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莎緋兒(達芙妮)の生日賀文!【下篇】

作者:夜梓的殃離子│2019-08-01 23:05:19│贊助:54│人氣:394
0718
生日賀文(補)
目前設定時間:西元6019年(未來)(也是第一季正文的時間)
CP:(梓&殃認證官配



  莎緋兒雙手接過梓的書籤後,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默默收進包包,低下頭來,雙眼無法直視梓,梓看到莎緋兒的動作,對閻墨比出在走的樣子,暗示差不多要前往下個目的地,閻墨也只有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手拉起莎緋兒擺在大腿上的左手,帶她往大門的方向走去,而梓只有站在原地向他們揮手道別。

  當閻墨推開大門不在是陰暗被陽光照明的走廊,而是明亮的前院。莎緋兒驚訝的轉頭看向後方,原只有一人的房間,瞬間在一旁出現水藍色雙眸的女子,站在梓的旁邊,而莎緋兒並沒有多看,畢竟她被閻墨直接拉出房門,一踏出邊,大門就被用力關了起來。

  回過神的莎緋兒,則是被烈日曬的張不開眼,正當她再搓揉雙眼,減緩刺痛帶來的不適時,手背閻墨拿了開,他用外套擋住上方照射下來的明光。

  「我沒有原諒你。」莎緋兒。

  「我知道。」閻墨。

  「.....

  「我也沒有原諒妳,我們都沒有原諒彼此。」

  「.....

  「算了。」閻墨直接把外套套在她的頭上,而瀟灑的往車子方向走去,留下莎緋兒自己走。

  莎緋兒『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

  閻墨『抱歉了...』

  在上面看著這一面的梓和殃,只有嘆氣的份。

  「殃,妳看他們啦,都幫一把了,還不合好,喵~」梓像貓靠在殃的肩膀上,撒嬌的說。

  殃則是臉嫌棄的看著梓,並淡淡的說「沒辦法,兩者都有堅持的自尊心,那就要看誰先打動誰,話說....」她瞇起眼看著梓,質問的說:「妳跟閻墨說了什麼,妳在計劃什麼?要是莎緋兒怎麼樣了,我要你好看。」

  梓從殃身上起來,淡淡的看著車子的離去「妳說,莎緋兒從進屋,被閻墨拋棄了幾次呀?」

  殃「...不知道」

 ————————

  在前往下個目的地時,他們並未說什麼話,而是聽著歌,可今日歌單不是抒情,就是祝福,讓他們的內心更加煩躁,閻墨硬深深把收音機關掉,不讓氣氛下滑。莎緋兒則是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閃一閃而過的風景,讓人聯想飛快的時間,不禁想留下悲傷的淚水。

  人常嗅到時光的無情,當它溜走時也帶走那些不想離去的記憶。

  可莎緋兒看著風景正入迷時,卻被閻墨冷淡的語氣打斷當心的心悅感:「莎緋兒到了,下車。」

  閻墨說完後,開了車門,下了車,卻沒有多了幫莎緋兒開門的動作,只有站在車頭前,等莎緋兒自己下車,就像朋友般的普通。莎緋兒也沒說什麼,像是料到一樣,自己開門下車,就連包包也沒交給閻墨,而是自己一人背著,像是朋友的互動。

