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墮落祝福 卷一 第二章 與魔族少女

作者:赤霄│2019-07-31 02:18:34│贊助:86│人氣:1254
原本想說要每一章都附個4~5張左右的插圖的,不過要在同時搞工作稿、同人場、畫爽圖跟寫小說的情況下再撸這邊的插圖果然還是沒時間....(還沒算上學校的雞巴課業

總而言之還是勉強把第二章擠出來了,快四個月(被巴

------------------------------------
  
  據說上古的時代發生過戰爭,非常大的戰爭,但戰爭的理由是什麼呢?如今的世界中貌似沒有任何人能解答。

  在悠久神話的最初,神創造了世界,能宰制世界的最高神又創造了具有知性的九個種族,並且為了約束九族,神以自己的存在為中心訂下了『九族的盟約』。

  象徵著和平的契約,在盟約之下,任何種族都無法打破和平的誓言。

  因為神的力量是絕對的,而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違抗這股力量的想法都是不被允許的,因此而換來了長久的太平。

  想來令人感到可悲,如果沒有完美的存在作為壓制,擁有知性的存在們之間必然會產生衝突。

  即使是神也明白這一點。

  正因為是自己創造的東西,所以才比誰都更加明白。  

  不完美的東西是無法用完美的期望去看待的,只能用足以掩蓋那不完美的強硬手段來達到約束,人類是如此,其他種族也是如此。

  本應該是繼續這樣下去的。

  但是,某一天神卻消失了。

  不知道原因,人們知道的就只有那象徵著絕對力量的存在離去了。

  以神的存在為中心所立下的『九族盟約』還有著實質的力量嗎?九大種族用行動證明了一切。

  從上古的文獻中能知道,世界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戰爭,為了各自的想法,種族與種族之間揭起了戰役。

  在那個年代魔族是還存在於世界上的,並且在最後幾乎擊敗了世上的所有種族。
  
  那份僅僅只流傳於口耳中的強大,但卻在如今造就了人們對於魔族的畏懼,儘管根本就沒有人看過他們。

  但是,到最後為什麼魔族消失在這世界上了呢?

  傳說裡只流傳著因為神終於又回歸了世界,並且將企圖君臨這個世界的魔王與其手下們擊敗了,僅僅只有這樣輕描淡寫的描述,而被擊敗的魔族殘黨則逃到了北方的大陸。

  儘管無法辨別真偽,但現在卻不少人都相信這樣的說法。

  如果說最接近神的精靈族是被人們當成神聖的象徵,並且崇拜與景仰著,那麼在上古的傳說之中,與神對立--甚至與世界對立的魔族,就是毫無疑問的邪惡象徵。

  人類已經多久沒有與魔族來往了呢,並不清楚,或許幾千年,甚至可能接近萬年了,至少從既有的史實中已經幾乎找不到了,只有那像童話故事一般簡單又粗暴的傳說曾敘述過他們的存在。

  而那樣的存在--對人們來講僅止於故事般的存在--

  現在--

  正在我面前吃著義大利麵。

  「......」

  我坐在我家客廳的木製桌椅上,用一手撐著下巴,以複雜的眼神看著坐在我正對面正在吃著午餐的少女。

  頭上晃著黑色的尖角,褐色的肌膚以及那上面的白色紋路,毫無疑問,是魔族的形象。

  而這樣的一位少女,手上正拿著叉子,捲起我準備的麵食塞進口中。

  不管怎麼說,總而言之是把她帶回來了。

  在那個封印破除之後驅魔獸的結界好像也跟著瓦解了,雖然那時候的記憶有點模糊了,但因為貌似沒有任何攻擊人的傾向,而且說到底也不能就丟在那邊,所以只能先帶回來了。

  為了跟帝都進行任務的報告,佛洛前往帝都了,雖然說姑且是不會將眼前這位少女的事情報告上去......因為過於出乎意料了,如果將有魔族出沒在帝國境內的消息傳出去的話,帝國內部肯定會發生大動亂,嚴重一點或許連其他人類國家都會恐慌吧。

  魔族在現代就是有著這樣的影響力,因為普遍的人族肯定會以特殊的眼光來看待的,無論是恐懼也好、歧視也罷,總而言之這就是現狀。

  不過要承擔這樣的責任,以一個小小的傭兵團來說未免還是太過沉重了,雖然佛洛貌似不那麼認為。

  而另一方面,碧蘿娜為了幫我找療傷的特效藥而到別的城鎮去,現在我所在的位置--塔爾利昂帝國邊境的村莊「達路思」並沒有太多的藥草資源。

  現在,負責照顧這個女孩的人就只有我一個。

  翻起視線朝前方望去,她鼓著臉頰一點淡定的嚼著午餐。

  回來後姑且還是幫她準備吃的了,因為從一路上到回來後都很乖的感覺,讓我不知不覺放下警惕了。

  「......那個,總而言之,呃......世界語是通的沒錯吧?」

  因為先前聽她開口說過話,世界語好像是能夠說的,不過還是得先確認這一點。

  對於我的提問,魔族少女點了點頭,仍然嚼著麵條。

  「既然通的話那就簡單多了......那個,還是先自我介紹吧,我叫米勒.薩瓦隆,叫我米勒就行了,首先還是得問些問題吧,嗯......總之,先問一下妳的名字吧,妳叫什麼呢?」

