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五章、大黑歸來(2/2)

作者:芽豆靈│2019-07-24 02:15:19│贊助:16│人氣:611







  說服黑龍饒過赤棘龍,並選擇性遺忘那條被抽出來又塞回原位的龍筋,安茲塔人放生了可憐的赤棘龍,目送牠回到荒野去尋找下一個新家。

  阿古塔斯暗自祝福那隻赤棘龍再也不會遇到黑龍或安茲塔人。

  「大黑啊。」欣慰地擦眼睛,瑪拉說道:「你變得很不一樣了。」

  「妮打贏惹赤棘龍……」團員秤陀如是說,也用袖子擦眼睛。

  「我想念你尖叫的樣子。」平底鍋也哽咽。

  從黑龍翹高屁股的那一刻,就目瞪口呆到無法發出聲音的幼龍依然保持一樣的表情,彷彿下巴脫臼,不知道該從屁股,還是翅膀馬賽克開始說起好。

  「你為什麼突然……」阿古塔斯過來低聲詢問。

  法貝路希回憶的神情像茫然的放空,回答道:「因為很順手……我想到裡面有合適的東西可以用,就拿了……」

  他突然回神,疑惑地看向阿古塔斯,顫抖著問道:「我剛剛是不是把自己抽筋了?」不是溺水的那種抽筋,而是抽筋扒骨的抽筋。

  阿古塔斯的神情平靜得好像自己才是那麼做的龍,陳述道:「是,你從曾經斷掉的翅膀中,抽出了你無數次從它上頭拆下來的東西。」

  法貝路希一邊抖一邊回憶,曲起的前臂上小指蠢蠢欲動,娘得好像快翹起來,嘴裡說出一句無人能理解的話:「我覺得自從掉下來以後,我失去了很多好像很重要的東西。」

  把黑龍所有的行為回想一遍,阿古塔斯安慰道:「別想了,你失去的都是取不回來的東西。」例如尊嚴、形象、氣質、還有雄性氣概。

  安茲塔人們接納了阿古塔斯,他也終於從「大黑的老婆」變回「坦圖卡的護衛」,在安茲塔人們一串串「坦圖卡式問好」中,阿古塔斯得到了打獵的工作。

  安茲塔人們磨拳霍霍,就等著把帶回來的獵物以流水線大卸無數塊,而阿古塔斯很不能理解,如果自己去打獵,那麼這頭獵物到底要算在誰身上?

  還有,安茲塔人派了工作給自己?

