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沉睡的茱麗葉】第八章—奪回不可思議(二)

作者:楓之法師艾雅│2019-07-28 09:45:20│贊助:6│人氣:54
之後,紅心女王被關進大牢,作為不可思議的力量被愛麗絲強行轉移到哈爾特身上,整個不可思議之國只用了一個晚上,就恢復了以前的秩序。

紅心女王因為違反神法,被判無期徒刑,失去力量的女王已經無法再做任何破壞秩序的事情。

不可思議之國找回變化之後,瘋帽子便對協助他們找回所有力量的盧埃林、桑普森和凱爾特發出茶會邀請。

愛麗絲吵著要回去孤兒院,於是柴郡貓和三月兔真的帶她回去,去的時候,孤兒院已經被燒成一堆灰燼,院長和廚師早就喪命,被青蟲埋葬在那座森林的某處,只要愛麗絲想去掃墓,柴郡貓隨時都能帶她去。

愛麗絲意志消沉,坐在服飾店的後院發呆。她打從心底覺得自己是瘟神,先是她的父母因為士兵要抓她遭到殺害,家裡被燒掉,連孤兒院的人也因此遇害。

茶會的時間是晚上六點,愛麗絲被三月兔抓去打扮一番。本來柴郡貓想幫忙更衣,但被青蟲用絲線捆起來,三月兔還叫男性一律不准看她和愛麗絲更衣,否則通通改名叫「變態」。

三人來到瘋帽子的服飾店,店內客人已經剩不多,青蟲先帶他們到後院去,接著跟時鐘兔一起把睡鼠待著的茶壺搬到後院。

瘋帽子關上店門之後,到後院之前,要時鐘兔和三月兔幫他一起把所有餐點拿到後院。

睡鼠已經醒過來,乖乖坐在座位上,愛麗絲依然低著頭,不管柴郡貓怎麽哄她都沒用,青蟲不太會安慰人,只好在一旁看書等其他沒到的人進來。

「啊……好睏,吃完飯我要回去睡覺……」

「這傢伙不是老鼠,是豬吧?」凱爾賽嘴角抽搐,他非常確定自己看見的是老鼠的耳朵和尾巴,但是這老鼠實在太會睡了,只有別人拼命叫他才會醒來。

「正因為很會睡,才叫睡鼠吧?」桑普森無奈一笑,儘管早就知道睡鼠很會睡,但沒想到他一天清醒的時間短到有可能只有兩小時,最長頂多四小時,而且還很難叫醒。

「至今為止我和瘋帽子都還沒解開睡鼠到底為什麽這麽能睡的謎題,實在太奇特了。」青蟲摸著下巴,光從外表看無法得知睡鼠睡這麽久的秘訣,但又不可能把整個人剖開研究體內的結構,所以這個問題就一直處於無解狀態。

「我也不知道,總之一直好想睡,而且睡覺很舒服。」睡鼠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大呵欠,開始打盹兒。

哈爾特抓住睡鼠的肩膀用力搖晃,激動地說:「拜託別睡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叫醒。」

愛麗絲突然間拿出曬衣夾,夾到睡鼠的臉頰上,「太想睡覺的話就用夾的,保證清醒。」

「好痛啊……愛麗絲,我醒了……真的醒了……」睡鼠皺起眉頭,這一夾,把他的睡意夾沒了。

「好了,各位,我們先好好吃飯喝茶吧,愛麗絲小姐,請把睡鼠臉上的夾子拿掉,這樣他沒辦法吃飯。」

「唔……好吧,因為柴郡貓說這樣保證睡鼠一定會醒……」愛麗絲小心翼翼地拿下曬衣夾,隨手扔在桌上。

瘋帽子拿起茶杯,優雅一笑說:「非常感謝三位外來者的大力相助,如果不是你們,不可思議之國恐怕還要很久才能恢復秩序,也預祝我們未來的國王能夠順利登基。」

「我會努力保護這個國家,不會再讓悲劇發生在無辜的人身上,我也會想辦法消除人民對愛麗絲的恐懼,到時候愛麗絲就能夠正常走在街上了。還有,布林埃爾的王子殿下的生日舞會的邀請我已經收到,我會去祝賀,順便和布林埃爾打好關係。」哈爾特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圓筒,交給凱爾賽,「這是貴國王子要的東西。」

「感激不盡,我必定會將此信安全交到艾諾殿下手上。」凱爾賽用雙手接過那小圓筒,直接收進口袋中,完全沒有打開來看的意思。

「那麽接下來呢……我們就一邊吃飯一邊猜謎吧。」瘋帽子放下手上的刀叉,對著眾人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青蟲也露出淡然的笑容。

