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34 描述記憶。

作者:挺逗得│2019-08-09 00:25:02│贊助:8│人氣:354

 
 
  最近兩三章的敘事手法會刻意採用片段交錯。
 
  本逗知道這樣看起來很亂對讀者很不友善(自己看見這種敘事手法也會想退坑的),可是人在回憶的時候總不可能有理有序地浮現處來吧?
 
  基於這個原因才會採用這種手法。也是本逗認為的,這段劇情最好的表現手法。
 
  廢話不多說,歡迎讀者大人們賞臉指教了~~
 
 
 
  之前
 
 
 
 
 
 
  夜晚,他們坐在書桌前,男人在一邊看著十歲左右的女孩面對一頁複雜的圖案抱頭呻吟。
 
  「有這麼難解嗎?」
 
  「今天學院才上這門課啊,我的師傅……」
 
  「嗯~~家裡有這麼多書,你就偏偏沒看過這些嗎?」
 
  「什麼?家裡有關於魔法學的書籍?我還以為只有死宅書……」
 
  「那就證明了你是個不學無術的死宅女啊~~」
 
  茉莉白他一眼,明明都是你硬塞給我的……
 
  「筆拿來~~這裡這樣,這裡要寫入吸收然後加入淨化文字……這樣就完成初階的淨化了~~啊對了,別照著教科書教的做。那是腦子不靈光的人才會用的做法。只要腦海裡的目的清晰,咬字端正、筆畫明顯。就算你在術式裡面寫大便~~還是能淨化瘴氣。」
 
  「哦哦!師傅意外的很懂啊,明明平常時都是在玩樂的大叔……」顯然茉莉的聽力只接受到「筆畫明顯」這個部分。
 
  「…………」
 
  「嗯?怎……」
 
  「爸、爸……」
 
  「……」
 
  「好──痛!你幹甚麼啦!?」
 
  事出突然,賈利得在反應過來之前就動手敲了茉莉的小腦袋害得她現在倒在地上打滾。
 
  「不……就覺得全身一陣雞皮疙瘩,自然而然的出手了。」
 
  「甚麼叫做自然而然的出手?不敢相信會有這麼破壞氣氛的傢伙!」
 
  無緣無故挨打的茉莉此時還是個心直口快的小女孩,想到甚麼就說甚麼。換成現在,她頂多輕輕嘆口氣,之後就不跟這個動粗的男人計較了。
 
  回想當時的情況,的確是一幅父親為女兒指點迷津、陪她一起讀書的溫馨畫面。
 
  也難怪茉莉會不小心將那個稱呼脫口而出。那時的他們已經累積了足夠讓她這麼認為的羈絆了。
 
 
 
 
 
 
  「杰克姆爺爺,那個人是誰?」
 
  「他啊……說起來還沒問你的名字呢。孩子,你來段自我介紹吧。」
 
  「唉,這是一樁誘拐案件嗎?」
 
  「是這個孩子自己沒有報上名來的。要像瑪蕾因妳這樣,總是大喊『我乃仙獸的智慧,瑪蕾因!』這樣自信的報上名號才能讓我這種糟老頭記住嘛。」
 
  「哦喉喉喉喉喉~~盡情稱讚我吧,杰克姆爺爺。這句話超動聽的!」
 
  這些人能在隨便一點嗎?
 
  自己的確答應他要來看看所謂的魔法大國,現在卻被丟在一邊嫌棄自己沒有特色。算了,賈利得決定自己看看周圍,他們現在在一片森林邊上的草原,一旁有條乾淨的河流。
 
  那邊的天空是怎麼回事?活像打翻油漆那樣髒亂……
 
  那些鳥……飛機?都不是,是活著的機械在打群架,被擊落的機械生物掉落的地方宛若棉花之海。不過……顏色都是綠色、紫色的,可能該稱做黴菌之海才恰當。
 
  對於第一次見到的詭怪風景,「這就是魔法大國吧……」賈利得如此平淡的接受。
 
  「吶,你叫什麼名字?我是仙獸種的瑪蕾因呦~」她的小手在賈利得的眼前揮呀揮。
 
  看似十二歲少女活潑好奇的疑問從胸口附近傳來。
 
  突然被一個陌生人逼近的賈利得沒有誇張的拉開距離,接下少女的疑問回答她:「賈利得.耶姆。」
 
  「賈利得啊……你有什麼興趣嗎?」
 
  一般人如果看著這名少女純真的水潤大眼,肯定會幹勁滿滿的為她解開所有問題。可能還會想教她這個年紀不該學會的壞事……
 
  可是,他是賈利得。
 
  一個自我評價為無趣、情緒波動低落的青年。
 
  「沒……我沒想過那種事情。」
 
  「嗯嗯……這樣啊;杰克姆爺爺,這個孩子能讓我帶嗎?他這種不曉得世界美好的寂寞樣子讓人覺得很可惜!」瑪蕾因對著杰克姆問。
 
  「如果他願意的話。要注意,他有『魔力親合』。」
 
  「好~」朝氣滿滿的表示了解,瑪蕾因立刻轉過來問賈利得:「你願意讓我教你怎麼使用魔法嗎?」
 
  「你要當我的師傅?」
 
  賈利得後退一步觀察這個還在背雙肩帶包那個年紀的少女。
 
  知道他眼神蘊含的意義,瑪蕾因拍了自己平坦的胸膛說:
 
