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識馭者 7. 妳自己要問的

作者:峇亞猊│2019-08-09 00:04:58│贊助:86│人氣:322
    
妳自己要問的
  
  為什麼他會在這──噢噢噢。我右手被艾拉不知道哪來的力量扭得痛不欲生,嘴巴也被摀得完全發不出聲音,我用力踢他小腿骨,他卻絲毫沒有放鬆力道。
  
  「嗚嗚嗚!」他以全身的力道緊壓我的手腕,傷口處傳來火燒的痛楚,我右腿猛力踢地,勉強翻起半身。就在我快把艾拉甩下來的時候,他空出的手臂緊緊勒著我的脖子。「嗚咿……」
  
  難受的窒息迅速奪去我的意識,他的頭靠在我耳際,熟悉的臭味刺激我的鼻子。他放開我嘴巴把我左手也扭向身後,要不是大背包隔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減弱他鎖喉的力氣,我可能在幾十秒內就會昏過去。「你……給……我……離……遠……一……點……」
  
  視線漸漸模糊,黑暗從眼角侵略,我鼓起力氣猛然扭動身體,卻毫無效果。
  
  「後腦杓向後撞,用全力。
  
  我無暇思索,運起最後的力量狠狠向後仰,在震進頭蓋骨的疼痛過後,他終於放開雙手往旁一倒。我吸了一大口甜美的氧氣,撐起身猛咳,艾拉的鼻樑被我撞得血流不止,他翻過身後站穩,高速朝我撲來。
  
  「快閃啊,」我趕緊往旁一跳,艾拉撲空後踩住煞車,壓低上半身,雙手舉在眼前。「拔槍,擺平這小鬼。
  
  「我不要,」我壓抑住咳嗽的衝動,小口喘氣,慢慢與他拉開距離。「妳不能一回來就要我解決我唯一的朋友,姊……」
  
  「現在在妳眼前的才不是妳認識的人咧,他被操控、被迫攻擊妳,要是妳不反擊的話會死。
  
  「他要殺我的話我早就死了,迦德希要的是我的力量,不是我的命。」我集中精神死盯艾拉的一舉一動,穩下呼吸,拱起背。「有沒有能制伏他的方法?」
  
  「等他撲過來的時候,閃掉攻擊的同時抓著他的手、踢他的重心腳,把他摔出去。
  
  「呃,有沒有更簡單的──」外頭突然爆出槍聲,艾拉抓住我分神的那刻跳過來,我邊尖叫邊伸手擋住他,他的體重壓得我重心不穩,腳下一滑,世界開始旋轉。
  
  我和艾拉糾纏在一塊,像小孩打架般胡亂抓咬,然後摔出帳篷,直朝叢林的方向滾去。而在我終於找到機會抽出腳踏住地面時,地勢一斜,重心一歪,我們倆直接變成人球直直摔向下方的干皮爾河。
  
  在一片模糊的視線當中,我只能透過越來越遠的光線抵擋他跟瘋狗一樣的扭打,整個過程中他完全沒有表情,甚至當他的臉吃下我的拳頭時,眼睛連眨也不眨。而在我奮力擺脫他的同時,寧姊的意識也沒有歇著。
  
  「菲菲,擋住他的手,不是,不要讓他揍到妳,抓他的臉,不然踢他的──
  
  怎麼踢啦?我在山坡上滾耶。
  
  「反正不要讓他碰到妳就對了。
  
  「好痛。」右前臂被某個東西劃開,辣痛感直竄而上,我咬緊牙關,推開艾拉血淋淋的臉。這時身體底下的支撐猛然消失,我們倆也順勢分開。
  
  「保護頭部,要撞擊了。」我趕緊摀住後腦,閉起氣,撲通摔到水中。「想辦法游上岸,這邊水太急了,前面還有一段小瀑布。背包不要脫下來,這是防水的,裡面的空氣可以幫助妳,妳還記得怎麼游泳嗎?
  
