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謊言 第五章

作者:Wyatt (՞ਊ ՞)│2019-07-28 22:04:06│贊助:0│人氣:27
 
第五章
 
  塞穆爾從身下的震動和聲音可以得知自己被放進載具了。雙手被反綁在後面,雙腳也被綁住了;而雙眼亦被布條之類的綁住,所以他只能單靠聲音來判別一切。而在短暫的清醒期間,他聽見了以下的對話。
 
  「人是要帶回來了,可是要怎處置?」
 
  「割喉,放血,不是我們一貫的做法嗎?怎還要問這種白癡行為?」
 
  「我覺得這太便宜他了。要知道已經很長的一段時間沒人敢公然侮辱我們了。他,可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第一個。」
 
  「那麼不知道閣下有何高見呢?」
 
  「我建議……」還沒把話聽完,塞穆爾便嗅到了一陣怪味;在吸入怪味以後他便再次昏迷過去。
 
***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被轉移到一個房間內了,因為周圍寧靜得非常出奇,不但沒有載具移動時所產生的噪任和震動、而他雙手亦被手拷綁著且懸掛在空中。當然,讓他知道自己身處何方的最大重點,就莫過於他臉上的布條被拿走了,因此,透過視力他才能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況。
 
  「喲,這位小哥終於醒來了。」說話的是一名佳在房間角落,身體基本上只有雙腿在陰影外的女性。由於塞穆爾並沒有夜視能力的關系,他沒辦法得知在光源下這雙玉腿的主人到底是個美人還是一隻恐龍
 
  「我還以為你們打昏了我就沒打算讓我醒來呢。」即使身處這種情況,塞穆爾仍然沒有對此感到畏懼或害怕,反而此刻更像是與對方有著同等籌碼一樣自信地交談著。
 
  或許是他的態度勾起了對方的興趣,對方不但沒有感到不爽反而更富有趣味地繼續說:「哦?照以往的經驗來看,無論一個人多麼的嘴硬也好,淪落到如今這種情況也只會出現憤怒或嚇得語無倫次兩種情緒。可是你很不同呢,在這種情況下還敢如此的牙尖嘴利,要不是你是個不懂看氣氛的人,那麼我猜你一定藏著什麼底牌了。」
 
  「噢,你把我想得太利害了,要是我有底牌的話我還會被你們抓走嗎?」塞穆爾感到一點冷所以扭動了一下身子,這下,他才發現自己的上衣被脫掉了。難怪他一直都覺得有點冷。這個動作讓他留意到將自己吊著的是一條跟他手臂一樣粗的鐵鍊,好吧,逃跑的機率又下降了一點。
 
  「呵,那我就當作你在說真話吧。畢竟在這房間裡我們已經設置了至少二十個鏡頭在監視著你,無論你打算從哪個角度發動能力也好,我們也可以在生效之前將你擊斃。更別說你的手拷也是我們的裝置之一了。」女子仍然用帶著笑意的語氣說著。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呢?」塞穆爾覺得有點好笑,因為如果是想殺掉自己的話他們根本不用等自己出手;更別說她似乎更是刻意告訴自己這裡有很多鏡頭了。「如果我用能力就打算殺我的話,你們根本沒必要等我使用,而是現在就直接殺掉;如果我不用能力的話,我猜你們也會有別的理由來殺我,畢竟你們也不會想抓我回來養我一輩子,對吧?」
 
  「這樣你就不懂了。」女子又繼續說:「比起食古不化,一成不變的龍之子和蠢得要命的受詛咒者來說,我們更懂得享受生命呢。」;「偶爾看著獵物為了生存而掙扎,然後將他們的希望之光給捏碎,可是一種非常棒的消遣娛樂,也是享用食物之前的美味前菜呢。」
 
