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黑山-23

作者:大理石│2019-07-22 01:28:28│贊助:6│人氣:392
※這次的GBF古戰場的王是烤魚耶,水有利+烤魚王,滿滿的海鮮臭。



----------黑山-23

  庫塔塔羅(kulta-talo)集團以造船業起家,一百五十年前他們專門為客戶打造當時最先進的鐵殼船與帆船,偶而還接點走私生意,後來它們的事業版圖又陸續擴張到汽車、工程機具、家俱、啤酒、明膠類零食以及軍備品相關的合作事業,其中庫塔塔羅也生產軍用錶,他們的手錶雖然不是最知名的品牌,該品牌打造的商品卻總是令人印象深刻。

  那東西有點像是現身於慈善酒會的窮小子,神情戰戰兢兢、姿態格格不入,它身上大多數的東西都是借來的,衣服、飾品、堪用的金句與數據,唯獨那份野心始終如一,如果不是那份膨大的野心,那個窮小子就不特硬著頭皮參加酒會了;為了討人歡心,它私底下準備了很多花招、腦內模擬出了無數應對情境,但等到真正上場的時候卻那些花招卻沒一個能派上用場,好在它的臉長得不錯、口才也有些看頭,接下來只要憑直覺前進肯定就抓住點人脈,可惜那個窮小子始終不願放棄它的花招,結果最後老是搞得一團亂。

  卡登斯發配給士兵們的標準軍用錶是KT-8型,KT-8的生產商正是庫塔塔羅旗下的子公司,窮小子杜迭沁(Duodecim),杜迭沁鐘錶事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他們執著的多功能與跨領域的創造力,單純至普通的計時器、複雜至醫療用的精密儀器,維爾的野心一覽無遺——然而O-II基地拿到不只是KT-8型,來到那座荒漠的軍用錶實際上是維爾跟卡登斯神經病研究部門合夥搞出來的KT-8.5型,這意味著該錶多了更多花俏而瘋狂的功能,舉例而言像是雷射針、大氣檢測裝置以及能玩疊方塊的迷你顯示板。

  舒馬赫坦言,他覺得疊方塊那一部分這很有趣,如果大家不小心掉摔進峽谷裡等死的時候,這支錶在發送求救訊號之餘理論上也能帶來一定程度的娛樂效果,至於雷射針與大氣檢測裝置之類就顯得有點功能過剩了,因為士兵們必然會依據任務需求而會帶上更適當的工具,尤其是等檢測裝置分析出空氣帶有毒物的時候在場的人早就暴斃了。這不是給不給點期待的問題,而是功能打從一開始就和實際需求脫節了,另一方面卡登斯自己就有一款戰術導航系統了,這也導致O-II基地的前線人員一致認同他們與其信一隻智慧型手錶不如信內建在頭盔裡的系統還比較有意義。

  換個角度想,畢竟KT-8.5型的設計初衷就是緊急備用品,而且研究部門信誓旦旦地宣稱這批手錶主要是為了未來研發的導航輔助系統做數據收集,所以大夥也就比較少在嫌棄那些多而無用的功能了,反正平常也沒什麼存在感。

  如今麥傑手上的KT-8.5發出了不該發出的聲音,那聲音是8-bit版本的〈士兵們的荒野〉,此外該歌曲使用的不是內建的揚音器,而是卡登斯研究部門堅持塞在裡頭的秘密通訊裝置,這個裝置的原始用途是向特定對象傳遞加密訊息,在無額外支援的情況下有效傳遞距離為五百公尺,現在它的功能則是古早電子音樂撥放器,有效收聽距離莫約五公尺。假如有人想在五百公尺內攔截這首歌,他可能會需要一台能破解量子糾纏的高級解碼器。

