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手札】 31 偵查不公開

作者:鐵十字飛鷹│2019-07-26 23:59:16│贊助:134│人氣:373
  *第三十回:咱們外勘小隊與曹族女性--塔妮芙相遇,為了雇用上山的嚮導,兩人決定幫助下山出草的曹族女性完成她的使命,當然,有一部份是可憐這個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的女性獵師。

沒看過的朋友建議各位可以先從【第一篇】入手喔




  男人也有類似月經的玩意兒,三總的白袍稱為週期心理低潮,發作症狀嘛……就是早上起床連蹭一下的動力都沒有,一想到至少外勘任務不必理會高裝檢,不用填保么五洞洞兩,不用唬爛休假規劃表,不用看莒光花園──我勉強蹭一下吧。


  把咖啡粉倒進冒著蒸氣的鋼杯裡,用一杯褐色工業廢水醒腦,格蕾喝了整整半杯才還給我,想讓它喝起來像巧克力牛奶,就來片A形口糧吧,提神、反胃,懷疑人生瞬間完成,是軍糧裡的豪傑。


  我們是步兵,本質就是走路走路走路,用完早餐,清晨的薄霧揭開一日征途,行軍苦、煩、悶,但也抱怨不得,除非你想死在這一片沒人祭弔的荒野上。


  好險我能自娛娛人的破事可多著。


  我記得步校的訓結束前,我們得核銷完所有的A形口糧,當時大家都打獵填肚子填習慣了,沒甚麼興致,排長一時起心動念叫我們趁著夜訓把這坨鬼東西分批扔進新黃埔湖,還有伙房的油水分離槽。


  我們拿炒官桌菜的鏟子伸進油水分離槽攪爛A形口糧,隔天伙房的蟑螂跟老鼠集體逃兵,新黃埔湖的吳郭魚全部翻白肚,害隔壁機步營得調裝甲車綁漁網撈死魚,除了元凶外,還撈出無線電、悍馬車的門板、突擊步槍槍機、一個破掉的彈藥箱,想當然耳,從政戰主任到連長全被叫到指揮官室拉正。


  「去你媽A形口糧,你們這群天兵!我肏你媽A形口糧,啊啊啊啊啊──。」


  隔天,據說隔壁營都聽得到指揮官的怒吼。


  好險我們前一晚把鏟子用洗碗水抹一抹放回原位,隔天大總統就來檢閱步校的結訓典禮,那些長官在蹲的時候,好險在事跡敗露前我們已經走出步校校門了,至於大總統當天吃了什麼……天曉得。


  「哈哈哈哈哈,文……文鶇先生……稍微停一下,我們在走路……肚子……肚子笑得很痛。」


  有時候我真搞不懂格蕾的笑點在哪裡,相較一臉茫然的塔妮芙,格蕾反倒對可悲又可笑的軍旅生涯綻放出泛淚的耀眼笑容,該說值得嗎?反正我也覺得爛得搞笑──我一定要等大總統涼了再把前幾段寫進書裡。


  「自治警習慣在做正經事的時候開玩笑嗎?」


  「這是文鶇先生的玄學,聽說射擊會準一點。」格蕾擦掉眼角的淚珠,她大口滿足地呼了口氣,好像一天不聽我屁話渾身不來勁似的。


  「妳絕對是特例……那我們到諸羅之後該做什麼?到處問嗎?」


  「怎麼可能,找徵信社吧,馬上就能知道行蹤了。」


  「徵信……『社』?你們漢人也有村子?」


  「社是組織的意思,諸羅的陰溝小老鼠們生活過得去就是平民,過不去就淪落成幫派打手,或是賣情報給三大流氓的小卒子,他們是諸羅三不管地帶的副產品,由於對我們有點用處,各派也會互相制衡。」


  「聽起來──諸羅簡直是另一個府城。」


  「很聰明的比喻。」


  格蕾略顯無奈而揪起眉頭,她明白各派間沒什麼差別的事實,喜歡綁樁腳的陋習就那副鳥樣,但效率跟人性擺在那兒,每個人大抵都想搶,要是不搶著拉攏,明天會有更多槍口對準自己。


