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原創圖文】《化石戰爭》第三章 副模標本的樞紐定理 - (第七話)

作者:赤碇Anchkor│2019-07-21 03:59:44│贊助:1,056│人氣:323
女孩手上的顏料,在她小心地仔細勾勒下,畫布上逐漸浮現出猶如動物的形姿。

「老師!我畫得怎麼樣?」

「畫得很棒哦!瑪麗!你很有天份不是嗎?」

那個女孩總是那麼活潑,總是那麼引人注目。

她的眼睛,似乎擁有著會令人沉浸其中的魔力,讓人不禁想要去理解她的想法。

……但她在繪畫方面似乎就不怎麼在行了。

在她面前的畫布上的是——一個頭戴蝴蝶結的粗糙人形,大概是躺在草地上的樣子,被鱷魚或河馬一類的生物包圍著?

這幅畫實在畫得太差了,真不想消耗腦細胞去理解它。

「那個,在畫中間的女生是你自己嗎?」

——精神仍沒有意識到,但我的身體已經前去向她搭話了。
這是為什麼呢?

她身上的這股吸引力到底是什麼?

難道是咀咒嗎?

「是哦!這是我的夢想哦!厲害吧?」

我平時總能夠輕易地說出眨低他人的話,但面對她時,我卻做不到。

我無法抵抗,她那沒有一片陰霾的完美笑容。

「呃,夢想……被蜥蝪包圍?你很喜歡蜥蝪嗎?」

女孩嘟起了嘴巴,看起來真的是蠢透了——雖然也是有那麼一絲可愛。

「不是蜥蝪!這是恐龍啦!」

「哈?那有什麼不同啊?」

明明畫得那麼難看,我光是能辦認出那不是河馬,已經該給我表揚了吧。
妳倒是憑什麼擺出這麼拽的表情啊。

「恐龍的雙腳是向下長的,蜥蝪的雙腳是向兩側長的!」

「……真的嗎?」

……這是什麼?
她居然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

「對哦!而且和冷血動物的蜥蝪不一樣!恐龍可是溫血動物!所以可是能走動得很快的呢!」

我預估錯誤了。這婊子比我想像中聰明。

……不行,絕對不可饒恕。
我是天才,不可以在知識上輸給這種看起來就腦袋空空的蠢蛋。

我比你們所有人都厲害。
我是天才,天生就比你們強,天生就是你們的領導者。

我是負責給予信心,給予依靠的人,而不是會求助於你們這些凡人的人。

因此,我沒有理由會比她弱。

……那麼,開始掠奪吧。掠奪她的知識。
我要把她身上僅有的知識全部壓榨出來。
讓他對我俯首稱臣

「真的假的?可以告訴我更詳細一點的嗎?」

「我很樂意!……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蓋瑞。」

「很高興能認識你!蓋瑞!我的名字是瑪麗!」

真是無趣的名字。
但這個名字,我會記住的。

那是因為你的知識將會成為我的知識。
然後我會沿著這一點去學習更多。
下星期我們見面時, 我一定會用我學到的新知識來打敗你。

因為我蓋瑞.馬科姆是萬中無一的天才——

「那麼,這張畫就送給你吧!」

……呃?不對,為什麼啊?

「不,那個,這不是畫得很好嗎?你自己保存起來吧。」

「畢竟是因為這張畫我們才成為朋友嘛!這樣不是很好嗎?而且,你要看著畫上的恐龍才會知道我在說什麼喔!」

「呃?」

「來來!蓋瑞!看好囉!這一隻用雙腳走動的,叫作暴龍!牠是白堊紀末期的超級王者!」

「白堊紀?」

「對對!恐龍的時代分成了個世紀!先是三疊紀,然後是侏羅紀,最後便是白堊紀!」

「所以暴龍是末期的話……最後的時代裡最後的恐龍嗎?」

「沒錯!蓋瑞理解得很快真是太棒啦!接下來是這隻,這隻是梁龍——!」

「……」

「……」

在畫室的一角,兩把稚氣的聲線,滔滔不絕地講解著連成年人也不一定明白的艱深詞彙。
這一天,是男孩和女孩的初次相遇。

她的名字是瑪麗.哈汀,八歲。
他的名字是蓋瑞.馬科姆,七歲。

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只不過是女孩向初次見面的男孩,介紹了她最愛的「恐龍」這種奇特的古代生物,僅此而已。

但正是這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相遇,讓兩人相遇後,激烈碰撞,引起了巨大的化學反應。

自此,一度停擺的命運齒輪,發出了嘰嘰嘎嘎的聲音,重新開始轉動。

然而,如同馬科姆所想的,這實則和咀咒無異。
即使兩人將會共同牽起無限波瀾壯闊的未來,但若回首此刻,他卻寧可這相遇從未出現。

曾經擁有過甜蜜的、美麗的、充滿喜悅的未來,儘管如此——

「這一定是咀咒吧。」

曾經是男孩的那個他,如今卻只願如此相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化石戰爭 第三章 副模標本的樞紐定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叔,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呃,饒了我吧,畢竟我也不是什麼遺傳學家……」

