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鬼道品:八. 夜宴

作者:山容│2019-07-22 07:31:24│贊助:16│人氣:630
八. 夜宴

       當然事後還是有不少小道消息傳出,畢竟這是薜荔多的本性之一,聊天八卦,無事生非。有則謠言說可惡的妖魔侵擾他們的海岸還不夠,還放出可惡的毒蟲滋擾地牛,搞得天天地牛翻身,弄得小福村上下精神緊張。好在有龍王降臨,大家才能諸事平安。
       柳條覺得這則謠言大有問題,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準備夜宴轉移了不少注意力,地牛翻身時大家抱穩瓶瓶罐罐,撐一下也就過去,沒人有心探究謠言真假。提早舉行夜宴是匆促了一點,但知道家裡的小薜荔多能提早成為士兵,幫忙抵禦騷擾海岸的妖魔,每個媽媽在路上爬的時候頭都不自覺抬高了。香陰佈達完畢之後就離開,監齋卻留了下來,天天帶著虎仔花四處確認大家的進度,弄得所有人精神緊張。
     
       「結果大家好像反而更開心了。」忙碌的柳條逮到機會偷溜出村子,跑上薔山告訴金翼一切平安。「我們忙著做渣仔粿,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你昨天是自己嚇自己。」
       「渣仔粿是什麼?」金翼問。虧牠還自誇活了五百歲,卻連渣仔粿是什麼都不知道。
       「把扎餅和厝腳草、艾草加麵粉揉在一起,然後蒸一蒸就是啦!」柳條向金翼解說:「監齋有拿麵粉給我們耶!每次看到麵粉,就是要做渣仔粿的時候。」
       「聽起來非常可口。」金翼鄙夷的神情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反正柳條也不稀罕,她只是來和金翼說一聲而已。接下來幾天她會忙得不可開交,想溜出來上薔山和牠說話的機會會變少很多。
       「你要乖乖待在這裡別亂跑喔!」
       「知道、知道。」金翼懶懶地說完,又把頭窩進翅膀下睡大頭覺。柳條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可是金翼的羽毛看起來愈來愈沒光澤,和牠剛掉下來時金光閃閃的樣子大不相同。這也是牠隱藏自己的咒語嗎?把羽毛的光遮起來以免不被發現?
       柳條不打算把巨鵬叫醒,如果牠這是在睡覺修養體力的話,叫牠反倒不好。媽媽說過,要是把做夢的人叫醒,會把噩運給帶進地洞裡。柳條輕手輕腳跑開,鑽過牆縫回到村子,加入製作渣仔粿的行列。
       送行夜宴的食物向來都是重頭戲。醃了一整年的野桔醬終於可以從地洞深處搬出來,溪裡撈到的蜆和土鯽裝在竹簍裡,渣仔粿堆成小山。紅莧菜、雨來菇、木鱉果堆在竹筐裡,虎仔花和好幾個老阿嬤一起拜訪纓口,把珍藏已久的斧頭請出來,到北邊的山谷砍了一棵山棕回來,挖出嫩芯準備料理。
       這是小福村一年一度的大日子。預備遠行的新兵們什麼事都不准做,只能頂著野薑花編成的花環,坐在老茄冬下讓人路過觀賞。如果哪個薜荔多和他們看對眼了,就能送自己做的手環給它們。等到夜宴那天,虎仔花會帶著新兵和他們選中的伴侶到山谷裡去。
等到太陽出來時,虎仔花會帶回他們的伴侶,香陰則會帶走新兵。

       突然間附近溪流裡的燈心草遭逢大劫,年紀足夠的薜荔多們趁著空檔,紛紛跳水割草回家做手環。路過池塘邊看見被割得像鬼剃頭的草叢,就知道剛剛是哪家的女兒來過。柳條沒加入他們,她年紀還不到,而且據說要是做了手環,第二年肚子裡就會跑出小薜荔多。
       又一個謠言有待商榷,有些陪新兵上山的薜荔多回來後還是繼續過他們平常的生活,沒多出一串小鬼跟在後面。但有些人,比如貼耳狗,莫名其妙多了好幾十畝地得耕種。柳條還不急著改變自己的生活,有隻巨鵬窩在薔山半山腰就夠她煩惱了。
       另一個和她一樣,對大樹下的新兵興趣缺缺的人是銀枝。事實上,從香陰宣布提早舉辦夜宴之後,銀枝好像非常失望,整個人懶懶昏昏的提不起勁。她沒有荒廢園地,但也僅止於把事情做完而已,那些太陽花頭沉沉的,和她一樣沒有幹勁。

