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作者: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2019-07-21 02:07:23│贊助:2│人氣:20


 
1936年的七月,扶桑海軍的建造預算通過了,新的空母就要誕生,自然,由凜來決定名字,凜當然拉著櫻看著命名表,「空母都是以祥瑞為名吧?」「對,所以是天上的神獸,龍、鳳、鶴。」「嗯!櫻呢?」「我覺得雲龍很好聽呢,而且,山上大臣,雲龍是有參考飛龍她們嗎?」「是的,算是傳承。」「雲龍,雲龍,確實不錯呢,那就叫雲龍吧,預定幾名?」「八名,後面的名字還在安排。」「那就妳們選好之後,再來給我們看看吧。」「是,陛下。」

而演習失敗之後的空母,訓練也更加嚴格,從最年長的鳳翔,到最年輕的大鳳,全都加強訓練,沒有任何的抱怨,那場一航戰和二航戰全滅,還有翔鶴大破,祥鳳轟沉的演習結果,每位空母艦娘都牢記在腦海裡,雖然,失敗的原因,很大部分是屬於高層戰術錯誤的問題,不過,艦娘們也認為自己的戰力不佳,所以努力的鍛鍊自己,自然,空母們的飯量,又直線上升了。

不過,空母的出生比較慢一點,這一次的艦娘建造計畫,除了七名空母艦娘,兩名輕空母之外,還有七名給油艦娘、五名護衛空母、六名戰艦、四名重巡洋艦、兩名水上機母艦、十九名海防艦、十五名驅逐艦、兩名工作艦,還有十一名給糧艦娘,上次的新給糧艦娘,伊良湖還在學習中,不過有感於這次新造出來的艦娘不少,因此給糧艦娘還是多多益善,因此,還是列上了給糧艦,另外,現有的艦娘們,將有非常大的改裝。

其他艦娘們的出生,在大部分的艦娘來看是還好,不過,會有新的給糧艦和給油艦,這點是讓大家最高興的,已經是少女模樣的伊良湖,看到大家在公佈欄前很興奮,就走過去問,「請問,大家在高興甚麼呢?」「喔喔喔!伊良湖啊,我們要多增加新的給糧艦娘了。」「新的?」「嗯!妳就是前輩了。」「我、我學藝尚淺。」「不會啦,伊良湖的手藝已經很不錯了。」「但是我的鰻魚飯還不行。」「鰻魚那種要烤一生,別太強求了。」「可是,這上面不是寫有其他艦娘嗎?」「還有給油艦啊。」「不知道能調到甚麼飲料呢,風早的奶昔啊,可是連密蘇里都稱讚的,妳相信嗎?科羅拉多三姊妹、愛荷華四姊妹還有納爾遜及羅德尼,我們家的長門陸奧,來這邊的時候,只要風早提供奶昔,都乖乖的排隊等候,跟在驅逐艦後面,那群戰艦可真驚人啊。」「是的,連國外的艦娘都很稱讚,我也希望能夠繼續成長。」,鳥海摸摸她的頭髮,「會的啦,放心吧,伊良湖,妳秋天的栗子點心,已經被我們家列為大敵了。」「咦?」「因為船腹又要增加了。」,伊良湖看著鳥海有點尷尬,「呃…」「鳥海,那是大家的大敵,但是不吃又對不起船腹啊…」

要新建這麼多艦娘,預算是沒有問題,但是命名很重要,除了雲龍級已經有了正式命名之外,其他的艦娘,名字都還沒有取,而且接下來的命名方式有有所變化,因此,海軍省將名字做了列表,呈到凜和櫻的面前,一看到名單,凜失笑的說:「這麼多名字候選?」「是啊,姊姊,這樣好像在給寶寶取名字呢!」「是啊,有這樣的感覺,山上、山本、勸修寺,還有新的艦政本部部長藤澤和秀,妳是航空科出身?」「是,陛下,臣是畢業於航空科的,接下來在利比里昂那邊,也是選修航空技術為主。」「那很好,這批艦娘,都是以防空為主嗎?」「是,陛下。」「高雄型、阿賀野型的改造,也是往防空方向?」「是,從這兩型先來試試看。」「可以,這樣,就讓魔女們跟她們常常來鍛鍊吧!櫻,接下來,我們該來取名字了。」

首先是戰艦,「看看啊,戰艦六名?」「是,兩個算是大和和武藏的妹妹,另外四名是改大和級。」「姊姊,信濃和土佐怎麼樣?土佐之前曾經被選用過呢。」「信濃、土佐?不錯,好,大和和武藏的妹妹就是她們了,土佐的沙丁魚也挺好吃的,那邊的人一定很高興。再來是改大和級四姊妹,戰艦都是以國名為主…紀伊、尾張。」「加上駿河和近江呢?」「可以,很不錯呢,櫻,好,再來是空母,還有兩個輕空母,五名護衛空母,我看看,妳們這名字沒有統一嘛!」