  閻墨早以買好票,在加上今日並不是假日,很快就用「資訊板」確認進入園區。莎緋兒好奇問著閻墨,而自己是看著沒比梓和殃咖啡館繁榮的花園:「這是哪?該不會是植物園吧?」

  「不是,這裡是遊樂園的觀光打卡區。」

  「遊樂園?!」

  「妳不是想來嗎?」

  「對,可是我沒告訴別人,你怎麼....」她看向閻墨,閻墨沒說,則是催促語氣說:「這花園蠻大的,而且也沒什麼人,我們直接搭纜車過去,妳說呢?」

  「好呀,你看一下,幾點來一班。」

  閻墨只點開資訊板,並在透藍色的畫面,滑動著遊樂動態,看完又確認後,轉寄到莎緋兒的面板上,而莎緋兒點開面板並不是像閻墨的顏色,是透黑色的。

  閻墨順口問道:「妳真喜歡黑色呀。」假裝他什麼都不知道原因,而莎緋兒看他的眼神,像是看到錯藥的表情,讓閻墨很想笑她,但為了自導自演的戲,還是要硬撐過去。

  莎緋兒面無表情的說「再五分鐘,你要不要走。」

  「走吧。」

  「嗯。」

  閻墨看著莎緋兒的背景,很有一種衝過去抱住的衝動,可為了成功,他只好握緊雙手,用痛覺擺脫自身的欲望。最後選擇在背後,默默看著帶著枷鎖的女孩。

 ————————

  遊樂園採用的是高低差的設計,下為觀光打卡、拍照的花園,而搭乘纜車才可到達玩樂區,或美食區,纜車也不只是一般的包廂式,而是懸空式,非常刺激。

  其實今日有個活動,可閻墨並沒有告訴莎緋兒,如果向服務生告知你們是情侶,就能拿到一個免費的照片吊飾,集滿五個,可以拿到一個神秘小禮,也能抽獎。可看這種情況,也只能看莎緋兒要不要配合自己,想到這,閻墨不停在內心吐嘈自己,為何要那麼做死,造成現在是情侶不像情侶;朋友不像朋友。

  閻墨偷偷看向旁邊正在刷小說的莎緋兒,臉上露出寵愛的微笑,可惜莎緋兒並未看見,而是專注在推理小說的走向。

  莎緋兒和閻墨都很喜歡看書,雖然有時對一本書的看法不同,但他們都會傾聽彼此的想法,並向對方提出對方想法有誤的地方,不僅是促進情感的方法之一,也是莎緋兒在醫院消遣之一。

  但莎緋兒不知道的是,閻墨其實不愛看書,他覺得書中世界很多都是虛假的,就連醫療書也是一樣,一定有例外,而這些例外並不會被記錄,而是要自己實際去遇到才知道。

  可莎緋兒喜歡書,因為她可以像少女一樣沉浸在書中世界,幻想那些沒出現在自身世界的劇情,想成記憶的一部份,並設下如果有天的目標,期許在死亡當前,可以把腦中的幻想變成真實。

  每個對小說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它卻沒有遺失自身的本質,那就是用文字來感動讀者。

  男員工看著前方的男女,用專業笑容問著他們:「請問你們是情侶嗎?」

  閻墨毫無疑問的說「是。」,在一旁的莎緋兒有點嚇到了,但也附和「是的。」

  男員工看著這對沒有熱戀的氣息,而是帶著隔絕千里的氣氛,在內心不停吐嘈:看來,明明是要分不分的,依照這看來一定是男生糾纏女生不放,真是的,現在都幾世紀了還有這樣的情形,真是傻眼。

  可員工卻一直沒發現莎緋兒一直在讀取它的內心,那些心話早就被莎緋兒聽在耳裡,那怒狠狠看著那位男員工。

  男員工被突如其來的氣息,打個冷顫,直衝腦門,讓他有點站不穩。莎绯兒像是不知道,急忙問:「怎麼了?要不要我 " 男朋友 " 幫你看一下,他是醫生。」並用臉靠近男員工的面前,黑臉的模樣直接印在他的眼前,深深把人嚇的不輕。

  這舉動讓閻墨有點不爽,當場直接把莎緋兒拉開,且眼帶鄙視,居高不下的看著男員工,向莎緋兒說「妳別靠太近,妳身體不好,他們常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吸到他吐出的空氣,容易生病。」

  「不用你管。」莎緋兒在內心自爽,但表面冷淡的回。

  閻墨聽到莎緋兒回 " 不用你管 " ,只是露出微笑,捏了捏她的臉,寵溺的說「妳生病,我怎麼不管,我說的對吧,女朋友。」

  他故意的加重音、加大音量,把現場的人甩了一臉狗糧,莎緋兒才不管閻墨幼稚園行為,她才不會被打動,反倒是在內心翻了一個個白眼,跑去問自身照火的男員工:「你剛剛問我們是不是情侶,是為什麼?」

  男員工慌張口吃的回答莎緋兒「就......今天有......活動。」

  「活動?那是什麼活動?」

  男員工原本想一五一十的告訴莎緋兒,但看到她身後的閻墨指示,只好假裝不知道內容:「上面是跟我們說要照片,並請你們到上面領取吊飾。」

  「是嗎...閻墨,我們走吧。」

  「好。」

  閻墨跟在莎緋兒的背後,等莎緋兒坐好後才跟著上去,完全沒有浪漫的事情發生,等兩人坐好後,照相機才在上空幫兩人照相,紀念下此刻的美好。

  兩人姿勢也非常簡單,就朋友比的手勢,沒有多餘的動作,在另一旁旁觀的女員工,只是拉拉帽子,不讓他們發現帽子下的水藍色雙眸,並用記錄機,拍下這一切的經過,還將檔案傳送給標名為「喵喵」的人,就轉身離開現場,當莎緋兒感覺身後不對勁時轉過身,那人早已不在那了。

  閻墨看著莎緋兒吐露出不安的表情,用低沉語氣問她,以防被她發覺自己的擔心「怎麼了?妳從梓那邊出來,就一直這樣。」

  莎緋兒則是撇過頭,看著底下的風景,默默吐出「沒事....

