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最接近天空的地方(16)

作者:新田 駿│2019-07-22 22:01:56│贊助:0│人氣:18
      『咚』的一聲。
      兩隻模樣有些搞笑的兔子玩偶一起掉進洞裡。
      「好厲害!麻優的技術真好。」
      「還好啦……」
      麻優彎下腰來,將兩隻玩偶從洞裡拿出。
      「給妳。」
      她把其中一隻玩偶送給亞梨沙。
      亞梨沙一拿到玩偶便笑得合不龍嘴,並回應了一句:「謝謝妳。」
      「怎麼樣啊?這裡很有趣吧!」
      「是啊。這還是我第一次來遊樂場玩呢。」
      「這樣啊……那,我們去玩那個吧!」
      麻優指著格鬥遊戲的機台。
      「那個啊……我不太會玩欸……」
      「那個很簡單啦!我會教妳的。來吧!」
      麻優拉著亞梨沙的手臂,直奔向遊戲機。
      亞梨沙做夢也沒想到,曾以為自己和遊樂場絕緣的她,居然會有和朋友來玩的一天。
       
      「啊~今天真是開心。麻優真的很擅長玩遊戲呢。」
      亞梨沙伸著懶腰,彷彿剛從異世界回到現實。
      外頭的天色已經轉換成黑夜。畢竟遊樂場是一個很難感受時間流動的地方。
      「因為我是歸宅部的啊!有事沒事都會來這裡晃晃。久而久之,就變這樣啦!」
      麻優一派輕鬆的說,被亞梨沙這樣稱讚,讓她有點飄飄然。
      一邊踩著輕鬆的步伐,一邊吹著口哨。
      「麻優沒有參加社團嗎?」
      「嗯,是啊。我對學校裡的社團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樣啊……」
      「啊!對了對了……妳們登山社在文化祭有辦什麼活動嗎?」
      「女僕咖啡廳。」
      「女僕咖啡廳啊,有點老套呢。」
      麻優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會去坐坐的。亞梨沙長的這麼可愛,穿女僕裝一定很好看。」
      「才……才沒有呢……」
      麻優的話讓亞梨沙紅了雙頰。
      亞梨沙撫著發燙的臉,利用掌心幫臉降溫。
      「怎麼樣啊?準備的還順利嗎?」
      「嗯,完全沒問題。這幾天會變得比較忙,所以可能不能陪妳了……」
      「嗯……」
      麻優的表情有些失落。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妳就好好的準備吧。」
      「嗯!麻優來的話,我一定會好好招待妳的。」
      「哦~真令人期待呢。」
       
      時間稍微回朔。在登山社方面。
      文化祭的準備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總之!工作分配的結果如下:
      我:餐點
      亞梨沙及露易絲:內場服務
      霙:在外面招攬客人。
      以上,有任何問題嗎?」
      「我我我……」
      「霙,什麼事?」
      「為什麼我不能負責廚房?我也想做蛋包飯,然後用番茄醬寫字在上面。」
      「理由很簡單──因為不能再讓妳浪費食材!」
      由依指著霙的鼻子,惡狠狠地盯著她看。
      「怯!真掃興……」
      霙感到興致缺缺的趴在桌上,事情和她所想像的天差地遠。
      「亞梨沙的部分我等等會打電話通知,還有人有問題嗎?」
      「那個……場地的部分呢……」
      露易絲問著。
      「我問過老師了,在文化祭那天,我們可以把放在這裡的東西全都搬到頂樓的樓梯間,空間應該就夠用了。而且我也獲得了樓下家政教室的使用權,餐點的部分不必擔心。」
      「那真是太好了。沒錯吧!霙?」
      「是……真是太棒了……」
      霙有氣無力的回應,看來不能做蛋包飯對她的打擊有點大。
      「那就這麼決定了!明天體能訓練完後會繼續討論場地布置的問題……對了……霙,妳已經向學校登記了吧?」
      「已經弄好了……沒問題……」
      霙比出了OK的手勢,說話的語氣還是一樣。
      「很好,那我們就討論到這邊……」
      為了獲得媽媽的認同,由依完全主導了登山社在文化祭上的活動,意氣風發的模樣就和國中時一樣。
      「對了!差點忘記……女僕裝呢?」
      「我!我來準備!」
      霙突然大喊,嚇了一旁的露易絲一跳。
      「沒問題嗎?」
      「完全沒問題!」
      突然恢復精神的霙眼神無比澄澈,拼命的向由依散發光線。
      受到來自霙的光線照射,由依只好說出「我知道了,就交給妳吧!」
      霙的臉上逐漸充滿喜悅。
      「是的!社長!」
      開心的霙對著由依比了敬禮的手勢。
      「到底誰才是社長……」
      由依默默吐槽。
       