山上勝夫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因為選的時候,剛好遇到命名規則修改,所以比較不統一。」「先從簡單的來吧,輕空母…山…為什麼用山呢?」「原本是要把她列為重巡的,不過後來將她們改列為輕空母等級。」「原來如此,那就…伊吹和淺間吧,算是繼承之前艦娘的名字,水上機母艦…」,櫻拉了拉她的袖子,「姊姊,千歲和千代田,一開始也是水上機母艦不是嗎?」「嗯!我有這個印象。」「後來改為航空母艦,那麼,這兩個也是她們的後輩,千歲是千歲鶴萬年龜,很吉祥,千代田是我們家的別稱,那這兩個是不是也往這方面想?」「對喔,這樣講也沒錯,那麼就秋津洲和瑞穗?」

這兩個名字讓在場的海軍軍官都很高興,「這是非常祥瑞的名字呢,陛下。」「哈哈,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像她們前輩一樣出色,我看看,再來是護衛空母,我看看,也要用動物名,最後的正規空母是大鳳?」「是。」「輕空母是飛鷹和隼鷹?」「是的。」「那這也就繼續承襲鷹這個字吧,天上的雄鷹,妳們用鷹的話,大鷹、雲鷹、沖鷹。」「姊姊,神鷹和海鷹怎麼樣?」「很棒呢,海上雄鷹,這樣,五名護衛空母的名字就定下了。再來是雲龍的七位妹妹,改成山?」「是,接下來空母的名字都是用山為主。」「呼姆,山啊…」

「山上大臣,以前,是不是有用天城當過艦娘的名字?」「是,不過,在之前的關東大地震中,她過世了,這一次,才會特別列出來。」「姊姊,那麼二號艦用天城怎麼樣?赤城一定很開心的,就像前面的土佐。」「我說呢,怪不得妳前面會用土佐,原來想到這個,也好,天城也不錯,土佐、天城,也算是給赤城和加賀打氣,接下來,老三葛城、老四笠置、老五阿蘇、老六生駒,老七鞍馬,么女就是吉野吧。」「是,陛下。」

凜和櫻把紙放下,稍稍的喝口水喘息一下,「接下來,就是重巡了,這次重巡有甚麼特點?」「承繼的是鈴谷和利根這兩型,這兩型,在艦政本部這次的計畫中,有提供改為空母的計劃,前面六名會有航空戰艦的計畫,這四個孩子也是以輕空母為主,那麼四名重巡,降低了魚雷裝載,參考了目前利比里昂在規劃的防空巡洋艦亞特蘭大她們,要成為空母的護衛。」「雷擊真的不重要嗎?」

提到雷擊,山本禕麓露出了笑容,「陛下,航空戰,我們打輸了利比里昂,但是雷擊做戰還有夜戰,還是我們的天下,我們的水雷戰隊戰術很精良,之前的聯合演習,我們沒有輸過。」「嗯嗯,確實,我們的見張員還是很出色。」「對,那是因為雷達和電探技術不成熟的關係,不過,接下來,電波部已經和他國合作,針對這個部分要來做改善,見張員有她的極限,但是電波改善的話,會比見張員更早發現對方蹤跡,先發制人。」「好,這是個不錯的想法,既然,四名重巡是跟鈴谷還有利根有關,那就,改鈴谷型的名字是幌登和玉置吧,和她們有關係,櫻,改利根型呢?」「如果要有關係的話,利根…筑波山,筑摩來自長野,那麼就蓼科?」「是,臣這就記下,改鈴谷型的是幌登、玉置;改利根型是筑波和蓼科。」

「接下來就是輕巡了吧,只有兩名?」「是的,主要是現在輕巡已經足夠了,只是這兩名的話,算是防空型的輕巡洋艦。」「有要隸屬於哪個級別嗎?」「應該是獨立級別的。」,突然,櫻想到了一件事,「大淀和夕張,不是也是獨立的嗎?」「是,皇后陛下。」「還有驅逐艦也是要另外設置級別?」「是。」「現在輕巡和驅逐艦不是有人沒有姊妹嗎?」「陛下說的是大淀、夕張和島風?」「對,與其獨立級別,何不設立在她們的級別下,彼此也不會孤單,我知道大淀和夕張還是以魚雷攻擊為主,島風是高速和魚雷,不過,就情感上,她們都很孤單的,既然,天城和土佐被繼承,她們是否可以有姊妹呢?」「我等明白陛下的意思了,島風其實也在改造計劃中,高速防空的情況下,這點我們會在討論,列為姊妹艦是沒有問題的。」「謝謝您願意參考我的意見。」

凜笑著說:「既然是姊妹艦,那麼,大淀之前預定的妹妹,我記得妳們不是選仁淀嗎?那還是用這個名字吧,夕張從北海道選的,那還是從那邊挑一個,湧別,這個好。」「海防艦有十九名啊?」「對,兩個型號。」「海防艦一向是島名為主,那第一個命名艦就是御藏吧,就是御蔵、三宅、淡路、能美、倉橋、屋代、千振、草垣,櫻呢?」「島…日振?日振、大東、昭南、久米、生名、四阪、崎戸、目斗、波太、大津、友知。」「是。」