「在開始搞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已經是了。別給我找借口,要做就給我好好做。」

安東尼從侏羅紀任務回來後的當晚,因為在慶祝的派對上玩得比較晚,加上回房間後還作了不少記錄和筆記,因此幾乎在天亮以後才睡著的。

現在中午早已過去,安東尼才剛起床沒多久,在前住研究室的路上,卻聽見了陌生的聲音正在責備吉德恩所長。

「我不確定為什麼這樣的作品你居然已經成功造出了四個, 但這絕對不能持續下去。」

安東尼拖著還沒睡醒的身軀走進了研究室,看見所長和陌生的女性正在電腦桌前討論著。

面對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安東尼只得戰戰競競地打了個招呼:

「呃,早安。」

「這誰?……早安個頭啊白痴,接下來都要晚上了好嗎。」

陌生的女性初次見面,便毫不客氣地指出了安東尼的發言失誤。

即便是責罵的句子,那聲音仍然讓人印象深刻。那是如同夜鶯一般細滑且變化多端的聲線,本應非常動聽,但是大叔般的粗獷語氣徹底破壞了這種美感。

「是嗎……啊,你好,我是安東尼。」

不明所以地被罵了一句,才讓安東尼清醒了幾分,瞇起眼睛,打量著面前的女性。她的年紀看起來和安東尼差不多,頂著一頭清爽的,在黑色中略染成紫紅色的短髮。或許是因為厚重的黑眼圈,她那無神的眼神之中似乎總帶著一份疲憊。

「我不知道你是哪個專業的科學家,但是你也過來看看好了,吉德恩的工作你看過嗎?」

「呃,我不是科學家……」

「嘖,雜工嗎?那沒你的事了。」

不等安東尼回應,女性不滿地咂嘴,再度把頭專向吉德恩所長的方向。

「所以說吉德恩大叔,你以為你在幹什麼?土法鍊鋼嗎?」

「嘛嘛……因為我不想冒險呢,這樣做是能保障安全的做法。」

「安全也不用做到這程度上吧?這邊套用公式不就能解決了?」

被女性的氣焰震驚到的安東尼,不解地向女性問道:

「所長他做錯什麼了嗎?」

「沒雜工的事。」

「嗯……」

女性不屑地盯了盯安東尼,便回過頭去,想要無視他的存在,繼續責備所長。而三番四次被貶為「雜工」的安東尼皺緊了眉頭,臉上開始浮現出不悅和怒火。


為了緩和緊張的氣氛,所長連忙重新介紹一次安東尼。

「嘛嘛嘛,他不是雜工啦。這位是安東尼.李,他是我的調查人員和助手,也是負責管理少女們的人,還請友好相處吧。」

女性一邊聽,一邊熟練地往鍵盤輸入了些什麼。

鍵盤快速清脆地發出有節奏的聲響,看來她非常熟悉電腦的使用。不消幾秒,屏幕上就出現了安東尼的員工資料。

「原來不是雜工?管理人員啊……嘛也罷。我是約書法.特斯拉。姑且是個遺傳學家。」

「啊,你好。」

約書法的語氣稍微放緩了一些。她回想了一下安東尼稍早的問題,作出了解答。

「你問吉德恩做錯了什麼?他什麼都沒做錯,只是做得很蠢而已。」

「怎麼說?」

以安東尼對所長的印象,這個男人應該和愚蠢沾不上邊才對。

「這個叫作「喀邁拉少女」的脫氧核糖序列,他居然是手動排列上去的。」

「……呃?」

「唉,所以說向局外人解釋就是麻煩。你正在管理的喀邁拉少女——這名字真是繞口——她們的基因序列是這男人負責排列的。明明有更好的方法,但他居然是手動把基因一個一個地排列上去。這樣比喻好了:假設這是一條10x100的數學題目,他居然是10+10+10+10+10+10......這樣手動計算……」

「這樣出來的答案不是一樣嗎?」

「白痴啊你?就算答案一樣這也太愚蠢了,這樣做的時間成本非常大。要是哪一個基因的胚芽發育失敗,他便要從頭開始再排列一次。這樣還不夠愚蠢嗎?就算花個一百年都造不出來幾個。所以我更不明白,為什麼他已經成功造出了四位?」

所長無奈地笑了笑,說:「 先前的成功也許能歸功於我的幸運吧。我自己的缺點我也是明白的,為了改善,我不是聘請你了嗎?約書法?」

這才發現了自己的重要性,約書法的語氣變得更平靜了一點。

「好,要是你真的想要改善的話,我會好好工作,但大叔你最好先作出我會把整個研究所翻天覆地的心理準備,你目前的系統實在是太沒有效率了。要是你和三親嬰兒那邊的人一樣食古不化,那就抱歉了,我不奉陪。」

「沒有問題,說實話現在什麼東西都沒有定下來,非喀邁拉的員工也只有你們三人,這裏是能讓你自由發揮才能的場所——你現在的身份可是開國元老哦?」

三人?安東尼稍微想了想,難道是所長把他自己也算到員工內了嗎?