眾人一邊吃飯,一邊聽瘋帽子和青蟲出謎題和解謎題,盧埃林腦子轉得很快,兩三下就把這兩人的謎題全解了,愛麗絲聽不太懂謎題,乾脆低頭吃飯,柴郡貓很不領情地直接打起呵欠,睡鼠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完全解不開……」凱爾賽嘴角抽搐,他自認自己本來就不是個頭腦派,腦筋急轉彎實在太難了。

「會嗎?很簡單,這些謎題我小時候就聽過了。」盧埃林不覺得哪裡難。

「呵呵,我也解得出來,但給我解答的時間太短了,我的腦子沒轉得比你快。」桑普森困擾一笑,如果再多給個一分鐘他就解得開了。

「這就叫做快速謎題,不過這位小哥真的不簡單,是個擅長猜謎的高手呢。」瘋帽子對盧埃林投以稱讚的笑容,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麽擅長解謎的人。

「是、是這樣嗎?我、我覺得很普通……」

「這麽說來,兩百多年前也有一個十分擅長解謎的人,跟你長得很像,叫做羅密歐什麽的。」青蟲露出懷念的表情,雖然只遇過對方一次,但對方的解答速度快到讓他印象深刻,連大概長成怎樣到現在都還記得。

「羅密歐.蒙特鳩嗎?」桑普森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

「對,從維洛那來不可思議之國旅遊,我們跟他只有一面之緣,後來聽說他死在世仇手裡。」青蟲點了點頭,維洛那滅亡後,卡依倫政權出現,接收了原本維洛那的土地,這一段歷史在場只有愛麗絲不知道,連盧埃林都聽桑普森說過。

盧埃林的眼中閃過了某個畫面,似乎是有個人拿著短刀,氣喘吁吁,指著羅密歐,但是那個人沒多久就倒下了。他想不起那個人的臉,看穿著和髮色覺得似乎在哪見過。

「桑普森,我們是不是很久以前,在哪裡見過面?」

「啊?我們不是高中就認識了嗎?」

「不對,在高中之前,兩百年前左右……不對,我今年才十九歲,應該不可能活兩百年……」

桑普森抓著盧埃林的肩膀,強迫對方盯著自己。那一瞬間,盧埃林的腦海中閃過很多畫面,但想找跟桑普森有關的記憶時,卻只有高中以後的記憶,沒有和羅密歐相關的。

「我那時候就有很多事情十分在意,盧埃林先生,那時候桑普森先生喊了你羅密歐,以及那位突然出現的小姐的殘影,你能解釋原因嗎?」青蟲的提問,也恰是其他人想問的。

「我也……不清楚,我還在艾格勒斯的時候,偶爾會聽見茱麗葉的呼喚,或是夢到茱麗葉,最近偶爾會閃過一些連我自己都覺得陌生的記憶。桑普森說我是羅密歐的轉世,但是我覺得這說法沒有任何根據,當時我也只是想逃家而已……」

「要不要測試看看?我的能力能讓你看見靈魂深處的記憶,自從愛麗絲解開了我的力量封印後,這部分的力量也跟著回來了。」時鐘兔啜飲一口紅茶,皺了下眉頭說:「瘋帽子先生,誰把我的茶調得這麽淡?」

瘋帽子搖頭,攤手聳肩,表示不是自己做的。

「哎?我糖放太少嗎?」三月兔眨了眨眼,但眼中一點反省或道歉的意味都沒有。

「我也覺得我的茶好淡,喝起來像開水。」愛麗絲嘴上這麽說,卻把茶給喝完。

「本喵的給妳喝?」

「沒關係啦,人家喝一杯就好了,而且院長說不可以浪費食物。」一想起院長,愛麗絲的表情沉了下來。

盧埃林面露猶豫之色,他的確有點好奇桑普森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還是單純想慫恿他逃家,但不知道為什麽對於看記憶有種恐懼感。

桑普森拍上他的肩膀說:「我希望你看自己的記憶,就算知道真相你可能恨死我,我也希望你知道真相。如果知道真相後,做了別的決定,我也不會阻止你。」

「那……我……我看看好了。」

「喔呀,那我可得暫時給你一個房間。」

「我沒興趣,晚點護送王子殿下回城堡。」凱爾賽吃完牛排,擦了擦嘴,一口氣把杯中的紅茶喝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53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冒險|奇幻|沉睡的茱麗葉|成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uttery16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屠龍者與女武神】第二十... 後一篇:【屠龍者與女武神】第二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在看的你
來我的小屋看看小說吧!說不定能有好心情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