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評文服務】受傷的女人以及受傷的貓

作者:顧天晴│2019-07-21 01:57:56│贊助:12│人氣:90

作品名稱:受傷的女人以及受傷的貓
作品屬性:空想、愛情、無病呻吟
 
 
  抓錯字時間:文中的「搔了搔臉頰」都誤用成「騷了騷臉頰」。
 
 
一、關於屬性
 
  屬性標籤的這一條「無病呻吟」,我覺得,其實是這部作品最重要的構成元素。
 
  我認為所謂的無病呻吟類型,其實比較偏向突如其來的靈感記錄,就像我自己有時候聽音樂時,聽著聽著就有了一個想法或畫面。
  這個畫面,往往就是一篇故事的原型。
  所以,我想我們可以這麼說:這篇無病呻吟的文章,其重點在於「如何讓讀者也能理解你這靈光乍現的情緒」。
 
  也就是說,接下來我的評文內容,都將著重於「怎麼樣讓情緒更深入人心」。
 
  至於劇情上,只有一個點讓我覺得不太恰當,其餘的,並沒有什麼會惹人詬病的地方。
 
  就是最後貓咪的那一句:「真是個……令人感到為難的女人啊」
  我並不認為,這是一部貓咪需要說話的故事。
  因為這一句出現得太過突兀,反而有種讓人難以言喻的怪異感,讓整部作品的風格瞬間都不對勁了。
 
 
二、關於視角
 
  由於評文的重點在於「情緒渲染力」上,所以,我這一整篇貼文,都想針對視角的選擇來詳談。
 
  不過,視角選擇是非常基礎,卻又非常高深的小說技法,就像蛋炒飯一樣既簡單又困難,所以若有不同意我的地方也實屬正常,歡迎提出。
 
  以情緒渲染力來說,最為直接且泛用的視角,其實是第一人稱,而非故事中選擇的第三人稱。
  但是,這並不代表第三人稱的選擇是不好的。
 
  兩種用法各有優缺,且聽我娓娓道來。
 
  第一人稱因為是「我」,所以讀者最容易將心情與自己做對比、體會,在情緒渲染力上,理所當然也會是最強的。
 
  那麼,第一人稱的缺點呢?
  正因為文章的主語是我,所以,當主角的行為不符合讀者預期時,那個「幹」的感覺會強烈非常多。
 
  我個人覺得最明顯的是水泉的《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雖然是第三人稱的作品,但內容有一大部分都是男主角的獨白,就我當時的印象來說,比起第三人稱,我更覺得是第一人稱的寫法。
  在我讀《沉月之鑰》時,因為男主角的獨白太多,內容又太窩囊、太沒用,讓當初還是高中生的我,以及我的同學A男,雙雙宣告不敵,在堅忍七集左右,依舊棄了坑。
 
  在第一人稱寫法中,一旦自說自話的情況反覆發生,或者主角的調性沒辦法與讀者契合,讀者便會產生排斥感。這就是第一人稱的缺點。
 
  很不嚴謹地說:第一人稱就是所謂的「大起大落、大好大壞」。
 
  至於什麼第一人稱不能知道其他角色心境,作者後續撰寫會很困難……這些都屬於操作面的問題,比較不是這篇評文想討論的,暫且不提。
 
  那麼,說完了第一人稱,該談談第三人稱了。
 
  以一般性的觀點來看,相較於第一人稱而言,第三人稱是一種平均上下的寫法:寫得不好雖然無聊,但也不至於反感;寫得好,故事會比較全面,但也不會有第一人稱的代入感。
 
  不過,我個人其實不這麼認為。
  在我看來,第三人稱才是最好的寫法──沒錯,最好的。
 
  都說第一人稱贏在情緒渲染力強,但我認為,寫得極好的第三人稱,其畫面感與渲染力,絕對不亞於第一人稱,只是很多人忽視了,這兩者的展現手法並不相同。
 
  第一人稱的作法比較簡單明瞭,只要寫「我難過得眼淚都要掉了下來,心中又酸又疼」讀者就會自己去想像人生中心酸、心疼的感受。
 
  但第三人稱卻不能這麼寫。
 
  他難過得眼淚都要流了下來,心中又酸又疼。
 
  就算使用了跟第一人稱一樣的寫法,對讀者來說,也就只是「哦,好像蠻傷心的喔?」這種程度而已,絕不會與第一人稱有同等效果。
 
  那麼,第三人稱到底怎麼用?
 