接下來她們先選了特務艦,「給油艦的話,鷹野這名字不錯。」「是啊,姊姊,潮見?」「高濱、大須。」「大間、龍舞和塩瀨。」「嗯!這樣就決定了,然後給糧艦,我看有給糧艦,艦娘們最開心了吧?」,四名軍官都笑了,「是的,她們都非常開心呢。」「哈哈,那要選個好名字呢,杵埼,既然長姊有埼,下面的妹妹們也都以埼當名字吧,早埼、白埼、荒埼、輕埼。」「大埼、部埼、樫埼、吳埼、三埼、藤埼。」「改成十二名吧,獨立的鞍埼,給糧艦多一點,艦娘們還有士兵們才不會餓到。」「是,陛下。」

「工作艦的話,就繼續沿用妳們之前幫明石的二號艦還有三號艦的名字,三原跟桃取,再多一個獨立的白沙吧,工作艦多多益善。」「是。」,最後,是驅逐艦,「如果,姊姊是島風的話,要快又要防空,那,就跟姊姊一樣,以風為主吧,妳們之前幫夕雲型命名的時候,不是有幾個預定的風名?」「是。」「那就繼續吧,二號艦妙風、清風、村風、裡風、沖津風、霜風、陸風、大風。」「然後早風、東風、西風、南風、北風、夏風、冬風如何?」「是,多謝陛下賜名,這樣也很好記,當初島風也是預定十六名的。」

兩姊妹興致勃勃的把名字寫下來,最後,凜又交待了四個人,「島風的連裝炮要修改,他現在是用D型的,但是填裝不好,不列顛尼亞和利比里昂的炮是兩用的,這點,我希望妳們要跟對方多請教,新的島風級,要和今年出生的秋月級,成為最好的兩個防空驅逐艦,就像她們的前輩一樣,都是優秀的雷擊驅逐艦一樣。」「是,陛下。」

島風當然不知道這個消息,直到被勸修寺善信叫去,同去的還有天津風和陽炎,「提督,陽炎/天津風/島風報到。」「來,請進,坐吧,要喝德里克能嗎?」「要。」,三名小驅逐艦娘,坐在提督辦公室沙發上,好奇的看著勸修寺善信,不知道被叫來幹嘛,「妳們知道最近會有新艦娘加入嗎?」「知道。」「是秋月級的。」「對,不過,那是去年的案子,今年又有新的,島風,妳知道有新建造驅逐艦嗎?」「十五名,我有看公告。」「那是妳的妹妹喔。」

島風都傻了,天津風高興的握著她的手,「島風,妳要當姊姊了。」「陽炎,妳掐我一下。」,陽炎笑著掐了她的臉頰,立刻紅了,「會痛,臉變紅了,我、我要當姊姊了?」「對,同時,妳要大幅改造,妳的連裝炮,要做改進,基本上妳們都要,但因為島風,妳一開始不是往防空的方向走,所以妳要改的地方比較多,要變成防空高速艦。」「島風沒問題!島風絕對願意!」

陽炎笑吟吟的說:「怪不得最近宿舍正在大改建,島風,妳要當姊姊了,下面有十五個妹妹呢,呀,還全部都是以風為主。」「這些都是天皇和皇后陛下命名的,也是皇后陛下開口,讓她們成為妳的妹妹,相對的,妳就要從丙型多追加乙型了,所以更動很大。」「沒關係,我沒問題的,防空不算甚麼,我一定可以做到。」「很好的氣勢,那妹妹們要好好帶,她們都是小寶寶,陽炎,帶著夕雲還有其他命名艦幫幫她,預定的島風級,將在八月量產。」「是,司令。」「我們可要洗刷防空不足的地方呢。」

島風高興的拉著天津風和陽炎往回跑,她身上的信封是新驅逐艦的名字,在餐廳,大部分的驅逐艦都在,她高聲的說:「大家,我要有妹妹了!」「咦?」「真的嗎?」「對,剛剛提督跟我說了,新的驅逐艦,是我的妹妹,而且我要大幅改造,往防空驅逐艦走。」「那就跟七月要出生的秋月一樣囉?」「嗯!防空高速艦島風。」「可是,島風,妳的防空不夠耶!」「我要學囉,要給妹妹做個榜樣。」

神風滿意的點點頭,「不錯的氣勢呢,島風,很有大姊的架式了。」「嘿嘿!這樣我就不能貪玩偷懶了。」,白露交叉著雙臂對她說:「歡迎加入大姊的行列,我們可是有滿滿的心得跟經驗可以跟你分享。」「明年過年的紅包,妳就有的忙了。」「零用錢要告訴妹妹們怎麼用,不可以花光。」「要注意她們的冷熱,喜歡的東西,大姊都要記在心裡。」,島風乍舌的看著每家的命名艦,「聽起來好辛苦耶。」

