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二十八回

作者:Lubit│2019-07-23 12:38:09│贊助:8│人氣:87
  其實水族人並不是不知道,二公子想做的事情,無論是從可行度方面還是利益方面都不太可能。但是他之前動作迅速地處理掉了那些不支持他的官員,等於是殺雞儆猴,表明任何不服從於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事情剛發生不久,全部族上下都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再加上長期不得到中央重視的怨恨心理,若冼元給了他們一個名堂,讓他們能光明正大地造反,何而不為?

  「真是荒謬……二公子到底在想什麼啊?」

  「見兩位相談甚歡,不知您對冼元公子目前採取的策略有何高見,孫隊長?」

  隊長差點以為自己的心臟要嚇停了,雙肩猛地顫了下。一旁的侍女更是無暇自五官之間隱藏驚惶之色,恐懼全都寫在臉上。

  「槐、槐先生!」

  「策略是我規劃的沒錯,可這一切都是依照公子的意願在行動,莫非您是對公子拯救水族的理想不滿?」

  「小、小的哪敢……」

  「說起來都是因為你!你帶著那些奇怪的策略和說詞,煽動多年前因戰爭失去父親而喪志的冼元公子,還有多年不受御廷重視的水族人民,明知是飛蛾撲火,還如此蠱惑他們!你到底有什麼意圖!」

  侍女尖銳的喊聲落下,四周恢復一片肅寂,走廊仍然迴盪著她的呼吼,這才使她注意到自己一時氣憤,讓什麼麻煩脫口而出了。

  「……太可惜了,雪松。我本以為撫養公子長大的您,應會了解他偉大夙願的。」

  「對、對不起,槐大人!小的並不是……」

  「對於懷抱叛逆心理的人,身為冼元公子的左右手,我可不能寬待呢。您說對嗎?孫隊長。」

  侍女身上的驚恐失措染上孫隊長的眉宇之間,眼神之間流露的慌張與畏懼不須言語。

  「若您真心愛著冼元公子與北方水族,請您務必將罪人關進大牢,在明日早會之前將叛徒親手處刑,這般重責大任只有您能勝任。」

  「不……不要、不要啊!槐大人!小的知錯、知錯了!還請您——」

  「那麼我還有其他要事在手,先行告辭。若處刑並未如期舉行,您應該清楚下場的吧?」

  「明、明白……」

  槐說完便轉身離去,他聽見穿著盔甲的宮內衛兵走近,準是受了隊長命令,前來把侍女壓下牢的。

  這下恐怖統治又更加鞏固了,真該感謝冼元對他幾乎百分之百的信任,甚至把這種權力下放給他。

  槐冷冷笑了。



  姚流和玄武大致上將闖進宅邸裡來的水族士兵都趕出去之後,舟兒領了二少爺的命,嚴守宅邸四周。姚流匆忙趕回他讓客人和任鈴等著的那間房間,急得和平時一向從容優雅的他比起來,臉上的焦急之色突兀至極。

  分別來自水族和金族的貴客意外同時造訪,讓兩件似乎非常棘手的事情全都掐在了一塊兒。雖然無論哪一邊都尚未弄清全貌,但剛剛那些來勢洶洶的士兵,還有任家復祖親自蒞臨北方,兩邊都絕非芝麻小事。

  「真是——愈想愈頭痛。」

  平常腦袋非常靈光的姚流這下也為難地掐了掐快陷落出兩道深溝的眉間,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推開了房間的門。

  「不好意思,讓各位久——」

  本來深怕自己因為處理私家事務而讓尊客白白等了不短的一段時間,正想道歉的,但看起來他們還挺……愜意的?

