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冷漠的前輩與熱心的後輩的業務人生

作者:うちの膝丸は可愛いぞ│2019-07-24 02:03:00│贊助:0│人氣:27

 
我記得有人曾這麼說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上沒有掉下來的黃金只有鳥屎一堆。
小時候的時候可以天真發蠢、不,是單純的追求夢想,然而現在……
 
「搞什麼!這次業績結算還是零!」主管當著所有同事的面前對著我訓話,打從我踏入這家公司之後,我的人生就只剩下追逐業績以及被主管訓話。
「對不起……」我才剛開口就被主管拍桌的聲音打住。
「對不起不是對我說的!有時間說對不起還不快點出外跑業務!」聽到這句話,我默默的離開辦公室。
 
說實話,我不喜歡當業務員,但是不得不屈服於現實。
我曾努力想一圓自己的夢,最後只剩下堆疊在垃圾桶裡的紙張以及消失在電腦回收桶的文件。
我……是不是該就這樣結束呢?
 
        *    *    *    *
 
今天的會議上主管介紹一位新人,聽說他曾經在知名公司做過業務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的放棄了高薪的工作,來到這間小公司。
「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囉!」新人微笑的說出這句話,主管繼續講解關於公司之後的發展以及遠景。
 
開完會議之後,新人走到我身旁的空位。
「可以坐在前輩旁邊嗎?」新人微笑的問,我看向他點頭。
他拉開椅子後,將一些資料夾和文件放到抽屜裡,看著他的動作,不愧是在知名公司待過的人,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他看向我。
「前輩沒打算出門做事嗎?」面對新人的疑問,我移回視線。
「沒什麼,說來可笑,明明是屈服現實了,卻還是在抵抗。」我拿起桌上的筆,在紙上隨便塗鴉,新人想了想。
「前輩不喜歡業務嗎?」他很直接的說出這句話,我停下手邊的塗鴉。
「難道你喜歡嗎?」我反問他,他笑著。
「不討厭,其實還滿有趣的。」他拿出一份文件,整理好之後放入公事包。
「哪!前輩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前輩的忙唷!」新人微笑的提出這個建議,我搖頭拒絕。
「與其幫我不如你自己努力處理自己的事情吧。」我說完之後,繼續畫剛才的塗鴉,新人看著我。
「所以這是前輩想做的事情嗎?」新人問,我皺眉的看著他。
「不要忘記你只是個新人,不用管這麼多!」我大聲的對他喊,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這裡。
新人一臉疑問,我把桌上的東西收好,拿著公事包離開辦公室。
 
在前輩離開辦公室之後,有些人竊竊私語。
「真希望她快點離職,省得一直拖累業績。」
「消失會更好,像她那樣的人……」
聽他們的說法,前輩在職場的人際關係上,沒有處理好。
『這樣下去,就會發生『那件事情』。不行!我必須幫助前輩!』我將公事包提著,趕緊追上前輩。
 
搭電梯到樓下,看到前輩。
「等等我啦!不要走這麼快嘛前輩!」
我在前輩身後喊,前輩無視我繼續向前,我加快腳步。
前輩依舊不理我,一段時間後,走到了客戶家。
 
「咦?這裡就是前輩客戶住的地方嗎?」他疑問的看著眼前的大樓,我直接踏入大樓內,不等他搭電梯就直接上去了。
「嗯……雖然說是前輩,但似乎有點溝通不良的感覺呢。」新人想了想,這時候管理員經過,新人和管理員說明自己的來意,於是也踏入大樓內。
 
