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我教導的女高中生不是高中生 盼望篇 2-2

作者:夜雨葵│2019-07-24 07:10:05│贊助:42│人氣:501

  02


  客廳裡的燈光並沒有開啟,僅有窗間透進外頭的月光。

  或許是昏暗的夜色帶來了聚焦效果。

  橫躺在沙發上的我,目光立刻被上方的美景所吸引──

  輝映著銀光的臉龐,紫月的微笑看起來比平時更加撫媚……

  才怪,肯定是我累了就開始胡思亂想。

  「老師?那個、你醒著嗎?該不會是我把你吵醒了?」

  「我可不知道要怎麼睜著眼睛睡覺,睡飽了當然就該醒啊,我又沒有吃下被詛咒的毒蘋果。」

  「嘻嘻,那就好。」

  額頭傳來冰涼涼的感覺。

  紫月纖細的手指,輕觸著。

  「我睡了多久?」

  「很久……雖然想這麼說,實際上只經過大約三個小時。」

  「夠久了。」

  「……」

  紫月默默地咬著下唇。

  傷腦筋,別露出那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啊。

  本來想要立刻起身的,或許得要暫緩一些。

  直白的說,這可是女高中生又香又軟的膝枕!我心裡簡直激動的不行!

  ……之類的想法,我希望自己一丁點都不要有,可惜男人的本能並不允許。

  「至少這段時間都足夠妳吃完飯洗完澡了。」

  為了盡快轉移聚集在女高中生大腿上的注意力,我在剛剛發現了兩件事。

  紫月已經換下便服,穿上了制服。

  身為女高中生不可能不洗澡就換衣服,看起來略為寬鬆的輕薄制服,散發著沐浴乳的香氣。

  由下往上望去,從衣物的縫隙之間似乎能看見毫無防備的肌膚,尤其是胸……注意這個感覺好像更糟糕了啊。

  「我說JK,妳知道自己真正該做的是什麼事嗎?」

  「The answer is positive.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我才換上了制服。」

  「嚯……還特地用七千單字來回答我呢。」

  「不管老師問我哪個科目的問題,我都有自信能夠立刻回答。」

  「……」

  這一點,確實不需要懷疑。

  正如同紫月總是關注著我,我也一直看著紫月。

  每天都比別人要更加認真念書的她,不刻意刁難的題目是絕對問不倒的。

  我不會為了責備紫月而刻意刁難,她也如此的信任著我。

  因此才有那樣的自信。

  紫月原本就已經很聰明了,即使如此她也沒有在學習上有任何懈怠,滴水不漏的精進自己的學力。

  我知道她如此拚命的理由。

  「說吧JK,除了課業以外妳還有什麼問題想問我?」

  「老師,首先可以請你不要再那樣叫我嗎?」

  「那樣?妳是說JK?」

  「呃……嗯。」

  紫月點了點頭,看起來有些害羞的模樣。

  真意外,我還以為女高中生被叫JK會有點高興,其實那是散發著中年臭的自嗨式玩笑嗎?

  「抱歉……我不知道那樣叫會造成妳的困擾……」

  「咦?呃,不、不是啦!並不是說我覺得噁心什麼的……」

  「妳明明就說了噁心吧?」

  「……」

  我可沒有說的那麼過分!原來現實的女高中生被叫JK會覺得噁心嗎?

  像是在重整心情似的,紫月拍了拍我的額頭。

  我的額頭可不是木魚,雖然被女高中生的指尖碰來碰去很舒服就是了。

  「我,很清楚現在的我該做什麼事,希望老師能夠信任我。」

  「……」

  看來紫月發現了啊。

  除了好玩以外,JK這個稱呼的另一個含意。

  其實也是在提醒我自己。

  「唔……傷腦筋,就算信任妳,但我可不一定能夠相信我自己。」

  「這倒也是。」

  能不能別那麼輕易的肯定。

  怎麼說都不是我比較容易發生意外吧?