  「至於鳧徯呢,是個怪傢伙,形雖似雞,面卻似人,一旦出現就會——姚、姚流先生!」

  任鈴似乎正興致勃勃地講著故事給另一位客人聽,高興得連他開門進來的聲音都沒能傳進她耳裡。她大概是看見原本正聽著自己說話的人明顯地挪了視線,順勢跟著看過去才注意到的吧。

  姚流笑了一下,她是在說任家抄本裡妖魔的事情嗎?他就連姚家的抄本也只讀過一兩次,這女孩同樣身為復祖,卻對抄本所記載之物如此熟悉,可真令他感到新鮮。

  「西方妖魔的事情似乎頗有趣味,還麻煩任鈴小姐務必撥空詳述。不過,我想我們應該先認識彼此,再各自表明來意如何?」

  他溫婉地對大家報以一個禮貌的笑容,因為剛才的那一點小樂趣,又找回了他一向的大方態度。

  「勞煩兩位大駕至敝寒舍,我是姚家的次子,同時也是第八世復祖,名為流。」

  說完,姚流向兩人一鞠躬,任鈴和另一名客人也紛紛點頭致意。而白虎呢?他從剛剛開始就相當豪放不羈地坐在一旁的某個矮櫃上,一雙炯炯眼神的眼睛緊緊黏著姚流。

  「這位想必就是傳說中的監兵神君,白虎大人對嗎?本尊果然俊逸非凡,有幸能在此生拜見您的尊容,備感榮幸。」

  任鈴看著姚流對白虎畢恭畢敬的樣子,才想起來他神明的身分有多高貴。畢竟他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又沒什麼架子,比起說來了尊神明,更像來了個可靠的戰友。

  「你看來滿懂禮數的。」

  想想自己當初對他什麼態度……總感覺白虎似乎話中有話,任鈴因此一顫。

  「不過鞠躬、敬稱什麼的都免了,問候的話,烏龜傢伙已經做過了。還是快點進入正題吧?小少爺。」

  「那麼讓我稱呼您白虎先生吧。兩位,請容我介紹。」

  姚流對白虎送上禮貌的笑容後,再朝他倆這兒走了過來,駐足在她和對面那男人相對坐著的位置中間。

  「任鈴小姐,這位是水族房將軍的長子,凊元公子。凊元公子,這位是來自西方山海師家族,任家的小姐,名為任鈴。」

  他就這麼妥妥貼貼地把兩人都介紹過,仍是一副臉不紅氣不喘。這對任鈴來說很是震驚,其他山海師家族的孩子都這樣有社交手腕嗎?如果是她的話,大概早就手忙腳亂地連連失禮、出錯,姚流卻這樣體面。

  不過,令她震懾的還不只有這個。

  「妳、妳是從西方……」

  「你就是——將軍的……」

  姚流眨眨眼,看著他們倆一同對著彼此瞪大眼睛,不禁疑惑地問:

  「怎麼了嗎?兩位?」

  他這一問彷彿給了兩人一個信號,他們倏地從椅子前站起,分別瞪著桌子另一頭的對方,一臉吃驚。

  「原來妳是金族人!我還以為妳是流的妹妹呢!」

  「原來您是族長的兒子!我還以為您只是……」

  只是?原本以為他是誰來著?任鈴這下也想不起來,只是呆愣愣地低下了頭。

  白虎在後面看著,忍俊不禁笑了出來。一個看了小姑娘的雪白眼瞳還以為她就是個姚家的女兒,另一個見了男人能被姚家當成貴客招待還以為他就是個普通人。

  「哈哈,我猜凊元先生在我進來前,應該在聽任鈴小姐說妖魔的故事對吧?」

  「是、是的……」

  任鈴愈想愈覺得害羞,自己方才那副樣子,作為同樣是名家出身的大小姐,絕對失態了。所以才說她不適合這種場合……

  「那真是太好了,看來任鈴小姐真的很喜歡抄本呢。想不到時至今日還有像您一樣的人存在,我以為山海師們已經都變得像姚家一樣,只一味追求強大了呢。」

----------

我猜姚流的身分應該滿好猜的啦,應該很早就被料想到了

這裡差不多快要追上我之前寫第一版的進度了!我會盡力寫得條理清楚的

感謝各位的支持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98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0711 - 0717 ...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