  「杉樹越接近陽光,影子越大,長老這樣形容你們的社會。」


  「至少我們還在接近陽光,對吧。」


  如果目標在諸羅待了一夜,徵信社應該嗅探過對方底細,從入城開始,線民就分布各角,從最璀璨的諸羅火車站商圈,至最陰暗的花街暗巷,他們無處不在,關鍵是,誰看到了什麼。


  「但是你說有辦法馬上掌握他的行蹤……這是真的嗎?」


  「如果他有進城,多半如此,但情報費不會太便宜。」


  「多少我都付!只要能找到他,但……我也沒什麼錢。」


  「錢我先墊,妳可以在旅途中幫我們搞點吃的,都是最頂尖的女獵師了,抓幾隻小動物打打牙祭應該不為過吧?」


  「當然,就算是月熊我也抓給你看。」


  塔妮芙拍響獵刀的刀鞘,上揚柳眉帶出柔和參雜感激的笑容。


  其實事情本來不用搞得那麼複雜,如果單只是幫塔妮芙找人,自治警在諸羅的幫手可多得是。


  自治警的外派情報部隊駐紮於箭竹,他們是負責觀測、分析跟預警紅潮部隊動向的監視器,俗話說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大部隊集結前,透過旅行商人的進出口貨物大略就能了解物資流向,更何況箭竹是廢土中南部少有的貿易中樞。


  縱然他們是飛龍中隊底下的人,卻也倚仗著與徵信社合作獲取情報,這群地下老鼠多半是黑白兩道雜交下的醜陋產物,任何箭竹的人事物都逃不過眼線,錢、糧、武器,買了什麼,誰嫖了哪個娼妓都一清二楚。


  同理──兇殺亦然。


  徵信社很清楚自己的本分跟能力,要知道綜觀歷史,死得最快的永遠是沒認清本領又強出頭的正義小子,老鼠們不正義,沒膽識,更沒那個權能節外生枝,本就是泯滅人性的工作,他們僅僅是權謀角力下的棄子,負責替飛龍中隊搜索目標的望遠鏡罷了。


  所以飛龍也對徵信社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我不想跟飛龍中隊的監視網搭上線,他們有可能是傾權派的人馬,要是被他們知道山上可能有戰前設施……一切會很麻煩。


  格蕾點了我的肩膀,拉回盤算未來的思緒。


  「文鶇先生,你有沒有聽到人的聲音?」


  「有,妳。」


  「不是我啦!專心一點。」


  ──嘿!這附近有沒有人啊?


  「自治警的,他叫得嗓子都啞了,這邊。」


  塔妮芙領著我們鑽過後巷,從不起眼的鐵窗邊角窺視被層層鏈子綁著的少年,他鼻青臉腫地被掛在街燈上,活像某些北部愛國者吊死街燈上的敗北主義者。


  ──周圍有人嗎?


  「沒想到我的聽力是最差的。」


  「說不定是職業病呢,頭盔重得要命,又有內建耳機,文鶇先生的機關槍也沒辦法裝滅音器。」


  「一定是新訓的教育班長害的,整天在耳邊吼來吼去,誰受得了。」


  我回嘴道,藉格蕾的手鏡反射大街上的景物。


  「塔妮芙,幫我檢查四周建築有沒有躲人,從這裡朝那隻可憐蟲延伸兩個街區,這可能是陷阱,遇到渾身髒兮兮,拿著土製武器的人躲在附近,就在他們反擊前擺平。」


  「街區……?」


  「從那根歪歪的紅綠燈到另外一邊的紅綠燈。」


  「你這樣講我就聽得懂了嘛,真是的。」


  路癡。


  「文鶇先生,我呢?」


  「潛上樓待命,有人在屋簷埋伏就用無線電報告。」


  我翻開側背包,把雙濕牌雨衣套在身上,藏起一身凶狠的行頭,撿了輛主婦賣場的破手推車,塞了些垃圾偽裝成人畜無害的拾荒者,那傢伙看我從騎樓中現身,就像警報器一樣使勁扯開啞嗓大吼。


  「你嗓子啞了,以為你在唱軍歌嗎?」


  「抱歉……對不起……原諒我……求求你原諒我,車頭盟的人說要是能坑幾個旅客的保護費,就不會繼續找我姐姐的報社麻煩了,拜託你快逃吧!在他們包圍你之前,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這樣了!」


  被綁在電線杆上的少年壓低聲量,懇求夾雜求饒,不予理會的旅人掏弄雨衣底下一片漆黑陰影,身為一名裝甲步兵,背包掛著破壞剪周遊廢土也是很合邏輯的事。


  「嘖──不想喉嚨被剪開就閉嘴,安靜,別像條蟲似的,你還是男人吧?好啦……我會善待他,妳順便善待一下我的對講機,別對著它大小聲的。」


  破壞剪拆下鎖喉的鐵鍊,他聽到格蕾在對講機裡的小叮嚀,扭得像是被農夫抓去泡酒的行軍蟲。


  「你有女同伴?快叫她們一起滾蛋──那群傢伙要過來了!夠了!我已經知道你很好心了!快點走開!附近屋頂有三個人埋伏,小巷跟屋子都躲著十幾個想劫掠女人跟旅行者的土匪!」


