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第二十四章-混亂(下)

作者:喵君│2019-07-27 15:48:31│贊助:24│人氣:77
神曆1157年1月20日 中午 克蘭西


  在艾涅爾被克蘭西那強悍斬擊所斬成兩半的身體在奇異紅光下迅速恢結合,這一幕除了克蘭西感到詫異外,更多目擊這幕的帝國將士也露出驚恐的神情,而獨眼老狼敏銳的觀察出帝國將士因為震驚而露出的破綻,隨即發出一陣狼嚎。

  「殺光人類!」在狼嚎的指示下,狼族戰士們則大感振奮,趁勢將人類將士給殺個措手不及,無數將士血肉橫飛、哀號聲不斷。

  「結陣!」軍隊長們紛紛對底下的士兵高聲喊道,要眾人趕緊將戰線內縮,以阻止被狼人部隊給衝出一個裂口,而帝國將士在結陣期間由於過於驚慌導致出現了明顯的缺口,而這個缺口也被狼人發現,又是一聲狼嚎,大量狼人朝那個缺口衝鋒。

  「啊!」隨著狼人衝入缺口,也讓帝國將士面臨著腹背受敵的風險,軍隊長眼見狀況不妙,立刻高呼:「第二陣式!」而槍陣後方的將士在聽到指令後也開始轉身,來緩減腹背受敵。無奈狼人的猛攻,也讓不少陣式來不及組成,就全軍覆沒,死傷無數。

  突如其來的戰況驟變,讓克蘭西沒有多餘的思考時間,他也沒有給艾涅爾完全恢復的機會,立刻再揮出一道強烈的斬擊波,「破雷!」斬擊所過之處,無物不摧,整個艾涅爾的身體也在斬擊波的範圍內。只見艾涅爾的肉體分裂成一絲一絲的肉塊,整個身影就隨著波光褪去而消失,而一塊紅色的石頭瞬間化為液體並被土壤給吸收。

  而克蘭西在發完絕招後,隨即在強迫自己發出一次破雷,隨著強大斬擊波所過之處,數十名正在衝入帝國缺口的狼人戰士瞬間化為粉末消散於天地。而這一招有如及時雨般,恫嚇了想要在衝入缺口的狼人外,也減輕了帝國將士腹背受敵的壓力。

  不少曾與克蘭西出生入死的弟兄見到克蘭西昔日成名絕招,眼淚卻如洩洪般流下,而狼人戰士們再見到這招時紛紛露出錯愕的神情,一頭全身刀疤且獨眼的老狼發出驚呼:「蒼雷之牙!」這聲驚呼讓不少狼人戰士開始向後方逃竄,而克蘭西怒目盯著發出驚呼的老狼,隨即向周圍將士吶喊:「大夥反攻!」

  「衝阿!」

  「殺光獸人!」

  「衝鋒!」帝國將士在克蘭西的激勵下,彷彿再度被注入活力,開始對狼人進行反擊,而那獨眼的老狼隨即發出狼嚎,許多的狼人就開始向後撤退,而帝國將士也不漏掉這個機會,將背對自己的狼人給砍到於地。

  原本不利於帝國的戰局,在艾涅爾被克蘭西擊倒後以及克蘭西一招斬殺數十名狼人的連續舉動,讓戰場優勢又回到了帝國方面,狼人則是本著求生本能開始狂奔,每個戰士都試圖要跑得比同胞還快以避免殺生之禍。甚至出現了推擠或是扯同胞後腿的事情在這塊戰場上比比皆是。

  克蘭西在下達帝國軍發起反擊後,自己則因為連續發招而留在原地休息,四名護衛則站立於四周保衛著克蘭西,克蘭西雙手將軍刀拄在地上,開始喘息而目光開始環視四周,試圖找出這片結界的陣眼,將大夥救離這個鬼地方。克蘭西那銳利鷹眼忽然捕捉到一個不尋常的狐狸石像,露出了勝利的微笑,隨即抽起軍刀朝著石像砍去。

  克蘭西的軍刀只差2公分就能將狐狸石像給破壞時,有一隻手突然將克蘭西揮刀的慣用手給拉住,而克蘭西試圖掙脫那隻手,卻發現自己因為連續發招造成力量不穩而無法掙脫,加上那手抓住自己的力道超乎自己想像,耳邊忽然傳來一句:「你果然很厲害!蒼雷之牙!」

