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醉青樓之黔衣陽雪 終章

作者:墨陽│2019-07-22 09:45:50│贊助:0│人氣:8
尾章

「說話啊!你怎麼不說…微月?」紀霸嘖的抬起大掌就要朝韓離拍下卻見微月站在門邊冷冷的看著自己。

「爹啊,我來替夫君說如何?」微月款款走向紀霸,臉上的笑意讓紀霸背脊發涼,立刻再舉起燭台跪好動也不敢動。

「爹,你怎麼不說話?」微月柔荑輕放在紀霸肩上,語氣輕柔卻讓紀霸冷汗直流。

「微月別為難岳父大人。」韓離只能陪笑,眼尖的發現紀霸的救星趕來了。「相信妳也不忍心看娘她這樣勞累。」

「呵…墨陽,你真的以為娘她救的了爹嗎?」微月掩唇輕笑,背後急促的腳步聲一點也影響不了微月。

「霸哥。」溯月不捨的蹲在紀霸身旁,溫柔的眸子上下巡視著就怕紀霸受了傷。「微月,妳怎能如此對待妳爹?」

「娘,妳也想跟著跪嗎?」微月陰冷的笑意不減,一句話讓溯月立即噤聲。「夏叔,你也跪吧。」

夏福聞言一怔,沒想到自己居然也被罰,錯愕的看著微月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夏叔,你沒聽錯,跪到我爹身邊去。」微月冷言一出,夏福只好無奈的跪下。「居然敢去通風報信,還把娘放出來。」

「…微月。」溯月哀求的嗓音也沒能讓微月心軟,她反而更加怒火中燒,狠狠的橫了溯月一眼,轉身而去。

「娘,妳還是先回去竹廂吧,微月在氣頭上等會她消氣了就沒事了。」韓離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只能這邊陪笑,那邊聆聽。

「唉,霸哥,你瞧韓離多識大體,你也就別再招惹微月了,自已女兒的個性你還摸不透嗎?還連累阿福和韓離陪你一同受罰。」溯月沒好氣的嬌嗔,柔荑卻心口不一的為紀霸輕拭頰面的汗水。

「我就是看韓離識大體又生得俊逸將才樣,所以才會問他怎麼會看上微月。」紀霸笑看著溯月,多年過去了,他還是迷戀妻子。

「是我高攀了微月。」韓離笑道,談及微月的雙眸帶著濃濃的深情。

「…不論誰高攀了誰,我只覺得晚膳好遙遠啊。」夏福一句話讓紀霸如墜深淵般沉了臉色,而韓離則是依舊帶著無奈的笑容。

「現在才過午時呢!」溯月抬首瞧了眼外頭的天色,訥訥的開口。

***********

韓離泡在大浴桶內,微月坐在他身後自後背環抱住他下頷靠在他的肩頭上,美眸含嗔側首凝視著閉眸不語的韓離。

「為什麼每次都要幫爹說話?是故意要讓我心疼的嗎?」微月鬆開環抱韓離的雙手,柔荑輕揉韓離因舉燭台而緊繃的臂膀。

「當然不是。」韓離微笑搖首,睜開雙眸微前向轉身面對正與自己鴛鴦浴的微月,花瓣下瞧不清微月嬌軀,但迷離的讓人想入非非。「岳父大人一人受罰豈不顏面盡失?」

「我就是要挫挫他的銳氣,要知道醉青樓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重新開樓,前院和花樓的修繕已近完善,若是冰簟閣讓他給砸了,又是一筆白花花的銀子付流水,那些可不在我的預計之中。」微月沒好氣的開口,朱唇微嘟引來了韓離溫柔的笑。

