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高塔巫師

作者:Vincent│2019-07-21 11:27:09│贊助:0│人氣:9
  高塔巫師的「高塔」兩字,指得就是幽冥塔。
.
  高塔巫師實際上全都是怪物,分大腦成員與肌肉成員,大腦成員全都是念動力者。
.
.
.
  沒錯,我跟你無冤無仇,也不是為了伸張正義而來。只是,我哥哥用自己的生命想將魔影權杖逐出這個世界,而死灰,會因你而復燃。
.
.
.
.
.
  青文孤身犯險,以自己為誘餌,真真正正的置之死地而後生(他故意犯下很多錯,包括抓錯告密者),最後成功佈下反間計與局中局,讓龍隊冷不防的包圍超級法師與黑色獸王。
.
  「很美的局。是你佈的嗎?」黑色獸王問。
.
  「我花了很多時間……自己想的。」青文道。
.
  「不可思議……你居然能從我的佈局中學習,我一直以為你的天才只限於戰鬥,我承認這是個致命的失算。」
.
  「妳似乎……有點……無恥。」青文道:「我的詭術是師姐教的,有妳什麼事?」
.
  「呵。」黑色獸王閉目微笑道:「然而你的局還沒完成,接下來你的決定至關重要。就目前為止來說,你能殺死我與歐斯特的機率大約在四成左右,而在錯誤的決定中你們會全滅。」
.
  這句話一出,除了薩伊娜依然面無表情外,龍隊其餘成員臉色都變了。
.
  「妳想靠虛張聲勢拖延時間,然而我可以辨別謊言。」青文淡淡說道。
.
  「是的,泰瑞莎教了你測謊術,但你從我這裡什麼也讀不到,相反的,我卻可以直視你們的內心。」黑色獸王雙目仍閉著,雙手環在胸前,微笑說道:「你現在很緊張,正因為是我和歐斯特,你才更怕在最後關頭出錯,不是嗎?」
.
  青文聽到眾人心跳加速的聲音。黑色獸王的話彷彿有著魔力,他們的信心正在動搖。
.
  (即使被逼入絕路,她仍舊是條毒蛇。)青文望著黑色獸王,卻什麼也看不到:(她的動作、她的說話,一絲情緒反應都沒有,即使在笑,也如面具般空洞。這毒蛇的心跳頻率很令人不舒服,一種不規律的噪音,感覺……感覺就像是一片深幽中的迴聲,什麼都探不到,也無法知道在這黑暗後面藏著什麼……)
.
  「隊長,您還好吧?」
.
  青文回過神來,說話的是烏諾克,他一臉關切。青文忽然意識到自己正咬著食指,甚至已咬出了血痕而不自知。
.
  我在……不安?
.
  青文藏起傷痕,淡淡的笑了笑:「叫隊員們不用戒備了,休息一下吧。」
.
  「啊?可、可是……」
.
  「那個魔女由我親自來看著。」青文說道。
.
  「是!」
.
  眾人退出去並帶上了門,青文走到黑色獸王面前,黑色獸王睜開眼睛,直視著青文的雙眼。
.
  「你應該離我遠點的。」她輕笑著,有意無意的望了青文受傷的右手食指一眼。
.
  「女士,聽說讀心術是會反噬的,我想和妳單獨聊聊。」青文冷冷的說。
.
  (來吧,毒蛇,我要讓妳曝露心跳。)
.
.
.
  (……嘖,我在搞什麼?哥哥的遺願就快完成了,我卻在這重要關頭一直被這魔女牽著走,虛度時間!)
.
  冷靜下來,主導權,最重要的是搶到主導權。青文扶著額頭想著,泰瑞莎是這麼教的。
.
  一聲輕響,青文抽出劍來,人已站起身,劍尖遙遙對向黑色獸王的左眼:「女士,時間不多了,為了讓彼此專注點,不介意我加給妳一點壓力吧?」
.
  黑色獸王眼連眨都不眨,臉上依然微笑:「龍族的王子,你太高貴了,這一直是你的弱點。」
.
  「妳覺得我不會對妳用刑?」青文問。
.
  黑色獸王微微側頭,輕笑不答。
.
  「女士,我什麼都做得出來,」青文一字一字道:「只要是為了哥哥。」
.
.
.
  「……夠了,我問完了。」青文咬牙道。
.
  (不行,怎麼都沒辦法,時間已經不夠了……)
.
  「相當有趣的談話,讓我對你更瞭解了不少。」黑色獸王閉目笑道:「我甚至覺得有些可惜呢,跟我說十幾分鐘的話就滿足了?」
.
  「十幾……?妳在說什──」青文沒有再說下去,因為他愣住了。
.
  在他左腕上,水時漏斗的時間是停止的。
.
  水時漏斗運行時會有極輕微的顫動,若是從前的他該能查覺到停擺的,然而他左手的敏銳度已經退化很多,這是他的弱點。
.
  青文抬起手,諾斯推門走了進來。
.
  「……諾斯,現在時間已經要到了吧?」青文緩緩問道。
.
