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核爆末世》-BATS

作者:五月雨│2019-07-21 10:34:36│贊助:10│人氣:94
篇名:《核爆末世》-BATS
 
 
第一輪題目
 
【題目】
角色:動物溝通師
物品:變異植物
事件及意外:一個父母下落不明的棄嬰
 
 
【末日冒險~在核爆後的世界努力生存~】
 
活動簡介、前導
 
  人類曾以為所謂的全面核戰只是個遙不可及的笑話,卻沒想到人類的惡意與仇恨是如此地無窮無盡。第一朵蕈狀雲在紐約綻放,摧毀了這座世界上最繁盛的都市,瞬間帶走上百萬條人命;在之後的一個星期內,人類陷入了瘋狂,數以億記的人類在核爆與戰火中死亡,強烈的輻射更在往後的一個月製造了數倍的犧牲者。東京、上海、馬德里、巴黎、莫斯科、倫敦、羅馬、伊斯坦堡、里約熱內盧、曼谷……一座一座的城市在瘋狂之中被夷為平地,與之同時消逝的還有無數被捲入戰爭的國家、以及幾乎整個人類建立起的文明。
 
  從核彈下倖存的人們面對的是更為絕望的未來:殘存的軍隊和滾滾的輻射塵可以輕易奪走這些倖存者的性命。有些人在地面上承受著大量的輻射苟延殘喘;少數有遠見的人類帶著他們的科技躲進了事先建立的地下庇護所;也有些人搭乘著僅剩的船隻離開大陸,希望前往傳言中未遭核彈染指的南太平洋諸島。
 
  時光飛逝,百年眨眼而過,但是地球卻尚未走出核戰帶來的傷痛。人類仍在滅絕邊緣奮戰,試圖從一片荒蕪的廢土世界中重建文明。地面上的倖存者靠著收集舊時代的遺物生存,對抗著因為輻射變異而出現的各種新時代生物和野蠻的敵人;庇護所的人們雖然失去了許多舊有的技術,不過在他們的致力研究下發明了抗輻射裝甲和核融槍,靠著嶄新的科技重返地面;而關於那些離開大陸的人們,有無數的傳言表示在海洋的另外一端,有著黃金國度的存在……
 
  睜開眼睛,看見的不是蔚藍的天空而是漫天的輻射塵;往外看去,沒有車水馬龍的街道,只有遍地的瓦礫和建築殘骸;走出門,碰見的不是熱情的鄰居,而是兇猛的野獸和殘暴的盜匪——在這個核爆後的世界,究竟要怎麼活下來?
 
 ----------------------------------------------本文開始--------------------------------------------------
 
 
        遙遠的丘陵上,「牠」間歇式的發出嚎叫。聲音在山谷裡迴盪沒有衰退的跡象,彷彿是這寂靜世界的幽魂,糾纏著不知是否存在的生靈。
 
        「……欸,那個沒辦法處理一下嗎?我快被搞到精神衰弱了。」
        「嗯?妳指什麼?」
        琳站在掩體後向四周張望,似乎沒打算隱藏身影。威廉並沒有抬頭看她,只是一邊敲打筆電鍵盤一邊調整類似天線的裝置,螢幕上顯示著數張波形圖和紀錄參數的視窗。
 
        「就是那個狼嚎聲啊!牠再繼續叫下去不就要把四周的掠食者都叫來了嗎?我們可對付不了那些怪獸耶!」
        「但就算妳這麼說……我們也沒辦法叫牠閉嘴啊。」
        「不能用你那個什麼……『蝙蝠』想想辦法嗎?你不是說那東西有辦法分析動物傳達的訊息?」
        「……我說啊,琳。」
        男子敲了敲掛在自己鼻子上的全息式顯示器,額頭上爆出了青筋。
 
        「這東西可不是什麼蝙蝠啊,是BATS,跟著我唸一遍,B.A.T.S,Branch Ascertain Training System,分歧式判別學習系統。這可是舊世界遺留下來少數還在正常運作的系統啊,雖然原本好像是某種結合人臉辨識和測謊技術的監控系統,但核爆過後人都消失了,結果分析目標就自動變成了在荒蕪大地上奔走的各種野生動物。經過百年的演算和蒐集資料後,才偶然發展出這種分析動物訊息的功能。
        不要以為這東西有妳想的那種好用的溝通功能啊,不管人類還是動物都一樣,在傳達訊息時有大約百分之五十是靠肢體語言的,想要單純依靠聲音和單向的肢體變化判別,會有很大的機率出錯啊。」
        「嘖,真沒用。」
        「妳才沒用!妳全家都沒用!」
        琳嘆了一口氣。
        
