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奇幻長篇|《闔蘇 The Wars of Souls|一》|45.淚

作者:柏森│2019-07-22 14:28:37│贊助:0│人氣:12
  神殿門口有兩個北境士兵站崗,禾魚穿過的士兵徑直進入神殿,將義尾隨在後。

  神殿的大廳內部全由雪白的礦石製成,左右牆上是彩色玻璃,頭頂上懸掛白旗。白色地毯穿過地板直通向最內部深處的雕像,雕像有兩個,左邊穿著護甲、面容嚴肅、腰間掛斧頭、是滿臉大鬍鬚的壯漢,那是北境的主要信仰,風暴與雪之神喀拉,北境的守護者。

  右邊的雕像穿著長袍,面容俊美年輕、雙目緊閉、舉手向天,那是闔,既是創造世界者,也是傳說中的諸神國度,柯賽特的建立者。

  至於蘇的雕像除了法羅王國中心都作為信仰聖地而特別豎立之外,比較少在其他神殿裡頭看見,通常會由軍人等其信仰者另外設置祭祀所,蘇的形象在將義印象中是個手握長槍的年輕女人。

  在大廳之中還有其他信眾,有的坐在地上閉目養神,有的則跪在神明的雕像前面祈禱,在雕像腳邊有扇門,一道佝僂且披著連帽斗篷的身影站在門前,那就是觀測者。

  禾魚直直衝向前,雖然不至於奔跑但是腳步極快,將義被她的行為嚇到了,想提醒對方在神殿亂衝可能會遭到觀測者制止,但是又不敢在神殿大聲說話,所以只好跟在她後面。

  禾魚在闔的雕像前面停下腳步,仰望著闔。

  「怎麼了?」

  禾魚沒有回答,將義只能看著她而無所作為,纖長的眼睫毛投落陰影,表情平靜。

  忽然,眼淚從禾魚臉上滑下,將義愣住了,斗大淚珠不斷滑落,禾魚眉毛輕蹙著,表情彷彿並非難受,而是為此困擾疑惑的樣子。

  將義的呼吸不自主地跟著急促起來,他非常驚慌,腦袋一片空白。

  「妳……妳還好嗎?」

  「好奇怪……」禾魚求助似的望向他,雙手揪住自己的衣領,「胸口好難受……」

  禾魚難得出現的脆弱的表情,令將義不知所措。

  「我……我在幹嘛?」

  「妳在哭。」

  「這是哭?可是……為什麼?」

  「妳是……是在難過嗎?」

  禾魚垂下視線,像是要掩飾表情,將義看見閃閃淚光。

  「難過?我不知道……」

  為了別開視線,將義抬頭仰望著闔的神像,不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禾魚出現這麼大的感情波動。

  雖然認識不久,但是禾魚幾乎沒什麼表情,平靜冷漠的印象已經深深烙印在將義心中,但是當第一次發現她會哭,看見她露出柔弱一面,流下眼淚的時候,將義的心臟卻好像被針扎了般的刺痛。

  禾魚依舊低垂著頭,她伸出手擦拭著眼淚,然後昂首看向將義,與此同時的,將義也同樣在望著她,禾魚的眼淚幾乎被擦乾了,但是眼眶泛紅,眼睛也還是濕潤的。

  將義握了握拳頭,慢慢地調整紊亂的呼吸。

  「妳現在感覺還好嗎?」將義嘗試性的問道。

  禾魚只是搖搖頭,將眼角未乾的淚珠拭去,沒說半句話。

  「要回去了嗎?」被這樣一嚇將義已經沒有了找觀測者說話的興致,強化的事情可以下次再說,現在也還沒有緊急需求。

  「再等一下。」禾魚說道,繼續仰望闔的雕像。

  「好吧,那我先去找觀測者……可以嗎?」

  禾魚點點頭,雖然幅度很小,但是將義認為他看見了,於是他慢慢退開,然後轉身去找站在門邊的那個披著斗篷的身影。

  「您的女伴還好嗎?」走過去的時候觀測者主動出聲問道,是很年輕的聲音。

  觀測者的面孔被擋在陰影底下,將義知道在斗篷之下的面容極其醜陋,觀測者天生就是長相不討喜的種族,然而也許是作為補償,這一種族通常擁有極高的魔術天賦,尤其是族中之首巴斯更是誇張,除了作為諸多魔術的開發者兼始祖以外,也憑藉著自身的魔術登列神位,受觀測者和魔術師祭祀。

  不過這一種族個性是非常善良的,遠古時代便是由觀測者幫助受欺壓的舊人類與舊精靈將龍族趕到龍嶺,並請求闔的幫助降下騎士長成立了騎士團,建立堡壘授予其捍衛邊界防禦龍族的使命。