「目前居然是全部交給自動化嗎?……那就好。擦亮眼睛期待我的活躍吧。別忘記你的話啊,吉德恩。」

約書法看似想要離開的樣子,這才從桌子旁邊把一個行李箱拉出來。

原來她剛到這個研究所沒多久。

安東尼輕輕地發出了感嘆。這人在到達後的第一件任務居然是檢查所長的工作,然後正大光明地責備作為她新老闆的所長?——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什麼正常人。

不過,記得昨晚所長也曾經向他提到,新來的研究員是他的多年老朋友的女兒,可想而知她也應該是所長的舊識,因此講話不客氣也……大概是理所當然的。

「那麼,安東尼?請問能把我帶去宿舍那邊嗎?我想要先放下行李——之後請帶我在研究所轉個幾圈,讓我熟悉一下環境,可以嗎?」似乎因為討論的不再是學術上的問題,她尖銳的語氣變得隨和有禮起來。

「呃,好。」

沒有料到她的的語氣反差,安東尼變得一楞一楞的。但那也不能怪安東尼,畢竟約書法的聲音清脆而透明,真能稱得上悅耳動聽。在她講話語氣比較平緩的時候,那實在是能憾動心房的美妙聲音。

「喂喂!安東尼,等一下給我回來這邊,我要和你討論一下你的報告!」

「喔!好的!」

兩人離去時,坐在電腦前的所長向安東尼大聲喊話,安東尼也扯開嗓門喊了回去。

「……喊個屁啊,你們兩人不是戴著通話器嗎……」

約書法雙手堵著耳朵,一臉嫌棄地看著這兩個男人白痴般的行為。一想到日後要和這兩個笨蛋共事,約書法的頭再次痛了起來。

------------------------------------------------------------------------------------------------------------------------

兩人的腳步聲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吵鬧得甚至有點刺耳,每一步都留下了貫穿走道的回音。

安東尼一邊帶著約書法前往宿舍,一邊在路上向她講解著研究所的設施。

在踏出所長的研究室時,安東尼想要說作為男性應該幫女性提行李,但是被約書法輕輕拒絕了。

「不重,讓我自己來。」

以女性來說,她的行李箱非常小,感覺不怎麼夠用。讓人懷疑她或許是有帶另外的大型行李箱,不然的話,她應該就是那種不喜歡特意打扮的女生了。

看著她清爽的素顏,安東尼相信是後者。

「來,這邊是植物標本室,然後再向前走就是宿舍了。」

「……喂,安東尼,你對吉德恩的行為有沒有疑問?」

面對她突如其來的發問,安東尼完全反應不過來。

「所長的行為?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我還以為因為堅持古生物特徵而和博物館館長吵起來的你,大概會留意到什麼……你該不會是單純的笨蛋吧?還是說覺得自己是在打雜工,所以那些事不重要?」

「呃……我的事你是怎麼知道的?該不會是博物館館長在到處講——」

「不是。那寫在了這邊的員工資料中,我查看時你也在場不是嗎,笨蛋嗎你?」

所謂的員工資料,該不會是剛才在所長的電腦前,尋找安東尼的資料的那一瞬間?驚訝於她的一目十行,安東尼又呆住了幾秒鐘,然後才緩緩回答道:

「嘛,笨不笨蛋的,我不想承認就是啦,但是在你們兩位天才科學家面前,我只能承認自己沒有才能了不是嗎?」

「哈,那只能稱呼你為無能者了。無能的你請回答我的問題。你對他的行為有疑問——」

「有啊。」

安東尼略顯不爽地打斷了約書法的發言,雖然他也清楚自己的職位最多只是所長的助手,但是被新來的女科學家一直有意無意地貶低成「無知的局外人」「蠢材」「白痴」等,實在是讓人不爽。

「嘛,因為我是她們的隊長所以我很清楚。我在攻略伊甸之門期間發現的是,喀邁拉本身的定位已經很奇怪了。目標是想要在門後面擁有戰力的話,斥巨資打造能變身的恐龍少女可不是什麼聰明的選擇。而且羽化負荷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在實際經歷後,她們的戰鬥力和阻嚇能力都——」

為了作出反撃,不忿的安東尼把話題導向了自己在伊甸之門中的經歷,並重覆提起自己有實際帶上少女們攻略過的事,想要讓約書法知道自己並不是那種無知的「局外人」,然而——

「好好好,夠了,我明白了。」

約書法用拳頭輕輕捶打自己的太陽穴,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

「嘛,和我想的一樣。你在思考能力上你不是笨蛋,但是性格剛烈暴躁令你作出這種愚昧的行徑啊……所以說男人真是……」

「哈,性格剛烈?我做什麼了?」

安東尼一向認為自己是比較冷靜的人,因此對這個評價實在是非常不解。

「剛烈得一榻糊塗啊,你。」

沒想到光是輕輕試探,這個男人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了。約書法的手繼續搓著太陽穴,不斷地搖頭。

「你單單為了向我這個新來的科學家証明你『不是局外人』,居然就把這麼多的情報衝口而出?要是我是商業間諜,你可就立大功了。而且,對所長行為的疑問這種「不滿」,居然被我挑釁一下後,就直接在研究所的走廊上就講了出來,要是所長有監控器材的話,不就全都聽光了嗎?」

「所長說你是他老朋友的女兒,你應該是可信的人吧?而且我講的東西我也不怕被所長聽到,應該說,我接下來就要去和他討論這些事情了。」

「哇……」

約書法先是瞪大了眼情,然後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嘆了口氣。

「……你是個人材啊。」

「哈?」

「不,我不是在諷刺你。你的誠實程度簡直讓人覺得可笑,雖然扯上研究的話我或許也會成為這樣的人,但是甚至不是科學家,單單是作為助手的你,居然打算向你的老闆如此直接地指出不滿……你不但暴烈而且誠實得愚蠢,要是在外面,你這樣的人很難生存吧……但是吉德恩應該會很中意你。」