吹雪苦笑的說:「我們特型又細區分三個級別,所以才好一點,陽炎和夕雲應該比較辛苦。」,陽炎點點頭,「也是呢,當親潮長大之後,我才覺得輕鬆一點。」「我也是,卷雲、風雲和長波,都幫我很大的忙。」「哇,可是我記得,妳們的年齡差距,不會像我和妹妹們差那麼多。」「對,所以,妳應該會比我們更快上手吧,秋月會比較麻煩。」「沒關係,先從秋月開始,我會來練習照顧妹妹的。」

而最小的清霜看了看公告,「那這樣我就不再是最小的驅逐艦了。」「原本應該是秋月家的浦月,不過加上島風的話,島風,名字出來了嗎?」「出來了,提督把名字給我了。」,島風把信封拿出來,所以的驅逐艦都湊過去看,「哇,風級驅逐艦呢!」「是啊,全部都是風,我的第二個妹妹叫妙風。

這個名字很微妙,「妙風。」「怎麼說呢,有種小妙高さん的感覺。」,時津風賊賊的看著初風說:「那不就更像初風和妙高さん的孩子?各取一個字?」,初風一聽,滿臉通紅,頭上都可以看到蒸汽,雪風、時津風和天津風趕緊拿出扇子為她搧風散熱,「說笑而已,初風妳居然當真了。」「我、我當然沒有當真!」「好、好,不當真,不當真,妳先坐著休息一下。」

輕巡這邊的反應比較輕,不過大家都為大淀和夕張高興,即使,兩人的武裝也要更換,「沒關係,防空就防空,我可以做到。」「身為兵裝實驗艦娘,當然可以。」;重巡這邊,利根高興得像個小孩子,當然,她本身就給予大家稚氣的感覺,「筑摩,我們又有後輩了。」「是啊,姊姊,因為是改利根型,所以跟我們的名字也有關係。」「而且我們也要往防空的方向走,太好了。」

而鈴谷高興的跟最上說:「最上姊,我們又要有妹妹了耶!」,頭上綁著帶子,身上穿著圍裙,正在打掃房間的最上看著鈴谷,奇怪的問:「妹妹?」「對,新的四名重巡中,有兩名是參考我們的,雖然不是最上家的五號艦和六號艦,不過也算是吧。」「因為是從參考鈴谷和熊野而修改的。」,三隈整理好垃圾說:「這樣聽起來像是乾妹妹呢,或者是古鷹和青葉這樣的關係。」「是啊,這樣鈴谷是最上型三號艦,熊野是四號艦,她們的名字是幌登跟玉置,那就是幌登型嘛!房間也在我們旁邊。」「不過,她們的作戰能力跟我們會不一樣吧?」「防空,跟摩耶這次的改造差不多,那很好,有她們在旁邊,就不用怕飛機了。」

戰艦這裡,金剛看著新增的六名戰艦艦娘的名字,「嗯!聽起來都是不錯的孩子,信濃、土佐、紀伊、尾張、駿河、近江,而且跟這次扶桑妳們一樣,會有航空戰艦版本,看來要嚴格訓練了。」「是啊,武藏也是姊姊了呢,就不再是最年輕的戰艦了。」,武藏不好意思的撓撓臉,「呀,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會有妹妹。」「而且,也能夠改成航空戰艦,這點就真的很不同了,果然上次的演習,給本部很大的刺激啊。」

長門聳聳肩膀道:「這是沒有辦法的,航空帶來的破壞,比起傳統的炮擊,有更大的效用,一般的炮擊,在登陸上面,管用的多,不過,還是要看本部怎麼運用了,上次一炮未開,實在要命。」「是啊,老遠的跑去,結果就看到一航戰奮戰,我們甚麼都沒有。」「都打完了,也不能怎麼辦,希望下次演習,能夠重視這一點就好了。」

而空母這邊反應不小,因為這次大幅增加的是空母部隊,而且新建造的軍艦,都可以透過艤裝變更,成為航空母艦,因此空母這邊的變置很大,而赤城和加賀,看著那些新艦娘的名字,發呆了很久,久到大鳳偷偷的問龍驤,「龍驤,赤城和加賀還好吧?」「應該是想哭吧,新空母不是有個名字叫做天城?戰艦有個名字是土佐,天城曾經是赤城的姊姊的名字,當時是天城型戰艦,加賀是加賀型戰艦,加賀和土佐,但是關東大地震讓兩人過世了,沒想到這次新造艦居然會有她們的名字,這對她們來說,意義當然不同。」「有個姊妹耶,真不錯。」「說不定有一天妳也會有啊,大鳳。」「我是沒有想過啦。」

