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吃人要在石化之前

作者:苦楝樹│2019-08-05 04:50:32│贊助:28│人氣:551
自由象限大型活動【末日冒險~在核爆後的世界努力生存~】
連載型單元短劇(如果活動時間有辦法寫兩個單元的話)


第二輪
題目
角色:石化人
物品:淨水裝置
事件及意外:飢荒



  吃人要在石化之前

  「雖然說是要送回父母身邊,但這小孩是哪來的啊?」無糖綠一臉苦惱的抱起孩子,原本因為弄到的果實被搶走而在吧檯哭的千手不知何時也跑了過來,非常感興趣的看著孩子。

  「我看看,他的身上有張地圖喔。」常客拿出一張破舊的紙,上面只粗略的畫了地形跟一個X,還有這個X與周邊聚落的的距離。

  「大家,把地圖拿出來。」在茶娘的指揮下,店員們紛紛把收在店內的地圖攤在最大張的桌子上,黑水峽谷是交通要道,Tea Time更是這要道的中樞,情報流通是他們賴以維生的糧食,地圖的多樣性和精確性必須維持在黑水峽谷的最高級別才行。

  「我看看……如果要從這裡出發的話,要先經過崩落山谷,再路過獨眼巨人的巢穴,然後穿越食人樹森林,還要經過龍淵啊,最後才能到啊,等等……這種危險的地方會有人住嗎?」茶娘疑惑的看著地圖。

  「也許是最近剛進去的遊牧民,畢竟這幾個月,獨眼巨人被某人殺了,食人樹也被某人砍光了,應該安全不少。」無糖綠說話的同時,視線瞄向千手。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必須比其他人更早與那個部落接觸才行,要是被搶先的話,就無法做生意了。」提到生意,茶娘的眼睛亮了起來。

  「必須從店裡面找有辦法闖過這麼多地方的人,實在太困難了,還是等一段時間吧。」

  「我,我我我我我我──」千手興奮地舉著手,兩眼期待的看著無糖綠。

  「沒有足夠的人手啊。」但無糖綠完全無視千手,自顧自的煩惱。

  「我可以的,我的身手絕對沒有問題。」千手指著自己,兩眼直勾勾的盯著無糖綠……她身邊的那個孩子。

  「現在這麼艱困,實在很難找到人吧。」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而且我不用收錢喔。」千手的臉湊在孩子面前,嘴角的口水都快滴到孩子的臉上了。

  「面對現實好嗎!」無糖綠趕緊將孩子擋在身後,「哪個正常人會把孩子交到妳的手上啊,我看走出店門不到三十分鐘就被妳烤來吃了。」

  「真是過分,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食人魔。」店裡的其他人異口同聲的說。

  「你們不要這樣啦,我真的不會吃啦,我是真心的好心的,想要讓孩子回到他父母身邊,相信我吧。」千手眼神誠懇地看著無糖綠……他身後的孩子。

  「雖然很不可靠,但除了千手,店裡面好像沒人可以把孩子送到這麼遠的地方吧。」茶娘無奈的說,其他人也點頭同意。

  「那個,讓我同行照顧小孩可以嗎?」原本在一旁的阿基拉,突然加入話題。

  「你確定嗎?」無糖綠打量著的看著阿基拉,「我大概知道你的想法,千手確實可以保護你,不過一路上危險的,不只是肉食動物喔。」

  「應該……」阿基拉看向千手,對方也充滿好奇地看著自己,她的視線讓阿基拉冒出冷汗,「沒有問題。」

  「那真是太好了,記得肚子餓的時候,要先吃他不能吃孩子喔。」茶娘摸著千手的頭說。

  「我才不會吃小孩哩──應該吧。」

  「那麼這件事結束了,接著把這位先生搬到店外火化吧,徵求兩名壯丁。」茶娘充滿朝氣的呼喊,眼前的客人們便開始爭先恐後的表現。

  「我可以在火化之前先把能吃的部分割下來嗎?」

  「不准!」那一瞬間,茶娘露出的殺氣。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當核災開始時,少數幸運的人得以躲進地下避難所中倖存下來,但當他們之前的存糧結束之時,必然存在回到地面或繼續躲在地下的抉擇,他所生活的避難所正是如此。

  經過民主的投票之後,他們決定回到地面,一起生活下去,當他們打開防護門的那一刻,從未見過的陽光,與課本上所提到的相似但有微妙不同的自然世界,使他們不知道該不該踏出第一步。

