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1-10:划算的交易

作者:Luis│2019-07-22 22:12:10│贊助:290│人氣:527
  有看過神鬼奇航二、三部的人應該都記得,做為這個電影中大BOSS存在的戴維瓊斯,其本身幾乎已經是等於不死的存在了,雖然原電影劇情在這一段上並沒有特別著墨,但是從各方人馬都對戴維瓊斯裝著心臟的聚魂棺如此執著來看便能窺得一二,如果說以前的三國是「鳳雛、臥龍,二人得一可安天下」的話,那麼在神鬼奇航的世界觀裡,誰得到戴維瓊斯的心臟,誰就等於掌控了大海!
 
  而如今,這顆心臟現在已經被傑克牢牢握在了手中,如此一來戴維瓊斯的話也就不敢貿然行動了,意識到這一點後不論是傑克或是項羽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而剛才還一副勝券在握模樣的戴維瓊斯此刻臉上的表情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變得彷彿吃了屎一樣的難受。
 
  「這還真是奇妙的感覺,手上同時掌握著生與死,不覺得挺諷刺的嗎?」傑客看了看手上的心臟,又看了看這顆心臟的主人,過了片刻後才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說道。
 
  「你還真是個殘忍的傢伙,傑克‧史派羅!」戴維瓊斯咬牙切齒的瞪著傑克,他簡直恨不得立馬就衝上去把傑克給分屍了,但從傑克的表情來看,一旦他有什麼動作,這傢伙十有十成就會立刻一劍刺穿他的心臟了,無奈之下,戴維瓊斯也只能憤怒的盯著傑克,而不敢輕舉妄動。
 
  「殘忍與否要視個人的出發點而定,好了,現在能不能麻煩你把我的船員給鬆綁了?他們可是快被你給勒死了啊。」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你區區一個海盜,居然敢威脅我?」戴維瓊斯憤怒的罵道。
 
  「這個嘛,讓我想想,沒錯,雖然威脅是個骯髒的詞,但你不得不承認它卻很管用。」傑克挑了挑眉道,一手則還把完似的拋著那顆心臟「現在,馬上放了我的船員。」
 
  「…」戴維瓊斯憤怒的臉色都鐵青了,但他仍然咬著牙一揮手,那些綑綁著眾人的觸手立刻鬆了開來,好幾個被勒的喘不過氣來的海盜一獲得自由,立刻倒在地上大聲喘氣了起來。
 
  「我已經照你說的放了他們,現在可以把心臟還給我了吧?」戴維瓊斯低吼道。
 
  「啊啊,別那麼著急,別忘了現在提出條件的人是我,剛才的只是第一條而已,我還有九十幾條沒說完呢!」然而傑克見狀後卻是狡黠的奸笑了起來,戴維瓊斯聞言則是整個人一呆,這傢伙沒搞錯吧?
 
  「再來我想想啊,要開什麼條件好呢?對了,先把我欠你的債務一筆勾銷如何?再來則是從我們離開這裡之後不准對我的船還有船員進行報復,但你要宰了巴博沙我沒意見,反正我本來就不喜歡他,噢對了,還有把你那隻大海怪給我弄遠點,我今天已經受夠滑溜溜的觸手了,還有…」
 
  「傑克!別機機歪歪廢話那麼多了,快刺那顆心臟!」傑克正滔滔不絕的說著時,項羽卻忽然大吼著打斷了他。
 
  「噢,別這麼心急嘛,我的好朋友,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深海閻王的心臟,你知道有多少人願意為了拿到這玩意兒而開出天價嗎?有了這東西就等於擁有了大海,況且雖然永生很吸引人,但我這張帥臉實在不適合長觸鬚,況且…」傑克盯著手中的心臟,忍不住吃笑了起來,接著轉過頭來一臉狂熱的看著眾人說道「難道你們沒有想要的東西嗎?」
 
  「想要的東西?」傑克的這一句話就彷彿有某種魔力般,將眾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一時間所有人全都呆呆的複誦著傑克剛才說的話,甚至連項羽也像是著了魔似的叨念了起來。
  
  「想要的東西...是啊,我有想要的東西,我想要金子!還有更多的金子,最好是多到口袋都裝不下的金子!」一個海盜說著說著,語氣也愈發狂熱了起來。
 
  「我、我想要娶那個和我住在同一條街上的女孩,我想娶她,我想和她結婚!」另一個海盜也癡迷的說著。
 
  「我想要搬到城裡去住,那裡有體面的衣服可以穿、有乾淨的食物和水可以吃喝,而且每個人都尊敬我…」
 
  「我想…」
 
  「我也想…」
 
  「我也是…」
 
  「我也有想要的東西,我希望可以復活那些死去的同伴,我想要再見他們一面,再聽一聽他們的聲音,我還想再和他們一起並肩作戰下去…」而就在那些海盜們露出癡呆般的表情喃喃自語時,一旁的項羽也不知怎的,像是失了神一般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
 
  是啊,那些曾經和他一起出生入死過的夥伴,那些死去的夥伴,項羽真的好項念他們啊,不論是伊藤的嘴砲也好,是葉子的犯二也好,又或是千鶴和小冷時不時扔來的閃光彈也好,項羽真的好想念他們,一個人在這個恐怖片世界的壓力與孤獨感實在是太大了,他已經不想再一個人揹負下去,不想再看著那空盪盪的主神空間,一個人對著無邊的黑暗吶喊了…
 
  復活他們,他想復活他們啊!只要能夠復活他們,項羽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項羽!」然而就在項羽的意識即將被復活夥伴的執念給淹沒時,一陣嘶吼聲忽然在他的耳邊響起,硬生生地將項羽的心神給拉回了現實,然而還沒等項羽回過神來,一個人影忽然猛地朝他撞來,剛剛才回過神的項羽連東西南北都還沒搞清楚,就被這道黑影給撞個正著,雙雙摔倒在甲板上。
 