  閻墨知道道莎緋兒又再隱瞞事實,可惜依現在的情況,他也無能拆穿,只好放任莎緋兒的無理取鬧。這時莎緋忽然兒莫名其妙說了一句話「如果,贊沒出現,現在的你還會是這樣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妳還是喜歡贊。」

  「是嗎....」她趴在扶手上,就繼續看著底下,內心不停想著『贊嗎....他是誰?』

  內心持續著自己,她不是達芙妮,為何還要想著這個過路客,莎緋兒始終想不通,她直接從趴,變成面朝下的動作。

  而閻墨則是手靠著頭,思索著如何讓莎緋兒看開,但他卻沒看到的是,莎緋兒只不過是要一個答案,可他卻是想方法讓她忘卻,沒有醫根本的心病,不過是短暫的解脫,並不是最好的良藥,其實答案很簡單,這個答梓之前也提示過了,只是閻墨一直沒放在心上,梓當時對著正在發愁的閻墨,輕描淡寫說道:「殃要我提醒你:莎緋兒想擺脫的人,是你,卻不是你。

 ————————

  從底到高處,他們倆還是保持一種沉默,彼此都在思考著各自的事,當纜車到達時,他們還是不自覺下了車,走到販賣部拿取吊飾,吊飾上的照片並不是普通拍照,而是非常清晰每個地方,可就差在他們表情,如果不是眼神空洞、毫無生氣,完全讓人有種發毛的感覺。

  閻墨立馬就把吊飾收進包包,不讓莎緋兒在多看一眼。莎緋兒也沒說什麼,只是把目光放在前方的夾娃娃機。

  他很早就知道莎緋兒喜歡毛絨絨的東西,或者抱著很柔軟的抱枕,他拉起莎緋兒的手,這次是真的緊握著,深怕莎緋兒不見、消失,那般緊握著她,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雖然被自己拉痛了手,可莎緋兒卻反而是想一直維持這種感覺,跟在他的背後。

  閻墨帶著莎緋兒來到夾娃娃機店,並讓她自己看想要什麼,再跟自己說,可莎緋兒還是繼續緊握著他的手,這舉動看在閻墨眼裡非常痛心,他已經不知道放了多少次的手,讓莎緋兒追逐他的背影,追著那抓不到的虛假,那不切實際的幻想。

  他最後還是心軟了,沒有放手,而是陪伴莎緋兒走遍整個店面,店面非常大,室內採用八行六行的擺放,所以最近流行的布偶、抱枕和公仔,大概都在這裡面。

  但是想像和現實還是有點差距,再加上沒有保夾參考香港,所以很難夾到裡面的禮物,正當他們想放棄看上的狼布偶,一位有著銀短髮的女子向他們走來,女子黑色的雙眸帶著柔和,像東風從臉上拂過般的溫柔,她輕輕的問「第一次夾娃娃呀?」

  閻墨有點不情願的回「是。」

  那女子在看著在看機台的莎緋兒,笑笑的回覆「我幫你們,如何?」

  閻墨不知道這人的來歷,而且才第一次見面,就要幫忙,是非常可疑的。在這冷酷無情的世界,就算不認識,基本就是把人甩到一旁,更有可能拍影片供他人取笑,沒有一個人是不要利益的,而且今日他們裝扮看起來就是價值不斐,遇到有心人也不為過。

  那女子像料到他會這樣警覺,向他說出令他訝異的事「幫助朋友不行嗎?」

  閻墨「朋友?」

  那女子:「嗯,朋友。」她那雙黑眸,漸染上紅色,讓他們內心漏一拍,莎緋兒冷淡的說「妳是亞人。」

  「不算是,但可以說是。」

  「那.....

  「人多,不好說。」那女子立刻收回紅眸,並打斷莎緋兒的話,她接著又大聲說:「莎緋兒妳看,這娃娃好好看,我幫妳。」女子環住莎緋兒的手臂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切都很正常。

  莎緋兒和閻墨當然知道亞人的生存之道,愈少知道愈好,他們就假互相認識,並陪著那女子一起演這沒劇本的劇,那女子也很敬業的把他們從疑惑拉出,她呼喚著閻墨,並責罵他:「你呀,沒碰過就不要玩嘛,為了把妹,輸了這麼多錢,值得嗎?」

  看著閻墨臉部表情的變化,又繼續說「姐幫你,你看好囉。」,她用手環付完錢,就開始很認真的教導閻墨「你看,這頻率是二拍,也就是說第二下會回來,所以要甩夾,立用甩的力道,把它甩出擋板。」