  「還很早啊,」諾斯遲疑道:「沒事吧,隊長?你流了好多汗──」
.
  「立刻招集所有的人進來,依序向我報告絕對時間!」青文吼道。
.
  諾斯被青文突如其來的吼聲嚇到了,奔出門去,傳出了指令。
.
  龍隊成員立刻就到齊了。
.
  「隊長!水時漏斗時間7時17分37秒。」烏諾克首先報出了時間。
.
  一片沉默。
.
  「怎麼了?」烏諾克奇怪道:「大家看我幹嘛?」
.
  「……」薩伊娜靜靜道:「水時漏斗時間9時17分48秒,離預定時間還有四十多分。」
.
  「水漏時間8時17分51秒。」田中奇郎。
.
  「水時漏斗時間6時47分53秒。」諾斯:「隊長十分鐘前才問過我時間……」
.
  「我的水時漏斗時間是7時47分57秒。」羅斯卡特:「……跟我的體感時間吻合。諾斯,隊長問時間應該是一小時前的事,我很確定這一點。」
.
  「什──」諾斯一愣。
.
  烏諾克急道:「怎麼會?我……我們對過時間了啊,而且因為奇郎一直嘲笑說我的水時漏斗跟我一樣脫線,所以我還在次元袋裡偷偷預備著兩個……三個時間都一樣啊,我的時間絕不會錯的。」
.
  「那你是說我們的有問題囉?」田中奇郎冷冷道:「身為遊導者,任務期間,我可是一直確認著時間。」
.
  薩伊娜靜靜開口:「……我的水時漏斗是鑲在手臂上的,運行與我的肉體連接,如果快了、慢了或被改動了,我不會不知道。」
.
  青文看著腕上壞掉的水時漏斗,感覺到冷汗從臉側滑下:(大家……只是在迷惘……他們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我付出一切籌備的這個計畫……可是到底是什麼時候……怎麼動的手腳……)
.
  「王子殿下。」黑色獸王望著青文,微微一笑。
.
  你的心跳……亂了哦?
.
.
.
.
.
.
.
  「一場戰鬥、一場戰局、甚至一場戰爭中,處理危險因素的關鍵是什麼?」
.
  「搶佔主導權。」青文道:「如此便可永遠領先對手一步。」
.
  「你這樣想嗎?」泰瑞莎望著窗外,靜靜的問。
.
  「是的。」
.
  「嗯……很積極。」泰瑞莎道:「主導權,是詭術中重要的一環……不過,你要記得,有些時候並沒有那麼簡單,如果對方人格完美過你,硬搶主導權反而會使你曝露自己,而那將是最壞的情況。」
.
  「……」
.
  「知道我為什麼要提醒你這點嗎?」泰瑞莎轉過頭來,望向青文。
.
  青文避開泰瑞莎的目光,執拗道:「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魯莽,我已經盤算過很多次了。」
.
  「青文,你『直取靴隊』這個局不會成功的,你的飛蛾時間確實……非常驚人,連我也不知道有多強大,或許真的足以動搖整個靴隊、使嵐霞跟賽特陷於被動,然而你絕對贏不過歐斯特……你會輸掉一切,甚至很可能包含你的性命在內。無論你現在佔有多大的優勢,把贏到手的全放掉吧,會有下一次時機的。」泰瑞莎說:「青文……不要出手,好嗎?」
.
  「我知道……妳勸阻我的理由,我能理解。」青文說。
.
  「……」泰瑞莎。
.
  「然而,」青文續道:「這不是因為立場對立……我有不得不去的原因。對不起,可是對我來說,沒有下一個時機了。」
.
  「不是因為立場對立?」泰瑞莎怔怔的問:「那你是為了什麼,冒著失去一切的危險?」
.
  「跟妳一樣啊,」青文微笑:「我也有值得我不顧一切的人。」
.
.
.
.
.
.
.
  (我一直看著這魔女,所以無論大家、以及大家的水時漏斗出了什麼事,她能做得都很有限。難道龍隊……有內鬼?)青文想到:(奇郎可以排除,他是整個計畫的遊導者,如果他背叛了大家,那我的局黑色獸王早該知道,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成功。)
.
  (烏諾克、薩伊娜、諾斯與羅斯卡特,裡頭至少有一個是黑色獸王的內應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有一點令人在意,黑色獸王是怎麼把她的指示傳給內應的?她並沒有什麼不自然的肢體動作……難道指示就隱藏在她與我的對話裡?那是什麼時候呢?在我對她進行話術時大家就已被隔在門外了。)
.
  (真正令人在意的,還是我自己水時漏斗所停止的時間,居然在所有人的時間之前。真的有這麼早嗎?我雖然不怎麼使用水漏,但畢竟是綁在我左腕上,如果被我提前發現水漏壞掉的話,這個詭計很可能就實行不成了,不是嗎?)
.
.
.
.
.
  「原來如此,時間詭計原來真相是如此,沒想到,羅斯卡特居然會成為背叛者。」田中奇郎咬牙道。
.
  「嗯,如果我們之中有人背叛,那麼就是他了。」青文淡然道。
.