  「我是龍王護衛。」阿古塔斯說。

  「嗯,我知道呀?」安立德說。

  阿古塔斯咀嚼著沒說出口的話,最後選擇沉默,轉頭出去找起飛點。

  半小時後,一頭被拖回來的索他(薩爾塔龍)轟隆墜地,這是一種薩爾塔到處都是的長頸龍,體表護蓋標誌性的骨板,很大隻,足以餵飽整族安茲塔。

  看著和安茲塔人玩成一片的幼龍和黑龍,阿古塔斯轉頭又出去了。

  半小時後,又一頭長頸龍轟隆墜地,是一隻迪亞曼蒂納,跟其他泰坦巨龍類不一樣,牠是沒有鱗甲的長頸龍,四肢粗壯。

  「阿古塔斯跟大黑一樣呢。」護衛聽到安茲塔人們聊道:「都會踩扁獵物。」

  兩頭長頸龍身上都有阿古塔斯空襲的腳印,這讓安茲塔人想到了黑龍以前經常尖叫踩扁獵物的事蹟。

  「嗯?阿古塔斯你這時間就要睡了?」法貝路希問,頭上有好幾個玩摔跤的安茲塔人。

  「累了。」護衛說著,走進巖穴深處去了。

  目送護衛離去,法貝路希把頭轉回來。

  安茲塔人們高興地放棄長滿骨板的索他,將牠留給黑龍,磨刀霍霍轉向迪亞曼蒂納,而庫萊吉歐則迫不及待地爬上索他,開始用骨板磨牙。

  除了磨刀霍霍向恐龍,安茲塔人們也分出一部分人手,來嚴肅討論法貝路希那件快爛掉的工作背心,還有爬上黑龍的身體。

  遮陽傘墜地、行李袋跟骰子墜地、繩梯墜地,組合式龍鞍也墜地。

  自剛到傳奇大陸以來,法貝路希久違地「裸體」了。他意味不明地用雙爪遮住胸前,解釋道:「我有努力保養背心,可是它還是變破舊了……」

  安茲塔人們收拾龍鞍,把它拆回殘件。

  托魯克指揮黑龍用爪子做拆卸輔助,擺手說道:「沒事!大黑,東西就是要壞掉才可以換新的啊!」

  法貝路希覺得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同時又好像有點毛病。

  瑪拉直起腰,抱歉地說道:「有些地方不能再用了,你暫時沒有裝備穿。」

  法貝路希小心捏好殘件讓安茲塔人們拆卸,自立自強地說道:「我可以把剩下能用的布拼成口袋?這樣我就能裝骰子了。」

  托魯克看向那顆巨大的四方體,朝黑龍徵求意見道:「我們用剩下的材料做一個阿古塔斯那種的小包包給你?沒辦法很大,但是夠裝。」

  「好啊!」法貝路希搖尾巴。

  等到一切就緒,天色也暗沉了,巖穴外的小林變成一片橘紅色,安茲塔人們分食料理好的恐龍肉,又唱起了野地營歌。

  法貝路希這次配合得非常好。

  安立德舉著奶酒,首先一嚎:「燒啊!我的營火!

  托魯克帶著團員們唱道:「燒掉那些跩泥的尾巴!燒掉那些蠢詩人的歌本!更要燒光光那些矮人的鬍子!」蛋殼和柴火灰舉著烤肉跳起來。

  「巨人大腳一踩,把巨精靈嚇了一大跳!」

  黑龍仰起脖子也一嚎:「一大跳!」

  冒險團員和安茲塔人混在一起,分不出誰是誰了,勾肩搭背,連成一排開始跳踢腳舞。「燒啊!」他們踢高腳,「我的營火!

  瑪拉舉高手中的恐龍五花肉,「燒熟那些暴龍的腿肉!」

  小孩子們舉高鼻孔肉,「燒熟所有猛瑪象的鼻子!」

  「再來燒光光那些暮光之約的褲子!」

  「褲子褲子褲子!」庫萊吉歐狂用尾巴拍地——即使他不知道什麼是褲子。

  女人和男人面對面彎腰,好像即將打架的對手,奮力比賽舞步速度。

  「大黑的大腳一踩,把蛋龍都嚇了一大跳!」

  轟!法貝路希用前爪踩地,營地外圍的蛋龍們昂昂亂叫。

  「來猜猜看?」杉木桌跳上杉木桌,朝所有人大聲問:「大黑是誰?」

  雙手沒有被烤肉佔據的人指向巖穴,「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

  法貝路希狂點頭,嗯嗯嗯嗯嗯!

  平底鍋跟羊皮捲大喊:「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人群底下傳出笑聲:早就不是啦!裡面什麼也沒有啊!

  ——有啦!裡面有阿古塔斯!

  安茲塔人和法貝路希同時吸氣,一口氣高速唱道:「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庫萊吉歐一甩頭嚎道:「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秤陀和陶坯跳上黑龍的前爪。

  「他不發光,不是黑夜。」

  法貝路希笑出一口閃亮的白色利牙,神情超陽光。

  鍋鏟、鍋巴、鹽巴三人跳上另一隻前爪。

  「他不挖寶,也沒吃飽。」

  法貝路希「嗷嗚」一聲吞掉恐龍肋條,噴出一個嗝。

  「是誰呀是誰呀?——」安茲塔人們越唱越大聲,巴不得讓整座荒野聽見,用力跳地面,讓地底發出克拉通之神的鼓聲,一字一句地吐出歌來:

  「他不紅,也沒有背棘!他不扁,也不睡水底!他不兇,也不噴火炎!」

  有人改了下一句歌詞:「他會打架!

  「嘿,但是他會扭屁股!」一群人跳轉身,叉腰翹高屁股,朝彼此扭啊扭。

  「哈,他用屁股來打架!」他們用屁股彼此互撞,黑龍也用尾尖拍地面。

  安茲塔人撲上去抱住扭啊扭的龍尾巴尖。

  「換我啦!他捲了尾巴!」

  法貝路希氣笑,抗議道:「今天沒捲啦!」

  歌聲轉而悠揚。

  「來猜猜看?大黑是誰?」(庫萊吉歐蹦蹦跳,狂喊我知道)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遠方的赤棘龍打了個噴嚏,燒掉了剛找到的食物)

  「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有人又喊早就不是了啦!)

