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一章 魍魎夜行

作者:牧葵│2019-07-22 22:10:25│贊助:64│人氣:204
第一章 魍魎夜行
  
 
  1.
  隔著薄薄的門板,耳邊不停傳來女人斷續的呻吟聲,彭澤理坐在櫃檯裡,細細地把這個月的帳目檢查了一遍。視線掃過最後一行數字,抬起頭,桌上成排的碼錶正好有其中一個響起,他迅速地按掉,繞出櫃檯、走進身邊的長廊。
 
  相鄰的門板上皆掛著編號,數字旁印著小小的字樣:「紅街」,是這間旅館的名字。那些淫穢的聲音從兩側的房間裡傳出來,彭澤理走到碼錶對應的房門前,動手敲了敲。
 
  門迅速地被人打開,快到彭澤理都因此愣了一下。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孩探出頭,赤裸著上身、和他對上視線,「呃」了一聲。
 
  「時間到了。」
 
  彭澤理故意敲了敲手錶,男孩卻連忙擺擺手,低聲說道:
 
  「我知道!就是時間沒到,所以還想著不該跟你說,那個客人……」
 
  他話說一半便頓住,讓開空間使彭澤理能自己看房內的狀況。只見散落一地的首飾,中間趴著全裸的女人。女人手上緊緊扣著紅酒酒瓶,不遠處的雙人床則被她吐得到處都是。
 
  女人還在抽搐,嗚噎聲中、打了個長長的嗝。
 
  「行吧,我來處理。穿一穿衣服,先上樓去了。」
 
  樓上還有點名男孩的客人在等,時間耽擱了,也會造成麻煩。彭澤理無聲嘆息,看眼前的大男孩像是鬆了口氣般,露出嬉笑的神態──知道自己有合理的藉口,不必為這房間裡的混亂負責而竊喜吧?他回房撈起衣服,經過彭澤理時,打趣地說道:
 
  「老闆,乾脆立個規定,以後別讓客人帶酒了吧……咦,你的手錶真好看,新的嗎?」
 
  「舊東西而已。我會考慮多收點清潔費的,就從你們的薪水裡扣。」
 
  男孩哀號了聲,匆匆地跑上走廊盡頭的階梯。彭澤理不是沒看見他的口袋異常鼓起,但他並沒有說破。
 
  等到腳步聲在頭頂上響起,他收起玩笑的表情,緩步移動到女人身邊,蹲了下來。
 
  看得出極力保養、卻仍難掩老態的女人趴在自己吐出來的酸水上,房裡的味道很不好聞,但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僅僅是盯著這名狼狽的貴婦,伸出手,撥開了黏在對方額上的一束頭髮。
 
  「高夫人,很久不見了。怎麼弄成這樣呢?老公又有了新歡?」
 
  高夫人抽噎了聲,算不上回答。這時,櫃檯又有碼錶響了。彭澤理很快地起身,避開女人挽留他的手。他頓了一下,半隱沒在陰影中的臉露出了一點笑容:
 
  「這裡的大門永遠為妳敞開──如果妳付了足夠的錢。下次可以考慮加長時數,不過要記得提前預約。」
 
  他丟下女人走了出去,正好在走廊遇上剛掃完另一間房的亭亭,拖著巨大垃圾袋、模樣可愛的女工讀生還來不及跟他打招呼,他便和她指了指高夫人所在的房間。
 
  「哎,不是吧?又來!」
 
  亭亭垮下臉,不情願地嘟起嘴巴。彭澤理只是笑笑,轉身忙著敲別間房門去了。
 
  
 
  2.
  其實連在圈內知名的紅燈區裡,紅街這樣只提供男服務的店仍相當罕見。
 
  彭澤理認為是別人不懂,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女孩們既麻煩又難照顧。他三天兩頭聽同一條街上誰家的紅牌出事,不是客人們爭鋒吃醋、就是有異想天開的傢伙想把人從這裡帶走。
 
  他的店跟其它店沒什麼不同,除了他們靠性賺錢,而他主要靠的是寂寞。
 
  貴婦們總有各自的故事,她們低調地進出、不討價還價、更不對男妓們死纏爛打。彭澤理喜歡這樣的生意,沒有太多額外的東西干擾,他只需要確定每個踏進店裡的人都在時間內盡情放鬆。
 
  五點半,又是平淡的一天結束。他們的白天才是休息時間,而這時候天邊已經透出一點陽光。彭澤理打開連通後巷的門,身旁跟著他手下的男娼阿毅,兩人各自掏出了菸,藉由尼古丁把肺裡亂七八糟的氣味驅逐出去。
 
