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22 問答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7-20 06:12:22│贊助:0│人氣:9
防雷



走進聖宮見亞娜逸絲的時候,拉維爾站在她身旁相互交談。
先注意到我的是亞娜逸絲。

「克利,你沒事了嗎?」

越過拉維爾直接撲向我,我抱著她。

「沒事了。」

「聽說你累倒了,還發高燒,說是會傳染大家都不能靠近。」

我望了一眼卡珊德拉,她只是打開扇子遮著唇。
這時拉維爾靠了過來。

「你看起來好多了。」

「嗯,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該說什麼呢,跟拉維爾講話總覺得有點尷尬。
但是他的表情看起來又想說些什麼。

「這幾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他皺起眉頭,停頓了一下,說。

「聖王他......要求你去王宮接受聖人的祝福。」

「我?」

聖人的祝福?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不記得做過什麼值得被這麼對待的事情吧?
聖人的祝福是在國家有重大功勳的人或者是新聖人誕生時,尤聖人給予祝福,將聖神的加護送給對方的儀式。

「貴族們認為是因為你的關係才能使聖女繼承聖物,而且最大反對派已經消失,如果不承認你,會被變向懷疑是質疑聖王。」

又是個不能惹聖王生氣的所以只好推我去送死的局嘛。

「所以,維札才被帶去王宮嗎?」

「嗯。」

真難搞阿,我一點也不想出名。
但是頂著這麼顯眼的單翼又逃不到哪去。

「我明白了。」

「因為你在那天後就身體不適,沒有在聖王回去前接受聖王的祝福,事情才會演變到如此。」

「抱歉。」

事出突然,但對於拉維爾說的狀況的確是自己有問題。
但亞娜逸絲反駁。

「克利不需要道歉的,雖然聖王聽聞很可怕,但是我覺得如果是克利接受祝福那很好,你值得受到這樣的對待,畢竟是你救了我,也救了這裡。」

「我只是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成為聖女的是你不是我阿,亞娜。」

「可是可是......」

拉維爾對我描述了聖祭後兩天內舉行亞娜逸絲的聖人祝儀。
亞娜逸絲被正式承認為聖女同時給予祝福,但由於我沒有出席,部分貴族懷疑擁王派在打壓聖宮。
畢竟在宮廷內擁王派之外有超過一半的貴族都站在中立,至於反王派,有人敢惹聖王不悅嗎?
但是為了避免那些貴族引發聖宮跟王宮間的嫌隙,維札提議那就在我康復之後到奇德來,在水之神殿由聖王為我祝福才暫時解除危機。

「沒辦法,只好去了,那麼聖宮就麻煩你了,拉維爾。」

「我也去。」

維札不在,拉維爾也跟著來,那誰要保護聖宮啊。
我用表情回答疑惑,拉維爾苦笑。

「因為是以貴賓的身分出去,所以不可能讓你加入戰鬥。」

貴賓......所以說。

「不能穿著輕便是吧?」

「嗯,會有專人接駁,我會做為你的護衛與你同行。」

「卡珊德拉也會去嗎?」

回頭看了她一眼,她搖搖頭。

「做為領主代理,我必須留在這裡,會由管家陪你去,大人在那裏也有宅邸,到那邊以後會有人接應的。」

最後一個問題。

「聖宮,不要緊嗎?」

「那是當然,在大人回來之前,其他人會幫忙照顧聖宮,當然,我也會協助聖宮騎士團的。」

一種會被壓榨到一滴不剩的氣勢飄了過來。

「明天出發吧。」

「不,得到的命令是立刻,所以離開聖宮就必須準備出發。」

也太快。

「行李都幫你準備好囉,你換好衣服就可以出發,克利香緹小姐,不,克利香緹大人。」

最後幾個字的加重讓人感到冷汗直流。
不由自主反應的想要逃卻被卡珊德拉曳走。


我發誓沒事不要得罪卡珊德拉了。
坐在由飛角鹿拉起的高級運車上,全身掛的比聖祭那天的聖女還華麗,讓我有種自己在偽裝成冒險者公會佈告欄的感覺。
可惜不會因為被接受任務了而減少。

