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異能

作者:逆煞風│2019-07-25 22:16:22│贊助:4│人氣:71
(過去)
 
????年??月??日
 
  「放開……求求你……放開我……我不會再……」
 
  伸手不見五指的灰暗房間內,一個雙眼完全被黑布的蒙蔽的男子,顫抖的語音都還未完全落下,原本還算清新的空氣瞬間就被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侵蝕殆盡。
 
  ──boss也真是的……明明這種任務派誰來都可以的說,害我又要再換一件新西裝了。不過話說回來,血的味道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舔著從已經死亡男子頸動脈噴出,帶著尚未消逝的溫度,還有點鹹鹹的血水時,那個人仰望著天空笑了出來。 
 
  看似平等的世界,私底下卻充滿了各種不平等的事,不管是金錢、地位、長相,又或是性命。
 
(現在)
 
2025年6月20日
 
  「喂!是誰把放在櫃子裏的鳳梨酥吃掉了?那可是我……」
 
  當面露宛如要將人驅趕到地獄般恐怖神情的金髮男子,拿著還殘留著一點鳳梨酥碎屑的空盤,因為不悅自己買的限量鳳梨酥在沒被告知的情況下就被偷吃掉,暴走的大吼了起來。
 
  此時,原本躺在金髮男子身後不遠處的沙發上,正在享受午飯後休息時光的小孩,突然地起身,並拿起被自己當作枕頭的抱枕,毫不猶豫對著金髮男子丟了過去。
 
  ──啪!
  
  「閉嘴!現在可是難得的午睡時間。」 
 
  為了鳳梨酥,就算要我把靈魂出賣給惡魔也在所不惜。當抱枕從臉上落地的那一瞬間,金髮男子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了一把瑞士短刀,正面就朝著小孩衝了過去。
 
  「裘斯……別以為自己是個小鬼,就可以隨便出言不諱。」
 
  面對到金髮男子的突襲,裘斯只是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應對。任憑金髮男子將刀鋒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切!真無聊。」
 
  沒有一絲求饒;沒有一絲害怕;沒有一絲慌張;裘斯過於平淡的反應,讓原本還興致勃勃的金髮男子,頓時露出了一臉不屑的樣子,將刀給收了起來,並在轉身後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椅上。
 
  「話說回來。裘斯,你那件帶有臉車子圖案的衣服是什麼鬼,車子竟然還會有臉不覺地很恐怖嗎?」
  
  「你說……什麼。」
 
  面對到剛才的威脅,都顯得不動如山,如同大人般鎮定的裘斯,卻意外地被金髮男子一番無心的玩笑話給徹底動搖了
 
  「要是哲野哥哥敢再說一次……我就會殺死你喔。」
 
  明明臉上還在微笑,嘴中卻說著讓人喘不過氣,帶有著強大壓力感的發言。這一點也是少數讓哲野還對著裘斯保持些許敬意的原因之一
 
  不得不承認,裘斯的威嚇的技術比我來的高明多了,不用要動任何的武器,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讓人有不寒而慄的感覺。但是──真的不爽啊,明明自已是大人卻被小孩子這樣恐嚇,要是這樣就屈服,自己身為前輩的面子還掛得住嗎?
 
  用著指尖撐起已經有點往下掉的鏡框後,哲野又將手中鬆開的短刀給重新緊握起來,而將一切看在眼中的裘斯,則也不甘示弱挑釁了句:「要打嗎……哲,野,大,哥,哥……」
 
  「只不過是個小鬼,誰怕誰……」
 
  眼看局面就要變成一發不可收拾時的情況時,突然不知道從哪裡飛出來的兩把美工刀,在不傷及哲野與裘斯的前況下,精準地削去了兩人前額的部分瀏海後,停在了辦公室最深處被釘在牆上的飛鏢靶紅心上。
 
  「社、社長!」
 
  當大多數的人,面臨足以讓自己殞命的危急況時,不管悲傷也好,又或者是仇恨也好,全都會被拋諸腦後。甚至讓應該是敵人的彼此,變成同患難的同伴。就算哲野與裘斯並非是普通人也一樣。
 
  「你們……剛才是在吵……」
 
  一個年約二,三十歲,留著一頭令人注目的銀色短髮的男子才剛一開口,哲野和裘斯就雙雙冒出了一身冷汗,連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故作堅強地演完了一場一輩子都不絕對可能會發生的拙劣假戲。
 
  「不、不!這是社長您誤會了。我跟裘斯感情好到共用一間浴室洗澡都不夠了,哪還有時間吵架呢。喂!你、你說是不是裘斯弟弟。」
 
  「是、是啊!所以請社長不願擔心我們的問題。」
 
  即便知道是謊言假,但那名被已經不是身為普通人的哲野與裘斯尊稱為社長的男子,也沒要揭開的意思。只是在經過哲野與裘斯的面前時,分別瞪了兩人一眼後,便回到了深處轉屬於自己的小房間內。
  