沒想到鳳翔卻突然出現了,「新建空母的名單要改一改,追加一名空母,還有多一名水上機母艦。」,所有的空母都看著鳳翔,「追加?」「對,大鳳,是妳的妹妹,另外一名裝甲空母。」,剛剛還在想有個妹妹的大鳳,呆呆的比了比自己,「我?妹妹?」「對,裝甲保護甲板的功效非常重要,本部又多追加一位,名字也出來了,提督剛剛告訴我是八雲。」「八雲,哇哇,我…我有個妹妹?」「沒錯,這是真的,水上機母艦是日進。」

龍驤拍拍她的肩膀,「不錯吧,這下大家都有妹妹了。」,加賀大力的點點頭,「這真是太好的消息了,從那一天到現在為止,我的心情沒有這麼的開心過。」,赤城也擦擦眼淚,「我也是,即使,她是雲龍的妹妹,我也很高興。」「土佐還是一名戰艦,但是也可以成為航空戰艦,戰艦技術讓長門教,航空當然是我們!我會把一身的技術都交給她!」

而瑞鶴看了看新生艦娘的名單,「這很多耶,從名單上來看,各個艦種都有新建娘,連工作艦也是。」「所以關東、朝日和明石才會跑去間宮那兒喝酒,因為工作艦終於補新人了。」「她們也是累的夠嗆。」「那,今年的聖誕節,到明年的新年,我們都要被小寶寶們圍繞耶。」,瑞鶴的話,讓大家都安靜了下來,「對吧,我沒說錯吧,秋月家今年七月出生,島風八月,雲龍也是八月,信濃紀伊她們九月,四名重巡還有天城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明年的一月都有,艦載機也都加速趕製,小寶寶,很恐怖吧?」

加賀對瑞鶴說:「妳好意思這樣講,小時候妳給人家添的麻煩可不少。」「我哪有!」「我們照顧小寶寶已經很習慣了,妳的戰鬥能力已經算合格了,但是在艦娘保姆界,妳還是個菜逼八,瑞鶴。」「我本來就沒有照顧過小寶寶!」「這次是很好的練手機會,我們可是把妳們拉拔長大的。

瑞鶴難為情的扭扭脖子,「會、會練習啦。」,鳳翔好笑的看著瑞鶴她們,「說到這個,妳們還記得小時候是誰照顧的嗎?」,隼鷹和飛鷹先舉手,「我記得,我們兩個是鳳翔さん和龍驤さん。」「答對了,酒量也是我們訓練的。」,千歲想了想,「我和千代田,是扶桑和山城。」「對,因為名字的關係,祥鳳和瑞鳳呢?」「伊勢跟日向,伊勢さん還帶我們去過伊勢神宮祈福。」「記的很好,翔鶴、瑞鶴和大鳳,就是由赤城她們照顧的,她們年齡最小,妳們先出生,當時她們還年輕,不太懂。」「原來是這樣。」

而鳳翔神秘的笑了笑,「但我們不是全天候喔。」「對啊,總有忙不過來的時候。」「那一定是請別人來幫忙啊。」「金剛她們吧?」「有喔,還有幾個人,有沒有印象?」,年輕的空母們,瞇著眼睛想了很久,突然張大眼睛,「天、天龍!」「還有龍田!」「沒錯!連球磨五姊妹都看過妳們。」「啊…」「其中還是天龍最辛苦呢!因為最有經驗的就是她們了,有時候我都感到很不好意思。」「為什麼?」「輕巡的夜戰能力是沒有問題的,妳們晚上不愛睡覺,她們念故事沒關係,不過,天龍說,每次有新艦娘出生,她們就要睡好幾個月的濕床單。」「啊?」

鳳翔笑著看她們,「尿床啊,忘了嗎?」「唉唷…」,空母們一個個都紅了臉,「當然不光是妳們,驅逐艦也是,小時候誰都會,島風剛出生,是神通帶她,也是大半年才好。」「丟死人了…」,瑞鶴不好意思的摀著臉,加賀涼涼的繼續說:「還有其他的事情,說出來更丟臉,尿床就算了,還有尿布這件事,有新艦娘出生,其他艦娘的作息就要改,早上第一件事不是吃早餐,而是洗尿布,妳們幾個丫頭的尿布,年初全體退役的峯風到睦月型驅逐艦都碰過,因為她們出生比妳們早,成長的又很迅速。」「雷擊我吧…小時候的尿布居然…」「我還是被轟沉算了。」

「這有甚麼好丟臉的,一個月之後,妳們也要碰,還有,加賀,妳的尿布我也洗過。」,說話的是長門,而她的話讓加賀紅了臉,「長、長門,妳、妳提這個幹嘛啦!」「哼哼!要講妳們幾個小時後的糗事,可不比隼鷹她們少。」「別、別提啦!」「我想想啊,妳和赤城有個不知道飽足的胃,正常的飯量,人家好歹四個小時之後才會餓,妳們是兩個小時,晚上也是,而且妳們的胃,比時鐘還準,中午我和陸奧餵妳們吃完一份半午餐,下午還可以和金剛她們吃完三層的下午茶點心,晚上又是一份半,睡前還要一份大碗的茶泡飯,當時啊,薩摩和安芸還在,看到妳們的飯量,都嚇了一跳,說金剛她們小時候也沒那麼會吃,第一次好好說的話就是再來一碗。」「就因為會吃才能長這麼大啦!」「是、是,說到濕被單,我也睡過好幾個月,嘛!習慣就好,反正不踢被子就行,不太會感冒的。」「是。」

