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Chapter 1(二)

作者:逆煞風│2019-07-28 00:12:51│贊助:4│人氣:40
(二)
 
  貝利亞爾說話的速度實在太快,讓芽芽才剛聽清楚貝利亞爾所說的第一個字時,貝利亞爾就已經自我介紹完了。
 
  「貝……貝……咦?」
 
  見到芽芽一臉還沒反應過來的歪頭模樣,貝利亞爾先是苦笑了下,接著便不嫌麻煩,逐字地再念了一次的自己的名字。而芽芽也不負貝利亞爾的期待,總算在第二次時努力地念對了他的名字。 
 
  「我,叫,貝,利,亞,爾,喔。」
 
  「貝……貝……利亞爾?」
 
  貝利亞爾,這四個字其實要說難唸也不難唸。但也許是受到長時間待在那種連說話都不能好好說的環境下,造成芽芽似乎已經有點忘記怎麼說話了。畢竟,語言這種東西,只要過一段時間沒有去練習,就很容易讓人忘記怎麼寫、怎麼發音。況且,芽芽可還只是個才學習到一半,就被自己父母害得不得不中斷學習的小孩。因此她現在遭遇到如此狀況,也讓貝利亞爾覺得情有可原。
 
  「對!芽芽好棒,妳唸對了。」
 
  「真的嗎!耶耶!芽芽答對了!」
 
  只是一句簡單的誇獎,芽芽卻露出了比同年齡的小孩更高興、更開心的真誠反應。將一切看在眼中的貝利亞爾,不但沒有因此感到欣慰,還格外的心酸。
 
  然而,才笑著過沒有多久,芽芽便像是想到了什麼,情緒逐漸平淡了下來。
  
  「怎麼……」
  
  「哥哥。你為什麼要騙我?」
  
  芽芽突然提出看似簡短,卻帶巨大沉重壓力感的疑問,讓貝利亞爾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連原本要說的話都全忘記了。
 
  「我……我……」
  
  看著貝利亞爾欲言又止,表情一臉茫然樣子的同時,芽芽慢慢地走到了貝利亞爾的面前。接著──
 
  「咚!」
 
  在捲起右手袖子後,芽芽用力的一拳打在了貝利亞爾的腹部。
 
  「為什麼──那時候不讓我死了?」
  
  語言雖然不能給予害死一個人,卻能夠讓人有著比死還要更痛苦的感覺。那時的貝利亞爾,的確對芽芽奮力打出的一下,沒有任何的感覺,但卻從她說出的那一番話中,感受到了如同子彈貫穿胸口般的劇烈疼痛,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是嗎。原來我應該讓她死了比較好嗎……
 
  那時候,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芽芽,在貝利亞爾看來卻是比任何的東西都還要來的遙遠。原來不了解一個人時,就是這種感覺嗎?
 
  「貝利前輩……你要好好……實現我們之間的願望呦……」
 
  突然間,腦海中閃過「某道」記憶的貝利亞爾,馬上停止了對自己的喃喃自責,突然就將芽芽抱在了懷中,並態度堅定地說了句:「因為我希望妳活著。」
 
  貝利亞爾說出口的那一瞬間,芽芽才剛乾掉的眼眶周圍,又不自覺地濕了。
 
  「為……為什麼?」 
 
  哽咽問著貝利亞爾的同時,芽芽的眼淚一滴一滴地掉在了貝利亞爾的肩上。
 
  ──因為就只是妳想活著,這就是解答。
 
  這道出現在自己心中的答案,貝利亞爾卻怎樣也無法對著芽芽說不出口。只站在了血跡斑斑的屋子內,從窗戶往外望著湛藍依舊的天空,靜靜地聽著芽芽的哭泣聲。
 
  貝利亞爾很清楚今天的這件事情,有兩個更簡單,也不會讓芽芽被冠上「兇手」稱號的方法。其一,就是不出手救芽芽,任憑著她死去;其二,自己親手殺了芽芽的父親後,在將她本人給救出來。然而,貝利亞爾卻都沒這麼做,而原因就出在於她既不想看見芽芽死去,也不想讓自己「再次」體驗到「帶著感情殺人」的那種感覺。
 
  正當被困擾著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貝利亞爾意外發現了芽芽竟然有著身為異能者的潛質。而這發現也讓他毅然地決定要將事情導向第三個方向──讓芽芽殺了自己的雙親。完全沒有問過芽芽的雙親,是否還想再繼續地活下去。
 