  「他是位沒有花紋的戰龍!」(法貝路希傲嬌地哼了一聲)

  「他是夜晚時完美的帳篷!」(右翅膀困惑地睜眼)

  「他是安茲塔蛋龍的友人!」(蛋龍們憤怒地發出抗議聲)

  「快唱出來啦!到底是誰?」(安茲塔人大笑)


  這次黑龍與安茲塔人花了好幾秒來吸氣……


  「是——法、貝、路、希!」













  「來猜猜看?大黑是誰?」

  迷霧訪客拙劣地模仿安茲塔舞步,在雪白的夢境中自嗨。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那個……」法貝路希出聲。

  「他不發光,不是黑夜。他不挖寶,也沒吃飽。」

  「你不會真的要唱到完吧?」法貝路希努力想像出一根棍棒,拿在手上。它在現實被安茲塔人用來丟出去打暈獵物,就像一根太大太重而且不會飛回來的迴旋鏢。

  迷霧訪客停下來,但只是因為有另一件事比唱歌讓他更感興趣。

  「對,就是這樣!你把現實的東西在夢境中實現了。」迷霧訪客指著棍棒。

  「因為這是我的夢啊。」法貝路希理所當然地說,抓緊時間問道:「我最近在現實得知了一件事情——」

  「你說荒野賢者那件事?」迷霧訪客歪頭,像是在困惑也像是感興趣,「不過就像阿古塔斯說的:『當你遇到最巨大的暴龍時,你還能說史寇提不存在嗎?』——那麼,現在你真的要將我認作是『荒野賢者』嗎?」

  「你不是嗎?」

  「不不,這要問你啊。」迷霧訪客說得好像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法貝路希疑惑地反問道:「我認為你是荒野賢者,你就會真的是荒野賢者?」

  迷霧訪客沒回答,靜靜等待法貝路希的回答。

  「我覺得你就是荒野賢者。」法貝路希想完後說,「因為你們聽起來非常像,你的嫌疑很大!」否則的話,自己也不知道其他答案了,難道要憑空想像一個出來?

  荒野賢者攤手,迷霧散去。

  如果不是還有可辨識的人型,他看起來就像由無數時光沉澱而成的荒野部族,被埋在重重枯骨與毛皮之下,身上掛滿像珠簾一樣的手工飾品,握著一根跋涉用的古老木長杖,洪荒氣息撲面而來。

  「——那就是囉。」他說,並打量自己,「哈,你把我想得真普通!」

  「……我覺得你看起來已經夠誇張神秘了。」法貝路希總覺得自己還聞到了不可思議的氣味……但好像很合理,因為荒野賢者看上去就像是會發出類似的氣味。

  「我期待你找到甲殼獸。」荒野賢者說,黑暗同時遮掩一切。

  這片黑依舊深不見底,也不是夢醒的預兆。




  有人在敲結凍的窗子。







  這樣的聲響很熟悉,因為那扇窗戶就在書桌對面,窗台上常常疊滿了書,外頭可以看見覆滿白雪的空山坡與山脈,有時候還有一顆金毛腦袋。

  「哥哥……」

  五歲的孩子在敲窗,另一隻手舉高拖曳的毯巾,羞怯地邀功。

  「哥哥。」他呵出的熱氣模糊了窗戶,「我找到了,媽媽這次把毯子藏到最高的櫃子上,可是我拿到了,我堆高所有的棉被跟衣服,然後踩上去。」

  法貝路希看著窗戶,玻璃上的熱霧後面有張模糊的小臉,柔軟的金髮亂翹。

  他在想要不要開窗。

  自己還有兩本書沒有看完,也有一份幫忙父親生意的寫字工作,如果現在打開窗,泰西就會非常非常快樂,因為他很期待和自己去玩他想要的遊戲。

  法貝路希不想讓弟弟失望。

  泰西不會大吵大鬧、哭喪著臉來企圖達成自己想要的目的,而是會藏在心裡,然後用無事發生的表情乖乖回應道:「好,我知道了。」

  ——就是因為這樣才讓法貝路希更內疚。

  但他也不能把法恩泰西丟在窗外不管……這個小傢伙總有一天會敲破玻璃的!

  法貝路希還是開窗了,為了開窗,他幾乎要趴到桌子上。

  「泰西。」他輕捏弟弟肉嘟嘟的臉頰,說道:「我這次要看的書很多,應該很快就要找到了,你可以再等我一段時間嗎?到時候什麼遊戲都陪你玩。」

  表情被哥哥捏歪的法恩泰西眨眨眼,臉上猛然綻放出喜悅的表情。

  「好!」








  法貝路希聽見龐然大物躍進雪中的聲音。

  他回頭,飛舞的雪浪後什麼都沒有。

  他聽見聲音。

  法恩泰西在敲結凍的窗子。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相關回顧:《四、祝你好夢

存稿要沒了啦(哭奔
我卻還沒決定好接下來怎辦...

