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EIEN》第四十三章 - 生命之路

作者:浩司│2019-07-21 16:06:32│贊助:10│人氣:172
 
 
  「城,你可以嗎?」

  「嗯⋯⋯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沒事的⋯⋯嗚!」

  一曬到陽光,剛走出門的瀨澤醫生就開始頭暈目眩,走路搖搖晃晃的樣子不禁令人擔心。所幸矢吹趕緊出手攙扶著他,並帶到車子的前座休息。

  趁著時間還早,他們決定去一趟墓園,除了幫湘以及她的雙親掃墓外,順便聽醫生說起他們的過去。

  老實說,我不太明白醫生這麼做的用意,難道是想告訴我,要他振作實在是太困難了嗎?

  反正,多瞭解一些也沒有任何壞處。

  看著矢吹也上到駕駛座,我也開著車門,用著眼神示意湘先上車。

  然而,她卻笑著搖搖頭,讓我覺得有些古怪。

  「佐御名同學?怎麼了?」矢吹疑惑地轉過頭問道,大概是覺得我開著車門卻不上車很奇怪吧。

  「不⋯⋯我想喘一下氣,頭還是有點暈暈的。」我隨便找個理由呼嚨過去,然後用著唇語對著湘說「妳趕快上車啊!怎麼了?」

  「不⋯⋯這邊我就不過去了。」

  「咦?」

  此時,湘瞇起眼,對著我苦笑──

  「──我現在這副身體,離不開這座日路市的。」



    第四十三章 - 生命之路


  車輛逐漸駛離了日路市,而我的思緒卻停留在瀨澤醫生家的門前,湘對我說的那句話。

  身體離不開日路市⋯⋯這代表著湘本身很清楚明白,現在宛如靈魂般的軀體,存在著所謂的規則。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規則嗎?越去思考就越覺得頭疼,或許直接問本人是最快的吧。

  但⋯⋯她會老實的回答我嗎?

  「佐御名同學,感覺你好像心不在焉呢?」

  矢吹從後照鏡看著我的臉,有點擔心地說,「你⋯⋯是不是很害怕,看見小湘的墓?」

  「⋯⋯或許,有一點吧。」

  因為我就得完全接受曾經與我一起歡笑的瀨澤湘已經去世了這件事。

  但是,還是得振作才行,尤其是在瀨澤醫生面前。

  「你⋯⋯其實喜歡湘吧?」

  「咦?」

  醫生冷不防地問向我,害得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怎、怎怎怎怎突然說這個!」

  「因為要不是基於這樣的理由,你根本沒必要找上我吧?」

  「這個嘛⋯⋯」

  完全沒想過會被這樣追問,但對他們來說,我確實只是個外人,從湘離開這個世界開始,更是如此。

  如今我卻追著他們,還說要幫助醫生⋯⋯任誰都覺得奇怪吧?況且我總不能說,自己能看見湘的靈魂,所以幫助她完成她所放不下的種種。

  只是回歸主題,我對湘的感情⋯⋯又是什麼呢?說在意是一定有的,但論到愛情,就會覺得有些模糊⋯⋯而且,湘喜歡的人,是永宮吧?在明知道對方有愛人的情況下還繼續深愛著她,那也太固執了吧?

  但⋯⋯如果是我,有這麼一位值得讓我深愛的人存在,或許也會變成這樣吧。

  「你考慮的很久,所以,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醫生不耐煩的催促著,宛如被情人的父親質問般,我只好急忙回答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我、我想⋯⋯我不確定對她的感情,而且,她生前還有喜歡的男生,但是,我還是想完成她的遺願,第一個是她所擔心的好友,而第二個是醫生你。」

  這是我竭盡所能能夠想到的回答了,但萬萬沒想到說完的當下,開車的矢吹竟噗嗤大笑。

  「哈哈哈,城!這不是跟你一模一樣嗎?哈哈哈!」

  「⋯⋯吵死了!給我專心開車!」

  儘管挨了城的罵,矢吹仍舊一手擦拭眼角因爆笑而流下的垂淚,一邊持續竊笑著,醫生更把頭撇向窗戶那,看起來似乎很難為情。

  所以⋯⋯到底是哪裡一模一樣?

