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Chapter 2 (二)

作者:逆煞風│2019-08-07 21:40:50│贊助:6│人氣:54

  隨著黎明的到來,從山頂射出了萬道的金黃色微弱的光芒。此時,牽著芽芽的手走在空中的亞美,突然就朝著光芒指了過去。

  「芽芽。妳看這就是日出喔,很漂亮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解說的同時,亞美神情無奈地看著從離開貝利亞爾後,就一直保持著死氣沉沉的樣子,連自己主動提出的問題也完全沒回應的芽芽,苦笑了起來。事到如今,也只能責怪自己當時太多管閒事,才會須淪落到得帶著這麼一個小麻煩人物在身邊的下場。

  不過,說實在的,亞美自己也很好奇在芽芽被自己帶走後,貝利亞爾會有著什麼樣的反應。

  ──暴躁?傷心?怨恨?
  
  問著自己時,亞美卻又覺得不管哪個結果其實都一樣。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她內心其實很清楚。如果貝利亞爾有心要找自己秋後算帳,就如捏死桌上的螞蟻一樣簡單。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依照那時的情況來看……

  才剛想到一半,亞美就發現要帶芽芽去的目的地已經到了,於是停止了揣測。

  「芽芽。我們到了喔。」

  在停下了腳步,亞美和藹可親地對著芽芽叮嚀了一聲。

  看著下方樹叢依舊,完全找不到任何可以休憩地方的芽芽,雖然臉色依舊毫無生氣,但總算打破沉默開口問了句:「這是……哪裡?」

  「看不出來有什麼對吧!這裡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喔。」

  亞美說完,還沒等到芽芽反應過來,就直接雙手一捧,將芽芽抱了起來。

  「異能力──解除。」
  解除異能力的那一瞬間,亞美與抱在懷中的芽芽,就像在坐電梯一樣,從高空中慢速地降回到了地上。
  
  此時,芽芽赫然驚覺,原來剛才一大片的樹叢全是障眼法。在每一顆樹上全都蓋滿了房子,也就是俗稱的樹屋。不只如此,每一間樹屋都還被用木頭所做成的木橋全部連在了一起。一間接著一間,就這麼不斷地延伸到了自己視野的最遠方。」

  吸著被樹木淨化過的清晰空氣,聽著吱吱不斷卻悅耳的鳥叫聲,看著與大自然完美結合,鬼斧神工的建築技巧。芽芽輕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終於重新打起了精神。

  「漂亮嗎?」

  才一點頭,肯定了亞美的感受後,芽芽便突然感到一陣全身無力,無意識地往後倒了下去。幸虧,亞美的反應力還算快夠快,那一瞬間及時用雙手攙扶住了芽芽,才沒讓她直接摔到地上。  

  「芽芽!妳……什麼嗎,竟然睡著了。」

  也許是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下,連疲勞已經達到極限了都沒發現。在看了一回兒芽芽可愛的睡樣後,亞美揹起了芽芽,一邊欣賞著周遭綠意盎然的風景,一邊往以前自己居住的樹屋走了過去。

  自從那件事情後,好久沒來了。雖然大部分的樹屋保存情況還算良好,但不比以往每隔三兩天就會舉辦一場活動,隨時隨地都能看見村民交談盛歡的盛況,如今的村莊早已人去樓空,就像成為了一個失去靈魂的空殼。

  即便如此,亞美還是會每隔一個月就從都市回來這裡來。對她來說,就算這個地方現在沒落了,但至少還隱藏著她小時候在這裡生活點點滴滴的無數回憶。儘管次回來能待的時間都不長,不過已經足夠了──讓自己從現今壓力巨大的社會中,再一次重新地活過來。

  「真是的。睡覺時總是一臉無憂無慮的樣子,所以我才討厭小孩。」

  在把背後沉沉睡著的芽芽安置在了以前自己睡的床上後,亞美走到了樹屋外的陽台上,享受著一陣又一陣吹過自己的清涼微風。亞美不是不喜歡自己現在的生活,不過她總感覺好像少了些什麼。