  不記得我就死定了。我用力踢腿,壓下驚慌失措,力抗湍急的水流,浮上水面的瞬間大口換氣,接著盡可能在黑暗中辨識方向。該死,艾拉呢?要是他──
  
  「這種時候就不要管什麼朋友了,救自己要緊,把鞋子和腰帶脫掉,不然妳會沉下去的。
  
  雖然這話我聽得氣急敗壞,但也只能彎起腰解開鞋帶、扯掉吸飽水的沉重靴子、拔開腰帶拋去手槍和彈匣,再穩住翻滾的身子朝著岸邊游去。正當我差一點就摸到河岸的植物時,一股拉力突然鉗著我的小腿。真的假的?
  
  艾拉死人般的濕臉被月光照得慘白,他張口吸氣後將我扯進水裡,害我吃了一大口水。「踢掉他,前面就是石塊區了,快點。
  
  我連續踹了好幾下,艾拉還是沒有放手,他發了狂似的沿著腿往上摸,當他手指攀到大腿時,我終於忍不住回頭賞了他一拳。這拳打得他滑回腳踝,我拉起右腿用力踩下去,卻被他直直接住。情況又回到了原樣,差別在於氧氣幾乎消耗殆盡。
  
  「脫掉襪子,前面有石頭,快閃。
  
  我首先扯出右腳,用了吃奶的力氣擺腰鑽出水面,迎面而來的巨石擦過肩膀,艾拉則彎起下半身閃過另一顆石頭。
  
  但他隨即被緊接在後的石頭正面擊中。
  
  艾拉!撞擊讓他兩眼一翻昏了過去,我抓住他鬆開的手,拉近身體,再次往岸邊游去。抱著他讓閃躲亂石變得困難十倍,我感覺好不容易睡回來的體力就快要觸底了,離岸邊還有遙遠的幾公尺,我不管寧姊要我放手的指令,一點點朝長滿河草的泥地接近。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我冷不防撞上一顆大石圓潤的邊角,即使有背包做為緩衝,我還是吐出肺部大部分的空氣。我掙扎浮回水面,疼痛讓我四肢無力,更糟的是,我在模糊的視線中瞄見了前方蒸騰的水氣,瀑布要到了。
  
  「菲菲,把身體交給我。
  
  怎麼做?
  
  「放鬆意識,快。
  
  載浮載沉中,我不顧危險閉上眼,放鬆腦袋並排除所有雜訊,幾秒鐘後我的眼睛自己睜了開來。身體不再由我掌控,而是像自動駕駛般邊抱著艾拉邊用不可思議的高速游向岸邊,要不是現在情況危急、操控的人是寧姊,我可能會嚇得昏過去。我的腳穩踩住一顆溪岩,順著水流的力道收起雙腿、再向岸邊一跳,躍上久違的踏實土地。
  
  把艾拉拖上岸後,寧姊探了探他的呼吸,確認他還活著之後用我的嘴巴說:「好了,還妳吧,小心別摔到水裡面。
  
  還不及思考這段話,肌肉的痠痛就從四肢湧上,我呻吟著跪倒,大咳特咳抖個不停。艱難放下背包丟到一旁後,我壓著刺痛的手臂躺在泥濘中,望向清澈夜空的星斗。剛剛那個……是怎樣?為什麼……妳可以控制我身體?
  
  「等等再解釋,我們得找個地方生火,妳這樣會感冒的。
  
  那艾拉呢?他醒來之後還會攻擊我嗎?
  
  「會,那混帳用的是非常強烈的指令,達到目的以前是不會停下來的。
  
  那我怎麼辦?總不能把他丟在這裡吧?
  
  寧姊沉默了幾秒,最後說:「妳背包有繩子嗎?
  
  把他綁起來?
  
  「我知道妳不忍心,但這是唯一折衷的方法。
  
  好吧。我忍住哀號爬起來,單手打開背包拿出繩索,連滾帶爬湊到艾拉身邊。呃……要怎麼綁?
  