「過來。」將微月拉入懷中輕摟著。「在微月心中還是以醉青樓為重,我也只好為微月守住那令人羨慕的親情。」

韓離的話讓微月底心一抽,她一時間忘了韓離早就失去所有的親人了,父親和母親對韓離的意義不同於自己。「墨陽…」

「只是微月若能多想想我,我會更開心。」低首輕吻微月,對她眸底閃過的歉疚感到愛憐。

「嗯。」抬手輕撫韓離的頰,微月綻開絕美的笑容,回吻韓離。

「水冷了,我們該起來了。」韓離長臂一伸為兩人拿來了袍子,提勁一攬將自己和微月一同帶出了浴桶。

「…在微月看來是墨陽身熱了,並非水冷了。」兩人赤裸的身子在一件袍子的包覆下微月能輕易的感受到韓離的體熱和動靜。



*****************
炮竹聲響,醉青樓大門緩緩開啟,所有早已等在外頭的爺們全都引頸期盼,這天下第一的青樓封樓三個月,讓那些流連花街的爺們個個憋悶,一待醉青樓開樓日一公告,便成了此刻這般盛況。

「開了、開了!」

「今天我一定要包下一間紛絮好好的風流、風流。」

一個個色慾薰心的男人躁動不已,推擠著就想第一個進入醉青樓,誰也沒想到醉青樓門只開了一半便走出了一名剽悍的男人,一頭披散在背的髮隨著周身鬥氣而輕揚,盈身狂妄讓人醉青樓前的人們個個不禁止步不敢輕舉妄動。

「大哥,請讓讓。」夏福跟有紀霸身後,無奈的搖首嘆息,他才是那個該出大門的人。

「是夏掌櫃,夏掌櫃你快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是啊,快說啊。」

「怎麼不給進?」

醉青樓外男人們東一句、西一句吵雜不已,而夏福只是保持著笑容,一雙眸子淡然的掃過所有人,見夏福不語,男人們只能一個撞一個安靜下來。

「各位爺,久候了,醉青樓再開已是今非昔比,現今的醉青樓中無陪枕的花姑娘,若是來醉青樓尋花姑娘快活的爺們可就要失望了。」夏福的話一出,男人們又是一陣躁動。「從今日起,醉青樓中只有花魁無花姑娘,花魁價高,爺們若想踏入醉青樓可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荷苞。」

夏福笑容依舊,不理會醉青樓前的男人們一個個面色難看,男人們雖是不滿但畏於夏福身旁的紀霸誰也不敢造次,況且醉青樓再開,夏福已不再是以往那般尋常穿著,他一身勁裝,不似掌櫃像極打手,高瘦的身段卻隱隱瞧得出精實。

「呵…夏叔,你嚇著爺們了。」一聲鶯語,繫著面紗的微月款款走出醉青樓大門,美眸帶笑秋水含波,嬌媚的神態勾人心魂讓男人們個個張大了眼想看清楚來人。

「各位爺,奴家微月,是醉青樓的花嬤嬤。」微月欠身,風情萬種的儀態讓男人們痴迷,一時之間忘了醉青樓花嬤嬤是個上了年紀的女人。

「醉青樓現今分為士、商、兵三門,十八名花魁個個都是世上難得一見出挑的美人,有爺們熟悉賣藝不賣身的于琴姑娘、碧瑤姑娘等,更有爺們不曾見過的美人,各位爺,醉青樓期待爺們大駕。」微月語閉再一欠身轉身走入醉青樓,留下一群教微月勾了魂的男人。

夏福和紀霸兩人擋去了男人們的視線,一個霸氣一個帶笑,夏福更將手中紅紙張貼在門牆上。
松廂花魁,寒蟬,士門花魁,于琴、飄霙、絲柔、織語、靈犀

竹廂現暫無花魁,兵門花魁,楓豔、辰星、翩紅、翠華、雪瑟

梅廂花魁,嬌然,商門花魁,無瑕、華顏、玉蓉、霓裳、碧瑤

松竹梅三廂花魁會面二百兩,餘下花魁會面八十兩。

「各位爺,這紅紙上便是醉青樓十八名花魁的名單及會面價款,請爺們自行過目。」夏福和紀霸兩人一人一邊站在醉青樓大門前,像是門神般讓人不敢冒進。

「這也太…太為難人了吧?」

「這花街其他青樓的花魁也不用到會面八十兩,還能快活一番呢!」

「就是說啊,醉青樓如此擺譜是不想做生意了嗎?」

「我就要瞧瞧再開的醉青樓有何不同,八十兩銀,我還花的起。」一名商賈抬起下頷拿出懷中荷苞邁步走入醉青樓。

有了先例便有人跟進,男人們有的摸摸鼻子走人,有的拿出了銀子走入醉青樓,一入醉青樓便停足於醉青樓前院,一群男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全然不同的醉青樓。