      「沒事,你不要擔心。」柳條藉口要摘花溜到她的田地裡探望,銀枝依然不肯鬆口。
      「你的葵花都乾掉了。」柳條指出這點。
      「要結籽了,花當然全都要乾掉。」銀枝漫不經心地把長了粉蝨的葉子捏下來,丟進身旁的水桶裡,裡頭堆了半桶滿是白點的葉子。
      「好多粉蝨。」柳條說。
      「幫我去提一桶水來把牠們淹死好嗎?」銀枝說:「我只有一個桶子,好多事情都不方便。」
      「找老檜婆幫你做新桶子,我們家的桶子都是她做的,好用又不會漏。」柳條說。
      「我知道要找老檜婆,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人家不想找我,我還能怎麼辦?」
       難得銀枝的口氣聽起來憤怒又不滿,發生什麼事了?柳條直覺這和桶子或是老檜婆無關,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我不該發脾氣。」安靜片刻後,銀枝搖搖頭,停下手上的工作對著柳條說:「抱歉,要收成了好多事要忙,然後夜宴又要提早,好多事情要做。」
      「沒關係啦。」柳條拍拍她的肩。「有什麼我可以幫忙?」
      「幫我找哪裡有找咬人貓好了。」銀枝苦笑說:「我上次摘的都吃完了。」
      「咬人貓?」柳條皺起眉頭。
      「對呀,泡在熱水裡煮,很好吃呢!」
       柳條知道,只是如果沒記錯,上次她才幫銀枝摘了整袋。她就這麼喜歡吃這種會咬人的毒草?
      「我會找找看,咬人貓很會長,應該很好找。」柳條說。
      「太好了。」
       在午後的驕陽下,銀枝白色的頭髮閃閃發光,美得令人窒息。她好厲害,就算全身滿頭大汗,身上還是傳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如果是柳條,早就臭得像發酸的醃菜了。看來除了心情不好之外,圓滾滾的銀枝比平時都還要好,大概終於知道怎麼照顧自己了。柳條告別銀枝,爬出葵花田。
       說穿了,其他人應該多和她說話才對。回家的路上柳條忍不住嘆氣,她一直弄不懂為什麼大家討厭銀枝的白頭髮、白皮膚,明明就很漂亮不是嗎?如果她運氣好,家裡有一大票手足,或許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可惜銀枝運氣不好,向來都不好。
       不用什麼超人的智慧也知道運氣不好讓銀枝變得膽小,膽小又讓她的運氣更差。然後說到膽小……
 
    要是我開口命令她,很可能會把她和她的孩子嚇死。
 
       柳條一直沒仔細想過金翼為什麼說這句話。小福村裡還有人和柳條一樣,知道金翼窩在薔山上養傷,而且還是個有小孩的媽媽。會是誰呢?柳條從來沒看過除了她之外的人,鑽過土牆的縫隙跑去偷看金翼呀!
       趁著舉辦夜宴,手忙腳亂時口風正鬆,柳條可以想辦法來找一下這個神秘的媽媽。
       她第一個目標是地洞離二點水最近的貼耳狗。
 
      「薔山?」
       貼耳狗正忙著把孩子們趕出地洞,趁著家裡易碎的甕碗都拿去支援夜宴時,將地洞來個大掃除。她的孩子們一人頭頂一條玉米葉被單,在鬥口繞圈亂跑尖叫。
      「安靜點!」貼耳狗揮著掃把大吼,嚇得柳條縮一下脖子。「沒事,不是說你。柳條仔,你剛剛說薔山是不是?」
      「對呀,上面結了好多薜荔果。你去看過嗎?」柳條問。
      「沒有。我不大喜歡薔山,也不准我的孩子去薔山——安靜!」貼耳狗喊完又回到洞裡拿起掃把猛揮,把西瓜蟲和飛蛾揮出洞門。
      「為什麼?」柳條縮著脖子躲掃把。「薔山有什麼不好嗎?」
      「那堵牆很危險呀!」貼耳狗說:「誰知道那堵牆什麼時候要倒?我叫虎仔花找針口來拆牆,講了幾百年也沒人理睬我。」
      「有牆才好,才不會看見後面藏了什麼不是嗎?」柳條壯起膽子說:「比如說有些稀奇的鳥?」
      「鳥?你跑去抓鳥嗎?」貼耳狗不知道從哪裡掃出一把枯死的土豆莖和果殼,天女散花往外亂丟一把。柳條趕緊趴在地上躲開,看來為了生命安全,她還是先離開的好。
       告別貼耳狗,她第二個選上土松姊弟的媽,胭脂菜。