  「老闆,找我做什麼啊?」
 
  阿毅斜靠著門,駝著肩膀、模樣很是痞氣。這樣的類型近幾年不知怎麼特別受年輕女人歡迎,彭澤理看著他頭上那一撮挑染的紫色頭髮,呼出菸、別開了視線。
 
  「沒什麼,關心看看你的工作狀況。」
 
  「哼,我還以為你要跟我說那女人的事,害我白高興了一下。」
 
  阿毅說的是高夫人,他今天看見她點名找了另一個男妓時,錯愕得下巴都要掉了。彭澤理也不是不曉得他心裡不滿,畢竟高夫人小費向來給得大方,是男妓們眼中的肥羊。
 
  「你知道高夫人為什麼不點你了嗎?」
 
  「上次沒爽到她唄。」
 
  阿毅惡毒的口氣像故意挑釁,但彭澤理安靜地抽著菸,明明這麼問了、卻沒有替高夫人解釋的意思。阿毅無趣地丟掉菸頭,手插到口袋中,忽然把嘴湊近了彭澤理耳朵。
 
  「話說回來,她今天是不是給了那臭小子一條珍珠項鍊?」
 
  「跟你無關。」
 
  阿毅狂笑起來,猝不及防地一拳揮在門上。哐噹!金屬門發出巨大的聲響,驚動巷口電線桿上的幾隻麻雀,撲騰著逃遠。
 
  「那個賤女人──」
 
  他罵得相當難聽,彭澤理始終沒說話。阿毅持續罵了好幾分鐘,把最不堪的字眼都罵完,才像解了氣,想起對方應是有話要說。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
 
  他感覺旅館老闆並不高興,八成是因為他沒有照他老說的、「細心呵護」他的客人。嗤!阿毅有恃無恐,他不覺得憑自己的外表條件,離開紅街還會找不到樂意給他拉客的人。
 
  說實話,他一直瞧不起彭澤理。年近三十的男人在他眼中早該被市場淘汰,而就算不說年紀,彭澤理也不像他店裡的男妓們那樣,有各種本事讓自己成為貴婦們包養的對象。
 
  他穿著樸素、個性平凡──五官長得倒是還可以,可那薄薄的身形搞不好連女人都壓不住。
 
  這種人就活該抱著點鈔機過一輩子。
 
  「進去說吧。」
 
  彭澤理開口了,說的話又讓阿毅忍不住想出言諷刺:難道你就找我出來抽菸的?那可要付錢啊。
 
  他沒說出來,彭澤理已經回到旅店中。
 
  早上的娼館特別安靜。這裡不讓人過夜,男妓們、包括亭亭都已經回去了。阿毅跨入店內,突然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陪那些又老又醜的女人實在也是件浪費體力的事,他想著,自己差不多該回去補眠,便也懶得再和彭澤理說話了。
 
  「我走啦,老闆。」
 
  他走向店門口的置物櫃,卻一腳踩空。櫃子和他的距離變得無限遠,天地顛倒了過來,砰!他聽見一聲巨響,地磚的紋路出現在眼前。但整個身體像失重般,浮在半空中。
 
  他莫名其妙地發現亭亭把每一塊大理石都擦得發亮,那個老是搖著屁股在他眼前晃悠的騷貨……
 
  「阿毅,你記得莫曉紀嗎?」
 
  彭澤理的鞋尖出現在他眼前,阿毅昏昏沉沉間聽著他的聲音、心頭一陣火起。這人在講什麼啊?他怎麼還不扶他起來?還有,那是什麼口氣?
 
  「你剛來上班時我想我就說過,沒事不要和客人私下聯繫。你非要聯繫,又拍了莫小姐的照片勒索她──那也是她願意給你拍的。我知道你要這麼說。可是阿毅,你沒有想過她是真的喜歡你,才會同意你這麼做。」
 
  一隻手伸進了褲袋,拿出了他剛抽的那包菸。阿毅睜大了眼看著彭澤理把菸放到了櫃檯、又拿出清潔用的塑膠手套。不知不覺中,全身都像被麻痺了,他想衝他叫罵,但嘴巴已經不受控制地吐出白沫。
 
  彭澤理捏著一個小瓶子靠近他的臉時,他才驚恐地意識到什麼,然而一切都已太遲。
 
  「莫小姐希望你能死得痛苦點,不過我不想弄得那麼麻煩,就簡單地做吧。」
 
  阿毅看著那瓶透明的液體餵進自己嘴裡,舌尖冰冰涼涼的觸感,宛如他第一次和那女人在外邊的旅館見面、她哆嗦的紅唇。莫曉紀的嘴唇沒什麼溫度──那是她哀哭的表情以外,阿毅唯一記得的東西。
 
  這恐怕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想和他瞧不起的人求饒,可惜眼前一黑,他再也沒有機會。
 
  
 