  四名護衛在克蘭西被手抓住的那刻,立刻衝上前去,試圖將困住大將軍的手給斬斷,而濃厚的殺意猛烈爆起將護衛給震攝住,而護衛試圖移動雙腳前去保衛大將軍時,才發現那股殺意強悍到讓自己雙足不斷顫抖,不願意向前移動。

  克蘭西察覺身後爆起強烈殺氣,試圖轉身閃避,而一隻迅雷不及掩耳的利爪隨擊穿破克蘭西的左腹,大量的鮮血救如噴泉般湧出,而克蘭西口中吐出一道先紅色液體,隨即強勢聚力並讓全身被藍色電流給包覆著,克蘭西這招讓身後的人瞬間放開克蘭西並切斷自己插在克蘭西腹部的手,隨即退離克蘭西身邊並趁隙將克蘭西的四名護衛給斬殺,在遠方用一抹詭異的微笑看著克蘭西。

  「你沒死?」克蘭西將全身的電流集中在左手,連忙朝自己那不斷在噴血的左腹發出強烈的藍色光芒,隨著光芒褪去,取而代之是一股濃厚燒焦味與白色濃煙,在克蘭西的緊急處理下,出血的部位已經完成止血。

  「只要貪狼之心沒有被摧毀!我就是不死之身!」艾涅爾那有如毒蛇盯著獵物的目光看著克蘭西,而失去的左手在紅色光芒刺激下開始迅速生長,隨後又恢復完好如初的一隻左手。

  「貪狼之心……」克蘭西心中回憶起當時在對獸族作戰時,曾聽過獸族被俘虜的長老提到過貪狼之心這種神器,而這神器最大的特色就是再生,但這種神器理論上是被獸皇所掌握的,不過在獸族內戰中,牛族意外發現獸皇寶庫,而利用寶庫中的物品與策略重新將在獸皇死後呈一盤散沙的獸族重整成聯盟。

  眼下自己的士兵已經去剿滅殘存狼人戰士,自己現在已經身受重傷,孤身面對有著貪狼之心的艾涅爾是沒有足夠的勝算的,唯一的勝算就只有破陣。克蘭西立刻抄起軍刀朝狐狸石像砍去,然而石像似乎有腳般瞬間向後退去。而艾涅爾也伸出利爪朝克蘭西飛撲上來,克蘭西見暫時無法破陣,隨即再度發出強悍的斬擊波朝艾涅爾揮去,而艾涅爾也用雙爪揮舞出一道爪氣將斬擊撥給擋下。

  看著克蘭西仍警戒地看著自己,艾涅爾露出銳利的尖牙並笑著說:「用不著擔心!你的傳說將在此畫下句點!」艾涅爾說完,不少慘叫聲旋即發出,而原本冷靜沉著的樣貌忽然露出驚愕,眼角餘光也看見原本追擊狼人的己方將士被狼人給逼回。

  「這個將你消滅的大局早就佈好!道沒想到你這麼難纏,需要用上許多佈局!你的死將是我登上聯盟高位的最好戰功!」艾涅爾再度朝克蘭西衝去,雙方再度纏鬥了起來。


-----------------------------------------------------------------------------------------------------------------------------

神曆1157年1月20日 中午 翼人方面


  強烈的光芒照耀整個戰場,隨著光芒褪去,優塔右肩一直到左腹被魘魔的巨斧給切開,大量的鮮血隨即噴濺四方,而魘魔也被胸前的鎧甲也被優塔給破壞,露出了那厚實且多處傷痕的肉體,而在胸口中央有個透明晶體,晶體內部包被著赤紅色火焰。

  「赤雷……保護我的女兒……」優塔在生命消逝的最後階段聽到了自己女兒的聲音,隨即從口中對赤雷吐出了在這個世上最後的語句,隨後優塔整個身體碎裂成七彩碎屑就此隨風消散。

  「媽媽!」而優彌與優理見到自己的媽媽被眼前那名怪異男子給斬殺,豆點大的淚水不斷從雙目中流出,而赤雷強忍著即將從雙目流下的淚水,振翅飛向優彌與優理前面,舉著劍並納凶狠的目光死死盯著的魘魔。