寫到這邊,我有種好像招式全出,被看破手腳的感覺。
  因為,我又要拿出張愛玲的〈愛〉來說嘴了。
 
  這是真的。
  有個村莊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許多人來做媒,但都沒有說成。
  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後門口,手扶著桃樹。她記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對門住的年輕人同她見過面,可是從來沒有打過招呼的,他走了過來,離得不遠,站定了,輕輕的說了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她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有再說什麼,站了一會,各自走開了。
  就這樣就完了。
  後來這女子被親眷拐子賣到他鄉外縣去作妾,又幾次三番地被轉賣,經過無數的驚險的風波,老了的時候她還記得從前那一回事,常常說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後門口的桃樹下,那年輕人。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這篇文章堪稱極短篇中的經典,但是,我們詳讀過這篇文章後,可以發現一件事。
  這一整篇文章,沒有「任何一個字」直接地寫了情緒。
 
  不寫情緒,而是讓動作、故事自己告訴讀者,現在該是什麼情緒。這是我認為的第三人稱最高境界。
 
  那麼,既然我們有了一個評斷的標準,就可以更進一步地分析,這篇〈愛〉和你的〈受傷的女人以及受傷的貓〉有哪裡不同。
 
  我認為最重要的差別,在於旁白。在〈愛〉裡頭,旁白只負責「敘事」而不「解說」;但在你的文章中,旁白卻負責「講解」了許多事情。
 
  像是這一段:
 
  公園的長椅上坐著一名女人,女人的左右兩側,各自依偎著一個塞滿東西的大塑膠袋。
  看起來,她似乎只是因為買了太多東西,所以需要找地方休息。
  但是接下來女人彎下腰,頭垂了下來,然後,眼淚滴落了下來。
  沒有人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哭,也許是因為交往許久的男人突然離開了自己,也許是因為想起了過去一件令人難受的回憶,也或許,僅僅就只是為了哀悼內心的寂寞罷了。
        但是就為了那個沒有人知道的為什麼,女人哭了。
        悲傷的淚水溢出眼眶,可惜並不是眼眶能夠承接的悲傷,於是淚水又低進了土壤裡,可惜那也不是土壤能夠了解的悲傷,眼淚蒸發成水蒸氣,話成了天空底下的一朵白雲,夜空理解了女人的悲傷,只是它除了讓星星閃爍什麼都做不了,而這女人又垂著頭,看不見閃爍的星空。

  或者這一句:

  理解了他人悲傷的貓咪,會在這種時候做些什麼呢?不知道。不過眼前的這隻小貓咪,她打了一個噴嚏。
 
  可以看見,在你的文章中,時常會有旁白跳出來提醒讀者「悲傷」。
 
  當這個旁白頻繁地跳出來提醒讀者「悲傷」,這個悲傷在讀者的眼中,反而變得刻意,也更容易造成讀者出戲。
  一旦被讀者發現,作者有意在「搞笑」、「催淚」等……那讀者不只不會買單,反而,還會因此升起一股抗拒感。
 
  不過,因為兩篇文章的篇幅不同,本來就不可能完全地比照辦理,所以,你也不必埋頭追求「一次悲傷也不能說」這麼極端的情況。
 
  那麼,說了這麼多,悲傷到底該怎麼悲傷?
 
  直觀的,可以藉由角色的神情、動作、台詞,甚至是景色的隱喻;間接的,則是透過事件與事件間的聯繫,來串接起讀者的情緒,也就是所謂的「回憶殺」。
 
  但這篇文章是篇短文,回憶殺這種需要篇幅來鋪陳的手段是不存在的,所以,著重在角色的側寫,試圖讓角色「演」出自己的情緒,會是比較理想的做法。
 
  不過,雖然剛才說了這麼多,我還是要提醒一下。
 
  「不寫悲傷,卻讓讀者自己感覺到悲傷」聽起來很奧妙,實際上……還真的很奧妙。能夠將第三人稱發揮得如此精妙的,都是大師級的人物,所以,就算現在還做不到這種程度,也千萬不要因此而灰心。
 
 
三、結語
 
  由於前段的敘述有點缺乏脈絡,故我想在此做個總結。
 
  第一人稱易於使用,呈現的情緒較為簡單明白,幾乎可以說是直接把「情緒本身」端到讀者眼前,若要找個比喻的話,就像直擊腦袋的球棒;第三人稱的寫法,因為讀者與角色之間有距離存在,在畫面感的呈現上較完整,而在情緒表現上,需要透過側寫,配合讀者的想像,營造出整體的氛圍,像是中醫的針灸。
 
  按照你的說法,本文想要讀者體會到的是氣氛,而非強烈直接的情緒代入,所以我認為,這個第三人稱的選擇是對的,只是在表現手法上還有可以改善的地方而已。
 
  最後,為了不讓大家覺得我在混字數、騙篇幅,除了這篇〈愛〉以外,我想拿出另外一部作品來分享。
 
  這部作品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曾聽說知名作家駱以軍年輕時,因意外讀到張愛玲的《半生緣》,驚為天人,覺得這世間竟有文章如此,才決定成為小說家。
 
  對我而言,這部書就像我的《半生緣》,我雖不是因這部書開始寫小說,卻是這部小說替我決定了,我想寫出什麼樣的文字。
 
  這部書是唐七的《華胥引》。
 
  雖然,我事後發現,唐七原來是一個抄襲劣跡眾多的抄襲狂魔,覺得又氣憤又扼腕,活像是被人騙財又騙色,但不管怎麼說,她筆下的文字,對我而言仍是一種嚮往。
 
  在這裡分享一段我很喜歡的劇情。
  這一段雖是第一人稱的敘述,但內容實際上是與主角無關的第三人稱視角。就算把「我」都換成主角的名字,或者換成「她」,都不影響內文。
 