  「唉,我來。
  
  身體被接管後,我看著寧姊熟練地把艾拉翻過來,交叉他的雙手牢牢捆起,然後用另一段繩子綁住腳踝,在兩腳間留下一截手臂長的繩索。「這樣,等他醒了以後妳就不用扛著他走了,也不怕他攻擊妳或跑掉。別再愧疚了,這是為了妳好。
  
  接下來怎麼辦?
  
  「我記得,西南方有一個廢棄的村落,至少在那邊找個地方窩著,妳還有傷口要處理。」我取回身體以指南針確認方位、拿出手電筒咬住後背起背包,悶哼一聲扛起癱軟的艾拉,吞了吞口水走進叢林。
  
  我拍了拍臉提神,忽略腳底摩擦泥土、鵝卵石、草地與樹枝樹葉引起的疼痛,但行進速度還是慢得折磨人。全身的肌肉尖叫不已,手臂又燙又痛,連額頭上的傷口也開始滲血,有好幾次我快要軟腳摔倒時,都是靠著寧姊在最後一刻接手,才不至於昏倒在樹林中央。
  
  為什麼不全部都靠妳走就好了?我盡力打起精神,用對話讓自己撐下去。
  
  「妳現在累得要命,要是妳的身體在我接管的時候超出極限,就完蛋了,讓妳自己拿捏分吋比較好。更何況,是妳自己不擺平他的。
  
  我現在沒力氣跟妳吵這個。我停下來喘口氣,擦去嘴角的口水,把濕漉漉的頭髮往後甩,提起一個很淺的微笑。我這半年來每天都夢想能再和妳說到話,沒想到願望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實現,妳真的是寧姊吧?我好想妳。
  
  「對我來說還挺短的,大概才睡一覺的時間吧。
  
  喂,親愛的妹妹好不容易活下來跟妳撒嬌,妳這反應真有夠爛的,妳死了耶。
  
  「我逗妳的啦,真是開不起玩笑。」她的震動小聲下來,傳遞出混著高興、慚愧、悲傷的情緒,我想是惆悵。「我死了……我失去身體了……還有夥伴們……什麼都……失去了……
  
  不要講一些奇怪的話,我和老爸還活著,妳沒有失去一切,妳還活在我腦袋裡啊。
  
  「對啊,只是……以這種方式存活,真的很難適應。哈……我果然不是無敵的……
  
  就像留她在我腦袋裡的房間一樣,我關上門,讓寧姊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專注在手電筒照亮的前方。
  
  原本被風吹得發抖的身體開始熱起來,汗水滲進眼睛裡,我只能搖頭甩掉。傷口逐漸發麻,要命的是,我感覺腳底似乎踩到了什麼銳利的東西,走得越久,刺痛感就越重,跛腳也拖慢了速度。在惡性循環之下,我幾乎沒辦法接收其他感官,連寧姊的意識也消失了,彷彿我這輩子就只剩下往前走這件事。
  
  呼吸混濁而沉重,汗水霸佔了整張臉、脖頸和手臂,每踏出一步肌肉就緊繃得快要抽筋,在我的眼裡,強力手電筒的照射黯淡得和月光沒兩樣。但我還是一腳一腳死命往前走,只要想到艾拉的命全掌握在我手上,心裡那把火就會再次輸送奇蹟般的能量,讓我能多撐個幾秒鐘。
  
  因此當我終於看見前方的那塊小空地和鐵皮屋時,差點就感動得哭了出來,我抬起拖在地上的腳一拐一拐走向最近的房子,狼狽摔進門。屋子不大,裡頭除了幾件殘破的家具以外什麼都沒有,我小心把艾拉安置在角落,靠著意志力舉起桌椅砸碎,湊齊木材後堆放在中央。
  
  「背包裡面,應該有防潮火柴和火種,妳會用吧?
  