  「老天爺,我覺得這個版本滿不錯的。」麥傑身體不自主地跟著節奏微微擺動。

  班尼楊抱怨:「那只是噪音。」

  莫瑞附和著說:「資本主義的狗屎。」

  「你們這些老頭如果不懂得如何欣賞音樂的話就請閉嘴。」麥傑把帶著錶的左手腕又往耳朵湊近了些,這麼做的用意倒是和音樂賞析無關,他主要想聽清楚歌曲的旋律走到哪了。

  這首歌從剛開始就一直在撥放前奏,早先麥傑將這個現象告知厄米特時他便要麥傑注意歌曲何時進展到主旋律,屆時麥傑就負責在後方掩護厄米特前進。

  高亢的音節翻滾了無數次,點點音符一再命運宣示,它說道,無懼的戰士們跨足異地,他們離鄉背井,深入那處讓黑暗所覆蓋的未知國度;激昂的旋律反覆鋪成那段苦行之路的長度,那條沉積千年歷史的古老土地一無所有,山巒與荒野充斥著絕望與死亡,但勇敢的戰士們能毅然決然地走下去,他們看不見旅途的盡頭、無法想像終點的形式,驅使著那些人的不過是一股信念,他們相信在漫長的征戰之後——

  ——太陽終將升起。

  作戰開始。

  厄米特直闖敵營,麥傑則留在原地進行掩護射擊。

  半牛惡魔開局以大把碎石做阻撓,他拋擲的力道足以令石塊化為飛箭,另一方的青苔人卻無視石彈為無物,它們的槍桿扎扎實實地對著迎面奔來的巨物開火迎擊,厄米特翻身側滾避過了第一波轟擊,此時直行疾飛的石子或貫串、或鑲進了那群青苔人的軀體,微不足道的悶聲遊走於煙硝中。剎那間,橘紅色的強光一閃,現場頓時煙霧瀰漫,被衝擊與熱石炸的破碎的青苔人因此稍稍停下了動作。只需半秒就足夠了,麥傑憑著最後的觀察印象舉槍瞄準了敵人手中的武器,他的攻勢讓一度因爆破而分散的敵火再次集中在山道上,厄米特便趁勢繼續猛衝,蹄腳猛蹬朝向右側空曠處前進,最終目標是左後方的巨石掩蔽物。

  不知是原本何種原因,青苔人的反應相當遲鈍,又莫約半秒後,本來還在迎擊麥傑的四個人形物體裡才有兩個青苔人下定主要回過頭去處理剛溜過去的大塊頭。厄米特不確定這是否就是卡拉遢奇跟那名女妖魔的傑作,其實說起來,他更傾向於這是調停者對卡拉卡亞區域進行鎮壓的結果,那股力量淨空了該區塊的大半雜質,所以早在進入山道之前就已經沒有任何殘留的靈體逗留了,這股力量越接近卡拉卡亞就越強,直到山道區塊就成了一面保護牆,連那群侵蝕力了得的石像群也不得其門而入。但椅子因此而弱化的前提是假使它本身也屬於靈質性的異變體,厄米特暫且持保留態度,另一方面,既然鎮壓是事實,那卡拉遢奇要如何讓那名女妖魔在此大展身手?

  厄米特透過熱砂的餘溫能觀察到青苔人在受損後僅能再生而不見進行複製與擴張動作,此外它們的再生速度也不快,這些和山下的狀況以及莫瑞描述的遭遇截然不同。沒幾下功夫,厄米特順利飛身滾入掩蔽物後方,青苔人的火力追擊才緊接而來。藏身巨石後方的厄米特沒有帶任何武器,他主要的攻擊手段就是把填充火焰的石塊給扔出去,根據石頭的質量,五百克的石灰岩能給予的最大殺傷半徑接近兩公尺、爆破點半徑半公尺,雖然沒辦法給予致命傷害,用於破壞植物堆疊的結構也綽綽有餘了。

  椅子意識到厄米特的盤算,於是它底下的綠色絨毯中又長出了數十隻粗細不一的墨綠色根狀物,那些根系形成了一道攔截網負責將飛來的炸彈石給抓進絨毯之下,爾後一一引爆。

  「狗娘養的去吃屎吧!」麥傑喃喃罵道。

  趁時機成熟,麥傑脫離了山壁掩體快步奔跑,他閃了兩位青苔人的掃射並沿著右側山崖繞行,青苔人扭過上半身準備繼續追擊,不料卻遭旁側襲來的火霧與麥傑的狙射兩方夾擊,火焰令它們軀體變得些許乾燥,雖然短暫的燒烤無法真正造成傷害,至少也脆德足夠讓子彈把青苔人的手臂給轟斷了。截至目前為值都還順利,麥傑在解決了追兵後又提高了跑速,現在他不是在閃子彈,而是在跟椅子下方那張綠色絨毯的擴張速度一較高下。