  也因此貝利亞爾認為擅自做下剝奪他人生命決定的自己,根本就沒資格對著芽芽說出──妳就只是想要活著的這等大道理。不管芽芽,又或者是她的雙親都好,全都是自己決定下的犧牲者。自己才是最貨真價實的兇手。 
 
  然而,什麼都不知情的芽芽,將會被貝利亞爾的自私心蒙蔽雙眼,永遠都看不見這起事情的真相。
  
  ──貝利哥哥……貝利哥哥……
 
  在芽芽不斷地呼喊中,貝利亞爾逐漸睜開雙眼清醒了過來。而芽芽此刻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緊緊地抱住了貝利亞魯。
 
  「嗯,嗯怎麼了,我小心睡著了嗎?」
 
  「我已經為……哥哥永遠不會再醒過來了。」
 
  見到芽芽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擔心看著自己,讓不忍心的貝利亞爾先是輕摸了摸芽芽頭頂,接著便故意裝作很有精神,與芽芽說話的同時,不斷來回左右地跳著。
 
  「沒事,沒事!妳看哥哥可是活力充沛。」
 
  此時,芽芽也終於放下心地露了笑容。與此同時,貝利亞爾也才得以將視線看向了周圍。除了發現芽芽的身後的白雪已經消失了外,還注意到了外頭已經在自己睡著的這段期間,變暗的夜色。
 
  ──好臭,
 
  突然間,嗅到了一股令人難以忍受的強烈刺鼻味的貝利亞爾,表情瞬間扭曲了起來。
 
  ──屍體已經開始發臭了嗎?
 
  聽著貝利亞爾因為受不了臭味,而捏著鼻子發出的奇怪講話音調。芽芽不經大笑了起來。雖然這是自己第一次看見芽芽笑容的模樣,但貝利亞爾很清楚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慢慢欣賞,因為他們得必須快速離開此地。
 
  ──雖然是在深山之中,但依照屍臭味傳出的強度來看,應該已經有路過的登山客察覺到,去報警了才對。
 
  在心中推斷的同時,貝利亞爾再次往窗外一看。而這次他看的不是高空中的夜色,只是單純的房屋周圍。
 
  ──果然,警察已經來了嗎……要是再不趕緊逃走的話……
 
  看著貝利亞爾緊盯著窗戶外,一臉心事重重,又略顯嚴肅的模樣,好不容易才剛放下心來的芽芽,此刻又擔心了起來。
 
  「怎麼了嗎……哥……咦!」
 
  芽芽都還沒說完,就被貝利亞爾突然以公主抱的姿勢將自己抱起的舉動,嚇到大叫起來。
 
  「哎……等……等等!哥哥這是要做什麼?」
 
  「去二樓。」
 
  在簡短地回了芽芽了一句後,貝利亞爾也不管芽芽心中的想法,就這麼抱著她一路跑向了二樓,原本屬於芽芽母親的房間內。
 
  此時,原本待在房屋外頭的警察,也似乎因為聽見了芽芽剛才的大叫聲,開始採取了行動。
  
  「芽芽……妳……妳還想活下去吧?」
 
  奔跑時,貝利亞爾突然脫口問出的問題,讓芽芽備感奇怪。但她還是在認真地思考了一下後,對著貝利亞爾輕輕地點了點頭。
 
  「那就好了,反正……讓小少女成為殺人犯也不是我的理想之一。」
 
  ──現在才想到雖然有點厚臉皮。但至少……至少……絕對不能讓妳成為真正的殺人兇手。
 
  儘管芽芽根本就不瞭解,此刻貝利亞爾的心中究竟是在想著些什麼,但看著貝利亞爾為了自己努力不懈的模樣,她就感覺到心臟撲通撲通跳地特別的厲害。
 
  ──全體攻堅!
  
  然而,貝利亞爾本人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偷走某人目光的事實。在聽見外頭警察大喊的那一瞬間,也同時抵達到了位在二樓芽芽母親房間內的他,不只沒有因此停下自己衝刺的腳步,還毫不猶豫地往窗戶衝了過去。
 
  被抱在懷中的芽芽,都還來不及對貝利亞爾做出任何的阻止,就聽見一陣巨大的玻璃破裂聲。
 
  ──嘩啦!
 
  ──什麼。全體人員朝二樓射擊!
 