「是說這車也太華麗了,飛角鹿不是說想見到就能見到呢。」

「很少見嗎?」

同車的拉維爾問著。

「恩,飛角鹿在薩奧雷菲歐亞東南方才有棲息的品種,個性溫馴但數量並不多,人工馴養繁殖並不容易,之前有做過捕抓的任務,只是剛好遇上都是懷孕的母鹿所以沒辦法抓。」

不管是冒險者或是獵人,在從事這一類獵捕活動都會避開懷孕的雌獸,畢竟沒有新的小鹿就不會有成鹿可抓。

「原來如此。」

「當冒險者除了狩獵、護衛還是有其他工作嘛。」

「像是什麼呢?」

「水質探查甚至是幫忙農收之類的。」

「農收.......」

「有一些人數較少的農家也會發這種便宜的個人委託收成時請個幫手嘛,力氣大,拿刀子也很穩,更不會看到蟲就鬼吼鬼叫。」

拉維爾笑了。

「照你這麼說,也有在祭典的時候當臨時工囉。」

「有阿,幫攤販算錢之類的,不過掛這種工作的金額都不怎麼樣,優點是可以免費吃一兩頓飯啦。」

「聽起來也不錯,如果我從聖功騎士團退休的話也來當冒險者吧?」

「頂著聖人稱號的冒險者嗎?應該會被有名的隊伍挖走吧。」

雖說聖物可以被帶著走,但是聖宮會願意讓聖物被帶離亞薩其諾嗎?

「退休後想隱姓埋名的過一陣子。」

「結果因為戰鬥技術無人能敵,然後被陷害入獄,最後是聖宮的人去把你保釋出來。」

「會有這種事嗎?」

我攤手。

「多到不行,像是裝備被偷,隔天全裸被丟在城外,喝醉醒來自己在牢裡面,不小心便宜誤買了貴族在追的失竊物,被誣陷跟犯罪集團有關連,設計讓你任務失敗讓名聲一落千丈都有看過阿。」

他皺起了眉頭。

「看來冒險者很強也不是好事。」

「這只能怪自己太沒有警戒心了,冒險者的戰場可不是只有委託中而已。」

「也對。」

「拉維爾的話退休還是去邊境耕田吧?然後教教村裡的孩子學劍寫字,有危險的時候再挺身而出,雖然餓不死,身邊什麼也沒有,但是我覺得一定很適合你,不然就回去繼承家業吧。」

「回去跟父親學著打鐵好像也不錯。」

「然後娶城裡最漂亮的女性,有了孩子,過著和樂融融的生活。」

從原本愉快的氣氛突然安靜,拉維爾抿起唇。
好像說錯話了,我都忘了前幾天晚會那回事。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要是暈鹿車要和我說阿,雖然聖言不能根治,但是緩解暈鹿車還是可以的。」

他噗哧一聲。

「暈鹿車.......」

「人拉的雖然是運車,但飛角鹿拉的可是鹿車阿,所以還暈嗎?」

他笑得開懷。

「不暈了不暈了。」

因為坐在對面,所以他每一個表情都能收進眼底。
嗯,特等席,雖然這對一般女性的心臟不好,不過要這樣對望兩三天我應該還可以吧。
他稍微平復了一點,但還是看著我在想事情。

「怎麼了,你再不說我就唱了。」

似乎下定決心,對我開口。

「席林亞斯小姐什麼都沒跟你說嗎?晚會關於我的事情。」

「大概略有所聞。」

他突然不講話,但我大概知道他說不出口的是什麼。

「你是覺得既然我知道那晚的事,為什麼還要說剛剛的話嗎?說出來又沒關係,反正再失禮的問話我都聽過了。」

「啊,是。」

「沒有什麼好害臊的吧?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為了什麼原因追求對方,不過他拒絕你我想也不是因為你不好吧。」