      「我沒在用薜荔果。」胭脂菜正忙著攪拌飯斗裡的麵團,累得滿頭大汗。從小到大柳條就很納悶為什麼飯斗要叫飯斗,特別是她這輩子從來沒看過飯是什麼是東西。
      「薜荔果是好東西,可是夜宴不會用薜荔果。大家忙著做粿,沒時間洗薜荔果。」
       確實如此,胭脂菜滿頭大汗,手腳都陷在飯斗裡。飯斗裡的扎餅好不容易才崩散,和麵粉、艾草混在一起。柳條得說這一幕挺有趣的,他們一家老小一人一個飯斗,每個都捏麵糰捏得滿頭大汗,手腳沾滿了麵團渣。
      「土松呢?」柳條問:「你們最近有沒有跑到薔山上去?薜荔果結了好多,還有艾草也是。」
      「我們只摘了艾草。」土松亮出滿手的艾草乾。「然後——唉唷!」
        這傻女孩舉起雙手的同時,又試圖把左腳拔出麵團,下場就是失去平衡跌了個四腳朝天。
      「土松!」一群人大聲尖叫,伸手想去拯救家中的長女。反應敏捷的柳條趕緊往後跳,遮住眼睛不敢看麵團和飯斗凌空亂飛的慘狀。胭脂菜一家七手八腳疊在一起,半成形的麵團東一塊西一塊,沾得到處都是。最慘的土桂頭塞進土松的飯斗裡,腳和土蔘的脖子纏在一起,姊弟發出被麵團悶住的淒厲慘叫。
       柳條伸手想幫忙,氣急敗壞的胭脂菜立刻揮手拒絕,要她快點回家。
      「我剛才好像聽到紅荊在叫你。」
       如果胭脂菜的目的是要趕柳條回家,她的策略可說是大錯特錯。但是這位媽媽凶狠的眼神把話說得很清楚,柳條最好在惹出更多麻煩之前,自己找個地方躲好。胭脂菜絕不會被金翼嚇死,這個憤怒的媽媽說不定比懶散的巨鵬還恐怖。
       只是柳條在外面玩了一天,現在也不敢回家。反正都要被打,不如多玩一下再回去。

       但是要玩什麼?大家都忙著準備夜宴,她的搜查也以失敗告終。大家都是摘了草或果子就回家,除了她和銀枝之外,沒人有興趣去爬薔山,更別說是鑽過土牆的縫隙去發現受傷的金翼。
       柳條在廣袤的玉米田中閒晃,玉米已經長得好大好大,準備要收成了。雖然討厭扎餅,但不可否認要是沒扎餅能吃,他們所有人通通都會餓死。玉米豐收媽媽應該也會很高興,說不定脾氣就會好一點,還能拿多出來的杏頁換點有趣的東西。柳條真希望監齋帶來的行商手上有本書,只要一本新的就好,阿嬤偷藏的那本她都快要會背了。
       柔軟的玉米葉撫過她的手背,柳條只用雙腳走路,舉著手慢慢穿過田間的小路。這麼做會給人一種錯覺,好像有很多人圍繞著你,不輕易的碰觸你的手臂。被人圍繞帶給柳條安全感,保持安靜可不是薜荔多的本性,有什麼好玩、好吃的,就是大家一起分享才有趣。柳條閉著眼睛走呀走,算算時間她該撞上另一群調皮的孩子,討論一下接下來該去哪裡惡作劇了。
       回應她的是肚子咕嚕嚕叫的聲音。
       柳條嘆了口氣,這壞肚子真會挑時間。不過倒也奇了,四周好安靜,平時無所不在的村民們這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納悶的柳條踏上小路,左右張望找了一下界石和田邊的樹,這才發現自己走到了哪裡。