  「......艾夏.羅提賽拉.吉恩艾德。」

  很坦率的就直接回答了,對於自己的身分好像不覺得有什麼好隱瞞的。

  艾夏估計是自己的名字,這基本上沒什麼好懷疑的,而「吉恩艾德」這個姓氏我是知道的,那是精靈族的通用姓氏,雖然最初是為了什麼而設立這個制度的已經無法得知了,但只要是精靈族人,所有人都會冠上吉恩艾德這個姓氏。

  但是在那前面的羅提賽拉這樣的姓氏,貌似在哪邊有一點印象......

  「......羅提賽拉......嗯......」

  「那個是,魔族的姓氏哦。」

  艾夏以一副淡定的口吻開口了。

  「......對!」

  這麼一說忽然想起來了,以前好像在古文書的現代譯本上面曾看過,是魔族的通用姓氏,跟精靈族一樣,只要作為魔族就擁有這樣的姓氏。

  也就是說,艾夏同時擁有兩個種族的姓氏。

  我看向她那尖長的耳朵,難道說,真的跟猜想的一樣嗎......?  

  「......我是魔族跟精靈族的混血哦,所以,有著魔族跟精靈的姓氏和特徵。」

  就像要直接證明我的猜想一般,艾夏直接做出了解答。

  「怎麼可能......」

  我有點難以置信的直盯著艾夏,然而那同時存在於腦袋上的犄角以及尖長耳朵卻實實在在的說明著這個事實。

  很難相信魔族跟精靈族會有混血,因為兩個種族在傳說之中是絕對勢不兩立的,雖然僅僅只是傳說,但是從人類現在的認知當中是難以將兩者聯繫在一起的,一邊是象徵著邪惡並且與世界跟神對立的種族,而另一邊,則是被譽為最接近神,最為神聖的種族。

  甚至更進一步來說,依照現有的文獻來講,連兩種血脈能否交融並產下後代都無法得知。

  因此,如果這樣的兩個種族有子嗣的話,對於人類來講根本無法想像會是什麼樣的存在,然而眼前的這個女孩卻是這個概念的體現。

  最神聖與最邪惡的交融,對於被傳說耳濡目染的人族來講,那是很難以想像的。

  「雖然很難接受......不過果然是事實吧,那麼,為什麼這樣的妳會在蒂亞薩拉大陸?明明已經好幾千年沒有魔族出現的情報了......」

  姑且還是先接受並繼續問了下去。

  但是面對這個問題,艾夏卻是歪了歪頭。

  「我不知道,從出生以來就一直是在這裡了,雖然到那棵樹......那棵很大的樹那邊,應該......是不久前?」

  好像連自己都不太確定。

  不過她說到那棵很大的樹那裏,也就是神樹祭壇的那棵神樹上是不久前嗎,雖然魔族的壽命是多少我不曉得,但是如果擁有精靈族的壽命的話,我們之間所謂的「不久前」的定義肯定有差吧。

  「不好意思,可以讓我問一下妳今年幾歲嗎......?」

  問了個對於女生好像會稍微有點敏感的問題,不過那應該僅限於人類吧。

  艾夏好像也不太在意。

  「嗯......大概三百多歲......啊,想起來了,爸爸說過那個封印大概能維持兩百年,所以既然解開了,那應該是五百多歲吧?」  
       
  「等一下,妳說『爸爸』?」

  「嗯,爸爸,就是在血統上作為魔族的那一邊。」

  「所、所以說,那個把妳封在神樹上的魔法,是妳的父親施展的嗎?還有外面的驅魔獸結界也是?」

  「是啊。」

  艾夏的表情還是一臉淡然,讓我的嘴角不禁扯起了皮肉笑。

  「那妳能想起來是什麼原因嗎?雖然已經大概是兩百年前的事了......不過只有一點也好,拜託了。」

  姑且還是被佛洛給了個盡可能獲得這女孩的情報的任務,畢竟作為對於人類來講睽違了千年的魔族,她身上的情報不管怎麼樣能知道得越多還是越好吧。

  不過,艾夏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太清楚,一直以來都是跟著爸爸和媽媽到處走,某一天來到了那棵大樹那裡,然後就封印在那邊了,具體的,我不清楚。」

  好像已經很盡力的在回想了,但果然還是不清楚事情的全貌啊。

  艾夏吃光了盤子內的東西,然後對著我舉起盤子。

  「再來一盤。」

  「沒了啦......」

  「是嗎,好可惜。」

  妳是來蹭飯吃的嗎。

  雖然說著好可惜不過表情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起伏,這傢伙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感覺。
  
