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Chapter 1(一)

作者:逆煞風│2019-07-26 23:22:25│贊助:2│人氣:42
 
Chapter1
 
稻穗芽芽篇
 
2024年7月8日
 
(一)
 
  「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句當初由清朝慈禧太后所寫下看似不起太起的話,如今到了現代卻成為了眾人皆自知的事實。遺憾的是──凡事都有例外。
 
  「還不快一點,妳這蠢材!」
 
  「對……對不起爸爸…………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就算少女才年僅才九歲。
 
  就算少女的稚嫩的皮膚上已經留下了多條濺血的傷痕。
 
  就算少女童音發出的悲鳴有多麼令人心疼。
 
  就算少女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人犯錯。
 
  就算有再多就算。
 
  只要沒有被人發現,少女就得日復一日地繼續活在父親徹底失控的家暴陰影下。
 
  將一切通通看在眼中,骨瘦如材的少女母親。就算想阻止,但早就被自己丈夫用毒品給控制的她,也只能默默地放棄了拯救少女的念頭。
 
  「爸……爸……不要……」
 
  趴在了沾滿泥濘骯髒的球鞋上,試圖向父親搏取一絲同情的少女,才說不到兩三個字,就又被暴怒吼著的父親給狠踹了開來。
  
  「滾開!不要趴在我鞋子上!妳為什麼都永遠學不乖永遠都不會進步呢!就是這麼簡單的東西……」
 
  從最一開始,少女滿懷著有人會來拯救自己的希望。此刻也徹底的灰飛煙滅。
 
  ──為什麼沒人能夠來拯救我?
 
  問著自己的同時,少女所不知道的事情是──不管是爸爸、媽媽又或者自己,其實都早就被社會局列為失蹤人口,並且長達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
 
  沒錯,不管是少女的親戚,又或者是社會局的人,當少女一家人最開始失蹤時,大家都的確很緊張,就算竭盡全力也想要找到他們。但隨著時間的推進,失蹤人數的新增,少女一家人的消失,似乎就逐漸被視為了理所當然。
  
  想著想著,少女忽然發現自己明明沒有睡意的自己,眼皮不由自主漸漸往下沉去,身體也感覺輕飄飄了起來。
 
  ──芽芽……我來接妳了……妳最近有沒有乖乖聽父母的話啊。
 
  那道熟悉,沙啞中帶著溫柔的聲,讓少女在聽到後,馬上就聯想到那個自己最喜歡的──那個人。
 
  ──外婆……
 
  對著空中虛弱喊著的同時,少女舉起了自己的右手,試圖去抓住眼前那片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只有笑嘻嘻的自己與外婆在草原野餐,宛如真實般的景象。
 
  ──外婆……不是說好要帶芽芽……一起去野餐嗎……
  
  少女使盡全力與眼前的幻象說著話的同時,露出了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出現的潔白牙齒,笑了起來。但才過沒多久,少女的笑容便又消失不見了。
 
  ──消失了。
 
  當少女的食指指尖才剛一處碰到眼前的幻象,幻象就如同掉在地上的鏡子一樣,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破碎的瞬間便與伴隨著噴出的大量白色光點,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在了少女的面前。
 
  「臭小子!我再跟妳說話,妳到底有沒有在聽!」
 
  眼眶含著淚水地看著如夢似幻,彷彿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景象的少女,不僅沒聽見父親雷霆的怒罵聲音外,也沒有發覺自己正被父親拿著藤鞭使勁地抽打著。連身上不久前才剛結疤的傷口,因承受不住巨大衝擊而再次破裂鮮血直流的那種痛,都完全感受不到了。
    
  「夠了!真的夠了!求求你別再打了!她可是我們的女兒啊!你非要把她活活打死才甘心嗎?」
 
  看著少女望著遠方的空洞眼神,意識到少女已經危在旦夕的少女母親,終於此刻再也任忍受不住,使勁全力動起了因為吸毒過量,已經呈現萎縮的腿部肌肉,奮力地跳躍到了少女身邊,緊緊將她給抱在了懷中。從眼眶中流下淚水的同時,語音哽咽地對著少女不斷地說著:「……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妳……真的真的對不起妳……」
 
  此時,少女就像是聽見了母親悲痛不堪的自責聲,笑著從眼眶滑下了最後一顆依舊渾圓的透明淚珠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也是在那一刻,少女感覺意外地輕鬆,沒有任何的疼痛,以及壓力。稍微感到些許昏沉地被眼前一道不知名,卻看似溫暖的光點所指引著。
 
  ──小妹妹,妳還想活在這殘酷又不人道,所有人都處處只為自己不為他人的世界上嗎?
 
  一個令自己陌生的聲音,讓少女清醒並睜開了雙眼。
 
  ──這裡是……?
 