  才一聽到社長將房門鎖卡上的聲音,裘斯隨即就故態復萌,不只將放在口袋,擦過鼻水的衛生紙,大喇喇地就往哲野的臉上丟了過去,還不斷藉由著哲野剛才不小心脫口出的天真理由,來羞辱著他。
 
  「……你剛才再說什麼鬼?什麼叫做共用一間浴室,你這蠢材!」
 
  奇怪的是,這次哲野不管裘斯對自己說了些什麼,又或者做了些什麼,全都不發一語。神情緊張,就像是在害怕著些什麼。
 
  當裘斯還持續地以欺負哲野為樂時,背後突然襲來的一陣冰冷刺骨感,讓意識到情況不妙的他,緩緩地轉過了顫抖的身軀。
 
  「我不是說了……不准吵架。」
 
  原本應該早就走進到房間內的社長,此時卻像是多出了一個分身,又出現站在了裘思的面前。
 
  「救、救命啊!」
 
  哲野聽著裘斯淒厲的尖叫聲的同時,只能眼睜地看著裘斯一步一步地被社長拖進到了房間內。在房門被關上之時,裘斯的聲音就完全消失在了空氣中,只殘留下了一片死寂。
 
  「虛幻之影……好久沒有看到社長使出這一招了呢。」
 
  原本應該只有哲野,裘斯以及社長的辦公室內,忽然傳出了第四道的聲音,而那個人正
是──天穗芽芽。
 
  「芽芽?妳怎麼會在這裏?」
 
  哲野一邊說,一邊面露疑惑地看著眼前綁著單馬尾,身穿紅色和服的神祕少女。
 
  「因為我已經把哲野哥哥交代我的任務完成了呀……難道……難道哲野哥哥討厭看到芽芽嗎?」
 
  眼看著自己快要將一個年僅十歲,還在上國小的少女給弄哭時,哲野馬上衝到了她的面前蹲了下來,摸了摸那少女的頭頂,口中還不斷地哄著:「沒有沒有!哲野哥哥最喜歡芽芽了,最最喜歡芽芽了,最最最喜歡芽芽了。所以拜託芽芽乖乖不要哭好嗎?」
 
  「噁心,蘿莉控,大叔,肥宅……」
 
  突然間,少女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並從口中迸出了一連的羞辱之詞,將哲野的脆弱又毫無防備的內心直接徹底擊沉。
  
  「嘛──算了!反正芽芽本來就是人見人愛,所以也不怪哲野哥哥,嘻嘻。」
 
  究竟是惡魔,還是天使?
 
  究竟是邪惡,還是善良?
 
  ──不對!這些通通不對!沒錯!她就單純只是個傲嬌而已。
 
  經過一番無意義的思考後,哲野終於在心中得到了少女真面的答案,詭異地笑了起來。
                                                                                                   
  ──噁,真的噁爛……對了!
 
  「──哲野哥哥!今天我把天神組織的首領給成,功,幹,掉,了,嘿。」
 
   雖然少女跟裘斯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但不只是年齡相近的程度,還是用著如天使般的笑臉,說著一些完全不符合自己表情話題的習慣,都讓哲野覺得那兩人擁有著從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相似感。
      
  然而,面對少女如殺人般的發言,哲野其實並不震驚。令他震驚的是,少女竟然只花了短短三天,就將自己苦破三個月,都還沒能打敗的天神組織首領給成功打敗了。自己可是還比少女早玩有半年的時間。對哲野來說,這與剛才被少女羞辱式的辱罵所受到的打擊來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別的等級。
 
  ──哎!
 
  在哲野深嘆了一口氣後,社長房間的門又突然打開了,但並沒有任何的人從裏頭走出來,取而代之的是滾出了少了右眼珠,吐著舌頭,死相相當淒慘的一顆頭顱。
 
  宛如凶殺案般的景象,普通人看到可能早就被嚇到昏過去了,但少女不但毫無畏懼,還擅自將頭顱捧起來擺在了自己的面前。
 
   「真是……裘斯哥哥怎麼又惹貝利哥生氣了。」
  
  少女面帶微笑對著裘斯的頭顱說完後,冷不防將它狠砸在了牆上。見到這一幕的哲野,吞嚥著口水的同時,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而頭顱受到劇烈衝擊的情況下,直接爆開後噴出了大量的紅色液體。
 