  「亞美!」

  忽然之間,從樹屋下傳來了一道呼喊聲,中斷了亞美的思考。
  
  「總算來了啊!」

  在應答了一聲後,亞美不在乎自己是在離地將近有二、三十公尺的樹屋上,直接跳了下來。

  「異能力──『平步青雲』。」

  施展能力的同時,亞美像是天使降臨般,從高空中慢步地走到了仰望著自己的貝利亞爾的面前。

  「芽芽呢?她怎樣了?」

  才剛解除異能力,亞美就被情緒激動地貝利亞爾劇烈地搖起了肩膀。

  「她很好,只是有點累了現在正在睡覺。」

  得知芽芽沒事情後,總算鬆口了氣的貝利亞爾,顫抖地抓起了胸前的衣服,掉下了男兒淚,並在口中反覆地唸著:「太好了,太好了。」

  雖然是令人感動的畫面,但亞美還是不得不為了要把這次的事情做一個解決,而打斷了貝利亞爾真情流露出的自言自語。

  「所以──你還把我當成兇手嗎?」

  要是又吵起來,絕對不會再有第三人出面幫忙調解。即便深知這點,但亞美說話的態度不只沒有因此放軟,甚至還更強硬了。畢竟,她始終都認為自己根本就沒有犯錯,那也就沒有低聲下氣的必要。

  而在看見貝利亞爾彎下腰來的那一剎那,亞美就更確信自己才是對的。

  「不……對不起了。剛剛……是我太衝動了。」

  「那就好,哼!」

  表面上對貝利亞爾道歉出不屑的樣子,實際上心中早就雀躍不已。然而,在亞美還再開心之餘時,貝利亞爾接下來問出的話,讓她馬上又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所以妳是──來殺我的嗎?」

  理論上,憑著不久前自己所見到貝利亞爾的情況,加上自己與貝利亞爾之間的關係,亞美的確覺得自己可以很輕易就達成全體異能組織隊員所接獲的任務──只要遇到組織叛逃者貝利亞爾,格殺勿論了。不過──

  「吼,你在說什麼啊,笨蛋!我怎麼可能殺掉自己的青梅竹馬。」

  「恩,也、也對。」

  同為陽明山中「魯迪村」的村民的貝利亞爾與亞美。從小時候開始,年齡相近的兩人就整天黏著彼此,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要一起行動。只要在某個地方看到其中一人,另一個人也絕對會在,完全是一對標準的青梅竹馬。但可惜的是,兩人間濃厚的「友情」卻從沒有進化成「愛情」的跡象。

  而其中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兩人同時都是對感情遲鈍的木頭──那件事,也將他們徹底分了開來。

  「對了。你……到底為什麼會被組織追殺呢?」

  見到貝利亞爾沒有回答,亞美在隨口說了句:「站著說話不方便吧。不如先找個地方坐下來。」之後,便雙手抱著後腦勺,一派輕鬆地往森林深處走了過去。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的確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不枉費自己之前也有跟亞美相處過的一長段時間。在從後方一看到亞美的「那個」壞習慣又出現時,貝利亞爾就下定決心,自己等一下被問什麼都絕對不會開口──而這個情況,好像在不久前也發生在了某人的身上。
  
  以過往的案例來說,貝利亞爾總是會有很多的秘密不想告訴亞美,但亞美總是能有辦法從他的嘴中套出來。既然如此,那不開口就不會有事了。

  自認為抓到雅美的弱點,信心十足相信著自己絕對不會再和過去一樣重蹈覆轍的貝利亞爾,不經私底下竊笑了起來。一時之間,他可能也忘了,自己的對手可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個不折不扣的──異能者。
  
  ──差不多了……三,二,一,來了!