  

  總而言之大概可以確定的事情有兩項,一個是艾夏確實是魔族與精靈交合而誕下的混血兒,另一個則是蒂亞薩拉大陸上曾有過魔族,而且也來過塔爾利昂帝國境內。

  倒不如說現在也有一隻在境內啊,就在我面前。

  果然這是不能讓帝國知道的情報,如果讓當權者知道這個事情的話,不管那個魔族本身到底會不會危害到人類,至少搜索肯定是免不了的,如果一個不小心又將情報洩漏出去的話那會造成動亂的吧。

  雖然還想再繼續問下去,不過果然還是等佛洛回來再說好了。

  何況目前的資訊僅憑我也沒辦法整合起來,事實上現在要怎麼處理艾夏的問題我都不知道。

  我從房間的窗戶看向外頭,明亮的陽光灑落在窗外,房內即使沒有開燈也不會顯得昏暗。

  「......話說回來,已經下午了嗎?」

  佛洛為了跟帝都報告任務結果而出發已經是昨天的事了,從邊境區域要到達帝都,就算騎馬趕路也要三到四天,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回來的了。

  而碧蘿娜出去找藥草則是上午,估計到傍晚前她都不會回來吧。

  視線轉回眼前的艾夏身上,她從剛才吃完午餐後就沒有任何動作了,表情也毫無起伏變化,就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邊看著我。
 
  我站起身,走到一旁拿起一件灰色的斗篷。

  「那個,我現在要出門一趟,妳也跟我一起來吧。」

  對著坐在椅子上看向這邊的艾夏說道。

  而艾夏也很聽話的從椅子上爬了下來,不過下來後卻盯著我手上拿著的斗篷。

  「......要用那個嗎?跟回來的時候一樣。」

  她指了指那件灰色的樸素斗篷。

  回來的時候為了不被其他人發現她頭上的角,所以我用斗篷把她蓋住了,儘管從臉上還是會看到黝黑的皮膚以及臉上的白色紋路,但光是那樣還不足以讓她被懷疑是魔族。

  「畢竟要在外面走動嘛,雖然我跟團長他們不是那麼的抗拒妳,但是其他人族可不一樣喔。」  

  被看到絕對會造成恐慌吧,百分之百的事。

  然而艾夏卻忽然搖了搖頭。

  「其實不用那樣,有更簡單的方式。」

  緊接著,在我意會過來之前,我的視線內產生了扭曲。

  「......什!?」

  慢了半拍後我才理解到那是什麼,在艾夏的角的周圍,空間逐漸扭曲了起來。

  隨著空間的改變,艾夏的角被扭曲的空間像是吸收一樣越變越小,最後消失在那之中,而變得曲折的空間也隨即平緩了回去。

  那裡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唯一的改變就只有艾夏的角不見了。

  「唔......那個,難道是......!?」

  「空間魔法......喲?」

  自己還歪了一下頭,好像不是很理解的模樣。

  相比起她那種平淡的表情,我這邊倒是無法冷靜下來。

  因為那可是空間系的魔法。

  雖然我自己是完全不會魔法的魔法白癡,連魔力量都少得可憐,但以前在相關的資料上至少有看過,空間系的魔法--那是相當高階的種類。

  相比起噴火或製造冰錐的這種元素系魔法,又或是身體強化之類的輔助系魔法,空間與時間相關的系別在難易度上完全不是同一個水平的,要學會最基本的空間魔法至少就得要是高位魔導士的等級才有辦法。

  雖然只是稍微展現了一下,但艾夏毫無疑問輕鬆的施展了人族中只有少數人才有辦法使用的魔法,讓我再度意識到她是魔族的這個事實。

  魔族在傳說之中,無論是在肉體強度還是魔法的水平上,都遠遠不是普通人類所能企及的。

  也因為這樣所以才擊敗了其他種族,如果傳說沒出錯,那他們可是最強大的種族。

  「......雖然有點驚訝妳可以輕鬆的使用出那麼高等級的魔法,不過總而言之,那個魔法能夠讓妳的角不會被別人看到嗎?」

  把震驚拋在腦後,先跟艾夏確認起這個魔法的用途。

  而艾夏也如實點了點頭。

  「因為轉移了空間,所以在那個區域裡的東西全部都被放入了魔法製造的異空間裡了,所以,確實是完全消失的,不過畢竟連接處的結構無法改變,所以還用了一點偽裝魔法......總之基本上等於沒有了喔。」

  艾夏撥了撥腦袋上本來有角的部位,那裡現在只剩下普通的銀白秀髮。

  確實是很完美的隱藏的,不過--

  「還是不行,妳的耳朵呢?我長那麼大可還沒見過褐膚色精靈哦?雖然我也不敢肯定沒有......不過聽說血統的關係會使外觀幾乎都保持在潔白的模樣,而且在路上肯定會被注目的。」