  早先厄米特推測椅子所設置的防禦圈覆蓋角度約為兩百四十度,剩餘的一百二十度則可能基於某些因素而處於真空狀態。為了避免敵方將防禦破洞給補上,厄米特會從旁持續進行干擾,而麥傑看準機會在對方有所反應之前闖入剩餘的一百二十度中。現在看來,這一點都不難,接下來只差在他能不能順利地把手榴彈扔進敵方的大本營。

  另一端的炸彈攻勢仍持續著,雖然攔截網的出現導致爆破的成效大幅下降,這也成功讓椅子注意力大半都集中在厄米特身上了;同一時間,椅子下方的絨毯也跟著進入了活躍期,現在除了四名持槍的單位之外椅子周遭又竄出了更多蠕動的根狀物,乍看之下就像一顆巨無霸海葵,它的防禦圈也正從原先的兩百四十度開始又以每秒五度的緩緩封閉。麥傑明白那些超自然物體不能用常理來推斷,他也不覺得自己真的搶到了什麼先機,反正馬上就要分出勝負了,那就只管用力跑,隨著手錶傳來的旋律一起突破困境。

  須臾,剛才還正對著南側山道的青苔人下降了半個身子。麥傑注意了,接下來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一到轟炸,在另一端奮戰的厄米特擲出了一團碎石,其中三顆是他帶上山的鋁粉球,球體與石子一同鑽進了綠毯中,接著厄米特讀了秒,指爪在半空中操作塑鋼球中的能量令鋁粉與包夾的氧化鐵產生作用,並更進一步地在火焰之力的催處下產生持續性的爆破。高達千度白色火星短暫地干擾了絨毯的運作,麥傑這也趁勢抓到了他們的致勝關鍵——插銷落地,麥傑直球開場將手榴彈投入被大量青苔包圍鐵椅子上方,隨後他撲身滑入預定躲藏的低窪掩體中。

  手榴彈遁入椅面上方,纏繞於外側的攔截網露出了剎那猶豫,等它們急於回防的當下手榴彈瞬間引爆,殺傷破片散花齊放。

  「隊長,你還好嗎!」麥傑見外頭的聲音消失就以匍匐姿態回頭確認情況,原先擺放椅子的地方不知為何散落了一堆碎塊,至於椅子本身與其說是被炸散了,不如說是憑空消失了比較確切。

  躲在巨石後方的厄米特喘了兩口氣。「先別出來,那東西可能還在。」

  ("你們兩個還活著嗎!")躲在南側山道坡地的班尼楊喊道。

  麥傑才準備回話,然而手錶接著的樂章立刻打消了他的念頭。是副歌,進入副歌了。

  「我知道,麥傑!」厄米特喊道。他不只是聽見了樂曲的演奏進入了副歌,清澈的音波還替他掃出開闊地的現況。

  有個異常物憑空乍現於半空中,掃過它的音波全都消失了,所以對厄米特而言,那塊物體只是個不規則的空洞,而麥傑很單純地就是看見了那張鐵椅固定在半空中,上頭還坐了個人。

  「麥傑,回報現況!」厄米特大喊。

  麥傑口吃地說道:「......我......我看見我......那狗屁玩意兒......鈞安坐在上頭!」

  「卡拉遢奇,你最好多幫點忙......」厄米特喃喃低語,接著他對麥傑說,「藏好!別出來!」

  目前的遭遇有點像是他們在山腰時碰見的情形,當時椅子在山腰處藉由鈞安的認知而虛構出了假的索羅門,而現在他則根據麥傑的認知虛構出了鈞安,問題是對方這麼做有何意義?另外,當椅子第一次出現在山腳的時候,坐在上頭的假人和登山小隊沒有任何關連性,它是狄林蘇的士兵,如果該名士兵是椅子根據上一位被害者而創造出的假人,那表示假人外型的變更並非隨機抽取任意觀察者的意識,而且假人的置換也有某種決定性的環節。

