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28 血戰之後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7-26 19:42:38│贊助:0│人氣:13
防雷


站在裡面沒有屍體的墓前,我放下了百合花。
即使說著那些後悔的話,也不會有人聽見。
直到每天探望的花朵放滿了墳墓,我依然沒有停下。
有時候說著今天發生的好事,有時候訴說委託的辛苦。
一定有人能聽見的吧?

直到背後的聲音響起。

「你該振作了。」

與老者久違的重逢,他沒有什麼變。

「我明白。」

但即使明白,卻還是無法停止那一份悲傷。


緩緩的張開眼睛。
望著床鋪的上頭的床帳,還活著啊?
因為被治療過,身體並不是感覺到痛,而是深沉的疲憊。
眨眨眼,瞟向旁邊,有人正坐在一旁,望著我。

「是拉維爾啊。」

我試著自己坐起。
他沒有說話,只是用著非常複雜的眼神看著我。

「放心,我沒事的。」

努力的笑給他看,卻還是紋風不動。
怎麼了嗎?
抬起手想確認的時候,勾起了手上散亂的髮絲。

原來是這樣啊。
我捏著自己散開的金髮,淡淡的說。

「抱歉啊,騙了你。」

那句話讓他的表情像是糾在一起那樣。
我無奈地笑。

「暗戀的對象是我應該讓你很失望吧?沒辦法嘛,畢竟我是個殘缺,放心吧,下一個對象會更好的。」

他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欲言又止。
他一定很難過吧,也是啦,我早就知道會這樣了。

「不論怎麼樣還是謝謝你救了我,雖然我好像只有一點點印象而已。」

這時敲門聲響起。

「你醒了啊。」

卡珊德拉走進來。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他越過了我。

「既然他醒了,你是不是可以出去了呢,拉維爾先生。」

聽見這話的拉維爾才起身走出去。
原本的位置換成了卡珊德拉坐下。

「那個......」

還沒說出什麼就被卡珊德拉彈了額頭。

「你在搞什麼!」

「對不起。」

「一眼就知道是圈套的東西你還就這樣傻傻的跳進去了。」

因為連自己都覺得很蠢,完全沒有辦法反駁。

「你還是多罵我幾句好了,我也希望下次自己腦袋能靈光點。」

雖然不是沒有這樣過,不過倒是很久沒有這樣挨罵了。

「若不是拉維爾趕到,你知道你現在就是一團肉醬了嗎?」

「我知道。」

畢竟那時候的感覺還蠻真實的。
雖聽說有人會在冥河邊對你招手,但我還是只有感覺到肉跟骨頭分開的觸覺而已。

「你才不知道。」

「不,我知道,那種失去身邊的人的恐懼感。」

伸手碰觸了卡珊德拉,平常高高在上的他紅了眼眶。
他抓著我的手,顫抖的握著。
雖然貴族的暗地裡並不光彩,但身邊的親友遇到了這種事情,還是會受不了的吧?畢竟他也只是一般人。

「我在這裡,沒事了。」

他花了一點時間才恢復原本的冷靜。
我試著詢問他了解現況。

「所以說我睡了幾天?」

「一周吧,光是治療就用了一天,失血的量太多,所以神殿可是輪流為你施展聖癒。」

可以想像這治療費之高......。

「有查出是誰做的嗎?」

「是之前那個被解除爵位的貴族,你應該讓他隔天就被吊在城門口才對。」

「被反咬了嗎?只能說自己笨吧,怪不得別人。」

冒險者的行規也就是發生了就面對嘛,不管是掉進陷阱或是被詐騙都是。

「那些人在事件發生的隔天就已經處死了。」

「是教廷那裡審理的嗎?」

「不,是聖王將抓到的那些人親手把頭斬了下來,他知道你的事情後非常憤怒。」

「自己的玩具被搶走了嘛......」

我好像能夠理解那種不悅感。
之所以拉維爾能趕上,還多虧僕人貌似知道是圈套分成不同的路線去匯報。
在他尋找的時候遇上了逃過來的葛瑞爾。

「雖然很想好好感謝他,可是感覺上很難。」

想到了剛剛的樣子,不管怎麼樣都很尷尬。
卡珊德拉嘆口氣。

「你差點,讓拉維爾發瘋了。」

這麼嚴重的嗎?

「什麼意思......」

「若是他那時候沒有成功召喚聖物的話,他應該也會受重傷吧。」

「召喚了聖物嗎?」

是件好事呢,雖然是用自己半條命換來的。

「好像是你那時候一直重複著那幾個字跟瀕死的樣子,讓他的精神有些承受不住。」

那幾個字......丟下我快逃嗎?
當冒險者的時後偶爾會聽到,不過我覺得在戰場上待過應該也不會對這幾個字有太大的情緒吧。
畢竟不丟下來,就會被牽連進去了。

「所以說他是那時候發現我的假身分的嗎?」

「不,是在神殿治療的時候,你那時候頭皮都掀起來了,為了治療不得已才解開來。」

如果自己的朋友全身血淋淋躺著的確很可怕,這樣一想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冒險者通常不太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考慮這回事。

「我覺得越來越對不起他了......一定很可怕吧。那維札呢?」

「大人他,不,沒什麼。」

才說了幾個字就停口,雖然大概知道他想說什麼,但礙於現況大概也只能說出「很擔心」之類的假話。

「幫我也跟維札說個抱歉吧。」

卡珊德拉拿出一張小紙條交給我。

「這是?」

「『提亞』大人要我教給你的。」

「他也來過了嗎?」

「是啊,突然就來了,看見你沒事才留下紙條。」

「我可以現在讀嗎?」

「請吧。」

打開紙條,上面寫著「康復後將此交給維札,隔日一早在同個地方等你。」
畢竟強迫失約了,也是啦......