  「呀……!」

  妳看,明明被我反過來牽手就發出了那麼可愛的聲音。

  我將紫月放在額頭上手心拉下來,將它放到我的臉頰旁邊。

  「老、老師?」

  「紫月,妳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並不是這幾天才開始。

  自從迎接花淵的那時候,我就發現了。

  必須要有更多身為老師的自覺。

  不可以和學生走得太近。

  要是太放縱自己──


  「可以喔……如果是老師的話……沒有關係……」


  紫月的臉,好紅。

  細直柔軟的髮絲,伴隨香氣搔著我的鼻尖。

  水嫩的薄唇,正朝我緩緩靠近。

  「紫月,快醒醒。」

  「我現在,很清醒。」

  不,那張紅臉怎麼看都像是喝醉酒的樣子。

  「我好羨慕花淵,想說什麼就直接說,我也很想要像她那樣,毫無顧忌的宣洩自己的感情……」

  分不清是紫月身上散發的香氣,或是她嘴裡吐出來的熱氣,一陣陣的碰觸我臉上肌膚。

  不可以再盯著紫月的臉看了,那只會讓她越來越想靠近。

  然而,即使將視線往下望去。

  女高中生如陶瓷般細緻的脖子,制服後方的白花鎖骨。

  好誘人。

  「我也很忌妒純依,只要淚眼汪汪的撒嬌就能收穫你的目光……我可是、一直在忍耐啊……」

  「……」

  這孩子在說什麼呢,說到要羨慕還是要忌妒,我怎麼想都是她們才該羨慕妳或忌妒妳。

  「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是、真的不可以嗎?好痛苦喔,老師,想說什麼卻不能說、想做什麼卻不能做。明明,你就在我的身邊而已……」

  「……」

  紫月的臉,和我的視線。

  已經,剩下不到十五公分的距離。

  儘管現在不是暗爽的時候,對於頭部被女高中生的身體包覆住的感覺,我還是想說,這真是舒服到不行。

  好,快樂的事情結束,該面對現實了。

  「……」

  因為不明原因,紫月突然爆走。

  那陣朦朧的雙眼,還有那副時不時偷偷吞口水的模樣。

  怎麼看都是想要把嘴唇A過來的節奏。

  可以喔。

  如果這是紫月的期望的話。

  我當然也會給予相應的回復。

  即使是花淵也不敢越過的那條線,若有人忍不住越過了。

  我會負起責任,好好地把她給推回去。

  「老、師……」

  「……」

  在我想著這樣那樣的事情時,紫月的視線。

  已經靠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吐出的鼻息。

  香氣與熱氣參雜,紫月再度逼近。

  唇與唇,僅差細微的距離。

  再一步,就要接觸。

  忽然。

  「!」

  紫月朦朧的視線,回復了光亮。

  嘴唇錯身而過。

  我的視線,被騷亂的黑髮覆蓋住。

  「希望老師明天能夠好好的、休──息──呼……」

  耳邊傳來細聲呢喃,接著是像貓一樣呼嚕呼嚕的碎聲。

  「真的假的……」

  紫月,就這樣趴下來睡著了。

  「!」

  而被她擁抱著的我。

  「嗚、嗚嗯──哈!」

  差點就要在女高中生的懷抱中窒息。

  終於從沙發上抽身之後,我總算看清楚客廳的全貌。

  在茶几上,放著一瓶打開過的啤酒。

  肯定是花淵送的伴手禮,我將它拿起。

  酒精濃度8.5°……難怪會喝醉。

  「呼。」

  知道紫月爆走的原因之後,有種莫名安心的感覺。

  還有讓紫月恢復原狀的關鍵,是這個呢。

  除了紫月的制服以外,剛剛發現的另一件事。

  我將手放上額頭。

  將黏在上方的大頭貼撕了下來。

  「這黏性也做得太好了……」

  沒想到這東西還貼在頭上。

  「這麼說!」

  我是在貼著這東西的情況下,和純依的媽媽閒聊嗎?

  「難怪那位太太一直用微妙的表情看著我。」

  也難怪純依會那麼開心的望著我。

  那個時候的紫月肯定在憋笑吧。

  紫月……

  看著這張大頭貼,想起了什麼呢?