「……呃?為啥?」

「白痴,用自己的腦袋想想吧,不要總是要我講解行嗎?」

「難道你想說『他是德高望重的天才科學家,所以沒人敢指出他的錯誤』……這種搞笑的講法?」

「……對啊,就是這種,這種搞笑的講法。」

約書法眼神瞄向天上,稍顯寂寞地吐出了這句話——但沒等安東尼作出反應,她很快就把臉轉了回來。

那是因為,她眼角的餘光剛好瞄到了一抹柔和的紫藍色。

「……咦,那位是——蒂佩歐.瑪麗01?」

「喔,是安德莉雅呢,梁龍的喀邁拉少女……你說什麼零一?」

「沒事。話說,她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

「哎呀,安德莉雅,昨晚沒睡好嗎?」

如所東尼所說的,兩人面前穿著睡衣的安德莉雅披頭散髮,眼睛半睜,走路搖搖晃晃的,看起來隨時會倒下。睡眼惺忪的她走向了安東尼,一把抱住了他,兩米高的瘦長身體馬上包覆住了不算高大的安東尼。

因為身高差的關係,似有若無地微微膨起的胸部,徑直往安東尼臉上貼去。

「噁哇……」驚訝於她對安東尼的主動親密接觸,約書法發出了不解的聲音。

「不要,不要走……」發出哭腔的安德莉雅輕聲地說著,緊緊地抱著安東尼。

「是在這個狀態嗎……好啦好啦,我不會走的,不用害怕喔。」

安東尼一邊調整自己身體的角度,一邊摸著安德莉雅的頭——要摸到身高兩米的她的頭實屬不易,但這是安東尼發現的,最能讓她冷靜下來的方法。

「所以說你們在搞什麼飛機?」

「抱歉,約書法,我先把安德莉雅帶回她的房間一下,馬上會回來教你用宿舍門鎖的方法的。」

「哈……我是沒關係,倒是她怎麼了嗎?」

「很普通的事啦,當她太晚睡或沒睡好的時侯,就會出現像這樣的,既像夢遊又像宿醉的狀態。此時她的整個性格都會大變。但只要帶她回房間再哄她入睡就行了。來,回去囉,安德莉雅。」

「不要走……」

「不是走啦,我和你一起回去。」

安東尼把安德莉雅背了起來,然後慢慢向她的房間走去。當身高一米七的安東尼輕鬆地背起了身高兩米的安德莉雅,畫面實在不太協調——直到約書法看向了少女的手腳,才發現她的身體其實瘦削得可憐,這樣看來,她的體重恐怕和約書法差不多輕。

基於對實驗體的好奇,約書法靜靜地跟著安東尼走動,她想要看看作為喀邁拉的她們,所住的地方是怎麼樣的。

「誰……?」

被背著的安德莉雅看見了身旁的女性,拍了拍安東尼的肩膀。

「她是新來的科學家約書法小姐,她可是非常厲害的人喔,好像比所長還要厲害哦。」

約書法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微妙表情,她不知道哪一項比較尷尬——是在她本人面前稱讚她非常厲害呢,還是安東尼用和嬰兒講話的用詞跟長得比他高大的安德莉雅對話呢?

「不會和我搶安東尼嗎?」眼睛睜不開的安德莉雅向約書法問道。

「噁,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會。」明確地理解了安德莉雅對安東尼的心思,約書法毫不掩飾她嫌棄的表情,堅決地搖了搖頭。

她望向安東尼,心想所長是不是在安德莉雅腦子裡動了什麼手腳,不然為什麼她會這麼喜歡安東尼這種衝動又愚昧,地位和雜工無異的人?

還是說自己誤解了,其實這兩人是情侶關係?

「那麼,不討厭你。」說罷,被背負著的安德莉雅對約書法露出了微笑。

那無瑕的笑容,無意中和約書法記憶深處的一張臉重疊起來,讓她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瑪麗……」

驚覺到自己像是說漏了什麼,約書法單手掩起嘴巴,但她身邊的兩人似乎完全沒有聽到她的話。

安德莉雅使著醉漢般的語氣,口齒不清地說著莫明奇妙的事情,安東尼則是耐心地回答著她。

「安東尼,我討厭卡爾拉。」

「為什麼?」

「情敵。」

「不不不,她看起來根本不怎麼認真吧。」

「女生的直覺。」

「好吧……?那麼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你要討厭她。」

「咦?」

「然後你要喜歡我。」

「欸,怎麼這樣啦。」

「……果然,不願意嗎?對不起,像我這樣的女人果然……」

「不,最喜歡你了。所以不許自暴自棄。」

「那樣的話,我也最喜歡你了。」

約書法看著自己身旁的這副光景,只有感到煩躁和尷尬。與其說這兩人像戀人,還不如說更像帶小女孩的幼稚園老師。

「等等,喀邁拉的管理員……原來是這個意思嗎?」

恍然大悟的她再度看了看身旁的兩人, 對安東尼的印象終於從沒有什麼用途的雜工,變成了帶小孩的保姆,腦海中甚至浮現出了安東尼身穿圍裙帶小孩的樣子。

「真虧你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出這樣的話來。」約書法稍微有點佩服地向安東尼輕語。