「你再多休息個兩天吧。」

「好。」

我也不覺得我現在有起來走動的體力。
將紙條折起,往床頭旁的櫃子放,上頭還放著其他東西。

「哦,做好了啊。」

拿起了放在小鞘內的琉璃劍,我拿起來檢查是否合適。

「葛瑞爾說是自責沒有讓你帶上這把劍,不然不會讓你受這麼重的傷。」

「劍也不是放在他那裡,有什麼差嗎?」

將劍收回鞘子,卡珊德拉接過他。

「我拿去收好吧,紙條我先放在大人那,你覺得恢復的差不多了再和大人說一聲吧。」

「卡珊德拉變得這麼溫柔感覺很可怕。」

「既然知道就快點好起來吧。」

「我知道了,卡珊德拉。」

「睡吧。」

我躺回床上,疲憊的身軀似乎得到一點點的慰藉。
那時候的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還能被這麼多人擔心,有點開心又有點難過。

這樣就不能隨便死去了。
無論是被關心的喜悅或是為自己感到悲傷的難過,答案都是繼續活下去。

閉上眼,我又睡去。
隱約感覺手指摩娑臉頰的溫暖,與唇的觸覺。
一定是在作夢吧。


所以客人怎麼越來越多了......

早上被卡珊德拉抓起來盤髮,沒想到是有不少人聽聞我清醒了來慰問。
教廷的吉爾巴多跟著卡札里亞過來,見到我氣色還不錯,似乎也放心了。
待在會客室,我面對而坐望著兩位老者。
房間裡的其他人只有拉維爾,但他坐在遠方的椅子上,這個角度看不見他。

「無法感受到聖神的慈愛也真是太讓人悲傷了。」

我說著裝模作樣的回應。
吉爾巴多似乎相當在意我的情況,大概可以料想到作為籌碼的我如果出事了,也不太有利。
雖然我真的死了就是又把重心放到亞娜逸絲上。

「聽說,有人說這次的事情是支持聖王的貴族慫恿的而且也默許了,所以聖王大人才會急著湮滅證據。」

伊爾瓦魯吉身為聖王派的一員,為了壓制教廷而動,可能性的確有,但是不是樂意於送頭,比較有可能是黑吃黑。
為了恢復貴族才動,卻沒料到對方會為了封口下殺手。
不過這話從吉爾巴多口裡說出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吉爾巴多,這是大不敬!」

「也只是聽說而已,現在為了追查流出這句謠言的人在調查中。」

「聖王大人想殺我?」

拋出了餌。

「那怎麼可能,別聽吉爾巴多胡說八道。」

「別這樣,卡札里亞,是時候該讓這孩子知道一點東西。」

「放心吧,團長閣下,無論是什麼樣的話語,只要心中把持著正確的天秤,是不會受到影響的。」

「那就把這些事情當作是茶餘飯後的閒話吧。」

「我明白了。」

吉爾巴多描述了有關聖王登基時候的場景,雖然和卡珊德拉所說的沒有什麼太大出入,但是幾乎將聖王描寫成一個充滿心機的人物。
會殺死其他王族是為了將聖人的血脈清除,不讓其他王族有機會和他用一樣的方式登上王位。
同樣的為了避免教廷將聖物拿去尋找新的聖人,於是將前聖王持有的水之聖物自己藏起,使用著自己持有的那一個。