「啊,是桂小姐呀。」這位是我的客戶,唯一支持我到現在的人。
「嗯,不說這些。關於這次公司的案子……」我正打算依照以前的模式進行商談時,門鈴響了。
「抱歉,我先去開門。」客戶起身走到玄關,開門之後那位新人站在門外。
「啊!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桂小姐的助手。敝姓坂本,請多指教……」新人說到一半的時候,我將他拖到一旁。
「說什麼助手,我才不需要呢。」我憤怒的看著他。
「還有……台灣哪來坂本這個姓氏了,你以為你是幕末有名的商人坂本龍馬嗎!」我抓著他的領子,他握住我的手。
「要這麼說的話,台灣應該也沒有桂這個姓氏吧?」他微笑,我忍住即將暴走的怒氣,拿出隨身攜的字典翻給他看。
「看請楚了嗎?字典上確確實實是這麼寫的。」我很認真的對他說。
為了這個姓氏的問題,我已經困擾了二十幾年,明明就有這個姓氏只是比較少見而已。
「還真的有呀,真是抱歉呢,前輩。」看著他那張微笑,我實在很想打他,嘆氣之後將他推到一旁。
「這位先生真有趣呢。」客戶看著我們微笑,「實在是很抱歉,讓妳看笑話了。」我重新將話題轉回商談上。
「這次公司推出的案子是有關……」我照著我以往的方式進行,完全不理會新人怎麼想。
時間慢慢流逝,這次的商談就這樣結束了。
 
離開客戶家的路上,「其實前輩妳蠻會做生意的呢。」新人微笑的對著我說,我皺眉看向他,他愣了一下。
「耶?我有說錯什麼嗎?」新人一臉訝異的表情,我收回自己不友善的臉。
「……叫我慈雅就好了。」我認真的說出這句話看著他,「前輩什麼的沒有人會用到,至少在台灣是這樣子。」他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原來前輩真的是台灣人呀?」他一說出這句話,我瞪向他,他識相的將話題轉開。
「一直忘了要自我介紹。坂本達真,請多指教。」他微笑的說。
原來你真的是日本人……我在心中這麼想。
 
        *    *    *    *
 
回到公司後,我將這次交易成功的資料輸入筆記型電腦。
主管走到我的座位旁,「我聽那個新進的小子說,妳還蠻會做生意的嘛!」主管的態度十分輕視。
「怎麼?之前是故意擺爛還是找我碴?」我專注的做我自己的事,主管等不到我的回應,於是拍桌大罵。
「哼!連問個話也不會回應,像妳這樣的啞巴會做生意才有鬼呢!」主管瞇著眼轉身回到辦公室,坂本達真拿著兩杯茶,走到我的座位旁。
「剛才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不等他問完,將檔案存檔之後用力的把筆記型電腦闔上,坂本達真嚇了一跳。
「挺會巴結的嘛。」我瞪了坂本達真一眼,坂本達真不明白。
「既然想跟那個主管混熟就不要再接近我!」我拿著筆記型電腦和公事包離開辦公室。
 
坂本達真被罵得毫無頭緒,「怎麼回事呢?剛才還跟慈雅前輩處得蠻好的……」坂本達真搔著頭。
「因為你多事囉。」坐在桂慈雅對面的同事直接將原因告訴坂本達真。
「多事?」坂本達真還是搞不太清楚,那位同事微笑的看向坂本達真。
「不介意的話,跟我去喝一杯咖啡吧。」聽到這句話,坂本達真似乎查覺到什麼,於是放下茶杯跟著那位同事一起離開辦公室。
 