  少女揉著還帶有些許睡意雙眼的同時,看向了四周。此刻,她驚覺自己現在身處的世界,與先前的世界的景色,完全地截然不同。一望無際延伸過去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地平線,掛滿成堆星星的夜色天空,以及──從未看過的一個大哥哥。
 
  「哥哥……你是誰?」
 
 少女歪著頭,問著站在自己面前留有一頭顯眼銀髮,手臂上還有個奇怪圖案的陌生男子時,突然意識到不只痛覺,就連原本身上的傷痕都完全消失的少女,高興地奔跑了起來,而男子也在露出了一臉得意的笑容,問了句:「怎麼,覺得很輕快不習慣嘛?」
 
  少女沒有回答,只是輕快地點了點頭。
 
  「那妳……還想在回去剛才的地方見爸爸與媽媽嗎?」
 
  這次,少女一樣沒有回答。但與剛才不同,她是在思考了一小的時間後,才搖了搖頭。
 
  「那好……」
 
  「等等。」
 
  少女突然的出聲,硬是打斷了男子接下來要說的話。男子也沒因此不悅,反而禮讓地說了句:「小妹妹想說什麼就先講吧,哥哥等妳講完。」
 
  獲得發言權的少女在點了點頭後,臉頰發紅,害羞地低下頭嘀嘀咕咕了句:「但是……但是……人家想回去看外婆。」
 
  原本男子一直認為,少女已經不對那個世界懷抱任何憧憬,但事實看起來卻不是如此。
 
  聽見少女的回答後,男子語氣納悶地問了少女:「為什麼不是去找爸爸媽媽,而是去找外婆呢?」
 
  「因為爸爸說過,如果沒有外婆就沒有媽媽,沒有媽媽就沒有我。而且,而且跟外婆在一起住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
 
  少女略顯激動說出的天真回答,讓男子先是面露出一臉吃驚的模樣,並突然微笑著不由自主地說了句:「真是可愛。」
 
  「咦,哥哥說什麼?」
 
  少女因沒聽清楚男子的發言,回過頭來問了句。但這種羞恥的真心話,就算男子要死也不願再說出第二次。
 
  「餒,哥哥剛剛說什麼,告訴我,告訴我嗎!」
 
  即便幾分鐘前,與男子還是素不相似的陌生人,但應該說是從男子身上所散發的氣息,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讓少女不疑有他,真心地跟著男子交談了起來。
 
  最終,受不了少女逼問男子,為了轉移少女的注意力,而故意說了句:「對了。小妹妹,我帶妳去找妳的外婆好不好。」
 
  當一聽到能和自己最愛的外婆見面,少女頓時忘記了剛才的事情,眼神不敢置信,不斷反覆地問著:「真的嗎!哥哥沒有騙人要帶芽芽去找外婆嗎?」
 
  第一次聽到少女名字的男子,在抿著嘴點了點頭後,與少女以小拇指互勾的方式,達成了承諾。再也藏不住內心的喜悅的少女,此刻也神情興奮,圍繞在男子的身旁跳了起來。
 
  藉著少女還沉盡在愉悅之時,男子悄悄地在嘴中念起了如同咒語般的文字。
 
  「異能力……」
 
  而聽見男子嘴中碎念的聲音的少女,也馬上停下了自己跳躍的腳步。
 
  「『時空扭轉』。」
 
  當才要好奇地開口問著發生了什麼事情時,男子雙手突然響亮地一拍,少女就被發現自己被一道神祕白光以給團團包圍住了。
 
  這時,已經被嚇得一動也不動的少女,突然聽見了人在光芒外男子的發言:「妹妹,等等哥哥就過去找妳,一起去見妳的外婆好不好?」
 
  即便心中還是深感很害怕,但是當一聽到,男子口中所提到的「外婆」兩字,少女以固做堅強,卻依舊掩飾不住心中恐懼地顫抖語音說了句:「嗯。」
 
  當男子聽到少女回答的瞬間,神秘白光就像煙火一樣直衝了天際,並在炸裂開後照亮了原本漆黑的空中的每一個角落。此時的少女的身影,也在這如同魔術般的表演結束後,消失了。
 
  在親眼目送少女的身影消失後,男子原本平淡的情緒忽然有了變化,不只表情逐漸沉重,還低聲地說了句:「對不起。」
 
  懷抱著「能再次見到自己喜愛外婆」的愉悅心情,回到原本的世界的少女,殊不知真正在等待她的只有「血」與「欺騙」。
 
  「芽芽──妳終於醒了!媽媽,媽媽真地好擔心妳……還好妳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在母親激動呼喊聲中醒過來的少女,發現自己躺在了母親的懷抱中,而父親則是身體不斷抽蓄地倒在了一旁。
 
  「爸爸……他怎麼了?」
  
  如果是在以前,少女對於母親如此關懷自己的舉動,一定會感動到放聲大哭,但──此時此刻的她,卻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語氣也顯得特別的淡定。
 