      「嗯……好……我知道了。」
      亞梨沙掛斷電話,拿起桌上的可樂喝了一口。小水珠順著紙杯滴在她的大腿上。
      「是登山社的嗎?」
      麻優問著,眼睛直盯著手上最新一期的漫畫月刊,那是剛剛路過便利商店時買的。她拿起一根薯條往嘴裡送,再用紙巾擦拭拇指和食指之後才碰漫畫。
      「嗯,在說關於文化祭的事情。」
      亞梨沙把可樂放回桌上,水滴傾瀉而下,濕了桌面。
      「欸~這樣啊。」
      麻優的回應有些敷衍。隨後又吃了一根薯條。
      「感覺有點緊張呢,這還是我第一次當服務生。」
      亞梨沙托著腮看著窗外的街道,對文化祭充滿期待的她淺淺的笑著。
      「嗯,加油喔。」
      麻優回應,翻了一頁漫畫。
      「妳在看什麼呢?」
      亞梨沙開始對麻優手上的漫畫產生好奇心。
      「哦~這個啊。」
      麻優把漫畫拿給亞梨沙看。
      拿到漫畫的亞梨沙馬上聞到特殊的油墨味。然後輕輕撫摸著漫畫印刷用的紙。
      「這就是……漫畫……」
      「妳沒看過嗎?」
      麻優笑嘻嘻地問,亞梨沙搖了搖頭。
      「這樣的話……」
      她拿走漫畫開始翻覽,然後指著其中一頁。
      「這個!這是我最喜歡的漫畫家畫的,雖然內容不怎麼樣,但是……」
      她往下翻了一頁。
      「……他的畫工簡直是藝術!這個線條的粗細和流暢度,這個黑白和網點的運用、這個透視感,妳不覺得這簡直是傑作嗎?」
      「是……這樣嗎……」
      麻優壓抑不住興奮,滔滔不絕的說著。看著麻優閃閃發亮的眼神,讓亞梨沙想起提到聖母峰的霙,一旦啟動了開關,就很難關上。
      「還有這一部……」
      麻優又開始翻著漫畫。
      「看來麻優對漫畫很了解呢。」
      「嘛,以前有為了成為漫畫家而做一些研究,只不過那些是以前的事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麻優的表情有一瞬間暗了下來。
      「抱歉……」她小聲的道歉,希望不會帶給麻優傷害。
      「找到了!妳剛剛說了什麼嗎?」
      「我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
      「嗯?有嗎?」
      看來是自己多心了……亞梨沙這麼想著。
       
      「各位,準備好了嗎……」
      「沒問題!」
      「嗯。」
      「好了。」
      「1~2~」
      「1~2~」
      「1~2~」
      「1~2~」
      四人合力搬起有些鏽蝕的鐵製的雙門置物櫃。隱藏在後面的窗簾就此現形。
      「原來這裡有窗戶啊,以前都沒發現呢。」
      亞梨沙看著長滿灰塵和蜘蛛絲的窗簾。
      「畢竟這一邊的東西最多嘛,清了一個多小時還這麼多東西。」
      由依用下巴指著窗簾下的書堆和紙箱。
      「幸好這是最後一項大型雜物了。」
      露易絲笑回。
       
      清空社辦內的雜物後,能使用的空間比原本多了一半,原本是只有四個人都有點難塞得下的空間,現在已回到原本該有的格局──教室的一半大,雖然和其他社團辦公室比起來還是小了點,不過也夠用了。
       