  最終,他們還是離開了避難所,在荒野中生活了一段時間。

  但是,從未在地面上生活的人類,根本無法在殘酷的新世界生存下來,食物、水、安心睡覺的場所都無法找到,只能不斷流亡,被巨大、聰明、強壯的掠食者追殺,甚至被原本生活在地面上,比他們更適應新世界的人類追殺。

  原本幾百人的聚落,在離開避難所第一個星期,就死了九成,絕大多數的人還是因為找不到任何食物而活活餓死的,然後在野生動物的追殺下,又死傷大半,最後連從避難所拿出來的淨水裝置也被人搶走,當他意識到的時候,他的身邊只剩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小孩子。

  「我受不了了……我要喝水……」其中一個人,在尋找過夜的住所時,跑去湖邊用手盛水喝了下去,沒用淨水裝置將水淨化就喝無疑是自殺,地面上的水即使看起來很乾淨,都可能會毒死人,甚至有些看起來是水的東西,其實是食肉植物的溶解液。

  「好喝……好喝……」他貪婪的吸著湖裡的水,最後甚至將頭伸進水中。

  「呃……呃……」他的聲音突然變得僵硬,他抬起頭,脖子以上碰到水的地方突然動彈不得,剛才盛水的手,以及身體被水沾到的部位,也全都一絲不動,甚至變成灰質的不明狀態。

  「啊……啊……」他想求救,但脖子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最後他流出的體液,也將他身體的部位全都變成灰質的狀態,就像整個人變成石頭一樣。

  阿基拉看著他變成石頭,喝了不乾淨的水就會變成石頭,這個畫面烙印在他腦海裡,無法散去。

  「呦厚──」剛被惡夢嚇醒的阿基拉,眼前看到的是一個短髮女子,臉上的雀斑讓她看起來比原本的年齡還要稚嫩許多,她優雅的坐在床邊,抱著阿基拉昨天說要照顧的孩子,她溫柔的側臉讓阿基拉有些入迷。

  「妳是誰啊?」阿基拉摸了摸胸口,藏在懷裡的東西還在,但他還是對女子充滿戒心。

  「昨天不是說要陪人家一起還小孩的嗎?」女子歪著頭,疑惑的看著阿基拉,「啊,對了對了,少了這個。」

  女子將人骨斗笠戴上,千手的裝扮喚醒阿基拉的記憶。

  「斗笠之下的長相還蠻正常的。」如果沒有那些人骨、手指和人手襯托的話,千手還算一個可愛的女孩子。

  「誇我也沒好處喔。」千手說話的同時,嘴角得意地揚起,「好了,東西準備一下,趁夜出發吧。」

  「天還沒亮就走?」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的啊,晚上生物會變的很殘暴,但是啊……」千手拉開寢室的窗簾,窗外已經點起篝火,在火光中,最起碼有十幾個人的影子,「不知道他們在找誰呢,我想趁他們人越來越多之前離開。」

  他們走到店大廳,無糖綠已經準備好兩包東西等著他們。

  「純淨水、乾糧、嬰兒的食物,都已經準備好一星期的分量,但無法確定能在一星期內抵達目標,畢竟那裡在大戰之後,還沒有人涉足。」無糖綠將行囊交給兩人,並將孩子綁在阿基拉身上。

  「對了,阿基拉先生。」無糖綠從胸前口袋拿出一枚金幣,「鑑於你的義行,店長決定將VIP金幣歸還,歡迎日後再來消費。」

  「謝謝。」阿基拉接過金幣,凝視了一會之後,將它放入懷中。

  「做好在路上補充資源的心理準備,應該不用我提醒,你們也知道萬一食物不夠,誰應該先吃吧。」

  「放心,我不會讓小孩餓肚子的。」

  「放心,我會記得先吃大的。」



  店門外,黑色軍衣已經聚集了十數人,他們待在Tea Time招牌前的廣場,點起營火,等待著阿基拉離開Tea Time,無糖綠之前好心提醒的後門,也安排了四個人在那守著。

  「大哥。」無聊漫長的等待,讓魯月忍不住跟基斯搭話,「這家店是怎麼回事啊?我們這麼多人,殺進去不就馬上搞定了嗎?非得在這裡等,之前首領不是說了,阿基拉拿走的淨水裝置對我們非常重要,要立刻拿回來嗎?」