  看著我一臉無奈的表情,矢吹只好趕緊對著醫生說,「好啦,城,也該說說你與湘的故事給佐御名同學聽了吧?他可是為了她,決定幫助你振作喔?」

  「⋯⋯唉,少囉嗦。」

  醫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後,用手托起了臉頰,倚靠在窗戶那,說起了那段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


  那時候的我,很喜歡住在我家旁邊的女生,她的名字叫矢吹惠麻。

  頭頂帶著顯眼的海藍色髮箍,以及細長分明的黑髮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尤其與她對視時,還會發現她有一雙彷彿會把人的靈魂吸進瞳孔的深邃藍眼。

  更不用說,她輕輕微笑時所展現的可愛模樣,不得不令我為之心動。

  只是,看似充滿氣質的她,實際上個性非常地調皮且任性,總是把人耍的團團轉,而我也老是被她牽著鼻子走。

  就讀小學之後,我常常與她同班,所以我們常常玩在一起,放學也一起回家,兩人形影不離,像極了一對小情侶。

  我想,我是喜歡她的,只是她對我的感情又是如何,就不太明白了。

  也曾考慮過,與她出來玩的時候,決定將自己的心意說出口,然而卻在提起勇氣告白的那一天,出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插曲。

  ──我與惠麻目擊了一場車禍。

  對於年僅十歲的我們來說,這樣的畫面衝擊力實在太大,更何況被撞的,還是跟我們一樣同年紀的小孩。

  而肇事的駕駛更因為發現在場的只有我們兩個小孩子,所以很快地將車倒退後逃逸。

  「那傢伙竟然逃走了?太過份了吧!」

  「城,先別管那個人了!你趕快去找大人幫忙!我去看那個人有沒有意識!」

  冷靜的惠麻立即指示著我去行動,我也努力拖著被嚇得僵硬的身軀,四處尋找大人的身影。

  待我找到幾個大人並帶回現場時,發現惠麻跪坐在那個小孩子旁邊,噙著淚水面向我說,「他⋯⋯沒有呼吸了⋯⋯我什麼都⋯⋯做不到⋯⋯」

  事後,那位小孩在急救後仍舊回天乏術,即使得知了就算現場急救也救不回來的事實,惠麻還是非常地自責,無法諒解當時的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或許,這件事成了惠麻想就讀醫學系的契機吧。

  而在真正決定並付諸行動的那一天,是在我們十二歲時,惠美出生了。

  對於這突然誕生在這世界上的妹妹,惠麻除了開心以外,也萌生了對未來的想法。

  「城,生命⋯⋯很不可思議對吧?」

  惠麻從嬰兒床中溫柔地抱起了惠美,對著前來拜訪的我說,「明明幾個月前,還在媽媽的肚子裡呢。」

  「是啊,現在已經變成這副討人喜愛的模樣了。」我輕輕地碰觸著惠美的手,皮膚軟得不可思議,難以想像過去的我也是這個樣子的嗎?

  「對了,城。」

  「怎麼了?」

  「你⋯⋯還記得兩年前的事情嗎?」

  問這句話的惠麻,側臉瞬間蒙上了一層厚重的陰影,沒想到她仍舊無法釋懷那件事。

  「當然記得⋯⋯」

  我沈重地回答。只是,為什麼惠麻偏偏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

  「⋯⋯怎麼了嗎?惠麻。」

  「不,只是在想⋯⋯生命的誕生非常的不容易,但死亡卻是一瞬間的事,總覺得⋯⋯很不公平呢。」

  當時的我未能明白惠麻這句話的意思,只能推斷出她相當自責,而我也只好試圖去安慰。

  「但那件事並不是妳的錯──」

  「──不,城,我想說的是,要是我更有能力的話,是不是可以保護更多人的性命了?是不是可以讓這世界變得更公平一點?」

  突然間,惠麻雙眼堅定地看向我,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她這麼認真的表情,令我倍感意外。