而長門看著隼鷹說:「妳啊,小時候就愛喝酒,千歲也是,妳們兩個最會找宿舍的酒,妳們還記得老阿蘇嗎?」「記得。」「她啊,是從歐拉西亞回來的,有人送給她一瓶正宗的伏特加,怕妳們拿去偷喝,特地放在高的地方,結果還被妳們兩人找到,當時瑞鳳也出生了,路還走的不太好,鼻子卻特別靈,也是個愛酒的,結果,居然被她聞到了,拉著妳們兩個跑去要拿來喝,結果妳們搖搖晃晃的堆了椅子要往上爬,被經過的老富士看到,差點沒嚇死,趕緊把妳們抱下來,在妳們的屁股上賞了二十連發,能把溫柔的富士嚇成那樣,妳們三個也真厲害,畢竟妳們還小,當時我們都想勸勸她別打,不過,富士的資格很老的,金剛她們還是她帶的呢,所以很疼愛金剛四姊妹,但是富士當時生氣的樣子,連榛名都不敢開口。」

除了當事人之外,其他人都聽得興致勃勃的,「後來呢?」「她畢竟是個溫柔的人嘛!重重拿起,輕輕落下,要出全力,當時你們三個的屁股可會腫個半個月,當晚啊,她還是拿了三杯小杯的伏特加給妳們,讓妳們過了癮。」,三名當事人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髮,「嘿嘿,這次出生的艦娘,應該不會這樣啦。」

而長門將一份文件交給鳳翔,「來,這是這次空母的遊學計畫。」「遊學?」「我們要去哪裡?」「利比里昂,要去半年。」「哇啊…要去那麼久啊?」「對,主要是艦載機的運用,其實如果是纏鬥的話,赤城她們是不會輸的,主要還是在於防空的部分,這次去那麼久,就是要做防空的訓練。」「全體空母都去嗎?」「對,所以妳們也要把新生的空母帶去。」

大鳳驚訝的說:「帶著新生的空母嗎?這樣有八名小寶寶耶!」「不只妳們,還有高雄四姊妹,阿賀野四姊妹,大淀、夕張,陽炎和夕雲型也要跟妳們去,島風也是,當然,日向、伊勢、扶桑、山城都要。」「這不是已經半個艦隊了嗎?」「不只,除了特務艦還有海防艦之外,所有出生的寶寶們都要跟去。」「為、為什麼啊?」「讓妳們上手啊,培養默契,這些孩子,未來都會跟妳們一起作戰,不從小開始,妳們哪裡會熟悉,這些孩子,可是未來航空艦隊的中堅,對了,神鷹這孩子特別了點,赤城,妳要和加賀去卡爾斯蘭接她,她本來預定是擔任商船的,後來因故要改建,不過卡爾斯蘭另有計畫,本部就決定將她接手了,因此才列在大鷹這邊。」「了解。」「正好趁這個機會,妳也可以看看齊柏林,卡爾斯蘭的海軍和空軍終於握手言和了,艦載機開發的很迅速。」「是。」

祥鳳發問了,「那,長門,我們該準備哪些東西啊?」「有關小寶寶的東西囉,妳們是十月去,從現在開始,妳們要做保母特訓。」「誰來訓練啊?」「當然是…輕巡囉,說做就做,現在來吧。」,被集合的輕巡洋艦,除了阿賀野四姊妹,其他人聽到來意,都特別的尷尬,「保、保姆技能?」「對,本部要求的,畢竟她們都不太知道怎麼做。」

天龍撓撓頭髮,「這是沒甚麼關係,反正最近很閒,不過啊,時間過的真快呢,龍田、球磨、多摩。」「小天龍的意思是?」「川內還有翔鶴她們的尿布我都包過,川內晚上最鬧,也只有我最弄得動她,沒想到現在輪到我教翔鶴她們這些技能,想當初教川內、神通和那珂的時候,我也感慨過一次呢。」,這一次又加上了川內三姊妹,所有人的臉都紅成一片,「那、那個就不要提了啦!天龍!」「以前啊,祥鳳、瑞鳳、翔鶴、瑞鶴,還叫我天龍龍,真是懷念啊,小寶寶唸疊詞的方式。」「還有,遇到不愛吃的東西,立刻逃跑,結果被我們完敗。」