  「說的也是。」基斯抬頭看著天空,在黑夜之中,白雲之下,隱約能看到一條黑色的不明生物在空中盤旋,「就跟十年前一樣,玄龍因為不明原因離開龍淵,撒出會讓所有生物石化的雨,原本黑水峽谷是一片翠綠,就是十年前造成現在的荒漠,如果沒有及時拿到淨水裝置,取得可用的水,我們這次或許不能幸運的活下來。」

  「既然這樣……」魯月原本想要插嘴,卻被基斯制止。

  「讓我從頭開始說起吧,十年前,就跟今天一樣,因為玄龍的石化雨引發飢荒,結果造成整的黑水峽谷內戰的時候,Tea Time也如今天一樣宣稱自己是和平的中立地帶,但那個時候的Tea Time只不過是一個交換情報和休息的店,根本沒人理會他們的宣言,他們的中立導致各方勢力都想攻下此地,取得聯繫各方的要地,但就在那時候,那個女人出手了……」

  基斯打了個冷顫,他想起了十年前,讓黑色軍服差點覆滅的惡夢,「你今天應該也有看到,身上披著不知道殺死多人才能做出來的人手蓑衣,頭上頂著人骨做的斗笠,斗笠的邊緣還掛滿人的手指,身上充滿血腥味的惡魔。」

  「她根本不是那家店的人,只是路過,去買杯珍奶,然後就砍死了一半各派系的軍隊,她走之後,原本各派系的人開始聯手,想至少先打下Tea Time,但Tea Time的員工卻頑強的反抗,各派系發現根本無法打下這裡,最後倖存的五大派系因此與這家店訂下協議,任何人只要在店的範圍內都不准對客人動手,這裡成為真正的和平地區。」

  魯月覺得基斯的態度有些誇張,但他看向其他成員,跟基斯同期的人都露出差不多的恐懼神情,那段故事對他們來說,簡直像是禁忌。

  「你要記得,那怕是武力,這家店也能靠幾個員工擋住五大派系軍隊的攻擊,這還是沒算進千手的情況,在這,Tea Time就是規矩,人是不能打破規矩的,打破規矩的人與動物無異,而動物,不可能贏得了人。」

  魯月吞了口口水,就在這時,從店後面傳來一陣騷動。

  一隻山豬突然衝向他們,魯月急忙閃開,在營火的餘光中,他看到山豬背上坐著阿基拉與今天白天遇見的那個恐怖的女人。

  「該死,那是後門的山豬!」

  「提醒我了,這個還你們。」千手說完,將一個沾滿血的長條布包丟下山豬。

  「這是……」魯月接過布包,打開才發現那是守後門的人,他的雙手剛被砍斷,正在不斷流血,「該死!」

  「他還有救,趕快止血!」基斯急忙壓著患部,其他人也跟著湊上去幫忙,逃亡的阿基拉和千手因此輕易的甩開追兵。



  天亮之後,阿基拉將山豬停下,千手正在烘烤之前得來的兩隻手,「我把山豬放回去了喔?牠們很聰明,會用氣味召喚其他同伴,留著不太安心。」

  「沒問題,反正也沒打算騎著牠到目的地,對了,你要吃嗎?」千手將一串手指燒烤遞給阿基拉,阿基拉臉色鐵青的搖頭。

  「真可惜,沒什麼人懂我料理的美味……」

  「接下來該怎麼走呢?」阿基拉邊說,邊看著背上的小孩,經過幾小時的顛簸,她卻一點事都沒有,不僅沒有哭鬧,反而有些興奮。

  「走大概一天的路,明天就會到村落了,那是我很熟的村子,應該會提供一些食物,並給我們過夜吧……不過也不太確定,他們是非狩獵主義的,所以要碰碰運氣。」

  聽到千手的說法,阿基拉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先做個預防,那個村莊的主食是?」

  「地瓜。」千手果斷的回答。

  「那碰碰運氣的東西是?」阿基拉懷疑的揚起眉毛。

  「如果有人死掉,就可以吃到肉了。」千手神色自若的回應。

  「我想應該不是為了辦葬禮特地去買的肉吧?」

  「吃肉就是葬禮。」

  「我可以不要去嗎!」阿基拉忍不住大聲吶喊,「為什麼連路過一個村子都要選食人族的村子啊,黑水峽谷有這麼多人吃人肉嗎?」

  「面對現實吧,雖然吃人肉的不多,但都是好人。」千手的眼神像是天使般的和藹可親,如果她的手上沒有一隻烤的香酥油脆的人手,就像是真正的天使。



  第二天,到了村子之後,並沒有如阿基拉擔心的被食人族吃掉,但也沒有如千手所期待的被老朋友熱情招待,迎接他們的是一個死亡的村子。

  「這是……怎麼回事?」阿基拉摸著一個表情驚惶的婦女,她的臉已經完全變成灰色的石頭,手中還拉著一樣變成石頭的孩子。

  「哎呀呀……」千手雖然沒有料到,但也早有心裡準備似的抬頭看著天空,烏雲覆蓋了天,烏雲之中,一條巨大的黑色生物在其中盤旋,「沒有想到,已經影響到這裡了啊,應該是雨下太快,來不及逃走吧。」