  「你爸爸他因為毒癮發作……」
 
  當母親還在感動地對著少女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時,少女非但沒有聽,還看著眼前倒下的父親,不知想起了些什麼。
 
  ──也對。媽媽哪可能會為了我……原來是自己毒癮發作……要不是有媽媽每天替他注射,他早就死了。
 
  
 
  「對、對了。芽芽妳身上的傷怎麼都……」
 
  才剛解釋完,少女的母親就因為注意到少女身上的傷口全都神奇消失了。好奇要繼續問下去時,少女忽然說出了句:「媽媽……我要找外婆。」
 
  「妳在說什麼呀芽芽,外婆不是去年就去世了嗎?啊。媽媽好像忘記告訴妳。去年外婆已經因為胰臟癌病逝了。不過這樣不能怪媽媽啊,要是不是妳爸爸……」
 
  自顧自說著說著的同時,少女母親注意到少女的臉色漸漸不對勁了起來,到最後甚至想將責任全部推在已經昏倒在一旁的少女父親身上。
 
   ──什麼?外婆去世了?為什麼都沒有人告訴我?難道我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嗎?對了。我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家人。
 
  「垃圾。」
 
  一開始少女母親,還沒聽到少女說了些什麼,於是又再問了少女一次。
 
  「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待我……」
 
  「什麼?」
 
  「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芽芽。妳說話要大聲點媽媽才聽的到呀……這點媽媽不是曾經告訴過妳很多次了嗎?」
 
  「垃圾!別在這個時候才向我擺出一副母親的樣子!」
 
  不知道是受了什麼樣的刺激,少女突然間就像是著了魔似地鬼吼鬼叫了起來。受到驚嚇的少女母親,當下立刻將少女用力往後一推,讓少女毫無緩衝地跌坐在了地上。
 
  當少女母親神智都還尚未回復之餘,更令她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跌坐在地的少女身後,出現了一個高大約三公尺,手拿著銀白武士刀,身穿著白色和服,雖然沒有雙腳卻有著與人類極度相似外觀的巨大幻象。
 
  ──怎麼會?為什麼妳會有異能力……明明才……
 
  雙腳顫抖,睜大著眼地盯著前方巨大幻象的同時,少女母親原本心中的震驚,已經徹底地轉化成了恐懼。
 
  「別、別過來!求求你別過來……」
 
  想要大喊求救,卻被嚇到使不上力。只能任憑著自己不斷腳步緩慢前進的少女,與她身後的巨大幻象,逼得一退在退的少女母親,最終停在了走投無路的牆角處。
  
  自知在這樣下去活命難逃的少女母親,此刻豁出去地往前踏出了一大步後,對著少女大喊了起來。
 
  ──芽芽!我是妳的媽媽啊!難道妳不記得了嗎?
 
  在聽見母親的呼喊後,從剛開始如同失去靈魂的傀儡的少女,在全身劇烈地抖動了一下後,便與她後方的幻象不再有任何的行動。
 
  此刻,認為一切都結束的少女母親。也不知道是母性本能的發揮,還是想要安慰自己女兒如此不幸的遭遇,竟著冒著險主動地朝著少女靠了過去。
 
  乍看之下一切順利的少女母親,很快地就來到了少女的面前。
 
  「沒事了,真的沒事了芽芽。」
 
  然而,當少女母親面露不捨地說著的同時,一個致命的舉動──伸手要撫摸少女的頭頂,讓少女突然間又有了反應。
 
  ──白雪……殺了她。
 
  聽到少女以冷靜又快速的口吻所說出的話,還沒能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的少女母親,突然就感覺到從身體內部深處傳來了一股炙熱感。
  
  ──唰!
 
  一瞬間,伴隨著大量鮮血噴出的聲響,少女母親被完美劈成兩半的身軀,分別倒在了被鮮血染溫又染紅的磁磚左右兩側。
 
  ──為什麼我會沒有感覺。,
 
  當少女還在思考,並冷眼地凝視著已經沒有任何反應的母親時,一陣從旁而來的慘叫聲,將少女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啊、啊啊啊啊──!」
 
  「……父親。」
 
  「怪、怪物啊!滾開!離我遠一點!不、不要靠近我!在靠近我,我就要報警了喔。」
 
  不知何時醒來的少女父親,在看著少女的同時,表情驚恐地坐在了妻子血泊中。就算想逃跑,但目睹到了少女將母親,也就是自己的妻子送往到天國的那一幕的他,根本已經嚇到連逃跑的力氣都使不上來了。只能依靠著幾句令人感到可笑的無力言語,威嚇著少女。
  