  「對了。貝利亞爾,你……那是甚麼鬼表情。」

  倒數完的同時,亞美分秒不差地轉過了身。及便貝利亞爾剛才還不斷在心中告誡著自己,整起事情成功後才能笑,在這之前都一定要保持著平常心。但到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心中那股猜中的暗爽感,而露出了抿著嘴的靦腆微笑。

  「算了,你──

  ──來,說吧!我怎樣都不會回答你的!

  「你認識一個叫蘿蘭奈的女孩子嗎?」

  「蘿……蘭奈……

  對貝利亞爾來說,那是個禁忌的名字,是個提醒他就算將自己的性命賠上也還不清罪孽的名字,是個每當他一想起就會刺痛內心的名字。但顯然不知道一切的雅美,毫無顧慮直接將它說了出口。

  「對。蘿蘭奈,聽說她好像因為跟你一樣背叛組織,所以被──

  「夠了!」

  當亞美才剛說出最話一句話的開頭時,貝利亞爾突然一聲大喊,強勢打斷了亞美接下來要說的話,也讓她再露出震驚表情的同時,嘴角微微地上揚了。

  「我……

  「等。不用你說,看你的表情我已經大約知道了。」

  完全不給機會說的亞美,用左手食指擋在了貝利亞爾的嘴前,瞇著眼微笑起來了。此時,貝利亞爾意識到,原來從他以為不回答任何問題,就可以逃避亞美套話的那一刻起,他就徹底地輸了。

  「異能力。藉由事後套話的動作,來掩飾自己在此之前就用異能力得知道他人內心的事實。當然,既然妳已經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了,那就能用最有效率的方式來套出對方的秘密。我的猜測沒有錯吧,亞美小姐。」

  「你是怎麼發現的,虧你小時候還被我耍的團團轉?」

  儘管自己異能力其中的祕密被識破,亞美也毫無緊張感,甚至還大喇喇就承認了。

  「因為你的壞習慣。」
  
  「蝦?什麼壞習慣?然後這壞習慣又跟我的異能力有什麼關係?」

  貝利亞爾有講跟沒講一樣的原因,不經讓亞美一臉錯愕發出了一聲怪聲後,又反問了回去。  

  「說來好笑。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就一直覺得妳的壞習慣有問題。不過現在看來……一切原來都只是我誤打誤撞運氣好猜中的。妳聽好了……我只說一次。」

  雖然亞美認為被猜中就被猜中,大不了就只是以後不能在對貝利亞爾用「類似」的異能力而已。不過,她倒是對一點很感興趣,那就是貝利亞爾所知道的答案,與自己心中真正的一不一樣。

  在看到亞美點了點頭後,針對自己究竟是怎麼發現亞美偷偷使用了異能力的這一點,貝利亞爾不急不徐地做出了解釋。

  「每當妳在套我話前,都一定會做出雙手抱頭的舉動。但不是因為妳的這個動作,透露出了妳偷偷使用了異能力。而是因為妳的這個動作,讓我發現了妳偷偷使用了異能力的缺點。然後我在從這個缺點,判斷出了妳使用了異能力。」

   「啊……請問……現在是在玩文字遊戲嗎……到底是我的國文不好……還是根本就是你的國文太爛……我想應該不是我的問題才對。」

  第一次見識到沒能讓自己搞清楚還越聽越緩亂,連慘不忍睹都不足以容的糟糕解釋後,亞美不經眼神死地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完全不給面子狠狠地羞辱了貝利亞爾一番。