  「耳朵......這個地方應該沒辦法用空間魔法轉移掉,不過如果要用偽裝魔法的話,比起偽裝耳朵,偽裝皮膚應該更簡單一點。」

  說著,艾夏貌似又再度催動了魔法。

  眨眼間,原本黝黑的褐色肌膚,一下子就變成白裡透紅的潔白膚色了。

  「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精靈?像媽媽一樣呢。」

  「......嗯,確實就像一般的精靈了。」

  看上去就跟以前曾看過的精靈形象沒兩樣,雖然精靈走在路上姑且還是會有不少人注目......不過至少不會被人懷疑了吧。

  應該也沒人會懷疑有魔族存在就是了。

  「那我們走囉,絕對不能半路變回來喔?」

  「嗯。」

  艾夏點了點頭。

  都確認好後,我跟艾夏出了房門,來到了街上。

  這裡是邊境村莊達路思的一個小街角,因為不是什麼特別活絡的區域,所以附近也沒有什麼人,坐落在這邊的建築大多數都是住家,這個時間點的話應該不少人都出門工作去了吧。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唉呀,這不是米勒先生嗎?」

  隨即傳來了搭話聲,我轉過身,看向身後的來者。

  是個年約五、六十歲的女性。

  身上穿著連身的淺藍色長袍,已經泛出些許銀白的頭髮大概只到肩膀左右並微微的捲著,臉上也已經浮起歲月的紋路。

  「啊......是房東嗎。」

  這個人我很熟悉,就是我目前住的這間房屋的房東太太。

  因為作為傭兵基本上也沒有什麼錢,所以住處是用租的,而對方好像並不怎麼缺錢的樣子,所以這房子就用很便宜的價格租給我了,多虧如此我才能不用擔心住處。 
  
  「米勒先生現在是要出門嗎?」

  「是啊,有點事要辦。」

  「明明不久前才剛工作回來呢,真是辛苦了。」

  「哪裡,已經習慣了。」

  一如既往的噓寒問暖,在除了傭兵團中的工作夥伴以外,會跟我這樣搭話的也就只有房東了。

  在寒暄程度的應答中,房東的視線飄到了我的身後--艾夏的身上。

  忽地瞪大了眼睛。

  「哇喔......好、好漂亮的女孩......!」

  驚訝的朝這裡湊近,直接到達了艾夏的面前。

  「咦?等、等一下,這耳朵......難道是精靈族嗎......!?怪不得那麼漂亮呢!」

  發現了艾夏目前身上與人類不同的唯一特徵--精靈耳朵,房東太太驚訝的看著艾夏的面容。

  畢竟,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流有精靈血統的關係,艾夏的五官十分標緻,就算以過去我所曾看過的所有女性來講,也很難以有人能出其右,也正因為過於超俗,就連我在看到的第一時間也愣了好幾秒。

  再加上原本在褐色肌膚的情況下就帶有著的幾分魔性,在將膚色轉白後就變成了難以形容的神聖氛圍。

  除此之外,因為精靈族是被稱作最接近神的種族,因此不少人都將其看作非常特殊的存在,甚至人類裡也不乏有將他們當作神敬拜的人。

  基本上,人族對於精靈族普遍都是崇拜的,這已經是非常常見的現象,就像談到魔族大多數的人都會畏懼或厭惡一樣。

  「怎麼會忽然有精靈來訪呢!米勒先生?」

  「那個......呃,啊,因為傭兵團的任務......那個,帝都派下來的......幫手。」

  姑且把問題推到傭兵團跟政府方面。

  「怪不得呢!精靈怎麼可能會忽然來到邊境的小村莊嘛!我在這裡住了三十年都還沒有看過精靈來訪呢。」

  「確實......」

  精靈族十分的稀少,以前在書上曾看過,貌似是受孕的機率非常低,所以族人並不多,而且大多也不喜歡離開精靈族所建立的森之都「尤莉恩」,所以外界要看到是很困難的。

  儘管在帝都這類的大城市偶爾可以看到,但在達路思這種邊境村莊是很難得一見的。

  或許有些人活了一輩子都還沒看過吧。

  「那、那個,因為我們還有要事要辦,所以我們要先走了......」

  為了不要再被深入問下去,我打算趕緊離開。

  「哎呀,真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那請慢走吧,精靈小姐也再見囉。」

  「掰掰。」

  艾夏姑且也會正常的道別。

  我們在房東太太微笑著的視線下逐漸走遠,直到轉進了另一條街上。

  這邊也一樣是住宅區,所以也同樣沒什麼人。

  「......那個,雖然是意料之外的遭遇,不過倒是可以確定真的不會暴露呢。」

  「厲害吧?」

  「幹嘛一副得意的模樣啦......」

  雖然確實很厲害就是了,傭兵團裡的魔導士雖然也可以辦到一點偽裝技巧,但可沒辦法達到跟艾夏相同的水準,姑且不論把角隱藏起來的空間魔法,光是偽裝魔法要改變皮膚這種大面積區域就已經是不簡單的事了。

