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永夜的世界》厄法(2)

作者:令狐樂語│2019-07-22 15:52:37│贊助:0│人氣:7
  */
  
  「所以?果真是亞基拉爾佈下的騙局。」雀一羽拍著桌子,酒杯因此傾倒。「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果報之城,全是亞基拉爾騙人的謊言。我們浪費人力與時間在這上面,最後卻一無所得;亞基拉爾佔據托佛,僅以一點微薄的代價就讓南雀不敢吭聲。這傳出去的話,大家豈非認為我雀一羽向亞基拉爾低頭嗎?」
  
  「眼前所見不光只有如此。」梵迦敘述著:「原先的計畫是讓聖靈界替我們查探虛實,但並沒有得到理想的結果。把果報之城變成眾所矚目的焦點本該也在計畫之中,可是後續的執行者卻不是我們。」
  
  「薩汀略爾為何不順手滅了那群哈魯路托的朝聖者?那堆人現在變成南隅的麻煩。」雀一羽說:「我們管又管不動,這些人基於對哈魯路托的忠誠而來,南隅又沒辦法封鎖邊境不讓他們進來朝拜。贊成的話就遂亞基拉爾的心意;不贊成的話又說我們反哈魯路托。主動權一直都操之在敵人手中,這實在令人懊惱。」
  
  「全都是慕名而來的朝聖者,這些人對聖靈界的威脅畢竟有限,宿星主怎麼可能當劊子手殺他們最後落得自己一身血腥?」
  
  「那些朝聖者又是怎麼知道這項情報?」
  
  「知道果報之城位置的人屈指可數,大概是亞基拉爾自己將消息公佈出去。」梵迦進一步解釋:「暮辰是哈魯路托的雙胞胎親姊姊,兩人無論在樣貌、氣息、身形上幾乎雷同,她要模仿哈魯路托真不是難事。」
  
  雀一羽頭痛欲裂。「我不要再聽到這些事,你只要和我說有沒有辦法把那群朝聖者全部從南隅趕出去就好。」
  
  「可以,但需要時機。」梵迦道:「眼前有更重要的事:各領主已經在線上等候陛下了,我們準備開會。」
  
  會議室中,四個大型的投影幕上分別代表各個家族的最高指導者,由左至右依序為:伊瑪拜茲家族的漢薩、安達瑞特家族的高頓、蘭德家族的赤華、北方領主亞基拉爾。
  
  「諸位領主……」
  
  梵迦的話馬上被漢薩打斷。「梵迦大人,你安靜!」
  
  「打斷別人說的話是很沒禮貌的行為。」雀一羽邊搖著酒杯說。
  
  「希爾溫真的出現了嗎?這消息讓我的領民鼓譟浮動,我需要證實來源。」漢薩很激動。
  
  「問問那名藍髮領主如何?」雀一羽冷言道。
  
  「藍髮領主?您可真會形容人。」亞基拉爾沒有表現出不滿的樣子,不過他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當我知道這件事時也是非常驚訝。表面上雀一羽大人和哈魯路托不合,想不到您竟幫忙隱藏哈魯路托的蹤跡這麼久,這箇中過程一定相當艱苦吧?」
  
  「是這樣嗎?雀一羽大人。」赤華問。
  
  信他的是白癡。雀一羽以唇語讀出這一行字,他並沒有真的說出口。若是面對面的會議,現在早就可以用讀心術來辨別話語的真假了。
  
  「你們兩個在唱雙簧嗎?」漢薩可沒那麼單純。「我在古蹟附近所感應到的神力又究竟是誰?」
  
  「是漢薩大人您的好姊姊──暮辰.伊瑪拜茲。」
  
  漢薩瞪著梵迦,看來他對這句話非常的介意。「是妹妹!難道希爾溫比我大嗎?」他接著罵道:「以後沒看到他本人,就不要讓謠言滿街跑。散佈的人該死,你們這些不遏止的管理者也該死,想見見古龍之怒嗎?」
  
  「整個魘塵大陸都在討論哈魯路托再出的消息。」赤華表示:「就黑色特區的立場,我希望諸位大人暫時不要刻意去澄清這件事,畢竟我們和聖靈界關係瀕臨決裂,這會嚴重影響民心。」
  