  厄米特必須趕快做出行動,但在此之前他得先識破椅子的把戲。

  那張椅子會釋放出未知的綠色植被,植被的形式以苔蘚類為主,但不限於苔蘚類;該物質有兩種擴張模式,一則是物理性的擴張,一則是感染性的擴張,後者即是厄米特等人首次被青苔攻擊的狀況,此時的青苔除了會引發神經敏感外尚無其他特殊情況,但當椅子讀取了鈞安的認知並得鈞安成為它的首要攻擊目標後,它會在曾經覆蓋過青苔的位置種下感染核,此物體會持續釋放青苔去侵蝕生物表層,也許目前厄米特等人所見的青苔人就是侵蝕的最終結果。四個狄林蘇士兵、四個青苔怪物,不多也不少。

  ("......如此寂寞......的森林......我愛你們如愛祂......")假人鈞安低語。

  「綠之靈,我們讓來談談,」厄米特走出巨石掩體,燃燒著藍色靈火左手半舉在空中,「告訴我們,你想要什麼。」

  莫瑞讓自己滾到了能看好戲的位置,他不確定這樣暴露在椅子的觀察圈中會有什麼下場,但前方正是超自然的代表和非自然之間的談判,這種場面可不是誰都能見到的。躲旁邊的班尼楊就沒這麼好興致了,他不想面對那塊褻瀆的產物。無庸置疑地,椅子與艾賽紐宮殿有著極為深厚的關聯,而且那東西遠不只是椅子那麼簡單,最初班尼楊之所以見到木頭,是因為他的守門人身分注定不可能讓他入座,如果莫瑞的功能論可以參考,那麼那東西對班尼楊而言就是無用無功能之物,他眼中的椅子自然只是塊爛木頭。

  而自從厄米特與麥傑把包圍著椅子的外物給清除後,班尼楊便清楚地察覺到了"椅子"創造出的氣氛。它不是在尋找山主,它想要毀滅山主,甚至能說那椅子不想讓人入座。上面早就被另一個東西佔滿了。

  「墨勒忒......現在所有事情都脫序了......」班尼楊喃喃低語。他抓緊厄米特託付的肩背袋閉眼祈禱。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假人注意到厄米特的存在,沒有眼窩的它將頭扭向那隻惡魔所在的方向,薄薄的嘴角掛著怨恨。("......什麼都沒有......我的朋友都去哪了......")

  椅中之物釋出了一道扭曲空氣的能量波,波動喚醒了下方殘碎的青苔絨毯,毯上小小的根系如漣漪般上下波動,綠色波浪上頭是活生生的森林,千百種微縮的植物在錯亂的四季之河中飄盪。一會兒後,最外層的漣漪逐趨劇烈,一顆顆灌木與松樹被甩的又高又大,空腹似的咕嚕聲頓時溢滿了整座山頭,而那些植物並未向外蔓延,反倒沿著螺旋狀不斷地往上增長,最後將椅子托在一座樹網中。

  異相發生的同時,厄米特痛苦地晃了晃身子,像個不堪酒力的醉漢;一度被清除的死亡綠意隨著椅中之物的呼喚而歸來,在山腰時厄米特被攻擊的位置是背部,它也就從被背部的位置重新茁壯,並且更進一步地延伸至了前胸與頭顱,凡是被那張黴菌似的絨狀物覆蓋的地方都傳來了發自骨肉深處的搔癢感,但這次的痛楚與其說是螞蟻在身體裡穿梭,不如說是小小的寄生蟲沿著神經系統扎根了一樣。

  「......說出口吧,你的目的是什麼?」厄米特問。剎時,他身上噴發的火流把綠毯全燒了個精光。

  對方不會回答任何事,它不是個具有知性的存在,它的現身純屬達成結果的過程,好比定時炸彈的滴答聲;椅子與椅中之物都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中,它是個來在某處的投影,在實體出來之前在場的人只能坐以待斃。厄米特透過靈火察知到麥傑的雙腳已經被嚴重侵蝕了,雖然他能透過沾染自己血液的細繩給予麥傑一定程度的抵抗力,然而麥傑只是個普通人,他的靈魂撐不住厄米特的野火。

