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琉璃電光 第三篇

作者:Cale Wei│2019-07-21 13:16:07│贊助:112│人氣:201
縮圖作者:infukun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果然狩魔士都是有故事的人



    ▲


    星空就像是在河裡撒下破碎的玻璃一般,佈滿了細密亮點。微風依舊輕輕扯著樹梢,發出枝葉摩娑的聲響。
    
    米哈伊蹲下身,微弱的火焰這才在他的面龐上留下光影。原先的微笑消失在傷痕之中,宛如再度關上的監獄牢籠,隔絕了許久不見的陽光。
    
    「牠們根本不是生在這裡的動物。」低沉的聲音略顯乾澀,米哈伊瞥了一眼那些倒在後方的魔獸。
    
    語畢,伊斯帖挑了眉,但不像是感到驚訝的樣子,只是淡淡地回應。「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
    
    「應該繼續執行前一支隊伍的方針,我會繼續搜查的。」米哈伊的態度並非嘗試溝通,反而單純只是告知他人,自己會如何行動。
    
    木柴因燃燒而斷裂,咔一聲地濺起了點點火星。枯藤波動了,另一位狩魔士也回到開闊地,她疲憊的模樣甚是明顯。
    
    「格蘿佐,妳明天去和博尼瓦一起行動吧,我也有我的計劃。」伊斯帖朝著那位少女揮揮手。
    
    格蘿佐揉了眼,淡金髮尾晃悠著。她看了看米哈伊,又看了看伊斯帖,突然意識到那兩人似乎有什麼無法相容的氣質存在。
    
    「妳看起來累壞了,先休息吧。」米哈伊歪著頭說道。「畢竟城門關了,勉強去跟那個破壞狂待在一起吧。」
    
    像是獲得睡眠的資格般,格蘿佐應了一聲,接著坐上一旁的樹根,輕輕地靠著樹幹。濃厚的睡意立馬襲來,她隱約感覺到有個粗糙的布料蓋在身上,模糊的人影離開火光照射。
    
    
    ▲
    
    
    隔天的早晨,疼痛與疲勞簡直讓格蘿佐無法動彈。儘管昨天連番戰鬥下來都沒有造成明顯的傷,但體力與魔力消耗卻早已過量。
    
    米哈伊的斗篷蓋在自己的身上,露水沾在表面,而他的人卻不見蹤影。淡淡的霧氣讓晨曦像是混入了染布般地,多了一絲特殊而又朦朧的色彩。
    
    「呃……」但格蘿佐沒那種閒情逸致欣賞,她萬般困難地挺直身體,厚重的斗篷從肩上滑落,露出了黑色緊衣下曼妙的胸形與纖細的腰身。
    
    伊斯帖在一旁呼呼大睡,一片巨大的無花果樹葉就這麼蓋著臉,在倒樹幹上安穩熟睡的模樣讓人略感趣味。
    
    到底……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她能夠表現的那麼輕鬆?難道擊殺昨天的那些魔物,也沒消耗她多少魔力嗎?
    
    不,不可能,就算玻璃珠的轉換效率再怎麼好,伊斯帖可是讓魔力都聚集到能用眼睛看見的程度了,即使距離遙遠也都能感受到的濃厚。
    
    再一次的,格蘿佐感受到自己與眼前這位魔導師的差距。不只是魔力的操控,連蘊含量都望塵莫及。
    
    「如果還是很累的話,不妨再休息一下。」米哈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背了一些乾柴,像是剛脫離忙碌一樣。
    