  「她沒事。」聽見觀測者的關心,將義勉強露出笑容,沉重的心情一點也沒變。

  「但願如此,那麼作為非人的您是來尋求靈魂的指引的?」觀測者問道,「靈魂的指引」換個說法便是強化。

  「沒錯。」

  「那麼請跟我進來,讓我來看看您是否有資格接受靈魂指引。」觀測者打開身後沉重的木門說道。

  木門後頭的房間窄小,近似地牢的空間跟外頭明亮的大廳大相逕庭,沒有任何窗戶,只有一個通風口,地板跟牆壁是一塊一塊粗糙的石磚,而非外頭一體成形的光滑地板。

  在石磚中央有個用白粉筆畫成的魔術陣。

  房間裡唯一的照明是矮桌上燃燒的蠟燭,沿著牆面刻畫陰影,燭淚沿著白色燭身流下,讓將義想到禾魚的眼淚。

  桌上疊了一大疊高高的書,還有許多稿紙,另外有本極其厚重的書,是攤開著的,書上寫滿將義看不懂的文字和魔術相關的圖形,書本旁放著墨水跟羽毛筆。

  「這是我在做研究的紀錄。」觀測者注意到將義的視線,走到桌邊解釋道,手指在書上滑移,「生命三元素:殼、燃料、種子。」

  將義定晴一看,書頁上畫著的圖形是一個人,身體填滿黑色顏料,中間留空,似乎還有個圖案在中間,只是因為太遠太小了看不清楚。

  「這是什麼?」

  「一些尚未確定的理論。」將義雖然看不見觀測者的臉,但是能從聲音感受到笑意,對方應該是在笑的,「有人認為闔蘇大地的所有活體皆由三個基礎元素組成,血肉、靈魂跟意識,也就是殼、燃料跟種子。」

  「尚未確定?」

  「是啊!這是為了其他新魔術開發發展出來的理論,為的是更方便——啊!話題扯遠了,還是辦正事吧!您的女伴還在外頭呢!」

  將義想到了禾魚,趕緊點點頭說:「那趕快開始吧!」

  他熟門熟路的站在魔術陣中央,觀測者站在他面前,手指於將義臉前面畫動,白色光亮的軌跡攀著指尖組成複雜的魔術陣。

  魔術陣雖然圖形複雜,仍大致能看出來分成兩個圈,外圈跟內圈以反方向轉動著,轉速越來越快,將義眨眨眼,光在他眼中留下的殘像幾乎要把圖形變成完整的圓,忽然,圖形化為空氣中飄溢的紫色光點散去,宛若螢火蟲般,絢爛無比。

  「您達到資格了,請問要強化什麼?」觀測者仰頭看著飄飛的光點問道。

  「身體。」

  「好的。」觀測者喃喃念著魔術咒語,將義有種錯覺,彷彿聲音在房間裡隆隆作響嗡嗡迴盪,整個房間似乎都為之震動,紫色光點圍繞著他開始加速旋轉,地上的魔術陣發出紫光。

  光點全數鑽進他的身體裡,將義感覺渾身灼熱,精神變好了些,他試圖運轉全身的魂能,仍在灼痛,血管似乎要被之撐裂。

  「閣下如果能再進行一次身體強化也許就能使用魂能。」觀測者開口說。

  「是嗎?」

  「是的,這是我的預估,您這一次狩獵的異化魔給予的能量很夠,強化幅度頗大。」

  觀測者稱之為異化魔,然而禾魚卻稱之為深淵魔,將義回想起這個稱謂差異。

  「那麼強化已經完成,您隨時都可以離去。」觀測者對將義鞠躬說道。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是?」

  「你有聽過深淵魔這種說法嗎?稱呼那些異化魔。」

  「深淵魔?」觀測者愣了愣,「不,這我倒沒有從任何典籍看過,也許有些山民會這麼稱呼,畢竟那只是一種名字。」

  將義回到大廳尋找禾魚,她還在看著闔的雕像,當查覺到有人朝她靠近時低下頭,正巧與將義四目相對。

  不知道是否錯覺,將義仍覺得禾魚白皙的皮膚上仍有濕痕淚跡,眼眶也泛紅著,他擔憂禾魚的狀況。

  「妳沒事吧?」

  「還有一點……難過,是這麼說嗎?」禾魚輕聲說道,不確定的神情首次浮現在她的臉上。

  將義感覺非常怪異,禾魚好像不能了解人會有的情緒變化一樣,正在努力學習。

  「是的,那……要離開了嗎?」

  禾魚點點頭,將義回頭看了觀測者一眼,他朝將義微微鞠躬算作道別。

  兩個人並肩離開神殿,將義滿腹心事,忘不了禾魚哭泣時的表情,他摸索著自己貧乏的字彙,組織不出任何自認為有效的話語。

  無力感經常性的騷擾著他,但是這一次格外強烈,不輸給他的朋友過世那時候。


  夜晚,將義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他爬起來盯著禾魚,她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睡臉宛若嬰兒般天真可人,彷彿難以經起任何傷害。

  或許是錯覺,但是將義總覺得在難得現身的月光底下,禾魚的眼角好像閃著淚光,他壓抑伸手拭去的衝動,躺下來背對著禾魚的床鋪閉上眼角試著捉捕睡意。

  真希望世界上有船到橋頭自然直這件事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8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西方|網遊|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u97303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奇幻長篇|《闔蘇 The... 後一篇:奇幻長篇|《闔蘇 Th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rmcreateALL
白惡魔,登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