  但是懵懂的我還是不明白她真正想要說的是什麼。

  「所以,妳的意思是⋯⋯?」

  「我想,不,我要當一名醫生,來拯救更多的生命。」

  「咦?妳確定嗎?」

  惠麻將臉湊在我的眼前,仍舊強硬地說,「對!我要當一名醫生。」

  「可、可是,那要很聰明很聰明的人才能當啊!」

  印象中,醫生除了要有一顆善良仁慈的心外,更多的是聰明與才智,否則光是門檻就難以高攀了。

  但我還是立即改口說,「但是,惠麻這麼聰明,我想一定可以的。」

  「⋯⋯哼,不用你說!」惠麻嘟著嘴,臉上更泛起一陣紅暈,看樣子她還是不習慣別人稱讚。

  只是這樣的可愛模樣只維持了幾秒,惠麻很快又失落了起來,女生的情緒都是這樣反反覆覆的嗎?

  「只是⋯⋯要是沒有當上醫生的話,我大概⋯⋯會很難過吧。」

  還沒嘗試過就先消沉,這樣的想法還挺令人傷腦筋的。

  但也因為我很喜歡惠麻的關係,導致我一時衝動,做出了改變我一生的約定──

  「那麼,我也跟著妳一樣成為一位醫生吧?至少,在這條路上,我們可以⋯⋯互相幫忙⋯⋯妳也比較不孤單⋯⋯」

  話說到一半,我就開始害臊到支支吾吾了,畢竟這樣話對我來說如同告白,只是理所當然的,對愛情相當木頭的惠麻,根本聽不出來。

  但她依舊開心地連同懷中的惠美,伸出手把我一起勾住。

  「真的嗎?要是城願意的話,說不定我真的能做到!」

  「⋯⋯真是的,這條路可不好走喔?」我泛起五味雜陳的笑容說道,畢竟因為她的決定,使得深愛她的我走上一條崎嶇的蜿蜒道路,更何況她仍未察覺到我的心意。

  只是,要是她能夠開心,就足夠了吧?

  「嘻嘻,沒問題的,乾脆就連惠美也一起朝著這個方向前進吧!」

  惠麻放開勾住我脖子的手,滿臉期待地將惠美高高抱起,使得她開懷大笑。

  「喂喂喂,讓她做自己想做的事啦。」

  說完話的我輕嘆了一口氣,總覺得自己好像愛上了一個麻煩又任性的女生。但是,我也不會後悔愛過她吧?

  就在這歡樂的氣氛中,我與惠麻從這刻起踏上了這條所謂的生命之路。


    *


  十八歲那年,經過日以繼夜的苦讀,我與惠麻成功考上了醫學系的大學,成功實現了我們兩人當初的決心。

  對大家來說,我們的未來充滿了光芒以及希望,要是再繼續努力下去,絕對能達到我們最終的目的,也就是拯救他人的生命。

  然而卻在隔年,惠麻休學了。

  並不是讀不下去,也不是改變了目標,而是──她懷孕了。

  ⋯⋯是的,惠麻升上大學後不久,就與一位名叫諸星澈的男生交往,而我是唯一的知情者。

  諸星他是一位很普通的人,從高中畢業後就在大學附近的咖啡店當服務生,而恰巧的惠麻又常常去那間咖啡廳,兩人就這樣因此結識,接著交往。

  當然,這樣的戀情對於惠麻的父母來說是不允許的,好不容易考上了頂尖的醫學系大學,怎麼能跟這麼普通的男生在一起呢?