  畢竟,在使用這個魔法的時候,魔力貌似是持續在輸出的,魔力耗盡或是一點點的控制力雜亂就會直接變回來。

  「話說回來,艾夏你的偽裝或空間魔法最多能夠維持多久?」

  「......?不知道。」

  「咦?難、難道以前都沒用過嗎?」

  「不是。」

  艾夏搖了搖頭。

  「以前最多維持兩天,但是還沒有到極限,所以最久能到什麼時候我不知道。」

  「兩天......!?」

  不是吧,傭兵團......不,就算是帝都曾經派下來跟傭兵團合作的正規魔導士,偽裝魔法維持三個小時就已經是極限了,根本用不到天數當單位。

  艾夏能夠維持少說兩天,光從這點來看,就能判斷艾夏的魔力量遠遠不是普通魔導士所能相提並論的了。

  雖然魔力量這東西能夠靠後天的努力而提升,但先天性魔力量對大多數的魔導士而言影響仍然是相當大的。

  「人類辦不到嗎?」

  艾夏好像不是很理解的歪著頭。

  「這個,要說辦不辦的到......確實也是有人可以,不過大概是相當少數的吧。」

  「是嗎。」

  「話又說回來,妳以前為什麼會有需要連續兩天偽裝的情況啊?」

  注意到艾夏話中的另一個重點,我提出了疑問。

  「沒有什麼啊,就只是有時候會跟著爸爸媽媽混進人類村莊而已。」

  「......混、混進去嗎?」

  「就像現在一樣。」

  「啊......」

  現在確實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所以原來人類早就已經跟魔族接觸過了嗎,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跟艾夏對話的期間,不知不覺已經快要走到主要街道了。

  兩人從小條的路走出來,來到的是相當寬敞的大道,伴隨而來的是與剛才截然不同的熱鬧聲響以及人來人往的景象,街道上直線排列著的建築物上能夠看到各種不同的招牌,路邊也有不少擺著攤位的小販。

  我們的身影也跟著融入了人流裡,雖然人並沒有多到會擁擠的地步,但與其他街道的人數完全是天壤之別。

  雖說這裡是邊境村莊,但與其說是村莊,不如說更接近城鎮一點,與一些小型城鎮相比並不會差異太多。

  一直跟在我旁邊的艾夏發出了小小的「哇喔」的聲音。

  「妳沒有看過那麼多人類嗎?」

  「沒有。」

  艾夏搖著腦袋。

  「最多就只有去過一些小村莊而已,人很少,是第一次看見那麼多人。」

  雖然剛開始有點東張西望的看著周圍,不過大概是知道自己不能顯得那麼異樣,所以很快又恢復了鎮定。

  不過,不進到人多的村莊大概是為了降低被識破的風險吧,越大型的城鎮裡面,有可能識破他們偽裝的實力者也會越多,尤其像帝都那種地方更不可能去吧。

  「如果是更大一點的城鎮會有更多人喔,畢竟這裡說到底也只是邊境地區而已。」

  「哪裡人會最多?」

  「當然是帝都了,那裡的人口有數十萬喔。」

  「數、數十萬......」

  艾夏拿起手好像在算著什麼,嘴裡低聲的唸著「個十百千萬......」之類的。

  「畢竟是帝都嘛,全國的重鎮幾乎都在那裡,人口多也是很正常的,雖然除了那裡以外,其他一些經濟跟建設也很發達的城市,人口數也不輸帝都多少喔,而且除了塔爾利昂帝國以外,還有其他人口跟帝國一樣多的國家呢。」

  「人、人類是很會繁殖的高產母豬嗎!?」

  「不要用那個形容人類啦......」

  「所以米勒也很會繁殖嗎!?」

  「不會啦!」

  不,連女朋友都沒有的話連繁殖的機會也不會有吧?

  「那只是因為人口基數大罷了,即使平均生育率不高也還是能夠擁有比其他種族多的人口數,就算精靈族從現在開始每個人都生個十幾胎也要好幾十年才能追上人類吧?」

  「欸欸?精靈那麼少嗎?」

  「你自己也好歹算是半個精靈吧,為什麼會不知道......」

  「媽媽沒講過,應該說,關於精靈族的事她都很少講,爸爸也很少講跟魔族有關的事。」

  「是嗎......嘛,總之精靈族確實是很少啦,僅僅只有幾千人的樣子。」

  「好少喔,明明媽媽說精靈都很淫亂啊?」

  「......淫、淫亂嗎,這我就不曉得了......反正從統計上來看貌似真的很少,相比起來人類根本是撒滿地。」

  不只是跟精靈族比,即使是算上其他種族,人類的數量也還是特別的多,就算是數量僅次於人類的獸人族也遠遠不及人類。

  因為相比起其他種族,人類的壽命實在是太短太脆弱了,或許沒有足夠的繁殖力的話,可能人類就無法跟其他種族競爭了吧。

  跟艾夏對話著的期間,周圍的人流貌似慢慢的變少了些,不過話說回來,果然啊,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