  在這的當下,玩偶早就被她輕輕鬆鬆甩進洞口,她蹲下身拿出一半身長的娃娃、大大的尾巴,讓莎緋兒抱著狼玩偶愛不釋手。

  「謝謝妳。」看著莎緋兒的笑容,閻墨已經很滿足了,而那女子則是在閻墨旁小聲了一句,就離開了店內:「我該幫的,都已經幫了,接下來靠你自己,我和梓等妳的消息。」閻墨只是呆愣的看著不在有氣息的地方。

  閻墨回過神,又拉起莎緋兒的手,並有講話的,帶她前往內心下個目的地 —— 旋轉木馬。

 ————————

  「旋轉木馬」對這世界的人來說是一種歷史,或者是回憶的遊樂器材,就算說是裝飾品,也不為過,因為隨著時間的進步,科技也逐漸往更高層面發展,有很多原現好玩的遊樂設施,被人的不滿足而被遺忘,且那些維修人員也逐漸老去,培育的人才也沒有關於這項設施,只能靠少數人來維持,這台木馬可說是數一數二能維持運轉的,在加上是三樓的設計,更加堅持這家遊樂園努力。

  「莎緋兒,要不要上去玩?」閻墨看著莎緋兒問道。

  「能嗎?雖然有人在上面,但看起來都是小孩子。」

  「沒事,走吧。」

  一直牽著莎緋兒的手的閻墨,不知不覺就把莎緋兒拉來排隊人群,人群基本上都是小孩子,和他們突出的身高,顯得有點顯眼,在加上牽著手,讓莎緋兒有些害羞,閻墨則是取笑她而得到包子一顆。

  在某一處的某人,在一旁用拍照的方式記錄,傳給某人,眼前面板上的訊息顯示著對話內容,可惜面板的設計只能讓自己看到,除非向他人公開,不然用任何方法,都是無法看到的,那人嘴腳勾起,帶著那絲輕笑。

 (面板上的訊息)

R:「他們真是的...
A:「哈哈,不能怪他們。」
R:「嗯...算了,好心累。」

 ————————

  旋轉木馬真是神奇的發明,明明漸漸的消失,但是在很多的戲劇都會出現,尤其是戀愛偶像劇,都會出現那麼一檯令人趕到幸福的歡樂,而馬的起伏,就像生活裡的波折,器材的音樂,配上忽上忽下的那瞬間,讓人忘記當下的煩惱,留下純真歡樂的喜悅感,一切的歡樂,都被存在這人為氣氛當中。

  喀擦——。

  突然出現的喀嚓聲,打斷了歡笑的兩人,原本的笑容,停留在音樂停止和拍照的剎那,員工的喜悅聲,真正將兩人拉回現實,那充滿殘酷的社會之中:「恭喜,兩位獲得旋轉木馬吊飾一個,每個遊樂器材的吊飾都不同,而且限定情侶,你們快去收集吧~」員工笑容滿滿,就彷彿他與他們相處不同世界一樣,那充滿開心罐頭的世界。

  「你們趕快去吧,既然來了這邊,還要製造那些不開心的問題嗎?人活在當下,本身就是要開心,看你們應該是學生,學生談戀愛是被禁止的沒錯,可在法律並沒設這條規定,抓到不就是被罵一頓,還有這裡是遊樂園,怕什麼,五點多了,活動到九點,表演到九點半,快去,玩開心一點。」

  那名員工說完後,又回到原本的崗位,而剛剛的那些話聽到閻墨心裡,則是一個動力,但在莎緋兒,像是神經病的宣言。她看了看閻墨,閻墨此刻在看地圖,決定著接下來的行程,莎緋兒只好拉著他的衣襬,並將頭埋入娃娃裡。

  「莎緋兒,妳有想去的地方嗎?」

  「海盜船。」

  「那妳能坐嗎?」

  「能。」 

  「那我們走。」這次牽起的不在是手,而是手臂,讓兩人靠的非常近,近到像是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旋轉木馬和海盜船有點距離,要花個十到二十分鐘的走程,原因在於旋轉木馬被歸類在兒童區,海盜船則是成人區,所以相距算起來還蠻遠的,所以他們一路吃吃喝喝的走到成人區,而兒童區可能因為是平日,沒有什麼人,但一來到成人區,滿區都是人,尤其是遇刺激的,愈多人排隊,海盜船就有三、四十人在排,他們經過討論後,先從人少的地方去 —— 仙女散花。