  「真是惡趣味。」塞穆爾雖然嘴上這樣說,但還是忍不住笑意。畢竟就某個角度來看,這女子的思維倒是挺能引起自己的共鳴。
 
  「那麼,你打算怎樣做呢?」女子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一樣問道。
 
  「這下你恐怕要失望了,畢竟我可不是什麼能力者。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我真的是能力者也好,也沒辦法暪過你們的攝像鏡頭來使用能力。」塞穆爾輕輕扭動身體,頓時,上方的鎖鏈因他的活動而發出了讓人頭皮發麻的磨擦聲。
 
  「這可不一定呢,畢竟從一開始你就沒有一名受害人應有的表現,所以就算你說自己沒底牌,我們也不會相信你的。」女子搖搖那在陰影下的腦袋,但可惜塞穆爾看不到。
 
  「你不相信我也沒用,現在我倒是希望有人能來救自己呢。」塞穆爾聳聳肩說著。
 
  「親愛的,這是不可能的。」女子回答的時候,雖然明顯看見了塞穆爾嘴角再次上揚了,但這並沒有讓她停下說話:「這個區域我們已經設置了數個防感知的力場和結界,就算是再利害的感知能力也不能識破我們的偽裝。所以想離開這裡,恐怕除了把你的底牌亮出來之外就沒有別的辨法了。」她想了想,又道:「當然,就算你亮了底牌我們也不會給你機會離開就是──要知道我們可是餓了很多天呢。」,「如果你對鮮血少女這個種群多少也有一點認識的話,大概會知道我們喜歡在吃東西之前來一點……小運動。」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是不是乾脆待在這裡比較好?說來慚愧,最近我在外面惹了不少仇家,正好想找個地方避一避難。」
 
  「呵呵,那實在太好了。看來我們會有不少時間來好好交心交心呢。」說完以後,女子便站起身來,轉身離去。
 
  當空氣寧靜得只剩自己的呼吸聲以後,塞穆爾也大概了解到對方打算把自己放在這裡自生自滅。
 
  好吧,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了。
 
  而他最不介意的,就是等待。
 
***
 
  艾力克又一次逃離醫院了。
 
  當然,是以另一副模樣離開的。
 
  雖然他對自己這副身體的了解仍然不太多,但他也沒急到準備透過挑戰各種極限運動來測試這身體的極限。更別說就算再蠢也好,他也能感受到這具身體所傳來的異和違和感。就彷彿這身體被上了什麼限制一樣,無法完整的發揮全力。但由於這種限制並不影響艾力克的生活,甚至要是他不提醒自己的話,他根本沒留意到這種感覺。
 
  來自哈羅德的提議,艾力克基本上每天都會抽出一定時間去練習自己的能力,因為自從他擁有能力之後,他便迷上了飛行的感覺。
 
  遠離了吵鬧的人群和枯燥的城市,躍身於雲層之中享受著在空翱翔的自由感,這都讓他感到非常舒服。
 
  尤其是對於一個長年都在名為醫院的牢籠的人來說,這更是不可多得的體驗。
 
  不過說起來奇怪的是,自從他獲得了能力之後,他康復的進度突然急劇下降了,醫生也找不到原因,但明明使用的藥物和劑量也沒變化就。雖然病是他的,但對於一個並非專業人士的艾力克來說,這些要頭痛的事永遠都不是他要考慮的東西。
 
***
 
  而作為一個對世界非常好奇的人,艾力克當然不會放過眼前這片異樣的黑色雲霧了,在霧中他可以隱約看到霧裡的東西是一座破破爛爛的古堡。出於好奇,他嘗試伸手進去霧裡,可是他卻只摸到一片如同牆壁一樣硬的不明物質。就算他怎樣拍打也好,也沒對這牆壁造成什麼影響,有鑑於他已經見識了不少的能力者,加上有哈羅德和院友們的科普,他大概理解到眼前的超自然現象,實際只是能力者的力量,不必大驚小怪。
 
  但這下又衍生了另一個問題。
 
  他該不該硬闖呢?
 