  「火神也相當關注這個事件,若讓他知道哈魯路托並沒有出現,恐怕會點燃他的怒火。」高頓嘆道。
  
  「是啊!他那把吉他的弦斷了他也會發火。」雀一羽尖酸的挖苦讓高頓的表情變得扭曲難看。
  
  「這件事我撒手不管了。」漢薩怒氣沖天。「他不出來便罷,若讓我私下先遇到的話,非剝掉他一層皮不可。」
  
  「就算他們兩姊弟是伊瑪拜茲家族之恥,您也不用刻意這麼說吧?」雀一羽賊笑道。
  
  「敬你還是南隅的最高統治者,講的話最好留點分寸。」亞基拉爾果然會因為這種事而發怒,這就是雀一羽想看的。
  
  不過盡是在嘴皮上爭勝一點好處都沒有,現階段南隅的麻煩依然沒有解決。卑鄙的亞基拉爾不會平白無故搞出這種無中生有的蠢事,雖然可以轉移聖靈界注意及讓魘塵大陸人民提振精神,卻會引起各領主的不滿。所以就算聖靈界在前線攻得再急,亞基拉爾也沒理由用這個沒有什麼助益的計謀。梵迦猜想:若不是哈魯路托真的現身,要不也肯定是在做某種預告或是準備動作。
  
  薩拉岡斯高層為了黑色特區即將召開的重要會議而前往厄法,在那裏又和亞基拉爾相遇。儘管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雀一羽的心情會因此變得惡劣。
  
  「陛下不必苦惱,其實臣已經有頭緒了。」梵迦說:「臣從果報之城中帶回一顆奇特的靈魂玉。」
  
  「那又怎麼樣?靈魂玉到處皆是。」
  
  「這不同,因為這塊靈魂玉上蘊含的是咒系神力。」梵迦說:「聖靈界傾盡全力再加上魘塵大陸各區的領主,那麼多人為何找遍魘塵大陸卻都找不到哈魯路托的蹤跡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忽略掉塔利兒這個咒術能人的實力。真正的哈魯路托並不在魘塵大陸,也可以說他不存在於蒼冥七界的任何角落。」
  
  「你在說什麼?他死了?」雀一羽不解。
  
  「不不。」梵迦輕搖羽扇。「希爾溫大人從頭至尾就藏身在安寧地帶中,所以就算浪費再多的人力及神力探測器都是沒用,一輩子都不可能找到。」
  
  「哪有人能永遠住在安寧地帶?」雀一羽忖度道:「不對,血祠院中多的是咒術高手……但是也不可能啊!想要維持安寧地帶的空間,需要一定的人手並耗費大量的咒系神力來維持,血祠院再怎樣也不能無限提供架構空間所需的人力。更何況是在空間裏要蓋一座能容身的城堡,這麼強大的神力,不可能沒人注意到。」
  
  「神力增幅裝置的技術已臻完美,只需少數幾名咒術者就能發揮意料之外的功效。」梵迦說:「天神們遺留的神址具備源源不絕的神力,既不會枯竭又很穩定。您瞧果報之城,雖然只是一個單調的空間,但已經足夠容納近千名的朝聖者了,要藏一個哈魯路托有何困難?」
  
  「是啊,怪不得我們總找不到那個傢伙,原來躲到異空間去了,真是狡猾。」
  
  「六銀古蹟中既然沒有哈魯路托,那麼他會藏到那兒去呢?夢境湖?其他辛丹農神址?博羅倫聖地?神脈山?呵呵……不管是什麼神址都好,咱們的目標是不是縮小許多了呢?」
  
  「那你的目標是那裏?」
  
  「沒有目標。」梵迦回答:「亞基拉爾從不留痕跡,即便要一個個搜尋大大小小的神址,也是費時費力。」
  
  「那你就想個對策。」雀一羽催促著。「最近我總是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目標已經在鎖定範圍之內,而我的餌也丟出去了,現在就等待獵物自己送上門。」
  