    「你起得真早,今天該做些什麼?」格蘿佐扶著樹幹站起身,順便將斗篷還給米哈伊。
    
    「不,我是要睡了,太陽要下山之前才會醒來。」他接過斗篷,稀鬆平常地披上身。「我好像還沒告訴妳,我的作息是顛倒的,主要是在夜間行動的習慣。」
    
    「等等、啥?」
    
    「噯,給妳時間睡覺還不把握嗎?火堆旁邊有放一些杏仁,妳吃一吃吧,會渴的話也有一點蘋果酒。」
    
    看起來米哈伊根本懶得解釋,他隨意地指了指燒得灰白的餘燼,接著閉上雙眼。
    
    儘管食用早餐是貪食的行為(*1),但是在這應該是沒不會被發現的,況且自己應該算是半個病人,都被叮囑要多休息了。
    
    格蘿佐撿起炭火旁的杏仁核,熱燙的手感讓她食慾大開,核果因溫度的關係而散發陣陣香氣,算是美好的一頓餐了。
    
    米哈伊的作息時間與伊斯帖錯開,如果要分頭搜索與監視的話確實會更有效率一點。但自己呢?依照伊斯帖的配置,那就會有好幾個小時的閒置時間。
    
    「早,親愛的。」醒來的伊斯帖出現在身後,悄悄地在耳邊說話。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格蘿佐嚇了一跳,她朝著旁邊縮去。讓伊斯帖看了之後露出得逞的表情,似乎很滿意這種反應。
    
    「不介意我喝一些吧?」她拿起皮革水瓶灌了一口。
    
    「是沒關係啦……」格蘿佐搖了頭,像是猶豫什麼般地說道:「妳目前的計劃是什麼?」
    
    「吸引那些魔物的注意力,我要找出牠們的源頭。」
    
    「追蹤的話,我應該能幫上一點忙。」
    
    伊斯帖笑了笑,將水瓶的蓋子塞回。「妳就放心去跟著博尼瓦吧。」
    
    她看起來是鐵了心要自己行動的,不過依照昨日的觀察,也許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有任何一絲的危險。從兩人的態度來看,找出這些魔物出現的起源才是首要。
    
    「那瓶蘋果酒爛透了。」伊斯帖丟下這句話之後,就瀟灑地消失在開闊地了。
    
    
    ▲
    
    
    溪水濺在岩石上,昨日的雨讓河的水位漲了不少,但也已經平息得差不多了。溪澗又回歸清澈,嘩啦的水聲讓人的心裡也感到一陣沁涼。
    
    格蘿佐握著剛採下的野莓,她不確定這種莓果的品種為何,但通常果實成熟之後就不會有毒性了。除了莓果跟一些杏仁核,還有幾片檸檬乾可以吃,看來還能夠繼續待在林中。
    
    河水在暗紫色的果皮上沖刷,降下了不少溫度。雖然這不是必要的動作,但是現在也沒有其他事情要做。
    
    這時,一陣強烈的魔力波動自遠方震盪。那是伊斯帖造成的,毫無疑問。她的計劃感覺並不隱密,不過卻也沒有明確告知。也罷,米哈伊知道要怎麼處理。
    
    
    ▲
    
    
    黑夜很快就來臨了,火焰在木棒上燒著,提供著微弱的光芒。腳步踏過矮草的聲音意外清晰,就像在耳旁輕輕揉起紙張一般。
    
    米哈伊握著火把,用手撥開遮住道路的樹枝,他選擇不走森林的道路,而是較為鄰近溪流的矮樹叢。這裡潮濕、地面鬆軟,讓人感覺泥濘不堪。
    
    「妳先拿著。」他將火把遞給格蘿佐,接著緩慢垂下手。
    
    一條鎖鏈順著手臂落下,錘球掉落在泥土上發出沉悶的聲響。那是纏繞在手上的鐵鏈,有著實實在在的重量。
    
    格蘿佐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漣漪,像從監牢的窗口照入般的淡薄。是陣很細微的魔力,自錘鍊上傳來。
    