  在沾了一下四濺在牆上的紅色液體後,少女含住了右食指的前端,並就像是在試味道,輕輕地咀嚼了回。
 
  「今天是西瓜汁嗎──難喝。」
 
   看著吐著舌頭,擺出一臉噁心的表情的芽芽。哲野不經覺得自己其實還挺正常地,而就此時原本應該慘死在社長手中的裘斯,他的聲音又出現了。
 
  「真是夠可怕的一群人。要不是我找了一顆西瓜,早就被你們玩死了。」 
 
  說著的同時,打從一開始就躲在門外,想藉著自己的異能力來好好捉弄哲野一番的裘斯,這才吐著舌頭,一臉笑嘻嘻踏,並真正地踏進到了辦公室內。
 
  雖然聽到裘斯這樣說,哲野感到了一股不爽,但在一想到社長神出鬼沒的行動,他也只敢皺著眉頭,利用大嬸級的碎碎念來將自己心中的怨氣給打發掉。
 
  ──白癡,死小孩,小屁孩,臭頑童……
 
  不同於社長的異能力是扭曲空間,直接憑空創造出幻象,與本尊幾乎完全分辨不出來插異。裘斯異能力比較偏向變身術,必須要有借著物體才能使出,而那樣物體的特性不會因為外觀改變而有任何的變化,但只要原本物體本身遭受到破壞,異能力就會被迫解除。
 
  聽見裘斯抱怨的社長,也此時走出了房間,並毫不留情地回嗆了裘斯句:「這是你活該。」
 
  「社長──你這樣算太過了啦!怎麼可……」
 
  對於裘斯的撒嬌,社長視若無睹並慢慢地走到了芽芽的面前。
  
  「芽芽──妳其實不用每天過來,好好在家休息又可以了。」
 
  不同於對哲野與裘斯講話時,輕蔑、冷酷、快速的態度。社長在對少女說話前,總是會先收起自己如死魚般的臭臉,展現出面帶笑容的樣子,交談的過程也都是輕聲慢語,深怕著少女有任何聽不清楚的地方。而社長這過度差別的待遇,在哲野與裘斯在看到後,都不經恨得咬牙切齒。就算他們知道,為什麼社長會如此疼愛少女的原因也一樣。
  
  然而,打從心底不想讓社長太過擔心自己的少女,則是在露出了天真的傻笑後說:「沒關係喔社長,今天芽芽有收到任務。在這邊跟大家一起工作,是芽芽自己選擇,不是被社長逼得,所以沒關係喔。而且……而且比起之前待的那個地方……芽芽待在這裏……更能夠體會什麼叫做家人……」
 
  少女越說神情越顯黯淡,甚至哽咽了起來。而就在此時,剛才一度再也沒有出聲的哲野忽然有了動作,他不計剛才少女對自己說了些什麼。只是像個少女親哥哥般,溫柔地將少女溫柔地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妳雙手沾染的鮮血──就由我們來一同承擔!我們可都是『異能社』的一份子呀!」
 
  「芽芽。雖然人命不是說能承擔就能承擔的,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永遠會將妳當做自己的妹妹!」
 
  哲野拍胸保證後,摸了摸少女的頭頂。而不知何時已經坐在辦公椅上,翹著腳的裘斯也不失風頭,對著少女說了一番類似的話。
 
  少女知道大家都很清楚自己究竟是麼人,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即便如此「大家」還願意接觸自己,甚至還與自己當朋友──也是正因為如此,自己才能夠暫時忘記那份慘痛的回憶。
 
  一想到這些,芽芽不經在哲野的懷抱中流下了開心的淚水。
 
  「對了,芽芽。我拜託妳買的草莓口味的口香糖呢?」
 
  哲野一個偏離現況的發問,讓害怕自己的哭樣被看到的少女,趕緊將哲野向後推開來,並在轉了個身後,快速地將臉上的眼淚給擦拭了乾淨。
 
  雖然少女的動作確非常的很快,但終究還是逃不過哲野以前受過專業訓練的眼力。然而,即便查覺到了少女不對勁,哲野也沒多提半句,只是靜靜地看著少女將手伸進了和服胸口前的口袋,找著被自己委託所買的東西。
 
  「咦……不見了……」
 
   少女說著的同時,一臉尷尬地轉頭看向了哲野。
 
  「什麼!不見了!那包糖果價值可是有七十元耶!算了,讓我自己找找看,嘿嘿嘿!」
 
  與剛才相比,完全就像是變了個人的哲野,發出猥褻笑聲的同時,以抖動的雙手朝著少女的胸前伸了過去。
 
  「──啊!臭變態!」
 
  也許是遇到色狼的開關被觸發的關係,少女在一陣放聲尖叫後,完全沒有控制力道,狠狠地賞給了逐漸靠近的哲野,清脆響亮的一巴掌。而哲野也因為瞬間過大的衝擊力,帶著宛如豬皮般紅腫的臉龐,昏死了過去。
 
  今日,少女被哲野委託去買草莓棒棒糖的任務,也在此刻正式宣告──徹底失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26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冒險|戰鬥|血腥|黑暗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艾菲雅鐵塔
好久不見啊!話說是有奇幻要素的作品呢~
哲野原本感覺兇巴巴的 最後氣勢都不見了XD

07-25 22:33

逆煞風
那是以前的黑歷史太可怕了07-26 01: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10317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那段被拯救的愛情(五)... 後一篇:Chapter 1(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貓貓養育守則更新喵~歡迎來小屋逛逛觀賞喵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