  「很久沒有人能夠破我的魔甲了……」魘魔那頭盔下的左眼散發著強烈的火紅光芒,而整個人散發的威壓讓赤雷、優彌與優理感到身心上強大的壓迫。赤雷旋即單膝跪地,優理更是整個人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兩人皆被魘魔強悍的威壓給震懾並開始喘不過氣,而優彌並沒有因為威壓而倒下,而是憤恨的不斷說著:「我要殺了你!」

  魘魔看著這個在自己強悍威壓釋放下,仍能站起的女孩,內心給予一絲讚賞,而那女孩原本鮮黃色澤的翅膀開始蛻變,七彩的色澤浮上雙翅。而女孩周圍散發出虹色氣息將另外兩人給包覆,隨著兩人進入虹色氣息內,整個人似乎得到解放般開始大口喘息。

  「有點意思!」周邊溫度驟然升高,數道火焰形成火龍朝著優彌襲去,而優彌身邊也形成數道龍捲試圖將這些火龍給轉向,然而這些火龍彷彿有生命似的把這些龍捲給吸收,在火龍得到龍捲的加持下變的更加巨大,並想要將眼前這些人給吞噬,而優彌見到風術無用,立刻振動翅膀形成了七彩鏡面,並將這數道火龍捲給吸入鏡內。

  魘魔見自己的火龍竟然被七彩鏡給化為虛無,內心感到無比興奮,正想要出手與其交戰之時,一名頭戴骷髏帽飾,身穿黑白紅三色長袍的男子忽然出現在魘魔前方,並用左手將魘魔揮動的巨斧給抓住,而那頭金髮與紅色散發著不詳氣息的異瞳盯著魘魔。而對方釋放出強悍的魔壓,讓優彌、優理以及赤雷趴伏於地,而優彌則是用盡全身力氣,睜大雙目瞪著那握著於魔人巨斧的男子。

  優彌對於那男子身上散發令人顫慄的不祥氣息感到無比恐懼,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冷汗狂流。腦中不斷盤算著對方是否會出手抹殺我們,但一想到自己必須替死去的母親守護著妹妹優理,而這股信念竟讓自己身上的七彩虹翼也發出微弱光芒將三人壟罩於內,這光芒讓他們身上的顫慄感有所減緩。

  男子感應到前方這名女孩竟然在自己魔威下,竟然還能發出力量感到訝異,不過看著那雙七色翅膀,嘴角開始上揚,腦中也開始盤算著新的計畫。

  男子並未開口,而那令人寒毛直豎的聲音卻傳到在場所有人的腦中,更讓優彌等人趕到令人窒息般地恐懼,雞皮疙瘩隨即爬滿全身。「魘魔!會議要召開了!」男子那令人討厭的說話方式讓魘魔感到不悅,而那男子身上的不祥氣息讓三眼邪虎露出害怕的氣息,趴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現在去就行了吧!穆理斯大人!」穆理斯將握住巨斧的手給放開,隨即變成隨即變成無數黑火消失在風嘯谷。那令人顫慄的魔壓在穆理斯消失後隨即解除,赤雷與優理仍然趴伏於地,而優彌仍警戒著盯著魘魔。而魘魔則是走向三眼邪虎並用右手撫撫著牠那毛茸茸的虎頭,在安撫完後就騎上邪虎。

  魘魔將異空間打開後,於臨走之前向身後的人拋出不容質疑的語氣:「報上名字!」

  「優彌!」而優彌則是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才從嘴中吐出話語。

  「本座魘魔!戰鬥留到下次了!」魘魔就與邪虎一起走入異空間,再他們進入空間後隨即關閉。而一直勉強支撐著的優彌終於用盡體力,昏死過去。

-----------------------------------------------------------------------------------------------------------------------------

神曆1157年1月20日 下午 塔克瑪拉


  經歷過獨眼巨人大鬧後的塔克瑪拉,城內建築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屍橫遍野,隨著軍人努力地清運著崩毀地建築物,只為了搶救被掩埋於內的市民,然而只有少數幸運的人被救出,大部分被救出地人多成為一具具冰冷的屍體,也讓家屬悲痛萬分,哭號聲連綿不絕。