「但是被說了看不上眼......」

「那是卡珊德拉說的吧。」

他點點頭。

「或許他只是覺得不想讓你對此感到困擾吧,你就這樣打退堂鼓不是很好嗎?如果這樣看一次要娶一個,那很多女孩子會為了嫁給你故意製造各種給你看的機會吧。」

後面的那一句話聽起來有眼恐怖,拉維爾先是用著懷疑的表情,但深思了一下又好像有道理。

「......你說得可能沒錯,是我思考不夠周到。」

這樣應該就能讓他忘記這回事了吧。
聽卡珊德拉說幾乎每天都在問,讓我懷疑他真的轉性了。
畢竟平常就只有聖宮跟聖女的話題而已。

「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再見她一面。」

「為何?」

「那時候我對她說我是認真的,她露出了非常寂寞的表情。」

寂寞......嗎?
原來我那時候是露出這樣的表情,一邊深呼吸一邊點頭聆聽。

「我只是想問她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出那種表.......情。」

說到後面拉維爾似乎意識到說得有點過頭所以害羞了起來。

「......我覺得是無法回應你的心意讓她有點難過吧?不過即使你們沒有在一起,你的心情也不會變不是嘛。」

他點頭。
面對這個正經八百認真拼命的男人就這樣就好了。
善意的謊言還是比起現實的毒藥來得好。

「要繼續喜歡還是重新出發就不是我能給你建議的範圍了,加油啊,拉維爾。」

「嗯,謝謝。」

他淡淡地勾起笑。

「總覺得,受到你很多幫助,不論是亞娜逸絲或是聖宮的事情。」

「這話是我要說的吧?能在那個環境裡給我一點治癒感的就剩你跟亞娜了。」

拉維爾苦笑著。

「維札啊......你不喜歡他嗎?」

我露出了鄙視的眼神。

「怎麼連你也,唉,這種東西就不再我的人生規劃裡啊。」

「我覺得還蠻相配的。」

「饒了我吧,不論是哪一點我都比不過卡珊德拉。」

「是嗎?」

「至少就愛著維札那一點,我沒有看過比她還執著於維札的女人了。」

「的確是。」

「何必去介入人家的感情裡呢,況且我這副樣子一般的男人也不會喜歡的吧?」

輕輕指著什麼也沒有的右肩。
他倒是對這回答擺出了不太滿意的表情。

「用那些膚淺的東西看你的人我覺得他的眼光並不正確。」

雖然很抱歉,但是這句話真想原封不動地送還給你。
如果知道那晚的人是我你也會相當失望的吧?
喜歡一個殘廢什麼的,聽起來就是個笑話。

「你期待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對我能有什麼好印象呢,不要太苛責對方了。」

「第一次見面......」

「真的能做到那樣的人我認識的也就那一位,不過他老人家現在應該在邊境打獵吧?」

「那一位?」

「嗯,是我之前隊伍的隊長,不過後來隊伍因為一些事情拆夥,我找不到新隊伍就回來了。」

「是嗎?聽起來是很厲害的長者。」

「他是個充滿智慧且受人尊敬的人。」

「有機會真想見見。」

「也許哪天就會見到了吧。」

我望著窗外,說了這番話。
拉維爾看著我,我笑著聳聳肩。
但他的眼神似乎擔憂著什麼。

「總覺得,你好像哪天會突然消失那樣。」

「會嗎?」

「只是感覺。」

「冒險者就是這樣嘛,來去就像風那樣,你是抓不住的。」

他意有所指地說。

「能抓住你的人,在騎士團可不多啊。」

「搞不好沒有呢,我可是很擅長風的理術唷。」

「我會努力的。」

「算了吧,還是把力氣用在團務上好嗎?」

我不以為然,兩人又相視笑著。
消失也許不錯呢?要是能永遠的消失就更好了,
在沒有人發覺的時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63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o^ ┐)┐
歡迎喜歡閱讀/創作故事的同好入內閒聊加友!同場加映薔薇口味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每週三、六播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