  讓她在差點越線的情況下,回過神來。

  「老師,請你休息。」

  「……妳也醒得太快了。」

  沙發上一度沉睡過去的紫月,在這時醒了過來。

  給人的感覺和平時一樣沉穩,應該是各種意義上的醒來。

  「那是我要說的話才對,老師才睡那麼點時間根本不夠!」

  啪、咚。

  背後傳來了輕輕的捶打。

  「我很、擔心老師啊,什麼也沒說就突然倒下。」

  「抱歉……」

  「擔心到第一次知道喝悶酒是什麼感覺。」

  「……」

  「擔心到根本吃不下飯,全都塞進冰箱。」

  「怎麼說也不能挑食吧。」

  「擔心到……害怕。」

  「?」

  「老師該不會撐不到明年……」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

  「……」

  微妙的氣氛,連我都開始懷疑我自己了。

  ──好痛苦喔,老師,想說什麼卻不能說、想做什麼卻不能做。

  突然想起了剛才的對話。

  這樣啊,並不是不想說話,而是不敢說話。

  紫月總是戰戰兢兢的生活,即使我認為可以稍微放鬆,她也不允許放縱自己。

  『JK。』

  在我刻意說出那種保持距離感的暱稱後,紫月更不敢說出內心話了。

  「紫月。」

  「……有?」

  「作為小考的第一名,我還沒有給妳什麼實質上的獎勵,妳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

  「明天乖乖休息的老師。」

  「噗!」

  「先說,我、我可是很認真的喔!」

  「知道啦知道啦。」

  像這樣有些名目的話,紫月果然比較敢說話。

  「既然是第一名的要求,那也沒辦法呢,我明天就乖乖睡覺吧。」

  「嗯、嗯!」

  「每次小考都要準備獎賞很累,之後我會再挑幾個比較重要的考試來送禮。」

  大概會有好幾次考試都是紫月獲得第一名,之後便能像今天這樣聽取紫月深藏內心的話語。

  「期待妳的表現。」

  「嗯。」

  紫月表情堅定的點了點頭。

  如果這片刻的放鬆能夠轉化為紫月前進的動力,就結果而言或許也不錯吧。


  由於時間有點晚了,結果我們晚餐只吃了泡麵。


  之後換我洗澡,洗完澡之後──

  在我的房間裡。

  「真、真的可以嗎?這樣……」

  「既然是第一名的請求,那麼我不會拒絕,與其問我可不可以不如問妳自己行不行。」

  畢竟獲得獎勵卻是讓我睡覺什麼的,實際上就是個莫名其妙的結果。

  因此我又進一步追問紫月想要什麼。

  或許是酒精還殘留著的影響。

  『我想要……和老師一起睡,什麼的,大概不行吧?』

  要是我說不行的話,紫月以後還敢和我說心裡話嗎?

  經過一段時間的重重考慮之後,便來到現在的畫面。

  紫月正和我擠在同一張床上。

  床的大小並沒有小到容不下兩個人,我面對牆壁,考慮著要不要默念心經。

  「老師。」

  「嗯?」

  「像這樣的小小約會,我就很開心了呢,嘻嘻。」

  「……」

  「所以。」

  紫月的聲音,逐漸減小。

 
  「希望你不要離開我喔,老師……」


  腦海之中,想起了在月津港的回憶。

  ──為什麼都沒有人發現我已經不在了!

  現在這段細小脆弱的話語,或許才是紫月的真心。

  「別想東想西的快點睡覺。」

  「嗯……」

  在棉被下方,我牽起紫月的手。

  意外冰涼的掌心,透過我的指尖緩緩產生了溫度。

  直到溫暖的雙手互相交疊,背後才終於傳來安穩的鼻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08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暗魔陰帝
我也想被jk膝枕…紫月真的超可愛

07-24 09:16

夜雨葵
這些機會.jpg 07-24 09:47

其實從頭看下來,可以感覺到,心裡有糾結的不只三個女生,身為老師的主角也是,有幾次描寫到還想再回到學生時代的想法

07-24 13:41


而之所以給人木頭的感覺是因為他一直告訴自己眼前的三個女生是自己的學生。
另外...居然是膝枕,有哪個老師能像他這樣的!

07-24 13:46

夜雨葵
感謝您精彩的解說,我終於理解了老師必須死...開玩笑的,希望之後的劇情能讓你看的開心,謝謝!07-24 14:01
雪芽
嗯?紫月真可愛。

07-24 15:03

夜雨葵
紫月可愛似乎能成為這部作品的世界觀了07-24 15:13
BaBear
報到啦!!^^

07-24 16:01

夜雨葵
午安啊~07-24 16: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zzz122e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差不多該請老師回歸了...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教導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