  它是類似盪鞦韆的設施,利用離心力,讓人有種飛離地球的感覺,算是小小的刺激,在加上上上下下的運動,讓人與前面的人對視,可算是一種小情趣。

  玩完仙女散花,得到一個形象破滅的情侶吊飾後,就前往讓人一玩再玩的精神折磨遊樂設施 —— 咖啡杯。

  咖啡杯也是個利用離心力的原理,所設計的娛樂器材,可跟仙女散花不一樣的是,前者是真的會把你甩出器材外,後者只有一種飄逸的感覺,所以刺激感和暈眩感都有所不同,尤其是前者,絕對不能在吃飽後坐,保證會有難忘的回憶,因為閻墨和莎緋兒是第一次搭乘咖啡杯,所以並不知道它帶來的短暫頭暈嚴重性,在玩後,雖然得到了第四個吊飾,也讓他們後續續舊多了一個笑話之一,是什麼?我們就保個密吧。

  閻墨和莎緋兒這個人都不好,玩完咖啡杯的衝擊感,直衝進腦門,讓人有種嘔吐感,如果他們早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就不會選擇這一個,在一旁看人玩的很嗨,自己上去卻是另一種結果的遊樂設施,但也算是一種收穫,其實玩咖啡杯當下時是真的的快樂,只是如果先前沒吃東西的話,經驗可能會不一樣。

  玩一玩,才發覺其實時間過的不算快,此刻時間六點四十幾,並沒有當時預計還要快,現在的身體也沒辦法負荷海盜船的刺激,他們決定去遊天鵝湖。

  天鵝湖是從以前到現在,情侶都要去朝拜一下的一項設施之一,它的構造非常的簡單,利用微弱的水,將做成天鵝造型的雙人船,緩緩的在水上漂流,並沿著設計好的曲道,讓情侶們賞風景,有些還會設計洞穴,讓人偶或機械動物在裡面唱歌跳舞,可惜是之前發生一些事件,就有一些決定改裝,改成全露天式,比方說這家遊樂園,就是決定改建之一。

  雖然表面設定是情侶,但現在的正確設定是朋友,坐上天鵝船後,並沒有像前面的情侶貼在一起,或者一人將頭躺在一人腿上,而是像是搭成纜車一樣,自己看自己的,全程有二十分鐘之久,也就是說他們要維持這姿勢二十分鐘,當然閻墨是不會錯過這次表心態的機會,而是在內心盤算著他的棋盤,此刻的悠閒,只想讓莎緋兒拿出那本未讀完的小說,繼續鑽研在字中字的優美的地方。

  正當你以為他們會那麼平淡游完這一整圈時你錯了,之所以叫做朝拜地,一定有它的存在意涵。

  突然寬敞的道路,逐漸變成曲折的小道,船要利用撞擊,才可繼續往前下個一樣的關卡,因為碰撞的很用力,所以基本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靠的非常近的,這讓閻墨和莎緋兒有點不好說的感覺,莎緋兒立刻將書收進包包,免的新買不久的書,濕的一塌糊塗。

  這一步是閻墨自己下錯棋步了,他沒想到文章華麗詞藻,還有梓的優美謊言,層層覆蓋,他萬萬沒想現實卻是相差的十萬八千里,但有一點是梓和文章都有相同地方,那就是在當下你們會靠的最近,閻墨只好轉動那對愛情不靈活的腦袋,將心比心。

  他將左手搭在莎緋兒左肩,讓她更靠近他的心臟,這動作讓莎緋兒的臉瞬間燃燒,靠在胸口上聽著戀人上下起伏不定的心跳聲,就像彈奏一首亂掉的琴譜,她想要掙脫閻墨的動作,畢竟還是有其他人在,真的太羞恥了!!

  可是閻墨未能控制好力量,男生的力量本身大於女生力量,這是不能否定的生理素質,再加上莎緋兒身體狀況,只能被壓的死死的,還好閻墨很快就反應出胸前小傢伙的回應,立刻就將動作改成牽手,不得不說這一系列打牆的舉動,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裡。

  經歷這令人印象深刻的遊樂設施後,不得不說他們的感情好像有那麼好一些,然後也得到一個最令他們值得收藏的吊飾,吊飾照片中的兩人笑的非常燦爛,男子的輕笑,女子的露齒笑,使得背景有種甜到掉牙的粉紅濾鏡。操作拍照機的員工取景的非常到味,可想而知一定是老手級別的。

  在天鵝湖這邊,從排隊到遊湖結束,此刻時間為七點半,比閻墨預計的還要早,所以他們想說先去吃個晚餐,再繼續遊玩。他們先是扒文,確定那家遊樂園餐廳不容易踩雷,和離這裡最近的,經過規劃後,選擇一家特色異式餐廳。