在咖啡廳,坂本達真和那位同事坐在最裡面的座位。
「還沒自我介紹,我是坂本達真,不知道前輩怎麼稱呼呢?」坂本達真問,那位同事微笑。
「上杉幸介,我的父親是日本人而我的母親是台灣人。所以我從小就在台灣長大。」上杉幸介說,坂本達真有點意外點頭表示理解。
「那我們進入主題吧,關於小雅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生氣的原因。」上杉幸介將公司內一些消息告訴坂本達真。
「小雅她是普通高中畢業後就投入業務員行列,一開始對業務不是很感興趣,為了生活不得不在這個行業做下去。」上杉幸介說到一半,服務生將咖啡送來。
「原來如此,慈雅前輩有說過,她對業務不感興趣。」坂本達真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主管是個喜歡以學歷和業績來認定員工是優秀或是差勁的人,而小雅正好是主管眼中差勁的員工。」聽上杉幸介一說,坂本達真想通為什麼剛才桂慈雅會對自己說那句話。
「哎呀……本來想幫慈雅前輩說些好話反而……」坂本達真搔著頭,沒想到原本想讓桂慈雅更好一點卻變成了惡意。
「這不是你的問題。」上杉幸介喝了一口咖啡,「日本跟台灣的職場不見得一樣,每個地方都會有主管跟員工之間處得來或是處不來的事情發生。」上杉幸介說得沒錯,在職場上奮鬥多年的坂本達真也清楚這點。
「對了,上杉前輩跟慈雅前輩的關係是?」坂本達真覺得上杉幸介對桂慈雅的稱呼像很親近的人。
「我跟小雅是國中同班同學,那個時候的她跟現在的她差很多。」聽上杉幸介的說法,桂慈雅以前也曾有過願意接納人群的時候。
只是隨著夢想破滅,環境壓迫和人際關係上的摩擦,而變得像現在那樣冷漠的個性。
「所以慈雅前輩還是希望能夠當畫家之類的……嗎?」坂本達真在第一次跟桂慈雅接觸的時候,有看到桂慈雅在紙上隨筆畫的插圖。
「是呀,」上杉幸介看了一下手錶,「我差不多該去工作了。」上杉幸介將咖啡喝完。
「那個……如果以後我跟慈雅前輩之間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拜託上杉前輩告訴我該怎麼做嗎?」坂本達真很希望自己能幫助桂慈雅,他相信桂慈雅一定能夠找回夢想也能夠對業務產生一點興趣。
「可以。對了,」上杉幸介想到一件事,「要找小雅的話,她現在應該是在書局吧。」上杉幸介將一張名片給坂本達真,隨後上杉幸介就離開咖啡廳。
坂本達真看著手上的名片,「上杉前輩,謝謝。」坂本達真將咖啡喝完之後,拿著公事包離開咖啡廳。
 
        *    *    *    *
 
我站在商業書叢的書櫃前翻閱行銷相關的書,以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最初踏入業務行業的時候,我的客戶告訴我,多看一些行銷相關的書籍,可以提升對這個行業的了解度。
一開始我不太想這麼做,因為我並不是真的對業務感興趣。
只是後來才漸漸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不想做就能不做,而是不得不做。
除了我的國中同學上杉幸介知道我會到書局之外,沒有其他人知道。
他們跟主管一鼻子出氣,巴不得我從公司走人。
「原來如此,所以只要……」我打算仔細閱讀書中重要的內容時,聽到坂本達真的聲音。
「慈雅前輩,」他跑得很喘的進到書局,我看到他的時候,將書放回去書櫃。
「抱歉。」他一開始就先道歉,我仍然在介意他對主管說的話以及我在那之後被主管責罵的事情。
「道歉什麼?我不是說既然要跟那傢伙走近,就不要跟我多說什麼不是嗎。」坂本達真聽出我還在生氣,於是將剛才跟上杉幸介談的事情告訴我。
「我沒有想跟誰好,也沒有想討好誰。我會知道慈雅前輩在這裡,是上杉前輩告訴我的。」他跟我解釋他之所以對主管說那些話是為了我好,並不是想討好主管。
「無論怎麼說都沒用,那些人也是這樣子說。可是後來呢?還不是跟那傢伙一鼻子出氣。」我固執的不信任,對於坂本達真而言是一種傷害,他嘆了一口氣。
「信任有這麼困難嗎?我不會像他們一樣,我也不想討好誰。因為到了最後對我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有的也只有被捨棄的份而已。」聽到這句話,我疑問的看向他。
被捨棄?難道是在之前的公司發生的事嗎?所以才會到這間公司工作。
在坂本達真說完之後,我們之間陷入沉默。
「……看來你很喜歡業務這份工作呢。」我打破沉默說出這句話,坂本達真看著我。
「要是我,我寧可不要在踏入這樣的職場環境。」我將自己的看法說出。
「慈雅前輩……」
我重新整理自己的情緒。「該說抱歉的是我,忘記你才剛進公司。」坂本達真訝異的看著我。
「不是說要幫我嗎?今後我們就是夥伴了。」我伸出右手,坂本達真微笑的伸出左手。
「好的,慈雅前輩。」握手代表的意思是一種信任,坂本達真讓我對人重新有了信任感。
 