  清楚明白會有這樣反應的惠麻,選擇將這個秘密告訴身為摯友的我,當下我也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

  還記得那一晚,我與惠麻坐在校園裡的木椅,眼見她一臉沉重並不時撫摸著肚子,就令我有不好的預感。

  「城……我有件事情,必須跟你坦承。」

  「沒關係,妳說吧,我願意聽。」

  惠麻閉上雙眼,緩緩地說出我最不能接受的話。

  「……那就是,對不起,我懷孕了。」

  「……這、這樣啊。」

  即使我再怎麼努力裝出平靜的樣子,內心的驚滔駭浪還是使得我的腦袋無法好好思考,更何況還是在隱約察覺惠麻交到男朋友的情況下,親口告訴我的竟然是懷孕這件事。

  要是可以,我好想大哭,大哭到失去理智,精神崩潰,就這樣宛如廢物般地度過餘生。為什麼、為什麼努力到現在,惠麻卻選擇了別人?難道那個人就比我好嗎?就只是因為我不夠有趣?又或者因為體恤她的夢想,所以我選擇把感情放在心底嗎?

  諸多的不滿、憤怒、以及難過都好想一口氣當場發洩,只是理智還是告訴我,得先把惠麻的話聽完。

  「所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不,事到如今我沒有資格要你幫我什麼……而且你也知道的吧?這種事情要是被爸媽知道,肯定會阻止我生下小孩的。」

  「……或許吧。」

  老實說,惠麻的父母是相當古板的人,他們最希望的伴侶,反而是我這種穩重又老實的人,還曾經偷偷地拜託我,要我好好照顧惠麻,如果往後要結婚,它們一定會同意的。

  只是就現況來說,我是做不到了。

  「所以,我打算休學,生下小孩後就去工作,好好地照顧他。」惠麻的語氣相當堅定,反而令我非常的疑惑──那麼過去的努力到底是為了什麼?當初的誓言到底是為了什麼?就只是因為一個男人,亦或者一個小孩,就能夠全部捨棄的嗎?

  還是說,我不明白為人父母的感覺,所以無法理解此時此刻惠麻的覺悟嗎?

  「這樣子啊……我明白了。」

  我沉著頭,十指緊握地接受這殘酷的事實。

  「對不起……明明跟你一起約好要一起當上醫生的,你一定無法諒解的……但是,我還是得必須跟你道歉。」

  儘管惠麻再怎麼道歉,都無法抹平我現在的憤慨。只是……比起這樣的感受,我更迫切地想知道一件事。

  「你的男朋友,對妳好嗎?」

  「……咦?」對我突然這麼一問,惠麻先是驚訝,然後苦笑回道,「他人很好喔,很有趣也很認真……我很愛他,或許也因為這樣,我把過去的執念全部拋諸腦後,人啊,果然還是會改變的吧。」

  「是嗎?這樣就好。」我也竭盡心力擺出了笑容,雖然心中非常的複雜,也無法整理出思緒來,但要是對方能對惠麻好,並帶給惠麻幸福,我想……

  ……就算她愛的並不是我,也無所謂。

  而我對她的愛意,也絕對不會改變的。

  就這樣,惠麻辦理了休學,並與家裡斷了聯絡後跟諸星同居,緊接著十個月後,他們的小孩出生了。

  我瞞著惠麻的父母,表面說是帶著惠美出去玩,實際上是帶著八歲的她,去醫院探望惠麻與他的小孩。

  「哇!這就是我的姪女嗎?」惠美張著水汪汪的雙眼,不斷地打量惠麻所抱的嬰兒說道,「好可愛喔!我可以幫她取名字嗎?」

  「不行喔,她爸爸已經幫她取好名字了。」惠麻輕笑回道。

  「咦,要是取的比我糟糕,我可是會生氣喔!」惠美嘟起嘴的樣子,使得惠麻更是捧腹大笑,「哈哈,不會啦,她的名字我可是很滿意呢。」

  「她的名字啊,叫做湘,諸星湘。」

  「湘嗎,真是不錯的名字呢。」雖然這樣的名字很少見,而且應該是基於他父親的「澈」而來的,但就連我都相當喜歡這樣的名字。

  「湘?好,我接受這樣的名字,嘻嘻!」惠美順勢地伸出手,撫摸著湘的頭說,「那麼湘,歡迎來到這個世界。」

  這樣的場景,不禁令我想起八年前,我與惠麻也曾經這樣對著惠美,甚至還立下了誓言……現在一看,還真是觸景傷情啊。

  即便如此,我還是強忍著情緒,隨便找個理由來逃出病房,然而一走出門外,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在外面等著。