  「什麼……意思?」阿基拉無法理解的看著千手。

  她有些落寞的張望四周,「不知道有沒有人活下來?」

  阿基拉跟著千手,搜索整個村落,結果一個幾十人的村子,沒有一個活著的生物,在戶外的,都如那對母子般在恐懼中變成石頭,在室內的,也在吃飯或飲水的時候,變成石頭。

  千手帶著阿基拉走進一間房子,將房子裡面所有裝水的容器全都倒掉,點火,用自備的水煮了點東西。

  「之前在店內看地圖的時候不是說會經過一個叫龍淵的地方嗎?」在爐火邊,千手看著火花,像是自言自語的跟阿基拉搭話,「那是玄龍居住的湖泊,玄龍是一種會分泌出能將所有活物都變成石頭的水的生物,只知道牠是黑色,像巨蛇般的生物,會乘著氣流飛在雲層,偶爾會下出石化雨,所以黑水峽谷的一個鐵則就是,快下雨時不能待在戶外。」

  「但是室內的人……」

  「沒錯。」千手點頭,「很有可能是水源被汙染了,以前玄龍應該不會去水源地之類的地方,行動範圍也只有在龍淵附近,這十年來都很安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又開始亂跑了。」

  「千手……」阿基拉看著千手,雖然她沒說,但阿基拉隱約能感覺到她難過的情緒,這個村子的人對千手來說應該都是非常重要的人吧,如同她昨天說的,能懂她料理的人。

  「雨下完之前無法出發,在這段時間,先在房間裡面睡覺吧。」

  「雨停之後,要不要為村子的人舉辦葬禮?」

  阿基拉是為了安慰千手才做的提議,但千手卻像是撞見珍奇異獸般的看著阿基拉。

  「為什麼要安葬?已經變成石頭了喔,不能吃的,就算用水煮再久也煮不爛喔,那真的是石頭,醒醒少年,這個世界不存在石頭湯這道料理的。」

  「我說的不是把他們吃掉!」阿基拉突然覺得剛才想安慰千手的自己是個白痴,「做個墳墓,埋在土裡,就好像正常的葬禮一樣。」

  「為什麼要這麼做?」千手更加無法理解的看著阿基拉,「像Tea Time那樣燒掉是因為屍體會發出臭味,也會傳染病菌,有些沒有薪柴的地方確實會埋在土裡,但那些都是對還是肉的人吧?石頭就算不管他也不會怎樣啊?幹嘛多此一舉埋起來?」

  「這……」阿基拉突然無法反駁,被千手這麼一問,阿基拉忘了人類為什麼要舉行葬禮這種奇怪的儀式。

  「算了,我不懂你到底要幹嘛,如果你堅持的話,我是可以幫忙挖土啦,但之後的事情我不知道要怎麼做喔。」

  又過了一天,雨停之後,阿基拉在千手的幫助下,以家庭為單位挖了好幾個墓穴,將每戶人家石化的屍體埋在一起,還特地去摘在樹下,沒被雨淋到的花,一墓一花的安置好,整個過程,千手都帶著一臉的狐疑,完全無法理解阿基拉的行為。

  「好了,真累……」阿基拉看著自己滿是水泡的手,回頭看著還很有精神的千手,「妳都不會累嗎?妳的體力真好。」

  「還好吧,要在黑水峽谷獨自生活,沒有連續跑的七天的體力是不行的。」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來,空氣中散發著濃厚的血腥味。

  阿基拉朝風的源頭看去,在村莊的盡頭,站著戴著斗笠,穿著蓑衣,全身是血的人,他的蓑衣上掛滿了無數的人臉,將臉皮從頭上割下來的,貨真價實的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43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末日|核爆|廢土|核爆後的Tea Time|自由象限

留言共 1 篇留言

3080558o0
帥,好帥的故事

08-05 06:18

苦楝樹
謝謝捧場,之後還會更新喔08-05 13: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五十九章...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