「 畢竟她清醒後就會忘記啊。」

「哈?」

「我可不會對清醒的她說出這樣的話來,但這個狀態的話就沒問題。」

「你的意思是,她平常的性格和現在差很遠?」

「是的。說實話,這個狀態的安德莉亞非常聽話。比起平常吵鬧又總是發瘋的那個她,現在的她簡直是天使。因此那些台詞有一半我是從心而發地說的。」

「你還真是……」

三人走到了宿舍區域的一扇門前,只見安東尼把手指按到門鎖的黑色玻璃上,「咔」的一聲,門鎖就自動打開了——不過和幾乎都是使用自動滑動門的研究所不同,居住區用的是普通的絞鏈推門,因此安東尼稍微吃力地,在抱著安德莉雅的同時推開了門。

約書法隨安東尼走過了大廳,大廳裡空無一人,似乎大家都還在睡覺的樣子。

背著安德莉雅的安東尼走到了其中一個房間的門前,門上的牌子上面寫著安德莉雅的名字,「Andrea Diplodocus (安德莉雅.戴潘黛克絲)」。

「姓氏是『梁龍』嗎?」約書法打量著門上的名字牌。

「沒錯呢……嘿喲!」

安東尼把背上的安德莉雅的手抓起,按在了指紋鎖上面,門鎖應聲打開。

這是一間以淺藍色和淺紫色為基調的優雅睡房。書桌上放上了幾個相架,在相片裡面,有些是三名蜥腳下目喀邁拉少女的合照,也有安德莉雅和安東尼兩人的合照。除此以外,還有一些髮夾,鏡子和保養品一類的東西。最引人注目的,則是精美的小型金屬梁龍骨架模型,以及印有一個白人老人頭像的書本。

「這本是……安德魯.卡內基傳?明明是喀邁拉……房間比想像中要有生活感啊。」

「因為她們的本質只是普通的女生啊。」

安東尼把背上的安德莉雅輕輕地放到了床上,讓她躺平了身體,然後為她蓋上了披子。

「不要走。」

安德莉雅輕輕把手向安東尼伸去,床邊的安東尼一把抓緊了她的手。

「嗯,不會走的,我就在這裡。」

「……可是呢,要是我做了什麼壞事的話,你會離開我嗎?」

眼神中閃過了一絲不解,但安東尼笑著回話。

「哦?我會斥責你,但是一定會留在你身邊的。」

「真的嗎?」

「絕不食言。」

「那,那麼……可以摸一下我的脖子嗎?」

「脖子?難道說是那個嗎?」

「對不起……」

安德莉雅兩頰通紅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必定到來的呵斥。

安東尼輕輕地嘆了口氣。他和身下連著滑輪的椅子一同滑向了床頭,雙手摸向了安德莉雅的脖子——果然。如同安東尼所想,她的脖子兩旁出現了像「Y」字一般凸出的觸感,那是頸肋的殘留物。

「呃,怎麼回事?」雖然不太受得了兩人像笨蛋情侶般的發言,但約書法仍然饒有興趣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長出了頸肋啦。」

「那不是先天的病患嗎?不是能長出來的東西吧?」

在約書法的認知中,頸肋是一種先天性的骨骼畸型疾病。人類的頸椎本來是沒有肋骨的, 但是有不少其他生物擁有頸肋,以供更多的肌肉支撐脖子——包括人類的祖先在內。因此有某部分的人的基因會使其先天性出現頸椎這種病變。

頸椎病患者容易被頸椎擠壓到神經線造成痛楚和麻痺,但此病症亦有機會完全不影響到正常生活,甚至有人一生和病變的頸椎一起安然渡過,直到自然死亡仍毫不知情。

「抱歉,我用詞有點不當,應該說是羽化的殘留物才對……蜥腳下目,也就是平常所說的『長脖子恐龍』的她們三人,大概有10%左右的機率會在羽化回人類時,在身體上留下一點痕跡,其中最常發生的就是頸肋——嘛,大概是因為長脖子的恐龍的頸肋都很長吧?」

