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魔法少女小圓同人連載文:Rebelling the destiny again(第三十八章)

作者:深藍烈火│魔法少女 MADOKA★MAGICA (魔法少女小圓)│2019-07-27 11:12:00│巴幣:12│人氣:271
  所以,上次發文的時間是......(謎之聲:瞧你揹著噴設背包是啥鬼? 在下:那是因為在下準備去參加FF活動啦!),好吧,直接正文開始吧!


    第三十八章:決定

  「!」
  猛然睜開雙眼的少女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褪色的世界。
  舉目所見盡是自己所熟識的見瀧源町,每天上下學必經的日常街道。然而在只剩下黑白色調的視野之中,徒有形式的世界卻是一片死寂,自然也談不上任何可以與自己互動的人事物。

  「……
  世界始終一片死寂──除了自己的腳步聲。
  少女本身也不明白自己正要去哪裡。
  似乎有人在呼喚她。並非透過聽覺所得知的訊息,而是某種更加模糊,但也更加強烈的感受。在彷彿受到本能所驅使的誘導下,少女就這麼持續走著。

  「這裡是──?」
  失去色彩的街景已在意識模糊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眼前的一堵白牆。
  即使拼命回想,少女也只能確定,自己有印象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位在大片花圃之中的玻璃涼亭。儘管因為沒了色彩,而無法確認花瓣的顏色,少女卻能肯定,這是一片盛開的一輪草花圃。
  同時,這裡也有著自己與「她」──自己與最要好的朋友共享的回憶。

  (妳終於來了──)
  某個聲音打斷了少女的回想。
  不,就和先前的呼喚一樣,這並不是用耳朵所聽到的聲音,而是某種直接浮現至心頭的感受。或許是對方已經近在眼前的緣故,這段訊息已經十分清晰了。少女就這麼順著訊息的來源,抬頭定睛一看──

  那是一尊浮雕。
  外表略顯年幼,背上卻生出巨大羽翼,彷彿要將光輝灑落而下的女神浮雕。儘管一時無法看清臉部的模樣,少女卻能肯定,那是一張自身無比熟悉的容貌。
  那是──

  (我的半身啊──)
  「!」
  少女彷彿受到震懾般地瞪大眼睛。
  那雙由無機物所製作,屬於浮雕一小部分的眼眸,並無法倒映出她的面容,然而少女此時卻能從中感受到,對方所傳達給她的意念。

  (現在就與我合而為一吧──)
  浮現在心頭的訊息,彷彿多了一絲急切。
  (趁那傢伙力量變弱的現在……快點──)
  「合而……為一?」
  瞪大眼睛的少女彷彿愣了一下。然而很快地,她對它伸出了手。
  出自某種不可思議的必然,少女似乎知道,這樣的舉動代表著什麼。
  那是她──
  那是她的半身──
  那是她所失去的半身──
  只要在這裡和它合而為一,自己就能尋回(,)某種失落的因果。
  然後……

  「小圓──!」
  「!」
  事情就這麼發生在轉瞬之間。
  事後回想起來,少女也無法確信,這段經歷究竟是虛幻或真實。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就在一切沉入記憶的最深處的前一瞬間,她聽見了。

  「小圓,不可以──!」
  急切的喊叫突然傳入耳中。
  那是彷彿打破一切法則,但又同時充滿絕望的聲音。伴隨逐漸模糊的感官,倒映在少女眼中的,會是誰?

  「小……焰?」
  自己最好的朋友──像是突然闖入這個世界的好友瞪著宛如蜃影搖曳的紫藤色瞳孔,對她伸出了手,然後緊緊抱住了她。

□□□ ◇ □□□ ◇ □□□ ◇ □□□ ◇ □□□

  作為戰場的領域消失無蹤的時候,午後的太陽已貼近了地平線。

  「撤退了嗎……看來她果然是──」
  小心翼翼地抱著依舊昏迷不醒的金髮魔法少女,深藍烈火彷彿鬆了口氣般地自言自語道。
  他與曉美焰的戰鬥暫時以平手收場了。儘管未能一舉擊敗對方,深藍烈火卻也沒有感到特別的失望。

  夕陽的餘暉將他的身影染成了血紅。
  然而只要定睛仔細一看,就能讓人詫異地發現,那身鮮豔的色彩並非夕陽的緋紅,而是一身彷彿燒傷的血污。
  另一方面,與遍體鱗傷的深藍烈火呈現強烈對比,在他懷抱中的金髮魔法少女卻是完完全全地毫髮未傷。或許就是花了太多的心神在保護她,剛才的戰鬥才會打得那麼吃力。
  不過深藍烈火並不感到後悔。
  是的,打從一剛開始,戰鬥的目的就不是擊敗「惡魔」。儘管打倒對方也是達成目的的方法之一,不過這一切都只是為了一個絕對的大前提──
  為了巴麻美。
  為了自身所期望的那個未來。
  為了自己所追求的一切,自己一定要守護好她,守護好麻美。
  但是──