  3.
  即便有點門路,都曉得這些屋子裡在幹些什麼,業者也不至於明目張膽到把招牌掛在門外。日間的紅燈區就像一棟棟的普通的民宅,當陽光落在街道間,老式的建築甚至有了點溫暖的感覺。
 
  鬼魅夜行,遇光則隱,似乎是世間不變的道理。
 
  白天會踏進紅街的大概也就這麼一個人,可當順利地推開旅店大門,他仍被嚇了一大跳──不是因為男妓的屍體直直地躺在他面前,而是他媽的彭澤理居然連門都沒鎖。
 
  「澤理?澤理!你不是要我來收你的屍體的吧?」
 
  走進旅館的男人皮膚黝黑、留了點鬍子。身上姑且算乾淨,老舊的衣物卻難免讓人有邋遢的感覺。那也是當然,胡捻每天的工作都和屍體在一起,買了新衣服轉眼也是要沾上各種奇怪的東西。
 
  真是見鬼了。他的老朋友從櫃檯後面站了起來,額頭上還留著泛紅的印子,一副不小心睡著的模樣,眼神都有些迷茫。
 
  「在屍體旁邊睡著,不怕人沒死透、給你來個一刀?」
 
  這種事他自己都幹不出來。胡捻叨唸,邊唸邊走到櫃檯旁,放下了自己揹在身上的行李袋。彭澤理不吭一聲地拉開拉鍊,看了眼裡面的衣物,臉上出現了點笑容。
 
  「看來你這幾天也挺精采的。」
 
  「彼此彼此。」
 
  胡捻轉頭研究屍體的狀況了。不一樣的屍體有不一樣的處理方法,用對方式才可能不留痕跡。他們這樣的人常被稱為「清潔夫」,不過就算是清潔夫,胡捻也敢說自己是最專業的一個。
 
  「賺太多,數錢數到累垮的你應該是這行的第一個。如果有殺人賺錢的比賽,我宣布你就是第一名。」
 
  他一邊翻動屍體一邊胡亂說著,耳邊傳來彭澤理的輕笑聲。好樣的,他把地先拖過了,沒讓血跡滲入地板縫中,減少了胡捻的工作量。
 
  如果可以把屍體出血的鼻子耳朵都擦一擦,收拾得美觀些,搞不好今天胡捻工作時還會有個好心情──當然那是想想而已。倒是說,被殺的男妓少說也有八十公斤,為了拖地彭澤理還特意搬動了他,胡捻很不能理解。
 
  他拿出自己的塑膠袋和分屍用的刀,這段期間,彭澤理把他的衣服拿上樓,又拿了個一模一樣的行李袋下來。裡面是上次清洗乾淨的衣物,胡捻忙著把人肢解,聽另一人細細交代了哪件衣服破了洞、哪件又掉了兩顆釦子,他只是敷衍地「嗯」了幾聲,等那人說到一段落便直接打斷:
 
  「行了去睡吧。我走了再幫你鎖門。」
 
  「……還有,我給你多放了兩件新衣服。」
 
  胡捻這才從屍塊中抬頭,長長地「哦」了一聲。彭澤理似乎真的累得不輕,一張臉看上去比上次見面憔悴了許多,胡捻漫不經心地想著,最近紅街店裡大概也不平靜,上次他有別的預約、推掉了一次彭澤理委託的工作,要是他沒記錯,似乎也就是上禮拜的事?
 
  不是行家的人處理屍體會特別累,尤其彭澤理這種堅持每晚都要開店的人。
 
  「我在想,你以後要不就在這裡固定上班吧,我可以給你底薪,有案子再另外算給你。」
 
  「不。這是我幫你處理的第幾個男妓了?替你工作,連骨頭都會給你秤斤賣掉。」
 
  對方想都沒想地拒絕,彭澤理的臉色有點古怪,但很快也恢復正常。他靠在櫃檯上,靜靜地看著胡捻工作。屍體被分成小塊裝進了袋子裡,他在塑膠袋上打了好幾個死結,準備拿去特殊的焚化場丟。
 
  「還要站在這裡?我要處理這些味道了喔。」
 
  胡捻把袋子放在一旁,從寬鬆的外套內側掏出了一瓶東西。通常這時彭澤理便會走開,不過今天,他真的有些反常。他在上樓前突然和胡捻說了一句:
 
  「最近我有點不想做了。昨晚我竟然和一個被傷透的女人說,只要她帶夠了錢,這裡的大門就為她敞開……我沒想過我會說出那麼傷人的話。」
 
  「別,去睡你的覺。」
 
  我不跟活人談心──胡捻誇張地揮了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93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坑《紅街》預告+七八月... 後一篇:【小說繪】紅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yz12442002薛丁格的怡婷
如沒邀女同事去ㄔ飯的話.就可以活在50%成功機率的加疊世界裡惹!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