「長頸恐龍的頸肋……這樣啊,謝謝你告訴我,我似乎該補習一下恐龍知識了。」

自尊心強烈的約書法,卻非常乾脆地承認了自己對恐龍知識的無知——畢竟對一般人來說,這些知識實在可有可無。

「雖然我是個雜工,但單論恐龍的知識我可是知道不少的——這也是我唯一的優點了,有需要的話隨時能來問我。」

「能自豪地說出這種話的你真的很噁心。」

「抱歉啊約書法小姐,我是那種被誇作噁心時會覺得自豪的人,請不要再誇我了。」

「謝謝提醒,我將盡可能不和你說話。」

「感謝天才對一介凡人的體諒和理解。」

雖然是初次見面,但約書法和安東尼在互損時的相性卻出奇意料的好,兩人就像是多年的損友一樣,尺度把握得剛剛好。

感到被兩人話題拋下的安德莉雅,稍嫌不滿地用臉頰頂了頂放在她脖子上的雙手,想要讓安東尼的注意力回到她身上。

「啊,抱歉,怠慢你了呢,知情不報的犯人安德莉雅,我要以妨礙公務為名逮捕你。」

「姆……」

「那麼,為什麼不在發現頸肋後馬上告訴我呢?」

「因為……被知道了的話就會被要求重新羽化,但是羽化過程很辛苦……」

「這樣啊。」

安東尼一邊說,一邊輕力按摩著安德莉雅纖細白晢的脖子。

「這樣按壓會痛嗎?」

「不會哦。」

「手腳會麻痺嗎?」

安德莉雅聞言,在被窩中輕輕伸展身體。

「也不會哦。」

「嘛,那樣的話,我去和所長討論一下吧。只要不影響生命安全,或許不需要重新羽化也是可行的。」

「真的嗎?」

「我會為你們爭取的。但是作為不告訴我頸肋的事的懲罰,你現在要乖乖去睡。」

「……好。」

就在在安東尼想要把手收回時,被窩中的安德莉雅伸手捉住了準備離去的雙手,重新放到了她柔軟的長頸上面。

「那個,在我睡著之前,可以一直維持這樣嗎?」

「哦?」

安東尼看了看安德莉雅害羞的臉,看來她也是把羞恥心壓了下去,拼命地提出這要求的。

明明她平常總是那個不知羞恥的樣子,只有這種時候才有一點女生的矜持。

「嗯,沒有問題。這樣你會比較舒服嗎?」

「非常的——幸福。」

「那麼我就一直這樣,直到你睡著為止吧。」

「嗯,謝謝你。」

「那麼晚安了,幸福的小恐龍。」

安德莉雅點了點頭,微笑著閉上眼睛。


感受著安東尼溫暖的雙手帶來的觸感,安靜的數分鐘緩慢流逝,直到少女的呼吸聲愈來愈輕。然後被安全感包圍著的她,悠然進入了夢鄉。

「睡著了嗎……」

安東尼輕輕地把放在她脖子上的雙手收回,站起來,用被子蓋好了她露在床舖外的腳掌。

「嘛,抱歉啊,弄了那麼久。」

輕聲向約書法致歉,安東尼用不會吵醒安德莉雅的音量推開了門。

「沒關係,這是你的工作吧。」

盡管花了不少時間,約書法卻並沒有任何不滿。

她總算是理解了「管理者」這工作的內容——從表面看來,安東尼的工作是照顧這群實驗體的日常生活,關注她們的身體狀況,把她們的要求向所長報告等等。

但如果約書法的推測沒有錯,實際上,他卻要成為在發生事情時,會站在「少女的一方」的,一位被少女們信任著的,卻沒有反抗研究所能力的人。

少女們的身份特殊且需要保密,但她們亦同時擁有強大的力量,要是因為恨意而叛離研究所,跑出去大鬧,或是對研究所發起攻擊的話,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因此,這樣一位親近她們的異性就成為了必須品,他的存在將會成為約束她們的枷鎖,也會成為少女們不滿情緒的宣洩點。在未來,即使出現她們不願實行的指令,為了不要牽涉到關愛她們的安東尼的安全,恐怕少女最終也只能默默地接受吧。

——和「好壞警察」原理相同的心理戰術,這實在是高招啊,吉德恩。

約書法在內心發出了感嘆。

兩人靜靜地離開了安德莉雅他們的宿舍單位,並走到了一間空的宿舍房間的門前。

「嘛,這裡和前後的幾個房間全都是宿舍的範圍,只要登記指紋就能自由出入了。」

安東尼一邊說著,展示了一下指紋鎖的登錄方法。

「明白了,非常感謝你帶我來。」
約書法微微鞠躬,安東尼萬萬想不到她居然會如此直率地道謝。

這個人的態度變化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呃,不用客氣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現在沒什麼想和你說的,有點尷尬,所以你可以走了。」

「還真是有夠不客氣的啊。」

「突然想到有個滿重要的事,我先和你講一下好了,不然以你單純的腦回路可能會不懂——」

「我可以講髒話嗎?」

「——在剛才的對話和行為,我已經看清你的為人了。雖然你是個衝動的蠢蛋,但也是個單純得可笑的人,而且算是有點腦子……嘛,也因此比較可信。所以以後就請多指教了,我大概會把你當作夥伴看待的,雜工。」

「……這是在讚我還是在罵我啊?不,等等,你是打算叫我雜工到什麼時侯?」

「直到你不當雜工為止。老娘在飛機上沒有好好睡過,我現在先去休息一下。在那之前,我想請你先把要向吉德恩提出的,剛才你說的那些不滿暫時先保密,我會先整理一下再鄭重地向所長提出的。」

