什麼?」她顫抖著雙唇問道。

  「妳看到了,對吧?」男人露出驚喜的表情,邁著步子朝她走近,「告訴我,妳都看到了什麼?」

  Lisa看著那雙綠色的眼睛,即使她不願意說出口,那雙眼睛卻像是隱藏著魔力一樣,逼迫著她開口說出男人想要聽到的答案。

  「不,她什麼也不會告訴你。」


  在Lisa幾乎要脫口而出的時候,另外兩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Lisa身邊,Lisa受到了驚嚇,無法搞清楚這兩個人是怎麼出現的。

  「又是你們。」金髮男皺眉罵道:「你們一定要這麼纏人是嗎?」

  其中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小男孩上前就一把握住Lisa的手。Lisa感到莫名其妙,想要把手甩開,正好發現他另外一隻手也握著另外一個人的手。

  那人是個短髮的女人,她看著明顯有怒意的男人聳肩,毫無歉意地開口:「抱歉,我們不能久留。所以,再見了。」

  女人和小男孩對視一眼,他們似乎暗中交流了什麼,小男孩點點頭。幾乎是瞬間,Lisa就看見金髮男滿臉怒容地抬起手,屋內所有的東西都飛了起來,Lisa看到物品都朝他們飛過來,她嚇的下意識抬手做出防衛,可遲遲都沒有被砸中的疼痛感。

  她慢慢張開眼睛,發現她已經身在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金髮男也不見了。她環顧四周,發覺這裡比剛剛還要寬敞明亮,看起來像是某個高級大樓。而在她面前有幾個人坐在一起,小男孩放開她的手,和短髮女人朝他們走去。

  他們加上短髮女人和小男孩只有五個人。Lisa訝異的看著他們,最後將視線固定在中間的年輕男人身上。金色眼睛發出小小的光芒,Lisa在看到男人的未來後,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小步。

  「你們……你們到底是誰?」

  年輕男人看到Lisa的反應後並沒有生氣,他反而帶著笑站起身,臉上柔和的微笑有些溫暖,Lisa竟情不自禁地稍微放鬆了警惕。

  「我是Jimmy White,我們所有人都跟妳一樣,擁有超能力。」Jimmy說著分別指向小男孩和短髮女人,「他會瞬間移動,而她能夠操控水。我們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能力。」

  Lisa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所有人,覺得自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她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她是個異類,沒想到除了她之外,還有很多人跟她是一樣的。得知了這種事情,即使她總是個處變不驚的女人,此刻她也有些淡定不了了。

  她咽了下口水,努力的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在剛剛她看過了金髮男和Jimmy的未來,他們在未來會相遇,然後發生一場可怕的鬥爭。有人在火海中哭泣,有人下半身被埋在瓦礫堆下尖叫著喊救命。總之那是個可怕的未來,如果可以她不想要再次看到那樣的場景。

  「你們和那個男人是什麼關係?」Lisa顫抖著雙唇開口問道。

  「我們是敵對關係,但妳別害怕,我們是正義的。」Jimmy溫柔的語氣輕微的安撫了Lisa快要崩潰的情緒,「我們帶妳來這裡,是希望妳可以幫助我們,等一切都結束之后,妳就能再次過上正常的生活了。」

  Lisa失笑,「幫忙?我能幫什麼?」

  「阻止他們,阻止所有人被屠殺的命運。」

  「什麼?」Lisa驚訝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很快,她就搖搖頭,堅定道:「不可能,已經決定好的命運是無法被改變的。你們不知道,我早就試過了,改變命運的結果才是最糟糕的。」

  沒有想到Jimmy搖了搖頭,「所以我們才需要妳。」

  Lisa愣愣的看著認真的Jimmy,聽不懂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承認,因為恐懼她並沒有把他們的未來看完,在看到一半的時候她自己收回了能力,徹底喪失了繼續看下去的勇氣。那一切都太可怕了。

  「別擔心,如果無法改變,我們也會想辦法改變的。」Jimmy對已經臉色煞白的Lisa安慰道。

  Lisa猶豫的看著始終表現的很溫柔的Jimmy,再看看其他帶著好奇以及期待的眼神看著她的人。她嘆了口氣,點頭答應了。

  反正她知道自己在未來恐怕是缺一不可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02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ackdo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與惡魔共舞... 後一篇:殺手之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mpkin20xx
繪圖IG新開張,歡迎來看看~https://www.instagram.com/p/B2Y9hNBBQwI/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