球磨也說:「是啊,一挑食就跑,重巡裡的那智,看到芹菜就不吃飯,當時,大井和北上,還要一左一右的防住她,幸好她還小,動作不快,後來,要讓她吃下芹菜,只能用一種方法。」「不會跟酒有關吧?」「沒錯,跟她說把飯菜吃光,可以有一小杯酒,她可以吃的跟赤城一樣乾淨。」「天啊…」「下次拿這個去笑那智。」,木曾挑著眉毛看著千歲,「妳確定,空母裡面,妳們三個最好酒的,小時候最愛跟她要酒喝,晚飯也跟著妙高四姊妹吃,下酒菜比一般飯菜吃的還香,說不定她們才是知道妳們三個糗事最多的人。」「我剛剛沒說過那句話…」

大鳳敲敲手,「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怪不得輕巡們保姆經驗這麼多。」,瑞鶴愣愣的看著大鳳,「為什麼?」「鎮守府裡,沒人跑的過輕巡啊,只有重巡還可以,但是重巡比輕巡還晚出生,我們空母就別說了,更慢,驅逐艦和海防艦本來就是小孩子,而且戰場上也是跟著輕巡洋艦,所以,她們經驗豐富是正常的。」「對唷,對輕巡她們來說,速度和雷擊就是一切。」「沒錯,這就是重點,照顧小寶寶也是一樣,接下來,妳們都要去請公款,幫小寶寶們添置物品,鳳翔當初也是這樣被我們教的呢!」「當時真是麻煩天龍和龍田了。」

於是,炎熱的七月開始,空母們上午訓練,下午去買小寶寶的東西,還拉上了島風,她可是要買十五個妹妹的衣服,「先不用買那麼多,頭五個就可以了,接下來她們就可以幫妳了。」「是,那秋月的怎麼辦?」「秋月跟妳不一樣,她是剛出生的,這個提督她們會處理,妳會比較辛苦,因為妳已經服役了,就要自己來。」「沒關係,我覺得還好啦。」「別擔心,我們都會幫妳的,因為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謝謝。」

在秋月出生之前,所有的艦娘,都忙於宿舍的改建,還有幫忙添購新艦娘的物品,終於,在七月三十日,秋月出生了,因為是驅逐艦,所以還是以驅逐艦負責,而且是命名艦,所以大部分的命名艦都在,小小的秋月,在船塢的誕生池出現了,「好小。」「當初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喔!」,神風伸出手把秋月抱出來,用毛巾把她擦乾,換上單衣,向船塢的人道謝後,就往宿舍走。

走到一半時,秋月醒了,她眨眨眼,「嗚…」「呀,妳醒了?」「這裡…哪裡?」「妳叫做秋月,是秋月型的一號艦喔!」「艦?」「妳是艦娘喔,來吧,大家都很急著認識妳。」,在驅逐艦的客廳,大家看著小秋月,清霜說:「真的是小寶寶的樣子。」「清霜,我之前抱妳從船塢回來,也是這個樣子,當時武藏さん看到,對妳自我介紹,也打了招呼,在妳長大之前,都叫她武藏藏。」「唉呀…」

隔天,換空母們到船塢去迎接雲龍,從船塢抱她出來的是飛龍,「喔哇,我好久沒有抱到這麼小的傢伙了,上次的還是小卷雲呢!」「是啊,真可愛,軟綿綿的。」「上次讓她做了那種事,真是抱歉。」「還有舞風她們,過幾天,帶她們出去走走,向她們道歉吧!」「也是。」

而八月六日,島風高興得簡直坐不住,她一整晚都睡不著,其他命名艦都好笑的看著她,但是並沒有真的笑她,因為大家都知道她想要有妹妹想很久了,終於有這樣的機會,大家都為她高興,九點一到,她就一馬當先的衝向船塢,「來,島風,這是妳的妹妹,妙風。」「哈啊…是我的妹妹耶,長波,妳再捏我一下。」

長波好笑的輕捏了捏島風的臉頰,「會痛吧!」「會痛,真的是妹妹…」,島風哭了出來,天津風和長波笑著拍拍她的肩膀,幫她擦眼淚,「這個時候不能哭啦,妳哭她會跟妳一起哭。」「喔喔,好好,我知道了。」,而初風則湊上來看新生的島風二號艦,「這就是妙風耶…頭髮是黑色的…啊!她眼睛睜開了,是藍色的眼睛。」,那一瞬間,大家都安靜了,看看新生的妙風,又看看初風,「她是島風家二號艦喔!」「我、我知道啦!」「初風,我很大方的,如果妳可以幫我照顧妹妹,就可以跟妙風一起玩喔!」「可以嗎?我自願。

很難得可以看到初風這麼自願的去做這樣麻煩的事情,時津風偷偷的和谷風說:「她真的把妙風當她的孩子嗎?」「哇哇,不知道妙高さん看到會怎麼樣。」,在知道島風妹妹的名字之後,妙高家四姊妹對於這個孩子也來了興趣,跑來驅逐艦這邊看她。「喔喔!這就是新生的妙風,黑髮藍瞳,呃!這還真是個巧合。」,那智看了新生兒,有點尷尬的對足柄說,足柄也聳聳肩膀,「不會是妙高姊在那邊和她約會吧?」「只是約會會有這樣結果嗎?足柄姊姊?」「不知道,我就覺得應該派個水偵跟著的。」

