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23 在奇德的首日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7-21 22:06:21│贊助:0│人氣:9
防雷



途經幾座城鎮過夜,到達已是第四天的早上接近中午。
今天的天氣算是不錯,第二天的時候傍晚下雨,下來的時候還得用水魔法把雨水從自己身上隔絕。
如果沒有水魔法可能就要接受拉維爾的建議被他抱下去避免弄髒裙擺了。
打死我也不想做那麼丟臉的事情。

由拉維爾先下車,我才從車上下來,我將手搭在拉維爾的手上。
這時身旁熟悉的聲音響起。

「有失遠迎,艾吉卡女士。」

我提起裙擺行禮。
卡札里亞帶著大約十來人的騎士團隊伍在奇德城邊迎接。

「不需要對我這麼恭敬,團長閣下,畢竟我只是個在騎士團任職的普通平民,不論就身分地位上都是您較為尊貴。」

卡札里亞用著接待用的笑容回應。

「不可,聖王大人有旨,必須以皇族的禮儀接待您與光之聖人。」

拉維爾也點頭行禮。

「卡札里亞閣下,先讓克利香緹小姐入內吧,舟車勞頓,她似乎有些累了。」

「說的是,搭鹿車意外的容易暈車,還跟著我進來吧。」

奇德特別的地方是,城內未經許可是禁止飛行的,移動只能在地面進行,所以道路非常的發達。
在這個地方不是用雙腳就是要搭乘一般馬匹所拉的馬車,即使能在地面移動但會飛的車種也不行。
然而眼前只有馬匹。

「聖王殿下希望你能在城內為民眾揮手致意,所以等一下會在城內繞一圈,再將您送到迎賓館。」

「這......」

「我明白了,團長閣下,還麻煩您帶路吧。」

阻在想說些什麼的拉維爾前面回答,望著他有點擔心的表情只是用微笑要他放心。
眼前的是一匹漂亮的亞利亞白馬,亞利亞馬的的特點是眉心跟鬃毛是金色的,因為看起來很華麗,所以貴族很喜歡的馬種,有白色、藍色、櫻桃紅色。
倒是很久沒騎馬了,我摸著馬鼻子順著臉撫摸牠,上一次騎大概是二十年前吧,翻找著腦內陳舊的記憶。

「您有騎過馬嗎?看您很熟稔的樣子。」

搭話的是一個黑髮綠眸的騎士,看他剛剛站的位置是在卡札里亞的隔壁,想必也是副官之類的。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這裡的騎士團我印象中都是騎馬巡邏吧。」

「您真清楚。」

「在尚未加入聖宮之前有到過此地,不過那是我還仍為平凡之身的事情,這些過往的事情不足掛齒。」

對方輕笑一聲。

「也是,在聖王的威名之下,身為『聖人之友』的你應該也很辛苦吧?」

赤裸裸的輕視亮在眼前。
是有名望的貴族吧,這時候如果示弱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聖宮。
拉維爾擺出了警戒,如果讓他處理的話感覺事情會變得複雜。

「住口!伊爾瓦魯吉,這不是你該有的態度。我的部下失禮了,請多見諒。」

卡札里亞斥責,並對我低頭致歉。
其他的團員看到卡札里亞的樣子非常猶豫。

「團長......何必對平民低頭。」

「請別這樣,團長閣下,我也說過了,我並非那樣尊貴的身份,只是因為形式上的需要才這樣必須以這種不合我身分的言語與您對話。」

「卡札里亞閣下,請把頭抬起來吧。」

拉維爾也加入了對話。
但那位被稱為伊爾瓦魯吉的男人一見到拉維爾的反應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哼,不過是仗著擁有聖物名號的假聖人,還擺出那種自以為是真聖人的態度,現在又帶了個想攀附權貴的平民在這裡演猴戲。」