  此時,手下來報:「陛下,有位女孩要求見您。」
  
  「女孩?我沒有約見任何人。」雀一羽質問:「為何不直接將她趕走?」
  
  「這裏是厄法不是南隅,能來到黑色特區會議中心的人大多有點來頭,手下們不敢怠慢是正常的。」梵迦替那手下緩頰。
  
  「是的,屬下怕得罪重要的客人所以……」
  
  「可以了,廢話不用多說。」雀一羽問:「你有問她的身分和來意嗎?」
  
  「那位大人說她是您重要的客人,除此之外也沒有再多講。由於對方披著掩光篷,屬下看得不是很清楚,又加上來者位階是上位指揮者……」
  
  「那這樣你的處理程序就不對了,難道誰都能見陛下嗎?」梵迦語氣加重。
  
  「是什麼人這麼鬼祟?在這種場合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雀一羽疑問。
  
  「來者非善。」梵迦認為,「有要事大可正大光明的相約,私下見面多不是好事。」
  
  「哼,我倒有點興趣。」雀一羽下令:「叫她進來!」
  
  等候一會,手下隨即引領那位神祕客進入。雀一羽還沒見到人,心頭就已經有種糾結感。究竟是那位魘塵大陸的貴族能讓他有這種感覺呢?他突然好奇來者的身分了。
  
  「父親。」
  
  一句父親,雀一羽登時全身如被電流竄過,發麻不已。
  
  對方緩緩抬起頭來。
  
  罩帽下的那張臉,既熟悉卻又帶著疏離的陌生。
  
  梵迦也感到震驚。「雀織音?是妳!」
  
  */
  
  貝爾孤身一人來到厄法的一處荒郊野外,他不明白亞基拉爾命令他來此的用意,但他知道他的主人每一個指令都具有意義,所以就算執行的過程中有什麼疑慮,貝爾也是繼續當個默默完成任務的執行者。
  
  厄法的暴風沙異常激烈,這裏的環境讓貝爾抬頭不見雲、舉目不見景,他還得依照亞基拉爾教的方法才能確定自己真的有到達任務的指定地。
  
  貝爾呆站在原地不過一會兒的時間,他覺得自己快被暴風沙吞沒了。強烈的塵沙襲擊他的口鼻令他快喘不過氣,身體各部位也幾乎讓厚塵覆蓋。
  
  濛濛的沙塵中,貝爾似乎看到一條人影正往此處奔來。那男子身形略瘦,華貴的衣冠穿著顯示他的身分不凡。雖然如此,他的長髮被風吹得散亂,臉上的汗水與灰塵結合變成污泥,看起來很狼狽。貝爾看得出對方正在逃命,也知道他的身分。
  
  「是恩肅殿下嗎?」貝爾禮貌的向來到此處的厄法貴族致意。「您發生什麼事了?」
  
  「你是亞基拉爾身旁的……」恩肅叫不出貝爾的姓名。「算了,不管你是誰,幫我擊退後面的追兵。」
  
  追兵?貝爾瞪眼一瞧還真的又有數道人影奔了過來。但那些人可是王室近衛隊啊!
  
  「不行,我不能對厄法的侍衛出手,我會被判有罪,而且會遭到陛下的責罰。」
  
  「我以厄法殿下的身分命令你這麼做!」恩肅大人很強勢。
  
  貝爾左右為難之際,亞基拉爾馬上以心靈傳音下第二道指示,接著由天空落下一箭,風塵飛沙揚起,劇烈到讓近衛隊無法有所行動。
  
  等到瀰漫的灰塵稍微退去,貝爾和恩肅已不見蹤影。
  
  */
  
  謝法赫頒下命令後,得知詳情的恩肅也顧不得正在吃飯,他把還在嘴中咀嚼的食物忿怒地吐出,然後腳步飛快地穿過中庭,接著在內廳大門被皇宮侍衛攔下。
  
  「抱歉,陛下與眾臣正在開會,要進去請務必先行通報。」
  
  恩肅才不管那麼多,他強行推開侍衛進入內廳。
  
  赤華坐在長桌的另一端,他與其他眾臣帶著嫌惡、疑惑、詫異、打量的目光看向恩肅。
  
  「誰准他進入?」赤華冷言問。
  
  侍衛噤若寒蟬。赤華也明白他們根本沒辦法強制擋下恩肅,但內心的怒氣卻無法消下。
  
  「將怠忽職守的這兩人殺了,換其他更精實的侍衛。」赤華下令道。
  
  「大哥,少來這一套。」恩肅問:「亞父頒下的那道命令是怎麼回事?布琳達將軍要抓我?我可是厄法的殿下耶!」
  
  「你叫我大哥?你在皇宮內不稱我陛下便罷,好歹你也該叫我皇兄。」赤華點頭。「沒錯,但亞父的目的不止是抓,而是要殺!」
  
  聽到赤華這麼說的恩肅如晴天霹靂。「殺我?我是你唯一的弟弟啊!父皇臨終前要你好好照顧我的不是嗎?你一向都幫著我,為何這次卻贊同亞父的意思?難道就為了那個被我殺的昔洛王子嗎?」
  
  「羅航王子的死亡你要負最大的責任,現在伊瑪拜茲家族要求懲兇,我已經決定賠償道歉。」赤華說:「不論如何,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將你交給伊瑪拜茲家族發落,至少還能保住你一條小命。」
  