  雖然他有點想進去看看,可是聽他的朋友說這世界都不像童話一樣美好,若是真的冒犯了別人,別人可不會輕易說句道歉就會原諒自己;而更重要的是,有不少人是不會說道理的。
 
  這一點他當然清楚,單是他覺醒能力那天開始就已經知道了,而且也經醒過黑城的守城戰之後,他更是清楚何謂痛楚、何謂死亡。
 
  可是……他實在沒辦法抗拒自己好奇心所帶來的誘惑。
 
  正當他打算聽完理智和朋友的話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他看見了迷霧之中忽地出現了一個缺口。
 
  嗯……如果有入口的話,那就不算是硬闖了吧?
 
  有著這樣想法的艾力克,便輕巧地將朋友們的叮囑給拋諸腦後,然後拍拍翅膀飛進缺口裡。
 
***
 
  進入黑霧的領域後,艾力克發現這裡與外表看上去不同;在迷霧之中他看到的是一座破爛的古堡,但當進入迷霧以後他看見的卻是一座現代化的大型別墅。這種轉變讓明顯沒見識過世面的艾力克感到驚訝,頓時,他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別動!你是誰!你是怎樣進來的!」果不其然,才進來沒幾秒他就聽見了警告的聲音。
 
  「呃,那是──」正當他想回答是有個洞讓他進來的時候,對方打斷了他的話。
 
  「緊急狀態!有敵人入侵!」
 
  只見花了數秒以後,艾力克便發現自己被至十多名手持高科技步槍、刀劍等等的重裝的男女給包圍普。眼前被大量手持高科技武器人士包圍的情況,讓艾力克回想起這些人與先前在東丁吉受襲時綁架自己的人非常相似。想到在自己面前受傷的莉莉,不好的回憶牽動起艾力克的情緒,頓時,他身上隨即出現了淡淡金黃色的光茫。
                                                                                                                                                        
  而對於在場的黑色行者們來說,當眼前的少女身上冒出光茫以後,一道與生俱來、彷彿本能一樣的厭惡感突然迅速萌生,就像是眼前這弱不禁風的少女是他們什麼剋星似的。在場的人好歹也是久經沙戰的戰士,他們並不笨,所以他們當看見金色光茫亮起的一刻便知道眼前少女所使用的,正是他們最討厭之物──太陽。
 
  雖然感到不安,但他們很快就整理好陣勢。
 
  他們判斷眼前的少女只是一個誤打誤撞進來的小孩子,就算擁有強大力量也好,相信也沒辦法好好控制,更別說他們數量和經驗上都明顯比少女高出不止一個層次,因此,他們透過交流眼神來確定戰術以後,使紛紛掏出一顆黑色的丸子,並不約而同地朝少女扔過去。
 
  艾力克當然不知道是什麼回事,所以當丸子們扔向自己時,他只能夠嚇得以雙臂擋住自己的臉,並下意識地展開了護罩,將黑霧與自己隔絕開來。當黑霧將自己籠罩以後,艾力克便聽見了護罩被攻擊的聲音,頓時,他便意識到自己該放棄與對方談和的想法了。由於視力被黑霧封鎖,艾力克只好開始擴大並讓將帶有高溫的光元素附加在護罩上,企圖將落在護盾上的黑霧給燒掉。
 
  誰不知道,因為這個舉動,艾力克無意中將眼前這片濃厚的黑霧給點燃起來。
 
  細小的粉末粒子在高溫所產生火苗下迅速擴散開去,結果一陣強烈的粉塵爆炸就這樣在毫無預兆下引發。在黑霧中以為自己可以獲得先機的黑色行者們在短短的一瞬間全數被爆炸波及。
 
  在護罩中的艾力克雖然沒有受到丁點影響,但內心已被眼前突然的爆炸給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到爆炸完全結束後才開始動身。
 