  這些家屬的哭號聲也讓不少年輕士兵淚水也跟著落下,如果易地而處自己的父母親、愛人以及朋友也因為這意外事故而身亡,想必自己也會如同這些家屬吧!而在城外醫官帳篷中,昏倒的洛圖爾也在醫官的照料下恢復意識。

  洛圖爾睜開雙眼後,由於才剛清醒,視線尚未對焦,隱約看出看著自己的人是一名褐色長髮女性,在洛圖爾眼睛視線對焦後,看到那名面帶笑容的女性則發出驚呼:「帕尼亞!妳怎麼會在這裡!」

  帕尼亞與洛圖爾在賈薩瓦卡的軍事學院中是同班同學兼競爭對手,而在他們求學生涯中,洛圖爾一直僅次於帕尼亞的成績。兩人分別以學院第一、第二名畢業,因為帕尼亞去報考鐵壁軍團的入團測試,洛圖爾為了證明自己能夠贏過她也去報考。

  但鐵壁軍團由於需要擔任很多危險的防守任務,所以不會因為個人與長官有親屬關係就能加入,主要是以術科考試能否通過決定,考試內容相當嚴苛,必須要能在3名鐵壁軍團士兵猛攻下支撐半個小時才能夠有辦法通過。

  也因此主要的成員只要有優異的體能,不管是貴族或是平民只要符合資格就能加入,但是要想更上層樓則需要有足夠的智略並能夠通過筆試與口試才能勝任。

  鐵壁軍團主要擅長防守戰,在菲利克斯帝國發起統一戰爭期間,鐵壁軍團以少量兵力而抵禦住2~3倍敵人而聞名,而鐵壁軍團一直是由賈斯潘家族率領,所以在鐵壁軍團的旗幟上除了有盾牌外,在盾牌中央有代表著賈斯潘家族的蛇尾龜家徽。

  而想擔任鐵壁軍團隊長層級以上的官位,則需要一定程度的戰術規劃能力,而帕尼亞雖然身為女性,但其體能不能令人小覷,畢竟能夠以一人之力將十名同期生給打倒,且其謀略也相當驚人,所以很迅速的就爬上了分隊長的職務。

  不過洛圖爾因為有著賈斯潘家族的血緣,縱然是旁系也是被團內給放大檢視,當同期的帕尼亞已升任分隊長時,洛圖爾還在小隊長的職務,除了滿腹不甘心外,這也激起了洛圖爾的勝負心,但也花費了三年的時間才當上分隊長,而這一次的作戰原本是要讓父親刮目相看,但還是被自己的就爭對手給救援,讓洛圖爾相當不甘心。

  「你猜猜!」帕尼亞露出狡黠的微笑端詳著洛圖爾,雖然內心充滿憤恨,但被帕尼亞這名外貌出眾的女性一直盯著的洛圖爾也感到不自在,隨即閉上雙目來化解尷尬並仔細的思考為什麼她會出現在此地。隨即腦中閃過一個想法,洛圖爾才重新張開眼睛看著帕尼亞。

  「父親要妳來協助我嗎?」帕尼亞聽完後並沒有馬上給予回答,而是繼續露出微笑看著洛圖爾,再度拋出問題取代回答:「何以見得?」洛圖爾並沒有思考太久就再度回答帕尼亞問題。

  「公爵只派出三千人馬就進軍帝都防衛圈,只是因為妖魔之亂導致本家人手不足,所以派分家的我出征。雖然奪取塔克瑪拉非常成功,但獨眼巨人這一變數也讓公爵的目的已失先機,所以才派妳協助我吧!」洛圖爾推了推眼鏡,試圖掩飾著自己內心的落寞,而這一個舉動都被心思細膩的帕尼亞給察覺。

  「原本想靠這次來讓公爵認同就算不是本家也能夠完美達成任務……」洛圖爾自顧自地又說了下去,帕尼亞也沒有想阻止的意思就讓他繼續說,畢竟洛圖爾也背負著外人難以言喻的沉重包袱。

  「身為賈斯潘家族原本是很榮耀的事情,但只因為我是私生子,所以只讓我跟著媽媽卡以多的姓氏,而不是賈斯潘!不管多麼努力都無法得到認同!真是痛恨我的媽媽不是精靈族重要人物了!」啪!清脆的聲響把洛圖爾給打矇了,熱辣辣的疼痛感存於臉頰上揮之不去,洛圖爾第一次見到帶著憤怒的帕尼亞。