      拉開窗簾,社辦內被賦予了色彩,不再陰暗。只是剛剛堆雜物的地方全是灰塵。由依覺得頭痛。
      「看來有得清了……」
      她無奈的說。
      「不過比搬東西輕鬆多了。」
      亞梨沙接著說。
      「我們再加把勁吧!」
      「欸~還要繼續啊……」
      霙擺出厭惡的表情。
      「這是已經最後了,清理完就可以把課桌椅搬過來了。」
      亞梨沙對著霙打氣,霙不但沒受到激勵,反而蹲坐在地上開始抱怨。
      「真是的……到底是誰說要弄女僕咖啡廳啊?真是麻煩。」
      「不就是妳嗎?」
      「不就是妳嗎?」
      「不就是妳嗎?」
      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經過努力,社團的木頭地板回到最初的顏色,牆壁也變得潔白,窗簾雖然只用吸塵器吸過,看起來也比先前乾淨了。少女們正享受著窗外吹進來微風,窗外是學校後門的景色,接近地平線的天空還微微亮著,亮起的街燈凸顯夜晚的寧靜。
      「好舒服啊,要是每天都能這樣該有多好?」
      霙趴在窗邊,雙手懸在窗外,剛剛的勞動讓她全身無力。
      「差不多該去搬桌椅過來了吧?等等還要做佈置呢。」
      由依說著。
      亞梨沙和露易絲站起身子拍拍屁股。
      「欸~再一下下嘛~」
      「走了!」
      「唔!」
      由依從後面抓住霙的衣領,霙喘不過氣。
       
      依照計畫,少女們在社辦內擺了八組課桌椅,兩兩面對面合併,平均分散在用餐區的四個角落,並將每張桌椅旋轉45度,不讓桌椅與牆面平行。
      最後在牆壁貼上登山社的相片,因為數量不多,所以特別放大成A4的大小。
      「哈!」
      霙見到其中一張相片不禁說出:「好懷念啊!」
      其他人好奇的靠了過來。
      霙把片貼擺正在牆上
      「欸?這裡是?」
      因為相片中還沒有她,所以亞梨沙對相片中的風景感到陌生。
      「這是登山設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社團活動!」
      霙開心的解釋,滿滿的回憶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那時候還不是登山社吧……」
      由依冷回,畢竟那天算是被硬拉著去拔山的。不過也因為那天,才有了現在的自己,才有了手上的照片。
      「是啊,那時候還不算是登山社呢。」
      露易絲笑了,當時雖然只覺得很累,但現在看來,是很珍貴的回憶。
      「看起來很開心呢!」
      亞梨沙說著。
      「在那之後,沒多久妳就加入了,還找了小友理,我們登山社正式成立……雖然才過幾個月,但感覺這張相片是好久以前拍的。」
      霙如此感慨,這張相片可以說是登山社的起源,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好!各位辛苦了,明天就是文化祭了,請大家繼續加油!如果沒有問題的話……」
      「等一下!」
      霙突然打斷由依,她走到牆角拿起她的背包。
      「我有東西要給各位!」
      從背包裡拿出了……
      「哇~好可愛~」
      深黑色的連身蓬蓬裙搭配著雪白的圍裙,滾著白色的蕾絲邊,雙手袖口的部分做了收縮,袖子看起來圓滾滾的,亮紅色的蝴蝶結抓住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來!這是小露的……這是小梨沙的……小由的……」
      霙將每一件女僕裝發到其他人手上,並依負責的工作不同而做了不同的頭飾。像是霙的頭飾是兔耳朵,露易絲和亞梨沙的是貓耳,由依則是狗耳。
      「這些……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露易絲問著,不論是衣服的設計、布料的質感,都像是外面賣的高級品。
      「嗯……材料費的話花了大概快兩千元吧。」
      「材料費?這些全都是你自己做的嗎?」
      「嗯,是啊。外婆也有幫一點忙就是了。」
      想不到霙居然有這樣的才能,每個人都大吃一驚。
      「好了,大家早點回家休息吧,明天可別遲到囉。」
       