  ──為什麼……平常的時候不好好的珍惜我……非要要讓我變成這樣才甘願……
 
  就像是沒聽到般,少女完全不理會喝止聲,慢慢地動起了自己的腳步,往自己父親走了過去。
 
  「滾開!滾開!滾開!」
 
  死命大喊的同時,少女父親將身邊能丟的東西,全都朝著少女丟了過去。但少女身邊就是像有防護罩一樣,竟然將所有飛過的東西全都反彈了開來。
 
  最終,少女還是來到了雙腿動彈不得的父親面前,並在他的耳旁以輕細的聲音說了句:「爸爸……媽媽不是被我是被我殺的……而是你……」
 
  「什麼被我殺!要不是那個賤女人惹上毒品,我們哪會遇上這些事情,你以為我願意嗎!你以為……」
 
  也許是知道自己是逃不過死劫了,少女的父親突然發狂似地對著少女鬼吼了起來。並未多加理會的少女,在後退一小步,重新拉開了自己與父親之間的距離後,對著對著父親──溫柔地笑了。
  
  「再見了……父親。」
 
  究竟這是復仇成功的笑,還是能脫離痛苦人生的笑……那時只有少女自己最清楚。但不管如何都好,當少女的父親在看到後少女的笑容後,也不知道真地對自己以往的離譜行為感到心生愧意,還是只是想在死前玩弄一下父女之情,竟低聲對少女回了句:「對不起了……女兒。」
 
  ──對……不起?
 
  自認對父親除了恨意,已經沒有任何其它感情的少女。在聽見父親說出那句話時,心中卻緊緊地揪了一下,接著便向是害怕見到父親死亡的那一刻,表情凝重地轉過了身,閉起了雙眼。
 
  此時判斷時機已到的白雪,以俐落地刀法將少女父親的頭顱與身軀一分為二的同時,也斬斷了少女與父親這份長達九年,痛苦卻又有點令人惋惜的親情。
 
  ──唰,咚!
 
  當一聽著父親身軀倒下所造成的聲響,少女納悶地對自己問了句:「為什麼……最後我會不敢看呢。明明我心裏是那麼恨他。」
 
  問完的同時,少女轉頭看向了倒在一旁,已經沒了呼吸心跳,身首異處的父親屍體。
 
  「好了。接下來就輪到我了。」
 
  知道自己已經親手將唯一歸屬於自己的地方給摧毀的少女,心中不再抱任何期望,準備一死了之時,忽然注意到了比自己大約一倍的攤開手中,放著原本是父親剛才要用來丟自己的那樣東西,少女哭了。
 
  一個看似小,外邊卻不顯樸素地被一片又一片的玫瑰花瓣給包圍住的相框中,放著家中一張,也是全家人唯一張「快樂」的全家福照。
 
  少女制止不住自己如同淚水小溪般,從眼眶中不斷湧出的淚水,一滴一滴掉落在相框上。
 
  「──咦?為、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哭……明明剛才都……我真是奇怪呢……妳說是不是白雪……」
 
  白雪,原本應該是從少女負面情緒以及異能力,所構成沒有任何情感的幻象。此刻卻像是感受到了少女悲痛,卻又想強忍住的複雜情緒,從後方將少女溫柔地摟在了懷中。
 
  ──冰冷卻又夾雜著一絲說不出的溫暖,原來這就是妳的真面目嗎,白雪?
 
  少女毫不在乎白雪是否是殺了自己父母親兇手。只管在快速轉過身後,投入到了白雪的懷抱中。而也是在此時,少女終於能放下心中最後的束縛,毫不掩飾,嚎啕大哭了起來。
 
  「這是──」
 
  完全不看時機,在少女在大哭之際,一道讓少女感到些許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男子聲就這麼從旁冒了出來。
 
  「是、是誰?」
 
  也許是因為殺了自己父母親的罪惡感,促使少女一下就停止哭泣,並含淚快速進入到了戒備狀態。而白雪也像是要保護少女般,挺身阻擋在了少女的身前。
 
  「哎呀,哎呀,對不起!我不是要躲在一旁偷看的,只是剛剛的那種場面,好像也沒有我出場的機會。」
 
  眼見已經藏不住的男子在出聲的同時,從客廳入口的陰暗轉角處中走了出來。
  
  「──你不是剛才的哥哥嗎?」
 
  聽見少女用已經哭到有點沙啞的嗓音,表情驚訝地喊了一聲後,那始終一直保持著神祕的男子,也終於在和少女打招呼的同時,做出了第一次的自我介紹。
  
  「是的芽芽,很高興又見面了。請容許我自我介紹,我叫貝利亞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38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冒險|戰鬥|血腥|黑暗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艾菲雅鐵塔
這父親我看洗不白了啊—
愛護蘿莉人人有責

07-26 23:45

逆煞風
愛護蘿莉人人有責 哈07-28 00: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10317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能... 後一篇:Chapter 1(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