  「再一下,只要再一下就好──」
  近乎喃喃自語的聲音轉為內心低語的同時,浮現在他臉上的表情又是什麼模樣呢?
  彷彿快要哭出來、又好像是心滿意足的安祥、既像是至高無尚的喜悅、又彷彿深不可測的悲哀──倒映出金髮魔法少女的眼眸就閃動著以上都對、又全都不對的奇妙目光,靜靜地注視著她。
  然後──

  「看來暫時告一段落了。」
  令人聯想到無機質的童稚嗓音打斷了兩人的獨處。
  孵化者從某個角落冒了出來。
  就像是確認了巢穴周圍並無危險,才敢踏出藏身之處的小型囓齒類動物,那對玻璃彈珠般的紅眼,閃動著精明的光芒。然而隱藏在平淡無奇的台詞中的意圖,卻又彷彿有著令人不安的暗示。

  「不過,剛才還真是危險啊。」稍微停頓了一會兒,先前顯然是躲在暗處觀測局面的白色小動物又接著說:「我還差點以為,你就要招架不住了呢。」
  「……
  「看來想要打敗那個傢伙,果然十分困難。」
  「……
  「不過,那個傢伙竟然會因為鹿目圓的緣故,選擇了放棄打敗你的機會──或許我們可以好好利用這點。」
  「不了。」
  「噢?」
  總是缺乏情感波動的紅眼似乎閃過了一絲類似訝異的神色。
  根據它的觀測,「惡魔」之所以會放棄即將到手的勝利,原因完全只有一個。

  儘管支配了這個世界,貌似無敵的「惡魔」也有著難以想像的弱點。
  證據就在剛才、甚至不只一次發生過的那樣──曉美焰險些失去了她的力量。
  或許是與深藍烈火的戰鬥太過費力;或許是「惡魔」一時大意了;也或許是受到支配的這個世界正渴求著回歸原本的模樣。總之無論原因為何,促使她成為「惡魔」的「圓環之理」,剛才差點就回到鹿目圓,回到它原本的主人身上了。假使事態當真如此發展,「惡魔」也將無可挽回地反勝為敗──對於企圖打倒她的孵化者而言,這樣的可能性當然是不可錯過的。
  不過──

  「勸你別動鹿目圓的歪腦筋。不然,後果可是會很慘的。」
  對於孵化者的反應瞧也不瞧,深藍烈火僅僅是冷淡地提出反對意見。不過即使意見受到了反對,自認為這個辦法不錯的白色小動物也並沒有馬上死心。

  「後果會很慘?為什麼?」
  彷彿不解地轉了轉玻璃彈珠般的紅眼,孵化者接著反問──然而對於它的疑問,深藍烈火卻只給出了近乎否定的回答。
  「沒為什麼──反正你是不會懂的。」他用簡短卻肯定的口吻給出答覆,隨後又將目光轉到了懷中的麻美身上。
  在這瞬間,擁有獨眼少年外貌的他,眼中充滿了熾烈的熱度。
  那是為了守護重要之人,即使與整個世界為敵也在所不惜的強烈情感--那怕這一切的行動,僅僅只是自身的一廂情願。

  「沒有情感的你是不可能了解,一個人絕對不允許自己最重要的人受到任何傷害的心情──」強烈的情感逐漸化為淡然的事實陳述之際,莫名帶著一絲自嘲的聲音對孵化者這麼說:「要是你讓她最重要的鹿目圓受到半點傷害,到時候就算是我,也是絕對幫不了你的。」

□□□ ◇ □□□ ◇ □□□ ◇ □□□ ◇ □□□

  「總之,就是這樣!」
  環顧了同樣坐在圓桌周圍的三人一眼,藍髮少女簡要地作出結論。
  
  包括她在內的所有人──美樹沙耶香、佐倉杏子、志築仁美與上條恭介在剛才進行了一場討論。儘管討論的結果未必就是盡善盡美,不過在即將到來的未來面前,眾人也各自做出了決定。

  「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咬牙切齒,顯然早已下定決心的沙耶香。

  「我會……幫妳的。」──遲疑的語氣與咬住下唇。即便心有顧忌,重視好友的杏子仍然下了決定。

  「我還是無法相信這個深藍烈火。」──始終無法放下疑慮的仁美。

  「可是我就只是……嗯,我的意思是說,要我幫忙拯救世界什麼的,真的是太誇張了……」──吞吞吐吐,然而立場卻已經十分明顯的恭介。

  身為魔法少女的沙耶香與杏子將會挺身迎戰「惡魔」;至於恭介與仁美則選擇了遠離戰場。不過即使決定了彼此的去留,如今其實還有一個無法讓人不在意的問題。

  「其他人……該怎麼辦?」
  恭介在最後開口問道。
  按照目前的決策來看,他和仁美的確可以藉由逃離見瀧源町,來避免即將到來的戰鬥波及。不過其他人──不只是他們的家人與朋友,所有居住在這座城市卻沒有機會得到任何警告的人們,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順帶一提,先前保護了他與仁美的雙頭龍亞必戈,如今回歸至原本的項鍊模樣。不過在召喚條件不明與難以信任深藍烈火的前提下,想要藉助它的力量來保護其他人,無疑與癡人說夢差不了多少。