  「交給伊瑪拜茲家族?你們傻了嗎?為什麼我們蘭德家族要向伊瑪拜茲家族示弱?漢薩很了不起嗎?你們的殿下被羞辱,就應該顧全顏面向他們反擊才是,為何卻選擇道歉?」
  
  「你殺的又不是平民,別那麼自私的只想到自己。」赤華雙手撐著桌面站起,「我是黑色特區的副首,你要我對你的行為不聞不問?那其他黑暗深淵領主們還服我嗎?」
  
  「不服就打!不然要權何用?」
  
  謝法赫批評赤華優柔寡斷的話言猶在耳,加上爭吵的怒氣,這令赤華鐵了心決定要讓恩肅嘗些苦頭。「對,所以我現在以厄法領主的身分命令你接受法律審判,不得有異議!」
  
  「休想,你們這些沒用的人誰都別想碰我!」恩肅回以吼聲。
  
  「你、你敢頂撞厄法君王?」赤華指著他。「很好,你不但要受罰,我現在正式宣布卸除你殿下的身分,並永久剝奪你的皇室權利。來人啊!把布琳達將軍叫來,然後將這罪人給我押入大牢。」
  
  */
  
  貝爾看著悵然若失的恩肅,就算他不說,自己也猜得到大概──這個人已經失去權勢,淪為喪家之犬了。
  
  「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不是離開厄法而是過來神脈山?」恩肅仍是以高高在上的語氣說。
  
  「黑色特區會議即將舉行,外面衛兵比平民還多,您沒辦法安然逃出厄法的。」貝爾如此解釋。事實上,帶恩肅前來神脈山是亞基拉爾的主意。
  
  「是的。」恩肅也認同。「躲在先皇陵寢遠比在外四處逃竄要更安全多了。」
  
  「那我就先離開了。」
  
  恩肅嚇了一跳並攔下貝爾。「你要去那裏?不管我了嗎?」
  
  「人生無常,我總不能為您的人生負責。」貝爾用手掌輕輕推開恩肅。
  
  「你救了我,剛剛那些衛兵也看見了,現在我們是同路人。」
  
  「風沙那麼大,衛兵不見得認出我。再說就算認出我來,只要我現在回去,加上亞基拉爾大人保我,一定不會有事;若我選擇幫您,就真的變成同路人了,到時連我也要逃命。」
  
  恩肅拔劍,「小子,想走的話先問過我手中的劍。」
  
  「大人,請冷靜點,再說您未必能攔下我。」話雖這麼說,貝爾仍然決定提供部分協助。「那這樣如何?我就幫您順利逃入你們厄法的先帝陵寢,然後我再離開。」
  
  「誰准你自作主張。」恩肅無奈地收回劍。「不過唯今之計,也只好按你所說的去做。」
  
  */
  
  貝爾的一舉一動全在梵迦法力眼的監視當中。
  
  既是天神遺留的聖地,又是蘭德家族的皇帝陵寢,非皇室成員帶領絕對無法進入。縱觀整個魘塵大陸,有哪個地方比神脈山更適合當作哈魯路托的隱藏地?雖然出入不便,但就隱密性和安全上的考量來說,這真是數一數二的選擇。
  
  想法歸想法,由於最近亞基拉爾動作頻頻,也許這又是一次他的算計。梵迦一想到此,他決定在情報不足的情況下,繼續保持謹慎小心的觀察。
  
  除了哈魯路托的下落,眼前還有另一件麻煩事得要處理……至少對雀一羽來說是如此。
  
  「妳失蹤這麼久,我真以為妳慘遭不幸。」雀一羽嘆口氣說。
  
  「難道女兒死亡你也會覺得惋惜嗎?」雀織音壓根不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雀一羽笑著搖頭。「本來是很開心,現在看到妳還活著則是很生氣。那時候的都史瓦基家全是一群不中用的廢物,連個小女孩都處理不了。」
  
  「你說的對,都史瓦基家全是下三濫的廢物。但你若繼續把我當成以前那個無知的小女孩,那就只能表示你的腦袋十分無智。」
  
  「好了,我不想和妳談天論地話家常。」雀一羽單刀直入的問:「妳想要什麼?權、名是不可能的,錢我多的是,妳要多少就給妳多少,然後滾得越遠越好,以後別在我面前出現!」
  
  「你欠我的遠不止這些,而且我全都不要。」雀織音說到激動處,雙手緊握成拳。「我只要一個道歉,簡單的道歉,這很難開口嗎?」
  
  雀一羽像是聽到全宙源最好笑的話,哈哈大笑個不停。
  
  他的笑聲讓雀織音怒火中燒。「你的笑臉真醜陋。你這下流的渾蛋是我見過最噁心、毫無人品可言的領主。亞蘭納人,甚至是路邊的腐蟲都比你好上千倍、萬倍,你的靈魂將會被撕裂。」
  