    「妳可以握上它。」米哈伊舉起了鎖鏈。「我弄了一些東西,應該可以探測到魔物的行蹤。」
    
    他指了一個方向。隨著火光與月光的引導,格蘿佐隱約看見了懸掛在樹枝上的鎖鏈。
    
    「那是什麼?」
    
    「單純用一點魔力拼湊出的東西,這應該有助於推測那些魔物來的方向。」
    
    非常嫻熟的法術配置。米哈伊遞過鎖鏈,幽暗的粒子發出極為細小的亮光,飄動在空氣中,很輕很淡的一縷魔力。
    
    「我能問個問題嗎?」格蘿佐說道。
    
    「講吧,如果我能回答。」米哈伊的褐色眼眸映上一層光輝。
    
    鎖鏈在手中毫無反應,沉厚的重量卻是意外的真實。格蘿佐左思右想,糾結著該怎麼開口。最後,她像是放棄掙扎般的晃了一下鐵鏈。
    
    「關於鎖鏈,還是關於法術?」另一邊,米哈伊卻宛如早就猜到題目一樣。
    
    格蘿佐睜大了雙眼,露出訝異的表情。
    
    「妳還太年輕了。」看著這份反應,米哈伊聳了聳肩。「我比較擅長構築類型的法術,尤其是複製,鎖鏈跟我的相性稍微好一點點。」
    
    所以,偵查的術式才會使用鐵鏈來感測吧?但為什麼是鐵鏈……?
    
    格蘿佐心裡想著,但思緒卻又立即沉澱。他沒有說,那就不該多問。果然狩魔士都是有故事的人,不論伊斯帖或米哈伊皆是如此。
    
    「謝謝你告訴我。」她嘻嘻地笑了笑,心裡似乎有一部分滿足了。
    
    米哈伊倒是沒有料想到,會得到這種回饋。「小鬼,我看妳挺愛聽一些有的沒的啊。」
    
    突然,一陣淡淡的魔力波動傳到手上。兩人的眼神對上,這是個明顯的訊號。上鉤了嗎?或許還無法確認,米哈伊閉上眼,不放過傳達到手中任何一毫的訊息。
    
    「沒有再傳來了?」格蘿佐遲疑著。
    
    米哈伊也感到納悶,但經驗卻告訴他,或許是某種原因讓感應物停止動作。
    
    停止?
    
    「不對。」
    
    金屬灑落地面,鏈條摩擦發出高亢的聲響。泥土上瞬間爬滿漆黑的鎖鏈。隨後,米哈伊丟出手中的錘鍊,數條鎖鏈也隨即跟上。
    
    「另一邊也來了。」格蘿佐也發現不對勁,她抽起匕首。魔物的數量不多,還是小心為上。
    
    相較之下,老練的狩魔士根本不將那些東西視為威脅。米哈伊似乎更為某種原因感到慶喜,就像是找到尋覓已久的寶藏。
    
    飛舞的鎖鏈打在泥地上,掀起了土塊與飛揚的野草。它們層層環繞,不斷滲出駭人的氣息,彷彿要將宣告罪過的囚犯全都打入地牢。
    
    
    
    「滿載而歸啊。」鐵鏈構成的風暴平息,米哈伊輕輕地吐了口氣。
    
    格蘿佐身處於暴風眼中,卻仍被那狂嘯的鐵鏈給震懾了,更別提那屍體已經破碎的魔物。
    
    「你、你發現了什麼。」她還是有些膽顫心驚,但卻隱藏不住好奇。
    
    「他們來的方向,也就是敵營的位置。還有魔物為什麼會生成,又為什麼只會追蹤魔力。」米哈伊可能一直都不太激動,不過那份狂喜卻也帶給他一點平凡般的性格。
    



(待續)


(*1)中世紀的教會宣揚貪食的概念,除了勞動階層與老弱婦孺外,一天就只有午餐與晚餐。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還是多虧各位的支持與鼓勵,讓我在更新文章這方面非常順利。

最近太熱了,寫文的時間都在晚上,雖然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啦。不過因為假期的緣故,讓寫文的進度也十分順利,不過這次還是拖了一天。這作看來可能比我想像中的長一點,但是也快結束了,也許再一篇或兩篇吧?我發現寫狩魔士的故事也滿開心的。

那麼,容我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6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my200190ALL 8U
限時免費委託繪畫開放中,詳情請到小屋了解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