  音樂還沒停止,流浪的戰士們仍渾身鮮血,疲憊層層覆蓋、絕望深入骨髓,追隨先烈的腳步、誓守不退的諾言。點燃火炬,黑夜如此廣袤;高舉利刃,鋒芒如此黯淡。

  ——點火、點火。厄米特數次將寄生物給焚毀,麥傑那端也在重複著相同的過程,但為了保證麥傑的完整性,厄米特施加在他身上的技巧更加精密,火焰浮於靈體之上而不損及靈魂、緊貼皮層的焰刀刨除異物卻不傷及肉體,缺點就是未來腳毛可能會少一些就是。厄米特覺得自己要是能活著下山,應該可以回去巫師界那闖一次大巫師鑑定考,考過之後他就能去求取一份高等教職或進巫協上班,到時厄米特可能會被稱作來自卡登斯的殺人魔,因為無論好的壞的、哪一邊的卡登斯,他前前後後還真的害死了不少人——

  ——來了。副歌結束,且聽終章的史詩豪情。

  ("墨勒忒先生,看見了嗎?它在那裡,")卡拉遢奇耳語著,他從厄米特的左手中取出了一小許火苗並將它點綴在螺旋樹柱的正下方,("現在,我們要把它挖出來,之後就快點把那個贗品給毀了吧。")

  事情交代完後,卡拉遢奇的靈體沉入了山中。卡拉遢奇不再是虛構體,他是完整的、擁有實質存在與身分的靈魂,作為靈體的他透過卡拉卡亞的靈流將椅子的正確座標框了出來,接著他又夥同那名女性去弱化植物椅子的控制能力。

  聽聽那旋律,它順著麥傑的意識走進了椅中之物的核心,椅子不懂音樂為何物,但植物們懂,那些來自大地的祝福聽得見旋律捎來的訊息:黑山之主麥傑就在此地,莫與偽造之物同流合汙。

  樹柱開花似地擺脫了螺旋,大量的枝幹咿咿嘎嘎地怒吼著,將屬於自然界的輪廓鋪展於世間,進而掃起一陣狂風亂流,厄米特也把握吹後的機會朝著卡拉遢奇點出的標的物奔跑。雖然大多數的植物都已經脫離了椅子的控制,它仍可以操作爬藤、苔蘚以及少部分的樹根做阻礙。對於現在極度仰賴聽覺的厄米特來說,他沒辦法在充滿大量噪音的情況下探察到那些阻礙,面對此等困境,最直接的解法也只能等撞到了再把它們給燒掉。當然,有人能從旁支援是再好不過的了。

  「麥傑!告訴我現況!」厄米特的吼聲穿過了森林與槍響製造出的噪音。

  「十點鐘方向上下巨爪夾擊!兩點鐘方向上方樹枝群!後方五點鐘方向有追兵!」麥傑趴在地上一邊開槍一邊指示大型障礙物的位置。

  厄米特按著麥傑的指示閃動障礙,一個翻身縱躍靈巧閃避。「麥傑!看準機會就丟!」

  「沒子彈了!三點鐘方向出現爬藤!正前方有大面積障礙物!」

  厄米特向右側甩動拳頭,瞬間的熱衝擊把伏地而走的藤蔓壓成了塵埃;雙手高舉護住頭部,墨勒忒戰車迎接衝擊。椅子的正身近在眼前,標示於心靈的座標之火指引厄米特闖進植物群的正中心;火焰在地上畫了個圓形,厄米特便順勢將能量灌注其中。

  火柱直衝而上,固定於半空中的椅子與椅中之物全都陷入了火中。麥傑拖著失去知覺的雙腳努力爬行了幾公尺,而後他坐起身子,雙眼瞄準了從大量樹枝障礙通往火柱區的最佳路徑——第二球待命——就是現在!

  麥傑在扔出加工版手榴彈的同時,衝出林地的厄米特立刻撲上前把麥傑給拖進低窪掩蔽區。

  轟呼!

  爆風一掃,山搖地崩,半片高崖就這麼墜入了山谷,爆破引發的轟鳴還來不及在山間迴盪就幾成了一塊,收縮成了一道貫穿卡拉卡亞的雷霆怒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4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短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me01511各位
給自己的輕小說宣傳,觀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