迪亞曼蒂納龍屬(學名:Diamantinasaurus)是一屬衍化的泰坦巨龍類恐龍,化石是在澳洲的下白堊紀地層發現的。目前只有發現部份顱後骨骼。種名以澳洲民歌《華爾茲·瑪狄爾達》(Waltzing Matilda)來命名,原作者在編寫這首歌時,是在化石發現地附近的溫頓鎮完成。系統發生學研究顯示,牠們與後凹尾龍及薩爾塔龍同屬泰坦巨龍類的岩盔龍類(Lithostrotia)演化支。牠們身長約16米,體重約22噸。

迪亞曼蒂納一直讓我想到《路西法》裡面的阿曼達迪爾...腦海中的聲音完全矯正不了= =|||

粉專被副業搞得很雜,所以我另外開一個新的粉專來裝手工接製了

希望老闆允許我把自己畫過的衣服照片放上去,應該會讓我放吧...?
照理來說自己的藝術作品應該是有資格拍照留念的畢竟沒有講過什麼保密協定?

這次的插圖用了番外《雪龍》的第一頁
.......恩,又是去年的東西呢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08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插畫|媻極亞|西幻小說||恐龍|為龍DreamComesDragon|星座紀元|自由象限|魔法|寫作心得

留言共 3 篇留言

亞空
大黑 你什麼都回不去了
不過你卻回到了安茲塔人身邊了

正確來說只要是和龍相關的都回不去啊
從沒有過那又如何回去呢

從大黑的老婆變回大坦的護衛 等等回去 回去
於是阿古斯塔老媽還在繼續他的逃避之旅

只要你認為是就是 真有傳說的感覺啊
負責守護傳說之人,它們實際上守護的應該是傳說的根基?

如果沒有夢境一直提醒大黑
感覺會從此忘了回家的路啊

07-24 12:11

芽豆靈
恩恩=W=沒有回去過又如何呢~
倒不如說起點根本就不曾在那邊過(?????

等等回去回去在說什麼亞空語XDDD

虛構的事物一直都是按照人們的既定印象產生的
我一直認為這點跟奇幻產生的方式很像
亞空居然想到了泰拉去啊! 沒錯,所謂守護就是保持根基的完整~
以荒野賢者來說,就是繼續傳唱他的遊盪,這樣他才會真的繼續晃下去(????

你不覺得就是因為大黑其實沒有忘,才會一直夢到ㄇ~

趕著回台中,留言先回到這邊
我到周日前都用手機雲端寫東西了~
哈哈哈圖又要繼續欠(吐血07-24 17:01
嵐楓
看來阿古塔斯與護衛一樣默默接下了工作XD
雖然本來就一直在幫大黑打獵了

越來越好奇迷霧訪客的伏筆了><

07-24 12:32

芽豆靈
抗拒力幾乎不存在了XDD

我感覺上次改大綱以後
迷霧訪客的部分在後半段逐漸好了一點
雖然我化療版可能會直接作一個大改動就是了
我總感覺放的方式能更好!07-24 16:45
夜風颯
阿古塔斯職業從“大黑的老婆”=›“龍王的護衛”=›“大黑的保母”(被揍)

究竟法貝路希什麼時候才會發現阿古塔欺瞞自己的事勒?

嗯...看來就是相信或者信仰之力造成荒野賢者的產生,那麼是否代表倘若沒人再相信荒野賢者就會消失?

還有法貝路希小時候就是書呆子啊!而且竟然這年紀就已經會專業級文章撰寫,看來是個天才!(我就知道他都把能力值都點在智力上,物理格鬥才會那麼慘X)

07-24 20:09

芽豆靈
我神清氣爽地坐到了電腦前!!!(衝回來)

阿古塔斯的職業挺有一致性的(被龍咬出去)
我的預測是到化療版但是我仍然在增加網路版存稿所以大概不遠了(????

「相信」這件事其實就是人在心裡成真的一件事物,跟「以為」不一樣,有「信仰」的成分在,卻不是「宗教」。賽德克巴萊的天上有彩虹橋,如果賽德克人全部死光光,在也沒人這樣認為,同時彩虹橋也不是物理事實(除了彩虹),當然就不存在惹~

法貝路希就只是幫他爸寫字而已XDDD
人形WORD(?) 一些抄抄口頭上的話就能完成的文件~

法貝路希的能力值看起來竟然像點在智力上嗎XDDDDDDDDDDDD07-31 1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秀一個我家門前的白紫薇... 後一篇:【畫皮坊重開幕!!】平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jupmiku39繪圖更新
【繪圖】久違的更新~兔兔裝女兒歡迎來蹭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