  他用著尷尬的神情對著我說,「啊……你好。」

  我一輩子都記得,他就是改變惠麻這一生的人,諸星澈。

  或許是因為我與惠美來探望的關係,所以他才待在門外,畢竟再怎麼說,惠麻為了他,完全與家人完全斷了關係跟聯絡,多少都會有些自責。

  「諸星先生……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先前的我都是隔著玻璃看著店內的他,而他也只透過惠麻知道我是誰。

  「是……你就是惠麻的摯友,瀨澤城先生吧。」

  「摯友……嗎。」

  被他這樣稱呼,總覺得令人不爽,但現在也不是生氣的時候,好不容易找到與他獨處的機會,還是得把一些話說明白才行。

  「閒話家常就免了吧,我也不打算跟你說什麼好話。」聽見我這麼說,諸星更是緊張的將姿態坐正,看似準備接受我一連串地責罵。

  嘖,為什麼惠麻會喜歡這種膽小的男生啊?真是令人受不了。一想到我還要對他說出那些難為情的話,就讓我渾身不對勁。

  但為了惠麻,也是沒辦法的事。

  「喂。」

  「是!」

  「……你可是要好好照顧惠麻啊,雖然她任性又麻煩,偶爾還會口出惡言,又很愛惡作劇,自尊心還很高,總是不服輸……但我想,她是真心愛著你的,所以,無論如何都拜託你,拜託你好好地照顧她吧!」

  說完話後,我立即以土下坐的方式,表達我內心深處最強烈的請託。

  對我來說,惠麻的存在比這世界上任何一切都來得重要,做出這樣的犧牲根本不算什麼。

  「嗚!瀨澤先生,請你不要這樣!」

  諸星嚇得急忙站起身想將我扶起,但無論力氣還是身形,我都比他還要大上一倍,怎麼出力都無法動搖我的決心,「瀨澤先生,這種事情不是打從交往開始就下定決心的嗎?所以還請瀨澤先生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對惠麻負責的,請你放心!」

  「……麻煩你了。」

  不知不覺,我的眼中竟泛起淚來。

  這樣的感覺是什麼呢?是懊悔,還是難過?我不明白自己的情緒是什麼,我只明白,我渴望的是他們一家人的幸福。

  就算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之後,我與諸星就再也沒什麼聯絡過了,倒是偶爾會收到惠麻的信,告訴我他們過得如何,或是去哪裡玩等等,並拍些了照片附在信中。

  看得他們一家人開心的神情,我也心滿意足了。

  但也收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就是他們的女兒,諸星湘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即使如此,他們仍用心地照料她,用幸福與愛來蓋過她的病情以及痛楚。

  漸漸地,時光飛逝,二十六歲的我終於拿到了醫生的執照,完成當初與惠麻的誓言,而我更迫不及待地想將這樣的好消息告訴惠麻。

  ──只是又一次地,造化弄人。

  如果這世界存在著神明大人,那麼他肯定看不順我,也不喜歡惠麻,更厭惡著湘。

  從醫院的電視上得知這訊息的我,整個人瞬間從椅子上跌坐了下來,崩潰的情緒完全地潰堤。聽別人說,那時候的我不斷地哀嚎及咆哮著,任誰都拉不住我。

  等到我清醒時,才發現自己被人抬上醫院的病床,於是我趕緊下了床並換了一套衣服,前往他們一家人所送往的醫院。

  「沒想到竟然會遇上全日本最不講理的傢伙,這家人運氣實在太不好了吧。」

  到了醫院後,身為他們唯一能夠聯絡的我,就連警察都忍不住向著我感嘆,他們什麼人不遇,偏偏遇上了最惡名昭彰的綁架通緝犯,霧原步夢。

  事發的經過就是諸星一家人開著車經過一條山路,被霧原用另外一台汽車攔截了下來,諸星為了保護家人,誓死都不願讓他帶走惠麻跟湘。在扭打之餘中,霧原掏出了手槍,當場將諸星與惠麻射殺。