        「還是得想想辦法啊……」
        「我有個在意的地方……」
        「嗯?」
        「依BATS分析的結果,這隻發出叫聲、系統編號BS-000731的個體,似乎之前也在附近出現過。」
        「嗯?動物有自己的領域範圍,如果這裡是他們的領地,多次出現應該沒什麼奇怪的吧?」
        「是沒錯,但依照之前的紀錄來看,BS-000731沒有那麼長時間的嚎叫過,與之相反是非常安靜的類型,甚至可以說今天才第一次採集到牠的聲紋。」
        「……這個體我們已經目擊好幾次了嗎?」
        「是啊,雖然我們人類判別不出來,但BATS原本就有臉部辨識的功能,在判別個體差異這部份來說還是可以信任的。依照紀錄,我們至少已經接觸過十幾次了。」
        「那還真的是很奇怪啊……」
        「總而言之,要用BATS進一步分析BS-000731所傳達訊息,必須得再靠近一點,這麼遠的距離系統沒辦法作用。」
        「……必須得離開這棟建築嗎?」
        「是啊。」
        「……沒必要的話我還真不希望離開這裡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威廉和琳離開他們當作根據地的廢棄設施往BS-000731所在位置前進。因為BS-000731待在丘陵上,從下往上走的兩人應該早就被發現了,但牠卻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們躲在三十公尺遠的岩石後頭,將BATS可攜式終端的偵測器對準BS-000731。
 
        「話又說回來,一直用編號稱呼很麻煩吧?不如我們幫牠取個代號如何?」
        「妳有什麼好點子嗎?」
        「看他毛皮那麼白,不如叫『白銀』如何?」
        威廉從岩石後探出頭來,那在稜線上向天空昂首的身姿如金屬般銳利,搭配上寂寥的背景,給人孤高印象。
 
        「白銀嗎......我覺得蠻適合的。雖然我沒有幫野獸命名的嗜好,不過既然妳覺得不錯,那就這麼叫牠吧。」
 
        BATS可攜式終端的顯示幕上有好幾個視窗,波型與比對的程序讓畫面有些混亂。過了數十秒後,螢幕上顯示了一段文字:
 
        「跟我來。」
 
        「……還真是簡潔的訊息啊。這系統分析沒有問題嗎?」
        「如果是複雜的訊息就蠻有可能出錯的,但是這麼簡短的訊息應該沒啥模糊空間。」
        「那要跟去看看嗎?」
        威廉嘆了一口氣。
 
        「剛剛是妳說讓牠繼續亂叫的話會引來敵性個體吧?我們不跟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牠不就會繼續叫?」
        「說的也是啊……」
        琳從躲藏的石頭後走出來,面對著白銀。確認這狀況白銀轉過身,往丘陵的另一頭走去。
 
        「走吧,我們也跟上去。」
 
        越過數個丘陵後,白銀停在一座形狀怪異的草原入口處。
 
        「喔,天啊……」
        「怎麼了嗎?」
        琳什麼都沒說,只是快步走到草原那,觸碰看起來像是莖幹的地方。
 
        「我在圖鑑上完全沒看過這種植物……」
        琳從隨身包裡拿出放大鏡,開始觀察表面的細胞。
 
        「威廉,你快來看看。」
        「嗯?什麼東西?」
        「看到這細胞你沒有覺得奇怪嗎?」
        「沒有啊。老實說我們從出生開始就沒看過多少植物不是嗎……」
        「正常來說,使用這種倍率不大的放大鏡,應該是沒辦法看到那麼清楚的細胞結構的。」
        「什麼意思?」
        「意思是,這個植物已經產生了變異,與圖鑑上舊世界的植物有很大的不同。」
        琳搖了搖植物,發現那將近十公尺高的植物左右搖曳著,看來彈性很好。
 
        「這就是所謂的草本植物,結構相對有彈性了些。但在舊世界裡,草本植物正常來說是不會長到那麼高的,頂多就一公尺左右,除非是海底浸在水裡有浮力支撐的海藻。看到這放大鏡下的景象後,我有個假設。」
        琳拿出刀子刺進細胞壁內,刀鋒抵著一個形狀怪異的胞器,位置非常靠近細胞膜,佔據了四分之一以上的膜接觸面積,甚至將其他胞器擠壓到中央。
 