  兩人相對沉默片刻。
.
  「我來處理吧,」田中奇郎起身道:「我會讓那小子──」
.
  青文幾乎是歎息的,呼了口氣。
.
  「?」
.
  「你知道嗎?一個人的說話聲可以透露很多東西,特質、性格、情緒、想法。」
.
  「隊長?」
.
  「終於,逮到你了啊……」青文望著左腕上停止的水漏,平靜道:「『田中奇郎』。」
.
  田中奇郎愣住了:「隊長,我不懂你突然在說什──」
.
  「有兩個可能性,一個可能性是,我們之中有人背叛,那背叛者毫無疑問只能是羅斯卡特。」青文靜靜道:「另一個可能性,我們之中有『誰』被取代了,那麼就是『你』了,『田中奇郎』……你鬆懈了啊,我其實並不知道你和羅斯卡特誰是內應,你的迷彩真的非常完美。然而當我向你說我懷疑羅斯卡特、一切的發展都照你所想時,你出手搶主導權了,而這,曝露了你自己。」
.
  冷汗,從田中奇郎的臉上滑下。
.
  「取代?隊長,別開玩笑了,你知道我一直都在這裡。」
.
  「所以說,從一開始『你』就代替了田中奇郎。」青文道。
.
  「隊長!難道你真的在懷疑我?」田中奇郎不可置信道:「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這樣的時間詭計只有羅斯卡特辦得到,我怎麼可能辦得到?隊長,我……我真的是我啊!」
.
  青文卻似乎沒有聽見爭辯,閉目靜靜的說:「錯誤的決定中我們龍隊會全滅……嗎?」
.
  只剩四十分鐘……四十分鐘內,要從『這傢伙』口裡挖出田中奇郎的下落,並且找到他!
.
.
.
  「沒錯,這個時間詭計只有羅斯卡特辦得到。」青文睜開眼,望著眼前的田中奇郎:「然而有一件事,也只有遊導者辦得到。現在,我就來說說你的『魔術』是怎麼辦到的吧。」
.
.
.
.
.
  「證據?」青文道:「你到現在還沒注意到自己犯了致命的錯誤嗎?」
.
  「隊長,我不知道我剛哪裡讓你誤會了,我照你的指示做過不少事也從不過問緣由,而現在,呵,我只覺得一切很荒謬……你是真有確鑿的證據,還是為滅口找一個方便的理由?把我跟羅斯卡特都單獨叫去殺了,怎麼都不會錯對吧?」
.
  「」
.
.
.
.
.
  超級法師屬於六十紅袍之一,實力雖在前七,卻名列第二十六,主因是對戰局缺乏積極性。這是青文動用自己的情報網探查出來了,從頭至尾,整個佈局都是青文一人策劃。
.
.
.
  青文對超級法師有協議,雖然摧毀高塔巫師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可以讓高塔巫師在物質界佈下的所有心血全部葬送,短期間不可能再入侵物質界。
.
  最後的故事青文的最終BOSS是上層高塔巫師的群巫會。
.
.
.
.
.
.
.
.
.
.
.
.
  「有個問題我很感興趣,你可以回答嗎……做為回報?」黑色獸王。
.
  「……」青文。(不得不承認……龍隊現在能存活下來完全是因為這魔女給了提示。)
.
  「……只要在我權限以內。」青文道。
.
  「你身邊有多少女人?」
.
  「?」青文一愣:「我和水晶是戀人。」
.
  (為什麼……)
.
  黑色獸王注視著青文的雙眼一陣,道:「……原來如此。」
.
  「請問,為什麼要探究我的個人隱私?」青文不悅問。
.
  「這不是你真正想問的吧?」黑色獸王似笑非笑道:「『為什麼最近開始有愈來愈多人要探究我的個人隱私?』才是你想問的。」
.
  「……」青文道:「我並沒有那樣想──」
.
  「別在我面前說謊,沒有意義的。」黑色獸王嘆了口氣,道:「我來回答你吧,那是因為他們誤解了,以為你是一個很『狂』的人。」
.
  「什麼?」
.
  「就算是高塔巫師這邊也可以聽聞到你在『死骨技場』的表現,相信你在狂鬼內還鬧出很多事,你是希望狂鬼看重你吧?」黑色獸王微笑道:「但對於不認識你的人來說,會錯以為那是你的個性,這原本也沒什麼,畢竟你是通過亡命之徒的『死骨技場』進去的,這種早死的性格並不罕見,然而當他們查出你是『龍王之子』的過去後,你所有『狂傲』的行徑全被神化了,你的叛逆對青年男女們充滿致命的吸引力,尤其是女孩們,更是對『你的羅曼史』與『成為你的羅曼史』產生濃厚的興趣。雖然事實上,他們根本對你一無所知。」
.
  「……」
.
  「哈哈……尷尬?歉疚?對那些仰慕者們嗎?好有趣的反應。」黑色獸王笑道:「那麼下次再見了,害羞的王子殿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6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Vincent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賭注... 後一篇:青文找賽特玩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