  「怎麼有你這種把人騙過來又想把人趕走的神經病啊?他們看起來很著急啊,沒人教過你要是跑不掉就殺一個算一個嗎?」


  「你才神經病,你為什麼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旅人沒有回應,笑著把腳銬剪斷。


  巷子鑽出幾個人頭,沒甚麼特色,就是廢土隨處可見的雜魚,刺龍刺鳳,滿口黃牙,嚼檳榔,穿著髒兮兮的衣服,拿著鋁棍、球棒,或是用車床簡易加工的土製槍械,比顏鎮董的鎮瀾盟窮多了。


  「行頭不錯的旅行小哥,那是自治警的雨衣吧?我可以告訴你怎麼進城,只要你付一點子彈、香菸、或是錢給我們都行,或是你可以宴請我們一晚,幫我們買幾個女人之類的,說不定咱們還能保護你進城喔。」


  壯大聲勢的幾頭流浪狗鑽出建築,毫無防備地接近,除了狼人中隊以外,自治警外派兵員都是班編制或伍編制行動,這一身行頭不免被看成是購買軍品的旅行者,不是凱子,就是把我當盤子。


  「我來是諸羅是為了找徵信社的,有推薦的行家嗎?」


  「小哥,你知道為什麼這混蛋被吊在路燈上嗎?」


  毫不留情往少年的肚子轟了一拳,乾嘔、哀號跟胃酸溢出乾裂的嘴唇「就是因為他寫的報紙太張揚啊,哼,誰不動動到車頭盟的徵信社頭上,他跟他姐的經營的報社,竟然抹黑我們?」


  「有證據能叫抹黑?跟那個不知打哪來的山地人交易軍火,就算你們的幫主在議會綁樁……箭竹議會對你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在箭竹民報的紀錄裡,後代永遠知道車頭盟是最骯髒,噁心的一群老鼠。」


  「你倒是很帶種啊!我看就讓你再也拿不起筆算了!」


  少年緊閉雙眼,木棒上數根五吋釘劃出風切聲,他咬著牙,倒抽口氣迎接斷骨劇痛。


  這可憐小子的蠢樣真讓人懷念,嫉惡如仇的傻小子對一切不公感到不滿,似乎只有自己腦內的烏托邦才是最正確的,就像某個渴望在廢土上冒險,卻加入史上最大共犯結構的傻孩子。


  不同的是,那孩子學會妥協、忽視某些東西,為了更大、更遠,或者近在身邊的事物。


  「少年啊,你得學會把爪子收回可愛的肉掌裡,獠牙藏在嘴下,你那副像吉娃娃一樣想吠就吠的嘴臉只會招來一身沒用的皮肉痛而已。」


  「什麼意思……。」


  他緩緩睜眼,披著雨衣的神秘客緊緊掐住地痞的手腕。


  「想像一下,你面對著一頭能輕鬆殺你千萬次的怪物,你得在其最虛弱的時候才能殺了牠,為此,你潛伏在牠的巢穴,偽裝成牠的同類,用牠吃剩的屍骨果腹,最後,你被接納了。」


  「那麼考驗來了,孩子,怪物垂垂老矣,你獲得了極度安逸的怪物生活,你望著藏在手中的匕首,是你的理想,你的堅持,你會選擇殺了那頭怪物,迎接未知的未來,還是拋下匕首……成為新的怪物?」


  「幹……啊……手──要斷了──要斷了!」


  「別亂吠,野狗。」


  送出一腳,他像保齡球般衝向人群砸倒一團地痞。


  「你們還等什麼!幹掉他!」


  「真是老掉牙的臺詞。」


  打頭陣的土匪被破壞剪砸破腦袋,他們還沒來得及舉槍,裝甲步兵揮出破壞剪,向下一撈的蠻力像重槌般掃斷脆弱脛骨,鋒利刀頭對準地上掙扎踢腿的土匪一一剪下。


  「埋伏的人呢!你們這群白癡……咿──!」


  「啊──人頭……啊──!」


  鮮血淋漓的頭顱滾到腳邊,被綁在路燈上的少年與土匪唱叫著悲鳴和聲,十來顆頭顱飛出窗戶,臉上還掛著一副看待獵物的喜色,從切痕判斷,脊骨幾乎是在一瞬間從後方被斬斷,真是的……塔妮芙下手不知道輕重嗎?