        「這個胞器,原本不存在於植物細胞內。」
 
        「不存在?妳的意思是指這東西跟這植物長的那麼高大有關係嗎?」
        「有可能。從目前觀察到的狀況來看,細胞和整珠植物是等比例放大的,雖然對動物來說只是單純放大的話整個身體結構會沒辦法承受而必須在某些支點部位強化,但對植物來說卻不是這樣。你知道為什麼嗎?」
        威廉搖了搖頭。
 
        「因為植物有『細胞壁』但動物沒有。細胞壁的結構相當強韌,如果細胞壁也跟著等比例成長的話,就有可能承受帶來的結構壓力。了解這一點後,問題就回到這股讓植物等比例成長的力量到底是什麼了。」
        「原來如此。因為那胞器在基本的植物細胞結構裡沒有,你才懷疑是因為這東西搞的鬼嗎?」
        「沒錯。說到這裡,我就要考考威廉小弟了,『舊世界和現今的世界有什麼不同,會讓植物產生這種變化呢?』」
        「不要叫我小弟!我年紀不是跟妳差不多嗎!沒道理被妳這麼叫吧?」
        「真可惜,就目前已知的資訊,我大概比你大了兩歲喔,這可不是差一點的程度呢!」
        「可惡啊......明明就沒有任何可以證明我們兩個年紀差距的文件資料,為什麼妳會那麼肯定啊?」
        「就算沒有文字紀錄,你身上的細胞啊、組織啊、體徵變化傳達的訊息說不定還更精確呢。別說這個了,答案呢?」
        「嗯……說到不同,果然還是核爆後大量產生的輻射吧。」
        琳打了個響指。
 
        「我也是這麼想的。雖然沒有確切證據,但這胞器大概除了降低植物細胞被輻射破壞的功能,還有將其轉化為生長能量的能力,所以才會那麼高大。」
        「但這東西又是怎麼來的?依妳剛才說的,舊世界的草本植物沒有這胞器吧?」
        「這我就不確定了,有可能是輻射引發細胞癌化增生無意間產生這結構,也有可能是內吞了其他的物種……」
 
        白銀不管正在談論變異植物的兩人,逕自往變異植物生長產生的草原裡走去,看到這狀況的兩人也只能停下討論,跟隨白銀的腳步往裡頭走去。
 
 
        「妳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威廉向左右望去,似乎是在找什麼。
 
        「聲音?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聽到。是怎麼樣的聲音?」
        「感覺像是人類的哭泣聲……」
        琳瞬間停住,抓住威廉的手制止他繼續往前走。
 
        「你說你聽到哭泣的聲音?確定沒聽錯?」
        「聽起來是這樣沒錯……」
        「該死……白銀呢?」
        兩人慌忙向四周望去,但視野所及處只有比人還要高的草,沒有發現白銀。
 
        「過來!絕對不要跟離開我身邊!」
        「又怎樣啦?怎麼突然……」       
        琳拔出匕首警戒著,似乎非常緊張。發現不對勁的威廉半蹲著背對琳,監視另一個方向。
 
        「我們好像被擺一道了。」
「妳說被擺一道是什麼意思?」
        「你覺得在這樣的荒野裡,有可能會聽到人類的哭聲嗎?」
        「……不太可能。」
        「沒錯。核爆後,這個世界幾乎不會有人獨自在荒野裡還做出那麼顯眼的行動,因為你沒辦法確保引來的是敵意還是善意,但如果這是陷阱就可以解釋了。」
        「但是到底是誰、又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原因的話,我們兩個不是都應該清楚嗎?就算一半以上的人類消失了,但那劣根性是不會消失的。惡意的產生,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
「……」
 
琳前方的草原騷動,她把身體蹲得更低了些,準備好跳出去。
 
「來了!」
 
白色的身影從草叢裡躍出,停在琳前方五公尺的地方。仔細一看,是個毛色相當漂亮的白狼。
 
「……這個就是白銀嗎?」
「應該沒錯,這是我們第一次在這麼近的地方看到。」
「有危險嗎?」
「BATS的快速分析結果顯示沒什麼惡意。」
琳和威廉解除了戰鬥預備姿勢,開始觀察白銀。高傲的白銀似乎沒有討好或跟他們好好相處的意思,轉身又走入草叢中。
 
「怎麼辦?要跟上去嗎?」
「……跟上去看看吧。高傲的白狼理論上不太會跟骯髒的人類合謀,暫時可以排除遭人暗算的可能。」
 
兩人順著白銀離去產生的道路前進,那哭聲也越來越清楚。原本是只有戴著音頻增幅器的威廉可以聽到,現在連琳都可以清楚聽到了。兩人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白銀走過摩擦葉片產生的聲音往前走,最後來到草原中央的一小塊空地。
眼前的景象,讓驚訝的兩人屏住了呼吸。
 