  應該還記得。不過就在我浪費第十根火柴後,她還是忍不住自己來,轉眼間,帶來希望與溫暖的營火劈哩啪啦升起。
  
  「先別急,去外面撿一些濕木材回來烤,乾了以後還可以用。
  
  殺了我吧。我取回身體,疲倦又加了幾倍。好不容易撿完木材後,我癱倒在牆邊,連把衣服脫下晾乾的精力都不剩,寧姊的意識起了些騷動,我邊嘆氣邊回應:我知道,衣服和所有東西都是濕的,背包沒攤開,全身擦傷也還沒包紮,可是我想先喘一下。
  
  「妳等一下先把水拿出來,倒一杯煮熱,把乾糧袋裡的咖啡拿出來泡,喝了以後會好一些。
  
  我撐起沉到不行的眼皮照做,結果恍神把整杯水都煮滾。不過當我啜飲熱咖啡時,大量的糖分與咖啡因振奮我的精神,身體也恢復暖活。我把杯子放到一旁,脫得只剩下一件背心和衛生褲,開始處理身上各處的傷口。消毒帶來的痛感多少產生了提神的效果,我小心擦去腳底的髒污,還好沒有被石頭之類的東西割出傷口,單純只是因為疲勞而刺痛。
  
  「大部分都是小擦傷,除了妳手臂上那個以外,沒有太嚴重的創傷。妳會自己縫傷口嗎?
  
  我聽了頭皮發麻,看著那道大約十公分的傷說:我才不會縫,我以為止血了就──
  
  「我只是問問而已,妳不要這麼害怕啦。拿個抗菌藥膏抹一抹,再用繃帶纏起來就行了。
  
  妳……討厭死了,煩耶,我把準備好的針線盒摔回背包,按照她的說法包紮,拎起濕衣服晾在剩下的家具上,拿出毛巾擦乾頭髮。幹嘛這樣嚇我啊?妳很閒是不是?
  
  「小傻蛋,問這什麼蠢問題,我忙得要死,除了跟妳講話,還要分心去探索妳的記憶、了解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事情,監控妳的身體、看看有沒有什麼狀況。妳也體諒一下我的用心良苦。
  
  這些妳都做得到?真的假的?
  
  「假的,我很閒。
  
  唉,姊啊。我盤腿坐著拿出背包裡的物品。我有好多話想跟妳說,也有很多問題想問妳,不要把我們難得的重逢浪費在屁話上面啦。
  
  「時間少,就是要講屁話啊。好啦,妳可以邊整理東西邊問我問題,不過我們先來處理一下妳朋友。
  
  可是他都昏過去了耶。
  
  「不是那種處理。妳的左臉、靠近耳朵的地方在流血,先不要包紮,去妳朋友那邊,找一個傷口把你們的血混在一塊。
  
  這樣不是會……愛滋病……什麼型的肝炎……
  
  「肝炎還有可能,艾拉這種小鬼,是要去哪得到愛滋病啊?我才比較擔心妳有沒有肝炎咧,用妳的血滴進去啦。
  
  明白寧姊的意思後我唉唷了好大一聲,紅著臉問:討厭,要幹嘛啦?
  
  「我要妳去檢查,看看他被控制的程度。用妳最強烈的情感,把妳的意識灌輸到血液裡面去,然後用震動來查。
  
  我確認臉上受傷的位置,坐到他身旁,他渾身傷痕累累激起了我的內疚,我撫摸他的臉頰,回憶我們第一次相遇的畫面,沾了一滴血放到他腿上的傷口中。一個不斷散發波動的點出現在他傷口附近,就像追蹤器一樣在他身上流動,我排除掉思緒,靜下心感受潛入艾拉身體的意識。那波動的速度雖不如血液快,但我也得全神貫注才能勉強控制,以至於當波動抵達他腦袋時,我竟然出了一身汗。
  
  「放鬆,集中注意力在那個點上,就像聲納一樣,感受他腦部的狀態。
  
  等一下,我感覺到有一個阻力──震動突然消失了,我張開眼,呆看著沉睡中的艾拉,完全不知該怎麼辦。好像有什麼東西突然消滅了我的意識,是迦德希嗎?
  