  「別看我這樣,好歹是個能夠永生的仙獸種啊~!」
 
  對自己的種族抱有一股榮耀感,瑪蕾因的態度令賈利得感受到這份認真。
 
  「用說的誰都會,你要怎麼證明自己是那種神話中的種族?」從原本的疑惑到半信半疑,現在需要眼見為憑才能讓他完全相信。
 
  「嗯嗯……」這個問題倒讓瑪蕾因覺得有點困難。
 
  「只要展示自己的『力量形象』就可以了,不過那個樣子體毛很多,不喜歡啊……啊!有了……」
 
  你等我一下!這麼說完,瑪蕾因用拳頭敲了自己的手掌一下。
 
  她開始操作自己的魔力,炫目的光芒從她的身體上發出。賈利得遮起自己的眼睛等待強光平息。
 
  「鏘鏘!完成~~」
 
  比剛才還要乳臭未乾的聲音從腰際傳來,睜開眼睛的賈利得一瞬間沒找到瑪蕾因的腦袋,視線稍微往下才看見一個八歲左右的幼女穿著肩帶滑脫的無袖連身童裝……
 
  「怎樣?這個世界上可是只有仙獸種才能將自己的身體轉變成魔力重構呦~這樣就能證明我是仙獸種了吧?妖怪那種的叫做肉體改造,還有一些副作用。可沒我們這麼方便啊!」
 
  「是這樣嗎?」對此不是很懂得賈利得轉頭看了杰克姆,他老人家點頭肯定。
 
  這個能力聽起來是很厲害……不過你為甚麼要讓自己的外觀看起來變的更弱?
 
  現在的賈利得還不知道,瑪蕾因之所以一直維持著少女的模樣不願意更換是因為她如果用十八歲以上的外型很容易被自己的腳絆倒……也就是人家說的肢體不協調。最強種族的智慧,您這樣大膠布(沒問題嗎)?
 
 
 
  對瑪蕾因的提議沒有任何意見,賈利得默默接受這個安排成為她的徒弟。
 
 
 