  「痛!搞啥啊?!」項羽的後腦勺直接在甲板上撞出了一個腫包來,但也多虧了這麼一撞,藉著這股疼痛項羽終於是回過了神來,但當看清楚眼前的情況時項羽卻整個人傻了。
 
  「咳、咳,大笨蛋,不要被那個聲音給騙了,不管它和你說了什麼,也不管你聽到什麼,那都不是真實的!快點給我清醒過來啊!」神崎正趴在項羽的胸口上不停喘氣著,從她氣喘吁吁的模樣來看,剛才顯然就是她用全身的力氣撞來才把項羽撞倒的,至於神崎為何要這麼做…
 
  「嘖,被識破了嗎?真可惜啊,只差一點我就能砍下你的腦袋了。」戴維瓊斯皺著眉,緩緩將刺進甲板的佩劍給拔了出來,那裡是項羽上一秒還站著的地方,要不是神崎及時將他給撞開,那麼現在那把劍肯定已經插進項羽的身體裡了,只是雖然戴維瓊斯這一劍並沒有砍中,但他的劍刃上還是帶著一抹新鮮的血跡。
 
  「不過很遺憾,為了救你,有人得要付出代價。」戴維瓊斯冷冷說道,就在項羽還在愕然時,忽然一陣啪噠的聲音從他的耳邊傳來,當項羽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時卻瞬間愣住了,在離他不遠的甲板上,赫然正躺著一截被砍斷的纖細手臂,直到這時項羽才注意到神崎的一邊衣袖正空蕩蕩的隨風飄動著,而從那截衣袖的斷口中,還能看到一陣溫熱的血紅正不斷滲出著,滴落到項羽錯愕的臉上。
 
  「神崎,妳的手…」
 
  「嗯,雖然我已經盡可能的動作快點了,但躲的時候還是慢了一步,不過不要緊,我這隻手的骨頭本來就已經斷了,如果不回到主神空間接受治療基本上就等於廢了,繼續留著的話反而會拖累我戰鬥,不如砍了省事。」神崎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她揩了揩臉上冒出的冷汗,接著才繼續說道「而且比起斷了一隻手這種小事,我們現在有更大的麻煩。」
 
  神崎說完忽然往旁一指,就看到原本正抓著那顆心臟的傑克不知怎麼地呆坐在地上,他的雙眼無神的上吊,半張的嘴邊也不停流出口水,而那顆心臟在傑克手中的心臟此刻正散發出一陣又一陣幽綠色的詭異光芒,凡是被這陣光芒照射過的人全都像是著了魔般呆愣在原地,時而傻笑時而像是哭泣般不停囈語著。
 
  這不正常,這他媽的絕對有問題,神崎咬著手指飛快思索著,雖然神崎不知道戴維瓊斯是不是精神力能力者,但怎麼看那顆心臟都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從傑克一開始的失心瘋,到後來自己和項羽產生的幻聽和幻視等等,這一切都是那顆心臟搞的鬼。
 
  「該死的,剛才拿到心臟後早點刺下去不就沒事了,傑克那個白癡偏偏要廢話一堆,這下事情變得麻煩了啊,欸,項羽,妳要去哪?」正當神崎左思右想著對策時,項羽卻忽然輕輕推開她站了起來。
 
  「那些海盜中應該還有沒被控制的人才對,想辦法喚醒他們,然後找準時機一刀刺死戴維瓊斯的心臟。」項羽面無表情的說道,他伸手輕輕按在神崎肩上,隨著一陣溫暖的內力湧入體內,神崎原本渙散的精神也重新集中起了注意力,手臂被斬斷的傷口也在一陣血箭噴湧後止住了血來。
 
  「你、你是笨蛋嗎?有那麼容易的話我還思考這些計畫幹什麼?就是因為力不如人、計不如人、勢不如人才需要計畫啊!如果真像你說的那麼簡單的話也不需要計畫了,你直接衝過去把戴維瓊斯痛扁一頓,復原幾次就打死幾次就好了!」神崎愣了愣,接著忍不住咆哮了起來道。
 
  「嗯,那就照妳的計畫做吧!」
 
  「蛤?」神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似的表情看著正轉著脖子的項羽,後者則是頭也不回的說道:「我會照妳說的去把戴維瓊斯痛扁一頓的,至於接下來的就看妳的了,看是你們能夠先刺死那顆心臟,還是我的身體先支撐不住倒下吧!」
 
  「你瘋啦,項羽!這麼做簡直和自殺沒兩樣!」神崎一聽立刻咆哮了起來,用她僅剩的一隻手抓住了項羽的肩膀吼道:「冷靜下來,我知道雖然情況看起來很糟糕,但我還是可以想出辦法的,給我一點時間,我…」
 
  「我這不就是在替妳爭取時間了嗎?!」然而神崎的話還沒說完,項羽卻忽然扭過頭來低吼道,這讓神崎忍不住愣住了,她以前也不是沒有看過項羽發狠或是拼命的模樣,只是這次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樣,如果說之前的項羽是因為怕死和不想死而拼命去戰鬥的話,那麼現在驅使項羽戰鬥的動力卻是更簡單的東西。
  
  那是憤怒,是不用透過任何描述,光是站在他附近就能清楚感覺到的憤怒!
 