「給我退下!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在藐視聖王的旨命嗎?」

氣氛突然變得相當緊張。
拉維爾將手掌放在劍柄上,因為將聖槍留在聖宮,他身上配的是一般的配劍。
之前看過他用劍的樣子,大概跟自己的隊友差不多。
雖然還是很簡潔有力的就把討教的路西安一擊打出去,不過對上熟悉用劍的人不知道有沒有問題。

「拉維爾,這裡你不該跟他們起衝突。」

「克利香緹。」

他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
我只是將手輕搭在他的手上。

「沒事的。」

「呵,狗男女。」

卡札里亞似乎快要爆發了。

「團長閣下,這件事情不需要這樣大動肝火,聖王他我相信以他的明眼是不會對這種小事有所在意的,何況接納四方的聲音,不論是聖神或是聖人都是應該做的事情,畢竟形形色色才是這個世界的一環。」

「說的真好啊,還不快點對王宮跪拜,跪舔聖王的鞋子如何?」

「還請您原諒拉維爾的無禮。」

「哼,我就說平民就是這樣......」

不知何時,原本拉維爾腰上的配劍被我拿在手裡,在場沒有人發現的情況下,那把劍的劍尖對著眼前黑髮男子的眼球前。

「我可沒說您需要原諒我,我記得應該是,伊爾瓦魯吉先生?」

「怎麼可能。」

「明明什麼也沒看見。」

「我就這麼說好了,你們在場的所有人,包含這個城裡的每一個人,你們要怎麼貶低我那是你自由,我不會和你們計較,但是你們要拿出聖王、聖人、聖女出來說嘴,那我就弄瞎了你們這些目不視物的不敬者,給你一個機會,向拉維爾道歉,不然我就只好讓你們的治療士額外增加工作了,眼瞎被治療可是很難受的,眼珠子雖然沒什麼痛覺,但眼窩就像是被人用手在裡面掏,要把眼珠挖出來那樣慢慢地長回來。」

其他人雖然想動,但卡札里亞抬手阻止。
只見伊爾瓦魯吉咬牙切齒地擠出了幾個字。

「我道歉,這樣總行了吧!」

但在我鬆手讓劍落地的時候,對方也拔劍朝我斬來。
我正看著呢,這種在冒險者生涯見到爛的把戲。

「伊爾瓦魯吉!」

只是用那隻還在空中的手輕輕地拿三根指頭接住了劍。
對方錯愕的看著,然後試著將見抽回來卻紋風不動。

「你你你你你......」

「既然都看不見我的劍了,那怎麼會覺得你那慢吞吞的劍能砍到我呢。」

雖然是狐假虎威,不過應該是能稍微嚇阻這種只看外觀與地位的貴族了。
這時候應該要宣揚一下聖宮的地位才是。

「吾乃克利香緹.艾吉卡,僅作為聖人之友在此宣示,如有任何人與聖宮聖人為敵,即與我為敵,吾以此身一分一毫皆為聖神所奉獻。」

說完放開手,看對方已經沒有戰意的模樣,我只是將劍拿起走近拉維爾身邊。

「抱歉,用了你的劍。」

他一副有話想說但很努力憋下來的臉,看起來這藥有點猛,連拉維爾都嚇到了嗎?