  「不要因為這樣就牽拖自己媽媽!自己好好想想!」隨後帕尼亞就跑出帳篷,只留下洛圖爾一個人自己思考。

-----------------------------------------------------------------------------------------------------------------------------


神曆1157年1月20日 下午 白夢堡


  白夢堡自從被魔界給攻佔,整個城市失去了以往生氣蓬勃的樣貌,淪為恐懼的牢籠。倖存的人類都被魔界給分批管理並像是家畜般給眷養著,而每天都可以聽見魔界在這座城市的暴行,那種撕心裂肺的慘叫、哀號以及求饒聲猶如夢魘般讓每個倖存的男女身心上嚴重打擊,許多人總會在睡夢中被噩夢給驚醒而不斷啜泣。

  而原本美麗動人令人流連忘返的白夢堡,如今的外貌以令人感到噁心反胃,城牆上插著無數長槍,而每把長槍像是串燒般將人給串起,那些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皆以裸體之姿被長槍給從肛門貫穿至後頸。更令人感到反胃的狀況則是這些人仍然存活著,每個人槁木死灰並不斷發出痛苦的呻吟與哀號。

  在堡內深處的某一個房間,外面站了兩位身著重鎧的死靈騎士駐守著,而空間突如其來的異動也讓死靈騎士拔起身上配劍準備迎戰敵人。在通道打開後兩名死靈騎士隨即揮舞手上的巨劍要將這名尚未走出通道的敵人給抹煞,然而強悍的威壓立刻讓兩名死靈騎士直接趴伏於地,砰!隨後一把巨斧就將眼前的大門給破壞。

  「不能好好從門口進來,一定要搞得如此誇張嗎……」聲音從一名臉戴假面,脖子掛著骷髏十字架身著黑白相兼大袍的人發出。

  「如果不這樣……就沒有他的風格……」一名頭戴斗笠,身披黑袍的人如此回答著。
  「魘魔趕快入座!不要浪費時間!」頭戴官帽,全身被紅色披風包覆,只露出胸前的骷髏戰甲的人對於魘魔的舉動感到不悅。

  對於其他人的冷嘲熱諷,魘魔並沒有給予回應,只是從三眼邪虎身上跳下,並往自己的位子走去。在魘魔就座後,中央的位子出現無數黑火,這些黑火逐漸形成一個人影,人影成形後並未直接開口,只是露出詭異的笑容望著眾人。

  「安格伏調回魔城駐守,由本尊接手!各位應該沒有意見吧!」那股讓人感到反感的聲音直接從其他人腦中浮現。聲音結束後,魘魔憤恨的咆嘯著:「不要再用這種令人反感的傳音了!」而身上也浮現著紅光,整個室內的氣溫也隨之升高。

  「穆理斯大人!我想其他人也不太喜歡您這種噁心同胞的說話方式!」而穆理斯見在場眾人都不太喜歡自己的說話方式後,隨即開口:「既然諸君都不愛的話,那我也只好隨著眾人喜好,不過為了讓計畫順利完成,我已經安排好每個人負責的項目,各位只需要執行即可!」

  穆理斯說完後見在場眾人都保持沉默不語,就繼續說了下去,而魔界的那令這片大陸陷入殘破不堪、生靈塗炭與數年之久的混亂那可怕的計畫正逐步浮出水面……




----------------------------------------------------------------------------------------------------------------------------

  最近真是每天都很疲累,每天要治療的動物都是增加大於減少,減少通常是已經治療2~3個禮拜才恢復,而每天都有機會再增加新的需要治療的動物,真是過度疲累。

  下個禮拜要發的24章,已經開始在打了,如果順利也是能在下禮拜六發出。感謝各位支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44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夜梓的臨殃
接下來也太緊張><

07-28 18:17

喵君
應該是下禮拜六發><07-28 18:2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便當居然吐出來了(> <)

09-24 15:36

喵君
[e12]09-24 16: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ric5664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十三章-混亂(中)... 後一篇:今日雜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52所有人
賣日本語辭典原價360元只賣24元.鼠籠44元.大富翁光碟54元 請查詢旋轉拍賣a3986722 https://tw.carousell.com/a398672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