  「快去吧!然後一會兒盡量離我們遠點,我怕控制不住會波及到你們!」項羽話音一落,瞬間從他的身上猛地炸裂出一陣耀眼的金色氣燄來,接著就見他腳底一蹬,整個人如一枚飛彈般朝著戴維瓊斯飛射了過去,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神崎幾乎是眼睛一眨一閉,接著上一秒還在自信滿滿的擦刀的戴維瓊斯,下一秒就被項羽這一記人肉飛彈給撞了個正著,兩人雙雙向著一旁飛了過去,留下一臉無言的神崎呆站在原地。
 
  「媽的,項羽這個智障,我血壓會飆高絕對都是你害的。」神崎無奈的嘆了口氣,她轉頭撇向了那些被心臟控制住的人,包括傑克、伊莉莎白在內的幾人,全都雙眼無神的回望著她,而且雖然這些傢伙被控制了,但他們卻彷彿有了心電感應般猜到神崎的想法,當雙方的視線一接觸時,這些被控制的海盜立刻自動將拿著心臟的傑克擋在身後,同時抽出了各自的武器朝神崎走來。
 
  「也罷,每次都想東想西的,久了我也有點累了,今天既然機會難得,那我就用簡單一點的方法解決吧。」神崎長噓了一口氣,她一把從裙子上撕了塊碎布下來,接著咬住碎布就簡單的將傷口處包紮了起來。
 
  「呼,這樣就行了,威廉,你還活著吧?」神崎喘了口氣,接著轉頭向旁邊大喊,不多時就看到一個混身是血的青年一拐一拐的朝她走來,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怎麼回事?為什麼大家都變成這樣?該不會…」
 
  「啊,你猜得沒錯,他們都被戴維瓊斯給控制了喔,如果不想被你的同伴或是老婆殺死的話,就拿起武器來戰鬥吧!」神崎點點頭道,她也不管威廉一臉錯愕的表情,接著彎腰便從地上撿起一根沒有槍頭的魚槍來。
 
  雖然不敢肯定這種控制對於每個人作用的程度是否相同,但如果只是用聲音就能將他們叫醒的話,就說明這些人陷入控制的狀態應該不深才對,神崎有五成的把握能夠叫醒他們,當然了,如果還是不行的話,那就直接一棍子往腦門上敲下去吧,頂多就是昏過去罷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最後的計畫了,我會狠狠的痛扁你們一頓,直到你們從心裡的欲望中甦醒過來為止,同意?」神崎笑了笑說道,抓起手中的槍桿子就往那些雙眼無神的海盜們大步衝去。
 
  而另一邊,項羽和戴維瓊斯在一陣鏗隆匡啷的碰撞聲中,一連撞飛了好幾個不長眼的半人半魚怪物、倒楣的海盜,以及一根桅杆後,這才勉強止步了下來,然而他們的戰鬥才剛開始而已。
 
  「啊!」項羽一停下來連大氣也不喘一下,他發出一陣嚎叫後就衝了上前,接著一把揪住戴維瓊斯的衣領後就將他拋飛了出去,一陣巨響傳來,戴維瓊斯整個人狠狠撞在了船艙的牆壁上,接著像隻蟑螂似的慢慢滑了下來。
 
  戴維瓊斯趴在地上還有些眼冒金星,可忽然項羽又是像豹子一般衝了上來,他一把抓住戴維瓊斯的後頸,隨著項羽手臂上的肌肉一陣鼓起,渾身都是甲殼的戴維瓊斯居然像是小雞一樣被項羽給提了起來,接著項羽又是發出一陣嘶吼聲,掄起拳頭就朝戴維瓊斯的臉上狠狠打去。
 
  一陣悶響,雖然項羽已經沒有足夠的內力驅動滅戒了,但是在物理性的破壞上,這一拳依舊不容小覷,直接將戴維瓊斯的顱骨給打碎了,甚至他的一顆眼球都從眼窩中被打歪飛了出來,只剩下一絲神經束連結著,模樣看起來煞是恐怖。
 
  戴維瓊斯搖搖晃晃站的了起來,他摸了摸從眼眶中掉出來的眼球,一股無名火也跟著冒出了出來,他可是深海閻王啊!那個威名遠播於七大洋、九大洲的深海閻王,那個人見人怕,鬼見鬼怕的深海閻王,居然被區區一群海盜逼到這個地步,還被人打飛了眼球?
 
  「王八蛋!」戴維瓊斯忽然發出一陣怒吼,他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眼球後轉身就和項羽扭打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認,就算本身的戰鬥技巧並不出色,但憑藉著那和開掛沒兩樣的回覆力,還有成為怪物後的身體素質,戴維瓊斯的戰鬥力還是頗強的,如果要拿輪迴小隊的成員做比較的話,他的實力至少也有基因鎖二階以上的水準,這還不包括原電影裡沒出現的怪物化,或是精神力控制的能力,如果將這些也算進去的話,那麼戴維瓊斯的戰鬥水準將直逼基因鎖三階甚至是三階的頂峰,這在一般輪迴小隊眼中已經是和怪物沒兩樣的存在了,但很可惜的是,他挑錯對手了。
 
  「吼!」項羽發出了一陣咆哮聲,當他和戴維瓊斯硬碰硬角力起來時,他立刻被戴維瓊斯巨鉗上的怪力給轟飛了出去,然而項羽卻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她在半空中身子一扭,當項羽一腳將一個不巧出現在他飛行路徑上的半人怪物給蹬碎時,藉著這股作用力,項羽也用更快的速度朝戴維瓊斯衝去,戴維瓊斯甚至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他只覺得眼前一陣黑影掠過,接著一陣勁風撲面,下一刻戴維瓊斯已經躺在甲板上數雨滴了,而他甚至連自己是哪邊挨揍的都不曉得。
 
  「嘎嗷!」項羽一拳轟倒戴維瓊斯後還沒完,他在半空中猛地一踏,那無形的空氣居然彷彿液體一般被他踏出了一陣漣漪,接著項羽借著這股力道,整個人狠狠踢在了戴維瓊斯的脊椎上,如此巨大的力量下,戴維瓊斯的背脊立刻喀喀一聲斷折,痛得他當場嚎叫了起來。
 
