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對戲紀錄】水無瀨夜徹&竹舞

作者:蒼夜│2019-08-07 23:37:20│贊助:0│人氣:26
【東門-時轉都城】
墨髮的青年有些久違地走在自己以往熟悉的大街上,似乎是因為已經很久都沒回到這裡,而有點好奇地看著四周。

過河橋上,竹舞打著傘站在橋邊欣賞著運河上的渡船,帶著一點水氣的風吹撫在他的臉上。於此同時她的身旁跟著一隻有兩條尾巴純白色的狐狸。

正當青年碰巧路過橋邊時,一看到少女的身影,他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步伐,只見淡紫色的雙眸裏瞬間充斥著各種複雜的情愫。
他暗自在心裏嘆息,開始思考自己應不應該走過去。

白狐狸在不經意的狀態下,視線看到了你這邊且明顯地盯著你許久。而竹舞好像沒注意到旁邊和白狐有說有笑的

縱使他們兩人已經確認了關係很長一段時間,但卻因為青年自身的原因而總是讓那人等待。
--既然如此,他亦確實沒有資格再次與她相遇。
有些自嘲地輕笑一聲,青年感受到了白狐的視線,也並沒有說些甚麼,只是向牠頷首致意,似乎是不打算主動過去了。

不過因為白狐的漠視,竹舞似乎也看向這邊,隨即白狐走向你這邊再與你擦身而過時你聽到了『快去吧,吾主正等著』
竹舞看著眼前的人,難以置信的摀著嘴巴,雖然想說點什麼但此刻交錯複雜的情緒讓他感到窒息,斗大的眼淚也呼之欲出。

看著許久沒見的臉龐,青年有些緊張地直視著竹舞的雙眸,他能感受到自己自豪的情緒控制正在逐漸失控。
白狐的話語更像是開關般的、讓青年本來混亂的思緒、不知為何地慢慢冷靜下來,形成了明明頭腦清醒、卻無法控制感情的狀態。
沉默在兩人之間瀰漫著,青年勉強地還是揚起了一個笑容,步伐有些沉重地往那人的方向走去。
現在的青年比任何一個時候的他都情緒高漲,可他竟然卻只感到不知如何才好。

竹舞由於當下不知道怎麼反應的好,她低著頭嘗試用手抹去眼淚心想著必須要笑著才行,但身體不如她所願。
好想放聲大哭,但是不行。腦子裡一直暗示著自己,此刻的竹舞只是呆站在原地。

即使他已經走到竹舞面前,青年亦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安慰他唯一的寶物。
他從沒想過欺負戀人,但往往令少女傷感的永遠都是他。
他只是放任自己的想法,主動抱住那人,輕力拍了拍少女的背,在對方耳邊輕聲說出了那一句話。
「抱歉,我回來了。」

「笨蛋!笨蛋!笨蛋!!」情緒爆發的她將無力的拳頭打向對方的胸膛,直至一會後她將手繞過腰間緊緊地抓著對方,啜泣聲沒有因此而停
「歡迎回.來..」伴隨著哭腔的話語,感動而感傷


這次青年並沒有再逃避,而是邊任由少女用拳頭打著胸膛,邊像以往一樣的撫摸著竹舞的頭髮,紫眸裏的感動亦只增不減。
緊抱著對方的手不願再放開,他憐愛地吻往少女的額頭。
「嗯,我不會再離開了。」
--再也不會讓妳一個人孤伶伶的了。

眼前的這一吻使她稍稍定格了幾秒鐘,已經哭花的臉上多了一絲泛紅,她有些慌張的把臉埋在對方胸膛,耳根也紅得發燙。「欺負人...」極為小聲的自語著

儘管沒有確實地聽見竹舞的呢喃自語,青年亦能猜想出對方肯定是很在意自己方才突如其來的舉動吧。
但無論如何,對於他而言、光是這樣的時光非常的幸福了,而他亦沒可能再奢望些甚麼。
「不過抱歉……惹哭你了。」
只見青年苦笑了聲,能聽得出他的語氣裏全是歉疚。

竹舞搖搖頭,她並沒有責怪你也沒有回復,只是無語的緊抱著。
「可以稍微保持這樣嗎?」過了一會竹舞小聲地問著,她側著頭好讓自己能方便出聲。

「嗯,可以喔。」
青年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拒絕竹舞要求的念頭,也沒有原因會讓他拒絕。
也許甚至應該說,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選擇放手。