  「對,而且消滅得很乾脆,表示他的控制力還很強。看來,我們也只能等了,先把他放到營火旁烤一烤吧,要是感冒就不好了。
  
  我把艾拉拖到火邊,讓他側躺下來。這時我才發現他的衣服不再只是褪色的襯衫,而是相當高級的T恤與運動褲,雖然還是沒穿上鞋。他手綁這麼緊不會血液循環不良嗎?而且,他會不會有什麼內傷啊?畢竟那時候撞得這麼大力。
  
  「妳寧願讓他把妳帶去給迦德希,也不願讓他受點苦?菲菲,我才不記得妳是這麼關心朋友的孩子啊。
  
  別吵啦。我拿起剩下的繃帶開始替他包紮,同時對他緊閉的雙眼拉起警戒。賈古魯答還能做到這樣的事情啊,我還以為只有跟意識和震動有關係而已。
  
  「哪有這麼簡單,雖然靠著直接而強大的力量是最快的,但只要帶有強烈情感,也可以透過黏膜、體液入侵他人的意識。妳知道我原本的力量是老爸的吧?不然,妳以為我為什麼出生就有賈古魯答?一開始就有了啦。
  
  強烈情感……老爸說是愛……所以妳的意思──噢。臉變得更熱了,我趕緊推開腦中老爸老媽的畫面,包紮傷口的手整個滑掉。難怪老爸那時候會──天啊……噢……
  
  「妳自己要問的,害羞個屁。老爸都不跟妳說了,還問我?
  
  我沒有問這麼多啊,討厭啦,快點講妳說要告訴我的事情啦。
  
  「好啦,不鬧妳,」不可思議的是,我彷彿能從寧姊散發的各種震動聯想起她生前的表情,我幾乎能看見她擺出那張又可惡又討人喜歡的笑臉。「首先呢,妳朋友之所以會找到妳,是因為妳體內,有非常少量的迦德希的意識,就像我們做的那樣。
  
  噢,討厭,我想起迦德希在我面前吐出的那口菸。我吸進的菸跑到鼻子裡面,難怪我想說我連碰都沒碰到他,真是個沒品的混蛋。他應該也是趁這時候強制讓我用賈古魯答的。
  
  「以他的等級或許真的做得到,畢竟妳還太菜了。
  
  還有呢?
  
  「剛才我用的那招,是把意識灌輸到妳全身的肌肉當中,讓我能完全掌控妳的身體,並發揮身體的最高效能。這對妳來說應該最好鍛鍊,比起那些有的沒的怪招,還不如紮紮實實訓練妳掌握自己意識的能力。
  
  我捏了捏小腿的肌肉,完全無法理解把意識灌輸到身體的概念,但我忍下其他問題,決定讓她繼續說。
  
  「妳朋友,中了迦德希近距離的意識控制,雖然不清楚方法,但束縛力這麼強的話,恐怕對他來說不會太好受。
  
  就像我把身體交給妳那樣,所以,他也感受得到外面的情況……
  
  「沒錯。
  
  有辦法幫他嗎?
  
  「很難,除非妳有能力投入大量意識到他身體裡面,和迦德希戰鬥的同時不傷害到艾拉本體。不然的話,就只能等待迦德希的力量消退,依照我的經驗,大概要到明天。
  
  討厭,還要這麼久。我撥開他的頭髮,想像被迫攻擊我的他經歷了怎麼樣的掙扎與痛苦,可惡,我一定要宰了那個把別人當成遙控機器人的混蛋。
  
  寧姊突然問:「妳喜歡他對不對?
  
  我縮回放到艾拉臉上的手,滿頭熱哄哄,妳不要亂挖我的記憶和感情啦。
  
  「雖然我是有讀妳的記憶,但這根本不用賈古魯答也會知道好不好,太明顯了,小傻蛋。」寧姊感覺起來非常開心,「妳很關心他,也不願意下殺手,即使他把妳打得半死,也不肯把他丟在荒郊野外,這不是喜歡是什麼?更何況,妳竟然能夠毫無阻力地轉移自己的意識,妳和他一定有非常強烈的感情。別裝傻了。
  
  不要吵啦,討厭,不要因為妳沒有交男朋友就這樣欺負我啦,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對他是欣賞,才不是什麼……喜歡啦……
  
  寧姊沒有回應,但我卻感覺她只是躲在我腦袋裡看著我笑,我哼聲扭了扭肩膀,走回背包旁邊,一口乾掉咖啡。
  
  火焰和熱飲的效力漸漸褪去,睡魔隨之被喚醒,雖然我吃著乾糧試圖維持清醒,但最後還是不支睡了過去。
  
   
  「菲菲,快醒來。
  
  我慌忙睜開眼,身旁暗得什麼也看不清,營火早就熄滅了,大雨打在屋頂上的聲響遮蔽了我大部分的聽覺。怎麼了?
  