  「首先還是帶你去見見我的朋友們,朋友很重要。沒有人可以獨自一個人活下去的。因為我偶而會外出,那個時候就需要這些朋友幫忙照料你了。」
 
  這是瑪蕾因一慣著主張,可疑的主張。她總是把朋友掛在嘴邊,這是賈利得不能理解的行為。說起他至今的人生並不是沒有關係好的人,可是也不到能讓他自己將之稱做朋友的親密。
 
  那些人的確能夠稱做瑪蕾因的朋友吧……
 
  就算她惹出一堆麻煩也不會拒絕、排斥她,偶而還會幫忙收拾爛攤子。耀眼……可能、是這樣的感覺吧。
 
  跟隨那雀躍的雙馬尾來到一座歪七扭八的大樓前,這個設計太前衛,賈利得弄不懂一棟建設公司蓋成這個樣子要怎麼吸引客人。
 
  瑪蕾因升高椅子趴在櫃台上要那個櫃台人員聯絡這裡的負責人。
 
  「您沒有預約,我們也不方便向您透漏婀盧西董事長的行程。」
 
  「就說別這麼死板啦。我們也不是第一次見面吧?直接放我進去不就好了?」
 
  「這可不行。瑪蕾因大人,我們這裡有我們的規定。要是每個人都像您這樣,很可能會給董事長的行程造成影響。」
 
  ……
 
  這個師傅被人當成小孩子勸戒了……
 
  「好啦。我就自己另外想辦法,你忙你的。加油~!」
 
  走嘍~去下一個地方。沒有理會賈利得同情的眼神,瑪蕾因帶著賈利得去找下一個朋友。
 
  半路上,有個面帶微笑的男人叫住瑪蕾因。
 
  「科長大人今天也不去學院教書啊。」
 
  「去上課總是被投訴聽不懂啊;阿涂今天要去哪裡呢?」
 
  對這種好似調侃的招呼習以為常。可能是男人那邊根本不帶惡意才能這麼和氣的對話吧。
 
  「我打算去買一些露營用的消耗品準備明天去外頭取材。那位是?」
 
  「他啊,他是賈利得。是杰克姆爺爺交給我培養的新人,備受期待呦~」
 
  誰的期待?與自己無緣的詞語從瑪蕾因的嘴裡冒出來,賈利得就想問今天就接觸到四個人(幾乎沒有發言)的自己能得到誰的期待。瑪蕾因的話語現階段可說是可笑的空談。
 
  「哦,你就是瑪蕾因正在拉拔的新人嗎?我是涂越,如果對生命有甚麼疑問能夠來找我。我們可以一起研究的。」
 
  瑪蕾因貌似立刻就連絡自己負責的科別,要那些專攻生命研究的魔法師們別對著個陌生的同胞亂來。
 
  一邊聽著那通電話的賈利得不難理解涂越有所耳聞的口吻。
 
  「哈?你是生命專線的人嗎?」
 
  對笑容可掬的男人可疑的宗教勸誘回以辛辣的批評,賈利得姑且還是記得要對人家點頭問候。
 
  「哈哈哈~不是不是。在這個國家裡的人當然是魔法師啊。」
 
  「奇怪的傢伙。」
 
  說起來,這傢伙的笑法不會讓人不舒服……或許,他有著待人接物的良好休養。可以試著學習看看。
 
  竟然都答應那個奇怪的老頭來到這個奇怪的國家,還拜了個不可靠的奇怪師傅。多少改變自己無趣的模樣可能比較好吧?
 
  「那兩位,我就先告辭了。賈利得你就在瑪蕾因的帶領下好好體會這個國家的美好之處吧。她是位懂得看見事物美麗,值得學習的大人。」
 
  「阿涂掰掰~!」
 
  「……」
 
  在熱鬧的市集短暫的相會在賈利得心底留下一個可有可無的習題。只是日後那他的笑臉連人家的十分之一的爽朗都沒有,只有讓他人惱火到覺得焚風很涼爽的程度。
 
 
 
 
 
 
  賈利得.耶姆是個無趣的人。他有自知之明。
 
 
 
  情緒平淡近乎於無。他不是沒有感情,只不過是平淡而難以撩動。
 
  他能喜、有怒、會哀,當然少不了樂。
 
  「這小子的樣子讓人想要揍一頓看看能不能有點變化。」
 
  這種平淡似乎會惹人不快,實際上當菲娜拉已經因為這個原因找了好幾次碴。
 
  「要不然試著擺出笑容。你打工時用的那種。」
 
  這個主意或許不錯,原來這個腦殘師傅也會提出有些意思的意見。嗯?我打工的時候有笑過?賈華生突破了盲腸。
 
  笑容啊……瑪蕾因的建議讓賈利得想起一個莫名的有印象的笑臉。那個叫做涂越,研究生命迎接終焉之後昇華的魔法師。
 
  是這樣嗎?在鏡子前面多番調整,除了營業笑容稍微上相之外都不行。打工仔的習慣啊……
 
  竟然要改變的話──
 
  無趣的男人得出的答案是乾脆讓自己極端點,掛上惹人不悅、形似面具的三月牙笑容(雙眼、嘴型)。
 
  只取結果還算成功,這點改變讓當菲娜拉少見的沉思,還是送上一發腹部拳擊當作祝福。唉……至少從此之後賈利得怪異的興趣覺醒,掛著這張笑容到處作怪,惹遍世界各地,滿星球仇家。
 
  啊~大概有一半都不敵時間的追逐,帶著那份苦悶的遺憾而終。不戰而勝的方法也讓他甘之如飴。
 
  這樣的人不是惡棍,那要怎樣才配稱作惡棍?
 
 
 
 
 
 
  躺在解剖研究對象的手術台上仰望的天花板是一大堆文字與魔法陣。
 
  不朽元奮鬥了幾個小時的成果(暴露在少女的叫囂中)。他終於將藏在茉莉體內的所有魔法陣拖出身體外面,之後的解析解除作業就會方便許多。
 
  說是這樣說……
 
  「看樣子是押對寶了。那傢伙會來已經是確定的事情了。原本還想著拆掉這些魔法陣就將所有的詛咒灌進妳的身體裡讓妳變成比那滿嘴髒話還醜陋的妖怪……恭喜妳,還有做為人質的資格。讓我見識所謂『價值』的本事。可別讓人失望啊,賈利得.馮.耶姆。」
 
  不朽元的聲音透過擴音設備傳達給茉莉。茉莉吊起白眼,心想──這個傢伙話多的跟師傅有得比。肯定是因為單身太久才變成這種急需人陪伴的可憐汪。
 
  準備開始解析七年分的特殊『共生魔法』,不朽元不需要刻意也能忽視通過魔力通訊傳來的羞辱。身為一名研究者,挑戰未知與他人出示的難題可說是最初的感動。
 
  這個題目的程度讓他稍微對這個從未見過的後進魔法師產生了興趣。
 
  作業的速度隨著時間流逝減緩,他發現,術式的某些部份需要先移除特定咒語才能解除。胡亂按著順序解除反而還會強化這個術式。
 
  分析的儀器與自己的肉眼不停瀏覽這名魔法師耗時七年書寫的保護。
 
  可見得他在這名徒弟身上投入多少愛情,這傢伙根本就是直升機父母……
 
  回想,自己的導師有如此呵護過自己嗎?
 
  答案是否定的,她的愛是希望學生成材的愛。留在不朽元記憶裡的老師,除了威嚴與至高的能力所散發的神聖,並沒有太多表情。
 
 
 
  之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87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神棍|魔法☆|戰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t356巴哈小夥伴們
日更女性向古風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雖然是女性向但是截至目前為止竟然幾乎沒有感情戲來著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