「一直以來,我們評議院都希望聖王不要過於跋扈去牽制著,但是又非常害怕他哪時又會因為利益將全部的人殺死。」

「所以傳聞的材料才會把聖王大人傳成這樣吧。」

「正是如此,聖人之友。」

「我覺得聖王他也許不是如我聽聞的傳聞為了自己的喜惡而動的人,就同主教您說的那般,也許充滿了心機。」

「是嗎?」

吉爾巴多摸著鬍子,但卡札里亞有點激動,我繼續說。

「不過,我並不覺得他將那些人處死是為了湮滅證據,我作為聖人之友,期望的只有聖人的幸福,他也只是為了我所期望的幸福回應了我而已。」

說起來很複雜,實際上就只是「你說的我都懂,但是我覺得不是。」不過這話令卡札里亞很滿意。

「回應......嗎?」

讓吉爾巴多玩味的答案,他露出了笑。

「聽聞你在事件發生前每日都尋求謁見。」

「是的,雖然他沒有撥空見我,但是我堅信我的心意能夠傳達給他。」

「不愧是聖人之友才有的氣度,如果是你的話,站在聖王身邊也許不失為一件好事。」

背後傳來了「喀啷」的小聲音。
果然阿,教廷真的急著把我推給聖王,
一個不害怕聖王,能夠被教廷簡單所用,消失了雖然可惜但也沒有什麼損失的人。
不過,該怎麼回應呢。

「不,我這樣有缺陷的平凡之驅,何德何能得到聖王大人的厚愛,只要能在心湖上留下一滴水珠那就滿足了。」

「聖王也許正需要的就是有人能撥動他的心弦,如果是你,或許能夠辦到。」

吉爾巴多會說著這種話,我大概猜到偷襲事件聖王毫無預警這回事。
不管是由教廷暗中要除掉我或是真的是由那個貴族的自發性行為,
聖王會對事件的參與者親手處死一定是在教廷的計算外。

那麼,對我感興趣就讓教廷有了可以跟聖王商量的籌碼。
當然也有可能是計策,也許一到手聖王就會殺了我,只是這個地方我還是打算相信提亞。
雖說殺了我對教廷也沒有壞處就是了。

「不錯,我也覺得挺好的。」

「團長閣下說笑了。」

是時候該讓他們回去了吧?將手扶在椅邊。

「聖人之友,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魔力缺乏症的症狀。」

「我們待太久了,吉爾巴多。」

「也是,還請聖人之友好好休息,那我們就不繼續打擾了。」

想站起來送他們,卻真的發暈。
顛簸了一步,這時被一隻手拉住手臂。
拉維爾一臉慌張地望著我。

「謝謝。」

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嚇得把手甩開。

「我去請席林亞斯小姐過來。」

看來短時間還是沒有辦法跟他說話。
不知道是不是被討厭了,我皺起眉頭。
該問問卡珊德拉嗎?維札大概不會和我說。
再給他一點時間好了,雖然心裡大概知道回不去以往的朋友關係,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剛剛的樣子的確是很在意我的身體,但是心裡還是有一個部分在抗拒我騙他的事情吧。

進來的不是卡珊德拉,而是維札,
他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

「卡珊德拉呢?」

「我讓他辦點事情。」

「是嗎?」

房間陷入了安靜。
我思考著有什麼話題可說。

「剛剛吉爾巴多主教說想把我推給聖王。」

「嗯,我知道。」

「你怎麼想的呢?」

他瞟了我一眼,換了個坐姿。

「你是怎麼想的呢?克利香緹。」

「什麼意思?」

「你想嫁給聖王嗎?」

「說什麼傻話。」

「那麼,」

他停下來,再慢慢的把話說出來。

「就從這裡離開吧。」

「再牽扯下去就無法脫身的意思嗎?」

「當然。」

他的表情也不好看。
大概是那天的事情也嚇到他了。

「抱歉,嚇到你了呢。」

「說不介意是騙人的,但現況只能說我不介意。」

「也是,畢竟收到這種跟爆彈差不多的禮物。」

「然後現在要再把根本是易燃物的你扔進甘油堆裡,真的是瘋了才會那麼做。」

所以離開才好。
避免維札又要為了我付出些什麼代價。

「我知道了,讓我考慮一下何時離開吧。」

「下周,我就會以調養的名義將你送回去。」

那還有幾天吧,再見提亞最後一次吧。

「那幫我把紙條今天送出去吧。」

「道別嗎?你這個人真多事。」

維札不以為然地笑。

「我能做到的事情不多,但可以做的,還是好好做好吧。」

「說什麼呢?你現在搞不好會是除了聖女以外,這個國家最有權勢的女人。」

「真的嗎?我怎麼一點也感覺不到。」

有哪個天下有權勢的人會過著這種被政治綁在這裡,還一不小心差點死了的悲慘生活啊。

「那是你太無欲無求。」

「人活著只要那一點東西就足夠了吧。」

空氣、陽光、食物、水,人就能活著了,其他的都不需要吧。

「知道了,我幫你送。」

回去以後,最多跟亞娜說一聲吧,拉維爾......

「回去什麼也不要說,直接就離開,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安排。」

「......嗯。」

還是狠下心把這些割捨吧。
不能再給維札添麻煩了,拉維爾現在這樣對我或許也是件好事。
雖然有點寂寞,不過應該比較好。
至於亞娜,就交給維札或卡珊德拉吧。

「想隱姓埋名生活的話我可以資助你一點。」

「......交換條件是什麼?」

露出了以往那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覺得呢?」

「我拒絕。」

「真可惜我走不了。」

不然就私奔是嘛。
真是,隨時都想著這種事情的男人。
他對於我選擇離開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呢。

「就是回去繼續當冒險者而已,不要說得那麼奇怪。」

「別人可沒有這種待遇。」

「你還是把心思留在卡珊德拉身上吧。」

「去睡吧,拉維爾說你狀態不好。」

「嗯。」

他呼喚了女僕把我送回房間。
走出會客室時,望見了在走廊上的拉維爾,但他一看到我就撇頭離開。

總覺得,有點心裡被揪住的感覺,但我無法形容為什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3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593629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