  「艾拉醒了,在妳前面,離他遠一點。
  
  我摸出放在背包旁邊的手電筒往前一照,被艾拉匍匐在地的詭異模樣嚇得跳起身,他緩慢扭動身體,一點一點朝我接近,眼裡的迷霧、滿臉髒汙與斑斑血漬使他看起來像極了電影裡的殭屍。我一步步往後退,緊靠在牆壁上,握緊拳頭、咬著下唇、氣喘不止,現在怎麼辦?明明都被綁起來了他還想幹嘛?
  
  「可能要咬妳吧,然後透過血液入侵妳的意識。總之,妳得先制伏他,至少讓他不能在妳休息的時候接近妳。
  
  我移動到背包旁挖出剩下的繩子,緊盯著他,深怕他會像條蛇一樣突然衝上來。「乖,艾拉,不要衝動,我不想傷害你,你不要──
  
  他雙腿一蹬躍上前,我叫著跳開,卻為了閃躲悶燒的營火而摔倒在地,手電筒飛了出去。艾拉再次撲了過來,我伸手擋住他胸膛,他的血盆大口離我只有幾公分,在微弱的側光照明下,他扭曲的表情豎起我全身的寒毛。
  
  我努力抵抗他不斷扭動的身體,同時還得分神躲開他滴下的口水,他的膝蓋壓著我大腿,讓我騰不出腳踢他。他恐怖的口臭飄過來後,我鼓起力氣邊翻身邊朝他吼道:「夠了,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碰我,你這個……講不聽的白癡。」
  
  我把他甩掉,趁他爬起來之前用繩子套住他的嘴巴,緊緊繫在窗戶的鐵欄杆上。艾拉掙扎了一會,發現沒辦法掙脫後就安分了下來,迷濛的眼睛盯著我瞧。疲憊在腎上腺素退去後襲來,我退回原本的角落,再次點燃營火。
  
  「結果,妳還是狠得下心嘛,我本來都準備好要代替妳上場了。
  
  這又不是我願意做的,討厭,搞得一副我好像是什麼變態一樣。我穿上還有些潮濕的衣服,套上褲子並捲起褲管,撿起散落一地的東西放回背包。慘了,雖然很累,但被這麼一嚇我有點不敢睡了。妳是怎麼知道他爬過來的?
  
  「聲音啊,雖然妳眼睛閉著,但我還是能透過妳其他感官接受訊息。
  
  好不習慣……等一下,我這樣之後不管做什麼妳都聽得到、看得到耶,好討厭喔。
  
  「答對了。好啦,別氣啦,往好處想,至少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啊。
  
  我抱著膝蓋看著火光,嘆了口氣說:也是啦。算了,我比較在乎的是下一步該怎麼辦,要回去找老爸嗎?
  
  「我不建議,除了妳剛才在河裡面飄了很長一段距離以外,營地裡面也才發生過戰鬥,老爸他們可能現在已經撤退到別的地方了。我建議妳繼續往前走,穿越貧民窟到鎮上。
  
  不對啊,貧民窟是迦德希的地盤耶,我才不要自投羅網。再說,除非確定老爸在羅納窟米,不然我回去也不能幹嘛啊。
  
  「妳起碼也得先找到同伴啦,俾塔有一個秘密據點在鎮上,碧雅酒吧。而且要從這裡出發的話肯定會經過貧民窟,妳也沒有多少選擇。
  
  難怪那時候薩亞會在那邊。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迎上艾拉的視線,探索他的情緒震動,卻和老爸一樣什麼都感受不到。所以被迦德希操控的人不會有情緒震動,難怪那時候我沒有發現艾拉來了。
  
  「對,說到這個,先來教妳怎麼掌控身體好了,不然總只會一招也不是辦法。
  
  怎麼做?
  