「不,還要感謝你的付出。」

「團長閣下,既然沒什麼事情,我們還是快點開始繞境吧?耽誤到時間就不好了。」

「是,王宮騎士團必定會為聖人之友所服務。」

他說完話摸了摸鬍子,帶著玩味的表情看著。
在要騎上馬的時候,拉維爾靠了過來。

「我跟你乘同一匹吧。你很久沒騎馬了不是嗎?而且這樣要跨坐也不方便。」

都忘了我現在是穿著有超長拖尾的紗裙。

「就麻煩你了。」

同乘一匹馬,我像是坐在他懷裡那樣側坐在馬上。
跟著騎士團的對列走在城哩,相當引人注目。
他小聲的開口。

「下次別再這樣了。」

「假如我沒阻止,今天換作是你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吧。」

被戳中內心所想的拉維爾默認。

「這有什麼不好呢。」

「讓你遭遇危險不是我的本意。」

「還真是充滿騎士風範呢,不過別忘了我也是騎士。」

聽見背後傳來他小小的笑聲。

「不過,剛剛連我也沒看見,你是怎麼從我身上,啊......」

似乎想通了些什麼。

「看來你知道了嘛。」

「都是理術嗎?」

「是啊,在你不會察覺的情況下用風魔法把劍抽出來,用水魔法將它掩蔽,大概像這樣吧。」

讓自己的指頭在空中消失,這讓拉維爾嚇了一跳。

「不知道原理的時候其實很嚇人。」

「就只是沒什麼用處的小把戲,接劍的風魔法你應該也看過了,用指頭接只是為了讓對方害怕而已。」

「然後隔天就變成『快劍的聖人之友』、『空手奪白刃的怪力女』。」

說著挖苦我的話,我跟他都笑了。
至少短時間不會有人來找我麻煩,被發現到時候再說。

原本王宮騎士團是希望我能住在他們為我準備好的迎賓館,但是為了安全我還是婉謝並約定每天都會過去王宮或騎士團交流。
真的很怕睡醒就會發現自己在斷頭台上,這種明知山有虎的事情還是算了吧。
站在門口的是到達奇德後分頭的管家。

「請跟我來。」

被帶往房間,裡面的是好幾天不見的人。

「你來啦,聽說你做了很有趣的事情,克利香緹。」

「看來你氣色很好嘛,隊長大人。」

他站起來往書桌走去。

「就當自己家,隨便坐吧,拉維爾也是。」

管家將茶送到了面前,今天的第一口茶,早上為了趕路連早飯都沒吃,嗯?這茶。

「跟卡珊德拉之前的茶味道很像。」

「這是這裡的日常茶,我都懷疑奇德人頭上黏著茶垢了。」

「所以,祝儀大概是什麼時候呢?」

維札放下了手上的紙張,一副有點無可奈何的樣子。

「至少這幾天不會吧。」

「為什麼?」

「說是要審判剛剛對你不敬的侯爵。」

原來是侯爵嗎?