坂本達真他推薦我幾本不錯的行銷介紹書。
「這位作者他是從事行銷多年的人,這本書裡面是他的經驗。」坂本達真將書拿給我,隨後找其他的相關書。
關於業務行銷方面的經驗,坂本達真比我專業而且懂得很多。
「對了,能問你為什麼要特地從日本跑來台灣工作嗎?」我翻著剛才他給我的書隨口提問。
「這個嘛……」坂本達真搔著頭,我沒注意到他的動作。
「怎麼了?」我將注意力移到坂本達真,發現他困擾的在想該怎麼說明。
坂本達真看向我,「等一下回公司的路上,我在跟慈雅前輩說吧。」聽他這麼說,感覺上就很像有什麼難言之隱。
「好,那等等再談吧。」我繼續研究書的內容。
 
老實說我不知道坂本達真的名字之前,一直以為他是台灣人,他說的中文很標準。
我翻了幾本選了其中三本對我而言能夠理解的書,買回家以便之後的生意能夠進行順利。
 
走出書局,坂本達真看著我兩手拿滿東西,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我反射性的拒絕,後來想想,我決定要信任坂本達真,那就不該凡事都拒絕他人的好意。
於是將剛才買的那袋書拿給坂本達真,坂本達真將袋子接過微笑。
看著他的笑容,他的個性好到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    *    *    *
 
「其實我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小團體。」回公司的路上,坂本達真說起過去在前一家公司發生的事情。
「如果去迎合別人,只是為了貪圖自身利益的話,還倒不如不要。」聽他這麼說,我看著他。
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個過於熱心的人,原來是因為他不希望再看到有人跟他一樣被排擠,之後不得已只能另外找出路生存。
我想我似乎能夠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你是因為這個緣故才離職?」他聽到我這句話之後點頭。
「那為什麼會選擇來台灣?」以現在的世界來看,其他國家的出路不會很差,所以我很想知道原因。
「因為我喜歡有人情味的地方。」坂本達真微笑,似乎蠻多國外的旅客對台灣的印象,都是在有人情味這方面的事。
「……這間公司並不像你講『有人情味』的地方唷。」我很明白的說出自己的看法。
如果說主管的個性改掉,或者說是換掉一個主管的話,也許還算是有點人情味的工作職場。
「沒關係。只要有慈雅前輩跟上杉前輩在,對我來說就好了。」坂本達真那率直的表白讓我聽了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講這樣的話,難道不覺得害羞嗎?
 
回到公司的時間已經五點三十五分。辦公室有些人已經開始在收拾,準備打卡下班。
我走到辦公桌旁,「事情處理好了?」上杉幸介在處理檔案,注意到我回辦公室。
「嗯,好了。」我將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把剛才的檔案再做處理。坂本達真坐在我旁邊的位置。
明白桂慈雅和坂本達真之間已經和好,上杉幸介繼續著手自己的工作。
「對了。」我轉頭看向坂本達真,「你家在哪?」剛才只有談到坂本達真的過去,沒問他現在住哪。
「來台灣的時候,我有去看過房子。」坂本達真整理公事包內的東西,「好像是在……松山區附近吧。」我聽到他說的這句話,停下手邊動作。
「松山區?」我為了確定自己沒聽錯,於是重複他說過的地區。
「是呀,房東對我很好。」坂本達真微笑,因為從松山機場下機,所以就近找有沒有出租的房子。
「你知道公司跟你家的距離很遠嗎?」坂本達真聽到我這麼問,搔了搔頭。看他的動作,很明顯不知道這件事。
我拿出公司的名片,開啟網路上的地圖索引。「你家的位置在這裡,跟公司的距離是這樣。」我仔細的跟他解釋。
「原來如此,難怪那天跟房東說的時候,房東會嚇到。」他恍然大悟,我不知道該怎麼好。
「所以呢?還打算住在那嗎?」我覺得坂本達真繼續住在那邊,對之後通勤不太方便。坂本達真聽了之後陷入思考。
「既然這樣,要不要跟小雅一起住。」上杉幸介看著我跟坂本達真,提出他的看法。「跟我一起?」我不懂為什麼上杉幸介提出這個辦法。
雖然我家是兩房一廳的套房,是可以再多住一個人進來。但是,要說家離公司近的話,上杉幸介他應該是比較適合才對。
「跟慈雅前輩嗎?」坂本達真靦腆的看著我,我不能明白為什麼。
「我是不介意啦……」反正我家除了我之外,也沒有其他人了。已經是成年人,自然是靠著自己的力量一個人過日子。
坂本達真聽到我的回答之後,「今後請多指教!慈雅前輩。」坂本達真對著我鞠躬,聽他的語氣可以知道他很高興。
「好了,頭抬起來吧。」日本跟台灣的習慣不同,所以我才這麼說。幸好現在公司人少,要是在人多的時候,不知道他們又會傳成怎樣。
 