  「也沒什麼訣竅,妳就從腦中釋放出意識震動到全身各處,然後盡量維持。
  
  放出震動是什麼鬼?
  
  「妳在很安靜的地方,不是會聽到一種很高的頻率嗎?想像那個頻率隨著呼吸往下傳播,透過身體的震動傳遍全身,就像吹動湖面的風一樣,把意識擴散出去。
  
  我照著做,儘管一開始因為外頭的雨勢聽不到任何聲音,但在寧姊的指引下我總算抓住了那個平時根本不會注意的高音。我緩緩呼吸,意識跟著那聲音從脖子往下沉,幾秒後,我嚇得挺起背。那是什麼東西?好大聲,好熱,而且好噁心。
  
  「那是妳的心臟,小傻蛋,別嫌噁心啊。還不錯,第一次嘗試就能到這個地步了,我記得我當初還花了半個月才抵達胸口。
  
  真的嗎?
  
  「對啊,那時候我大概七歲。
  
  妳……好啦妳很厲害啦,討厭。
  
  接下來的半小時,我的意識一步步探索到手部、腰部和大腿肌,就像是以前幫老媽縫衣服時、專注在手指動作的感覺,只是將這專注延伸到全身部位。當我好不容易抵達腳趾時,全身肌肉開始共鳴,有如一台發電機在身體裡全力運轉似的,而我這才發現,自己身體有多少地方受傷,甚至連深處肌肉的小拉傷都能感受得到。
  
  為什麼……一直有東西在撞我?還有我覺得有力量把我往下扯……雨是不是變大了啊?這裡本來有這麼臭嗎?
  
  「撞妳的是空氣、往下扯的是地心引力,其餘的都是妳加強過後的感官。」寧姊的聲音被放大,蓋過如砲擊般的雨點。「現在妳試看看,把意識收一些回來,妳現在就像把消防栓全開一樣,過沒多久水就會不夠了,重點是平衡。
  
  我稍微減弱震動,雨聲隨即減小,手腳接觸地面的刺激感也輕了許多,我睜開眼,看著手掌體會這種通體舒暢、似乎做什麼事都輕而易舉的絕佳感受。當我站起來時,速度快得我差點撞出門,我回瞄和背包的距離,不敢相信僅僅下半身一用力就衝出了快兩公尺遠。我想我得花一段時間才能適應,這個流量用得太大了。
  
  「還是有點多,妳以後得好好測試自己的極限在哪,然後訓練自己進入狀況的速度。總之,既然妳知道方法了,就只差熟練度而已。
  
  我要怎麼解除?
  