「聖王下的令?」

他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笑。

「幸虧那傢伙沒有直接去見聖王,不然應該是隔天屍首會掛在城門口。」

「這倒是很麻煩。」

「可不是嗎?如果是真的被劃瞎眼就好辦了,運氣好是被拔掉侯爵,重見光明看到自己一無所有。」

「真叫人絕望。」

拉維爾跟著啜了一口茶,說道。

「要擔心的反而是你的安危。」

「我嗎?」

是有什麼好煩惱的呢,就只能來一個殺一個。

「我是無所謂,只要不影響亞娜逸絲就可以。」

拉維爾大致說著現況。

「騎士團裡面分成兩派,一派是像卡札里亞那樣擁護你,一派同伊爾瓦魯吉那樣瞧不起聖宮,其餘的人大多是還在觀望吧。」

維札聳肩。

「明天伊爾瓦魯吉被判處死刑的話,我想那些人也會不敢動你了。」

雖然對這種人沒什麼好感,不過因為第一次見面就惹錯人就要死也有點難過,畢竟對方也不是什麼燒殺擄掠之輩。
我看了一眼拉維爾,他似乎也在思考剛剛的話。

「沒有能和平落幕的方法嗎?」

「有。」

「那......」

「你一定不會想做的。」

「說吧,又要拋頭露面做什麼呢?親愛的公爵閣下。」

「跟我約會吧,我帶你去奇德逛逛。」

又講這種話。
一旁聽到的拉維爾皺眉,我無奈地笑著說。

「你是要逛刑場嘛,真是沒情調。」

「你想逛更有情調的地方也可以啊。」

「維札,不要帶克利香緹去奇怪的地方。」

「你是保母嗎?拉維爾。」

我忍著翻白眼的衝動,還是答應了維札。

「真拿你沒辦法。」

「不過不救他不是比較好嗎?」

「神是需要被人們所信仰才謂之神,如果沒有人信仰了,神會存在嗎?」

「尤其他人來也可以吧?」

「你不覺得這樣比較好嘛,改過向善什麼的。」

「真是一點利益都沒有的苦差事,你這樣總有一天會被反咬的。」

「沒辦法,我跟拉維爾都是這種喜歡吃力不討好的事嘛。」

「你們兩個去就算了,別拉我下水。」

「那我就跟拉維爾去囉。」

「他明天要去騎士團交流,我想應該不在。」

我瞟了一眼拉維爾,他點點頭。

「自己的同伴都要被判處死了,居然還有心情跟人劍術交流嗎?」

維札攤手。
這是人緣不好,還是聖王的影響力太大呢。
看著他將蓋著封蠟的信封交給管家,再走回來坐在我對面。
我吃著桌上的總匯三明治,溫熱的土司夾著冰涼的生菜跟烤過放涼的醃製雞腿肉。

「這冷熱的口感差......還真是神祕啊。」

「最近莫名流行隔夜的烤肉當三明治餡料,夏季吃這個還蠻清爽的。」

「不是先該煩惱吃了會不會拉肚子嗎?」

「神殿的確收過不少吃了這種東西食物中毒的人。」

「神殿嗎?」

「可不是水之神殿喔,那裏平日是禁止進入的。」

「你們食物中毒的話我可以幫你們省治療費。」

「真是可靠。」

將最後一口塞進嘴裡,拍拍手上的麵包屑。

「所以真的要逛刑場嘛。」

「審判是在中央的樞密法庭,我剛把參加旁聽的申請遞交了,雖然有其他證人作證,不過你以證人祈求減輕罪刑的話,應該就不至於處死吧。」

「我以為你會用狗血一點的劇本呢。」

「沒辦法,真的上刑台的話,在這幾年頒布的新法是劫獄者無論為何皆作為叛國一起處死。」

「還真是嚴厲的聖王。」

「不如說是亞薩其諾太和藹可親了。」

接過拉維爾遞來的擦手巾,我問他。

「所以拉維爾明天都不在嗎?」

「嗯,需要我幫忙的話來騎士團找我吧。」

維札吐槽。

「不愧是最適合住在騎士團的男人,要不是晚會那一齣,我還懷疑你這輩子只有騎士團了,不要連來了奇德都泡在騎士團啊。」

「拉維爾跟王宮騎士團感情很好嗎?」

我問著,拉維爾想了一下。

「交情應該還不錯吧?」

「他可是跟卡札里亞可以互過十招都不流汗的男人。」

「你想多了,面對前輩我還不夠成熟。」

「可是也夠讓那些女士們瘋狂了。」

拉維爾乾笑,一問之下聽說是一次騎士團要求拉維爾做戰鬥交流,但是一連打倒十來個騎士以後又跟卡札里亞對戰取得平手讓他聲名大噪,所以只要來奇德幾乎都會有一天都會待在騎士團,除了團裡的騎士外,也會有不少貴族特地觀看。

「聽起來很有趣的樣子。」

雖然知道拉維爾是個怪物,不過這種強者激戰的場面也不是想見就能見到。
聖宮騎士團能一對一取勝的人印象沒有吧,維札當時到底怎麼說服他的呢。

「那麼,克利香緹就麻煩你了。」

「放心吧,反正就算他迷路了,也不會哭鬧,一定會到處製造麻煩讓我找到他的。」

「把我當什麼了啊,又不是小孩子。」

「不是嗎?你覺得呢,拉維爾?」

「呃......」

「看吧。」

隨後因為維札需要處理事情就解散了,在房間小憩一下才迎接晚餐。
不曉得明天能不能有好的結果,雖然被反咬一口也是預料中的狀況,不過沒有特殊的狀況應該是不會有問題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81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dssless1小說
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