  「饒不了你,殺了你,絕對要殺了你!」然而項羽卻彷彿殺紅了眼般,踢斷了戴維瓊斯的脊椎後項羽一把抓住了戴維瓊斯的巨鉗,同時抬起腳踩在了他的肩膀上,隨著項羽手臂上的肌肉一陣膨脹,戴維瓊斯的這隻巨鉗上立刻傳來一陣喀喀的甲殼崩裂聲,伴隨著項羽發出的一陣嚎叫聲,他居然直接將戴維瓊斯的這隻巨螯給扯了下來。
 
  「啊!」那是何等的劇痛,就算戴維瓊斯的恢復力再強,但也不等於他沒有痛覺啊,當項羽一把扯斷戴維瓊斯的手臂時,這股劇痛立刻讓他慘叫了起來,可項羽忽然又是一把按住戴維瓊斯的腦袋就往甲板上撞去,直接在甲板上撞出了一個大洞來,接著項羽便一邊嘶吼著,一邊按著戴維瓊斯在地板上不停往前衝去,沿路上,半人怪物被撞飛,甲板的木板崩斷,而從兩人身上流出的血液,也順著雨勢不停滲入這艘船的結構裡…
 
  另一邊,神崎和威廉的行動也不順利,神崎倒還好,雖然這些人有不少都是跟著她的船員之一,但做為一隊中的智者,神崎可是殺伐果斷的,甚至講的難聽點,前面的幾場戰鬥裡,神崎都已經犧牲幾百幾千的海盜了,再多犧牲眼前這十幾個海盜又有什麼區別?
 
  但神崎畢竟不是冷冰冰的機器,哪怕只有1%不道的情感,在選擇武器時她也只是拿起一根捅不死人的槍桿子而已,而不是一刀下去就是一命的利劍,況且在基因鎖的加持下,這些海盜根本就攔不住神崎,往往他們的攻擊還沒擦到神崎的衣角,就被她一槍桿打翻暈死過去了,完全就是媽媽打小孩一樣的碾壓。
 
  而威廉就沒這麼好運了,一來他沒有神崎的生殺果決,二來他也沒有解開基因鎖,一下就被這些海盜們給纏住了,無奈之下神崎也只能回頭替他解圍,但就這麼一個浪費時間下來,更多的海盜又圍了上來,而且隨著他們離拿著心臟的傑克愈來愈近,那些海盜們的攻擊也愈發猛烈,甚至有幾隻半人怪物也加入了圍攻他們的行列,神崎身上的傷口也多半都是被這些半人怪物給劃傷的。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別管我了,神崎,妳快去把傑克那傢伙叫醒吧!」威廉急躁的吼著,他一把打翻了一個擋路的海盜,可就在威廉剛想喘口氣時,另一個海盜忽然又擋在了他面前,而且很不巧的是,這個海盜不是別人,正是幾分鐘前才和他結為夫妻的伊莉莎白,還真是沒有比這更糟糕的巧合了。
 
  「伊莉莎白!醒醒,是我啊!我是威廉!」威廉狼狽的招架著伊莉莎白的攻擊,一邊試圖喚醒她的意識,但很遺憾的是,不論威廉怎麼叫喊,伊莉莎白的動作都沒有停止,只是不斷機械似的攻擊著,而且更不妙的是,剛剛才擺脫掉的鞋帶比爾不知又從哪竄了出來,加入了圍攻他的行列裡,這兩人就彷彿嗑了藥似的就是盯著威廉一陣猛打,光是一對一就已經讓威廉很吃力了,現在兩個打一個,威廉根本不可能有還手的機會,幾個照面不到,威廉就在自己的父親和妻子的攻擊下被打翻在地,握著的武器那隻手掌更是齊腕被砍斷了。
 
  「…」見威廉已經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已經被控制的伊莉莎白和鞋帶王自然是不可能放過的,紛紛抓著手中的武器就往威廉刺來。
 
  生死關頭,威廉忽然不知哪來的力氣,他咬牙硬撐著身體站了起來,然而此刻的他手無寸鐵,已經不可能招架兩人的攻擊了,但就是這一瞬間,威廉居然閉上眼張開雙臂,就任由這兩人將冰冷的劍刃刺進了他的胸口裡。
 
  隨著一陣血肉穿刺聲,伊莉莎白和鞋帶王的武器立刻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威廉門戶洞開的胸口,劍刃的一端甚至還從威廉的背後穿出,任何人被這麼一刺,肯定是當場就去世了,但威廉卻不知哪來的力量,他硬撐著雙腳沒有倒下,雙手更是緊緊抱住了眼前的兩人,也是他在這世上最後的家人。
 
  「我不會殺你們的,我會救你們的,我保證…」威廉氣若游絲的說著,盡管他已經快要連眼睛都睜不開了,但威廉仍緊緊抱著兩人不放,彷彿深怕一鬆手他們就會消失一樣。
 
  「威廉!」神崎見狀也不得不停下腳步來,但就這麼一個分神間,她的腹部忽然被一個海盜用刀給刺穿了,雖然神崎立刻吃痛的一槍桿打翻了他,但這一刀下來也讓神崎沒了前進的力氣,就在神崎用槍桿撐著身子不至於雙膝墜地時,四周的海盜已經一擁而上,一旦他們手中的刀劍揮下,神崎立刻就會被砍成一地碎肉的。
 
  「趕快給我醒過來啊,傑克‧史派羅!」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神崎猛地發出一陣大吼,她拼盡最後一絲力氣,一把將手中的槍桿子擲了出去,基因鎖一階的力量全力爆發下,這把槍桿子立刻在半空中高速旋轉了起來,朝著前方高速飛去,將好幾個海盜狀的東倒西歪的跌坐在地上,然後…
 