       這是三白他們家的田,他們家的孩子都是今年的新兵,所以這裡當然一個人都沒有。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千金人現在應該在老茄冬旁,和其他媽媽談天說地笑得合不攏嘴,為自己的兒子即將入伍而驕傲吧!柳條記得去年阿錢和阿金姊妹就是這樣,逢人就說他們兩家總共有十五個孩子要入伍,驕傲得不得了。
       柳條試著想像那種心情是怎麼回事。
       不行,她完全不能想像,誰叫她一個孩子都沒有。如果她有了孩子呢?像貼耳狗一樣挺著大肚子,然後噗通一聲把孩子給拉出來?
        柳條打了一個冷顫。她得想辦法把這件事問清楚,否則未來給她碰上了該怎麼辦?
       尋思間,細小的哭聲傳進柳條耳裡。是銀枝嗎?還是愛哭的絲絨仔?柳條暫時把心中的疑問放一旁,走進田地裡一探究竟。現在應該是大家開心準備慶祝的日子,除了脾氣古怪的銀枝之外,還有誰會躲在這裡哭呢?柳條輕手輕腳繞過玉米的莖桿,以免碰壞了寶貴的玉米。
       出乎意料之外,出現在柳條眼前的是千金。她哭得一身焦黃的皮膚抽呀抽的,像塊隨時要崩裂的老樹皮,眼睛湧出的淚水弄濕了鬢邊。如果嫌這還不夠嚇人,有條和柳條小腿一樣粗的大玉米躺在她腳邊,外頭的葉子還是鮮綠色的,連穗鬚都還沒變黑。這是一根上好的玉米,如果能成功長大曬乾,一定可以榨出不少油。可是它被摘下來了,像垃圾一樣丟在千金腳邊。

      「千金?」柳條往前走,千金抬起頭,發現有人來了趕緊用胸兜的尾端把淚擦乾。
      「小柳條是你呀!」千金用異常熱烈的聲音說:「怎麼沒去找其他人玩?」
      「我聽到有人在哭……」
      「是嗎?」
      「而且好像哭得很傷心。」柳條小心翼翼地說。靠近仔細看,她看見千金臉上有傷痕,像是指甲刮出來的。
      「有嗎?」
       柳條的視線往下,盯著地上的玉米。「你在哭這條玉米?這條玉米長得不好嗎?」
      「沒有,玉米沒有不好。」
      「那你為什麼要把它扯下來?」
      「因為、因為……」淚水又在千金的眼眶裡打轉。「我想要摘給三白他們吃,他們幫我照顧玉米這麼久,從來沒有偷吃過任何一粒。我在想如果這最後、最後……」
       她忍不住了,抱住柳條嚎啕大哭。嚇壞的柳條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垂著手讓她抱著哭,等待她的恢復平靜。
      「別哭了。」等到終於有插話的空間,柳條拍拍千金的背安撫她。「三白他們要去香海了,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
      「你知道沒人從香海回來過嗎?」千金哭著說:「不管他們有沒有人晉升成希祠,都沒有人回來過小福村。我記得很清楚,我的兄弟、我兩個孩子,然後是三白、五加、七層……」
       這是真的嗎?柳條不敢想。這想必是真的,否則千金不會哭得這麼難過,小福村也不會從沒看過任何一個希祠回來找媽媽。但千金說的鐵定是假的,不然怎麼解釋有這麼多媽媽歡天喜地把孩子送出門,好像兒子即將成為希祠歸來一樣?柳條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千金,只能傻傻站在原地。千金一直哭呀哭,哭到聲音都啞了,好不容易才停下來。