「欸?明明才剛到研究所,你到底掌握了多少……」

砰。

安東尼想要問的東西很多,但還沒等他作出回應,約書法就用力關上了宿舍的門。

「這人到底是有多自以為是……算了,去找所長報告一下安德莉雅的要求吧,還要把大艾莉的屍體給帶回……」

此時,安東尼不經意地瞄到了門旁邊的房號。

「等等等等!這是!」

剛才約書法進去的,是宿舍區裡面最好最大的單位。

安東尼本想在侏羅紀任務完結後,搬過來一人獨占的那間——擁有獨立廚房,每個房間都有大浴缸的,整個宿舍最棒的單位。

「啊啊啊啊!可惡剛才只顧著說話沒留意到!我的大房間啊啊啊啊啊!」

夢幻的單人大間計劃泡湯了,安東尼的慘叫聲貫穿了整個走廊。

「可惡,可惡啊!」

約書法剛來的第一天就讓安東尼接二連三地倒楣吃癟,安東尼開始在內心認定她是個掃帚星。

這男人還真是,出乎意料的小器。

-------------------------------------------------------------------

「——昨天貝琳羽化時,沒有羽化負荷?」

「對。而且不知為何,她在羽化前的身體能力也非常恐怖,一拳就把奔跑中的成年異特龍,那個大艾莉的身體給打歪了。」

「這還真是……」

閱讀著安東尼的報告,吉德恩扶了扶額頭,然後快速地敲打著面前的鍵盤。咬著棒棒糖的他,口齒不清地念念有詞。

「如果喀邁拉少女能擁有抵抗羽化負荷的能力,那麼她們的戰鬥能力便需要重新評估了。像這次的事情也是……另外在羽化前爆發的身體能力也必須要作出測試啊。」

「不過羽化的限制比我想像中真的要大很多,可以的話下次任務我想要裝備更多火器。」

「沒有問題,上次我帶去的槍械都留在伊甸哨亭那邊了,隨意取用吧。」

「真的按艾希莉亞的想法命名作伊甸哨亭了哦……另外,要是她們出現羽化殘留的話,只要不危及生命,能不能讓她們不用即時重新羽化?她們因為重新羽化過程太辛苦,而向我隱瞞了殘留物的事。」

「這個的話——只限確定不會危及生命的狀況哦?嘛,目前的話也只有出現過頸肋,那個還算可以接受的。」

「萬分感謝。」

「那麼報告到此為止,錄音結束。」

所長為了不要讓自己忘記什麼重要的決定,而決定把每次會議都進行錄音,但結果太過正式的感覺卻成為了他的壓力來源。

還好沒有出現什麼大差錯,不需要重錄,兩人都鬆了一口氣。報告完結,似乎目前看見的大多數問題都已解決,或是有了解決方案。

「呼,不過貝琳還真是,總是讓我喜出望外啊,咀咒嗎這是?」

所長走出了窗台,點燃了一根雪茄,輕輕啜吸著醇厚的煙香,然後吐出了如雲霧般的二手煙。

「但是讓人很緊張啊,可以的話希望她不要總是想要自我犧牲。」

安東尼也跟著走了出去。他打開了一罐可樂,「嘶」的一聲傳出。他不給氣泡有慢慢揮發的時間,一口氣把整罐有氣飲料一飲而盡。

「自我犧牲……難道基因真的會影響性格嗎?畢竟她的阿爾法素材的性格也是那樣的……嘛,說到素材,我們的廚師今晚開始要正式上班了。」

「雖然更在意阿爾法素材的意思,但是……廚師?」

想起昨晚的飯菜都是由小機器人所製作的,所長明明更早前說過請來了廚師,但問所長原因時他也只是打模糊仗糊混了過去。

「我沒有和你說過嗎?喀邁拉們是由人類基因和我編寫的恐龍基因混合而成的。」

「這個有聽過。」

「阿爾法(Alpha) 素材指的就是人類態時顯現的基因的素材,而歐米加(Omega) 素材則是指恐龍型態的素材。我們的阿爾法素材大多都是我購買了自願者的血液所得的。在和歐米加素材對比過基因契合度後,挑選最佳組合並融合而成的就是喀邁拉少女們。」

「哦……明白了。所以你指的是,貝琳基因的提供者性格和貝琳很接近?」

「性格嘛……說接近也並沒有很接近,但在自我犧牲這一點上倒是很相似。」

為了提升雪茄的風味,吉德恩倒了一小杯白蘭地,拿著酒瓶望向安東尼。安東尼則搖了搖頭示意現在不想碰酒精。

「不過詳細地講解一個人的性格著實不太容易,要是你有興趣的話,還是親自見見她吧?」

「不用了,我懶得離開研究所。」

「她就在研究所啊?現在應該在食堂準備著各位的晚餐……」

「喂!你剛說聘請的廚師,居然就是貝琳的基因原型嗎!」

萬萬沒想到所長居然敢這樣搞,安東尼驚訝地大喊道。

「咦?需要那麼大的反應?因為本來她也是我的朋友,所以借了她的血來用之餘,隨便也騁請了她而已。」

「呃,抱歉,所長。剛才我的確有點過度反應了。我只是有點太驚訝……可是,這樣不怕有什麼奇怪的影響嗎?」

「應該沒有問題吧,我還是很高興她能加入的。她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的下屬,雖然有點呆,但她是一名非常溫柔,充滿愛心的女性,她總是非常關心身邊的人。在我印象中的她,一直為著身邊的所有人著想,而且為了他人甚至不惜傷害自己。」

「這聽起來很貝琳。」

「對吧?另外她的廚藝也很棒,雖然做事有點慢,但是只要讓喀邁拉們幫忙的話,大概就沒有問題了。」

「這樣啊……咦等一下,所長,你有和那位女士提到關於貝琳的事嗎?」

「畢竟她也是正式加入了這裡,所以當然有提到過……不過她大概不知道貝琳長什麼樣子吧。」

覺得在話題中好像單獨地遺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安東尼下意識地感到大事不妙。

「那個所長,健身室,記得是在食堂旁邊吧?」

「對,怎麼了嗎?」

「畢竟貝琳總是泡在健身室,她和貝琳已經見過面的可能性……」

「嘛,也不低就是,反正之後會和她們好好解釋的,應該沒有問題吧。」

居然讓貝琳毫無心理準備地面對那位相當於自己的母親的人物,安東尼冷汗直流——雖然他並不知道不好的點在哪,但他仍然覺得就這樣讓兩人見面不太好。

「你覺得讓她們直接見面不太好?我沒考慮到這回事呢……但以少女的心態來思考的話也許真不太妙?那麼能拜託你先去找找貝琳,告訴她這件事嗎?」

雖然留意到了,但仍然不太重視這種少女心事的所長,在窗台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繼續享受著他的雪茄和白蘭地。