  「咚」的一聲響,經過神崎計算過後,已經末端失力的槍桿子就這樣不偏不移的朝傑克飛去,然而一棍子砸在了這個一臉癡呆的海盜後腦勺上。
 
  「我他媽…哪個渾蛋偷打我?!」任誰無預警的挨上這一記悶棍,肯定都會當場暈過去的,不過幸運的是神崎的這一槍非到最後時已經沒有多少力道了,砸在傑克頭上也是讓他只痛不傷而已,而傑克也真如她預期的那樣,按著被砸出一個大腫包的腦袋蹲在地上不停罵罵咧咧,那顆心臟也跟著從他的手中掉了出來。
 
  說也奇怪,就在那顆心臟脫離傑克的手掌後,那上頭所散發的詭異光芒也跟著消失了,然後是這些被控制的海盜們,他們的動作還定格在即將揮刀砍下的瞬間,可隨著這些海盜們的雙眼逐漸變的清澈,他們也終於像是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接著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似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得救了...」神崎見狀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她輕輕推開了這些海盜們架在脖子上的刀,可就在這時,一陣哭喊聲和怒號聲也同時響起,嚇得幾個海盜紛紛往兩邊同時看去。
 
  怒吼聲來自於項羽和戴維瓊斯的戰鬥,雖然憑藉著自身的強化和累積的戰鬥意識,項羽一開始確實是吊打戴維瓊斯,但是對於一個不論怎麼攻擊都能回滿血的敵人而言,任何的攻擊都是沒用的,更何況此刻的項羽已經是在做最後的拼死一搏了,靠著這種迴光返照的戰鬥力自然不可能持久的,當項羽連變身後的狀態都維持不了時,沒多久後他就拜下了陣來,被戴維瓊斯一陣暴打後扔回了甲板上。
 
  而哭喊聲則是來自於伊莉莎白,這個女人終於是恢復了心智,但當她看到自己做出了什麼事情後,伊莉莎白當場就崩潰了,她抱著奄奄一息的威廉就是不停哭喊了起來,但是再多的懊悔也改變不了威廉胸前上插著的兩把劍,其中一把就是她親手刺入的事實,即使那是在被控制的情況下做出的行為,但依然改變不了是她殺了威廉這個事實!
 
  而另一個同樣雙手沾血的人則是鞋帶王,雖然他已經因為在幽冥飛船上待得太久,已經有些精神錯亂了,可是當威廉最後的那一句話說出時,鞋帶王原本渙散的眼神終於再次集中了起來,他看著已經只剩一口器的威廉,又看了看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長滿鱗片和珊瑚礁的臉上首次出現了表情:「威廉…他是我、我的兒子,不,我做了什麼?我…」
 
  「哈哈!你們失敗了,就算拼成這樣又如何?你們這些可憐又可悲的雜種,這可是我的領地,你們以為能在這裡殺死我嗎?!哈哈哈!」就在此時,戴維瓊斯忽然怒吼著從殘骸中走了出來,他一走出來就露出一副「你能耐我何」的表情狂笑著,接著忽然從一旁的屍體上抽出了把劍,怒氣沖沖的就往項羽走來。
 
  「該死的…」而項羽此刻還倒在地上,他的雙手都已經徹底骨折了,體內的內力和賽亞人能量更是耗的七七八八,更糟的是,還沒從界王拳的副作用中恢復過來就強行戰鬥似乎已經讓項羽的筋脈受損了,別說是自然恢復內力,現在的他根本連呼吸吐納都有困難。
 
  「項羽…」另一邊的神崎也好不到哪去,她雖然將刺進肚子裡的刀給拔了出來,但是神崎的基因鎖還只有一階而已,沒有二階那種誇張的身體韌性,在斷了一隻手的情況下,哪怕神崎拼了命想站起來,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基本上也是沒戰鬥力了。
 
  「都去死吧!你們這些螻蟻就給我全部變成大海的飼料吧!」戴維瓊斯舉著刀朝倒在地上的項羽走來,就在他即將一刀朝項羽砍下時,恢復神智的鞋帶比爾忽然咆哮了聲,就從戴維瓊斯的背後衝來一把抓住了他。
 
  「威廉!他是我的兒子、我唯一的兒子啊!你這個渾蛋!啊!」鞋帶比爾像是不要命似的大吼著,一邊和戴維瓊斯扭打在了一起。
 
  「搞什…」而傑克在回過神來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連忙將那顆心臟撿了回來,接著飛快的掃視起了周圍的情況,但當他看見不遠處倒在甲板上的威廉時,傑克的臉上頓時出現了錯愕的表情。
 
  「威廉!看著我、看著我,保持清醒,你不准離開我,我不能讓失去你!」伊莉莎白抱著威廉不停哭吼著,看著她那傷心欲絕的模樣,傑克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猶豫的表情。
 
  「傑克!把心臟帶過來,動作快!我有辦法能把威廉救回來!」就在傑克猶疑不定時,神崎忽然大吼道,她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威廉身旁,接著從懷裡取出了一只麻布袋來。
 
  「該死…」傑克見狀,他先是咬了咬牙,片刻後才趕忙跑向了威廉所倒著的地方。
 
  與此同時,鞋帶比爾雖然及時出手救了項羽一命,但他的實力實在太差,只一個照面就被戴維瓊斯打倒在地。
 
  「你這個沒用的酒囊飯袋,我不會讓你再來妨礙我的,去死…」就在戴維瓊斯嘶吼著一刀砍向鞋帶比爾時,忽然一陣「噗哧」穿刺聲猛然響起,而隨著這一穿刺聲響起,戴維瓊斯的身體也跟著一震,接著一陣難以形容的劇痛猛地從他空空如也的左胸處襲遍全身,戴維瓊斯姿勢僵硬的扭過了頭來,映入眼簾的是已經連眼睛都睜不開的威廉在傑克的幫助下,用手中的劍狠狠刺進了一顆還在跳動著的心臟裡。
 
  那是…他的心臟!
 