放在空地中間的,是一個邊緣被咬的破爛竹籃,裡頭還有一個正在扭動的物體。
 
「那個難道是……」
「嗯,雖然我們兩個都沒實際看過,不過應該就是那個吧……」
細微的哭聲,雖然衰弱卻展現著生氣,在這一片什麼都沒有的荒野裡努力證明自己的存在。
 
「為什麼人類的嬰兒會在這裡?」
「依照竹籃上的齒痕來看,大概是白銀咬過來放在這的吧……」
「不過他是怎麼活下來的?沒人照顧的話嬰兒很容易死掉吧?」
「你看那邊。」
琳指著嬰兒上頭的植物。葉片的邊緣似乎掛著乳白色的液體,聚集到葉尖後滴落到竹籃中,那嬰兒似乎也很開心地吸食那液體。
 
「嬰兒靠那液體活下來了嗎?」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
琳走向前,拿出空玻璃瓶開始採集那液體。
 
「那是什麼東西啊?」
「沒拿回去分析我也不敢確定,不過有些植物會有富含蛋白質或澱粉的色素體,這大概也是異變植物的一種特徵吧。」
「難道白銀會有反常的行為,就是想吸引我們的注意、帶我們來找這個嬰兒嗎?」
「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可以判斷嬰兒身分的東西……」
琳在竹籃裡翻找,最後只在包裹嬰孩的布上找到一個類似貓頭鷹的圖案,看起來是有人仔細繡上去的。
 
「我們得在完全天黑前回到根據地,那這個嬰兒怎麼辦?」
「……也只能先帶回去了。找不到照顧他的人,放在這裡會死掉吧?」
「可是我們都沒照顧嬰兒的經驗不是嗎?」
「也只能邊做邊學囉。別廢話了,要趕在天黑前回到根據地現在就得動身。我抱孩子,你就負責拿雜物吧,順便檢查周圍有沒有什麼漏掉的東西。」
 
稍遠處的草叢裡,白銀正監視著兩人。就算他們準備離開了,白銀也沒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而帶走嬰孩的兩人,似乎沒想到會因為這件事而被捲入一場風暴中。
 

後記:
在寫這輪故事的時候,最困難的地方應該是動物溝通師這個到底要怎麼寫wwwwwww
最後決定以大數據處理系統的方式來附加這個能力,加上一些限制的關係所以看起來好像不是說很強悍的能力,還請大家見諒。
也希望大家能多多參與活動組之後的活動喔~~~

-----------------------------------------------------------------------------------------------------------

名詞人物介紹:

依樂琳:生物學家,女性,20歲。原先是核爆後躲在地堡內生存的一族,但在地堡內大量閱讀各式舊世界的圖鑑後心生嚮往,決定獨自離開地底出發去探險。在BATS研究中心遇到威廉。暱稱「琳」。
 
依特拉斯(威廉):資訊工程師,男性,16歲。在BATS研究中心發現其核心程序後,就一直待在中心內研究。製作BATS的可攜式終端後,可將偵測器接受到的聲波、光線等訊息傳給核心運算程序進行分析,藉此了解其他生物想要表達什麼,進行溝通。
 
BATS:Branch Ascertain Training System,分歧式判別學習系統,原先是舊世界某大國開發出的辨識系統,目的為利用人臉辨識與聲紋分析進行全國性監視並控制國民,在國家崩壞後系統仍不斷利用遍佈全國的偵測器收集聲音和光線等資訊,只不過在人類大量消失的世界裡,對象換成各種野生生物,經過百年的數據分析及資料挖掘後,人工智慧發展出一套可以對動物聲音、動作進行綜合分析以了解並溝通的系統。
值得注意的是,BATS多數核心裝置都有進行EMP防護,足見該國對此系統相當重視,為戰爭發生時的優先確保單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5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ATS|核爆

留言共 1 篇留言

蘇士
看見從人臉辨識進化成動物分析的系統和它的一些穿戴裝置,以及十尺高的變異植物,我想到了風之谷。然後高傲有智慧的白銀和嬰兒,則讓我想到魔法公主,可惜嬰兒被帶走了無法長成野生公主(並沒有

開篇寫的很不錯耶。

07-31 22:36

五月雨
沒關係,後面還有機會被白銀綁回去(咦?
08-01 12: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olay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本季新番試毒... 後一篇:日誌20190722 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sakiKanna大家
大家好我是新生VTuber康娜 來推廣下.. 詳請請來我的異世界踏踏OvO)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