  周圍開始有視線朝著這邊,不,應該說朝著艾夏的身上投射過來了。

  雖然她自己好像還沒有注意到,不過貌似沒什麼問題的樣子,雖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但也只是被看著的程度而已。

  保持著這樣的狀態,我們走到了一間店鋪前面,店門前的上頭掛著畫有兩把劍交叉並疊在一個盾牌上的圖形。

  我打開木製的大門走了進去,因為門上的裝置而發出了「叮鈴叮鈴」的清脆聲。

  「歡迎光臨。」

  從櫃檯傳來了低鳴,接著能看到一位穿著黑色皮革服裝,身形相當壯碩的男子在櫃台裡,他看了我們一眼後就馬上又低下頭繼續保養著手中的單手劍。

  店裡頭基本上是木造的,牆上與中間的架子上陳列著許多武器,一旁還有掛著鎧甲的展示架。

  這裡是武器店,是達路思為數不多有在提供武器與裝備的地方。

  我走到了放置長劍的架子旁,因為是相當大眾的武器,所以數量上相比起其他武器算是特別多,架子的長度也達到了大約整個房間的三分之二,架上陳列了大約有將近三十把左右的劍吧。

  「米勒要買劍嗎?」

  艾夏站在我的旁邊,看著眼前整齊排列著的劍類武器。

  「原本的武器在昨天的戰鬥中稍微有點破損了,雖然還是可以用的程度,不過姑且還是先買把備用吧。」

  「昨天那個森林裡嗎?」

  「是啊,在找到妳之前我們可是經歷了一番戰鬥啊,我現在衣服底下可是還有傷的喔,頂多就是還能夠普通的行動而已。」
  
  我舉起我面前的一把跟我原本的劍差不多長的單手劍,銀白色的劍刃光滑得可以映照出我的臉,顯示出他那還沒被消耗磨損的證明。

  「稍微有點太輕呢......」

  我把它放下,繼續物色著其他的武器。

  「說起來,米勒你們到那個森林裡幹嘛的?」

  艾夏不曉得什麼時候從一旁拿來了一頂全罩式的騎士鋼盔,然後戴在頭上。

  因為鋼盔的尺寸相當大的關係,再加上艾夏本身的體型又相當纖細,所以對比之下變成了一個有點滑稽的畫面。

  「......這個嘛,因為我們是傭兵嘛,就是個幫忙別人處理一些像是魔物災害啊,或是清除山賊之類工作的人,所以我們是為了要執行任務才到那個森林裡去的。」

  「是喔......唔喔。」

  好像因為鋼盔有點重的關係,艾夏有點歪七扭八的晃著身體。

  「那你們為什麼想要做這個工作?爸爸有說過人類必須要工作才有飯吃,但不一定需要靠戰鬥吧?」

  「......這倒也是,嘛,有點複雜啊,但是總而言之,會聚集在這種團體裡的人,或多或少都是些難以靠戰鬥以外的事生存的人吧,又或者說,也只有提劍戰鬥這種事還算是能夠做得好的了。」

  我拿起架上的另一把劍端詳著。

  「其實我當傭兵只是折衷的選擇呢,原本是想考帝都的皇家親衛隊的,不過沒有錄取就是了。」

  「那個很厲害嗎?」

  「是負責保護皇室成員的喔,當然很厲害了,不過因為最後沒有考上,所以只進了帝都的守備隊。」
  
  如果考不上皇家親衛隊的話,只要能力有達到水準,就能夠轉而進入帝都的守備隊--有著這樣約定俗成的規格外制度。

  畢竟,與其說是考生能力差,不如說是作為帝國菁英的皇室親衛隊門檻太高了,所以為了不浪費那些被刷掉的人才,通常會建議加入同樣能夠在帝都工作的帝都守備隊。

  「我大概在那裡做了兩年左右吧,之後就被我們現在的傭兵團長佛恩邀請了,因為團長跟我父親有一定的交情呢。」

  「唔姆......人類真辛苦呢,在這短短的生命裡就要做好多事。」

  「以精靈等級的壽命來講確實會這樣覺得啦......」

  跟精靈這樣的高壽命種族比起來,應該不管什麼種族都會是步調快吧。

  「但對於人類來講,步調不快一點的話很快就會老去了呢......唔嗯?喔?這把劍貌似差不多。」
  
  我拿起了一旁的另一把劍。

  這把劍不管是在重量還是長度上都跟原本的劍差不多,握起來也相當順手。

  「就決定這把了吧,艾夏妳把頭盔放回去啦,要結帳了。」

  「幫我拿,這個好重。」

  「那妳是怎麼戴上去的啦......」

  幫艾夏把超乎她腦袋尺寸的騎士鋼盔拿下來並放回原處後,我拿著劍走到坐有壯碩男子的櫃檯前方。

  他是這間店的老闆,大概是個年約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是個挺沉默寡言的人,有著一種相當穩重的形象,就算是剛才看到了目前是純精靈形象的艾夏也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