  「海神女妖…」而隨著那顆心臟逐漸停止了跳動後,戴維瓊斯的臉色也飛快變得蒼白,他呢喃了幾句後緩緩走向船沿,接著腳步一陣踉蹌便從船上跌落了下去,墜入了那湍急的海水中…
 
  「隱藏劇情任務完成,成功殺死深海閻王,獲得獎勵點數5000點,B級支線劇情兩次。」
 
  與此同時,主神那肅穆的聲音也跟著出現在了項羽的腦海裡,但此刻他已經無暇多想了,就在戴維瓊斯的身影消失在大海中時,那些半人半魚的怪物們也停下了動作,他們丟下了手中的武器,無視那些又累又困頓的海道們緩緩朝威廉走來,同時一邊低聲叨念了起來:「船的一份子、船員的一份子、船的一份子、船員的一份子、船的一份子、船員的一份子…」
 
  「幽冥飛船必須要有一個船長。」帶頭的鞋帶比爾喃喃自語著,一手拿著空無一物的聚魂棺,另一手則抓著把匕首。
 
  「不!我不會讓威廉離開的!他還活著,他不會丟下我,他…」伊莉莎白正哭喊著時,傑克忽然默默的站了起身,同時一手搭在伊莉莎白的肩上:「他走了,這不是我們能阻止的,妳必須要放手。」
 
  傑克說完也不顧伊莉莎白的哭鬧,強硬的便將她從威廉身旁拉開,那些半人半魚的怪物們見狀後也不打算搭理他們,而是逕自將威廉給包圍住,接著鞋帶比爾蹲下身,他咬了咬牙,抓緊匕首就往威廉已經不再起伏的胸口刺去。
 
  就在項羽一臉複雜的看著威廉的身影被那些怪物們淹沒時,從幽冥飛船上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原來隨著兩船的戰鬥不斷進行,他們已經逐漸靠近旋渦的中心了。
 
  「她要把我們拉下去了!快把兩船分開,不然我們大家都要下地獄!」巴博沙一見勢頭不妙連忙大吼道,兩個海盜聞言連忙將一發鍊砲裝進砲口裡,隨著這發沉重的鍊砲飛出,纏住黑珍珠號的桅杆立刻從中被打斷。
 
  「我們得走了!所有人,撤退回黑珍珠號上!」項羽見狀連忙喊道,剩下的海盜們見船要沉了,什麼掠奪財寶的想法也沒有了,連忙拉著勾船鎖就是盪回黑珍珠號上,不得不說這些海盜實在是絕情的很,也不管項羽他們身受重傷就自己先跑了,這讓項羽忍不住在心裡幹譙了起來。
 
  「別發牢騷了,趕緊帶我們離開這裡吧。」但就在他思索著該怎麼返回黑珍珠號上時,神崎的聲音卻忽然冒了出來,項羽一轉頭,正好就看到神崎拎著那塊綠魔滑板,幸運的是這東西居然還沒壞,這倒是解了項羽迫切的燃眉之急,不過尷尬的是綠魔滑板只有一塊,而且以神崎現在的狀態別說是保持平衡了,光是要好好站在滑板上都有困難,無奈之下,項羽只能一把將神崎給抱了起來。
 
  「先說好,你敢把我丟下去你就試試看,還有不准亂摸,否則我一定剁了你的手!」神崎瞪著項羽惡狠狠的說道。
 
  「咳、咳,我知道啦,總之抓穩了!」項羽尷尬的輕咳了幾聲,接著他一踩油門,滑板便徐徐往黑珍珠號飛去,而傑克也不知從哪裡弄出了一套像是簡易降落傘的東西套上,抱著伊莉莎白就利用狂風順勢從即將沉沒的幽冥飛船上逃出來了。
 
  奇特的是,隨著幽冥飛船的沉沒,那媲美世界末日級別的大浪和狂風也逐漸和緩了下來,暴風雨消失了,海面上的大漩渦也消失了,就彷彿鬧脾氣的大海獲得了滿足,變得平靜了下來一樣。
 
  但是,雖然他們擊敗了戴維瓊斯,可這場戰爭卻還沒有結束。
 
  「謝天謝地!你們還活著,敵方的艦隊還在那邊,貝克特的旗艦努力號也正在往我們這邊靠近,我想現在該是發揚我們海盜最古老與神聖的傳統的時候了!」項羽一駕駛著綠魔滑板降落在黑珍珠號上,吉普等人立刻焦急的走了上來,然而當他們看見兩人一個渾身是傷,一個斷了一條手臂後,這些海盜們的臉色瞬間拉長了,一直以來,他們都是靠著項羽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力量和海軍抗衡的,然而此刻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兩人基本上是已經廢了,他們這裡的船隻經過剛才的戰鬥已經只剩寥寥幾十艘不到了,而對方至少還有一百艘上下的軍艦,這樣的差距下,能贏的機率簡直渺茫的可以。
 
  「抱歉,但我一向是不遵從傳統的,升帆、轉舵、下錨!」然而項羽還沒回話,傑克卻率先開口道,接著便頭也不回的走向甲板,無視眾海盜一臉錯愕的表情。
 
  「別聽他的!否則我們全部都會變成甕中之鱉的!」然而巴博沙可不買帳,他第一個便跳出來吼道,但傑克也不是吃素的,立刻便回嗆了回去:「別聽他那句『別聽他的』!」
 
  「但是船長…」「別聽他的!」
 
  「我們…」「閉嘴!」
 
  「努力號…」「我說閉嘴!」
 
  傑克幾句粗口就堵住了那些海盜們的嘴,接著他也不搭理那些焦急的海盜,而是轉頭看向了遠方逐漸逼近的巨大軍艦。
 
  「我想不透啊,他們明知和我們開戰的話是輸定了卻還不逃,他們在等什麼?」在努力號的艦橋上,一名軍官拿著望遠鏡打量著不遠處的黑珍珠號,片刻後疑惑的看向了貝克特問道。
 
  「那還用說嗎?他是在期望我們能履行合約啊。」貝克特倒是沒怎麼多想,反而是露出了微笑說道,至於他們的合約嘛…你有聽過海軍和海盜簽約的嗎?!
 