  餐廳為了翻桌率,選擇套餐式的點餐方式,選擇性與搭配性都是多元的,可讓遊客自由選擇自己想吃或想喝的。

  閻墨看著莎緋兒臉上對菜單露出晶光閃閃的目光,就知道她對菜單與櫥窗上琳瑯滿目的甜點感到興趣,可惜一個套餐只能選一種點心,只好點了一份推薦餐品之一 —— 草莓慕斯鬆餅。這些心思早就被閻墨看在心理,他默默點了一份草莓冰淇淋大福,他本身就不愛吃甜的,但因為是自家妹妹愛好的一項享受,所以他還是對甜食還是有一些了解。

  在餐點上桌後,閻墨馬上將甜點給了莎緋兒,並不忘了給她拍照,看著草莓冰淇淋大福的莎緋兒,原本想裝鎮定,卻不知道她的眼神已經出賣自己。

  吃完餐點,在玩幾次的遊樂設施,差不多八點五十分,閻墨看時間不對,馬上拉上莎緋兒,陪他跑去服務中心,換取禮物,禮物其實非常簡單,就是一隻可愛的棕色兔子碧眼,下面掛著一顆紫色星星,是這個園區的吉祥物,雖然簡單,但對莎緋兒來說卻是非常重要,因為是今天重要的紀念物之一,話說不是有抽獎嗎?獎品又是下一個故事。

  莎緋兒抱著巨型狼布偶和拿著獎品的閻墨,趕著腳步來到中央廣場,就是為了九點半的園區遊行表演找個好地方,雖然搶到第一排的位置,但因為布偶太大,所以變成閻墨拿,場面有點可愛。

  看完精彩的表演後,時間來到十一點,原本想回去休息的莎緋兒被閻墨拖著去搭摩天輪,但摩天輪的設置在高層園區,不再成人區,路程有將近二十多分鐘,再加上很多人想趁晚上賞景,一定有很多情侶在排隊,想到這莎緋兒就頭疼,可看在閻墨的苦苦哀求下,最後只好通融,但是要他背她,閻墨表面很排斥、不願意,內心卻是雀躍不已。

  當莎緋兒背在閻墨的後背時她的內心已經少女心爆發,再加上閻墨肩後,不知是沐浴乳,還是香水的清香,讓她不知不覺陷入其中,還小小磨了一下頭,感覺就像撒嬌的小貓咪。感受到肩膀的磨蹭,閻墨小小的惡作劇一下,他小小跳了兩下,這動作的回報就是饅頭一顆。

  所以一個男子背著一個女子,女子手裡布偶放在男子胸前,踏上往摩天輪的路程 。

 ————————

  他們不像上午一樣的尷尬,而是有說有笑的唱著歌,說著事情。靠著閻墨堅強的雙腿,到達了摩天輪,可是迎來的場景卻跟想像的不同,沒有人,沒有員工,只有在動的摩天輪,和美麗的燈海夜景,以及微弱的紫星空海。

  這讓莎緋兒有點矇了,她不知道閻墨想要幹嘛,可閻墨此刻放下莎緋兒,並拉起她的手,看著手錶,注意著時間,並緩緩的拉著她走上行駛中的七層樓高的摩天輪,坐上去時兩人瞬間安靜,彼此看著夜景,沒有想交談之意,非常的寧靜平和。

  不知過了多久,閻墨是先開頭,他冷靜問著莎緋兒,可眼神卻還是在窗外:「妳愛我嗎?」

  莎緋兒並沒有馬上回他,反倒是張嘴有點時間,才緩緩的說「......有,可你也跟我一樣的嗎?」

  眼神跟閻墨一樣持續放在燦爛的景色,閻墨沒有接續莎緋兒的問題,而是轉過頭來看著正在無神看著夜景的莎緋兒,將她用力扯進懷中,輕輕在她耳邊說「生日快樂......還有我們重新來過好嗎?」

  在停頓的那時,煙火響起,十二點到來。

  莎緋兒用顫抖的聲線說道「好......好,我.........願意。」

  從一開始閻墨就記得莎緋兒的生日,且在一個月前就計畫好了,之所以在行事曆上只寫【莎緋兒的生日】是因為簡單明瞭,而且在很多字數的頁面上,顯得非常突出,跟讓人知道今日對他的重要性。再來去找梓的原因是因為她可以利用能力,將人最不想被看到的一面吐露出來,讓莎緋兒更能走出陰影。