  「......這把300銀幣。」

  「好。」

  我把口袋裡裝著的銀製貨幣掏出來,交付到老闆手上。

  「這把劍貌似是打算備用的,所以昨天你們團長拿來的那把劍就是你的吧?」
 
  「咦?......啊,對了,說起來昨天在治療的時候團長說要幫我把劍拿去修來著,看來是拿來這裡了。」

  昨天團長要出發去帝都前貌似就幫我把劍拿去修了,估計是送來這裡沒錯。

  因為達路思的武器店不多,因此我們傭兵團的大部分武器供給以及維修都是由這家店來負責的,這位老闆也跟我們的團長很熟。

  「那把劍大概要到後天才會修好,到時候再來拿吧。」

  「好,我知道了。」

  點頭致意後,我將帶有劍鞘的單手劍插進腰帶上,接著便走出了武器店,艾夏也跟在身後。

  回到了人來人往的街上,因為這裡是商店街,所以只要是白天的話不管什麼時段都會有不少人,就算是晚上也還是會有稀疏的人流。

  我們隨著人流漫步在街道上,因為再來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所以漫無目的的走著。

  「嗯......接下來不知道要幹什麼了呢,畢竟還有傷在身,也不能到處亂跑,所以還是......嗯?」

  原本想說乾脆就這樣回家算了,但是在那之前,我注意到了艾夏的視線,她朝著某一個方向直直的盯著。

  我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在那個方向的是一個掛有甜點標誌招牌的小攤販。

  說起來,從店裡一出來之後就有聞到一股甜甜的味道呢,原來是從那裡傳過來的阿,明明艾夏才剛吃過午餐而已,現在馬上又被吸引了嗎。

  不過倒也無所謂啦。

  「......艾夏,跟我過來吧。」

  「诶?」

  我朝著那個小攤販走去,艾夏愣了一下之後也小跑步跟了上來。

  這是一間賣著可麗餅的店,因為達路思是邊境村莊的關係,儘管規模不算很小,但這種精緻食品的店依然不多。

  跟老闆娘買了一份之後,我把它遞到艾夏手上,從隔著的薄紙上還能感覺到剛出爐的溫熱。

  「就當作是飯後甜點吧。」

  「喔喔......」

  艾夏接過那份點心,雙手將它握住,盯著他看了幾秒之後,張嘴咬了下去。

  然後在嘴裡喀滋喀滋的咬了幾下之後。

  「......!」

  微微的睜大了眼睛。

  「這個黑黑的是什麼?甜甜的好好吃。」

  「嗯?啊,那是巧克力啊,妳不知道巧克力是什麼嗎?」

  對於我的疑問,艾夏搖了搖頭。

  「下面那個白白的也不知道。」

  「啊啊,那是鮮奶油。」

  原來如此,看來以前跟著父母在大陸各地流浪時,並沒有機會吃到這類的食物啊。

  雖然不太曉得他們當時的處境,不過以魔族與精靈這樣的身分來講,肯定是很難融入一般人類社會的吧,即使可以偽裝也一樣。

  倘若在人類的大陸上只能偷偷摸摸,那也就無法體會到跟人類相同的生活了,更何況如果只能進入一些極小的村莊的話,那些村莊也不會有這些食物吧。

  帶著艾夏邊走邊吃,直到走到了村莊的廣場後,就在那裡附設的椅子坐了下來。

  「呼......果然帶著傷要走路還是很累啊,等碧蘿娜回來後肯定又要被罵一番了,像是傷患就該好好躺著休息之類的。」

  我抬頭望著天空,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一旁的艾夏還在喀滋喀滋的小口啃著她的點心,生怕吃完就沒了的模樣。

  「......碧蘿娜是那個紅色頭髮的女生嗎?」

  啃到一半了的艾夏,對我的話起了反應。

  「是啊。」

  「胸部大大的。」

  「......」

  稍微在腦內浮起碧蘿娜的模樣,啊,的確不算小呢。

  「不、不對,提那個幹什麼啊!?」

  而且妳自己的也不算小喔?我把視線飄到艾夏身上穿著的白色短薄衣物的胸口處,仔細想想,這不是跟碧蘿娜一樣大嗎。

  「因為感覺你跟她的感情好像很好......?回來的時候從你們的對話裡感覺的,不只是跟她呢,跟那個長的很大的大叔也是。」

  「這個啊......畢竟說到底也是合作了好幾年的伙伴呢,感情好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問這個做什麼?」