  以下有雷,不想看的請自己跳過:
 
 
  我站在門口怔怔看著油燈旁一身白衣的公儀斐,他的手中躺了把刻刀,有血跡順著刀柄點點滴落。他的面前立著的是……我幾乎要捂著嘴叫出聲來,定了定神,才發現那只是卿酒酒的木雕。栩栩如生的一座木雕,垂至腳踝的髮,手指從衣袖裡微微露出,握著一把孟宗竹的油紙傘。
  良久,公儀斐想起什麼似的從袖中取出一隻黑玉鐲,放到那木雕面前,輕聲道:「這鐲子,可是姑娘的?」
  聲音空落落響在昏黃的廂房中,卻沒有人回答他。他卻不以為意,眼中竟含了絲笑,聲音仍是輕輕地:「在下與姑娘,似乎在哪裡見過。」
  聽到此處,我已知道他下句會說什麼。
  那是他們初見情景,他還是喝了千日忘的解藥。果然,他握住她的手低聲開口:「在下,柸中公儀斐,敢問姑娘芳名。」
  耳邊似乎響起那個清冷嗓音:「永安,卿酒酒。」可誰都知道,這一切,再也無法重來了。
  清晰看到公儀斐的眼中淌下一滴淚,身旁的公儀珊捂住嘴,無法承受似的提著裙子跑了出去。我慢慢關上門。
  一陣狂風吹來,紫薇花隨風而下,像下起一場鵝毛大雪。
 
 
  以上是本次評文的內容,希望對你有幫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73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作家|小說|評文|評論|評文服務|小說家

留言共 3 篇留言

四維宇宙
《華胥引》那一段好有畫面。
我一整個被震撼到了(・・;)

07-21 08:53

顧天晴
後來我雖然回頭讀過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枕上書》,但明顯都不如《華胥引》來得讓我驚嘆。
對於喜歡這種風格的人,我覺得會讀得很癡迷;不喜歡這種風格的人,會看得很痛苦。07-21 15:37
Mr.Onion_洋蔥紳士
謝謝大大的評文,還蠻有幫助的,給了我一點方向感。原本打算寫一堆的,不過還是決定不拿細節來打擾你了。
原本預期砲火應該會在猛烈一點的,沒想到語氣居然這麼客觀中肯......顧大你點出來的地方,都是當初自己寫完感覺不太好的部分,可是卻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有了他人的意見,對於釐清自己的想法真的很有幫助。
真的非常感謝。

「我雖不是因這部書開始寫小說,卻是這部小說替我決定了,我想寫出什麼樣的文字。」
話說讀到評文的這句話的時候,還蠻有感觸的呢。我覺得每個會開始寫作的人,應該多少都有著這樣的一部作品吧?

07-21 11:42

顧天晴
其實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提出,我很歡迎。

我覺得很多人都說我的炮火很猛欸!真的有這麼猛嗎?可能因為我是寫評文的人,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通常一個人會寫出什麼樣的文字,很大一部份取決於那個人平時接觸了什麼風格的文字,所以多讀這件事,實在是很重要的。
可惜就是很花時間。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高中的時候,可以趁著上課東看西看了,唉唉。07-21 15:39
Mr.Onion_洋蔥紳士
炮火猛烈嗎?嗯,我覺得要看地方耶。
基礎的地方砲火會特別猛烈,這些大概都是學校作文課老師改作業的時候會被用紅筆畫起來的錯誤,語氣上作為旁觀者我是覺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啦;而像是寫作書裡面通常能夠找到的技術性問題,就會寫得比較仔細,但是這裡的行文就比較冷靜客觀一點,有時候會有一種在聽人家上課的感覺,而有時候則有點像是在聽阿宅在討論動畫或者電影的感覺(哪一部動畫裡面的那一個戰鬥鏡頭是哪個畫師作畫的,這裡的爆炸畫面在影史上有著什麼樣的地位之類的);至於比較牽涉到「感覺」或者「品味」的部分,就會顯得比較保留,比方說在我這一篇,顧大在提到劇情的時候,就沒去特別評論「好」或者「不好」,而是說「沒什麼讓人詬病的地方」。
不過看得出來每一篇都是讀得很仔細的,像是在最初的抓錯時間:
文中的「搔了搔臉頰」都誤用成「騷了騷臉頰」。
你在這裡用了「都」這個字,我用word的搜索功能之後,才發現:天啊,我在這一篇居然用了這麼多次同樣的動作。我覺得之後再修稿的時候,這些地方在動作演出的呈現上要不要再調整一下之類的。

07-21 19:18

顧天晴
好哦,感謝你的回應,讓我大致了解自己評文的風格了。
原來是一篇評論評文的評文!

稍微想了想,如果有人覺得這樣評文的批評太嚴厲,是不是稍微改變風格會比較好?不過想完又覺得沒必要。
評文嘛,都說好話就沒意義了,還是維持現狀吧。07-23 19: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qwe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評文服務】身為傳說的我... 後一篇:【評文服務】劍士的黑暗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afamu57ALL
今天更新【FGO】沖田総司(水着)-二階插圖,常駐更新中ヽ(ヅ)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