「呃,那我先過去了。」

皺起了眉,稍微不滿所長的粗神經,焦急的安東尼轉身離去。他在走廊上急步行走,甚至在無意間開始拔足狂奔。

要讓沒有父母的她們突然面對有如自己父母一般的人,帶來的衝撃一定很大吧。至少要避免讓她們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態下面對。

搭乘電梯,到達了下層,安東尼跑向了一次都沒有去過的食堂區域。食堂的櫃檯窗口位置閘上了鐵卷門,但傳出的食物香味仍然向安東尼顯示了有人正在工作中。

徑直跑向了入口的位置,用力地拉開了房門,再向前走去,揭開了食堂廚房的門簾——映入瞳孔的是兩位女性,她們正在一邊聊著天,一邊愉快地準備著食材。

啊,太晚了。

「這個地方能幫我切成這個樣子嗎?」

「我試試看,這樣嗎?」

「沒有錯哦,真是聰明的女孩,學得真快呢。」

安東尼馬上打量了一眼兩人。背對自己的高大身影當然是貝琳,而面對自己的則是一位金髮碧眼的美麗成年女性——她的年紀……看起來比較成熟,但貌似仍未進入中年。

為什麼貝琳會在這裡呢?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聽見切食材的聲音後,貝琳主動跑來要求幫忙的吧。她的行為總是那麽有風度,簡直就像骨子裡刻入了「溫柔」兩字……問題是,要怎麼樣才能暫時分開她們呢?

這個時候,金髮女性輕輕地向貝琳發問了安東尼最不希望出現的問題。

「那個,你的名字是?」

「貝琳哦。貝琳.姬拉芙泰坦。」

「哎呀哎呀,原來貝琳就是你嗎?」

「嗯?沒有錯喔,怎麼了嗎?」

「吉德恩所說的就是這孩子呢,真可愛不是嗎,比我高上不少呢。」

「呃?所長有和你提到過我的事……嗎?」

雖然她和貝琳的髮色和瞳色都不一樣,身高和身形也比起誇張的貝琳要普通很多,但那溫柔的聲線和清澈的目光,還有眼睛的形狀,都和貝琳如出一轍。

只見女性笑咪咪地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用手指輕輕指向了自己的臉。

「來,叫我媽媽?」

面對一臉不解的貝琳和他身後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的安東尼,女性露出了含蓄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呃,媽……媽?」

「真可愛,感覺就像多了個女兒一樣呢。」

這還真是最糟糕的發展。

居然在這種節骨眼上相認,瞠目咋舌的安東尼悔恨自己晚來了一步。
偷偷咒罵了所長兩句,安東尼在內心祈求著,只希望接下來不要出什麼問題。


---------------------------------------------------------------------------------------------

下回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4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化石戰爭|小說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月神夜
最近都在忙啊!!~~

07-21 13:33

赤碇Anchkor
是 稍微有點——!07-21 13:39
Arthur
感覺很不錯的輕小說 還有圖畫 [e34]

07-21 13:38

赤碇Anchkor
耶耶感謝!07-21 13:39
血色霜煥
咀咒>>詛咒

我覺得
在行>>擅長
在她面前的畫布上的是>>在她面前的畫上的是/在她面前的話布上畫的是
已經該給我表揚了吧>>就應該給我表揚了吧
[e38]我的感覺(不過只看了一點點[e36])

07-21 16:04

赤碇Anchkor
哦哦哦非常感謝抓錯字!下次會留意的!07-21 18:08
San
報告赤碇大大,我也想去喀邁拉幼兒園當老師,請問我該啥時去投履歷才好(X)

07-21 16:37

赤碇Anchkor
大概要在別的平行世界了(07-21 18:09

原來如此...=w=

所以涼龍姊姊的基因來自瑪莉...=w=?

07-21 19:38

赤碇Anchkor
嘿嘿嘿 可能哦(X07-21 20:39
白煌羽
喔喔!辛苦了(遞茶和點心

07-21 20:18

赤碇Anchkor
耶耶 超辛苦的(不是07-21 20:39
依耶路零
安的睡衣好可愛
貝琳母女……奇遇記!?

給狐狸貓更多更多的貝琳!!(拖走

07-21 23:25

赤碇Anchkor
嘿嘿嘿 貝琳母女丼(No07-23 23:00
傳送大濕demoknight
居然有原型這種事,這樣是不是代表我可以期待母女丼了°∀。

07-22 07:30

赤碇Anchkor
真的 絕對可以07-23 23:00
芯玥兒
安真是可愛呀
居然突然就出現媽媽了XD

07-22 16:06

赤碇Anchkor
安德莉雅我婆辣(07-23 23:00
悠閒紅茶(冷藏中)
等等,穿著毛衣下廚?

07-27 10:36

赤碇Anchkor
冷,冷嘛!(掩飾自己沒注意到的事07-29 16:33
『食物處刑者』星喵
沒睡好的安德莉雅真香(大口吸(X

07-28 13:02

赤碇Anchkor
真的我婆(幹07-29 16: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Anaks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角色] 換衣服中的... 後一篇:化石戰爭新封面! 今期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yzkit讀者
小屋小說更新,各位可以的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