「我一直很擔心你,夜」「這次也是馬上要走了嗎?」她帶著不安的情緒緩緩的說著,且緊抱對方的手更加地用力,頭上的白角也因為她的情緒帶著一點點溫度

「不,這次我不會再走了。」
唇邊揚起一抹苦笑,青年斂下眼簾,堅決地回應著對方。
既然記憶已經找了回來,那他亦沒有再次旅行的必須。

「真的嗎?!」
明明是最期待聽到的話,一時之間卻不知如何反應。
一瞬間的驚訝變成喜悅,但淚水卻沒有停止的意思不斷地從眼角流下。
竹舞連忙用手將淚抹去,明明是這麼高興的事不該是這種表情的,她一面這麼想著同時手也不曾停下。

「這是真的。」
雖然早已對竹舞的舉動大概有所預料,但當青年親自目睹時、心裏還是會感到百感交集,可他卻偏偏最不擅長安慰別人。
「……別哭了,我會心疼。」

「我很高興...是高興的眼淚」
就這樣又過了一會,竹舞才能止住哭泣,此時的她因為長時間流淚眼睛周圍有些紅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她不經意的低著頭又不時看向你。
「我現在一定整張臉都花了」她有些害羞地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擋著自己的臉

「怎麼會呢,竹舞還是很可愛哦。」
淡淡否認了少女的話,並且直接給對方來了一發直球,似乎是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在說些甚麼,只是想到甚麼就講出來。

「夜太狡猾了....」
這次她徹底的轉過身去,雙手捧著紅潤的臉頰,原本角上的粉紅色現在更加清晰可見。

「咳……這可是我的真心話,一點也不狡猾。」
看到妳微紅的臉頰,青年才後知後覺地自己方才話語的威力,亦使他也有些害臊起來了--縱使表面上妳依然無法從他臉上看得出甚麼。

「就是這樣所以才狡猾」「我知道的唷,夜的心意」
她搓了搓臉頰打起精神後重新走回你的面前。
「把眼睛閉起來,夜,不然這樣不公平」
她踮著雙腳用雙手捧上你的臉頰

「好。」
雖然能猜得到妳想做些甚麼,青年亦只是聽話地微笑著闔上雙眸,等待妳的下一步。

她將你的臉頰拉近身邊,輕聲地說著
「最喜歡你了」
她閉上眼睛並在少年的唇上輕輕一吻

「嗯、我也是喔。」
接受了對方猶如蜻蜓點水般的一吻,青年心裏亦再次感受到為何怦然心動。
沒辦法,對方真的是太可愛了。

『哇阿阿~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此時的竹舞內心既興奮又害羞不過表面上依舊故作鎮定,整張臉早已紅的跟番茄一樣。
「夜...已經決定好...住處了嗎?」『這樣這麼直白會不會太奇怪』
他用一種顫抖而且極小聲的聲音問著,在你臉頰上的手也跟著微微顫抖著。

「住處嗎……」
青年原先其實在失蹤前已經加入了共同體,回去那邊住也應該不是甚麼問題。
不過既然對方這樣發問,想必是希望與自己同居吧?
「嗯、還沒有決定呢。」
稍微思考了數秒,青年便已經決定好了應要如何回答。

「神社裡面...應該還有一些空房間,如果夜不介意的話...」
少女慌張地轉過身去,腦袋熱得好像隨時會噴出白煙一樣,她搓著臉頰試圖讓自己冷靜。

「不介意喔。」
表情沒有甚麼變化,你僅能從青年的語氣聽得出他大概是高興的。
「可以被你邀請同居,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又怎可能介意?」

「這樣的話,晚點就煮點豐盛的火鍋吧」「畢竟人變多了」
她走向路邊撿起被丟在一旁的紙傘,拍了拍灰塵後,帶著還有些紅潤的笑容一面說著。

「嗯,那我們回去吧。」
等少女重新撿起方才不小心被驚訝的她丢到草地上的傘,青年亦自然地牽起對方沒有拿著些甚麼的手。
--他的記憶取回來後,無論是外貌、性格,還是名字都變了,唯一沒有變的也許是對著少女的愛慕之情吧。
但這情感到底是否可以填補他那名為【情緒】的空洞,雖然並沒有確實的回答,不過至少青年一直以來、都是認為可以的。

從手中傳來的感覺雖然有些不太一樣,但是少女能感受到來自最初的那份心意,這股溫暖始終如一。
兩人隨後便往市集走去一路上有說有笑,白狐從陰影中緩緩地走出來,目送著兩人離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7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hloe06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問心歸源... 後一篇:【箱庭の世界】百鍊成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2341340有需要的人
抽滑鼠墊 https://www.facebook.com/inkiiing/photos/a.595575290564943/263886597623585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