  「還能怎麼辦?」
  杏子沒好氣地接口說道。
  儘管長時間以來,見瀧源町都是由包含她與沙耶香等魔法少女所守護,不過除了個人的正義感與道德之外,魔法少女們其實並沒有非守護他人不可的義務──更別說是這次所要面對的敵人,明顯已經是大大地超越她們的能力範圍。
  現在能夠顧好自己已是萬幸,至於想要保護好所有人,那就未免想得太美了。
  可是──

  「可是,你還是無法丟下他們不管──你所有的家人與朋友,對吧?」
  不屬於在場四人的聲音突然響起。
  那是深藍烈火。也不知道他是時候出現的;不過從他的發言來看,顯然他是知道大夥在剛才談了些什麼。

  「嗯。」
  眼見深藍烈火突然出現,被人接話的恭介不禁緊張了起來──儘管對方已經一連救了自己兩次,不過對於這個來路不明的陌生人,恐懼的感覺依舊是大大地壓過感激。
  還有一點──深藍烈火擁有操弄人心與記憶的能力。而這也是恭介之所以感到恐懼的主要原因。不過令他想不通的是,如果深藍烈火真有打算利用他與女友、甚至是沙耶香與杏子等魔法少女來對抗「惡魔」的話,那麼他大可像先前利用自己培育出雙頭龍亞必戈那樣,直接給所有人來個洗腦就成了。
  
  像是毫不在意在場所有人的心思般,深藍烈火只是自顧自地繼續開口。
  「我幫你看過了──」看了銀髮少年一眼,他說:「比起攻擊,你的亞必戈在防守方面的潛能更加強大。要是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加強他的力量,這樣你就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保護你想保護的人了。」
  
  「請等一下!」
  像是不給恭介猶豫的機會般,仁美突然搶在男友之前開口。
  「請問可以給我們一個理由嗎?」
  頂著集中至自己身上的三雙眼睛與倒映出自身面容的獨眼,盡力調整語速的綠髮少女,接著向深藍烈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想拉攏沙耶香與佐倉同學助你一臂之力,我能夠理解。」她用談不上從容,可是卻也十分明確的聲音說道:「畢竟人多好辦事,你希望再多兩個人來幫你來對抗『惡魔』,這一點都不奇怪。」
  「……
  「然後你給恭介戴了那個奇怪的護身符,藉此利用了他--不過,如果這就是你救我們的代價,那麼倒也說得過去。」
  「……
  「那麼,現在呢──」像是為了不讓自己有所遲疑,綠髮少女在接下來進一步地提高音量:「你要幫我們保護家人和朋友,又是為了什麼?」
  「…….
  「這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有重要的人。」
  幾乎讓人以為不打算回答的沉默之後,深藍烈火突然開口。
  在這期間,他的獨眼獨眼並未落在現場的任何人身上,而是觸及了位於另一個地方的某人。然而在這短短的回答之中,散發其中的卻是超越世上任何事物的追求──不惜拼上一切也要加以完成的,企圖心。

  「要是妳們之中有人,或是與你們有關的人因為這次的事件而出事,那她一定會難過的。」
  迅速收起彷彿帶有物理性質量的意念,深藍烈火又隨後補充道;簡短的解釋聽並未透露出過多的個人意願,不過卻無疑是為了自己以外的人所行動。
  「所以,在我打倒『惡魔』以前,我會盡可能地確保妳們的人身安全。不過──」
  目光掃過沙耶香與杏子,最後停留在恭介與仁美身上。

  「要不要接受,就看妳們自己了。」


                                待續


  總之,暑假也快過一半了,那麼目標是在暑假前,至少再寫一篇新的吧~(謎之聲:是不能訂大一點的目標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42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法少女 MADOKA★MAGICA (魔法少女小圓)|魔法少女 MADOKA★MAGICA (魔法少女小圓)|巴麻美|佐倉杏子|同人創作|曉美燄|美樹沙耶香|志築仁美|鹿目圓

留言共 3 篇留言

真闇
烈火大大更新了噢噢噢噢噢!
可以畫新的圖了(誤

07-27 16:01

深藍烈火
非常感謝你(哭)!07-27 17:44
瞇眼喵太郎
After RZ4 裏面有深藍烈火
這邊也有個深藍烈火
嗯嗯嗯…

07-28 20:48

深藍烈火
這已經是第三為深藍烈火了~07-29 10:20
湛藍琴海
可惜角色們不曉得,深藍烈火的目的很簡單,他唯一心願,就是守護他的愛人而已啊,並沒有看起來那麼高深莫測,其實是很單純的(?

07-30 23: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35306z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GO兩周年回顧(其一)... 後一篇:FF34會場 活動遊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410693029各位巴友
https://youtu.be/enf_jZNlOa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