  「打開砲艙!把砲彈準備好,一接近就把那些傢伙給我轟成碎片!」隨著一聲令下,努力號船身兩旁的砲艙立刻紛紛打了開來,近百挺的火砲從砲艙裡伸了出來,那誇張的火力陣勢別說是黑珍珠號了,哪怕是同等級的軍艦也絕對禁不起一輪轟炸的!眾海盜們一看到那恐怖的火力,不約而同都面露絕望的表情。
 
  除了傑克和項羽等人,他們正臉色鐵青的盯著海面,像是在等待什麼。
 
  「抱歉哪,傑克,我不是針對你,這只是一樁划算的交易而已。」貝克特微笑著,遠遠舉著茶杯和傑克致敬。
 
  「我們還有多少砲彈?」看著努力號殺氣騰騰的駛來而海面卻遲遲沒有動靜,傑克終於忍不住嘆了口氣,絕望的問道。
 
  「不多,但是要轟沉一艘船的話足夠了,況且…」神崎沉聲道,她頓了頓,忽然雙眼一亮說道「誰說我們要獨自孤軍奮戰了?」
 
  「?!」
 
  就在神崎語音剛落時,海面上忽然激起了一陣四濺的水花,下一刻就看到一艘掛著海草的巨大船艦破水而出,雖然船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彈坑,但那可怕的船身還有鯊魚般的撞角,毫無疑問是那艘惡名昭彰的幽冥飛船!
 
  「啊,她還健在,真是太好了,差點我們就要失去一項寶貴的資產了,這下我們可以省下一筆砲彈跟維修的經費了。」貝克特看著破出水面的幽冥飛船說道,而這艘海盜船一出現後,就飛快的往黑珍珠號航去,這下那些海盜們是真的涼了,用這艘已經破破爛爛的海盜船同時和兩艘敵艦戰鬥,其中一艘還是惡名昭彰的鬼船?
 
  「死定了…」這是眾海盜們唯一的想法,要說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只有他們是死在大海上,而不是絞刑台上這件事了吧?
 
  「這個嘛,我不認為,話可別說得太早啊。」然而當傑克拿著望遠鏡看去時,這個海盜的臉上卻出現了興奮的表情,其他還沉浸在或悲傷或絕望中的海盜們見狀,也紛紛拿出各自的望遠鏡看去,然後他們看到了…
 
  「這、這是?!」或許是因為深海閻王死去的關係,那施加在幽冥飛船上的詛咒也跟著消失了,這些原本還是像會動的珊瑚礁的船員們此刻紛紛褪下了長年覆蓋在身上的各種甲殼與藤壺,露出了底下富有彈性,因為泡水而稍顯發腫的皮膚,這些船員們不敢置信的撫摸著自己不再粗糙的身體,這是人類的身體啊!是他們好幾百年沒有感覺到的人類身體。
 
  而就在這群驚訝的海盜中,鞋帶比爾一手從額頭上拔下了隻海星,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抬頭就往艦橋看去,而在那個原本一直是由戴維瓊斯霸占的位置上,胸前還帶著刀疤的年輕船長正解開綁在手上的繃帶,儘管這隻手不是他的,但他卻從上頭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力量感,正是這股力量的主人,多次讓他看到把不可能化為可能的奇蹟,而現在,該是換他創造奇蹟的時刻了!
 
  「把砲準備好!升帆,全速航行!」威廉‧特納轉過身來大吼道,他抓住舵輪猛力一打,幽冥飛船立刻改變了航向,往貝克特的旗艦航去。
 
  而當黑珍珠號上的眾人看見幽冥飛船的新船長後,他們心中的絕望也彷彿黎明前的最後一絲黑暗般消失了,隨著傑克大吼了一聲「升帆,全速航行!」眾海盜們立刻各就各位,將他們引以為傲的黑帆張開,朝著不知死活的努力號開去。
 
  「接下來應該就不用我們出手了吧?」雖然項羽早就知道這段劇情了,但事實上,直到威廉重新出現在他們眼前之前,項羽的心臟簡直是懸到了喉嚨邊,畢竟誰知道在主神的惡意下,原本的劇情還會不會有變故,但直到看見神崎露出松一口氣的表情的現在,項羽這才是真的徹底可以放心了。
 
  「接下來就看我們的吧!」傑克嘿嘿一笑道。
 
  而此時,三船之間的距離也愈來愈近了,相比起兩艘海盜船上眾人的鬥志高昂,站在努力號旗艦上的貝克特臉色則是愈來愈難看,方才出現在他臉上的自信此刻全都消失了,特別是當看見從黑珍珠號跟幽冥飛船上伸出的砲管時,貝克特頓時就慌了手腳,冷汗也跟著冒了出來。
 
  「長官!敵人離我們愈來愈近了,你的命令呢?!」一個下屬急急問道,但貝克特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他是個商人,過去碰到不利的交易頂多就是拉倒罷了,但現在擺在面前的交易他卻連拒絕的權力都沒有,數百艘的大小軍艦,近千名的皇家海軍,這幾乎是整個大英帝國稱霸大海的實力了啊,卻全都在這場應該是必勝的賭局中被他輸光光了!
 