  對於艾夏忽然提起其他人的事,我這邊反而產生了好奇。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們好像不怎麼怕我?」

  艾夏微微的轉過臉,視線落在我的身上。

  看不出來是帶著什麼情感,因為艾夏的表情本來就是幾乎沒有什麼感情波動的模樣,所以在這底下所蘊含的想法我也猜不透。

  我把臉轉向前方,然後輕輕的嘆了口氣。

  「這說來話長呢,嘛,一般的人類果然應該要是嘴裡喊著惡魔,然後尖叫著逃走的吧。」

  「以前有過喔。」

  「真的?」

  「我偷偷跑去別人的廢棄墓園,然後被一群在那裡玩的小朋友們看到的時候,身上沾著剛殺完的雞的血。」

  「這如果是我看到也會嚇到好嗎......」

  「我打算做烤雞呢。」

  「我不在乎妳當時想吃什麼啦!」
  
  原本想正經一點的氣氛都被艾夏打亂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轉換了心情。

  「總而言之,對於魔族這樣的種族,大多數的人類果然應該都要是很懼怕的吧。」

  至少光從教科書上來看都是描述的很可怕,會害怕是常態。  

  「其實碧蘿娜也不是完全不怕喔,團長也有點擔心呢,不過......我跟妳相處下來,我覺得妳並沒有什麼好令人害怕的。」

  「人畜無害。」

  已經吃完點心的艾夏在臉旁比出了個YA的手勢。

  「......呃啊,這倒是......不過呢,有的時候在相處之前,別人並不會想好好的理解妳,即使妳真的完全不會傷害別人也一樣。」

  「是嗎,那為什麼米勒你願意跟我相處?」

  「......這個嘛,這就說來話長了呢。」

  我翹起二郎腿,並且將手環在胸口。

  「我啊,從小時候就接觸過了許許多多不同的種族,因為跟著父親到處旅行的關係,到過獸人的都城與獸人族交流,到過森林與森妖族交流......與各式各樣不同的接觸過後,我發現我們大家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沒有不一樣是指......?」

  「就算外表差異很大,只要是用世界語能夠溝通的,思想能夠交流的,能夠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對話的,那我們都是一樣的不是嗎?所以,艾夏妳也是,那既然如此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吧?」

  「......」

  艾夏轉過腦袋,貌似在沉思著。

  「嘛啊,當然啦,一般的人類是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的,不如說歧視亞人種反而是人族的主流,有點醜陋,但卻無奈是現在人族的常態,所以我的父親也是個異類啊,他總是囑咐我不能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人類以外的種族。」

  「米勒的父親......沒有跟你住在一起嗎?」

  「我老爸啊?他......已經不在了呢。」

  「......咦?」

  艾夏露出了遲疑的表情。

  「五年前,在進行任務的時候身亡了,他是帝都的皇家親衛隊成員。」

  「......那個好像是......?」

  「是啊,就是我剛剛說過的,我原本想考進去的單位,因為那裡曾經是我父親待過的地方。」

  「......」

  「不過到最後也沒考上呢,哈哈......我的實力還是不到家啊,之後做了帝都守備隊兩年後就被佛恩團長拉進傭兵團了,也算是......代替父親照顧我吧,畢竟我母親也早在我小時候就病逝了。」

  「我們都是,現在沒有爸爸媽媽的人呢。」

  「那麼說起來倒也是呢。」

  意料之外的都是失去了家人的我們,總覺得在處境上多了點親近感。

  之後,因為艾夏吃飽了開始打瞌睡,所以我們就在這邊休息了好一段時間,時間上已經過了正午,再加上廣場地區有使用風魔法晶石製造出流通的風,所以坐在這邊休息並不會熱。

  不知不覺中,太陽逐漸開始往西邊垂下,周圍的光線也慢慢變成了橘黃色彩。

  有一些比較早打烊的店也已經準備開始收攤了,雖然沒辦法看時間,不過應該已經是下午四、五點左右了吧。

  「現在這個時節太陽會比較早下山呢,我們回去吧,如果傍晚碧蘿娜會回來的話也得在家裡等她。」

  我站起身來,在旁邊打瞌睡的艾夏也醒了過來。

  「唔嗯......不能再睡一下嗎......?」

  「要睡的話回去能讓妳睡個夠啦,反正對妳的處理也得要等到團長從帝都回來才能決定,短時間內都沒有妳的事。」 

  艾夏撐著惺忪的雙眼站了起來,然後看向我。

  「話說要吃晚餐了嗎?」

  「晚點就要吃了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85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白煌羽
頭香,辛苦了

07-31 10:19

臣本
二香

07-31 10:48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7-31 17:35


艾夏好胸...0口0!!

07-31 22:10

哈雅庫
艾夏胸萌可愛~

07-31 22: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lineric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F34宣傳... 後一篇:巨乳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killtimeMoral-Steel
來一張黑貞vs莉莉絲 泳裝勝負誰會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