後來我和坂本達真一起離開公司,去公車站搭車。
 
        *    *    *    *
 
往公車在的路上,「慈雅前輩,在台灣搭巴士需要多少錢?」坂本達真拿出他的錢包問。
我無言的看著他錢包裡的日幣,難道他不知道來台灣的時候,要換錢嗎?我從公事包拿出手機看時間,這個時間點,銀行已經打烊。
坂本達真翻找他的錢包,找出三十六元的台幣。
「有這些錢就夠了,走吧。」我將手機收回公事包,距離要搭的那班公車,還有五分鐘,現在的時間充足,不至於趕不上。
 
因為下班時間,所以公車上的乘客很多。我看到有一個空位,叫坂本達真過去坐。
坂本達真搖頭,他說後輩不能讓前輩站著。聽他的意思,是要我過去坐,我猶豫的看向那個位置。
這時候我看到有一位老人家上公車,於是我幫助老人家讓他坐在那個空位上。
「慈雅前輩為什麼不坐呢?」坂本達真疑問,我看向他。
「因為在台灣的禮儀上,大眾交通的讓座很重要。」我對坂本達真說明台灣一些大眾禮儀。
「所以在搭乘大眾交通的時候,我通常是不會主動找位置坐。」如果因為沒讓坐,就要被人說閒話,那我寧可站著。
「原來如此……我會記得的!」坂本達真微笑,我不知道他明白什麼。
後來我們就一直站著,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廣播系統響起熟悉的站名,我順勢按下一旁的下車鈴。
 
下公車之後,「感覺台灣的巴士不太一樣呢。」坂本達真突然開口,我看向他。
「在我家那邊的巴士,有播放影像式車內廣告。還有分高速巴士、路線巴士、包租巴士以及定期觀光巴士。」聽坂本達真的說明,日本的公車好像蠻多樣化。
「這樣子呀。」我簡單的回應他。
 
走過一段路,到了一間外觀樸素約有五層樓高的房子。坂本達真看著房子的外觀。
「不用看,跟好。」我看向他,坂本達真愣了一下,之後跟上我。走進屋內,我看了一下信箱。
拿了信箱裡頭的廣告單和帳單,看到坂本達真已經在電梯門前等我。
 
開了大門,走進自己的家。
「打擾了。」坂本達真將鞋子脫下,「鞋櫃在裡面,把鞋子放外面容易不見。」我將鞋子脫下放入鞋櫃。
坂本達真明白後也跟著把鞋子放入鞋櫃中,「慈雅前輩的家,感覺很典雅呢。」坂本達真看著屋內的家具擺設。
「沒什麼,只是單身上班族的房子而已。」我走到房間,找髮圈將頭髮綁起。
坂本達真待在大廳,我綁好頭髮從房間走出,看到坂本達真看著掛在牆上的畫。
「這幅畫,是慈雅前輩畫的圖嗎?」坂本達真看著那幅畫,眼神中散出好奇以及仰慕的感覺。
沒必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吧?「這是我在國中時得獎的作品。」第一次得獎也是最後一次,我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因為我認為不需要提起。
「好厲害唷……」坂本達真依舊看著那幅畫,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會因為這樣子的小事感到佩服。
「明天剛好是周休,我陪你去處理房子的事情吧。」我將話題帶到對於現況來說重要的事,坂本達真拿起公事包。
「瞭解了,那我先聯絡房東先生吧。」坂本達真打開公事包,找到房東給的電話號碼。
「不好意思,慈雅前輩可以借我用一下電話嗎?」坂本達真看向我。
「可以,不用這麼拘束。」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坂本達真微笑點頭,走到電話前,播打電話。
「……喂,請問是施先生嗎?我是坂本。事情是這樣子的……」坂本達真在談論重要事情時的感覺,和平常總是一臉和善爛好人形象完全不同,感覺可靠不少。
「好的,不好意思麻煩你,謝謝。」坂本達真和房東談好後掛斷電話,「慈雅前輩,房東先生說他會等我們去找他,所以……」坂本達真的語氣恢復平時的感覺,我疑問的看著他。
「慈雅前輩,怎麼了嗎?」坂本達真不理解為什麼我要一直盯著他看,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隨後移開視線。
「沒什麼,出發吧。」我輕咳一聲,隨後到房間拿鑰匙。
 