  「放空、捻熄震動的源頭就行了,這個比較簡單。
  
  四周轉眼間回復平靜,我也不再全然掌控身體,這時,用力過度的腰和腿傳來刺痛,我扶著牆壁單膝跪下,忍過這陣痠疼。就好像吸毒一樣,我比較擔心我成癮的問題。
  
  「多鍛鍊身體吧,跟我以前一樣,只要維持一定的肌肉量就不會過度依賴賈古魯答,痠痛的情形也會減少。
  
  好吧,可是我現在還在發育,好像不太適合做什麼重量訓練。
  
  「是沒錯啦,但我覺得妳最大的問題在吃得不夠多,要鍛鍊也是先擴充妳的小鳥胃──
  
  「疑黑誤!」我轉頭看向聲源,艾拉眼中的迷霧消失了,他擺著身體往後移動,直到繩索的極限為止。「唔要號印喔!壞疑嗨賀椅!」
  
  「不要接近他,」寧姊當頭棒喝,我連忙止住僵在半空的腳。「迦德希的力量不會這麼快就退去的,這是他常用的招數,利用妳對艾拉的同情再一口氣反擊,不要上當。
  
  我深呼吸冷卻腦袋,蹲下身與他的雙眼同高說:「艾拉,冷靜下來,我沒事,很抱歉我必須對你這麼做,請你原諒我。」
  
  他發出像小狗一樣的嗚咽,害怕、歉意、自責、痛苦同時從他的眼神和震動輻射而出,「會晤椅……喔唔億戶億呃……」
  
  「我知道,我知道。」心頭緊得喘不過氣,他全身發抖的悲慘模樣讓我一句安慰的話都吐不出來,直到把那股足以將世界燃燒殆盡的火焰撲滅後,我用最輕柔的嗓音說:「這都是迦德希那個混蛋的錯,你沒有對抗他的力量,我絕對不會因此怪你的。我現在還不能放開你,迦德希還在你體內,在他的力量消退之前,你都有可能再度落入他的掌控。」
  
  艾拉點點頭,表情似乎稍微冷靜下來,但縮成一團的身體依舊緊繃。我放開眉頭,勉強擺出一個淺笑說:「我會保護你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艾拉,我發誓我一定會解決他,並讓他承受和我們相同的痛苦,在這之前,還請你忍耐一下。然後盡量不要攻擊我,可以嗎?」
  
  他肩膀鬆了下來,被繩索扯緊的嘴角微微翹起,正當他準備回應時,迷霧攀上他的雙眼;就像被關掉電源的機器人似的,轉眼間便回到了殭屍狀態。
  
  「迦德希你這個沒人性的噁心賤貨。」我朝牆壁用力槌了一拳,狠瞪著那雙眼背後的意識,咬牙切齒地低吼:「很好,沒關係,你可以再可惡一點沒關係。我可以等,我一定會宰了你,總有一天。」
  
  我撲通一聲坐下,平復呼吸,闔上眼,刻意不去想自己還沒有足夠實力打倒他的事實。
  
  「可是,這遲早得面對的不是嗎?
  
  總是有辦法的,我會生出辦法的……
  
  雨聲漸強,我沉沉睡去。
下一章
第零章



  明天放了個有點困擾的假,就乾脆提早更新了~

  其實主要原因是最近在寫其他作品的章節綱要、因為劇情太沉重了寫得有點沮喪想說換點口味順便回憶一下當初寫這部故事的感覺~感覺起來一個禮拜發一篇好像間隔有點太長了,或許之後會稍微調整吧,畢竟目前也沒有自信能讓接下來的幾部故事無縫接軌,說不定會調整成一個禮拜兩章然後在故事之間留個籌備期這樣~

  還是先別想這麼多好了,剩下144天截稿現在沒開始寫內文還在那邊寫章節綱要,雖然對自己認真飆起來的速度還滿有自信的,但現在只覺得很挫……

  應……還來得及吧……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87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都市奇幻|奇幻|魔法

留言共 3 篇留言

殺豬的
還有新作...問是沒?

08-10 00:08

峇亞猊
目前重製版的《世界末日後的原始人》已經進行到第十七章結束了(目前預計約會有三十章左右),但會在加上終章總共十六章的《識馭者》結束後才會放上來~文中提到的另一部作品是要投稿年底截止的比賽的作品,理論上是不會放上來的~(不過目前有一個以另一位主要角色為觀點陳述這個故事的想法,或許之後有機會讓大家看見同一個故事的另一個面貌)

時間表當中還有另一部在比賽作品完成後才會開始動筆寫綱(已經構思好劇情)的故事《除墓人》,而為《德羅卡三樂章》的第一樂章《識馭者》的第三人稱重製版會在之後開始進行~當然剩下兩樂章也都構思好了~

總之,以「巍旭」為背景的故事還有至少數十部,所以呢……敬請期待XD

感謝您的留言與支持~~08-10 00:19
殺豬的

08-10 00:08

殺豬的
原來還有這手內外扣....[e19]

08-10 00:21

峇亞猊
呃……內外扣XD?08-10 00: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識馭者 6... 後一篇:[達人專欄] 識馭者 8...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ex6462繪圖同好
最近試著練習畫時裝 歡迎來看看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