  當他看見地上那些被燒得裝備都冒煙的黑色行者們的時候,他並沒有立即上前查看敵人們的情況──因為他聽見了在別墅的某處,傳來了一道呼叫聲。
 
  此時,艾力克終於猜想到為什麼這些人會有展開黑霧來隱藏據點的行為了,原來他們全部都是綁匪。
 
  為此,他決定動身去解救那名向自己作出求救的人。
 
  在動身前,他亦花了點時間來確認地上敵人的狀況,嗯,好,他們也似乎是昏了和燒傷了一點而已,艾力克猜想這不是什麼大礙。但他並不知道的是,比起皮肉上的傷害,他們受到的實際傷害更是嚴重,畢竟一來,他們是怕火的黑色行者,二來,他所使用的並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純粹的太陽之力。所以換句話說,艾力克的攻擊可以說是完全針對了他們的弱點,若是他們沒有身穿重裝的話,恐怕艾力克便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奪去了這些人的性命……。
 
***
 
  不知道等了多久,塞穆爾仍然一臉氣定神閒地被吊在牢房裡。
 
  除了手臂因為長期吊著而發麻之外,他的身體基本上一點傷也沒好,算是萬幸。
 
  雖然有專人來餵東西給自己吃,好讓自己不這麼快死掉,但說實在的,他們吃東西的品味還真差。每天不是速食便當就是即食罐頭,他都快被味精和防腐劑給弄得快瘋了……好吧,他實在不能把希望放在這些茹毛飲血的黑色行者身上,要知道他們懂的大概就只有血的味道和血型的分別了。
 
  雖然他早就知道一切都是自找的,怨不得人,但這群黑色行者的無趣程度可是超出他想像,就算他再怎麼嘗試發掘也好也掘不出個所以來。就算他想逃跑,但現階段他能做的都做了,因此他能做的就只有繼續等待。
 
  既然黑色行者們讓他失望了,那麼他也只能期待這次的過程會比較好一點了。
 
  正當塞穆爾這樣想著的時候,忽地,他聽見了外面庲來吵雜的聲音。在吵鬧的聲音之中,他隱瞞聽見了什麼入侵啊、敵襲之類的,根據過往經驗,塞穆爾很快就想到這是什麼一回事了。雖然對他來說逃跑是早已注定的事,但他可不知道這件事會以什麼形式發生。但礙於他雙手被綁著掛在天花板,而且腳也觸不到地板,因此他無法靠近旁邊的窗戶來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塞穆爾聽見了牢房門把轉動的聲音。
 
  出於想更早一步達到目的的關系,他只是裝作一附昏迷了的樣子,好讓進來的人放下戒心。
 
  果不其然,進來的兩名小混混似的黑色行者看見塞穆爾像昏迷了一樣沒有動靜以後,便開始一邊走近一邊問道:「喂,這個人要怎樣處理?」
 
  塞穆爾先是覺得這兩個人非常眼熟,然後就想起了他們是是先前包圍他的其中兩名黑色行者。
 
  真巧。
 
  「上面沒有下什麼指令,那麼我們就掛走吧,就當成備用糧食。」
 
  「混血的人我不是沒嚐過,但像他混血混得這麼複雜的雜種我倒是第一次見呢!不留著慢慢品嚐的話多可惜啊!」
 
  「也對……好吧,那麼你去外面找袋子把他裝好,我去準備把他放下來。」
 
  正當其中一人離開了牢房;而另一人則將塞穆爾手上的手銬給解開之時,忽地,塞穆爾睜開了眼睛。
 
  作為一個訓練有素的士兵,眼前的黑色行者當然很快就作出反應,準備掏出腰間的刀子給對方施予一擊,但當他抽出刀子並準備往前一刺時,忽地,他感到身上的力氣都在一瞬間被抽走,頓時,他的動作變得既緩慢,又難以動作起來。趁在這個機會,塞穆爾靈巧地以修長的雙腿朝他脖子用力一夾並緊緊鎖著他,企圖讓他因窒息而昏迷;但眼見對方準備反抗時,他也只是嘆了口氣。
 