  「吵、吵死了!總之,總之就──

  在因為感到惱羞,而紅了臉地大喊一聲後,貝利亞爾心想一定要替自己扳回一城,而準備要再做出二次的解釋時,卻被亞美在連想都沒多想的情況下,給爽快地拒絕了。

  「不了。感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想自己還是用異能力來看好了。」

  「白癡嗎!那你為甚麼最一開始不用就好了,你真的是……

  在貝利亞爾還在自己耳邊,像蚊子般嗡嗡嗡抱怨時,亞美就已經在對要使用第二次的異能力做「準備」了。

  看似無所不能的異能力,實際上卻有一定的「CoolDownTime」也就是所謂的冷卻時間。就與玩遊戲時,角色的技能在施放過第一次後,需要一定時間之後,才能在施放第二次是一樣的意思。然而,與遊戲中不同的是,現實中的異能者其實是可忽略CoolDownTime來強制執行下一次的異能力。但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有著強大的負面副作用,並且隨著強制執行次數的升高,負面副作用也會越來的越強烈, 也因此大多數的異能者都不敢隨便地忽略掉CoolDownTime ,因為那就跟在玩命沒什麼兩樣。

  而早就知道有這些危險性存在的貝利亞爾,在看見亞美準備使出第二次的異能力之前,趕緊停下了自顧自的抱怨,並態度嚴謹地對著亞美做了一次安全上的確認。

  「等等──妳的異能力沒有CoolDownTime嗎?」

  面對到貝利亞爾的主動關心,亞美其實在心中感到很高興。

  ──果然。我們之間的感情沒有那麼容易摧毀。

  在搖了搖頭後,亞美什麼都沒說,只是一臉幸福地看著貝里亞爾。

  「做……做什麼啦……幹嘛這樣一直盯著我看……要開始就快開始吧,不然等一下芽芽醒過來找不到我們就糟了。」

  禁不住亞美深情目光的貝利亞爾,在催促著亞美快點開始的同時,向後轉過了身。

  「笨、笨蛋。異能力要看著對方的目光才能發動。」

  「吼,怎麼不早說啦。」
  在聽到亞美發動異能力的必要條件後,貝利亞爾又硬著頭皮,紅著臉快速轉回了身。然而,不管貝力亞爾如何叮嚀著自己要看著亞美的眼睛,每次當和亞美互看到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神就會不由自主地飄向一旁。

  「你、你這樣我是要怎麼發動異能力啦,算、算了!」

  突然間,一切都來的太快,讓貝利亞爾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等到他回過神時,已經發現自己的額頭沒有一絲隙縫地緊貼在了亞美的額頭上。

  看著亞美瞳孔中自己放大的身影時,貝利亞爾從亞美烏溜的長髮上,聞到了一股清香不膩的洗髮精味。不只身體感覺悶熱,喉嚨也莫名的乾渴,連心臟都撲通撲通跳得好像快要飛出來了一樣。這是甚麼感覺?第一次……不對,雖然以前也曾有幾次這種感覺……但感覺沒這麼強烈才對呀……

  「這、這樣你就不能不看我了吧。」
  
  當亞美的聲音一出現,貝利亞爾秒速將注意力從自己已經手足無措的內心世界,轉回到亞美的身上。但瞬間又被眼前那紅到像顆蘋果般的臉頰給吸引了過去。這也讓貝利亞爾根本就沒有聽到亞美的解釋。

  「喂……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我要開始了喔!」

  老實說,亞美對於貝利亞爾在自己做出額頭靠額頭的動作後,有著如此羞澀的反應並不會太吃驚。但自己也並非一時無聊才這麼做。一方面,真地是為了發動異能力才這麼做,而另一方面就單純只是為了確認──貝利亞爾對自己的感情。

  愛情──無疑是需要由兩人的心意共同組成。只要少了其中一人的心意,即便以前是同個村莊的村民,即便以前是無話不談的夥伴,即便以前是形影不離的青梅竹馬,友誼也終究只是友誼永遠不會有任何變化。

  遲遲等不到一句「好」的亞美,看著被心動氣氛給完全吞食的貝利亞爾,先開始施展了異能力。

  未知。雖然亞美剛才對貝利亞爾所提出「負面副作用」的疑慮搖了搖頭,但那並不是「沒有」的意思,因為連她自己都不清楚會有什麼後果。畢竟,亞美所擁有真正的異能力既不是「讀心術」也不是「平步青雲」而是──「完美拷貝」。