      「歡迎歡迎!我們登山社在北側大樓2樓開了女僕咖啡廳喔!」
      雖然咖啡廳還沒正式開張,霙早就換上女僕裝,站在校門口進行宣傳,希望可以招攬到一些校內的客人。
      「──我們這裡的女僕各各年輕貌美、身材火辣,讓人垂涎──」
      「拜託講點正常的好嗎?」
      由依和亞梨沙剛從車站前的蛋糕店回來,兩人分別拎著不同口味的大蛋糕。
      「欸~我想說這樣子會有比較多人來的說。」
      「我們開的又不是酒店,登山社平時的風聲就不太好了,如果妳這樣喊讓別人覺得我們不正常怎麼辦?」
      「怯~」
      霙面露不悅。
      「總之,不要再喊一些有的沒的,就這樣,外面交給妳了。」
      「好~」
      霙敷衍的回應。由依和露易絲朝著家政教室的方向走。
       
      「歡迎光臨……辛苦妳了亞梨沙。」
      「哪裡哪裡……還沒有客人來嗎?」
      「還沒……」
      『唰~』
      門拉開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歡迎光臨,兩位客人,桌上有菜單,決定好要點什麼餐點的話請隨時通知我一聲,我將為您服務。」
      亞梨沙還沒反應過來,露易絲率先招呼客人。不論是語氣還是姿態都非常完美。
      亞梨沙只是傻傻的愣在一旁,畢竟這位客人散發出的氣場讓她瑟瑟發抖。
      「由依呢?」
      第一位客人是田徑社的社長──由理香學姊,以及副社長。
      由理香和由依來自同一所國中,是由依在田徑裡的學姊,同時也是由依最敬重的一名學姊。
      「由依今天負責廚房,如果有什麼事情,我現在就去請她上來。」
      「無妨,余只是來看看罷了。」
      講話高傲自大是由理香的特色,畢竟這所學校是以田徑聞名,由理香又是田徑隊社裡最強大的存在。今年夏天又帶領田徑社拿下優異的成績
      「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吃點東西呢?」
      露易絲問著,雙手比向其中一個座位,動作非常專業。
      由理香看著跟班,跟班向她點頭示意。
      「好吧。」
      「這邊請。」
      露易絲熟練的替由理香和跟班帶位,替兩人拉開椅子,動作優雅又不失禮節。
      「今天推薦的蛋包飯和拿鐵咖啡,請問要來一份嗎?」
      露易絲展現笑容,她今天完全就是個高級咖啡廳的服務生。
      「好吧。」
      「我也是。」
      「蛋包飯和拿鐵咖啡各兩份,稍後為兩位送上,請稍後片刻。」
      露易絲寫完筆記收進圍裙的口袋,轉身拉開門往家政教室走去。
      露易絲離開後,由理香環顧著四周。
      這段期間,亞梨沙完全說不出話來,焦慮地站在角落。
      『怎麼辦……我現在該……』
      「汝……」
      「是!」
      由理香出聲打斷亞梨沙思考,亞梨沙的肩膀抖了一下,如同機器人般的走向由理香。
      「有……有……有什麼……需……需要服……務的嗎?」
       
      「辛苦了。我等等會親自拿上去,妳先回去忙。」
      「我明白了。」
      露易絲語畢,還鞠了個躬,轉身往回走。
      『露易絲還真是投入啊……』
      由依看著露易絲離去的背影想著,然後開始自己的工作。
       
      「久等了,兩份蛋包飯和……啊,歡迎您的光臨,由理香學姊。」
      由依一面拿著端盤,一面向由理香點頭示意。
      「辛苦了,由依。」
      「這是兩位的餐點。」
      由依把蛋包輕放在兩人的面前。金黃色的蛋炒飯披著金黃色的外衣,外衣上繡著紅色的、模樣可愛的富士山。用一般咖啡豆磨出來的拿鐵咖啡,聞起來和便利商店賣的一樣,什麼差別,但上頭的富士山拉花非常精美。兩種餐點完美的兼顧了視覺與嗅覺的感受。
      「好……好厲害……」「好……好厲害……」
       
      亞梨沙和露易絲同時驚呼,直盯著桌上的餐點看。
      「妳們兩個,一直這樣看著客人會害客人吃不下的。」
      「啊!對不起……」「失禮了……」
      「無妨。」
      由理香說著,她用湯匙挖了蛋包飯的角落,準備吃下第一口。
      「這是什麼鬼?真是太好吃了!」
      坐在對面的副社長不禁大喊,嘴裡的飯還噴了幾口出來。隨即遭到由理香冰冷的眼神恐嚇。
      「非……非常抱歉……」
      『跟由依還真像──』兩位貓耳女僕想著。
      由理香吃下第一口飯,細細地咀嚼,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現場的氣氛都和她的表情一樣冰冷,時間彷彿也凍結了。
      「美味!真的很美味!」
      由理香微微笑著,有如融化冰雪的春風。
      「謝謝學姊的誇獎。」
      「不必多禮。看到妳這麼開心,我就能放心了。」
      她吃下第二口,細細地咀嚼。對面的副社長早已把餐盤舔個精光,一粒米都不剩。
       