  相比於貝克特的一片空白,兩船上的眾人卻是早已摩拳擦掌的等候著了,直到他們的船頭即將和努力號交錯時,吉普才看向了傑克問道:「船長?」
 
  「開火!」傑克微笑了聲道。
 
  隨著這一聲開火的命令,從黑珍珠號和幽冥飛船上立刻此起彼落的爆發出了開火的怒吼聲,還有更加猛烈的砲火聲,那震耳欲聾的砲火就彷彿有著生命般,恣意的宣洩著在這場戰爭中的死者的憤怒、悲傷、不甘與絕望,全都一古腦兒、毫不保留的釋放了出來。
 
  「都結束了啊…」而在遠方的艦隊上,諾靈頓穿著嶄新的、代表著海軍司令的白色大衣站在船頭上,他面色沉重的看著陷入火海的努力號,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雪茄點上,抽了一口後徐徐說道:「就算是再耀眼的陽光也有消逝的一天,都回去吧!這個夜晚不會太漫長的,我們要積蓄力量重整態勢,直到下一個黎明到來時為止,那時,我就會讓這片大海上再也看不到任何一面海盜旗!」
 
  於是乎,在諾靈頓的帶領下,僅剩的英國軍艦開始迅速撤退,而與此同時,那艘自始至終沒有發過一砲的英國軍艦,也在兩船的夾擊下迅速沉沒,哪怕船上的軍官大吼著棄船之類的話,但貝克特都從來沒動過一步,他滿腦子就只有一個想法。
 
  「這只是一樁…划算的交易。」隨著最後一發砲彈命中努力號的火藥庫,這艘巨大的軍艦立刻在大海上消失了,那倒下的米字旗就彷彿某種徵兆般,預示著一個舊時代的終結和新時代的來臨。
 
  依然是與此同時,就在項羽欣賞著這陣漂亮的煙火準備好好睡上一覺時,主神那肅穆的聲音卻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腦海裡。
 
  「神鬼奇航隱藏支線劇情完成,帝國落日,全隊獎勵點數4500點,B級支線劇情一次!神鬼奇航系列電影將不再出現…」
 
  「三小?!」而項羽只能愣愣的聽著主神的提示,但還沒等他會意過來,渾身的劇痛與累積下來的疲倦已經超出了他所能負荷的了,項羽只來得及和神崎交換了下眼神,下一刻他就眼前一黑,隨即陷入了一陣半夢半醒的朦朧感之間…


封面
項羽:三小?!
神崎(認真思考回去該剁項羽的左手還是右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93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1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7-22 22:13

聖光月想
神崎:我的王之力啊啊啊啊啊

07-22 22:30

Luis
傑克:這裡有一批義手好便宜啊07-22 22:32
幼女X蘿莉
不老泉88888

07-22 22:33

Luis
某羽:哭唧唧07-22 22:43
Bruce
辛苦了,這只是隊友復活的第一步,要繼續為了中洲隊粉身碎骨喔項羽~

07-22 22:36

Luis
項羽:還好我都有吃阿鈣。。。07-22 22:43
DanLAI
期待更新

07-22 22:56

Luis
我這不是來了嗎07-22 23:28
伊努勒●羅斯卡特
反正還能在主神處購換,下一個是該選搶人命的不老泉還是解咒道具三叉戟?

07-22 23:17

Luis
羽:小孩子才做選擇,(反正有神崎在)我全都要07-22 23:29
焉紫妃
還以為要滅團了
嚇死我
傑克廢話真多= =

07-22 23:17

Luis
傑克:我得了不廢話就會死的病
項羽&神崎:讓你裝逼、讓你裝逼(巴頭07-22 23:29
植物與昆蟲
諾靈頓或成最大贏家,從原作中被利用到死的工具人一躍成了海軍大將。

07-22 23:32

Luis
靈頓:我不當工具人啦 莎白!07-22 23:39
都只是幻覺
話說其他隊伍呢~~~他們會在其他集出現???

07-22 23:41

Luis
會啊07-23 00:26
邪惡秋雨
總算....把大章魚幹掉ㄌ 可是這樣一來就再也見不到他們ㄌQQ

07-22 23:57

Luis
可以儲值啊07-23 00:26
姜田
說好的章魚燒呢?

07-23 00:18

Luis
傑克:?(嚼嚼07-23 00:26
slenderman
終於把神崎帶回家了,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能復活所有人

07-23 07:37

Luis
神崎:預計2087年就能全部復活完了(拿出垂到地上的復活候補名單07-23 10:56
Edward0717
什麼都不想要只想要神崎(@ ̄ρ ̄@)

07-23 08:01

Luis
說 你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事(´・ω・`)07-23 10:57
伊藤
用點數一樣可以再回來摸支線劇情吧?

07-23 08:10

Luis
羽:還可以順便摸個魚
神崎:(瞪
羽:JK07-23 10:59
伊藤
不然還有海神三叉戟和不死泉支線

07-23 08:10

Luis
項羽:我全都要.jpg07-23 11:00
悠傑
終於打完了
可以開始復活其他人
我好興奮啊

07-23 08:29

Luis
先復活誰好呢07-23 11:00
呱呱頂呱呱
這集,寫得很好啊...

07-23 09:54

Luis
[e12]07-23 11:00
伊藤
戰鬥人員該先復活嘍,再來才是後勤人員

07-23 16:33

Luis
項羽:先戰鬥人員!
神崎:先後勤人員!
作者:爭什麼爭 摻在一起做成撒尿牛完不就得了?
羽&崎:誰?誰在說話!07-23 16:52
伊藤
先讓有生存力的復活才能保護感應者和其他人,先讓後勤復活只會讓項羽要保護的人變多,更無法好好當主力輸出

07-23 23:04

Luis
羽:這角色怎麼那麼忙啊,要打要坦又要奶,這不是團隊遊戲嗎?
神崎:閉嘴,等等要call巴龍了07-23 23:44
魚人(´・ω・`)超魚人
岳父 還我千鶴 plz

07-25 09:27

Luis
沒辦法 AD刺客這一季下去了
(´・ω・`)07-25 11:58
青藍雨天
說到復活,綠箭和雨濤哪個的消耗點數比較少啊?

07-26 04:32

Luis
兩個都一樣 都是一部恐怖片都沒完成就下場的
綠&雨:I will be back07-26 06: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11a15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支持《絕響之歌》! 看看弗萊爾如何在涅恩海姆大陸闖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