微風起,柳絮揚,碧波湖光,檀香舒息,小亭拱橋石山,華樓偉立。

舊時的花樓不復存在,那教人失了心魂的鶯聲燕語銀鈴笑亦不再有,唯那悠揚的樂音不變,撫琴、吹笛、吟簫、奏琵琶,抑揚頓挫間令人心生嚮往。

坐在華樓三樓另隔出的密室中,韓離悠閒的品茶,他是不容出現在人前的存在,他可沒似夜宵白髮,那山賊一戲再用就老套了,因此他願一如以往般藏身於密室中。

一樓由夏福負責保安,二樓是紀霸,而這花魁樓層當然就是韓離,但花魁價高,怕是能上來的,屈指可數,韓離樂的清閒,微月的安排沒人敢多說一句,也大概能明白她為何做此安排,雖然皂冀王的尋人公告已漸漸少了,卻還是偶爾能聽見有人在打聽韓離的行蹤。柳豪那邊三天兩頭有人去問,有時他被問的煩了,便會上醉青樓來叨唸一番。

「或許我是對你太好了。」鶯語傳來,密室便教走入了一道豔麗絕倫的身影。

「好說、好說。」韓離將來人拉坐入懷中輕摟著。「娘子體恤為夫夜間勞累,這白日只能多加休息了。」

「…如此說來,竟是我的錯了。」微月面帶微笑。「我想相公今夜也在這兒好好的休息吧。」

「說笑之語怎能當真。」韓離說著薄唇便印上微月的頰面。

「我可沒在說笑,今夜開始你就在這密室好好的休息一番吧。」微月綻開絕美的笑容,明眸流轉間盡是正經。

「看來是我自討了苦吃。」韓離笑嘆搖首,微月此刻的神情是認真的,而他明白這夜漫長,他有的是時間好好想想微月的不悅何來。

「很好。」起身,微月準備回到花月閣去,行至門邊回首朝韓離嫣然一笑。「對了,忘了告訴你一件事,韓家有後了。」

微月語閉便走出了密室,韓離怔怔的看著關上的門扉,一時之間怔然了,直到他反應過來,急急由密室唯一的窗台看下,正巧看見行至小園的微月回首朝他又是一笑,笑中帶著淡淡的羞澀。

顧不得那麼多,韓離自窗台躍下,直奔至微月身旁,將她高舉而起轉了圈才放下,惹來微月一聲驚叫。

「我要當爹親了!」韓離將微月緊摟在懷中,強壓的聲音更顯他的興奮。

微月見他如此壓抑,在他懷中笑的溫柔,底心明白不論腹中孩兒是男是女,對韓離來說都是添得了一名他心間最為珍貴的家人。

「墨陽,我們就生三個孩子吧,一個是應龍,一個允鳳,再生個女兒,名喚瑋如,小名花月。」微月傾首靠在韓離胸膛,她和韓離兩人能相遇全起緣於久遠前的這三個人,她想藉由孩子的名來讓韓家的子孫們記得自己的身世到底有多非凡。

「好。」韓離垂首輕吻微月的額,狂喜的俊容上寫滿了深情,不論未來會如何,他都明白,這
一輩子他不會放開懷中人的手,一個圓滿他一生的女子。

**********************

時間的軌道平行間,因穿越而引發的變數,許是上蒼的可憐,憐那些悲苦的靈,憐那些未圓的夢,更憐那些不癒的痛,所謂的不容於世、高低尊賤,在時空的轉換中漫漫如塵,只求悠然自得,無愧於天地更順了己心。

寫完了那封留給後代子孫的信,花月走出花月閣,抬起她已然蒼老的臉,一雙依舊澄澈的眸子凝視著天上那輪明月,抬手向上似是要接下什麼,卻什麼也沒接下便握住了手收回,慈藹的容顏上帶著一抹微笑,回首再瞧了眼前頭燈火通明,喧囂不已的醉青樓。

「月兒,該歇息了。」沉著的嗓音帶著老邁的低啞自耳邊響起,讓花月的笑意更深。

「夜宵,我來了。」花月笑著走入安靜溫暖的廂房,解開花白的髮披在身後,輕輕躺下帶著笑意,閉上了眼。

彷彿間,她又回到了雙十年華的自己,身旁輕摟著她的是俊容帶笑的夜宵。


~ 全 文 完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6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ndy07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醉青樓之黔衣陽雪 第九章... 後一篇:數日月 第二部光影明暗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nyChange未來的女朋友
出來 窩想見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