      「余會幫登山社宣傳的。」
      由理香轉身走向門口,飄動的長髮傳來淡淡的清香。副社長向由依等人點頭道謝,她們也鞠躬回禮:「謝謝光臨!」
      門一關上,時間恢復流動。
      「好厲害啊由依!」
      「那個拉花真漂亮。」
      兩隻小貓的眼裡充滿崇拜,緊貼著由依。
      「嘛…也沒那麼好啦。」
      由依有點不好意思,搔著頭、看著窗外。
      「我差不多該下去了,這裡交給妳們了。」
      「好~」「我明白了。」
       
      接下來的幾分鐘都沒有客人,亞梨沙趁著這段時間向露易絲請教了一些面對客人的技巧……
      『唰~』
      「歡……歡迎光臨……這位……客人……」
      ……她還是會緊張得面紅耳赤。
      「好可愛~」
      聽到客人這麼說,她的臉又更紅了。
       
      「吶你去過登山社了嗎……」
       
      「那個金髮的女僕真是太可愛了!」
      「我比較喜歡另一個!」
       
      「那個咖啡拉花很精緻喔!栩栩如生呢。」
      「真的假的?」
       
      「要一起去登山社那邊嗎?」
      「走吧!」
       
      造訪過女僕咖啡廳的客人,大部分都給了由依做的蛋包飯及兩位貓耳女僕相當高的評價,再加上霙極力的宣傳,慕名而來的客人越來越多,在門口排成了很長的隊伍,兩位女僕開始忙不過來。
       
      「吶,我想問一下。」
      一位看起來還在念中學的男孩問著,嘴上還沾著蛋包飯的番茄醬。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露易絲笑著問。
      男孩者著一張相片──在富士山頂看日出的相片。
      「這張相片是怎麼拍的?用什麼鏡頭?曝光調多少?」
      「這個嘛……這是我們老師用手機拍下來的。」
      「妳們老師用的是哪個牌子的少機?畫素多少?用的──」
      露易絲用手帕擦著男孩的嘴。
      「番茄醬沒擦乾淨喔。」
      她柔聲說著。
      男孩的臉就像熟透的蘋果。
      「謝……謝謝……」
      他害羞地看著地板。
      輕柔的把番茄醬擦乾淨之後,露易絲接著說:「抱歉,這些問題我真的不清楚,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等等就去幫你問,好嗎?」
      「不……不用麻煩了……」
      說完後朝向門口走去。
      「謝謝光臨。」
       
      「下一組……啊!麻優!」
      「呦!這身打扮很適合你喔。看起來生意很好嘛!」
      麻優的到來讓亞梨沙非常開心。
      「是啊,真是快忙死了。總之先進來坐吧……」
       
      「謝謝光臨!下一組客人請進!」
      「真是的……終於輪到我了……」
      「由我來為……」
       穿著同校校服的女學生完全不理會露易絲,直接走向空出來的位置優哉地坐在椅子上,雙腳靠著桌面。
      「今天推薦的……」
      「隨便什麼都可以,我快餓死了。」
      女學生大喊,她的舉動開始讓露易絲開始動搖,她完全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其他人的眼光紛紛避開那個位置。
      「好……好的……那蛋包飯一份可以嗎?」
      「不……」
      她的手比出了2。
      「我要20份!」
       
以上內容皆為虛構
與真實存在的人、事、時、地、物
沒有任何關係!!!

文中涉及到一些專業知識
為傳導正確觀念
如文中的觀念有任何錯誤
歡迎指正


Pray for Kyoani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92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校園|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hen905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那天夜裡。那道光。(1)... 後一篇:那天夜裡。那道光。(0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ammulinaYA
amazarashi 台灣演唱會 2019/11/02 Legacy Taipei、食戟ED由nano.RIPE擔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