  笑聲逐漸緩和,雀一羽根本不把她當成一回事。「罵完了沒?門口就在妳後面,妳可以走了。還是妳覺得這樣很沒禮貌,要我這個南雀的大家族長為妳開門?」
  
  「雀一羽你聽著!」雀織音忿然起身。「你會為今天侮辱我的言行感到後悔,我會讓你付出代價,讓整個南雀聯盟因為你的愚蠢而毀於一旦。」她一掌擊碎了大門,驚動所有警衛。
  
  「沒事,通通退下。」梵迦命令道。
  
  雀織音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怎麼說她能達到上位指揮者的階級已屬不易,何不留下為家族貢獻,非要鬧成這樣呢?」梵迦問。
  
  「上位指揮者又怎樣?薩拉岡斯多的是能人異士,我需要為了留下她而低聲下氣嗎?」雀一羽啐道:「腰間揣隻死蟲子冒充打獵的,我倒想看看這虛張聲勢的小女孩有什麼復仇手段。」
  
  梵迦打從心底很不願意捲入這場家庭糾紛,他很快地轉移話題。「貝爾和恩肅兩人已經進入陵墓中。」
  
  「繼續觀察,就算找不到哈魯路托,我也要看看我的老兄弟錫楊是在什麼樣的寶地內長眠。」
  
  */
  
  這裏的守衛很少,依兩人之能要偷偷潛入是相當容易。神力接引、血親誓約、蘭德皇印,石陵門終於開啟,恩肅以一連串特殊的方式打開皇帝陵寢一處隱蔽的入口。就在帶有刻飾的石牆敞開之後,寬而單調的通道就在眼前。
  
  貝爾陪同恩肅進入,途中他一度轉身要走,可是又被恩肅攔下。
  
  「小子,一旦進入陵寢後,非皇室成員是打不開出口的,沒有我幫忙你注定一生都要待在裏面。」
  
  「那麻煩請您幫我打開石門,我要回去覆命了。」
  
  「這可能嗎?」恩肅的語氣讓貝爾不悅,這傢伙分明是想拖個人當墊背。
  
  墓地深處,高臺上放置了一具簡樸的黑色棺木,棺蓋上則有厄法的象徵圖騰。階梯石板上刻著墓誌銘,最下方是「錫楊.蘭德長眠於此。」
  
  「別亂碰!」恩肅的叫聲遏止了帶著好奇心想去開棺的貝爾。「不准你對我父皇不敬。」
  
  「反應也太激動了吧?這不過就是衣冠塚,難不成裏面有骨灰或是先皇的屍體嗎?我記得魘塵大陸人不葬屍的。」
  
  「就算如此,你也不能用你那隻髒手碰我父皇的棺木。」恩肅推開他。「要不是父皇駕崩的早,現在還輪不到赤華那傢伙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依照亞基拉爾的指示,貝爾無論如何都得要開棺,因此他開始想辦法改變恩肅的心意。「您的父親對您很好吧?」
  
  「那還用你說。」恩肅帶著自豪向貝爾解釋。「他是最好的父親,也是厄法最賢明的君王。」
  
  「以前我聽過一個傳言:赤華陛下曾無意間得到天神遺留的神器,但是基於蘭德家族對天神們的信仰,陛下不願褻瀆神明,所以將神器封在您父皇的墓內。我剛剛其實是想求證傳言的真偽。」
  
  「你胡說什麼?」恩肅罵道:「封棺時我也在場,怎麼就沒看見你說的神器,何況赤華什麼時候得到神器我怎麼不知道?」
  
  「您不相信只是因為您沒親眼見過,而神器的封印本來就是秘密進行,誰都不確定陛下可能會將東西藏在先皇的棺中。」貝爾說:「若真的有那種寶物,對現在的您來說應該是很大的籌碼。」
  
  「不錯,真的有神器的話按照我大哥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去用,我們蘭德家族一向以多克索為信仰中心。」恩肅狐疑道:「可是你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傳言總需要證實,您是先皇之子,由您來開棺相信先皇也不會怪罪。」
  
  「你在煽動我嗎?」恩肅竊笑。「不過你說得很動聽,不管是真是假,開一下棺就真相大白了,對我們也沒有損失。」恩肅跪著低頭祈求父皇的原諒,接著恭敬地以雙手將棺蓋輕輕掀開。剎時,紫光閃爍,棺底呈現奇異的空間變化。
  
  「父皇的棺木!」恩肅大驚。「想不到裏面真的另有玄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9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opp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夜的世界》厄法(1)... 後一篇:《永夜的世界》厄法(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ayashi0807各位
小屋漫畫更新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