  「告訴妳一個實話。」閻墨緊緊抱著莎緋兒,將頭輕靠著她的頭,闔上眼蹭了蹭她幾下,在她耳邊低語。

  「嗯?」莎緋兒抬起頭縮在閻墨懷裡的頭,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我愛妳。」

  「我也愛你。」

  兩人互看彼此一下,都害羞的相似一笑,但這時閻墨深情的看著愛人那雙白色藍寶石般可又陰沉的銀白瞳,莎緋兒也情不自禁的深深看著愛人暗淡卻深邃的紅眸,最後,閻墨將手溫柔地托在她的臉龐,莎緋兒緊緊抓住閻墨胸口,倆戀人的臉愈來愈靠近,悄悄地、默默的深吻住彼此的唇。

  這次的風波,這些心意,這個吻.....,也讓他們之間的愛情,更加堅定,更加的有勇氣,就算萬般的城牆阻擾,也無法拆散他們對彼此的忠貞與誓言。

  至死不渝。

  「說好了呢。」

  「嗯,說好的。」





結束。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殃兒兩人共同創作而成!


一篇 生日賀文(上)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季】: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季】:(尚未有)


全篇都是由梓寫的喔
不是殃殃我喔
其實第二季也是一樣絕大多都由梓執筆呦
拜託不要再說是我或只說我了嘛
我們還有梓的哇,梓才是我們當中最重要的人

(以上由殃自行澄清


【▲莎緋兒生日賀圖1】(墨✕莎
繪師:明瑄

【▲一瓶樹醬送的可愛美圖

是閻墨把莎緋兒拖走

莎緋兒:「閻墨最——可愛了。」

閻墨:「沒妳可愛。」

(超可愛的!梓和殃都超愛
閻墨 · 暮林克白/白元人設圖(左為白元;右為閻墨 · 暮林克白)▼

【▲人設圖為我們的合作繪師夏禎悅繪師繪】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奎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本周日再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小說作者/擁有者(文):喵夜梓&殃離子
賀文封面(繪):橙橙 繪師
人設圖(繪):夏禎悅 繪師
生日賀圖(繪):明瑄
互動贈圖(繪):一瓶樹
告示圖(繪):未知名 繪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805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喵夜梓 Reficul
雖然不是頭香,但我第一個留言,開心~
歡迎各位讀者在留言板發表自身言論,抓字蟲,但可不
有批評,惡意辱罵等字眼出現,拜託給予讚賞好嗎QQ
((我的肝好痛))

08-02 02:55

喵夜梓 Reficul
愛你,啾咪3❤

08-02 03:01

夜梓的殃離子
我也愛妳,啾啾❤08-02 03:02
喵君
情侶的小打小鬧,最後復合WW

08-02 06:58

孤月月✩
殃殃是抓錯字達人wwwww

08-02 07:37


辛苦了呢,梓與殃

08-02 11:54

夜風196
夢幻的甜耶,牙齒要蛀光了!

08-02 14:49

一瓶樹
前面閻墨幼稚的好可愛XDD
這次換殃出現了好多次ww
梓和殃的互動很可愛!梓&殃和閻的關係是什麼啊w
喜歡夾娃娃那段XD還有玩天鵝湖那裏w

我照片拍得好歪;;閻的臉www

08-02 19:24

莫莉安
莎緋兒和閻墨真的挺配的 還好後面是GOOD END 不過中間有些小期待變成badend(被揍)

08-02 20:42

珀伽索斯(Ama)
還差點以為莎緋兒沒對閻墨說,她就像灰姑娘一樣會魔法消失XD

08-02 20:51

嚕咪⊙ω⊙
前面真的超尷尬的,讓我好替他們擔心(つд⊂),前面的閻墨好冷淡(つд⊂)
梓跟喵咪一樣的可愛ε٩(๑> ₃ <)۶з,這次換跟蹤他們的殃登場o(☆Ф∇Ф☆)o
不過我也好好奇閻墨和梓與殃之間的關係是什麼?道底是誰麼原因,讓閻墨跟他們這麼熟╰(*°▽°*)╯

閻墨後面太有心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是計劃!感覺的到他很難耐的心情哇XDD 好想把他揪起來甩一甩ww 我和莎緋兒一樣好奇為什麼閻墨知道她想去遊樂園(*´∀`)~♥

顏色那裏閻墨超故意又可愛(〃∀〃)可是看到戴著枷鎖的女孩那裏,心揪了一下( ˘•ω•˘ )

原來莎緋兒喜歡看推理小說!我以為她喜歡看科學小說w,原來莎緋兒也有少女心爆發的一面(*´艸`*),不過原來閻墨不愛看書;;感覺他有點是為莎緋兒而看的,好想知道閻墨到底喜歡什麼(๑´ㅁ`)