  如果要說「本身」的異能力。亞美可說是少數,甚至可能是全國唯一一個沒有CoolDownTime的異能者。但她本人始終都外宣稱,自己的異能力擁有CoolDownTime。不管是異能組織也好,連貝力亞爾也完全被朦在谷底。一切都只是為了要維護「自身安全」。
  
  雖然這是亞美第一次要連續使用自己「0 CoolDownTime」的異能力,來使用拷貝出來的異能力。不過她並不感到害怕。只不過是讀取記憶類的異能力,想必副作用也沒什麼大不了──這是亞美的想法。

  「異能力──『回溯記憶』。」

  ──這是!

  等到貝利亞爾終於調整好情緒回過神時,亞美已經使出了異能力,而這也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亞美使出異能力的樣子。

  除了瞳孔就像被侵蝕般的由黑色逐漸轉紅,還有手臂上的「那個圖案」──象徵著異能者的徽章在發動異能力時會發出的光芒外,感覺沒什麼太大的變化。

  也是多虧「那個圖案」貝利亞爾才發現了亞美使出了異能力的證據。原本應該藏於衣服袖子中的圖案,卻因為亞美使出異能力前無心雙手抱頭的習慣動作而了出來。這也進而使貝利亞爾揣測了剛才的一番解釋。

  ──對了!難怪她小時候不管是夏天還是冬天都只穿著長袖!原來就是這個原因……──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異能力的持續時間也太久了吧。

  近看著亞美已經完全轉紅的雙瞳孔時,貝利亞爾忽然又想起了剛才的景象,讓不經臉紅的他,趕緊從亞美的身邊退後了好幾步。至於亞美,仍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奇怪……那時候,我應該連看她紅眼的時間都來不及看到才對。

  突然間,一時想起過去同樣是亞美在施展異能力情況的貝利亞爾,察覺到和過去在亞美發動異能力的時候,自己根本就還來不及看到亞美的紅眼,異能力就結束的過去相比,這一次亞美所花費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

  越想越不妙,害怕亞美有個萬一的貝利亞爾,忍不住向前雙手搖了搖亞美的肩膀,想要藉此來強制中斷亞美的異能力。然而,卻是白費功夫,沒有任何效果。

 ──怎麼辦……我要怎麼辦……絕對不能讓她繼續下去才行……

  在貝利亞爾低著頭,緊張地思考著該怎麼樣才能讓亞美從異能力中回到現實時,忽然感覺到了幾滴溫溫的液體滴到了自己的手背。

   ──怎麼……哭了?

  沿著亞美淚水流下來的方向將視線逐漸往上提高,而注意到的那張神情。那時候,貝利亞爾覺得自己一定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了。

  悲傷中卻帶了點憤怒。咬牙切齒,緊皺著眉頭,看得出來想要強忍,卻還是從緊閉起雙眼的兩邊眼角,滑落下一顆又一顆晶瑩剔透的大大淚珠。

  照理來說,有關「讀心類」又或者「讀取記憶類」的異能力是不可能會讀取被讀取人當時的心情的情況才對,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那就只是簡單記憶而已。但現在亞美的情況,很明顯地卻不是如此。雖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不忍心看到亞美再繼續難受下去的貝利亞爾,輕輕地用雙手抓住了亞美那緊握到發抖的雙拳頭。

  這時,亞美突然模糊說出的一句話,讓貝利亞爾下意識地將手快速抽了回來。
  ──貝利亞爾……兇手……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73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璀璨寶石|輕小說|冒險|戰鬥|黑暗|捨棄|友情|奇幻|血腥|異世界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艾菲雅鐵塔
青梅竹馬之間的情感關係啊…其實很糾結呢;;
這次芽芽的戲份變少啦!話說我還以為蘿莉控名額又要加一位亞美上去呢

08-07 21:54

逆煞風
有人建議必須是御姐哈哈哈08-07 23: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10317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hapter 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y805巴友們
騎車開始變冷,該買件防風外套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