      「抱、抱歉,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只是一根玉米而已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得這麼難過。」千金放開柳條,撿起地上的玉米,撥開包裹玉米的葉片。「太生了。」
       看著慘白的玉米粒,柳條好像也感染了千金的悲傷,不由得一陣鼻酸。千金把不能吃的玉米隨手丟在地上,用手把臉上的淚痕擦掉。
      「你別跟其他人說我這麼傻,因為一根玉米哭得像小孩子。」千金說:「我老糊塗了,才會這樣哭。」
      「好啦,我不會講。」柳條說:「我們快點到老茄冬那邊去,其他人一定都在那裡等吃好料。」
      「你說得對,大家都在等吃好料。」千金破涕為笑,挽起柳條的臂彎。「我們快點過去,我蒸了一大籠的粿,一定會很好吃。」
       她拉著柳條離開玉米田,臨走前又瞥了躺在地上的玉米一眼。柳條猜千金也和她一樣,想回頭把玉米撿起來,卻又不知道撿了能做什麼。這真是矛盾的心情,柳條有空該問問媽媽或是金翼,說不定他們懂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眼前沒時機擔心了,一回到村子,排山倒海的聲音馬上湧來。薜荔多們正要狂歡,就是天傾不周都要等一等。
       太陽快下山了,小福村的薜荔多們愈來愈躁動難安,不時有人偷跑,從闊嘴裡爆出一兩句籌備已久的歌曲。每當這個時候,眾人莫不氣憤地同聲譴責,用力對著天空拍手蓋掉歌聲。每個人都知道在白日唱歌是壞兆頭,偏偏多得是傻子頭毛試火。
       食物的香氣已經取代平日的肥料味,今天沒有薜荔多會下田工作。忍不住想唱歌的話,就閉上嘴巴原地猛跳,詛咒太陽怎麼不快點下山。老茄冬下的新兵被迫盤腿而坐,守著彼此等待宴會。他們已經選好手環了,等等大餐開動的時候,自然會有他們中意的女孩過來探視,確認自己今年拿到大獎。
       柳條把千金帶到其他媽媽身邊,大家不斷互道恭喜,恭喜彼此明年少了十畝田要勞心勞力,少了一張嘴巴吃飯。不只如此,他們還多了好個兒子在外打拚,準備要成為受天主青睞的希祠,榮耀村里母親的名號。
       日落前一刻,虎仔花好不容易才把所有村民都給按在地上,要他們坐著乖乖等待。她自己走到老茄冬下,要所有新兵握住彼此的手圍成一個圈,然後退回村民間加入其他人的圈子。小福村安靜下來,大地慢慢陷入黑暗。
       然後有一個聲音,不知道是誰起的頭,開始誦唸過往四聖的名號,還有他們遺留下來,卻再也沒有人了解真意的真言。柳條也在其中跟著誦唸,和所有人一起將那些破碎的聲音串成一首悠遠的歌。白楊嬤和紅荊分別握住她的左右手,閉著眼睛專心誦念。這不只是帶來心靈的平靜,還能形成保護,驅趕任何想趁著夜宴侵犯小福村的邪惡力量。

       這是屬於薜荔多的時刻,就連針口和監齋也退出村子放任他們狂歡。歌曲結束的剎那一片靜默,和開始一樣神秘,沒人知道歌聲什麼時候結束。有人先站起身,在眾人的注目下碰觸準備了好幾天的豐盛食物。食物就裝在各種鍋碗瓢盆裡,儼然神聖不可侵犯。
       第一個薜荔多將渣仔粿放到嘴裡。
       狂歡由此而始。
       新兵們不用加入這場混戰,他們可以坐在老茄冬下,享受虎仔花專門為他們料理的土鯽魚和河蜆湯。他們是小福村今天的王,可以坐在高高的位置看底下的臣民混亂顛倒。
       夜宴向來少不了營火,白日架好的柴堆熊熊燃燒,吃飽有力氣的薜荔多們圍到火焰旁,手牽著手繞著火焰跳舞。被視為禁忌的歌聲此時終於能夠釋放,隨著舞步愈舞愈狂,歌聲更是加倍嘹亮,轟隆隆震得周圍的山林枝葉顫抖。唱到最後也沒人在意歌聲好壞,歌詞是些什麼也就隨風而去,在大笑中杳如塵煙。
       這時候該搬出私釀的飲料,神秘的液體不曾缺席任何慶典,從古至今不曾免俗。曾有個睿智的聖人說過,是飲料催生盛宴,而非應盛宴而生飲料。薜荔多只當這是一則笑話,在他們看來盛宴和飲料從來沒有先後之分。
       柳條被狂歡的氣氛感染,跟著土松姊弟像瘋子一樣滾過樹下的廣場,用腳拿木碗當響板發狂地敲。今夜是如此歡騰,甚至連媽媽都露出笑容,和白楊嬤一起拿著木碗大笑,大口灌著飲料。銀枝守在大樹的陰影下,跟著大家一起打拍子唱歌;今天沒人會嫌棄她的歌聲。
       直到營火熄滅前,歡笑聲都不曾停歇。作為領路人的虎仔花從裡頭拿個幾根木柴當火把,帶著新兵和他們選中的女孩離開村子。這是夜宴的最高潮,全村的薜荔多合唱送他們離開。隨著他們身影消失,歌聲漸歇後,媽媽們握住孩子的手,一個挨著一個返回地洞。
      「下一次夜宴是什麼時候?」柳條在回家的路上問。但是媽媽和阿嬤只是哈哈大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休息的時間已經遲了,沒時間多想複雜的事。到此一年終於算得上結束,新的一年又要開始了。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6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道品|言雨|盆栽人|奇幻|仙俠|小說|玄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七...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pss91337所有人
小屋四格更新辣!這次新角色是吸血鬼妹子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