*    *    *    *
我問坂本達真他在台灣租的房子住址在哪,他說是在接近敦化北路附近的民宅,我看了一下手錶。
「搭計程車過去會比較快,等一下你跟司機說地址在哪。」之後,我們走到巷口,等不到多久車就來了。
 
上車後,坂本達真看到車上的標示,將安全帶繫上。我看他的動作,也將安全帶繫上。
「不好意思,麻煩載我們到富錦街十二巷,謝謝。」坂本達真將地址告訴司機後,「慈雅前輩常搭計程車嗎?」坂本達真突然問我。
「不常。大多是搭捷運或者公車。」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問這件事,坂本達真露出瞭解什麼的表情。
「你們是同事嗎?」司機隨口問,我選擇不回答。
「是的,我是後輩,而這位是我的前輩。」坂本達真開心的接話,我將視線轉移到車外的景色。
後來,坂本達真跟司機開始聊天,從同事的話題一直聊到司機一些親身經歷。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開進巷子裡,眼前一棟公寓。
公寓的外觀看起來有十幾年以上,原來還有這樣的公寓存在。
我拿出車費給司機,「謝謝你。」坂本達真向司機道謝。
「慈雅前輩,請跟著我。」坂本達真主動帶路,畢竟他一定比我還熟悉路徑,我點頭表示同意。
跟在坂本達真身後,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感覺上他習慣留意身旁的人與自己的距離,不像我那樣自顧自的往前走。
「到了。」坂本達真從口袋拿出房東給的備用鑰匙開門,「房東住在四樓,因為是舊公寓,所以要走樓梯。」坂本達真看向我。
「我明白了,走吧。」聽到我的答案之後,坂本達真讓出路。
「慈雅前輩先上去,右邊那家就是了。」坂本達真說完後,走到大門前將門關上。
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讓我先上去,不過既然他都這麼說了,就順著他的意思吧。
等到我走上去之後,才知道為什麼他要我先走上去的原因。
 
後來事情順利結束,房東先生好心載我們到我家的公車站牌。
之後我幫坂本達真拿一些行李,回到家中。
洗好澡之後,我看著在客廳看電視的坂本達真。
「那個時候,你是刻意要我先上去的吧。」我隨口說出這句話,坂本達真看向我。
「不是的。我身為後輩,所以不能前輩前面。」坂本達真認真的對我說,他的表情讓我想到他在和房東聯絡時的樣子。
「是嗎……」儘管他的態度明確,但我還是認為這其中肯定有蹊蹺。
「慈雅前輩妳就相信我嘛!」或許是聽出我話中的不信任,所以露出懇求的表情,這讓我感到有點難堪。
「我沒有懷疑你呀。」我選擇不表明自己的想法,因為我怕我一開口,事情可能會變得無法收拾。
我看向時鐘,已經九點多快十點。
「我先睡了,你知道客房在哪吧?」聽我這麼一問,坂本達真露出疑問的表情。這時候我才想起還沒跟他說到這件事。
我把我家的廚房、廁所以及客房還有我的房間位置,都告訴坂本達真。
「明白了嗎?」我看著他,他點頭表示明白。
「慈雅前輩晚安。」坂本達真微笑的看著我。
「晚安,不要搞錯房間唷。」我說完後打聲哈欠,往自己的房間。
 