  不能再重一點嗎,這麼輕鬆就解脫太便宜了。


  「該死的番人……狙擊手……狙擊手!」


  「格蕾,開火。」


  三聲槍響,落下的人影砸破遮雨棚,撞凹汽車板金。


  唯一倖存的地痞被山刀架住脖子,就像無路可跑的斷尾蜥蜴,塔妮芙閃著光的大眼似乎很想把他當場獻祭祖靈,見我搖頭示意,她嘟起標誌臉蛋,浮現不滿的神情。


  「妳是手很癢逆?」


  「他是白浪。」


  「……讓我判斷兩者情報的重疊性,他們知道有個山地人向當地幫派購買軍火。」


  「那你問吧。」


  塔妮芙沉住底氣移開他脖子上的山刀,沒好氣地哼了聲。


  「喂,土匪,你認識那個山地人嗎?知道他買什麼槍嗎?」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在我們會所買了把槍,但負責交易的不是我,我不知情,我什麼都……我什麼都不清楚,拜託放過我……放過我。」


  「少年,你知道關於車頭盟、還有那名山地人的所有情報嗎?」


  「當然……照片是我姐拍的,我連他們在哪個旅館交易,山地人今早落腳的地點都知道。」


  「是嗎?那妳可以砍了。」


  山刀鋒芒勾出一柱血泉,俐落、迅速,不留任何情分。


  「那個……為……為什麼要殺他?」


  「不覺得他活著很麻煩嗎?他可能會跑回去,向上級報告,然後你絕對會被追殺到死,你的報社、你的家人也會有危險,還是說,你寧願冒著讓家人受傷的危險,也要對這種混蛋仁慈?」


  「我……不……謝謝,請問你到底是……?」


  少年斂起驚恐面目,顫抖地吐出一口涼氣,他向眼前的神秘客點頭致謝,撫著被鐵鍊捆得瘀青的手腕,露出慶幸的神情,好似在欣慰自己依然能執筆創作。


  「我嗎?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不不不,要是把您們的事蹟寫成報導,反對車頭盟的人都會很欣慰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本團體謝絕採訪。」


  神秘客掀開小飛俠雨衣,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一挺通用機關槍跟全套的戰前裝甲服代表什麼,少年瞪大雙眼,合不攏的下巴好像哽住了話,他可能沒料到自己那麼幸運吧。


  「理由是──偵查不公開。」


  「我是自治警安全維護特勤隊,林文鶇上尉,我想與你談個生意。」


  「要是洩密,你應該知道下場是什麼。」


  「是的……偵查不公開。」


  他愣愣望著滿地頭顱與屍體,忍不住反胃起來。




  *


  作者的話:

  延了一天更新,請讓我在這裡土下坐道歉。在一分鐘就兩天了。

  然後熊○網今天被抄了,我哭了,這要書籤派怎麼活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39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冰雨
幫qq

07-27 00:24

鐵十字飛鷹
熊貓 QAQ07-27 20:18
鐵十字飛鷹
那是人類的文化結晶啊QAQ07-27 20:18
邪惡秋雨
跟熊貓說拜拜

07-27 04:26

鐵十字飛鷹
熊貓再見QAQ 謝謝你帶給我每一本的快樂07-27 20:19
厄洛特
熊貓的消失真的很...
是說偵查不公開那段真滴帥
前面的A型口糧也再次戳中我的笑點www

07-27 10:20

鐵十字飛鷹
核銷是心中永遠的痛[e3] 要怎麼把一堆東西變不見啦[e28]
上級:不管,你自己弄∠( ᐛ 」∠)_

再一次替熊貓RIP[e3]07-27 20:23
SZ
自治警最後攻擊手段,大規模環境污染暨生物滅絕武器--A型口糧www
不知道這種東西貝爺吃不吃得下去

07-27 19:46

鐵十字飛鷹
連吳郭魚都受不了的食物,據說聞起來很像油水分離槽,看起來像黴菌

吃起來應該跟駱駝脂肪一樣難ㄘ_(ˊཀˋ」∠)_07-27 20: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bcd3330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民防團隊長...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karibba17caiseu225
公告:金寶大學即日起開設生化熱狗研究所,歡迎報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