  而湘原本也是要被殺死的,但因為諸星跟惠麻的血跡染上她身上,讓霧原誤以為湘也被殺害,所以從容地將他們的車開走,才因此逃過一劫。

  「老實說,在這種情況活下來,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呢……」白目的警察為這件事擅自做出了評語,害得我差點出拳將他狠揍在地,所幸我還是忍了下來,趕緊去病房探望被嚇壞的湘。

  雖然身體上沒有受傷到傷害,但因為精神受到極大的衝擊,湘這段時間都無法言語,宛如植物人般躺在病床上,只能靜待她的恢復。

  此外,我還得忍住悲痛,處理諸星跟惠麻的後事。

  先不講惠麻,透過這次事件我才得知諸星的家庭狀況也額外複雜,以至於他的身亡沒有任何家屬願意處理。

  而矢吹家即便難過,也只對著我丟下一句「麻煩你了」就不管了,只剩下葬禮讓我帶著惠美去見惠麻最後一面。

  看著葬禮上傷心欲絕的惠美以及一言不發的湘,我什麼都做不了,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

  儘管靠著努力當上了拯救他人性命的醫生,那又如何?最重要的人的性命我都束手無策了,我到底能夠拯救誰啊?拯救個狗屁啊!

  什麼生命之路,簡直是爛透了!我的人生,也是爛的徹底,沒有救了!

  直到葬禮的結束,我始終無法流下任何一滴淚,因為在這之前,所有的難過都已經流乾了,現在的我只剩下憤怒的空殼,接下來自己又該何去何從都無法做出思考。

  簡單來說,我打算就這樣跟著惠麻離開這個世界。

  反正,這個世界不需要我,而我也不需要這世界。

  沒錯,就這樣吧,就這樣結束這宛如狗屎的人生吧。
 
  我發動著車,準備將最後一面的惠美與湘帶離葬場,或多或少,惠美看穿了我的心思。與她的姐姐一樣,相當機伶且聰明。

  惠美不打算上車,而是牽著湘的手,隔著車窗問向我說,「城,之後……小湘該怎麼辦?」

  「不知道,她什麼話也不說……反正會有人處理的。」

  我隨便找個理由來敷衍惠美,即便我很清楚明白,無論諸星家還是矢吹家,都不會願意要一個生命隨時都會凋零的小孩。

  但就算惠美想要照顧她,年僅十四的她都還沒辦法自理,更何況是照顧一個患有重病的小孩。

  「難道,城不願意照顧小湘嗎?」

  「……這種事情,妳是不會懂的。趕快上車吧。」

  我嘆著氣,只想趕快結束掉對話。

  但萬萬沒想到,惠美瞬間生氣地用腳踹著車門,對著我罵道,「什麼不會懂?你現在還把我當成小孩看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對姐姐的感情嗎?別把我當白痴啊!難道當上醫生就能把人當白痴嗎?」

  當下的我被她嚇得目瞪口呆,難以想像一直以來都保持可愛溫和形象的她,會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更何況,她怎麼知道我一直都暗戀著惠美?