妙高則在跟島風說話,「島風,當了姊姊很辛苦喔,重巡這邊還好,只有四個人,如果有需要的話,儘管開口跟我們說,我們來幫忙。」「好的,謝謝妙高さん,可是,海防艦不是也要妳們照顧嗎?」「是啊,不過我們也算駕輕就熟了,妳是第一次嘛!頭幾次會比較難的,過了就沒事,小寶寶們不好照顧喔。」「好的,島風明白。」

就這樣,小寶寶們都陸續的出生了,新艦娘出生的第一年,其他艦娘就只能做些基礎訓練,因為全體都要下去幫忙,而且哭聲是此起彼落的,然後宿舍的晒衣場,又是滿滿的床單和尿布,而第一次照顧小寶寶的瑞鶴和瑞鳳,在走廊上遇到天龍,感慨的對她說:「天龍龍。」「啊呀,怎麼現在又這樣叫我了?」「我真的好佩服妳們。」「怎麼說?」「對照顧小寶寶們得心應手。」「大家都是同僚囉,互相幫忙是應該的,我小時候還不是這樣被帶大的,出生早的都是這樣嘛!金剛さん她們經驗也很多啊,妳看,信濃和土佐一哭,霧島一出手,馬上就沒事,大和她還手忙腳亂的,這都是經驗啦。

「金剛她們第一次照顧的人是誰啊?」,很難得的可以看到天龍臉紅的樣子,瑞鶴和瑞鳳就知道不對勁,「呼呼,不會是天龍龍吧?」「是、是我和龍田啦,還有球磨、多摩,峯風家也是由她們帶著扶桑、山城照顧我們,當時她們剛從上次的大戰回來,對於接手照顧小寶寶的事情是挺願意的,因為暫時想遠離戰火的感覺,這種照顧,對於恢復日常作息有很好的療效。」「哇…被金剛四姊妹照顧耶…」「不是我自豪,我們四個人正座的功夫,還是比叡さん親自教的,去延曆寺修心呢!」「好驚人。」「是吧,這就是一代代的傳承,老前輩帶大後輩嘛!妳們也要成為新空母的榜樣喔。」「好的。」
 

後記
大建開始了
這中間,除了雲龍級、秋月級還有海防艦以及些許艦娘之外
其他,全部都是我參考當時日本海軍
的計畫而設定的
由於人太多,所以我會去更新艦娘人設那邊
至於名字,也是參考當時日本的預定名

至於島風的妹妹,也是如此
在夕雲跟秋月之後
其實日本海軍還有繼續建造的計畫
但是,嗯!錢包大破了
所以有名字,卻沒有造艦
島風原本是十六名,我就特地從計畫中
找了有關風的名字來用
妙風是從日本維基的夕雲型找到的
這名字好棒
本來是要接在清霜後面的
結果沒成
日本海軍本來要做改夕雲型和改秋月型的樣子
而我就把這個想法拿來利用
島風就是接替峯風型的
至於之後還有沒有大建,當然有
還沒結束
其實這個時間,應該是朝潮加陽炎級的出生
不過,因故提前,所以,之後就開始有虛設艦娘的加入
有的會跟維基的不相符,是因為終止建造
但是,我一樣納入了,所以會有所不同

除了島風有姊妹之外
當然,夕張、大淀還有大鳳都是一定要有的
八雲這個名字,也是承襲之前的巡洋艦
明淀也是日本海軍預定的
而夕張的妹妹,則是取自於現代海自的湧別

另外,在我的設定裡面
輕巡雖然輕,但是是重巡的前輩
整個鎮守府,是以原始年齡來分輩份
最早的重巡,古鷹是跟川內差不多時間出生的
在川內之前,輕巡就已經有三個級別了
所以輩份不一樣
而鳳翔的年齡,跟名取由良差不多
所以,太太在輕巡的眼裡,是小妹妹和姊姊的存在
她終於可以小一個輩份了,這邊的鳳翔,媽媽味比較輕一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3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艦娘|FATE/STAY NIGHT

留言共 1 篇留言

逆襲的皮克西斯
天龍真的是大大大前輩 笑死

07-21 17:23

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
沒錯,一開始接觸的時候,天龍實在太逗了
跟川內一樣鬧
我以為輕巡的年齡都不大
沒想到輕巡的年齡,比重巡還老
所以,才用年齡來區分
基本上,雖然在官方四格漫畫中
輕巡的等級比較低
不過我這邊的話,重巡很尊重輕巡的
然後,瑞鶴小時候的糗事
至少到初春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07-22 0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amsesvizi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所謂伊人(長門X陸奧)... 後一篇:曖昧(木野真琴X水野亞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