其實有點想把莎緋兒的書搶走,因為那本書她錯過好多!閻墨難得露出寵愛的微笑餒;;我好想看閻墨寵愛的微笑;;

感覺那個男店員好像我打工的同事,都好惹人討厭!不過莎緋兒做的好哇(灬ºωº灬),其實閻墨讓我感覺他在吃醋莎緋兒離男店員太近XD 但後面的他超可愛的(●` 艸´)也想看他捏莎緋兒臉的時候(●` 艸´) 只可惜莎緋兒沒給他臉(´・ω・`)拍照那裏真的有夠尷尬啊!我能想像到照片的靈異度( ´•︵•` )

閻墨原來也是醫生w可是我記得莎緋兒也是醫生不是嗎?我記得她好像是讀醫學高中的?!

「如果,贊沒出現,現在的你還會是這樣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妳還是喜歡贊。」
↓↓
這裡讓我心痛至極啊,莎緋兒真的承受好多達芙妮留下來的事。・゚・(つд`゚)・゚・

閻墨感覺真的在吃醋贊;;可是那是達芙妮的,不是莎緋兒;;拜託達芙妮可以出來解釋清楚;;莎緋兒好痛苦(☍﹏⁰)(超希望閻墨之後可以和贊大戰一場(๑´ㅁ`)),

『莎緋兒想擺脫的人,是你,卻不是你。』殃的這句好深澳,有點不太懂;;

接下來閻墨和莎緋兒牽手那裏也是心疼疼的,閻墨真的放手好多次,開始懷疑閻墨以前、更久以前和小時候也放手好幾次給莎緋兒追,莎緋兒感覺因為這樣已經失去安全感了!(這裡閻墨壞壞(ノдT))閻墨明明也很怕莎緋兒消失(⋟﹏⋞)

08-03 23:59

嚕咪⊙ω⊙
然後他們的世界真的好慘忍可怕,人跟人之間真的只剩下競爭(☍﹏⁰)。不得不說殃居然罵閻墨ww,殃的造型好多,而且夾娃娃技術好好!(我技術也一樣就好了QQ)梓和殃根本是精靈!

莎緋兒真愛毛絨布偶和柔軟的東西,閻墨真的對莎緋兒的喜好清楚到太了解了!開始會想大求一篇閻墨和莎緋兒有時候的事(✪ω✪),太想知道他們以前小時候在一起的事了!!

我發現莎緋兒和達芙妮一樣都好愛狼布偶!印象中達芙妮在第一季就有講到會一直帶著一隻白狼不耳在身邊,其中是不是有什麼涵義?!我推測其實和閻墨有關,然後從莎緋兒這投影到達芙妮身上!不行,我現在真的越來越好奇他們以前的事情了,想看想看Σ>―(〃°ω°〃)♡→
閻墨真的只要莎緋兒開心就好了呢~~

包子一顆ww,閻墨被莎緋兒揍了www,但我想閻墨當下應該蠻爽的吧(´▽`ʃ♡ƪ)這裡太太可愛了(´▽`ʃ♡ƪ)
梓與殃都對他們心累了ww
後來那員工太好了QQ,兩隻的感受居然不一樣XD
把頭埋入娃娃裡,又拉閻墨衣角的莎緋兒かわいい(✪ω✪)

他們玩仙女散花和咖啡杯我腦中好有畫面(。◕∀◕。)形象都崩壞了(*´∀`)~♥林魁知道了一定笑瘋◥(ฅº₩ºฅ)◤到底是多了什麼笑話⁽⁽◟(∗ ˊωˋ ∗)◞ ⁾⁾

天鵝湖的事件感覺怕怕的(=w=)

閻墨很怒力要跟莎緋兒表心意呢!!可惜後來算錯了QwQ,但還是成功了呢!

「 可是閻墨未能控制好力量,男生的力量本身大於女生力量,這是不能否定的生理素質,再加上莎緋兒身體狀況,只能被壓的死死的,還好閻墨很快就反應出胸前小傢伙的回應,立刻就將動作改成牽手,不得不說這一系列打牆的舉動,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裡。」
這裡太可愛了,我直接給一億分o(☆Ф∇Ф☆)
最後的吊飾照片太甜蜜了,分我看一下照片Σ>―(〃>ω<〃)♡→

08-04 00:01

嚕咪⊙ω⊙
等我還有沒打完的(>ω<)

08-04 00:02

喵夜梓 Reficul
沒關係,慢慢來,我都可以接受的,親

08-04 00: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莎緋兒(達... 後一篇:《世界的夢魘 第二季》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小說異界遊人譚更新!步入最後的史詩,歡迎大家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