  看著數以千計的子彈飛向自己的同時,在芽芽的心中僅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死定了,不是摔死,就是被子彈射到千瘡百孔而死的情況。但當在看到貝利亞爾所露出的自信表情時,芽芽決定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相信著眼前的「他」會帶著自己從這走投無路的絕境中,找出一條全新的生路。
 
  「抓緊我了,芽芽!。」
  
  聽見貝利亞爾大喊的同時,芽芽緊閉起了雙眼,牢牢地抓住了貝利亞爾胸口前的衣服。不是生,就是死,關鍵就是現在。
 
  「異能力『時空扭曲』!」
 
  伴隨著貝利亞爾唸咒時,發出的一道強烈白光,讓受不了刺激的員警們,紛紛地用手擋在了自己的眼前。
 
  「可惡,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跑了!」
 
  即便部下都已經通通都撐不住了,現場員警們的小隊長也不願就此放棄。一手遮在了自己的額頭的同時,他瞇著被從手縫中透露出的強烈白光刺痛的雙眼,並從剩餘狹小的視野中,找到了白光發出的正中心後,扣下了另一隻手中拿著槍枝的板機。
 
  ──碰!
 
  在一陣巨大槍聲後,刺激的白光逐漸消失。而視覺恢復的員警們,除了小隊長外,無不擺出一臉震驚的表情。
 
  「什……什麼……消失了」
  
  完全還沒來得及反應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時,原本還在浮在空中的兩人,竟然就這麼無緣無故地消失了。
  
  ──切!被跑了嗎。
  
  不甘心讓嫌犯跑掉的小隊長,面露不屑地說著時,用力踢了一腳地上的泥沙。
 
  「芽芽──芽芽,妳沒事吧!」
  
  也許是發生太多事情累了,貝利亞爾小聲叫了好幾次後,芽芽才在自己的懷中醒了過來。
 
  「終於……結束了嗎?」
 
  「恩。結束了。」
  
  ──總感覺……今天好漫長。
 
  真不敢相信,明明同樣是在地球;同樣是在台灣;同樣是在平日,卻感覺今天特別地漫長。但芽芽卻覺得並不無趣,反而還是她最近以來,感覺最開心的一次
 
  突然間,一陣襲來的舒服清涼微風,讓享受在其中的芽芽,頓時大喊了句:「好舒服!」
  
  ──咦,那時候被哥哥第一次帶來的時後應該沒有風才對呀?
 
  觀察到存在著細微不同地方的芽芽,往周圍看了過去。意外地發現自己所在的並不是「異時空」而是如假包換的原來世界。
 
  「哥哥。你怎麼可以……」
 
  在芽芽還沒來得及向貝利亞爾問清楚前,忽然就感覺到自己身體往前傾,接著便──
 
  ──碰!
 
  被突然倒下的貝利亞爾,徹底嚇壞的芽芽,先是使盡了全力從壓在自己身上的貝利亞爾的身軀脫逃後,趕緊用力地搖起了貝利亞爾的胸口。
 
  「哥哥!哥哥!你怎麼了哥哥!」
 
  然而,貝利亞爾仍舊還是毫無反應。
  
  此時,感覺到有一股炙熱感通過手掌的芽芽,心有疑慮地舉起手察看的同時,赫然發現在自己的手中沾滿了大量的紅色液體。
 
  ──這是……血……難道……
 
  看到鮮血的那一剎那。比起自己心中的恐懼,芽芽更在乎貝利亞爾安危,趕緊朝著貝利亞爾的胸口處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如同自己所想。貝利亞爾的胸前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小孔。而造成它的正是──員警們的小隊長。只是這對現在的芽芽來說,根本就完全的不重要。
 
  想幫,但根本就沒有學過什麼醫療急救知識的芽芽,只能束手無策,眼睜睜地看著貝利亞爾表情痛苦猙獰著的同時,鮮血從他胸口上的小孔中不斷冒出。
 
  ──到底……我要怎麼辦……白雪……請妳告訴我……
 
  即便芽芽也很清楚白雪的真正作用,但這對走投無路的她來說,已經是最後僅存的方法了。然而,不管芽芽如何在心中持續地呼喚白雪。白雪就像是消失了一樣,遲遲地都未再次出現。
 
  ──到底……到底什麼麼大家都要離我而去……
 
  看著連最後的希望之光也被抹滅的芽芽,此刻終於忍不住趴在貝利亞爾身上,全身顫抖著低聲地哭了出來。
 
  「放棄,一切就都結束了,小朋友。」
 
  「姐……姐姐?」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5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璀璨寶石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艾菲雅鐵塔
十年養成計畫囉!開始成為蘿莉控!

07-28 00:19

逆煞風
我也想要..07-29 02: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10317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hapter 1(一)... 後一篇:Chapter 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8955大家
小屋更新心情廢文一篇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