*    *    *    *
 
在睡夢中好像聞到一陣食物的香味。應該是在夢中吧?平時我家不可能會有人特地做早餐來吃。
我緩緩睜開眼,味道確實存在。腦袋清醒後,我想起坂本達真昨晚在我家留宿的事情。
起身離開床鋪,看到鏡子中剛睡醒的自己。
「……整理一下好了。」畢竟現在家裡有其他人在,不能以邋遢的樣子面對別人。
 
走到客廳,坂本達真正好抬起頭,對上我的視線。
「慈雅前輩,早安。」坂本達真手上端著一盤三明治總匯,我看著他走到飯桌將盤子放下。
整桌料理豐富的驚人,平常我只吃一份火腿蛋三明治和一杯奶茶當早餐。
「看不出來,你蠻有手藝的。」我仔細看著桌上的料理,小黃瓜和高麗菜做成的生菜沙拉、看起來應該是用牛奶和紅茶煮成的英式奶茶,以及剛才看到的那盤三明治總匯。
「抱歉,擅自使用慈雅前輩家的食材。」坂本達真怕自己有做錯事,所以對我說這句話。
「沒關係,謝謝你煮這麼豐盛的早餐。」我難得說出感謝別人的話,坂本達真意外的看著我。
他的表情讓我不太高興,「做什麼看著我。」好像我是個不懂得感謝的人。
「我有點意外,因為我第一次聽到慈雅前輩說謝謝。」他真的是個老實人,老實到有時候氣氛上容易忽視。
「……算了。」也不能把錯算在他頭上,我自己或多或少需要改進。「你先吃,不用等我。」想起自己還沒盥洗,於是往浴室。
我洗好走出浴室,看到坂本達真坐在飯桌前,桌上的早餐完全沒動過。
「不是說不用等我嗎?」我走到飯桌,拉開椅子坐下。「慈雅前輩,請嚐嚐看吧。這是我親手做的唷。」坂本達真微笑的看著我。
我聽到他這句話,拿起三明治,吃了一口,我發現味道不會比市面上賣的差。
「好吃嗎?」坂本達真有點擔心的看著我,「味道不錯,蠻好吃的。」我簡單的說出自己的感覺。
「太好了。」坂本達真鬆了一口氣,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在意這件事。
「別只看著我,一起吃吧。」我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吃下,拿起一旁的英式奶茶。
坂本達真微笑點頭,「いただきます(開動了)。」坂本達真小聲的說了這句日語,隨後開始吃早餐。
 
「我可以問慈雅前輩一些事情嗎?」坂本達真捲起袖子,走到我身旁很自然的接過碗盤,我遲疑一下,沒有回話,只是重複著刷洗的動作。
「慈雅前輩的客戶只有之前我見過的那位女士嗎?」坂本達真的問題,使我停下手邊的工作。我思考了一下,「只有她而已。」我將盤子遞給坂本達真,正巧對上的他視線。
 
「她是我在二十一歲那年遇到的貴人。」提到那位客戶,我想起當初剛進公司的事情。
「起初我會踏入這個行業,是因為上杉幸介。」身為新人,需要了解整個公司體系的運作。
我不想追隨其他人,於是我待在上杉幸介身邊,當他的助手。
隨著時間久了之後,「某天,上杉幸介對我說,要學著自己去做,一昧依賴別人是不行的。」當下我彷彿被推入無垠深淵,迷失了方向。
「所以,慈雅前輩是在這個時候……」坂本達真說到一半,我搖頭否認。
「那時候我不知道幸介的用意,所以我選擇逃避。」就算早上人有到公司,也不是在做工作。離開公司之後,不是去找客戶而是待在書店,到下班時間才回公司。
「主管從那個時候開始對我印象變差,我很差勁對吧。」說到這,我自嘲的笑了一聲,我不能否認有時候的自己,總是以自己的想法看待他人。
坂本達真思考了很久,眉頭糾結。
「或許是差勁的人也說不定。」聽得出來他也是這麼認為,只是不想傷到我所以委婉的說出這句話。
「不過,如果是跟繪圖相關的工作,慈雅前輩就會有動力了吧。」聽坂本達真的說法,他似乎覺得我只是因為選擇不同而變成這樣子。
「某天我在書店遇到那位客戶。」不知道她是怎麼認出我是負責行銷的。從認識她之後,我就開始有了一個穩定的業績。
「老實說我很感謝她,如果沒遇到她,或許我就這麼結束了。」坂本達真聽完後,「我知道將來我該用怎樣的方式幫助慈雅前輩了。」坂本達真微笑的看著我,我疑問的看著他。
 