  「嗯……慢慢等的話似乎有點麻煩呢。」話音才剛落,他使扭動腰部,以雙腰橋好一個合適的位置後便用力一扭──喀勒的一聲,對方的頸骨隨即被扭斷。失去生命的身體就這樣無力地往下一倒,在半空中吊著的塞穆爾,稍稍地瞄準一下以後,便以屍體作為腳踏而著地。沒有想像中的血花四濺,但屍體的身體明顯地被他的體重體硬生生地壓出了一個凹位,不過對於這一點,他可不太在意就。
 
  他並沒有立即離開牢房,而是先給予一點時間讓因長期垂吊而發麻的手臂回復過來。
 
  而在等待期間,他聽見了一陣爆炸聲,以及其帶來的強烈震動和爆風。慶幸的是他當時並沒有站在窗邊,不然的話肯定會被爆風給吹到牆上變成掛飾。
 
  再確定爆炸已經結束以後,他開始朝窗口作出求救,雖然不知道來的人到姓甚名誰,但似乎也是個實力不弱的人。正好他需要一個夠強的人把這鬼地方的守衛給解決──他可不想走到一半被拉回去呢。
 
***
 
  在半個小時以後,塞穆爾的第六感告訴他,是時候了。
 
  當他打開大門並往前走了幾步以後,他看見了數名手持武器、傷痕累累的黑色行者剛好從走廓的一端經過──而非常不辛地,他和這群人給碰個正著了。
 
  嗯……糟糕,他可沒辦法一口氣對付這麼多人呢。
 
  看見並非黑色行者之人從其中一個房間裡走出來已是非常可疑,更別說他們知道這個房間是用來關押〝備用食物〞的牢房。見狀,他們馬上抽出各自兵器──啊,這次是電擊棒。閃爍著電光並不斷啪滋作響著的電擊棒在士兵們移動的時候留下一串光茫痕跡,光是想到這一點塞穆爾就知道被下去的感覺會多痛了。
 
  正當塞穆爾準備放倒其中一個其趁機逃脫之時,他聽見了身後傳來一把少女的聲音。
 
  「快趴下!」
 
  下意識地趴下並雙手抱頭以後,整個走廊的一切皆在瞬間被一道金黃色的光茫給吞噬。如同洪水一般的光茫將正朝另一端的黑色行者衝過去,不但將他們給全數轟至牆上並讓沐浴在金光之下的黑色行者們給全數放倒。目堵整個過程,並在近距離下感受到金光的塞穆爾雖然感到舒服,但這種神聖又不可侵犯的純潔力量,只讓他感到反胃。
 
  呵,何其的虛偽。
 
  但換個角度想,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收起自己嘴角的笑容,塞穆爾在抬頭的一刻換上無辜且虛弱的表情,並說道:「太…太好了,我在這裡被困好久了,我還以為自己會死在這裡!」說完以後,他又展示自己雙手手腕間因長期垂吊而造成的瘀傷。
  
  「你沒事吧!我的天啊,為什麼他們要對你做出這種事?」從對方在看見自己手上瘀傷後所露出的表情以後,塞穆爾便知道對方共沒有對自己產生懷疑……更何況,他根本沒說謊。
 
  「我不知道……我聽到他們說想把吸我血什麼的……我猜在我來之前已經有很多人遇害了……」為了增強說服力,塞穆爾在說完以後,便用能力將自己給放倒,造成一個昏迷的假象。但他沒想到的是,在這股推力之下,自己居然昏迷過去了。
 
  當少女看見眼前的男子倒下以後,她想也沒想就用光球將他包圍著,然後飛快地朝出口處衝出去,像是害怕晚了一步之後對方會因此而喪命似的。

  直至回到黑城以後,,而站在自己身旁的是尚恩以及一眾為他工作的傭人們。
 
  雖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跟她再見,但塞穆爾的第六感告訴他,這次的結果可比他想像中還要有趣多了。
 
  至少,他遇上了一件似乎非常不錯的玩具呢。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59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謊言 第四章... 後一篇:【蛻變之聲】黑城院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大家
各位好~本人小屋有四格漫畫,單格漫畫以及彩圖繪畫等,如果有興趣的話就來看一下吧~(´・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