  「每次講到姐姐時,你都會露出那令我生氣的表情,對啦!姐姐就是你的生命,其餘的人就跟路邊的石頭一樣,容不下你的眼!然後呢?現在又打算怎樣?打算丟下我跟小湘,然後跑去自殺嗎?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惠美邊說,又用力地踢了我的車門好幾腳,簡直都快把鈑金踢穿了。

  「姐姐已經夠難過了,你現在還要做出讓她傷心的事啊!」

  「喂……別一直踢車門啊……車會壞的……」

  「誰管你啊!你這!混帳!」總算踢累的惠美,只好繼續保持著怒意,帶著湘上了車的後座,接著用力地將車門關上,「……要是你敢做傻事,我絕對饒不了你的。」

  二十六歲的我竟如此被一位十四歲的女生說教,內心簡直是五味雜陳,但不知為何,心情卻好上一些。

  返家的途中,我先帶著惠美回到了矢吹家。

  正當惠美準備牽著小湘的手,帶著她先安置在家時,我總算鬆口說,「不用了,我帶她回我家,別給你爸媽費心吧。」

  「咦,你不是不打算照顧她嗎?」

  「……少囉嗦,妳都罵到這種程度了,我不照顧她的話,妳肯定會把我宰了吧?」

  「喂,我可是認真的,雖然我知道你很喜歡姐姐,但小湘可是她跟別人的孩子喔?」

  雖然還是覺得心中會有些疙瘩,但我很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決定。

  「妳都說了,我的眼中只有惠麻,那我就如你所說的,連她的孩子,都一起愛著,不就好了嗎?這樣惠麻也比較安心吧。」

  「等一下,你的愛,應該不是我想的那種愛吧……?」
  
  惠美用著狐疑的眼神看著我,只差大罵我是變態了。

  「別胡思亂想,我才不是那種人。」我無奈地說,就算湘未來長大後跟她的媽媽長得一模一樣,她也無法取代我心中惠麻的位置。

  最多,也只是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狠狠地對待追求她的男生。

  「喔……是嗎?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呢。」惠麻露出意味深長地微笑後,就關上了車門,安心地把湘交給我照顧。

  但就算這樣,還是得由湘同意才是。

  之後,我帶著湘回到自己的住處,趕緊地將單身男子的氣息往家外掃去,順勢為了她展現自己許久未出手的廚藝。

  如果可以,我希望也能給她如過去她的父母所給她的溫暖。

  「吃吧,希望合妳的胃口。」

  我一一地將我認為好吃的菜全部端上桌面,而且還是特別煮小孩子愛吃的菜色。先前住在醫院,光食物就肯定折騰她好一陣子。

  眼見她緩緩地動著小嘴,小聲地對著我說,「這些……我可以吃嗎?」

  「可以的喔,請儘管享用。」我溫柔地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用這樣的聲音說話。

  接著,她笨拙地拿起湯匙,首先挖了一口茶碗蒸放入口中,眼睛瞬間閃閃發亮。

  「好……好吃。」

  「呵呵,那就好。」

  看著她逐漸恢復精神的樣子,看來美食的效果相當顯著,但最重要的,還是得把那句話問出口。

  「小湘……妳,考慮住在我這嗎?」

  「住在這……就可以吃得到這些食物嗎?」

  「可以喔,而且是每天。」

  「那、那我願意。」

  湘說完話後就匆忙地一口接著一口,就不再理會我了,任性的樣子跟她媽媽一模一樣。
  唉,惠麻,妳看到了嗎?

  雖然我沒辦法帶給妳幸福,但是為了妳,我可以帶給妳的女兒幸福。

  所以,請妳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湘的,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照顧她長大成人,看著她穿上婚紗,讓她跟心愛的人在一起。

  妳一定想問,為什麼我會為了妳做這麼多,其實……答案一直都很簡單,或許生前的妳都察覺不到。

  但是沒關係。

  因為,我愛妳。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煩請點擊上圖支持我的粉絲團並追蹤我的創作,謝謝。
也可以考慮選擇其他網站觀看我的不同作品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7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EIEN|輕小說|校園|戀愛|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ouse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EIEN... 後一篇:[達人專欄] 《EIE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raznable0地球人
吉翁萬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