*    *    *    *
 
坂本達真所謂的幫忙,說穿了是為了矯正我個性上的問題。藉由他的經驗,幫我尋找適合我洽談的客戶。
雖然他總是稱呼我為“前輩”,但是論經驗來說,他才是“前輩”。
 
跟新的客戶談完之後,我回到公司。
「啊,慈雅前輩。」坂本達真走到我面前,「這次的客戶還好吧?」坂本達真從開始幫我到現在,都會問我跟客戶相處的情況如何。
「是個很好商量的人。」我簡單說出自己的看法,「那你呢?來公司也一段時間了,應該有找到客戶吧?」就在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主管突然出現了。
「沒想到最近妳的態度變了呢。」主管的這句話,聽起來沒有以前刺耳。我看向主管,「抱歉,一直以來給您添了麻煩。」看到我的這個舉動,主管以及其他同事都嚇到了。
「她居然會說這樣的話?」
「是不是受到什麼打擊了?」
聽到同事們竊竊私語,坂本達真以及上杉幸介默契的笑了一下。
主管輕咳,「我就收下妳的道歉吧,今後繼續努力。」主管說完這句話之後,轉身回到辦公室。
辦公室內的其他同事繼續做他們的工作,彷彿剛才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下班後,我約坂本達真和上杉幸介到附近的咖啡館,一方面從他們那邊學習新的經驗,另一方面我想跟上杉幸介敘舊。
「看來你們處的不錯。」上杉幸介看著我和坂本達真,「能讓小雅對工作產生興趣,坂本君不簡單呢。」坂本達真聽到上杉幸介的這句話搔頭微笑。
「我只是以後輩的身份,替前輩聲援而已。」我聽到坂本達真說出這句話後,暗地踢了他的腳一下。
坂本達真彎下腰摀著自己的腳,「明明你才是前輩吧。」我不滿的看著他,他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隨後我從錢包裡拿出兩百塊給坂本達真,「玫瑰歐蕾,其他自己點。」坂本達真明白我的意思,隨後到樓下點餐。
「當初你是特別讓他接近我,對吧。」好像從書店那天開始,坂本達真就跟我越來越接近。而促成這一切發展的人,就是上杉幸介。
「因為他是除了我之外,更關心小雅的人囉。」上杉幸介微笑,認識這麼多年,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他的城府有夠深。
「慈雅,可以來幫我嗎?」坂本達真端著兩杯咖啡和一份三明治,在樓梯間要我幫他。
「果然呢。」上杉幸介的這句話,明顯表達出他確實是想把我跟坂本達真的關係拉近。坂本達真仍然在喊我的名字,我只好起身幫他。
 
和上杉幸介的談話中,我明白這份工作需要的是什麼。業務員不是硬拉著別人就能夠說服對方成為自己的客戶,同時也要能從對方的身上,了解對方需要的是什麼。
這方面的能力,我還需要多學習。
 
「時間不早,我先走一步。」上杉幸介說完這句話之後離開,坂本達真看向我。
「慈雅是特地約上杉前輩對吧。」面對坂本達真的提問,我點頭表示他想的沒有錯。
「我還需要多方面學習,雖然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沒有說出另一個目的,因為讓坂本達真知道的話,或許他對上杉幸介會產生距離感。
坂本達真露出疑問的表情,「別想這麼多,我們回家吧,達真。」坂本達真聽到我說這句話後,露出笑容。
回家的路上,我們討論明天與客戶見面的事情,還有公司這個禮拜的業績結算。
未來的路,我們會同心協力度過一切難關。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707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akusu7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練手感】一個漢子... 後一篇:只是想說 謝謝官方的賠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三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